淸容居士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卷第二十八 淸容居士集 卷第二十九
元 袁桷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

清容居士集卷第二十九

 墓誌銘

   浦經㦄墓誌銘

大徳丙午桷與吳郡浦源如淵同佐史局

史局緫翰林職清簡屬筆將既輒羣坐臧

否今古如淵呐不出口一日正襟瞪目援

酌是否纚纚數百語經史綜錯湥切治道

且曰吾家君重然諾慷慨子歸且往見是

𡻕還呉始納謁焉見其設席尋丈車屨沓

戸限茗絶觴舉輒口數州郡靡敝事傾耳

㸃首皆僑寓達官竒其言將引以為他日

助未幾授漕運府知事朝貴人俾乘驛来

京師昌言漕計十數事不便朝從其言即

陞為經厯壬子嵗桷留吳㝡久遂益得奉

議論痛言田税民役上下交困乏將繕治

其説於素所傾宻者于時以婉語止之曰

害不什一除㫄出苛擾殆將重病之君立

悟乃止後授黄州録事判官延祐乙丣君

年六十一矣嘗謂知已多行事少平時措

念挺挺可表著迄莫能自見一有委使排

根抉蠧將欣然盡瘁方受檄推考而卒以

疾至大故實四月庚午也嗚呼成周以三

物教萬民降于司馬遷憤世嫉邪獨致意

任俠君周於事物激不近刻任重致逺出

戸而日昃噫幸歟其不幸歟浦為吳郡著

姓君諱椿字  世家崑山州曽大父某

大父某植德潛閟父某貧而好施君少試

吏以曲直視事不肎有高下簡易紇城府

解排糺徽磊落輒自許壯嵗耻同凢輩始

辟漕運府史熟其利害府薦于 朝為照

磨三遷為府經㦄晚授黄州而志意莫遂

詎命也夫娶陳氏男五長源以編脩官授

承事郎常熟州判官次厚與陳夫人先七

嵗卒次湜浩津女嫁同里嚴震孫男五孫

女二六月乙酉葬長洲縣陳墪之原銘曰

璞隠于荆彼士泣之𩦸伏于車曷予縶之

成者匪天為者匪人不成不為其風肫肫

聿昌其始有子文偉高丘永安是謂受祉

   司天管句焦君墓誌銘

長安焦氏世逺軼莫究宗譜有諱紹先者

金汰武時始著進士籍生子繼祖爲河南

招討使招討生餘慶第詞賦科仕至中順

大夫雲陽縣令金將亡國勢蹙僨日挈都

南徙達官重族棄播不自保雲陽號儒家

乃讀建除候占䓁書察便利生死法爲隠

避計死未幾有子曰永字某益究術自秘

天兵下陜率里閈孥属二百九人道金洋

入蜀門蜀附㝎悉完聚歸後家岐陽遂以

術顯靈臺因官焉至元庚辰靈臺卒年六

十有八男二榮陜西四川陰陽提舉顯廣

元路歸興倉使女一適輔某孫男四澤臨

洮府税務大使溉將仕郎同知益良州事

渥岳州路陰陽教授沇延安路陰陽教授

其葬在咸寧縣龍首鄉南岡合配胡氏祔

大德丁未孫沇奉集賢宋公所為先塋碑

與靈臺君之事狀謁某京師且曰吾祖不

顯于儒躬遘險艱食蓺保緒晚嵗聚經史

探玩意若有俟性温重無忤色紛難急乏

力盡不瘁諸父兄嶄然自持承芬振華挈

挈自厲匪我祖先德疇克有賴敢以是乞

銘銘曰

起儒維曽逃艱以承魄蔵止止昭爾孫子

俾復其始

   滕縣尉徐君墓誌銘

君諱之綱字漢臣金以詞賦舉進士君為

詞賦大有能名㑹金將亡不得試作賦説

以示學者窮幽闡㣲合金宋體指摘昔人

鉅作嶻然不少讓上論隋唐曲盡幽眇久

而曰是果為學邪益探道理以河南二程

江南朱張胡蔡為根柢窮春秋易二經其

言春秋失始三傳左氏誣為甚常事不書

聖人之㫖也易更三聖麻衣誠偽書夫子

十翼功並日月其言與朱文公合當是時

南北盖未混也意識卓絶尚友於千載其

言論金士疑之宋號以儒立國論亦如君

言其所為書東齋黙志三卷皆經説也通

融賦説三卷舉子學也麟臺雜著七卷其

所為詩文也

皇元畧中原㝎地戊戌嵗始招輯儒士君

以明經選益都于時李璮以諸矦兵分省

君以府學教授佐省事璮喜儒間問攻戰

成敗陰蓄甲士習勞苦君講經曰使民以

時相君不知也璮黙然又曰平王威烈周

之衰也戰國之士知諸侯而不尊周唐世

河北將士尊藩鎮而不知有唐其言簡直

遂黜爲滕州滕縣尉讒者復以默誌羅君

禍後璮果就誅而君亦已下世中綂四年

八月某日也年七十有五配李氏郭氏嗚

呼崎嶇兵塵士悉以童習自守磅礴河漢

横流塞而天源湥非君其誰邪淄川楊公

序其文矣君世家單州後徙濟州祖鐸父

革俱金進士配翟氏子敬至元十三年

明經無禄即世孫天麟十七年亦中明經

次鳯以積勞為益都路臨朐縣尹今承務

郎慶元路總管府經㦄次士龍代州儒學

正曽孫若干人鳯靖共宜官愀然言曰祖

父節行經學先哲推重子嘗為文字官願

誌墓道遂讀其所為書以叙乃為銘銘曰

魯聖絶學蕪榛菅曲説恣臆紛翩翻浮聲

急響曼以繁青紫決拾靡靦顔夫子勇志

開𡨋頑手持寸膠清渾瀾雲陰駮霽白日

還佐鎮陳誼數斥姦拂衣避席彼構讒寥

寥道綂孰異分正轍前趨南北貫厥功茂

著儒碩先遺文傳信銘永刋

   龍興路司獄潘君墓誌銘

元貞元年桷掌吕成公麗澤祠于時夀俊

有數公能言乾道淳熙遺事嘗曰麗澤選

不輕二潘君真名士子繼二潘亦僅僅焉

大潘君吾里人以介直忿世死小潘君弼

良輔䖏之麗水人介亦相近氣邁年盛用

世必得善譽子善識之未㡬良輔来金華


望之魁偉璧立瞪目拱手廣席叅錯未始

出半語稍論古事輒躍然纚屬穿貫握手


曰大潘君死吾與子真交承矣後㳺亰師


授贑州教授見中丞崔公議論剴發相感

動闗絡觧剔不為翕翕附中丞喜聞四方

利病即奏授廣東㢘訪司管句架閣兼照

磨是後余亦入為太史屬臺使者㫄午入


奏事咸言良輔有御史才廣東副元帥囊

橐峒冦稍㢘察即縱冦搖動斂手弗敢問

遂悉發其姦蠲德慶路官逋糧三萬石劾

具幕長不法數事聞于臺立罷之監司欽

察公悉付以事副帥益欝怒誘引亡賴誣

衊會省臺停其職而以君劾罷者復所居

官未幾御史言論劾者罪著不宜復然君

卒以是去江南行臺御史列署薦君宜久

任憲職于時崔公已即世不復任君矣大

德十年復為贑州教授以昔之治廣者為

準闢田築宫訓士嚴整力請于官而復其

皇慶二年授龍興路司獄不卑其職悉

疏宜行者以盡心焉部使者佟公憲府舊

属命治佐劊専利者凢得八百人悉除去

之㑹佟公去官不逞復以他事相詿誤強

訴者引君然君自是抑氣不能食以死嗟

夫士患不得名名與𧩂常角立昧昧後福

善不近名誠有為而言也若是者君幾近

之矣君族祖父曰叔豹曰杞世儒科皆至

二千石曽祖恕樂道不仕大父垕太學進

脩職郎平江府吳江縣丞父應發薦于

鄉文行瑰偉士尊稱之君幼孤母項氏招

師教授俾植立其為文辭浩溔勢盛衝激

巖嶽風止瀾静卒不露飄泊其善養氣者

與所為文號冝山集若干卷讀易管見四

卷詩一卷蔵于家元配何氏子二人曰龍

吉鳯翔女三人長適常鍮次林㝎老徐天

祐再娶陸氏子二人鼎臣衡孫女一人適

林街三娶陳氏女二人尚幼曰昇曰鑑皆

庶生孫男女各四人君卒於延祐 年七

月某日卒年五十有八桷在翰苑時嘗以

君薦于承㫖程公程公曰吾固知之得無

以南士累乎相笑而止至治元年二月承

徴至 京師預考禮部進士策名得林㝎

老後登上第授奉化州同知㝎老踵門拜

且言曰潘君實婦翁先生嘗知之矣將以

今年八月庚申𦵏朱溪祖墓敢以銘請又

言婦翁嘗從先人先人卒㝎老生未周矻

矻撫字終以女妻之由是悲且歎曰師友

道喪久矣是尢冝書銘曰

長紳峩冠日出脂韋莫窒其逢委蛇以嬉

白駒在谷不屑不辱決臆過都孰縶其足

生人匪艱成之實難丸泥障流彼駛者繁

氣直以堅維德之完謂隘不由其名奚傳

   江陵儒學教授岑君墓誌銘

慈溪黄宗卿震之季子叔英彦實甫壻餘

姚岑氏咸言岑氏善擇壻彦實館其家以

詩書授子弟彬彬于于鉤深纂𤣥融液品

節各就條貫掉鞅於詞場者尢宜焉延祐

五年岑君良卿以詩義上禮部第二桷時

爲 殿試讀巻官㝎甲乙七年其弟士貴

貢于鄉桷以至治元年再入集賢預校文

選詞賦工者擢前列暨拆名則士貴也

國朝治㝎踰百年始立科舉江南行省有

三而襄郢東西淮之士亦隸南選三嵗止

七十五人登名上于庭者三黜其二岑氏

取之盛矣哉論德考實必推其前人士

貴懐牒南歸以其先府君之狀来請銘君

諱翔龍字雲起踰弱冠即起家為髙節書

院長調和州敎授又調江陵教授幼警敏

能文辭性慕髙潔以禮自持植廢舉缺㒺

有怠事鄉里稱孝謹事大府能使貴盛者

咸愛重之大德九年卒年四十有五吏部

教官格年踰五十始得入州教授州不滿

三十而接踵嘗數百人十五年始得授且

守缺近三四年逺至七八年故多不能食

禄而陞于路者非耆年則下世矣君以盛

年徧㦄宜涖于民不得年以没前佚後窒

若有憾者未一紀兄子登進士又三年子

亦進士較其得失是則亦奚有憾焉也矣

娶王氏先九年卒子男五文仲朝瑞為伯

父後士貴今授某官季德盛楚材女一適

鄞范某至大元年𦵏於上林鄉召奥之原

古者銘蔵于幽後揭於墓道懼人之弗先

見也禮生於人情弗忍焉耳矣乃表以銘

蒼姬展親岑亭啓封棘陽專居傳漢益隆

矯矯舞陽佐運闡功後興儒碩錮禁以終

㝎籍會稽支居鹽官三相佐唐偉績彌刋

SKchar鳴以詩載車和鑾降宋中㣲其譜實完

蹇𠔃在山不駛不僨卒達于川百折混混

孰導其先孰開其藴肇者不居來者益振

執券獲酬雙璧是陳載考令德其馨絪緼


我銘以昭益勵後人


   河間清鹽使郝君墓誌銘

君諱從字從之霸州信安縣人壯嵗秀整


植聲節與人交不為儉薄意拯其急難里


人推德之至元十三年為河間清鹽使副


後陞正使治弗煩擾而政日以理始君從


弟彬弱SKchar

裕宗後為工部尚書官寖顯從之曰吾郝


氏由大父宛平君多惠政後宜有顯者徴

在尚書吾仕宜已矣會得末疾息心斷家

事調佐寒暑力補治䇿杖閭里如平時踰

二十年嘗謂其子志善曰才能不如古人

擇今世賢公卿如古人者事之斯近之翕

恭取貴艶非進身本也志善從太傅丞相

之子大夫游始為北郊署丞為監察御史

而君與世嗒然益若相遺者焉延祐五年

十月某日卒年七十有一噫士患不知命

逐日希影挈挈然不返若君能知止矣而

其弟叅大政罷歸閉門幾十年亦不出今

拜大司農郝氏之昌殆未易量也考諱德

仁妣李氏宛平縣君諱政以叅政贈資德

大夫尚書右丞追封薊國公諡康靖賈氏

薊國夫人配劉氏女二長適楊居義次適

集賢照磨李忠将以十有二月某日𦵏宛

平君墓左御史来乞銘銘曰

始竒終閟覿徳日温訓言衡門不華以尊

曄曄大椿灌膏培根弗利其身利其後昆

   翰林學士承㫖贈大司徒魯國王

   文肅公墓誌銘

翰林承㫖贈大司徒魯國王文肅公至大

三年六十有六薨京師假𦵏于城東隅至

治元年其孤翰林待制士熙始克奉柩以

某月某日𦵏東平祖塋瓠山之原士熙拜

且泣曰墓上碑則父友翰林學士陳公儼

属比銘之矣今𦵏日薄知吾先公莫若子

幸誌其㦄官行事納諸幽堂桷不敢辭為

之辭曰公諱構字肎堂年弱冠以詞賦入

鄉校賈文正公一見器偉之禮載以歸俾

教授某子遂來京師至元十一年授翰林

國史院編脩官由院中叙遷應奉脩譔陞

侍講進翰林學士訖承㫖佐丞相府為司

直㦄吏部禮部二郎中太常為少卿於臺

外江北淮東道提刑按察使副内治書侍

御史入省叅議中書省事復出守濟南公

之在翰林也辭命詔令多所譔述其㝡傳

于朝者曰

世祖皇帝謚冊追謚

太祖冊

武宗皇后冊於實録預脩

世祖成宗兩皇帝㝎

武宗上尊號親享

太廟儀在太常考輯因革有叙其佐丞相

府剗刮蠧𡚁更始選士丞相齊魯公信從

之為治書時值桑葛擅中書政柄嫉方直

士檄公偕翰林承㫖魯國文貞卜忽木公

覈究燕南錢榖約一月治辦公先事計畫

不以累魯公㑹桑葛誅乃得免其按淮西

不切切近名而吏亦不敢慢事治吏禮二

部無缺緩同列見公署事不復視成牘以

行叅議府六年一時執政聴南士陳利便

搜括田賦時平章政事何公榮祖與公正

色不少讓摧萌折貪卒俾其謀以寢始

天兵平宋詔徴賢能李學士槃同受 㫖

公至杭首言宋三館圖籍太常天章禮器

輿仗儀注當悉輦歸于 朝董趙公文炳

從其言今宋實録正史藏史院由公以完

守濟南寛貧民官逋脩閔子祠復學田觴

詠自娛而訟益以簡承㫖李公謙幼師之

遷應奉卒推以先始受命勤敏通愽一時

鉅公皆屈已期奬後卒與相並史館辟署

亡慮數十人今相躡清要皆門下士其為

文閉閤詠諷落筆纚属不止於王言為尢

長臺閣故事資公始能奉行事兄戸部侍

郎桓如嚴父惇姻睦宗在中書迄不肎私

其親人益伏之同里陳公儼為孔顔孟教

授年幾五十矣入徴拜監察御史未幾為

翰林直學士盖公昔嘗薦之王愷年七十

為編脩官公請于 朝以待制致其事資

㦄循叙銓衡所宜守文字官陞擢詔㫖具

在後為繼者緘口不薦一士視公誠可愧

也公之系由琅琊居東平自八世祖為宋

司農卿守鄆因家焉魯祖瑀登金進士第

官奉訓大夫滄州無棣令妣范氏祖鐸以

公官承㫖贈正奉大夫太常大卿妣杜氏

臨沂郡夫人父公淵贈昭文館大學士資

德大夫妣薛氏瑯琊郡夫人昭文當金亡

時有兄三人𢹂妻孥南徙昭文私自念王

氏大墓盡族以行孰與守下車伏草莽兄

呼其名第不復得後騎迫大慟以去昭文

傭保自活迄全其墓厚德勃興於公見之

矣娶薛氏魯國夫人是生士熙再娶許氏

皆先卒晚嵗得二子士點士然女一嫁薛

晉士熙能文辭有聲將大用於世推薦賢

之功王氏殆未艾也銘曰

德充智周世莫與儔士林之標奬士無方

譽髦珪璋孰阨其遭文鳴盛世金石雜比

厥聲四昭子也允文戰兢紹聞嗚呼乎公

之名益以高

   磁州知州程君墓誌銘

程君諱翔字鵬舉以孝友聞于州里後其

子若弟官江南恂恂愉愉夐然異衣冠常

流於是江南之士族咸取以為則嗟夫世

降俗媮能竭力以養者有矣友于之乖君

師之嚴不能以户化若程君者發於良心

成於身教是宜揭豐碑以昭示薄俗按其

狀曰世家廣平大墓在城西南兵難譜軼

獨記其父名約是生三子長即鵬舉仲曰

翺仕至僉浙東㢘訪司事叔曰翼吉州治

中二季以宦業表著皆君之教君綜家治

生服其勤勞俾弟悉意問學聚書延師靡

宻叢雜一不使亂意弟則曰匪我之能維

吾兄之成其事父承接意指日侍食俟可

否或卻食即不敢食懷甘割鮮斥幼者避

席以立佐治湯液時其寒燠卒能以上夀

終既除喪謹上冡禮脩誠厲行分寸不使

越繩墨鄉閭尊之昭文學士張公孔孫集

賢學士劉公愻曰吾徒不能以卓行薦諸

朝是誠有愧年七十有一卒於元貞二年

正月七日𦵏某鄉娶張氏子四良弼良輔

良佑良佐君疾革呼諸子曰父死異財違

古禮慎遵我訓若君者懿德斯𬾨而復以

嘱其子程氏之澤良未艾也良佑始仕在

中書右司歴叅議府户部宣徽院改授太

常太祝出為鎮江常州推官浙東道宣慰

司都元帥府都事甫解職以選守令授奉

政大夫上都路興州知州孫十人孫女九

人良佑来請銘君弟之子良能松江府横

浦場司丞良士温州路永嘉場監運亦曰

伯父事實將湮佚宜速銘以詔後君以推

恩贈奉政大夫磁州知州驍騎尉追封廣

平縣子張氏追封廣平縣君銘曰

惟民初生其仁肫肫摩盪恣情有戾彛倫

展也磁州執德養淳奉盈臨淵踧踖以遵

陳饌在堂手函脆新候顔以趨厥容孔温

爰用則之施于家人濟濟雁行厥聲四聞

永裕是嗣振于朝紳城南之塋有大維椿

爰勵薄俗表兹堅珉

   榮禄大夫大司徒特進饒國吴公

   饒國夫人舒氏墓誌銘

至大三年

武宗皇帝廣孝錫類以翰林學士中順大

夫致仕吳公克己特授榮禄大夫大司徒

封饒國公妻舒氏饒國夫人夫婦同日受

封其子𤣥徳真人𤣥教嗣師全節歸饒州

安仁縣下馬入里門奉 制書跪堂上二

老人卻立望 闕拜命誠夐軼前古延祐

元年夀八十

仁宗皇帝遵

先帝故事錫上尊文錦以尊顯之表署宅

里榮耀極致人子之崇侈其親者兹亦𬾨

矣𤣥教嗣師實開府大宗師張公留孫之

大弟子延祐六年公與夫人夀八十有五

五月丙辰公薨全節號泣不食得請于

上倍道星馳以歸十有一月某日饒國夫

人相繼即世嗚呼生榮死戚訖同以歸盛

矣哉人子之事其親情至矣而養弗能以

盡養足以盡而禄弗及者千萬焉貴極於

王侯襃追之禮見於墓下則凢通顯之事

親者十無二三焉合唐宋譜胄幾七百年

具慶僅一二見吳氏之德胚胎磅礴是誠

有攸来矣喪禮莫嚴於儒者飾情表行哀

不足而溢於禮者多矣𤣥德力行而兼有

之兹難能也至治二年春全節泣且告曰

將以九月某日合𦵏于崇德鄉山田原願

述我先公先夫人之世系而銘之隧道有

碑翰林學士元公則為之矣古者墓而不

墳蔵銘于幽懼世之久而弗知也視其姓

名有不忍人之心焉後之慮其親者則曰

立於墓人之見之者不忍矣何蔵焉碑於

隧斯敬矣銘於墓斯仁矣謹按番陽吳氏

皆祖番君芮饒公曽祖岳祖夢旂父鑑追

封某官謚文靖妣陳氏追封饒國夫人公

字祥甫卑讓自持不善者避之善者從之

身貴矣禮鄉黨以和視後進煦然以奬誘

觴至益持重戒其子侍

帝左右毋以我耄為往返夫人舒氏諱妙

真世儒族祖某父某公蚤事舅姑盡孝敬

晚嵗主祭享親滌濯遇諱日淚涕滿頤睫

内閫姻黨咸儀則之高堂齊眉人以為福

德具𬾨何憾焉子四詢承事郎誠蚤卒叔

即𤣥德君季全義女二嫁某官孫男五人

善集賢脩譔能文詞孫女若干曽孫男女

九人銘曰

抑抑吳伯植節秉仁毁形以逃克昌𦙍孫

傳國中圯是生番君得其民心徙王策勲

代有顯賢支庶日繁廟食演裔饒惟邇親

執經武夷源同派分是生饒公守謙以文

大盈彌虚黜驕鏡昬厥配氏舒廬江之蕃

相唐始興矢辭派騫椘吳犬牙譜牒是遵

德儀嫓賢象服衯衯訓子以忠不私其門

顯晦偕老死生同根道以易傳德以簡尊

悼哉令宗允顯

皇元

   海陰陳處士墓誌銘

咸淳元二間吾里陳公肖孫以善政事驟

用由大理寺丞知嘉興輔郡未幾兼浙西

提㸃刑獄踰年兼度支郎官人謂且大用

矣會㫄郡山冦起罷歸不數月疾卒喪除

其子暠伯候平章賈某于馬前平章入政

事堂謂宰属曰陳肖孫一㢘可取冝與致

仕恩官其子當上奏餘人勿得為例既授

將仕郎宋社亡不復可仕矣鄉人尊之為

海陰先生先生少嵗力古學不屑事科舉

聚羣經師説商畧讐證下逮㫄聞曲記遺

言懿行譜牒星曆之説皆手抄與梓本書

相竝䔍於信行傾急解難道里寒暑不廢

其學湥湛詳博尊聞傳信懼悟解者汨其

真嘗禁止之非其友不友既友矣必反覆

護衛不使有議之者友或叛去先生泊然

不為言人益服之桷先䖏州府君於朋友

義尢敦叙而先生行事亦相近故交好尢

善厚先府君即世時来城中愛撫彌厚嘗

曰汝父宜有後昔百受欺今詎使一無報

大德五年桷𬾨翰苑属後屢遷先生喜

溢眉睫曰吾所期誠不妄延祐六年二月

得㣲疾作書與常往來戒勿用浮屠事且

命桷誌其墓幸以故人子何敢辭先生字

貴白甫世居奉化之鵁鶄山卒時年七十

有七𦵏某鄉某原妣方氏封安人曽祖聰

謀妣孫氏祖師稷以度支明堂恩贈朝散

郎妣陸氏鄔氏追封安人娶樓氏子二人

紹㢘紹庭孫二人先生仕不逢時學不展

用熙熙然以夀終於後人有徴可無銘以

俟銘曰

駕車康衢佐䕫龍日昃之離命不逢寤言

弗告隠志充畬田瘁耕黍稷豐考覈琬琰

手澤功大椿養齡蔭巃嵸靈璞久閟合鴻

濛是式是佀後當隆

   處士黄仲正甫墓誌銘

嗚呼自聘舉之法疏人得以易售抱德蓺

者羞之後法始宻益不肎自進有薦之人

不盡識或曰彼士奚足取又或曰士若是

者衆使一取之將曳踵以至桷官翰林㝡

久故有若吾黄仲正甫之賢明經博聞卒

不能啓口以告于當路嗚呼今亡矣果使

無傳則誠有罪矣仲正事母孝居家無語

笑聲待弟姪不使有忤意持敬讓以禮宗

姻鄉黨長者洽之幼者慕之其學汪洋暢

整經以載道必考其精㣲幽顯之委折於

史辨疆理氏族制度官名之興廢㫄搜博

徴曲而通確而明故為文辭纚属不能以

窮將臻乎極而始底于用欲以名世者不

在仕進也有司三奉科舉令卒不應試而

嘗以其説授于其徒昔者聖賢憂道不行

於時由列國言之識遇焉斯得矣今天下

一轍達而上者其説具在布衣焉以遺逸

舉進以秩禄恧縮在下不能有為仲正之

不屑者在是儒病通乎古而不知今昔之

在上位顓重名其行事執愎誤後世甚者

竊高爵講説他方以鉤徴召仲正嘗勃然

不喜然竟不假以年則誠可哀也已仲正

諱叔雅父震宗正少卿提舉浙東常平茶

鹽咸淳間號名二千石晚嵗高遯以卒仲

正不仕繼志焉耳矣世居慶元慈溪縣鳴

鶴鄉曽祖世垚祖一鶚贈朝奉郎妣趙氏

配鄭氏司農寺主簿大澤之女子二人正

倫正倩今𦵏韋家奥之原延祐七年五月

二十二日卒年五十有四銘曰

闚觀稱貞舉世顯榮肥遯靡求孰為之升

君𠃔矣恬搴竒潄英求知者天卒韜智名

有年不脩莫究其成我銘孔哀以永厥聲

   将作監主簿蒋公墓誌銘

朝奉大夫将作監主簿蒋公諱曉字堯臣

淳祐七年進士以至元二十四年卒年七

十有一𦵏奉化州長夀鄉邵奥之麓曽祖

楩朝奉郎通判台州贈中奉大夫祖如愚

朝請郎通判隆興府贈太中大夫曽祖妣

張氏楊氏伍氏贈令人祖妣諸葛氏贈安

人贈淑人考嶠文林郎池州貴溪縣丞贈

朝奉大夫妣湯氏贈宜人既𦵏三十有六


年長子景先卒無子次子昭先次其先德

家譜来請曰蔣實望族七世昭穆皆鉅公

著銘罔缺軼我先人在時子以子孫禮見

且承學今子在太史非子銘其誰宜桷不

敢讓銘曰

蔣姓宗姬𠙶亭漢侯居鄞發祥唐季是稠

厥孫評事清浄急施有嗣金紫益振以義

忠肅陳公謫明絶朋俾子允師連桂以登

曰高祖考宰邑孤高相京傳私卒忤以逃

是生台州繼以隆興倅貳有聲再世是繩

詵詵貴池丞邑退卑厥兄諫議職穹聞馳

𢚓弟有孤將授門功公謝弗受迄升南宫

試簿仙居復攝寧海卻妖節浮民靡匱貸

入理京獄直囚不刑揬其隠姦大尹以驚

出邑武進遄易分水嚴盜獗張召公顓治

摩磔羸頑請粟食賑楮帛賦繁直疏罷進

神存正祀學飾新象彼厖者叟祠祝泣想

爰倅于越撫民彌加計臣増輸牘諫戢譁

佐餉既終監舶蒞温香珠翠毳罔游于門

輯為成書以儆墨惽彼相嫉廉改司軌函

白璧𥫄緹卒罹其讒晚佐繕營國步日窘

墼竇食貧絶見喜愠少窺刑書復入詞學

記言博精灑墨清犖譜書庚申文紀甲子

視階郎中澤奏冡嗣嵗行丁亥九月庚戌

飾巾辭終夀七十一厥嬪氏曹箋詩之曽

子曰景先無禄絶承有季昭先守儒俟徴

墓在州南先域接挹集蔵于家厥帙為十

維公儀觀偉古動人前聞後訛指掌剖陳

巍坐若尸不傾不陂彼諂有徒正色以止

耆舊川淪来者荒塞昭銘墓門以作後則



清容居士集巻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