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卷第十九 淮海集 卷第二十
宋 秦觀 撰 景海盬涉園張氏藏明嘉靖刊小字本
卷第二十一

淮海集巻之二十

            秦 觀 少㳺

  進論

   李陵論

臣聞草食之獸不疾而易藪水生之蟲不疾而易水行

小變不失其大常也知此者可以用兵矣何則夫用兵

之法有所謂常有所謂變什則圍之伍則攻之不敵則

逃之兵之所謂常也以寡覆衆兵之所謂變也古之善

用兵者雖能以寡覆衆而什圍伍攻之道未嘗忽焉所

謂行小變而不失其大常也嗚呼李陵之所以敗者其

不逹扵此乎兵法曰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方漢武時

匈奴承冐頓之後號為强盛控弦百萬㡬與中國抗衡

衛青霍去病之徒每出塞至少不下三萬騎其多至十

萬騎又有諸將相為應援然後有功陵乃以步卒五千

出居延行三十日至浚稽山與單于七八萬騎接戰一

日數十合安得而不敗哉盖陵嘗將八百騎深入匈奴

二千餘里過居延北不見虜還又嘗將輕騎五百出燉

煌至塩水迎貳師未聞困絶謂以少擊衆可以為常不

知幸之不可以數也昔秦始皇問李信曰吾欲取荆將

軍度用㡬何人而足李信曰不過二十萬人又問王翦

曰非六十萬人不可始皇使信伐荆既而軍敗復欲使

翦翦曰大王必不得已用臣非六十萬人不可始皇從

之遂平荆地夫王翦豈不知以少擊衆為利哉以為小

變不可恃大常不可失也故田單疑趙奢之用衆而奢

以為鏌鎁之劒肉試則㫁牛馬金試則截盤匜薄之柱

上而擊之則折為三質之石上而擊之則碎為百嗚呼

以王翦之事趙奢之言觀之則陵之敗也其自取之哉

夫豪傑之士不患無才患不能養其氣而巳不能飬其

氣則雖有竒才適足以殺其身也方陵之召見武臺天

子欲使為貳師將輜重陵心耻之不敢言也遂請當一

隊以分單于兵夫以陵之竒才向使少加持重則衛霍

之功豈難繼耶而不勝一旦之憤輕用其鋒至兵敗降

匃奴頽其家聲是以不能養其氣而巳矣或曰李陵以

孤軍深入其亡也宜矣然則李靖以騎三千蹀血虜庭

遂取定襄何也曰唐之擊突厥也六總管師十萬皆授

靖節制所向輙克虜勢窘甚矣頡利諸酋皆勒所部來

奔所謂傷弓之禽可以虛弦下也况於勁騎三千乎與

陵之事異矣

   司馬遷論

班固賛司馬遷以爲是非頗謬於聖人論大道則先黄

老而後六經序㳺俠則退處士而進姦雄述貨殖則崇

勢利而羞賤貧先黄老而後六經求古今搢紳先生之

論尚或有之至於退處士而進姦雄崇勢利而羞貧賤

則非閭里至愚極陋之人不至是也孰謂遷之髙才慱

洽而至於是乎以臣觀之不然彼實有見而發有激而

云耳孟子曰仁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楊子亦曰道以

導之徳以得之仁以人之義以宜之禮以體之天也合

則渾離則散盖道徳者仁義禮之大全而仁義禮者道

徳之一偏黄老之學貴合而賤離故以道為本六經之

敎於渾者略於散者詳故以仁義禮為用遷之論大道

也先黄老而後六經豈非有見於此而發哉方漢武用

法刻深急扵功利大臣一言不合輙下吏就誅有罪當

刑得以貨自贖因而𥙷官者有焉扵是朝廷皆以偷合

茍免為事而天下皆以竊資殖貨為風遷之遭李陵禍

也家貧無財賄自贖交逰莫救左右親近不為一言以

䧟腐刑其憤懣不平之氣無所發泄乃一切寓之於書

故其序㳺俠也稱昔虞舜窘於井廩伊尹負於𪔂爼傅

説匿於傅巖吕尚困於棘津夷吾桎梏百里飯牛仲尼

阨於陳蔡盖遷自况也又曰士窮窘得委命此豈非人

所謂賢豪者耶誠使鄊曲之俠與季次原憲比權量力

効功於當世不同日而論矣盖言當世號為修行仁義

者皆畏避自保莫肯急扵人之難曽匹夫之不若也其

述貨殖也稱秦始皇令烏氏倮比封君與列臣朝請以

巴蜀寡婦清為正婦而客之為築女懐清臺盖以譏孝

武也又云諺曰千金之子不死扵市非空言也盖遷自

傷砥節礪行特以貧故不免扵刑戮也以此言退處士

而進姦雄崇𫝑利而羞貧賤豈非有激而云哉彼班固

不達其意遂以為是非頗謬扵聖人亦巳過矣然遷為

人多愛不忍雖刺客滑稽佞幸之類猶屑屑焉稱其所

長况於黄老㳺侠貨殖之事有見而發有激而言者其

所稱道不能無溢美之言也若以春秋之法明善惡定

邪正責之則非矣楊子曰太史公聖人將有取焉又曰

多愛不忍子長也仲尼多愛愛義也子長多愛愛竒也

夫惟所愛不主於義而主於竒則遷不為無過若以是

非頗謬扵聖人曷為乎有取也

   李固論

取天下者必有功臣守天下者必有名臣雖然有國家

者寧無功臣不可以無名臣何則功臣以乗便逐利為

能名臣以伏莭死義為任也昔西漢之末海内承平四

夷賔服而王氏竊持國柄談笑而輙移之東漢之季姦

雄崛起中原大亂而曹公睥睨神器終身不敢取臣嘗

疑焉及讀李固與杜喬之諫門生弟子貫械腰鈇鑕願

俱死者相屬然後始知其所以然也何則西漢多功臣

也盖西漢自髙祖以馬上得天下不悦諸生其取人也

先器識所以朝多功臣則乗便逐利者衆形不便勢不

利彼不爲也故晚節末路王鳯用事王章以直言被誅

而天下靡然以茍患失之爲風矣其大臣如張禹孔光

輩皆持禄取容偷爲一切之計其清節之士如龔勝郭

欽蔣詡之徒亦不過謝病免歸而巳其風如此亂臣賊

子奈何而有懼哉此王氏所以談笑而移之也東漢自

光武不任功臣鋭意文士其取人也先經術所以朝多

名臣則伏節死義者衆節之所在義之所存彼必爲也

故晩節末路梁冀擅命固與杜SKchar以死抗之而天下靡

然以殺身成仁爲俗矣其大臣如陳蕃黄琬軰皆捐覆

宗族以急國家之難黨錮之士如李膺任宻范滂之徒

至連頸就誅而無愠色其俗如此亂臣賊子柰何而不

懼哉曹公之所以終身而不敢取也然西漢易亡而復

興東漢難亡而易絶者何也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

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故三代之君其始也雖勢強

大非有仁心則不興及其季也雖徳失政亂非有不仁

之罪則不絶哀成之君失徳甚矣然其事止於女寵佞

幸而巳未犯不仁之罪也故國亡而復興桓靈之時無

道極矣鈎黨之獄忠臣義士死者百有餘人諸所夷滅

至不可勝數則是不仁之罪巳貫盈矣故國亡而遂絶

此亦理之必至事之固然無足恠也嗚呼國者天下之

大器也君臣者相與持此器者也視器之安危則知人

之能否視國之理亂則知君臣之賢不肖以二漢論之

報施之道其不殊也如此然則為君臣者可不戒哉

   陳寔論

孟子曰伯夷聖之清者也桞下恵聖之和者也又曰伯

夷隘柳下恵不恭何也盖古之君子初無意於制行其

制行也因時而已伯夷之時天下失於太濁於是制其

行以清桞下恵之時天下失於太潔故制其行以和雖

然清者所以激濁也非激濁而為清是隘而已和者所

以救潔也非救潔而為和是不恭而已故由其本而言

之則為清為和由其弊而言之則為隘為不恭故伯夷

桞下恵者實未嘗清未嘗和也安有隘不恭之弊哉前

史稱中常侍侯覽託太守髙倫用吏陳寔曰此人不宜

用而侯常侍不可違乞從外舉又中常侍張譲歸𦵏頴

川雖一郡畢至而名士無往者張甚耻之寔乃獨弔焉

嗚呼若寔者可謂殆庶㡬於夷恵矣何則桓靈之時政

在宦人而天下之士方以髙節相髙疾之已甚至使其

屬無所發憤常欲以身死黨錮之禍海内塗炭者二十

餘年豈特小人之罪哉君子亦有以取之也寔知其然

故於用吏送塟之事稍詘其身應之所以因時救𡚁而

巳其後復誅黨人張徳寔以此多所全宥則其效盖可

見也嗚呼使東海之士大夫制行皆如寔也黨錮之禍

何從而興乎以此言之寔殆庶㡬於夷恵信不誣矣然

則寔為侯張而身詘也不為過則元稹之徒因䆠官以

得宰相亦不為過歟斯不然也昔孔子於衛見南子矣

於魯敬陽虎矣至彌子以為主我衛卿可得也則曰有

命盖見南子敬陽虎者身可詘也不主彌子者道不可

詘也寔於侯張亦詘身以伸道耳豈若元稹之徒詘道

而伸身者哉然則士大夫為道而或詘身於䆠人者亦

可乎斯又不然也昔齊人獲臧堅齊侯使人唁之且曰

無死堅稽首曰拜命之辱抑君賜不終始又使其刑臣

禮於士以杙抉傷而死古之人耻其身之辱於刑也是

故為伯夷之清而非其時者是隘而巳若陳寔之詘身

於䆠人而非其時者是為姦而已





淮海集巻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