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十九 清史紀事本末
日俄之戰
卷七十一 

德宗光緒二十九年冬十二月,因日本與俄羅斯開戰,宣告局外中立。甲午之役,俄復遼東於日人之手,名為還我中國,實則擴張勢力,視滿州為屬地。李鴻章赴俄賀加冕,俄皇𩚩之以恩,於是中俄密約成,斷送滿人祖宗發祥之地,且以啟各國覬覦紛爭之漸。拳匪既起,俄人一面與各國聯軍攻京津,一面進兵佔據黑龍江,遂自鐵道南下,分據三省城寨,部署官屬,建築城堡,政府莫能問也。和議開,俄人藉口中俄有有特別關係,堅持東三省事歸兩國另議,與都中事別為一談。列國和約既定,俄乃脅中國駐俄公使楊儒議另訂交還東三省條約,要索甚苛,鴻章將許之,於是關東各地全置俄國勢力範圍之下,而東南疆吏劉坤一、張之洞及各省士紳力爭,日本亦以前隙怨俄,乃會英美兩國力阻。另約遂不成,與立公約。其東三省撤兵期限,約定畫押六個月後,先撤盛京西南段至遼河兵,再六個月撤盛京其餘各段並吉林省兵,再六個月,撤黑龍江省兵。約既定,兩宮均回京,各國皆按約撤兵。而俄兵之據遼東者,獨不撤,反增兵重佔奉天等處。政府不敢出一言以相責問,雖外省督撫軍師有請戰之事,在下士論有義勇隊對俄同志會之舉,皆嚴旨謝絕之,而維倚賴日本與俄之協商。俄則借地方未靖,馬賊猶多,奉天增兵乃保衛鐵軌為辭,以相支吾。乃交涉決裂,兩國公使遂俱下旗歸國,刻期決戰。其戰線在中國及朝鮮界內,朝鮮介於兩大之間,於兩國戰事既不敢過問。中國新受大創,亦不敢問境內主權。門庭之內,聽人鬨爭,遂守局外之倒,宣告中立。

三十年,春正月,日本兵敗俄兵於鴨綠江,佔九連城、鳳凰城。當日俄未開戰之先,俄皇尼古拉士第二命其臣阿力喀塞克夫為遠東總督、海軍提督,詔曰:『繼自今,遠東責任悉歸阿,外部不必問也。』阿既履新,則一主佔據遼、韓之謀,告俄皇曰:『日本易與耳,雖外示憤張,必無戰事。』故是役以前,俄京無人策日本出於戰者。至決裂之前數日,俄皇猶告人曰:一切幸平善,日本怒氣終歸消滅,朕之朝代固太平之朝代也。諸親藩大公,(凡俄皇父行、大父行皆列爵大公)亦謂必無戰事,所領庫帑,名整軍,實大抵自肥,故在滿洲之俄軍,兵備不整,糧食缺乏,及知日本將出戰,何乃令駐京雷薩公使遊說當軸,翼令英、美、法各國公使當調停之任。英、美兩使皆拒絕之,遂至開戰。是西伯利亞東清兩鐵道因構造不甚完全,其輸送能力甚之,加之馬賊隨在與俄為難,運輸尤難其得力。然阿難狼狽不堪,外表鎮靜,一若不以日本為意者。迨至仁川一敗,旅順再攻,日人以魚雷入旅,薄具舟師。阿與諸將方張樂高會,而俄皇於其夕亦御樂部,於枼名園。及歸,得阿電,知所破壞皆新艦,始如夢境。俄后聞幾利親王受傷,慟甚而暈。是役也,俄之臺艦履沒,統帥淪亡,擊沉之驅逐艦將士無一生者,其第一等戰艦彼得阿怕羅司克中人,陣亡尤慘。除太平洋艦隊司令長官馬克羅甫提督外,計參謀長米拉司,副提督一,兵官二十三,教士一,副管駕一,兵丁等六百餘。又陸軍大佐一,同時陸軍亦挫於定州,具後鴨綠渡、安東下、九連克。鳳凰破,日麾所指,俄兵皆望風潛逃矣。 夏四月,日本兵於奉天之大孤山上陸,佔金州以困旅順。俄自出兵以來,將士皆不用命,無事時飲博滛凶,遇戰則督亂而不相救。自馬克羅甫戰役,俄皇以阿力喀塞克夫督師無功,特簡陸軍大將苦魯巴金代阿為海軍提督,並以黑海艦隊司令長官廓理羅甫繼馬克羅甫為太平洋艦隊司令長官。時皆至軍中視事,日本聯合艦隊司令長官伊東平八郎乃乘其防備未至,督軍節節前進。第一軍攻佔岫岩之大孤山,全師上陸,專向北進,名城要隘以次佔守,以絕旅順之援,所謂拊其背也。又分軍艦守港口,以杜俄兵之出而扼其吭云。 六月,日本兵佔大石橋、營口、牛莊及析木城、海城等處。上月,日本第二軍攻佔熊岳城,進陷藍平。是月,日軍進攻大石橋,俄人以第一、第二、第九、第三十五各師圍,及西伯利亞預備兵一師圍來拒。苦魯巴金親臨督戰,受重傷,軍士死者二千餘,餘遁去,為日軍追擊,極形狼狽,日軍遂佔領大石橋及附近一帶。是日,營口俄官聞大石橋受攻甚急,立率師往援,無效分道遁,營口同為日軍所佔據,進簿牛莊、析木城、海城,皆克之,俄軍死又五千餘。俄軍自出發以來,軍士皆嫉視政府,無鬬志,瓦房店之戰,俄軍甚為得勢,領將司他克堡大將以有利之可乘,令勿退,且以必勝勗之。眾曰:『必求勝者,若自取之,其退如故。』司他以手銃擊其顏行,而以末凡自轟其首以死。敗聞,俄皇憂憤,至廢寢食,其國內革命黨勢益猖獗,波蘭亦謀獨立。而新造兩巡洋艦竟有人欲謀炸毀。 秋八月,日本兵敗俄兵於遼陽城外,遂佔遼陽,又敗俄兵於沙河。日本第一軍既佔細河沿,分三隊進攻,連敗俄軍於湯河、紅沙嶺、大西溝、孫家砦、弓張嶺、雙廟子、石嘴子、大西蠻嶺、香山子、益友溪、孟家坊。第二軍敗俄軍於雷家堡、黑牛屯、余家臺、曹方屯、壞尾溝、新立屯、徐上堡,俄軍遂不支,向遼陽退。日兵亟追之,毀遼陽車站,迫壓俄軍至太子河右岸。俄軍擠入河內,死者甚眾,至是佔領遼陽全部。是役也,前後戰至十日之久,兩軍死傷以數萬計,為開戰以來之一大戰。 冬十一月,以俄國波羅的海艦隊東來,飭沿海各省戒嚴,日俄之戰已歷一年。自俄師清出遼陽,中國日望日俄之議和,俾歸我東三省。即各國公論,亦望日俄之將出於和,而俄人於遼陽戰敗之後,其於喪師失地之辱,若不甚措意,惟日夕籌備波艦東行之事,思大逞志於日本以雪恥。於是各國相顧失色,中國政府亦飭東南各省官吏戒嚴。 十二月,俄國旅順守將乞降於日本。日本海陸軍圍攻旅順,苦戰經年未下,始而仰攻,繼而堵塞,終而決鬬,大小數十戰皆無效。日軍於是年九月十八日大起總攻,預備在二十六日將其陷落,以作日皇誕辰之酧禮,然總不能滿望。至上月二十六日,俄力不支,自將礮臺及兵艦等悉數炸毀,於傍晚九時遣使齎書,詣日營投降。翌日,日軍乃木希典大將答書許之,訂期二十九日受俘。至是月初二日,收受始畢,共計武弁八百七十八,兵士二萬三千四百九十一。方五六月間,日軍之猛擊旅順也,守將司多塞爾將軍已欲降,為其下士官二百二十九人所逼,又勉守半年。至是,司多塞爾定於是月初七日,由青泥窪歸國。

三十一年,春二月,日本兵敗俄兵,佔領奉天省城。是役,自正月十六日開始鏖戰,迄是月初五日終,凡二十一日。日軍佔領奉天,於是俄軍咸向北退,據守鐵嶺為防禦地。計俄軍之與於是役者,共步兵三十萬零八百,騎兵二萬六千七百,大礮千五百六十八,為日俘虜約四萬數千,死傷者十一萬六千五百。日人死傷亦四萬二千二百餘。 日本兵連敗俄兵,佔鐵嶺及開原。鐵嶺位哈爾濱、遼陽間,時俄帥苦魯巴金已褫去滿洲軍司令長官之職,降為滿洲第一軍司令官。而代之以陸軍大將尼維趨。頗善戰,然新敗之師終不敵累勝之卒。方日軍之自奉天而北也,沿途敗殘俄兵,紛紛乞降,於是日軍長驅而進。是月十二日,佔鐵嶺,俄軍北退開原,日人分兵進攻,中途無一抵抗。十四夜,直入開原。翌晨,俄軍來襲開原,復為日軍擊退。 夏四月,俄國波羅的海艦隊,為日本海軍殲滅於日本海對馬島海峽。先是,俄人自波羅的海合三艦隊與一切運船,共計不下百艘,自上年七月鼓輪而東,異與日本為海上之角逐。日本東鄉大將聞之,時已為迎戰之準備,揚言:「第一期海戰事畢,於十一月下旬回國,而陰率所部聯合艦隊向西往接波羅的海艦隊。惟若邀擊太驟,則俄雖戰敗,不難入中立之地以求庇,不能使之全歸覆滅。或不然而邀擊太緩,則俄艡瞬已北進,將與其海參崴根據地相近,擊之亦未易有功。必俟其進退失據之地,主客互異之交,猝起擊之,然後可以一鼓而殲也。」故俄艦隊自歐洲出發以來,留於馬達加斯加者半年,游弋於安南者兩月,然後直北,過臺灣海峽,經中國洋面,而至對馬島海峽。而日艦則始終潛伏,其來南洋也聽之,共過臺灣海峽也聽之,其過中國洋面也亦聽之。迨至對馬海峽附近之沖之島,日艦隊始直出攻擊。俄艦奧斯頓盤亞(戰鬬艦)先為一礮所中,毀其司令臺,俄將福格斃焉。嗣復連中數礮,傷重而沉。餘艦雪蘇完利甘(仝上)、捺氣麻夫(巡洋艦)、喇壘麻捺克(仝上),亦受重傷。入夜,復被日驅逐艦隊及魚雷艇隊追擊,機關全損。翌晨,飄至朝鮮海面,為日艦信濃丸等所見,未及拘捕而沉。其那槐林(戰鬬)一艦,亦於戰時疊中魚雷四次,登時沉沒。旋日本新高、音羽兩艦搜擊俄艦蘇維忒勒那(巡洋)於喜哥根海灣(屬朝鮮),沉之。磐手、八雲兩艦,擊沉俄艦烏式攷(海防艦)第四艦隊及第二驅逐艦隊,迫脅俄艦兌米脫蕩斯科(巡洋)駛至歐林島東南海面(屬朝鮮),觸礁而沉,其餘俄艦沉沒者,坎內士蘇槐羅敷、亞力山大第三、薄羅提諾(皆戰鬬),根娒芝加、伊魯琴斯克(皆特別差遣船)五艘,及驅逐艦三艘。為日所捕者,奧黎爾、尼古拉士第一(皆戰鬬),阿潑利尋、新加文(皆海防),渤濤完(驅逐)五艘。不知下落者,受爾墨池(巡洋)一艘。當坎內士蘇槐羅敷之將擊沉也,俄總司令官羅司諦司溫司開與其部下將士,改乘奧黎爾艦逃逸,至濱田海岸,為日艦俘獲。又第三艦隊司令長官海軍少將尼布格爾土夫,當日艦圍攻時,度不能脫,遂率軍士降。此外為日所俘者,海軍大佐納綺麻夫及士兵二千二百二十三,餘皆遏焉。計是役,俄有二十六艘之主力艦隊,至去其二十二。日艦沉沒,共魚雷艇三艘。兵士死傷,約一千四百人。說者謂此次之戰,誠為自古罕有之大海戰。 六月,日本兵連敗俄兵,佔庫頁島。是月初五日,日本艦隊抵庫頁海面,行掃海事畢,聯合海軍枝隊,即時登陸,攻佔沿海地方。翌晨,日艦隊往助陸軍進攻可殺克夫城,至時,俄軍已焚城遁,其地為陸軍所佔,窮迫俄軍至達里宜異西北之陣地,攻擊一日,至初十日,俄兵不支,向摩喀而退,於是庫頁南部全為日軍所得。復追蹤俄軍,連敗之於第一愛爾科夫、第二愛爾科夫、第三愛爾科夫、尼羅科夫、波戞台、亞力山大夫斯甘城、枯衣城、魯衣科夫、維德尼哥斯克、怕利烏大、陀崙南境等地,俄軍益憊不能支。二十八日,其司令長官利波諾夫,遂率其將校七十,兵士三千二百,同降於日軍,而日軍軍政,遂得施行於庫頁全島矣。 秋八月,日本與俄羅斯議和於朴子茅斯城。日俄自對馬海峽大戰後,美總統羅斯福出為調停,日俄皆允之。日外務大臣小村壽太郎、駐美使臣高平小五郎、俄國務卿式爾劉威第、駐美使臣羅善,同為議和專使,會議於美國之朴子茅斯,磋商將及一月,至是月初六日,和約始成,計共十條:

一、日本在朝鮮得有最大之權。

二、彼此撤退滿洲之兵。

三、將滿洲交還中國。

四、開放滿洲門戶。

五、庫頁島各得一半。

六、交出遼地租契。

七、割讓哈爾濱以南鐵路。

八、俄國可以經過滿洲之鐵路,改為商路。

九、俄國將供養俄俘之費,計日金百五十兆元,給與日本。以代賠償軍費。

十、日本得有在海濱捕魚之權。

計是役,自二十九年十二月至是月,戰爭厯二十九月乃定。

編者曰:歐之俄,亞之中,皆自號為大國者也。列強亦震於其國土具體之龎然,擬之曰「北方之熊」「東方之獅」。乃不十年間,而皆大敗於區區島國之日本,此其失敗之原因,究何在乎?吾人試於事定後準陸士衡辨亡之例,而原中俄兩國之敗,則其間同點甚多,民族之複雜同,政體之專制同,官吏之貪墨同,軍紀之腐敗同,文牘之虛飾同,財政之紊亂同。至其甚者,國主之受制母后,官邸之鬻賣軍職,亦無不同。且開釁以前,日人惟不輕於言戰,而戰備畢具;俄與中,則宣戰之詔,已達敵廷,始著手於戰事必要之準備,亦同。開戰以後,將領之不足任,軍士之不用命,軍中公犯淫博,戰敗固不救,反陷之,一軍小挫,萬夫膽裂,聞風走避,豕突狼奔,又無一不同。然則綜是數者觀之,又不待大東溝與對馬島兩次戰爭之結果,而中日之戰,日俄之戰,其所以勝負者已見,特世之人不之察耳。

 卷六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七十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