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卷第十五 淮海集 卷第十六
宋 秦觀 撰 景海盬涉園張氏藏明嘉靖刊小字本
卷第十七

淮海集巻之十六

            秦 觀 少㳺

  進䇿

   將帥

臣聞將帥之難其人乆矣勢有彊弱任有乆近敵有堅

脆地有逺邇時有治亂而勝敗之機不繫焉惟其將而

已矣昔智氏以韓魏三國之兵伐趙馬服君之子以四

十萬之衆抗秦可謂強矣而潰於晉陽坑於長平廉頗

率老弱之卒守邯鄲田單鳩創病之餘保即墨可謂弱

矣而栗腹以摧騎劫以走是不在乎勢之强弱也穰苴

之用於齊拔扵閭伍之中也一日斬莊賈晉師罷去燕

師渡水而解韓信之擊趙非素拊循士大夫也背水一

戰而擒趙王歇斬成安君是不在乎任之乆近也以周

瑜之望曹公不啻虎狼而呉兵捷於赤壁以元徳之視

陸遜甚於雛𪆪而蜀師衂於白帝是不在乎敵之堅脆

也東西異壌也而鄧艾以縋兵取成都南北異習也而

王鎮惡以舟師平闗中是不在乎地之逺邇也夫以東

晉之衰而謝元得志於淝水開元之盛而哥舒翰失利

於潼闗是不在乎時之治亂也故善將者勢無强弱任

無乆近敵無堅脆地無逺邇時無治亂不用則已用之

無不勝焉故曰惟其將而已矣雖然有一軍之將有一

國之將有天下之將走及犇馬射中飛鳥攻堅城破强

敵所向無前此有勇之士一軍之將也出竒制勝無窮

如天地不竭如江河攻輙破擊輙服此有智之士一國

之將也福於已而禍於人則功有所不立利於今而害

於後則事有所不為功成事畢自視缺然無矜大之色

此有道之士天下之將也古者閫外之事將軍制之軍

中不聞天子之詔其委任責成如此非有道之士其可

以輕付之哉國家將帥可謂盛矣閲禮樂而敦詩書者

肩摩而轂擊縱横剽悍稱智嚢而號肉飛者至不可勝

計然驛騎有赤白囊至則廟堂之上為之紛然進止賞

罰皆從中決者何也豈以為將帥者皆智勇之人非有

道之士不可獨任故邪夫廟堂議邊事則王體不嚴將

帥之權輕則武功不立嗚呼可謂兩失之也臣以為西

北二邉宜各置統帥一人用大臣材兼文武可任天下

之將者為之凡有軍事惟以大義上聞進退賞罰盡付

其手得以便宜從事如此則雖有邊警可以不煩廟堂

之論而豪傑之材得以成其功矣

   竒兵

臣聞萬物莫不有竒馬有驥犬有盧畜之竒也鷹隼將

擊必匿其形虎擬而後動動而有獲禽獸之竒也天雄

烏喙堇葛之毒竒於藥繁弱忘歸竒於弓矢鸊鵜莫邪

竒於刀劒雲為山竒濤為海竒隂陽之氣怒為風交為

電亂為霧薄而為雷激而為霆融散而為雨露凝結而

為霜雪天地之竒也惟兵亦然嚴溝壘盛輜重傳檄而

出計里而行剋期而戰此兵之正也提百一之士力扛

𪔂而射命中者縋山航海依叢薄而晝伏乗風雨而夜

起恍焉如鬼之無迹忽焉如水之無制此兵之竒也兵

之道莫難於用竒莫巧於用竒莫妙於用竒何以言之

凡用竒之法必以正兵為主無正兵為主而出者謂之孤軍孤軍勝

敗未可知也霍去病所將常選有大軍繼其後是以深

入而未嘗困絶李陵提步卒五千轉闘單于扵漠北而

無他將援之其擒宜矣故曰莫難於用竒夫材有勇怯

技有精冗勇者克敵則怯者奮宂為敵破則精者却自

然之勢也善將者擇其精勇以為竒悉其宂怯以為正

竒兵雖少而以銳為正之勢正兵雖雜而以衆為竒之

勢長短相補强弱相資則寡者亦為衆宂怯者亦為精

勇也故曰莫巧扵用竒昔岑彭泝都江而上以拔武陽

繞出延岑軍後而公孫述驚鄧艾取隂平道下油江破

綿竹徑薄成都而劉禪降孫處自江左浮大海直揜畨

禺而盧循破李愬越交成戍殱張柴柵夜襲蔡州而呉

元濟擒此數子者皆智謀足以料敵勇敢足以決勝故

能乗變投隙而就其功名使敵雖有强將勁卒不得盡

試其能而固巳敗也故曰莫妙扵用竒孫臏曰觧雜亂

紏紛者不控捲救鬪者不摶檄批亢𢷬虚形禁勢格則

自為觧耳則非夫通隂陽之㡬達萬物之變以得用竒

之奥者何足以及此今夫屠者之觧牛也經肯綮則以

刀遇大軱則以斧至庖丁則不然批隙導窽㳺其刃扵

空虚而磔然已觧矣奕者之闘碁也諦分審布失其守

者逐而攻之至奕秋則不然倒行而逆施用意扵所争

之外而沛然巳勝矣夫屠奕鄙事也有竒技則無與抗

者况扵兵乎兵法曰兵以正合以竒勝然而天下之狃

於常而駭於變知所以合者多而悟所以勝者少也

   辯士

臣聞兵之大槩我為主彼為客是守之而已彼為主我

為客是攻之而已客主不分彼我相埒塗覯而卒遇是

戰之而已此兵之常法也且事固有常法所不能辦者

守則形不便攻則勢不利戰則氣不克當是時也雖有

智勇無所用之獨可馳一介之使憑軾撙御喻以禍福

而得志此軍中所以不可無辯士也然則所謂辯士者

必以其具三徳眀五機而利口者不與焉盖上知道徳

性命之原下達禮義形器之變旁通幽明時物之所宜

者識也窘之而益出費之而益新掩之以卒而不亂壓

之以重而不懾者才也經傳子史天星地志醫方卜筮

百家之書無所不涉而能謹守其宗者學也夫是之謂

三徳俯而賀仰而吊聞者遑懅心折骨驚手足俱廢其

名曰恐機道以令名賛以羙利聞者悅懌陽氣浸滛上

滿大宅其名曰喜機訐過差而不貸觸忌諱而無疑聞

者忿然髪上衝冠目眥盡裂其名曰怒機旁刺其所悼

念逆釣其所感傷聞者SKchar然涕下霑臆不𣸪自勝其名

曰悲機發端而指隙其說泛而不根其意圓而無主聞

者茫然如獲異物不知其名欲捨之而行則恐其寳也

欲取之而去則恐其恠也徙倚周章狐疑而不知其名

曰思機此五者天之所以命於人有觸之則彍然而發

莫能禦巳夫是之謂五機蓋三徳不具不足以立已五

機不眀不足以移人故曰所謂辯士者必具三徳明五

機而利口者不與焉昔蘇秦張儀犀首陳軫代厲之屬

嘗以辯名於世矣然三徳不足而五機有餘故事求遂

而不問禮之得失功求成而不恤義之存亡偷合茍容

取濟一時而巳此其所以為利口之雄而君子不道也

然後世之人見其如此遂以辯為縦横之術諱問而耻

言之則所謂因咽而廢食也孔子曰賜能辯而不能訥

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巳也由此觀之孔孟之間

未嘗廢辯特貴夫時然後發不得巳而後用爾古者列

國之大夫聘扵塗者肩摩而轂擊兵之交則使在其間

若非辯士為之則安能專對而不辱於君命耶或曰戰

國之時無定勢無常形横則秦帝縱則楚王故辯士足

以乘間而執其機自漢以來形勢異矣尚安所事辯乎

曰是不然人之生也有手足則知搏擊有心智則知思

慮有口舌則知語言天下之亂常生於此三者然反而

用之亦可已亂盖搏擊為力思慮為謀語言為辯天下

未嘗一日不用力與謀也何獨於辯而疑之昔酈食其

使齊田横以七十城下漢陸賈使南越尉它去黄屋而

稱臣賈林致李抱真命而王武俊倒戈韓愈入鎮州而

牛元翼出矣此後世用辯士之明效也天下不用兵則

已矣如用兵辯士不可無也

   謀主

臣聞兵家之所以取勝者非特將良而士卒勁也必有

精深敏悟之士料敵合變出竒無窮者為之謀主焉古

之人將有天下之事未嘗不先於謀故考訂卿士之議

叅酌庶人之言所以謀之於明也拂龜端䇿灼之而辨

兆揲之而分卦所以謀之於幽也易曰天地設位聖人

成能人謀鬼謀百姓與能夫謀者聖人所不能免也况

於兵乎兵之道猶一人之身將者心也謀主者思慮也

圖籍者臟腑也法制者脉絡也號令者聲音也旌旗皷

鐸者耳目也車騎步兵者四肢也心之統臟腑惣脉絡

出聲音用耳目役四肢也精以思慮則外不攘於人事

内不冦於隂陽思焉而不精慮焉而不熟則饑飽勞佚

之遇漫然而不知寒暑温清之變㝠然而不察冒犯水

火嬰觸金石無所不至矣故心雖明臟腑雖安脉絡雖

通聲音雖和耳目雖聰明四肢雖便利不可以無思慮

將雖良圗籍雖具法制雖謹號令雖嚴旌旗鼓鐸雖脩

車騎步兵雖練不可以無謀主盖將軍之於謀主也有

之者勝無之者敗已棄之而資敵者敗敵取之而助已

者勝嘗用矣而或棄者亦敗棄矣而或用者亦勝何以

知其然耶昔楚漢之强弱者不待較而知也而項氏乗

百戰之威身死東城劉氏以顛沛奔北之餘五載而成

帝業何哉漢有良平之屬為之謀楚有一范増而不能

用也故楊雄曰漢屈羣䇿羣䇿屈群力楚憞群䇿而自

屈其力屈人者勝自屈者負此所謂有之者勝無之者

敗也昔陳餘捨李左車之計死泜水上韓信釋縛而師

事之遂𭣣燕齊袁本初棄許攸之䇿攸奔曹公公跣而

迎之遂破冀州夫攸左車者豈欲負彼而忠此哉用舍

之勢然也此所謂巳棄之而資敵者敗敵取之而助巳

者勝也昔張綉以精卒追魏師賈詡以為不可已而果

敗既又請收散卒而攻之已而果勝夫詡之為綉謀一

也從違不同則勝敗異變可不察哉此所謂甞用矣而

棄之者亦敗甞棄矣而用之者亦勝也是以良將之待

謀主也致之以禮而不敢慢交之以誠而不敢欺結之

以恩而不敢厭遺其過差而略其缺失所與圗畫者雖

父子兄弟有不得而知焉古之人所以談笑而折衝偃

息而銷釁者繇此道也後世則不然將受命之日士大

夫莫敢仰視而所謂幕府從事者往往皆闒茸取具之

人一旦敵傳於陴隍之下變發乎肘腋之間召而問之

五色已無主矣是豈有𥙷於萬分之一哉臣病夫世之

論兵者止知重將帥之選急士卒之練講器械陣營之

所宜究山川形勢之便而推風角鳥占之説至於謀主

則未始一言及焉不知夫謀主者一軍勝敗之樞機也










淮海集巻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