淸容居士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卷第二十九 淸容居士集 卷第三十
元 袁桷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一

清容居士集巻第三十

 墓誌銘 墓表 葬記

   宣武將軍夀春副萬户吳侯墓誌

   銘

往者夀春為宿亳要衝犬牙相承城郭樓

櫓移易無常所草舎殘缺狐兔出没道途

間築覆土窖以避妻子短兵迎接利不利

不復計猶持農噐治田壤惴惴求活嵗率

如是

世祖皇帝以天兵取江南捨兩淮為SKchar

至元十一年冬渡江十二年平江東抵錢

塘宋社告亡十三年兩淮争奉地圖以降

無鏃刄之費天下大㝎而淮始得為樂土

矣當是時吴侯祐以夀春歸職方其子安

民字惠卿侍父居顔行率部伍招輯潰卒

控曹橋下獨松渡越江畧㝎㑹稽台温三

城南踰閩嶺拔莆田擒將李雄生俘其守

臣而以功歸其父二大帥曰呉氏子宜第

其戰多别有以賞勵乃署千夫長十四年

父卒始𥫄爵佩金符為管軍緫管鎮揚州

十八年大治兵伐日本拜疏請行授宣武

將軍征東副萬戸領淮東西兵以先舟師

抵其國八月𩗗風大作噐械軍士沈溺物

故袽破舟亂流以經海㠀高麗日本二國

常不相能遇高麗邏人問所以載與還而

先帝亦厭兵罷征矣二十年建黄華反奉

命往討之至政和縣獲賊將度九峯嶺接

戰益急得其偽署圖籍虜驍將以歸十有

二月昧爽進軍平溪華盡死力拒砦赤巖

山盡俘其噐甲族属黄華始平迴鎮楊州

二十一年省治杭州從與俱其年鎮湖州

路南潯明年調嘉興路海鹽未幾復還南

潯又還鎮夀春二十四年 詔領軍討交

趾至黄州罷兵二十六年鍾世明叛江西

呉太仲叛興國縣搏竒蹂虚率以厎寧上

功司勲輒卑退不欲言三十年移鎮和州

大德四年七月某日即世年五十有七娶

楊氏先卒子男若干人長繼武𥫄其爵𦵏

于宣武侯之墓左曽祖某祖某妣某氏予

嘗聞古名將垂老呐呐若不能言祕畫勇

畧壮嵗所施無留藴閲成敗得失已盡醇

酒鍾皷夫豈託焉以自完者與烏江馬君

某言吳侯知儒書後悟浮屠氏禪學充然

若有得其女弟亦能為禪人偈語是皆世

所鮮有者銘曰

維昔淮甸勁雄莫侔一夫當百鋋戈怒投

裹彼乾餱聿嚴盛秋養安懷慆苞桑靡謀

天錫

大帝神武興邦捨其喉襟投鞭浮江俘駑

擒驍百城舂撞視彼彈丸後夫卒降桓桓

吳侯效命奉職以其素能昭代著績褰裳

先登飈掠電激或乗其𡾟或躡其跡瞻彼

霍山雲流無蹤昔困于兵今黍芃芃繄

帝之功維民之逢侯之幽宫松柏茂直告

而孫子靡懈靡忒法其退謙恬静以黙我

思于淮作銘示刻

   同知樂平州事許世茂墓誌銘

端平三年蜀破衣冠大姓順流下東南至

江陵十不存一二皆舟觸巖崿瞬息以死

淳祐三年蜀益蹙避兵来南其物故與端

平無異宋主憫其流離悉擢列在位大者

輔政機備獻納外為閫臣郡将經術史學

四方取以為宗則宋既亡故國丗臣益困

辱不自振淪胥泥塗非獨蜀士然也大德

七年桷備史屬選與虞忠肅公孫集交許

君松以湖廣掾上計 京師詢其官簿則

顯謨閣學士給事中少保諱奕之曽孫中

奉大夫知紹熈府謚介節諱彪祖之孫奉

議郎通判涪州諱長源之子君字丗茂懿

範世則珠貫而櫛比語西蜀事歴歴在SKchar

掌清言雅儀筆札擅簡古卑讓耻與後進

較酒至醉愈恭不復作世俗語遂締與之

至大元年授潭州榷茶副使再見之貌

益温論事盡繩墨智圓氣完欲以政理自

表見故其為茶官也不務苛刻而課有贏

仁宗皇帝立科舉以君考鄉試自喜曰吾

嘗貢于鄉黜浮培實宜以稱 明詔是嵗

君所貢士入南省號為得人延祐五年

徽州路婺源州判官復與語輒愀然曰吾

家繇開慶初辭簡池寓南康墳墓井邑生

别踰五十年貧不能忘禄齷齪州縣弗得

以文墨顯吾何為哉其治婺源益自振剔

絶蔓探疑明以近民而盜跡不敢入境至

治二年見其神益清貌益癯舉酒屢酌却

雋永猶喜議當世事桷與翰林直學士曹

君元用子貞共署薦為湖廣提舉儒學思

以佚其老集賢直學士鄧君文原善之亦

曰是舉誠不忝吾為江東分部使者嘗舉

其政事文學矣十一月授承直郎饒州路

同知樂平州事嵗終得上氣疾正月甲午

終于邸舎年七十有二曽祖妣某氏祖妣

某氏妣某氏娶趙氏再娶陳氏子男若干

人女若干人孫男若干人始君居南康閉

門授徒以奉母右丞燕公公楠開營田司

知其賢取以為佐後遷行大司農益任之

掾湖廣省六七年能以儒術輔法令事明

理融無底滯固陋一時吏師尊禮之君始

生踰百日晝夜啼不止有僧祝其頂曰汝

為許氏子啼何為耶啼乃止未幾涪州下

世年八嵗隨舅氏茶馬趙君寓江陵里有

灾能取涪州神主奉以逃稍長益自奮勵

諸老咸噐偉故晚嵗宦業雖不大顯而行

事有足稱者其喪歸以某月某日葬于某

原子踵門以廣信劉君光事狀泣曰願

請銘桷泣相向不復辭嘉㝎更元韓𠈁胄

誅解偽學禁先少師正獻公曽大父樞宻

越公相繼入著作庭給事中少保許公巍

科首班著善類肅穆天下傾動未幾少保

論外戚不合去今幾百二十年閲昔時題

名求其嗣續率皆澌盡銷鑠而桷與世茂

俱為曽孫相顧自保灰編墜簡證世德之

舊於世茂實有望今死矣雖欲勿哀其可

乎銘曰

蜀繇秦開踰千載底寧英光蜚聲山川耀

靈漢魏啓伐不假以兵唐宋踵規開門晝

迎錦楹繡墻夸浮日矜帝鑒地圖百神震

驚氈車轟轟金戈晶熒自西徂東舳艫貫

繩或沈于淵或疫以乗蹇蹇許公疑丞弗

登是生介節嬰彼孤城恂恂涪州弱息慎

承流離拮据守其書籯儒以飭身政以裕

名匪急於禄抗宗希成凡我士族欒范是

懲東南之區凜其春氷我思許君是用述

   任隠君墓誌銘

鄞甬東横溪多郡宗故家桷之七世祖祥

符丞而下娶婦皆楊氏少保夫人曰申國

太保曰越國魯國太師曰齊國幾三百年

矣楊袁為中外表嵗時往還無虚日而甬

東任氏與楊姻婭亦十餘傳一日任氏子

元善介予表兄楊仁之以其先君子之狀

求銘復録其十九世祖唐建州司馬逺之

𦵏記以示其記曰建州生佶檢校尚書工

部貟外郎兼侍御史是生崇試循州司馬

循州生貞幹元和十三年補集賢殿供奉

承㫖後為越州都督府功曹叅軍以終集

賢生行規大中時以明經薦于鄉舉上第

為蘇州司兵叅軍吾里士族莫先於樓袁

楊蔣作郡志者於任有缺仕莫榮於集賢

承㫖承㫖布衣為者也職撰述校理在元

和時任不輕畀司兵以明經登唐上第尤

偉著志亦不紀考孫吳有任光任奕皆鄮

句章人今其地為鄞縣則建州盖二賢之

裔而先賢皆遺軼比予補郡乗亦缺然有

愧矣嘗考大中以後鄞數為盜侵掠城燬

蕩遷徙錢氏以宗親専節鎮租税刮剥民

不堪奉昔時故族躪藉銷鑠於任氏槩可

見至宋受版圖興文儒鄞士在汴始盛渡

江以南雲滃川湧幾二百年而不幸數十

年詩書廢墜望塵執𨽻欲為任氏十九世

之傳不可得噫可勝嘆哉可勝道哉任君

名天祺字君瑞曽祖汝諒祖用康父逢龍

其居鄉善保衛徴調數起先事以備縣胥

不能高下友其弟天麟弟病酒死曰吾不

可使弟無後殯其喪俟我死必俱𦵏也大

德七年六月某日卒年五十有八未幾弟

婦顧氏亦卒以其遺言大德十一年十二

月丁酉奉柩與弟及婦俱𦵏于吳公山之

祖塋妻屠氏四子元善可善承弟後達善

兼善孫男四立道𢎞道鳴道原道孫女三

立道楊氏壻也銘曰

世胄日顛任譜完堂堂文藝志録傳昔通

今晦理則然鄉井急誼手可捐金峩東聳

泓泉蹇極遇順盈百川我銘考官以昭

先歴十九世緒益延焯哉任恤德靡愆率

而雲仍亘千年

   史景賢墓誌銘

君諱韋卿字景賢鄞史氏故國世臣太師

承相保寧軍節度使越忠㝎王諱浩為曽

祖妣貝氏魏越國夫人太師中書令保寧

昭信軍節度使衛忠獻王諱彌逺為祖妣

潘氏齊魯國夫人觀文殿學士正奉大夫

奉化郡公諱宇之為考妣趙氏高平郡主

君幼成合矩度進退持奉侍立占對識者

知真王孫筆墨書史椘椘自將皆有法郡

公目送深念之稍長鉛采自陶冩蒼松㫁

崖昂然有遺世意宫商敷宣綵鸞詠而鳯

幽鳴也退静韜匿𡨋會于千載之上察其

念良是矣郡公職二品君當以京官入仕

生晚禄弗及至治三年秋八月得上氣疾

却藥賦詩出别語於宗親桷時官 京師

呼桷子壦立牀下曰為吾語而翁求銘以

昭吾志焉越翌日辛酉果卒嗚呼年甫四

十有八章綬積𥫄隠顯有㝎數至於年亦

不得永是可哀也已維忠㝎王桷外高祖

幼習外家獻文世德相業焯在宋史不敢

論獨叙三世夀考以増君之悲維忠㝎以

三公居東湖三十年陪祠慶夀秀骨山立

多士秉笏交語曰史太師真夀相年八十

有九即世忠獻獨相二宗二十有七年緫

核庶政燭照藪納罔有缺年七十以終郡

公恂退若癯儒厖眉素毫氷玉照焜郷黨

年七十有九廼終夀種彰灼若是君才不

得一見施設年又不能以紹傳是大可哀

也已子一性孫女二将以某年某月葬鄞

縣陽堂郷金嶴之原銘曰

寥寥東𨹧𤓰圃熟沈𡨋里閭企高躅達人

知命化不恧手持參差入雲谷周公魯公

儼𥘉服奉蓍以占剥斯復學詩習禮在嗣

續我銘孔悲辭匪瀆佳城鬱蒼覘SKchar

   袁州知事孔君墓誌銘

大德初元孔君昭孫明逺甫為慶元儒學

正于時禮部尚書王先生應麟師表後進

門無雜賓明逺以通家子執疑證訛桷每

連席請益時則有教授某恣睢自負語侵

先生迺憤然曰吾不能與之共處疏其謬

誕十數事鳴于憲府人益奇其伉直有先

中丞遺風是後為蘄陽教授蘄陽舊為邊

障地君能化其俗使稍就學久之丕變為

儒士皇慶元年授慈溪縣主簿郡人咸曰

是斥故教授者飭躬以廉民莫敢病未幾

江浙省取為掾會歲侵計富人籍田出粟

以賑吏不能舞文粟悉入市其直輙减宰

輔竒之延祐某年授從仕郎𡊮州知事秩

滿泰㝎元年以疾卒時年六十有二君實

孔子五十二世孫中丞為大宗傳四十有

七世中奉公傳與其從子玠南徙三衢賜

廟譜諜章灼而君之考諱某咸淳間為名

太守後僉書樞宻院事職進資政殿大學

士而大父某亦贈太子少師謚文介曽大

父諱某贈某官妣某氏某氏某氏俱贈郡

夫人噫士常患為世家紹宗趾媺懼難以

繼仕顯矣德不稱無取也言足以斥姦發

揚剛毅是則於孔君見之仕雖不大振於

孔君何憾焉予嘗與君繇義烏同邸宿至

婺學旬日危坐論古今各欲以名節相勉

而懷竒抱介予輒讓不敢今歸老田里期

為全人思一見明逺不可得至是淇来請

銘安得勿哭也已娶王氏前進士集之女

男六淇淮繼兄後海蚤世㳙繼弟後建德

儒學正瀛慶元昌國州儒學正滸早夭女

二適山陰王墉富春張順可某年某月𦵏

葉水浮河原銘曰

金剛而氷清行之成也白𠔃不緇德之貞

也憤世嫉阿全粹精也謝彼戚施實蜻蛉

也銘以揭之歸蔵永寧也

   僉事范君墓誌銘

大德六年范君子誠爲平江路經歴于時

桷將之京師道吳其郡大夫疑忌事多不

決范君抱牘堂上㝎可否大夫頷領不復

有異議人皆曰是真賛畫才嗣後為掾中

仁宗皇帝在東宫興崇禮文廣廟祭凡視

執政者率増賛書桷時日具紙墨君排剔

研討使各中繩式莫有訾議嗣爾厭繁

告外補湖州推官又為黄巖州州與鄞相

犬牙治跡賢否嘗耳接巷議州民来鄞必

曰吾州黄氏子號豪民范侯能挫抑之帖

首受罪後予直集賢黄巖之儒生暨商于

城埛者咸告曰黄生易黄冠訴范俟以不

直遂議于大學士郭公訖不受其説精神

籠絡貫穿于儒術法律將大展其用而其

子景文踵門泣以告曰先君之不禄在泰

㝎二年閏月某日得年七十道逺不克歸

𦵏以是嵗二月某日與大父奉議君俱𦵏

于平江路長洲縣武丘鄉白蓮橋之北原

知先君莫如子敢以銘請謹按君諱忠其

先京兆藍田人後籍真㝎今三世矣其為

仕首受史丞相之孫耀辟為浙東宣尉府

掾改受蘭溪主簿再辟江浙行省掾迺授

平江路經厯又授揚州路經厯不赴改辟

都省掾授湖州路推官以選能為海道府

千户分治四明知台州黄巖州

英宗皇帝詔風憲舉守令再知徽州婺源

改同知福建轉運鹽司事泰㝎元年擢僉

江南浙西道肅政㢘訪司事其簿蘭溪嘗

攝尉事捕造偽楮當受賞君謝不取在湖

州有訟弟死非命且疑弟婦受賂焚其尸

君録囚考弟實以闘死婦始得脱湖多滛

祠毁三百六十以治官舎分漕四明首拓

廰事嚴竦治具新天妃宫以肅祠使其治

黄巖黄氏事冣著正彛倫絶攘奪尸祝口

誦宣著于郡乗婺源俗尚競渡易其舟爲

浮梁民不病涉在閩中鹽足於民而私貿

者悉絶考其所居官興建鋤擊爲己任絶

功利守名實爲君素志迄不展大用夀與

禄不失其願亦可無憾矣嘗鑄禮殿𥙊噐

書二千巻歸于鄉學集賢王公仲常爲文

以美䔍于慈孝頒宗録孤故贈禮部郎中

白公某壯嵗深奇之妻以女君感知已凡

所為樂府稡刻以傳曽祖昻霄金大安元

年進士官正議大夫同知静難軍節度使

兼邠州觀察使祖元泰 元授從仕郎同

知解州事父天祐汀州路經厯贈奉議大

夫真㝎路趙州知州驍騎尉元氏縣子景

文由臨安主簿辟江浙行省掾敏脩善吏

事其進將未艾孫二公琇公琰孫女五乃

為銘曰

吏詬于儒以儒為拘儒以病吏其刻莫渝

㩀會綂宗孰承其傳温温范侯趾媺紹先

化其奇觚不急以干削豪翦強欲援以手

謂不大逢亦既禄夀世方尚名我獨掎之

彼喜以功縮武避之武丘之原松柏峙植

䰟無不之子孫承式

   鄭照磨墓誌銘

鄭威敏公驤以靖康虜難死同州紹興録

孤褒忠賜廟愍節至于其孫建德登進士

第延賞守祠世嗣不絶五世孫諱元貞實

奉祠事生孫曰端是生汝賢為江西安撫

司準遣生檜為都酒庫官君之父也君諱

文瑞字子祥生而骨相殊特府君深竒之

稍長從鄉先生課程文有能聲科舉既廢

居里閭以孝謹稱至元間下令舉儒吏實

預首選試郡功曹移典玉山郡侯復取自

近省授監平江路倉轉海道萬户案牘官

再為海鹽州案牘轉行省鈔庫副使平江

𢈔氏嵗入浩夥不得脱君獨以治辦稱海

鹽多豪民殺人率遣奴償死君能直之行

省積𡚁楮三年不毁君上言申其數而嵗

除之後取以為法泰㝎元年勑授將仕郎

浙東道宣慰司照磨兼承發架閣予見君

于京師言議縝宻剸割苛宂(⿱宀儿)中綮節暨官

帥司下帷沈思吏跡不入戸勾稽研覈充

然益有餘地古之善居官者必自持家始

自衣冠丘墟不復給足荷戈負耒何可勝

道念昔信實要衝君獨善理其身掇拾化

治任能竭力相其天時權其贏竒卒昌於

官以發其素藴是殆於君見之抑又聞之

流光演休首於死節宋社云亡忠義之録

一二僅見則威敏之澤雖十世未艾君續

其承猗與盛㢤其卒在㤗㝎三年九月某

日年六十有三某月某日葬某縣某郷子

男四謙亨復亨鼎亨㤗亨女三嫁黄中正

孫良玘葉原道皆仕族孫男七孫女七娶

姚氏曽祖妣SKchar氏祖妣劉氏妣謝氏謙亨

奉柩将歸里踵門泣以告曰先生故大門

知官譜唯詳而吾里𫉬銘者數家矧先子

丗系若是敢以請銘曰

志專豐崇𠯁昌其躬家傳扵忠蹇事于公

美玉𥫄之良馬縶之不泄不辱云紹以續

作之怦怦承之競競而子而孫視我斯銘

   文清薛處士墓誌銘

孔子叙逸民謂其求志達道超然於塵垢

之外心若槁木形若蟬蛻動莫有跡行莫

可名其混世也物莫與俱𡨋神内觀返真

潜虚若是者其近之矣故昔之善晦匿者

草衣菲食不導引以夀養其天年恣縱泉

石厯探逺挹興至而若遺擇幽絜以養其

雅操求於世吾不得而見之矣今得一人

焉曰䖏士薛君勉薛君信州貴溪故儒家

自其曽大父子徹以儒科縣南丹大父琢

父士亨繼業進士君益以儒自勵居鄉黨

教授名不蘄彰沖然有容守約自裕游湖

湘極交廣返築室于宜陽納幽㩀勝為堂

曰寶善以示子孫泰㝎三年四月某日卒

年六十有八族黨姻戚咸會哭曰先生儒

以紹傳兹其為文也宜矣固窮而無求貽

書以遺後其得不謂之清乎遂私謚之曰

文清子二𤣥羲𤣥儀𤣥羲與余為方外交

在崇真宫數評議吾徒所當為事詞章清

峭翰墨簡絜每視之嘗以爲不可及君既

死求銘於余實不敢辭在易蠱之上九不

事王俟高尚其志而初爻則曰有子考無

咎嗟夫離世絶俗念不存於家非子承意

曷克臻濟是肥遯者猶相湏以成也妣王

氏配孔氏孫男二女一以某月某日葬銘

㝠飛維鴻莫窮去還飄搖長裾游於海寰

沈匿不羈謝彼世艱貞簡峻清玉雪者顔

支離佀困爰養其遯先賢高風承耳接論

葆真蔵名永裕嘉問振振有子益昌者名

三光盪摩服其粹精有大之松清風泠泠

非培曷成非繼孰承

   海鹽州儒學教授袁府君墓表

維袁氏四明大族繇處州太守諱轂試開

封府第一登嘉祐四年進士第佐蘇文忠

守杭文忠為同年生後贈光禄大夫生倉

部郎中諱灼得罪政和以歸生贈朝奉諱

埛朝奉生通議大夫諱文通議生龍圖閣

學士贈少師諱燮嘗以禮部侍郎専史事

謚正獻天下稱為絜齋先生桷七世祖諱

㲄試開封以中書守當官遷祥符縣丞生

曽孫為少傅同知樞宻院事諱韶贈太師

越國公受學正獻公於宗譜為族子相踵

登淳熙進士第同入秘書省為史官先後

為侍從縉紳榮之正獻生子四人俱至名

卿尚書東宫官而第三子冣清顯嘉㝎七

年進士第一再世國子祭酒仕至兵部尚

書給事中實録史院修撰諱甫贈少傅謚

正肅天下稱為蒙齋先生正肅次子諱徯

通判潭州是生君諱裒字德平以安㝎長

授海鹽州儒學教授未拜延祐七年六月

二十日卒年六十有一嗚呼甲族鼎貴莫

盛吾里甍棟接耀郡守丞監官議婚對未

肯齒擬華腴争高姿度悦澤可愛念遇大

變故困辱不自完業無依歸貿貿以死者

多矣方至元十五六年間故家猶亡恙海

鹽時年二十桷年十四五移相議曰宦族

久當圮宜蘄為傳逺計未幾正獻宅火留

城南遂各盡晝夜濬源鈎思探索幽隠以

黜陳辭為己任考閩蜀東浙永嘉湖南江

西之儒先合其異同不在於貴耳雜書𥫄

訛輯言行者尊之吾與子所當辨更二十

年各宦游四方君以憂窘困躓酒酣語豪

卒不少貶折詩筆益温雅簡絜察其學猶

以昔所言自任桷繇集賢罷歸徃拜焉病

且瘠不能起忽手書曰夜夢游南嶽署已

判官遂釋之曰南正火也火為離為文明

宜司以瑞太平今

天子興文禄弗及其在乎子孫未旬日下

世夫子作春秋譏世卿史非世官不能兩

家子孫凡五為史官獨君不及用誠可憾

曽祖妣邊氏秦國夫人祖妣趙氏衛國夫

人妣趙氏封孺人子四曰霆曰杲曰銳曰

奫孫一人有文集若千卷𦵏在正肅塋十

步邇迺表于墓曰桷備史屬號冣久見秉

筆者罔再傳獨東平王公其子文且賢纂

脩有能名嗚呼吾宗免矣夫君不得預為

可吁厥子若孫永紹圖至治二年嵗次壬

戌族姪具官桷表

   真㝎安敬仲墓表

嗚呼金蹂宋踰南兩帝並立廢道德性命

之說以辯愽長雄為詞章發揚稱述率皆

誕漫叢雜理偏而氣豪南北崇尚幾何所

分别當是時伊洛之學傳南劒至乾道淳

熙士知尊其說闡明之朱文公統宗㩀會

纎鉅畢備正學始崇又未幾偽學造謗咸

諱其説以售仕于時金將亡各流離自保

烏覩所謂經說哉有明其説者獨江漢趙

氏私相筆録尊聞傳信稍自異流俗

皇元平江南其書稇載以來保㝎劉先生

因䔍志獨行取文公書㑹稡而甄别之其

文精而深其識専以正盖隆平之興使夫

道德同而風俗一承熄續絶不在於目接

耳受而有嗣也劉既死得其傳者曰安君

焉君諱熙字敬仲其學汪洋静邃謂文以

載道辭不勝不足以言理故其言脩以立

於詩章幽而不傷慕貞絜之實將以自任

其道者也道散於異端九流證拾於墜簡

傳者益逺而書幸具在不知而作者則索

於句讀之末㫖意㫁絶踵謬而莫悟君設

對問以辨後作者悔而焚其書左氏浮誕

不合經者悉去之續皇極經世書繇元豐

至大三年考家禮為祠堂以奉四世邑

人化之教人也持敬為本解經必毫縷以

析果知之必驗其所行弟子相從者常百

餘人出入閭巷佩矩帶規知其為君之弟

子其於劉先生也未嘗一見之盖䔍信其

書黙求以通焉者也劉亦知君足以傳道

卒不得見焉君深悲之而於學有佀君無

憾矣君之先太原離石人五丗祖玠仕扵

金曽祖昇不仕祖滔以經童登第金将亡

徙真㝎因居焉戊戌𡻕詞賦入等占儒籍

考松江東宣慰司照磨妣劉氏君少敏悟

諸父咸噐之素多疾嘗避隠封龍山然卒

不得年至大四年五月某日卒年四十有

二娶張氏焦氏子二塈垣女一嫁保㝎等

路鷹坊緫管王沖是𡻕葬藁城縣安仁郷

先塋之側其卒也翰林學士王公思㢘以

書唁其父曰自敬仲死詎安氏不𦍒士林

不幸矣有遺文若干卷既𦵏之十三年門

人蘇天爵述其事狀踵門曰黙齋先生天

爵從學寔有年先生之德之行願表于墓

原使有考桷作而言曰真文忠公德秀與

朱文公同里生不及事焉文公之學真實

紹之侑食于廟于祠無異辭集賢劉公生

愈後闡揚合一劉公功與真公並安君不

得見劉公而道寔有傳盛矣哉舂陵之學

四方為有準矣某年某月某日具官袁桷

   史猷父葬記代其子作

大德丙午九月朔我先君子夀春推官卒

于寢年七十有三越十月丙午葬其地邇

高祖越忠㝎王墓次百步許先夫人郭氏

卒𦵏十五年迺合窆焉嗚呼先君子諱徽

孫字猷父少孤祖母嚴氏躬教SKchar具諷先

訓感悟于時史氏極貴盛夀春癯然整脩

奮棄子弟玩習搜紹淵懿族祖文靖公見

之曰児當以文名吾門稍長試吏為諸暨

主簿從政精覈邑長缺使者㑭治幾一嵗

入辟淮東治田事調揚州司理叅軍帥大

噐重悉以事付甫授夀春帥益取自佐循

承直郎而先君子不復仕三十有三年矣

有詩文若干卷晚讀陶靖節詩語近意逺

視世德脗合深自慕儗平居無愠忤色筆

墨清藝觴至輒就放邵子觀物為詩數十

篇久更困約益以理自得清日危坐道舊

事緩語不絶口鄉黨賴焉嗚呼公旦等五

男子為從伯父從叔父後者曰公玉公謩

次公晝公亘女三已嫁仕族浙西提㸃刑

獄贈少師諱彌正為曽祖紹興監酒贈朝

奉大夫諱實之為祖朝請大夫通判處州

諱顯卿為父將𦵏謹書納諸壙

   張府君墓田記

平章留守亞安公介其掾韓叔亨致命於

袁桷曰吾外大父張府君世燕大姓貞祐

來兵革相尋獨府君逃難脫死每言避兵

本末輒吁歎涕泗且曰吾譜諜亡缺使果

得仕吾安能為祖父榮顯耶繇是益治生

自裕強之仕弗願也至元十五年三月某

日卒年六十有七外大母劉氏次黄氏俱

無子一女劉出也嫁我先公中奉大夫湖

南宣慰使後以䘏典贈金紫光禄大夫大

司徒梁國公而吾母亦得封為梁國太夫

人府君之塋在大興路大興縣宜泉里嵗

時率外孫奠薦于塋下封植崇謹顧瞻咨

嗟推其所自出其接于見聞者誠莫有怠

也更數十年則曰禮有隆殺焉推服盡之

義至於異姓則必曰先王制禮不可過也

夫禮繇情生使張氏有後焉誠不敢越吾

懼其塋域之蕪没詔于曽𤣥將有以謹諸

為我記之桷聞諸春秋㑹盟稱辭甥舅之

國雖數十世猶徼福於先君敦叙之義盖

可考也掩骼埋胔先王之令典留守公之

用心合於禮者之為也凱風寒泉藹然見

於悽愴情之至也然則凡為子孫者寧不

守其家訓也哉府君諱祥字瑞之壻梁公

諱某外孫長即榮禄大夫平章政事大都

留守領少府監行工部事佩金虎符武衛

親軍都指揮使兼大都屯田事次某承務

郎太府監左蔵庫使次某奉議大夫太僕

寺丞外曽孫凡若干人延祐四年九月某

日具官桷記

   田氏先塋誌

太僕田茂實君秀與桷交 京師相好也

大德乙已三月某日其先君子諱某年六

十有五卒于河南君秀墨色蓬首哀不絶

道兼晝夜行歸治其喪將窆于大塋卜以

不吉告越二年始得吉于邙山之白李莊

迺徙武畧君與夫人齊氏合𦵏以諱某君

至大戊申君秀奉家譜言曰嗚呼先君

子德豐而養薄孤之罪也田氏世居豐州

有試金武舉科為環州司候者諱青金徙

汴拜武略將軍緫戎千夫屯鄧州鄧歸

有元改為襄樊屯田官豐州墓夷徙始占

籍于洛陽武畧吾大父也先君子嘗言金

將亡城郭蟻潰四出馬塵南驅躪藉争死

枯骼野燐千里一色豐州為路衝荒墟敗

礫白日無人行聲自吾少年聞祖父言每

震掉不自已今汝生盛明時重和累休振

纓清朝吾老於斯土蓺于田漁于河㴠煦

濡嚌食安閟華没齒誠樂也仕何慕焉茂

實泣受其言而書之敢以為邙山之塋誌

請桷曰噫夫邙山古之幽宅也穹隆袤廣

可以數度自秦漢而降錮其封崇極于夸

貴俠侈之士不知其幾後今變更高者為

雲煙下者為水泉而慎終送死日相尋於

此山愈完而愈新者何也夫貴以日計德

以世計德足而貴不至者命也恃貴而忘

德貴將耻之今君秀官于朝將貴矣念先

君子之言警其宴安彌以自勵吾知田氏

之墓滃然而豐茸必戒必護衍其子孫益

守孝謹雖千百年無變而始田氏之譜者

由武畧愈逺而愈可考者由太僕其尚勉

之㢤母夫人高氏慈儉有家則君秀今為

奉直大夫太僕院判第二德畯丗英𦵏以

某月某日𡊮桷誌

   高夫人葬記代作

嗚呼我先考至元甲申嵗七月十有三日

不禄昉時年二十有一平居嘗言吾宗丗

居遼陽始祖當金時以征遼功封太師有

子十人皆拜節度使金亡太師子悉散軼

獨曾祖岢嵐州節度紹其宗是生大父諱

植為洺州防禦使妣大氏夫人洛州生近

侍局副使諱世榮副使卒吾時年八嵗妣

王氏夫人寓殯于陜因家焉夫人鞠撫之

迄見其成人初娶郭氏前元帥左監軍巨

濟之女後來大名經厯孫用之無子察吾

氣宇非凡近遂以汝母歸于我因㝎居大

名而自洺州而下藁殯于陜者皆𦵏于元

城縣之令公鄉焉先考諱昂字沖霄繇轉

運幕職拜朝城武陟縣尉能以慈惠撫其

民盜不敢犯後謝病退居樹德自秘重享

年五十有九以終昉初掾集賢由院上中

書自中書累遷為左司郎中出為潭州路

緫管太夫人視聴明徹緫覈靡宻昉盡服

王事一不使亂其志意未幾入為中政院

同知拜中書省參知政事尚書省立後除

江浙省參知政事至大四年 詔官二品

得贈二代繇是副使得追贈嘉議大夫大

名路緫管兼府尹上輕車都尉王夫人追

封渤海郡夫人先考贈中奉大夫參知政

事護軍渤海郡公夫人封渤海郡太夫人

皇慶癸丑昉陞資善大夫為江浙行中書

省左丞太夫人年益高屢疏終養延祐元

年春復召為中書省參知政事奉夫人將

北歸使者屢趣就道又未幾改拜集賢學

士商議中書省事迺不敢辭遂侍夫人來

京師是嵗十月十日以疾終于正寢享年

七十有九嗚呼昉不孝先公亡恙時不能

以禄為一日之養幸得奉先夫人以自慰

垂三十年不自殞滅禍罹慈親攀號訴慕

實無所容罪將以是年十有一月某日𦵏

于先塋日薄未得謁銘于當代謹志其梗

槩納諸壙男一昉女五人長適梁從晦大

名等䖏管民提舉次適李允中萬盈屯丞

二人蚤卒次適李好義承務郎齊河縣尹

孫男三人筠孫夀孫和尚孫女一人孤子

昉泣血謹誌

   趙令人𦵏記代作

嗚呼SKchar孫大父為郎時先子樂清尹始試

吏部静秀専恪鄞史氏號相家刑部再世

國子生執禮秉度不以官簿矜許先夫人

侍永陽王族屬崇近莫敢議昏對永陽尊

刑部愛樂清遂以歸乃受封令人而始嬪

焉夫人姓趙氏諱孟柔曽祖師意追爵於

吳謚宣獻祖希邐掌宗正食于㑹稽夫人

沖黙謹視聴儀範不出屏閤相先子以和

撫子若女無二意距先子𦵏始一紀夫人

以殁殁時年五十有四嗚呼養不能盡哀

未知稱乃大德丙午合封于樂清之兆而

先夫人之亡適終喪矣痛徹于天彚事徴

德將不懈有俟永陽諱與䒩夫人為長女

刑部諱能之夫人為冢婦先子諱普卿宰

孫為孤子女一嫁趙孟貫是嵗十月甲辰

𦵏謹濡血為之記




清容居士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