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淸容居士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卷第二十七 淸容居士集 卷第二十八
元 袁桷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九

清容居士集卷第二十八

 墓誌銘

   翰林學士嘉議大夫知

   脩 國史趙公墓誌銘代院長作

大德七年正月辛亥翰林學士趙公晦叔

卒扵官其年十月中書右丞相入對

天子曰趙與𤍟事

世祖皇帝幾二十年事

陛下亦將十年敦確清謹今既死無以歸

骨扵里敢奏以請於是

天子命有司賻緡五千復給舟車傳費俾

其喪歸將行孟實等以狀来請銘復往歲

直翰林公爲待制其叙遷也亦相先後知

公尤詳義不得辭方至元十四年間公以

驛来朝湥衣幅巾見

世祖于上京冰澄玉瑩詞氣整朗言宋亾

根本所在親切感動

世祖傾屬自是入翰林爲待制爲直學士

累遷爲真學士公之爲侍講也言江南箕

斂急督移括大姓宋世丘壟暴露皆大臣

擅易書詔明㫖又言庚戌嵗大霧蔽塞正

月甲辰虎来西城其徴為下臣執權簸政

言雖不行而公閉門待罪後司徒公俾同

列諭意始復入署公毎視職清望近思欲

以言議質直理道確近條縷報上故所言

嘗若剴切無隱而

世祖皇帝沉幾先物神量莫測SKchar為公懼

至平章政事不灰木公為公奏私負嵗積

皇帝曰得非指故臣為虎者宜官酬其逋

别給廩粟布帛以養由是始知君臣相與

脗合明著如是曽祖伯洙宋朝議大夫知

南外宗正事祖師雍宋朝議大夫直寶章

閣考希聖宋宣教郎史館校勘髙祖宗正

某南遷時丞台州黄巖因家焉伯祖師淵

與朱攵公纂次通鑑綱目凢例㣲言奥語

耳受身履故公所行尤近嘗與許公仲平

論伊洛閫域首言力行致知清簡惟高沉

黙自秘皆東南極𡚁攵以顯道捨是無以

議許公湥然之至觀公待人愛士恩禮周

洽不為疏數翕訿其持家簡泊無復商榷

計慮非湥知道者不能也天性孝友自宗

正而下四世力請于朝而復其役贖姻黨

男女為奴而不能歸者凢十有一人始登

宋辛未進士第為鄂州教授由鄂来亰師

迄為翰林學士知制誥同脩國史積官至

嘉議大夫年六十有二其𠩄成就不為甚

過而公以榮祿豐遇為可愧不獲老田里

為可恨噫公之心如是而已矣初娶夫人

舒氏不一𡻕卒歸橐中𧚌(“爿”換為“丬”)于婦翁不取

夫人史氏三男子孟實以公為侍講時特

官為承事郎同知瑞安州事孟賚温州路

蒙古學教授孟貫將以䕃入官以某年某

月某日歸葬于黃巖塔山之原復嘗讀大

雅文王之詩曰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

既命侯于周服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

膚敏祼將于京以知文王之德之盛商士

之恪謹温遜䔍承天心維我

世祖明德造邦式混區夏内外小大共為

帝臣而公陟降左右承賚接錫終始若一

至於不幸而死今

天子復申命而寵綏之則公死猶無死也

是冝銘銘曰

禄不斂贏謀不課利我以其拙彼以其智

衣敝策駑内澡玉雪誦聲清泠鏗出金鐵

謇謇九關壬人殞魂維帝有訓四方于聞

之身云亾之德不爽丘環麓茂一息以徃

繄畀之豐維時之通尚詔後人以封以崇

   奉訓大夫昌平䓁䖏屯田總管贈

   亞中大夫永平路總管輕車都尉

   宣寧郡侯劉公墓誌銘

太祖皇帝沉幾整武蹙金踰南乃肇㝎中

原物土萌蘖横出迭變莫能稱 上意將

草芟而獸蒐之久而曰噫吾赤子也始料

其民俾執蓺丕作故家大姓争占籍自詣

遂得脱鋒鏑野處以居飭材辨器咸精其

能而人益效用國以富強猗歟盛哉故昌

平屯田總管劉侯之祖仁時為金軍器局

副使治于汴至是率其屬徙北以行副使

之考秉攵家河南世儒族讀書通大義審

金將亡兩河大饑家故饒傾所積以食餓

者或曰嵗荐饑宜善蓄以俟府君曰國迫

民流旦夕當走守榖可乎守子孫可乎後

副使由燕居宣德奉府君以養終𦵏于宣

德為祖域首焉副使隨軍而北也諸匠官

所領道亾過半獨副使整部伍工作皆完

繕帥大人奇勉之曰吾當入白上擢以羙

官卒俾見

太宗皇帝授諸路人匠提舉後陞緫管以

終其配馬氏故涿郡馬令公之女孫男三

人長伯英雲州判官季伯豪安平縣尹仲

即昌平君諱伯傑字巨卿習土俗騎射尤

善諸部語言初從其父至大興見尹郭汝

梅郭以能理知名善鑒識一見即命佐

麾下使候賓館使者鞭帽駢集指畫不可

辨能悉其語意周折省約使各慰謝以去

尹益取自近壬子春

憲宗獵漷州桺林尹日扈從治供頓一日

上問尹近郊嵗入州戸籍多寡尹愕謝莫

對輒從㫄具對甚習 上喜顧侍臣曰是

人宜為官官寧有不能㑹供應官忤㫖受

誅乃授警巡院判官即不避署事先白所

司言京師號賈區奇貨善物可立致官減

其直嵗盡且不與雖百置市令無益卒如

所白而官取需始輯秩滿府咸曰捨劉君

孰使遷本院副使再遷院使厯院四曰大

興宛平易縣樂陵循撫慰煦倉卒泛索不

假氣色卒不使煩擾事益以理古言京師

號難治若内縣得一善滿輒蹈足以去君

所為官凢七遷皆畿赤繁職使忤貴近一

斥不復上驅民迎合將促數苛擾曷得更

取迭用以自顯若是則其治狀可無愧矣

其治樂陵也鷹房數百人從㫄縣来糗肉

滿馬尾意樂陵可稱意讀令諭之召其首

曰使果犯誠不貰汝卒避去推樂陵所為

政其治它縣與府院盖可知也後為昌平

路屯田總管積官至奉訓大夫卒以至元

二十三年四月某日年六十有五其葬在

大興縣招賢鄉烽臺村之原男六安易縣

尉蚤世弼監太倉支納致事

裕宗皇帝年勞補官積遷中大夫建康路

總管府事佐承務郎同知湥州事敏從仕

郎湥州判官敬承事郎藏珍庫使女三長

適幽州賀進次適承務郎尚舎監丞蕭某

次適嵩州判官田從義孫男九可大將仕

郎同知馬籠州事可久蚤世可浩崇祥院

尚印可任㓜事 東宫進義校尉行篋司

藥局副使可復可真國子生餘尚幼孫女

五長適安平王某次適幽州郭炫保㝎于

傑幽州朱棟蔚州宋某延祐中贈典行致

官三品得贈二代始追封亞中大夫永平

路總管輕車都尉宣寧郡侯夫人宋氏宣

寧郡夫人而祖父亦贈中順大夫宣德府

知府驍騎尉宣寧郡伯配某氏宣寧郡君

桷往與太常博士楊君宗瑞游過其塾見

劉氏諸孫齊襟受經雍穆有度而建康公

禮法自持未老倦游肅然以門戸訓勉今

觀博士行述儒素之積實由河南来禮不

忘其本遭時熙明將於是乎振遂不讓而

為銘銘曰

巍巍

元后成𤣥功鋋戈誕指中州從麏驚鼠竄

耄與童土金石木獸草工各飭攸職程作

供徙彼儒族漸勁雄敹甲奉貢朝紫宫語

言清琅纊耳聰指掌代對剖臆胸天府赤

縣更選庸貴瘖獷伏氓顒顒游刃不缺至

理通大椿靈根壤墳豐美蔭蔽芾宏閥崇

鑱銘堅珉德彌隆

   將仕佐郎信州路儒學教授陳君

   墓誌銘

大德丁未余供奉翰林與廣信陳志仲游

粹然以容慎宻不妄言間語昔時祖子孫

家慶故事志仲莞爾言曰吾大父廸㓛君

大母程夫人罹兵難時年七十餘我嚴君

衛鄉保入侍二老人嬉戲盥饋奉禮如昔

廸㓛君年愈髙别築華山梅堂以奉益不

復知有世事于時諸孫實五世矣迪㓛君

號南隐翁翁終時年九十有四方南隐翁

無恙時諸父皆逝唯吾老人力整門戸訓

兄弟子後以儒術興者凢若干人𦍒為我

記華山焉己酉𡻕秩滿南歸余師剡源戴

先生教授信州亦還言廣信多郡博士獨

陳博士温譲材智䔍素慎行為第一方有

司急庸調徴儒生幾二千人能力言而盡

復其役汝官京師有名敏學字志仲者其

子也與之游乎未幾志仲以信州教授致

仕命歸榮其親後為宫師府司經典籍稍

遷太常留錢塘遇之則又曰吾親年七十

時嘗為書授敏學曰年至而仕非古也壯

者必仕仕不求禄養吾視大父年不敢跂

幸氣血康完若二兄恂恂善持家勉若以

仕勿懼也皇慶癸丑余復入史館志仲則

以太常舉將為博士冬十有一月訃至凢

所與游者皆入弔越三日凶服踵門泣不

能言以國子博士虞集之狀授桷㑭為銘

君諱萬里字德甫弋陽縣人幼善屬文長

從工部侍郎韓公禾學詞章起居郎徐公

直方受理學謝公枋得張公卿弼植志節

咸淳癸酉薦于鄉後起家廣信書院大修

燕居堂面帶湖立諸生論古今成敗道理

遺言㣲㫖文質益損皆口授手畫諸生不

忍去請于官留帶湖凢十年南隱翁卒學

者咸㑹葬焉雅性寛厚善清言與人交久

而彌䔍歉嵗疾札發粟施藥以全活家多

書讐證成善本謂諸子孫天佚吾老吾遺

爾書守儒為凖守身為本餘何言哉壯嵗

慨然慕詞學故於章啓語尤精噫方宋攵

治時立博學宏詞科番陽三洪公周攵忠

公迄致清顯至吕成公真攵忠公闡正學

彌貴重真傳諸徐鳯徐鳯傳諸尚書王公

應麟公曰中是科者實有命晚嵗問難無

以承諸生徒自辱爾桷聞是語愧汗累日

今幸與志仲交意謂從廣信山中論竟斯

道今不可得矣屬纊之日戒勿用浮屠事

實以九月某日卒得年七十有六以某月

某日將葬于永年鄉之吉田曽祖謙道祖

應隆考文光即廸功君也長子誼次天𩦸

皆為郡學官先娶程氏出次敏學將仕郎

太常太祝今方氏出女三長適方晟次徐

某次方天祐孫男七人長師中第五孫弘

為大都路儒學録孫女五人曽孫女二人

桷嘗謂士患不得名巖居谷隱一時推可

多任俠尚輕重若先生者休然養名平進

安時鄉閭化之郡縣企之孫曽承之殁有

餘德古所謂鄉先生者陳氏之門見之矣

是宜為銘銘曰

日劬其躬以濬其逢不逢樂天脩齡以終

帶湖之徒来㑹幽宫彼冽者泉樹之青松

而子而孫慎其延𢎞式昭墓門百祀弗窮

   陳士直墓誌銘

咸淳三年浙西提㸃刑獄戸部陳公卒大

臣以公清直挺著特官其子暠伯是曰貴

白甫有子命名長曰紹㢘季曰紹庭㢘言

清庭言直也壬午嵗余過奉化入其里居

拜戸部夫人于堂下退揖貴白甫于賓次

識二子焉其季紺頂斑襦眉目刻成燁然

碧光流几席稍長羣諸生誦聲琅圓端黙

絶外嗜又十年貴白甫居徙江滸復入城

僑館則季已加冠字曰士直神益完貌益

整肅客侍立無倚怠退具醪茗動中周折

不復俟指頋間從士直坐書室鉛黄森錯

卷帙整束受業退暇琴清筆潤花竹手植

如幢列人咸曰誠有子桷則曰是宜夀且

傳噫世胄彫薾夸者馳侈靡卑者淪頽仆

幼儀雅言耳目不相接垂三十年脱有能

自樹植皆野人窶子椎魯不入繩墨獨士

直以故家兒接受薰熟而貴白甫身教簡

易故人皆愛士直静且和足以蔚其宗余

亦愛士直將挈而充之使益有令聞大德

丁未余官禁林有言士直遵海東游京師

遲之不復至已酉歸里貴白甫泣且言曰

吾紹庭甫壯以九月某日亡矣其死也遺

筆叙訣無怛語獨屬兄置後以慰父母明

年春兄果得男曰鑄配汪氏遂育以成其

言𦵏地在宅西嶼山以辛亥十有二月某

⿱穴之俾桷銘謹按官譜曽祖諱某宣義郎

致仕贈朝散郎祖諱肖孫朝奉大夫戸部

郎中浙西提㸃刑獄嗟夫世患不能持身

既壯且脩振衣康莊御轡逺騁其進莫可

止輪揉軛敗䘚歸于命貴白甫秉德師古

迄逢不淑莫紓其悲以貌期稱余復失之

天乎是果不可知也庸銘以慰而翁銘曰

有燁者珠復沉于淵云誰尸之蒼蒼維天

雲乗嶼山兆食歸復詔而兄子以衍以續

   戴先生墓誌銘

先生諱表元字帥初一字曽伯世為慶元

奉化州人七嵗學古詩文多竒語年十三

即加冠入鄉校從里師習詞賦輒棄不肎

學諸父強之乃游臨安于時新㝎方尚書

逢辰廬陵劉博士辰翁以論䇿表厲進士

得先生程文大竒之咸淳已已入太學改

嵗以三舎法升内舎生又踰年辛未試禮

部第十人登進士乙科授建康府教授越

乙亥嵗由建康歸遷臨安府教授行戸部

掌故皆不就積階至文林郎大德甲辰

生年六十一矣㑹執政薦于朝起家拜信

州教授秩滿授婺州以疾辭至大庚戌

月卒享年六十有七先生在建康時先處

州通守是邦朝夕互還往先生眉目炯聳

慷慨自奮欲以言語筆札為己任嘗曰科

取士𡚁不復可改幸得仕矣宜濯然自

異斯可也後二年失仕歸剡遂俾桷事先

生始盡棄聲律文字力言後宋百五十餘

年理學興而文蓺絶永嘉之學志非不勤

也挈之而不至其失也萎江西諸賢力肆

于辭斷章近語雜然陳列體益新而變日

多故言浩漫者蕩而倨極援證者廣而纇

俳諧之詞獲絶于近世而一切直致棄壞

繩墨棼爛不可舉文不在兹其何以垂後

先生湥憫焉方是時禮部尚書王公應麟

天台舒公岳祥師表一代先生獨執子弟

禮寸聞隻語悉囿以為文其文清湥整雅

蓄而始發間事摹畫而隅角不露施於人

者多尢自秘重不妄許與晚嵗翰林集賢

脩撰博士二職薦論而先生不可復出

矣維先子與先生緫角相厚善暨先生登

進士年盛氣邁故舊貶抑者不敢自進先

子正色相輔復以不肖孤托于先生誘之

迪之獲不失其身往嵗解官南歸於是先

子捐館踰一紀矣先生始愴然曰先公之

德幸勿墜嗚呼朋友道喪久矣過時而哀

桷實何敢㤀自昔孔門首分四科㦄代之

士率不能兼有尊德行者後文學世甞病

焉先生為文尢多扵忠厚孝悌之語後之

纂言者其必有𠩄考夫文以蘄逺果能逺

矣而近者五六十年SKchar止百餘年其不𦍒

者又皆為水火燬没亡紀使誠盡傳也則

世有能名者不一二數然視今世焯焯𠩄

傳又皆無是事噫傳與朽始固不論也曽

祖辛妣劉氏祖汝明妣鄭氏考灝妣王氏

世多儒科伯祖𤇍端平初爲宗學諭䔍厚

為時輩所尊先生詩文若干卷疾革猶手

加繕㝎以所居鄉名曰剡源集治窆張村

𦵏以至大元年三月某日娶陸氏子男四

初陽次紀後庚幼儒女四壻曰陸孟孫孫

肖翁徐公説袁庚孫孫男女八始先生兩

授徒于鄞于宣于杭其徒散處莫㑹初陽

等謂從學㝡久而知吾父者冝莫如桷遂

俾誌其墓乃泣對不敢辭銘曰

桓桓戴系立氏以謚信都九江集禮秉衛

在漢國鈞守正忠毅别籍于剡貞德彌勵

琅然孤桐不諂其逢浩歸衡門邈焉冥鴻

二季重輝續其高風箋經暢隱雅言舂容

厥壤犬牙㫄邑是著方門之支本茂葉附

展世斯恭宗黌攸輔詵詵餘慶聿踵先武

振聲鋪華先生是承有燁者光不竦不凌

在泮峩冠掩耳以行曲裾長襜祇繋其亨

千塗競譌一轍交走正歧前驅白首莫疚

發其粹精如瘖脱口如轡在手如藥在肘

屢躓于艱秉禮益間有泉潺潺有佩珊珊

駕言東游曰知者天卒昌其文以終丘樊

張原之柏先生手植彼高為南彼鬱者北

告而嗣子以順以則昭銘墓門過者必式

   周隱君墓誌銘

先王盛時以三物教民六行之不脩則設

刑以糾之是六者切於人道之日用故嚴

以為之防其理然也降於戰國彛倫益斁

孝友著於列傳擁強貲持短長縱恣郡國

作史者復傳其事豈誠有激於世乎納粟

之令行虚文益張實不見於鄉黨執筆以

揚人之美不偽則佞吁可懼也矣廬陵曽

君巽申與桷同在翰林狀其姻家周隱君

之行曰君諱天錫字極翁吉安路安福州

人曽大父大成大父宗元平實自持以累

舉恩授迪功郎臨江軍新喻縣丞兄九鼎

䔍信行嵗饑能損粟直以售遇朋友急厄

傾貲解援裕如也牟内翰林領史事將薦

以自近後不果文丞相信公靳許可扁其

齋居曰信太學博士劉君辰翁實銘之是

生隱君嘗以詞賦上轉運所江丞相讀其

文奇之事親盡孝侍疾治喪悉如禮以遵

父志其待於族姻洽於鄉鄰者彌有廣焉

性不事表襮勸之仕謝曰吾求全吾初遂

因以自號至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年五十

有二以卒娶蕭氏男長孺將仕郎征東等

䖏儒學提舉孫男三福祺禎孫女四延祐

五年四月甲辰𦵏柏溪之横原讀其狀則

知夫厚德之延非一世繼志紹聞久而彌

光泉蹇於山木生於地磅礴欝積有自來

矣君之逺祖廣為南唐節度押衙積憲衘

為御史階金紫唐廣明以來有是官曽君

平居語不妄孫禎曽壻也曽之先君監察

御史縣桂陽時為湖南主文實拔君為首

選事可證若是銘曰

有錦絅之有玉匵之蓄𠔃續之是用榖之

廬陵之原豐碑秩秩昭其幽光詞不以溢

   楊府君墓誌銘

江南官簿大家運綂合一諸墜牒散流降

不復可考或者謂聲聞詭激德不稱名馴

致是理味其語淵乎有㫖哉箕疇叙五福

首次以富終之以考終命而禄位弗叙若

是則尸禄位者私善惡喜怒鉤名挈譽幸

終其身其禍可勝道哉至治元年余校文

南宫得一士曰張純仁廣信人也調鄞縣

丞鄞為余里會謁告歸純仁踵門以其舅

氏之狀請銘其 氏為武夷楊氏楊由侍

讀學士徽之翰林學士億顯後有徙信之

弋陽今為弋陽人其曽祖諱崧祖元龍考

汝翼妣三世曰李氏程氏江氏考能詩有

集曰醉吟李君明通叙之君名謙之字謙

叔嘗監麻沙鎮後不復仕其所從師曰謝

公君直純仁之祖教授君某其事親有誣

其考以重罪君緫角詣庭直其寃其居室

銖黍充剏使善裕其施于鄉損粟直以濟

饑買田以助縣庠其宅南有重巖水石君

能専美獨樂之其娶熊氏閫助迄成其家

子三長昭德次拱辰先卒季進德孫男九

孫女六曽孫一其生在寶祐丙辰卒以泰

㝎元年正月某日年六十有九其𦵏在武

石山噫所謂五福斯𬾨者歟其自號曰謙

山名字與號若不相捨兹其為延永也大

矣是宜銘銘曰

世以禄夸我弗企之積小以高莫或躓之

峩峩長松美蔭日疏迄樂其全弗僣弗踰

武石之山固爾體魄爰廣墓門過者是式

   劉隱君墓誌銘

五經之學由宋諸儒先緝續綂緒詩首蘇

轍成鄭樵易首王洙東萊吕祖謙氏後始

㝎十二篇胡宏氏辨周官余廷椿乃漸次

第書有古文今文陳振孫掇拾援㩀確然

明白言傳心者猶依違不敢置論至天台

劉君正仲諱莊孫始憤然曰吾不能接響

相附和尊聞紹言各為論著不没其實而

先儒之傳益顯所為書曰易志一十卷詩

傳音㫖補二十卷書傳上下篇二十卷周

官集傳二十卷春秋本義二十卷其論春

秋為魯史之舊是則發揚先儒之遺㫖喜

著書能以詞藻達幽隱復為論語章㫖老

子發㣲楚辭補註音釋湥衣考而其所為

詩文曰芳潤藁凢五十卷和陶詩一巻噫

多矣哉學患不愽愽矣其必不能有以精

也士生于今㑹衆以合一由谷而之川川

以達于海盖其書具在獵英聚珍朝成夕

上敏而求之者良不以為艱是則於劉君

見之君少學古文湛湥隠伏不見其涯涘

落筆數百語詩工次和愈作愈平順而幽

愁感歎思其平昔狀其羇窘鑒燭清澈物

莫有逃遁者性嗜酒不解治生業幼侍其

父府君昇自為師弟子從閬風舒先生岳

祥游唱和不輟空林絶嶂目接耳受一寓

於諷詠晚嵗先會稽郡公延入塾教諸甥

桷相與論經㫖徃復不避輩行盖君䔍信

周官而不鄙毎置議君亦不以為忤在太

學五年不善為同輩文字不獲釋褐今其

所為書先師尚書王公總而叙之大德六

年十二月某日卒年六十有九娶王氏後

七年卒子三長主一早夭次存翁學翁女

一適董可傳𦵏于士奥之龜峯劉為寧海

儒族八世祖世充為吳越王錢氏板授官

閬風里有二劉曰和叔曰允叔於君為曽

叔祖有文名不大光顯至君父子亦若是

今遺書具在詎果無傳也邪曽祖某祖某

妣某氏其子存翁嘗請銘以久官翰林不

克為至是二十有四年矣今復有請愀然

謝曰隠君振華續光將大有傳耆舊澌盡

桷敢不自勵銘曰

探㣲證墜前哲功後學剽𥫄誣顓蒙偉哉

卓識合異同輪囷卷帙浩不窮冥𢯱𤣥象

歌渢渢㺯筆為戲箋魚蟲辟雍三黜命莫

逢紀述有在蓄極通墓門永揭昭儒宗

   曹士𢎞墓誌銘

襃貶論春秋解經者失之作史者祖之則

益失其㫖矣宋祚㦄三百餘年經國之綱

領治迹之盛衰實書以示後其義自見深

文巧避多出其子孫而為國諱者掩而益

SKchar𥫄不決何以傳信吾友曹士𢎞甫深

憂之蒐摭遺逸不瞽於昔時之議論自成

一家其貫穿出入年經月緯誅其私心附

以㫄證莫能逃遁桷往嵗亦嘗以是自任

故書燬廢不復敢因㣲言曰帝在房陵豈

乾侯之例邪外大夫不書卒書卒者其是

邪士弘甫撫掌大以愚言為然甞約吾二

人當必任是事嗚呼士弘甫今往矣以余

之識闇志荒不復能有成矣士弘甫讀書

目過即成誦理財飬兵禮樂刑政之損益

折衷扵古經而以通今𠩄宜行者為之準

其見扵用也不卑扵簿領而志足以展用

取於友也盡其𠩄長覆護以捨短故舉世

一皆以為賢奉親孝事兄以恭訓諸生專

席廣說耳領心會争踵門受業後卒致顯

仕初為郡史燕公公楠為大司農辟以自

近㦄婺州純孝慶元丈亭廣德陳揚村杭

村巡撿後入銓曹復授陳揚村揚村父老

咸曰是嘗攝吾里者矣曹君善撫字今年

饑必賑我我何之君諱毅武惠王裔孫五

世祖某從隆祐太后辟兵過廬陵因家焉

曽祖某祖某父某有詩集六卷祖妣鄒氏

妣羅氏鄒氏以叔父某太學釋褐恩封孺

人所為文若干巻纂言行編曰鉤𤣥凢五

十六卷疾革命諸子曰必返汝祖母故塋

吾魂氣無不之得地即埋我卒以至大三

年四月某日年五十有二子男五人汝霖

今為兩浙轉運司書吏汝舟饒州器資宣

州皆以秀才舉馳以醫業入仕幼桐孫女

一適劉某先卒孫男女七嗚呼人嘗恨位

卑齷齪媚上甚則䇿功利以求進名在罪

籍不自悔王公貴人持與奪生殺身死無

足稱道較士𢎞所負所傳得失為何如也

先師禮部尚書王公應麟為文餞之曰闕

里高第冉有用矛樊遲為右士𢎞為此官

文武同方之道也侍講學士張公伯淳則

曰伯淳官慶元士𢎞在慈谿與之友不敢

吏朱雲也汝霖汝舟皆能世其學泰㝎二

年汝舟以書抵余求銘實不敢辭銘曰

匏也不食我心孔悲聿求王明以䇿以馳

輪囷知聞如山蔟雲纂史闡名不屑於文

緝墜紹緒執筆是紀年不稱德傳世則偉

作銘允哀以詔我同志

   陳縣尉墓誌銘

咸淳閲十禩諸縣獨奉化號多士流出入

太學上南宫亡慮十餘人于時蜚聲秀穎

㫄縣皆斂手避讓一時傳誦習讀謂清選

不嵗月可馴致未幾

皇元合一皆失仕歸里挾䇿授徒踈糲自

給俱不能享中夀子弟不自振飭復歸為

農陳君亦咸淳甲戌進士不自矜襮接幼

待賤謙挹愈加混迹蒿翳不知其為故官

而得年且八十有一有子漢復能以儒自

守其視前數公良夐過矣君諱觀字國秀

嘗調臨安府新城縣尉十世祖棠尉奉化

因占籍焉子孫日蕃其㝡顯者曰太學博

士著於君為兄博士倅貳臨安君館于其

家君之考承務亦在館既䇿名客館其兄

復賀其父人咸榮之晚嵗足不入城府州

争迎致率諸生以請業君一至即謝去徜

佯巖壑侍博士窮幽抉竒連唱屬和有帙

曰棣萼集其自為詩文曰竅蚓集嵩里集

延祐五年三月疾忽作猶力書中庸一章

以授漢是月某日卒祖諱某妣戴氏以守

節著事見州志考某承務郎妣臧氏董氏

孫男二時説時敏孫女一已嫁次未行今

𦵏剡源鄉畢駐里祔于曽祖迪功某之兆

銘曰

日垂崦嵫亦既見斗實命不逢怨則屢疚

布衣便便迄享大年執其韋編戒子于傳

維陳令族詩書是續作銘昭昭以告必復

   静清處士史君墓誌銘

大德七年桷官翰林史先生以書見貽不

獲領後二十年子壁孫橐其書藁以示反

復痛悼䇿勵于桷為甚重今撮要而表之

曰斯文剥喪餘數十年師表郡縣學者應

格則得未嘗于其人後生不説學亦未嘗

知學剔偽務實而挽之古子宜勉焉非可

以虚談兾也又曰吾將死得子文表扵墓

桷拜手讀之SKchar然以泣先生於外家為舅

氏猶記拜先生於獨善坊論宦族纚屬文

詞顯著獨缺自吳丞相開新河有相者曰

邇後當踵有之甥宜自重先生於諸經窮

探微㫖證墜緝缺不溺於諛聞剖釋正大

而折衷一歸於前哲論古今得失必探情

偽以暴其罪正色憤悱若造庭而受其責

也為文邃古不雜異説手抄口講更㒒不

能以盡孝悌遜讓知其出自然也先生諱

蒙郷字景正生而奇頷秀目七嵗善屬文

年十二入國子學通春秋周官經復兼詞

賦江文忠公萬里常叅政挺時為大小司

成器待之咸淳元年登進士第授迪功郎

復州景陵縣主簿吕少保文德帥鄂檄入

幕吕命先生勉蜀帥温和解正陽圍温疑

吕猜阻不肎發㣲語撼之即就道凢所需

器物一夕以辦温實先公帳下校卻立曰

史監軍誠有子調穿山鹽場諭義勸輸戸

不知有箠榎十年改江陰教授復改平江

至是不復仕故其詩文多感憤自喻禮部

尚書王公應麟嘗勉曰思深辭悲學陶靖

節其得之維鄞史族號相門曽祖諱浤蚤

夭贈中散大夫祖諱彌鞏司封郎中贈少

師司封以儒學致顯當貴盛時獨卑退自

持鄉人稱為獨善先生妣臧氏華國夫人

考諱肎之中大夫湖北提刑兼知常德府

贈太中大夫妣趙氏周氏碩人太中熟邊

事折衝料變有大帥才時宰尼之太中在

湖北時謁告歸省從巴川陽公岊學易春

秋一年復歸國學乃中上第士常患固陋

株守皓首不寤先生識足以窺淵懿經緯

一原合師友之㫖老而彌實確而不懈故

其成就若是自號静清晚嵗罹厄窮講道

不輟從者益衆天台多名山心樂之僑居

者八年大德十年七月某日卒享年六十

疾漸革語諸子曰我死必歸葬不能得資

良累汝汝有志其果能成也是嵗十有一

月柩歸祖墓明年𦵏于陽堂鄉穆奥之原

娶陸氏朝請大夫將作監合之女子壁孫

墓孫坒孫臺孫女伯佺適葉信公夢鼎之

孫揆翁仲忱適紹興中書舎人潘公良貴

之曽孫世演二女未行有文集二十卷易

究一十卷託永逺於少賤誠不敢承命嵗

月逾邁而壁孫能遵守不貳奉遺言以請

曷敢以不腆為辭銘曰

貞絜陸沉志裂金石秉言無郵厄則孰職

𩦸伏于襄不稱其德塊獨結約忿決胸臆

持丸障瀾盡瘁不休卒昌者名屢空靡憂

生為完人歸藏于丘有子紹學曷怨以尤



清容居士集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