海録碎事 (四庫全書本)/卷21

卷二十 海録碎事 巻二十一 卷二十二上

  欽定四庫全書
  海録碎事巻二十一   宋 葉廷珪 撰政事禮儀部
  官政門
  霜澇
  陳君賓為鄧州刺史時喪亂之後諸州並遇霜澇唯君賓一境獨免
  虎猶民
  郭文能馴暴虎曰撫我則后虎猶民也虐我則讐民猶虎也神仙傳
  乗驛問政
  後漢顯宗器重北海王興毎有異政輒乗驛問之
  政猶張琴瑟
  新序曰臧孫行猛政子貢非之曰夫政猶張琴瑟也大絃急則小絃絶矣是以位尊者德不可以薄官大者治不可以小地廣者制不可以狹民衆者政不可以苛
  左建外易
  史記趙良謂商君曰教之化民也深於命民之効上也㨗於令今君又左建外易非所以為教也
  霹靂手
  裴琰之為同州司户㕘軍時刺史李崇義初輕之先是州中之舊案百餘道崇義促琰之命書吏數人連紙進筆頃刻而就詞翰甚美崇義大驚曰公何忍藏鋒以成鄙夫之過由是知名號為霹靂手唐史
  吏安則人自静
  朱浮上書漢明帝云事乆則吏自重吏安則人自静
  銓選門
  三銓
  吏部尚書一人吏部侍郎二人分為三銓尚書中銓兩侍郎分為東西兩銓
  流內
  通典曰隋制九品自太師始焉為之流內
  四才三實
  具員故事吏部擇人以四才三實四才謂身言書判三實謂德行財用劬勞
  百家譜
  南史御史中丞王僧孺改定百家譜後王𢎞劉湛並好其書𢎞日對千客不聞其犯一人諱湛為選曹始撰百家譜以助銓序
  斜封
  唐中宗朝安樂太平諸公主用事東西置兩銓恣行請託或有斜封受官預用來秋闕
  甲午制
  晉書王戎領吏部初為甲午制
  賣官門
  賣官
  㳂革鬻爵賣官三代無有起於秦漢之權利
  以貲為郎
  張釋之與兄仲同居以貲為騎郎如淳曰漢注貲五百萬得為常侍郎本傳
  行錢
  豪富郎或行錢得善部楊惲傳
  散侯
  後魏明帝輸粟八千石賞散侯六千石散伯四千石散子三千石散男
  冗官門
  堂厨食利人
  先是兩省以江淮富人給文牒周遊天下稱堂厨食利人諸道公燕居大將之上李徳裕罷之獻替録
  竈下養
  更始所授官爵或有膳夫庖人時語曰竈下養中郎將爛羊胃騎都尉爛羊頭關内侯公羊傳曰炊烹為養
  赦宥門
  霈宥有三
  國朝之制凡霈宥三曰大赦曰曲赦曰德音宋元憲云徳音非可名制書乃臣下奉行制書之名天子自為德音非也唐常衮集赦令一門謂之德音
  牛車散載
  留臺奏請收李彪孝文明無此事遣左右慰勉之聽以牛車散載送之洛陽㑹赦得免
  德號
  出德號省刑罰如言德音也上林賦
  迴霜收電
  重𫎇陛下愷悌之宥迴霜收電陸士衡表
  起偃為豎
  起偃為豎化屍為人言減刑之恩如此
  籥動
  王充論衡赦令將至則繫室籥動
  削丹書
  茍削丹書得夷平民丹書罪籍也陸士衡表
  貢士門
  白袍子
  或有朝士譏宋濟曰近日白袍子何太紛紛濟曰為朱袍紫袍紛紛耳國史補
  充秀州閭
  劉瓛舉秀才與其父書曰此歲賢人充秀州閭可謂得人
  署行議年
  興廉舉孝歲時於外府署行議年日夕於中甸
  計考
  詔曰今之計考古之貢士也
  賦租門
  奉公吏
  何武弟顯家有市籍租常不入市嗇夫來商捕辱顯家顯怒欲以吏事中商武曰以吾家租賦不為衆先奉公吏不亦宜乎
  廩假
  後漢入税租助郡國廩假注廩給假貨者也
  詬租吏
  縣省司刑官户乏詬租吏
  呌租吏
  呌租吏李賀詩
  馬口錢
  漢元鳯年詔令民無出馬口錢
  口錢
  宣帝行幸河東減天下口錢
  橘柚稅
  越多橘柚有稅謂之橙橘户
  户口門
  游户
  諸葛亮曰荆州著籍者少凡有游户皆使自實
  隱丁脫卒
  上作通天臺未有人王仲舒為中尉脫卒得數百萬注隱漏未為卒也
  左户右户
  北齊分户部為左户右户左户主天下計户口右户主天下公私田宅課
  朱出墨入
  後周蘇綽始制文案程式朱出墨入及計帳户籍之法
  刑法門
  攟摭
  蕭何攟摭法令宜於今者作律九章乃著令
  三尺法
  客謂杜周曰君為天下決平不循三尺法注以三尺竹簡書法律也本傳
  次骨
  杜周為中丞少言重遲而内深次骨注云其用法刻深至骨本傳
  秋荼
  傷秋荼之宻網注荼葉繁宻刑苛如之王元長
  誅始
  幽執囹圄當為誅始陸士衡表
  佴之
  李陵既頺其家聲僕又佴之蚕室音二次也司馬遷
  科律
  劉劭定科律作新令十八篇
  㒒區之法
  左傳楚文王作㒒區之法
  正經三百
  正經三百孔父創其威儀大法三千蕭何設其條貫
  城旦舂
  前漢音義髠鉗為城旦舂城旦者晝日伺役夜暮築長城舂者婦人犯罪不任軍役之事故但令舂以食徙者
  熏胥
  蔡邕云下獲熏胥之辜前書云史遷薰胥以刑音義云相熏蒸得罪也
  文致
  以文飾咁致人於罪
  一切之法
  一切之法刀切物不容舒縮也
  綱目不踈
  劉公幹以失敬罹罪魏文帝問曰卿何以不謹於文憲禎答曰臣誠庸短亦由陛下綱目不踈
  小加𢎞潤
  賈充初定律令與羊祜共咨太傅鄭沖沖曰臯陶嚴明之㫖非僕闇懦所探羊曰上意欲令小加𢎞潤耳沖乃粗下意
  長流
  世俗呼治獄㕘軍為長流葢帝王世紀云帝少昊崩其神降於長流之山於祀主秋秋官司㓂主刑罰長流之職故取秋帝所居為嘉名焉出家訓流一作留
  鶴頭杻
  隋書刑法志有鶴頭杻
  法防
  法防繁多則茍免之行興杜林之言
  萬病丸
  律有不應為法家易為附麗謂之萬病丸御史臺試補一吏令斷案引法乃為不應為從重問之乃曰中丞要重則上下添雜端要重則旁邉注幕府燕閒録
  枷有三脱
  王忱為𥂕厔鎮將軍士犯令杖而枷之百日迺脫未百日脫者有三我死則脫爾死則脫天子之命則脫由是後無犯者國史補
  孟青
  侯思止謂決囚大棒為孟青朝野僉載
  鬼薪白粲
  取薪給宗廟為鬼薪坐擇米使正白為白粲皆三歲刑也西漢
  五筭
  惠帝六年令女子年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五筭注漢律人出一筭二百二十錢唯賈人與奴婢倍筭今使五筭罪謫之也
  欲腐
  景帝中四年赦徒作陽陵者死罪欲腐者許之注宫刑也丈夫割勢不能復生子如腐木不生實
  釱左趾
  敢私鑄鐡器鬻鹽者釱左趾注釱足鉗也徒計反鬻古煑字
  骫正法
  皇帝骫天下正法而許大王甚厚骫古委字曲也
  金選品
  甫刑云罰小過赦薄罪贖金選音刷鍰也其十一銖即一十五分
  大辟
  尚書正義辟罪也死是罪之大者故謂死刑為大辟
  倍差
  尚書正義其罰倍差者倍之又有差則不啻一倍也
  犯槐刑
  齊景公有所愛槐令曰犯槐者刑傷槐者死有醉而傷槐者且加刑焉出晏子春秋
  令式跼人
  令式跼人不可以成官政出河間王傳
  具五刑
  漢興大辟有夷三族之令當三族者皆先黥劓打左右趾笞殺之梟其首菹其骨肉於市謂之具五刑韓信彭越皆受此誅
  笞臋
  景帝時當笞臋無得更人
  藁草
  楚懐王使屈平造憲令藁草未定上官大夫見而欲奪之不與因讒曰平為令衆莫不知王怒踈平史記
  李法
  黄帝李法曰壁壘已定穿窬不由路者殺注李者法官之號也總主征伐刑戮之事故稱其書曰李法天文志左角李右角將
  漢罪秦
  言秦漢遷流罪人於南方以禦魑魅
  金科玉條
  金科玉條言法令也
  洿瀦刑
  洿瀦欎没之刑寢焚瘞懸沈之禮備
  負羖羊
  後魏法巫蠱者負羖抱犬沈諸泉
  麟趾格
  後魏有麟趾格葢律令格
  權令
  北齊定律令其不可為定法者别制權令二卷與之並行
  大律
  後周司憲大夫拓拔迪奏新律謂之大律
  贖刑
  書曰金作贖刑謂誤而入刑出黄金以贖
  三居
  書五流有宅五宅三居謂有三等之居大罪四裔次九州之外次千里之外也
  門房
  後魏有門房之誅謂其族屬
  疻痏
  傳曰遇人不以義而見疻者與疻人之罪鈞惡不直也以杖手毆擊人破其皮腫起青黑而無創瘢者律謂之疻痏疻音移痏音鮪
  玉科金書
  玉科重輕金關墨綬全書去取更由丹筆謂刑法輕重在手也
  桎梏
  拲者兩手共一木桎梏兩手各一木在手曰梏在足曰桎中罪不拲手足各一木下罪又去梏也
  黑索
  縲黑索絏攣繫也古人有罪用黒索攣繫之
  民在鼎矣
  趙鞅鑄刑鼎著范宣子所為書仲尼曰民在鼎矣何以尊法謂棄禮徵書也
  十鼠同穴
  三官駁鮑勛罪依律罰金二片帝大怒曰勛無活分而汝等敢縱之收三官以下付刺姦當十鼠同穴
  里端之籍
  無假里端之籍而惡子咸誅歌錄鴈門太守行云外行猛政内懐慈仁移惡子姓偏著里端謂以法令著於里閭也惡子賊也
  兩端
  盧毓上論古今科律法宜一正不宜兩端使姦吏得容情偽魏志
  誅戮門
  懸首於木
  懸首於木曰梟漢書注
  顯誅隠戮
  羣談者受顯誅腹議者𫎇隠戮陳孔璋檄
  改磔
  景帝改磔曰棄市勿復磔注磔張其尸也弃市殺之於市取刑人於市與衆弃之也
  斬首穴胷
  今日斬首穴胷何知程李灌夫傳
  魚肉之
  令我百歲後皆魚肉之乎言食噉之灌夫傳
  系頸蠻邸
  罹身與嗣竟罹齊斧桓溫贊
  乗露車
  陳制死罪將決乗露車著三械加拲手至市脫三械及拲手焉
  白刃加頸
  羌叛和帝問段穎穎曰狼子難以恩結唯當白刃加頸耳
  獄訟門
  揮鞞
  王元長策秀才文或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旌求士或設簴待賢注禹治天下以五聲為銘於簴曰教我以道者擊鼓以義擊鐘以事振鐸語以憂擊磬語以獄揮鞞
  棘林
  棘林多夜哭之鬼春秋元命包云樹棘槐聽訟其下王元長䇿秀才文
  歌雞鳴
  歌雞鳴於闕下稱仁漢牘王元長䇿秀才文
  吏訊
  卒從吏訊言下獄也鄒陽書
  嬰金鐡
  其次剔毛髪嬰金鐡受辱司馬子長書
  圓門
  抱痛圓門合憤獄户李斯書
  闗三木
  魏其大將也衣赭關三木司馬子長書
  請室
  絳侯囚請室七淨切司馬子長書
  安南象
  僉載安南有象能辨曲直有鬭訟者象⿰之有理者即過無理以鼻卷之擲空中數丈以牙接之
  夏臺
  風俗通云獄曰夏臺殷曰羑里周曰囹圄賔王獄中詩曰端憂夏臺
  杓虚
  漢書勾圜十星杓曰賤人之牢牢中星實則囚多虚則開出
  若盧獄
  前漢若盧獄屬少府後漢和帝置若盧獄官漢舊儀云主鞠將相大臣也
  牢户
  獄閉也後漢書云終塡牢尸
  鋃鐺
  後漢董卓收崔烈付郿獄錮之鋃鐺鐡鎖説文云鋃鐺鎻也前書人犯鑄錢以鐡鎻鋃鐺其頸鋃音郎鐺音當
  飲章
  蔡邕被告下獄自陳曰臣為楚毒所迫促以飲章注飲謂隠也謂隠其告人姓名以問也章則表也
  胥靡
  楚王戊與呉通謀申公白生諫不聽胥靡之注胥相靡隨也聯繫使相隨而服役之猶今之役囚徒以鎻聫綴之楚元王傳
  事白
  張敖事白得出白明也
  深探其獄
  公孫𢎞疑淮南有畔逆計深探其獄注謂窮其根原也淮南王傳
  請室
  白冠釐纓盤水加劔造請室而請罪耳注請罪之室司馬遷
  證左
  三長史使吏捕案張湯左田信等注左證左也謂之左者言除罪人正身之外又取其左右者考問之也
  書獄
  張湯為兒鼠盜肉湯取鼠具獄磔堂下父觀文辭如老獄吏遂使書獄
  造獄
  律無妻母之法聖人所不忍書此經所謂造獄者也師古曰非常刑名造殺戮之法王尊傳
  無證之辭
  告案無證之辭暴揚難驗之罪
  共工獄
  劉輔諫立趙婕妤囚於掖庭獄徒繫共工獄少府之屬官也亦有詔獄本傳
  暴治理官
  宜暴治理官與衆共之暴白也
  丹棘
  恨予在丹棘不得㸔素旗沈佺期在獄中聞友人死
  頌繫
  有罪盜當械者皆頌繫如淳曰頌容也言見寛容但處曹吏舍不入狴牢也
  畫地為牢
  畫地為牢勢不可入削木為吏議不可對
  圜牆圉犴皆獄也
  斷獄門
  日報
  雖黥罪日報其執不止報論也
  宿訟
  宿訟兩讓而同歸疑獄得情而弗喜
  奏當
  奏當之成雖臯陶聽之以為死有餘辜當謂處其罪也路温舒傳
  貞字署
  有沙門訟田梁武帝大署貞字有司未辨劉顯曰貞字文為與上人帝忌其能出之
  去酒省食
  杜綏為太常治諸陵縣毎冬月封具獄日常去酒省食官屬稱其有恩
  問平反
  雋不疑尹京兆毎行録囚還母輒問有所平反活幾人耶有則喜笑為飲食無則怒不食反音幡言幡罪人辭使從輕也
  薦舉門
  七薦
  呉越春秋子胥與呉夫差王論兵七薦孫子遂以為將
  負朝廷
  甄琛嘗謂朝士曰琛行不愧時但未薦李謐以此負朝廷耳
  自同寒蟬
  後漢杜密曰劉勝位為大夫知善不薦聞惡不言隠情徇已自同寒蟬注寒蟬喻寂黙也
  推轂士
  其推轂士及官屬丞吏誠有味其言也鄭當時傳
  毁稱
  京房曰古帝王以功舉賢則萬化成末代以毁稱取人故功業廢
  議禮門
  國客
  象胥凡國大喪詔相國客之禮儀注謂諸侯使臣來弔者也
  容典
  後漢范曄論曹褒曰漢初叔孫通頗采經禮㕘酌秦法雖適物觀時然先王之容典盖多缺矣
  先問儀適見對見門
  九閣
  後漢百官志漢家禮儀叔孫通所草創皆隨律令在理官藏於九閣
  東觀集禮
  東觀集禮曹褒撰次自天子至於庶人冠婚吉凶終始制度為五十篇奏東觀集禮
  禮家聚訟
  班固欲廣集諸儒共議禮制度得失帝曰作舍道傍三年不成議禮之家名為聚訟昔堯作大章一䕫足矣
  曲臺記
  七畧曰宣帝時行射禮博士后蒼為之辭至今記之曰曲臺記曲臺行射禮之所任彦升行狀
  祭祀門
  請比隣
  後漢張忠署孫寳為主簿遂祭竈請比隣
  俎實
  顔延年釋奠詩昭事是肅俎實非馨
  王衷
  以薦王衷以答神祐顔延年
  蘭湯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九歌
  電釂
  千鐘電釂子曜反言酒釂如電疾也七命
  酎金
  漢武帝因八月嘗酎金令諸侯出金助祭所謂酎金也
  上丁
  釋奠通禮儀纂云上丁者取丁寧盡恭之意也
  上辛
  通禮儀纂云上辛必以辛者取其齋戒日新也
  寓錢
  寓錢據唐臨㝠報録自唐以來始用之謂之寓錢言其寄錢形象于紙也
  餼牽
  殺之曰餼生致曰牽
  魚菽祭
  常之母有魚菽之祭何休曰齊俗婦人首祭事言魚豆者示薄陋無所有也
  方明
  太甲以冬至祀先王于方明注覲禮諸侯覲天子為壇十有二尋加方明于其上孟康曰方明者神明之象也以木為之四方尺畫六采東青西白南赤北黑上𤣥下黄
  熙事
  熙事備成言福熙之事備成也漢志齋房歌
  孝熙
  大矣孝熙四極奚臻注熙福也漢房中歌
  迪嘗
  登城甫田百鬼迪嘗迪進也房中歌
  蕃釐見鬼神門
  河龍共鯉
  河龍共鯉醇犧牲注河龍夏之所賜者也供鯉給厨故云
  百末㫖酒
  百末㫖酒布蘭生師古以百草花末雜酒故香具美事見春秋繁露房中歌
  新菜可汋
  夏祭曰汋言新菜可汋也爾雅
  鬱金酒
  梁元帝明堂齋宫詩香浮鬱金酒烟繞鳳凰樽
  鳳凰樽見上
  㑹龍𧱓
  日月㑹於龍𧱓注𧱓丁遘反十月時也國語日月㑹於龍周家於是常祀也東京賦
  逆釐
  感動天地逆釐三神言迎福於天地人之神也甘泉賦
  禮神囿
  集乎禮神之囿登乎頌祇之堂為歌頌以祭祀神祇故曰頌祇堂
  頌祇堂見上
  擁神休
  擁神休明尊號甘泉賦
  樵蒸
  甘泉賦樵蒸焜上炬火也禮供祭祀之薪蒸粗曰薪細曰蒸
  祕祝
  文帝除祕祝注秘祝之官移過於下國家諱之故曰秘祝
  祝釐
  文帝詔先王望祀不祈其福右賢左戚先民後己今祠官祝釐皆歸福於朕躬朕甚愧之釐福也音僖
  中霤
  五祀門户井竈中霤注古者穴居故名室中為中霤
  祠盛山
  齊自太公以來祠盛山以迎日出音成
  泮凍涸
  秦并天下祠名山大川春以脯酒為歲禱因泮凍秋涸凍冬塞禱祠涸下故反塞音賽
  竹宫
  武帝用事甘泉圓丘天子自竹宫而望拜注竹宫去壇三里郊祀志
  紫幄
  紫幄注饗神之幄也帳上四下而覆曰幄房中歌
  馬社馬歩
  禮仲春祭馬祖仲夏祭先牧仲秋祭馬社仲冬祭馬歩
  檀柘移
  一羞蘋藻驟移檀柘言移歲月也
  神祖
  風俗通共工之子曰脩好逺遊舟車所至足跡所逹靡不窮覽故祀以為祖神祖者徂也即行之義
  鴻祀
  東晉哀帝欲與殿前鴻祀侍中劉遵言此唯出大傳不在六籍劉向鄭𤣥雖為其訓自後不同前代以來並無其式注以鴻鴈來為𠉀或曰鴻大也
  請晴
  漢制謂禜為請晴服赤幘朱衣
  卜日
  開元禮大祀中祀卜日小祀筮日
  齋禁
  莫懐齋禁暫無聊謂差祠事也
  天君
  又祭天神號天君
  元神
  告成大報受釐元神天帝也吕安髑髏賦云奏元神下告皇祇顔延年
  祭器門
  圭瓚
  圭瓚鄭司農於圭頭為器可以挹鬯祼祭謂之瓚
  盛盆樽瓶
  臧文仲燔柴竈夫子譏之曰盛于盆樽于瓶
  死亡門
  脩文郎
  顔囘死為地下脩文郎老杜詩脩文地下郎又云脩文地下深
  典午
  譙周嘗書版示文立曰典午忽兮月酉沒兮典午謂司馬也月酉八月也至八月而司馬文王崩
  下世
  秦穆先下世三臣皆自殘曹子建詩
  朝霜
  天地無終極人命若朝霜曹子建詩
  遺挂
  潘安仁悼亡詩流芳未及歇遺挂猶在壁謂平生服用之物
  九逝
  九逝非空思七襄無成文顔延年詩
  長夜臺
  翼翼飛輕軒駸駸䇿素騏按轡遵長薄送子長夜臺陸士衡詩
  溘死
  寧溘死以流亡注奄也離騷
  酒藏吏
  戴洋死五日而蘇説死時天使其為酒藏吏
  八威觀主
  貞觀中西京道士張惠元忽謂門人曰吾被天書徴為八威觀主居數日無疾而終
  羽翼幽沈
  羽翼幽沈圬墁朽暗
  百歲行人
  百歳行人九泉歸客
  九馗殘日
  九馗殘日五達悲風
  大夜
  大夜銜輝窮泉漏澤
  化死
  莊子曰無怛化化死也
  武擔石折
  後漢武擔石折任文公曰噫西州智士死我乃當之後三月果卒
  歲至龍虵
  鄭𤣥字康成病夢孔子告之曰起起今年歳在辰來年歳在已旣悟以䜟合之知命將終注己為虵辰為龍歳至龍虵賢人嗟
  萬人墳
  唐韋温夢被攝一人曰彼墳至大功須萬人至期果卒
  促界
  悼賈傅之秀朗紆逺轡於促界
  猿穴壊山
  孔融臨終詩云河潰蟻孔端山壊由猿穴
  上天衣
  亡人座上作魂衣謂之上天衣
  長殤
  十六至十九為長殤十二至十五為中殤八歲至十一為下殤七歲已下為無服之殤
  終死
  君子曰終小人曰死死之言澌也事卒為終消盡為澌
  孩抱中物
  王戎喪子悲不自勝山簡曰孩抱中物何至於此
  載牛車
  張湯死其母載以牛車有棺而無槨
  三日霧
  帝王世紀伊尹卒天霧三日
  樹稼
  唐書寧王憲病時寒凝霜封樹或以為春秋雨木冰即此亦名樹稼憲曰俗諺樹稼達官怕吾其死乎果薨
  白瑤宫
  李賀卒母夢賀言上帝建白瑶宫令作記又剙凝虚殿使某纂樂章今為神仙中人甚樂也物類相感志
  金蟬質絹
  李元忠卒以金蟬質絹乃得斂焉陸機演連珠
  墜屨亡簮
  江漢之君悲其墜屨少原之婦哭其亡簪
  不憖遺
  孔丘卒哀公誄之曰昊天不弔不憖遺一老俾屏予一人言天不善于魯不早遺一老憖且也
  絶命書
  伍被謂淮南王曰臣竊悲大王棄千乗之君將賜絶命之書為羣臣先身死于東宫也伍被傳
  絶命辭
  息夫躬初待詔數危言髙論自恐遭害著絶命辭後數年繫獄死如其文本傳
  物故
  前以降及物故凡從蘇武還者九人注謂死也言其同于鬼物而故也
  大故
  含憂虞衷服之以大故注謂死亡也
  緑雲迎
  人吹玉簫去天借緑雲迎
  松下塵
  李白詩昔好盃中物今為松下塵言其人死也
  屬纊
  疾困屬纊以候氣注纊新綿置于口鼻也
  破𤓰年
  談苑吕洞賔嘗謁張洎自言吕渭之後洎四子温恭倫讓讓為海州刺史洞賔乃海州房贈洎詩云功成當在破𤓰年而洎以六十四卒破𤓰乃二八是其證也
  畏刑
  死而不弔二畏壓溺王肅曰犯法獄死謂之畏爾雅曰畏刑者也
  七七
  人死毎七日然香散花哭盡哀而止盡七七而罷至百日三年亦如之人皆奉佛之字同于天竺此林邑國也
  舊草
  何逝沒之相尋曽舊草之未異懐舊賦
  歎逝賦
  歎逝賦陸士龍作
  大暮
  寤大暮之同寐注大暮長夜也歎逝賦
  歸骨
  終歸骨兮山足之死矢兮靡它寡婦賦
  朝露溘至
  朝露溘至握手何言恨賦
  齎志沒地
  齎志沒地注齎持也
  脩夜不暘
  入脩夜之不暘言死
  寂蔑
  殂落固云是寂蔑終如斯陸韓卿詩
  不可為諱
  恐卒然不可為諱謂死也司馬遷書
  長逝者
  長逝者魂魄私恨無窮
  早世即㝠
  誰謂不痛早世即㝠誰謂不傷葉繁中零曹子建詩
  菁華隠沒
  菁華隠沒芳流歇絶顔延年誄
  不憖留
  憖魚靳反曽不憖留梁摧奄及
  興山止簣
  彼蒼如何興山止簣言死也
  埋玉樹
  庾亮死曰埋玉樹著土中使人情何能巳
  區區木
  格乎上下者藏于區區之木光于四表者翳乎蕞爾之土
  喪弔門
  弔客
  呉志虞翻仲翔忤孫權徙交州死以青蠅為弔客
  輟舂
  任昉哭范雲詩輟舂哀國均注秦五羖大夫秦人皆輟舂不食以思之
  帶地川
  逝矣經天日悲哉帶地川
  留謁
  夜臺無曉日沽酒與何人又一本云戴老黄泉下還應釀大春夜臺無李白沽酒與何人
  弔鶴
  李白哭王炎詩海内故人泣天涯弔鶴來
  葬送門
  車千乗
  劇孟母死客送喪車千餘乗
  車萬兩
  孔光葬送車萬餘兩
  下里物
  茂陵富人以數千萬隂積貯炭葦諸下里物昭帝大行時方上事暴起用度求辦田延年奏言商賈或豫具方上不能器物欲以求利非民臣所當為請沒入縣官注死者歸葬蒿里葬地故曰下里
  柩車
  輴在庭設祖奠於輴東輴柩車也
  執披
  輴出升車執披有執前後披執紼者引輴出
  堊車
  將卜葬主人乗堊車詣宅兆所
  朱壽之器
  梁商薨詔賜東園朱壽之器注壽器棺木也
  空木
  魂氣散何之枯形寄空木
  葬近要離
  衆葬梁鴻近要離墓曰要離古烈士伯鸞清高可令相近
  晨㑹
  鄭子僑卒將葬公孫揮與裨竈晨㑹焉注㑹葬事焉
  蒿里行
  蒿里傳亦曰蒿里行
  挽柩歌
  薤露送王公貴人蒿里送士大夫庶人挽柩者歌之亦呼為挽柩歌
  送葬歌
  左傳齊將與呉戰艾陵公孫夏使其徒歌虞殯杜預曰送葬歌也
  堲周
  禮記有虞氏瓦棺殷人堲周周人棺槨釋文音稷治土為軌四周於棺
  明旌
  銘明旌也以死者為不可别已故以其旗識之
  輕車介士
  安世薨天子贈印綬送以輕車介士輕車戰車也
  容車介士
  祭遵薨賜容車介士出後漢
  素旃
  何以述德表之素旃曹植魏文帝誄
  珠襦玉匣
  漢帝及侯王送死皆用珠襦玉匣商芸小説
  比葬七臨
  馮素弗為宰輔及死馮跋哭之慟比葬七臨之素弗跋弟也
  輼輬車
  楊素薨給輼輬車班劔二十人前後部羽葆鼓吹
  温明秘器
  裴叔業卒給東園温明秘器
  幅巾葬
  張奐令以幅巾葬曰奢非桓文儉非王孫
  凝笳
  凝笳翼高盖其聲凝咽也謝𤣥暉詩
  廣栁
  龍㡛被廣栁前驅矯輕旗禮記飾棺君龍帷振容黼㡛㡛蒙也音荒在傍曰帷在上曰㡛皆所以飾栁也輿棺之車其盖曰栁陸士衡挽歌
  四葬
  扶南國有四葬水葬則投之江流火葬則焚為灰燼土葬則瘞埋之鳥葬則棄之山野
  薤露詩
  中闈且勿諠聽我薤露詩死生各異倫祖載當有時陸士衡挽歌
  薤行
  薤露歌亦曰薤行
  靈輀
  陸士衡挽歌舍爵兩楹位啟殯進靈輀喪車也音而
  駸駸
  陸士衡挽歌翼翼飛輕軒駸駸策素騏按轡遵長簿送子長夜臺
  重櫬
  嘆息重櫬側櫬楚覲切棺也
  轜軒
  素驂佇轜軒喪車也陸士衡
  魂輿
  魂輿寂無響但見冠與帶魂車也陸士衡
  六紼
  杜預要集凡挽天子六紼諸侯四大夫二士一
  復土
  復土漢書音義下棺訖復以穿壙土填塞故云
  寧極
  權相呉善注先生碑云寧極于露仙館寧極美葬也
  埋一枝
  九泉大夜埋吾一枝祭妹文
  萬鬼隣
  已化一棺之土將為萬鬼之隣四六集
  幨帷
  幨帷喪車之帷
  就木
  就木入棺也左氏云又二十五年則就木矣
  襄事
  襄事襄成也成其葬事左傳
  輼車
  輼車音温本以開闔温涼得名後遂專為喪車
  輤車
  輤音青喪車也殯則謂之輤車葬則謂之栁車
  柩不入郵
  唐法喪柩不得入郵
  喝邊簫
  謝希逸誄鏘楚挽於槐風喝邊簫於梅霧注喝鳴也
  題湊既肅
  題湊既肅虚筮既辰注題湊梯木向内也謝希逸詩
  葬樂池
  盛姬亡穆王乃殯姬於穀丘之廟葬於樂池之南謝希逸誄
  遵吉路
  遵吉路兮凶歸
  喪事准約
  喪事准約用過乎儉蔡伯喈碑
  㑹葬千人
  陳太丘死㑹葬千人以上
  塜墓門
  汲塜
  汲魏地也冢襄王冢也晉太康二年汲縣民不準盜發古冢獲書皆竹簡素絲⿰素一絲
  冥漠君
  謝惠連祭古冢號之為冥漠君
  象祁連山
  霍去病冢象祁連山本傳
  過家上塚
  岑彭南還津鄉有詔過家上塚
  杳冥君
  薛稷為杳冥君銘其略云時代攸徂寧窮姓氏乆歇火風爰歸地水
  柏下人
  諸人共遊周家墓柏下詩云感彼柏下人
  摸金校尉
  曹操置發丘郎將摸金校尉所過隳突無骸不露
  文冢
  劉蛻文冢銘在梓州
  叢鄉
  富鄭公於徐州葬遺骸為一大塚曰叢冢有人過徐夜迷失道入一村落居民甚衆問之曰此名叢鄉富鄭公所建乃其冢也青瑣髙議
  宫人斜
  唐内人墓謂之宫人斜四仲遣使祭之見春明退朝録
  石押衙
  汴都之南百餘里有周公墓墓前一石人能為怪人或遇之多稱魯校書或石押衙洞㣲志
  葬玉埋香
  玉溪編事王蜀時秦州節度使王承儉築城獲瓦棺中有石刻曰隋開皇二年渭州刺史張崇妻王氏銘文有深深葬玉鬱鬱埋香之語法書苑
  石賢士
  有田家母於墓前石人下以肉祭之云此石人能愈疾故來謝人皆禱之疾多愈因號石賢士封氏見聞記
  宿草
  曽子曰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注宿草陳根也師心喪三年朋友期可
  神道
  後漢中山簡王薨詔大為修冡塋開神道注云墓前開道
  黄壚
  選曹子建詩常懼顛沛抱罪黄壚注黄壚墳墓也
  始寧墅
  謝靈運有過始寧墅詩盖其祖父所葬并有故宅
  流藹
  陸士衡詩悲風鼓行軌傾雲結流藹注流行藹盖也
  𤣥廬
  重阜何崔嵬𤣥廬竄其間注墓也
  萬鬼隣
  陸士衡詩昔居四民宅今託萬鬼隣
  白楊
  荒草何芸芸白楊亦蕭蕭淵明詩
  松銘
  駕言出遠山徘徊泣松銘潘岳
  狐兔塵
  鮑照蒿里歌聲我長恨意歸為狐兔塵
  哀隴
  梁昭明太子作虞山招直治碑云遠望仙雍則髙墳蕭瑟旁臨齊女則哀隴蒼茫
  黄坡
  夫差女詩云悲怨成疾沒身黄坡
  虎丘
  闔廬所葬有金精之異故名虎丘
  千人石
  虎丘澗側有平石可容千人坐謂之千人石俗傳因生公講法于此
  埏中
  埏音延墓道也
  芻靈
  芻靈草人也
  塋壠
  上音滎墓域也秦晉間謂冢為壠
  玉鳧
  闔閭葬銅棺三重傾池六尺玉鳧之流扁諸之劔存焉出越絶書
  封冢
  宣帝思張賀恩欲封其塜為恩德侯置守塜二百家師古曰身死追封故曰封冢
  躶體黄漢
  温韜在耀州發掘唐帝諸陵殆盡授代歸闕或憂其闕乏其子曰使一躶體黄漢足了一年言得金偶人也
  青松宅
  鮑溶詩謂墳為青松宅
  並枕樹
  三呉記潘章夫婦死葬冢木交柭號並枕樹
  福德田
  史氏唐開元人也捨髙原之田十餘頃為衆人葬地名曰福德田
  女正人
  益州記茘枝灘東南山頂上有一塚唯生女正人郡國志云僰道縣王女塚是也其縣屬戎州
  萬民塚
  在番禺縣郡國志云盧循襲廣州民死三萬循葬之共塚名之曰萬民塚
  宋玉墓
  宋玉墓在宜城縣
  青犬塚
  青犬塚在寳應縣北十五里古老云漢時張氏好飲一日出市醉還倒卧草中野火作犬于淮水戰帶泥水四面展草火不能害犬力疲而死主人以家人禮葬之
  蓬顆蔽塚
  蓬顆蔽塚顆塊也言塊土上生蓬盖小塚也
  燕銜土
  臨江閔王榮被徵自殺葬藍田燕數萬銜土置冢上百姓憐之
  京兆阡
  京兆尹曹氏葬茂陵民謂其道為京兆阡原渉慕之迺買地開道立表曰南陽阡人不肯從謂之原氏阡渉父為南陽太守故云游俠傳
  方中
  方中謂壙中也出前漢
  銘旌志石
  將掩壙施銘旌志石於壙門之内
  掃墓望喪
  後來之士立身從政縱不能為子髙門以待封豈可令母掃墓而望喪乎
  古蔞林
  古蔞林在下邳有大冢徐君墓延陵掛劔處
  塚成鱗
  千年松柏下稠疊塚成鱗
  旌表石
  葭萌縣漢樂卿石羊埧有旌表無書字年號亦無
  荒埏
  暫啓荒埏長扃幽隴墓中道也劉夫人墓志
  魚山
  陳思王植初豋魚山臨東阿喟然有終焉之志遂營為墓
  生居冢
  生居冢在海康縣西北舊經云昔有人避難鑿池深千丈上累為冢下為隧道以入全家居之
  行楸
  岩岩雙表列列行楸行胡郎反楸墓也懐舊賦
  柏森森
  柏森森墳纍纍
  蔓草縈骨
  蔓草縈骨拱木歛魂恨賦
  昭丘
  昭丘楚昭王墳也方言冢大者為丘
  謚誄門
  極其思致
  何法盛晉中興書顔延之為始安郡道經潯陽常飲淵明舍自晨達昏及淵明卒為誄極其思致
  文君作誄
  西京雜記司馬相如死文君為作誄
  作誄者四十人
  晉郄超死貴賤操筆作誄者四十人
  栁下惠妻作誄
  栁下惠死妻自作誄門人不能損一字列女傳
  碑銘門
  大作家
  王縉好與人作碑志有送潤毫者悮叩其兄右丞維門維曰大作家在那邊盧氏雜記
  豐碑
  公室視豐碑言視者時僣天子也豐碑者斵大木為之形如石碑於椁前從四角樹之穿中於間為鹿盧下棺以綷繞天子六綷四碑前後各重鹿盧也
  十五字碑
  唐裴敬撰李太白墓碑銘云貴盡皆然名存則難乃予重官作李翰林碑十五字而已
  作鎮石
  秦王俊薨王府僚佐請立碑上曰欲求名一卷史書足矣何用碑為若子孫不能保家徒與人作鎮石耳
  樹碑表墓
  樹碑表墓昭銘景行蔡伯喈碑
  石誌
  呉均齊春秋王人曰石誌不出禮典起宋文帝元嘉顔延年為王琳石誌劉夫人墓誌注
  中河墜月
  齊文獻王嶷年四十九薨武帝勑王融為銘云半岳摧峯中河墜月帝流涕曰此正吾欲言也
  不了語
  老卒推倒退之淮西碑曰碑文有不了語謂不述李愬
  瘞玉
  瘞玉勒成鏤金垂烈
  忌諱門
  洛雒
  漢以火德王天下都洛陽以洛字旁有水水尅火遂改就佳
  隨隋
  隨以魏齊不遑寧處文帝惡之去走單書隋字
  小小不具
  苻生有目疾其不足不具少無缺傷殘毁偏隻之言皆不得道太醫令程延合安胎藥問人參好惡并藥分多少延曰雖小小不具自可堪用生以為譏已鑿延目出而後斬之
  詛盟門
  銅棺誓
  長沙有銅棺山湘中記云程普闗羽分界於此共鑄銅棺為誓相侵者以銅棺著之
  明誓
  丹青著明誓千載不相忘阮嗣宗詩
  指白水
  指白水而旌信援青松以示心絶交論
  憂制門
  承諱
  文選楊荆州誄曰承諱忉怛注云在遠聞喪曰承諱
  縞冠素紕
  祥而縞注云縞冠素紕也紕避支反檀弓
  徙月
  是月禫徙月樂注言禫明月可以作樂
  草上殘息
  草上殘息復遇今酷言丁父母憂也袁昻傳
  孝隠士
  何㸃字子哲居父母憂幾至滅性世以為孝隠士謂其弟徹為小隠士
  服舍
  易王薨未葬太子建嗣居服舍注倚廬堊室之次也
  還賻
  原渉父死讓還南陽賻渉父為南陽太守
  堊室
  齊縗服累塹為堊室剪蒲為席不縁
  一溢米
  父母之喪食粥朝一溢米暮一溢米注二十兩曰溢一溢為一升二十四分升之一也
  倚廬墓所
  田德懋丁父艱髙祖降璽書曰知在窮疾哀毁過禮倚廬墓所負土成墳宜自割抑以禮自存也
  瘡巨釁深
  瘡巨釁深不勝荼毒
  霣氣摧魂
  霣氣摧魂扣心泣血
  衣裳外除
  衣裳外除心哀内疚禮記曰親喪外除鄭𤣥曰日月已竟哀不忘也李翰曰謂除脫衣服也
  憂心如酲
  長懐永慕憂心如酲
  家艱
  歴試無効且有家艱謂有父母憂也
  順變
  喪禮自初喪至終毎變必異
  内憂
  内憂母喪也
  私艱
  予既有私艱岳遭父憂故云懐舊賦
  至艱
  生人之至艱荼毒之極哀寡婦賦
  苫席
  易錦茵以苫席言居喪也同上
  險釁
  臣以險釁夙遭閔㐫陳情表
  倚廬
  注倚牆至地而為之無楣柱也
  起復門
  外墨
  張説姚崇碑敦諭起復衰麻外墨欒棘内變毁禮中權通識所貴
  奪服
  桓焉以母憂賜牛酒奪服
  起令視事
  李彪上言如有遭父母喪者皆得終服若無其人有曠厥官則優㫖慰喻起令視事但綜理所司出納敷奏而已國之吉慶一令無預帝覽稱善尋施行焉
  官舍設靈
  傅咸繼母喪以無兄弟自陳詔乃使於官舍設靈
  攝事
  張華為度支尚書母憂詔令攝事決成伐呉之計
  素甲觀兵
  李雄母死欲申三年之禮任囘諫曰昔武王素甲觀兵晉襄墨絰從戎
  公除
  宋庾蔚之謂公除是公家除其喪服
  金革奪情
  韋沖丁母憂俄而起為南寧州摠管詔曰知在難疚日月亦多金革奪情盖有通式宜自抑割即膺往㫖
  墨縗從事
  令狐熙丁父憂河隂之役詔令墨縗從事
  賻贈門
  法贈
  何並病作先令書以告子恢吾生素餐日乆死雖當得法贈勿受
  賻賵
  白虎通士貨賄曰賻車馬曰賵玩好曰贈衣被曰襚春秋説題辭曰知生則賻知死則贈
  出自機杼
  後漢王丹其友人喪親丹懐縑一疋陳之主人前曰如丹此縑出自機杼
  百金裞
  朱建母死辟陽侯迺奉百金裞注贈終者之衣式芮反其字從衣
  祭奠門
  寒冰乾飯
  顧憲之遺令云范史雲烈士之髙亦奠以寒冰乾飯
  祭幄七十
  唐辛雲京葬中使及諸節度祭者七十幄
  禪月掩魄
  寳舟輟棹禪月掩魄李白祭璿和尚文
  祖奠
  輴在庭設祖奠於輴東輴柩車也檀弓
  𤓰表餘犀
  𤓰表餘犀犀𤓰瓣也祭古塜文
  絮酒一巵
  㑹葬者屯車千乗懐賢者絮酒一卮
  椒⿰蘭羞
  椒⿰方新蘭羞將錯挽詞文
  酸風
  酸風去路遥鄭文肅挽詞王禹玉用李賀酸風
  苦月
  亭寒照苦月隴暗積愁雲裴將軍挽歌
  釋巾
  邢邵釋巾為魏宣武挽郎
  寵悼
  呉兢永泰公主挽詞畫綬哀榮備遊軒寵悼彰
  白虎捧箭
  許遠守睢陽有祭文云太一先鋒蚩尤後殿蒼龍持弓白虎捧箭
  華屋
  生存華屋處零落歸山丘子建詩
  楚挽
  謝都督挽歌云楚挽繞廬













  海録碎事卷二十一
<子部,類書類,海錄碎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