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六十九

 卷六十八 清史紀事本末
復詔變法
卷七十 

德宗光緒二十六年,冬十二月,帝在行在,下詔變法。時經大創後,太后已恍然於國家致弱之原因,知此後行政之方針不能不從事於改革,以圖補救,乃以決行新政之論旨布告中外。當日西人聞之,謂此實以巨額之代價而增一層之識見。然命下後,內外諸臣,其泄沓如故,於飭行改建各事,仍無實力奉行者。皆以爲太后此舉不過聊以遮掩外人之耳目而已,非出自誠心也。 諭禁仇視外國官民,並嚴禁各省匪徒籍仇教爲名糾衆立會。 加懲肇禍諸臣。先是,懲辦禍首之電旨至京,各使大譁,擬備愛的美敦照會[1],立將決裂。奕劻等亟電以聞,始命將載漪、載瀾均發往新疆,永遠監禁,載勛賜自盡,毓賢正法,英年、趙舒翹斬監候,董福祥革職,剛毅追奪原官,徐桐、李秉衡革職,撤銷卹典。 開復已故兵部尚書徐用儀、戶部尚書立冊、吏部左侍郎左景澄、內閣學士聯元、太常寺卿袁昶原官,尋又復已故戶部左侍郎張蔭桓原官。先是,各使請昭雪用儀等,太后不允,謂五人係因屢被恭劾,執法懲辦,並非因慟恨違背公法治罪,亦無遞摺辦駮之事,諭奕劻等向各使聲明。各使仍力爭,始命悉予開復原官,旋以美、英二使之言復蔭桓官。 降諭宣示拳匪構亂朝廷一切委曲難言之苦衷,並將五月二十四日以后,七月二十日以前諭旨彙呈,將矯擅妄傳各旨,提出銷除。

二十七年,春正月,殺歸綏道鄭文欽。上年六月間,有英國查考鐵路委員周尼思至歸化城,爲文欽所殺,並監斃其從人二名。至是,命正法,並革綏遠城將軍永德城。 加重懲治肇禍諸臣。加懲諸臣之命下,各使大怒,使使來告,端、瀾改假死,已屬從寬,英、趙不允滅死,其餘諸人,太后若再護庇,禍將及身。弈劻等亟電以聞,乃命載漪、載瀾定爲斬監候,加恩發往新疆,永遠監禁。英年、趙舒翹賜今自盡,啟秀、徐承煜正法。時啟秀、徐承煜在京,爲聯軍所拘,由奕劻等照會各使,交還行刑。 三月,降諭懲各省不能實力保護教士、教民之地方官,共百餘人。 設立督辦處,派慶親王奕劻,大學士李鴻章、榮祿、崑岡、王文韶,戶部尚書鹿傳霖爲督辦政務大臣,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遙爲參預,尋命工部尚書瞿鴻禨為政務處大臣。時榮祿秉政,兩宮駐蹕西安,欲復變法之名以謝各國,故設此以辦新政,如列國之樞密院然。然當事各員,皆仰承樞府鼻息,故無事可辦也。 夏四月,命銷燬各部署案卷,裁汰書吏。 允各國所索償款四百五十兆兩,四釐息。 復開經濟特科。 命各省清釐例行文籍,仿照部章,刪煩就簡。各衙門書吏差役,分別裁汰裁革,不准假以事權。 命整頓翰林院,課編檢以上各官以政治之學。 以和局已定,諭擇於七月十九日,由河南直隸一帶回京。先是,李鴻章、劉坤一、袁世凱及各督撫奏請回鑾,並引俄外部維持之言,兩宮若不回鑾,各國勢必大舉西向,恐未成咸陽之宮,又將稅蘭州之駕。太后時尚猶豫未決,至是,和約已定,乃下詔還都。 五月,安徽、湖北、山西大水。 六月,改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為外務部,派奕劻為總理,王文韶為會辦大臣,瞿鴻禨為尚書,並授為會辦大臣,太僕寺卿徐壽朋候補三品京堂,聯芳為左右侍郎。外務部列位六部之上,專辦外交事宜,官制層累,有若重臺。堂官已嫌其多,後又添置承參多人,論者謂其機關實有未當。 秋七月,諭改於八月二十四日,啟蹕回京。 命直省河運、海運,自本年為始,一律改徵折色。 復命,自明年鄉會試為始,均試策論,不準用八股文程式,並停止武生童考試及武科鄉會試。 命停止捐納實官。 八月,復命各省所有書院,於省城改設大學堂;各府及直隸州,改設中學堂;各州縣,改設小學堂,並多設蒙養學堂。 復命各省選派學生出洋肄業。 派宗人府府丞盛宣懷為辦理商稅事務大臣,議辦通商行船各條約及改定進口稅則一切事宜,並著劉坤一、張之洞及稅務司戴樂爾、賀壁隨同辦理。 特頒懿旨,責在中外臣工將應變通興革諸事,力任其難,破除積習,以期補救時艱,並將劉坤一、張之洞整頓中法,以行西法各條,隨時擇要舉辦。 是月二十四日,太后挈帝自西安啟鑾回京。 大學士直隸總督肅毅伯李鴻章卒,贈太傅,晉封一等侯,予謚文忠。 冬十月癸巳朔,日食。 初二日,太后挈帝至開封府。 二十日,撤去溥儁大阿哥名號。溥儁在西安頑劣日甚,時與宦官等私出冶游,甚至在宮中拔取皇后之簪珥以為戲樂,后泣訴於太后,決計廢之,至是,駐蹕開封,以特旨廢之,而後還京師。 命明年會試至癸卯年舉行,順天鄉試及會試均借河南貢院舉行。 定學堂選舉章程。 十一月,初四日,太后挈帝自開封啟鑾。 二十八日,太后挈帝還京師。兩宮自本年四月宣示回都日期,沿途開馳道,置行宮,至八月杪始啟鑾,十月達開封,十一月自開封啟行,由柳園渡河,至直隸正定府,乘汽車入京。是役,行李所費,達一千數百萬。太后初見臣工,每泣涕引咎,久之心漸奢恣,復書大修頤和園,窮極富麗,日費鉅金,歌舞無休日。 追復珍妃貴妃位號。上年,太后出奔時,命李蓮英納珍妃於井中,至是,以隨扈不及,殉難宮中宣布,論者謂珍貴妃遇害與孝哲后之自盡,義烈哀慘,同為千古所未有。 十二月,派吏部尚書張百熙為管學大臣。 命袁世凱參預政務處。 準滿漢通婚。

二十八年,春正月,復命裁撤河東河總督缺,歸併詹事府於翰林院。 二月,命各出使大臣,查取各國通行律例,責成袁世凱、劉坤一、張之洞,選熟悉中西律例者,保送來京,聽候簡派,開館編纂。時欲各國廢止領事裁判權,故命改訂刑律。 夏四月,太后命外務部妥訂各國使臣及其眷屬游讌宮廷日期。太后回鑾後,以舊時瀛秀門內儀鑾殿址改建海宴堂[2]及讌會外人之地。至是,命部臣酌擬,每歲敦請游讌日期。旋議覆,各使臣及參贊隨員,並各使及參隨眷屬,擬於每歲上半年之三四月,下半年之八九月,臨時請旨欽定日期。由部中先期柬請,遂定為例。至日,宮中特備洋餐,款接外賓。客去之時,固皆極口稱謝,然一至次日,則各使又至外部,百端要挾矣。蓋宮中卑禮盛筳,在外人視之,亦如庚子送酒瓜之事等耳。 派侍郎沈家本、伍庭芳,將一切現行律例,按照交涉情形,參酌各國法律,悉心考訂,修定呈覽,候旨頒行。後訂定刑法,以斬決為極刑,其淩遲、梟首、戮屍等殘酷之刑,永遠刪除;鞭笞、烙印,以及連帶親族等法,亦皆廢止。太后亦言,此等刑法,皆起於明代,本朝入關,相沿未改,實非心之所安云。然逾年六月,沈藎以鞭背,死獄中矣。 六月,命張之洞充督辦通商大臣。 秋八月,工部尚書呂海寰、左侍郎盛宣懷,與英使馬凱在上海續議通商行船條約十六款成。 袁世凱奏將各項陋規一律酌改公費,命各省仿照辦理。 命尚書銜貽穀,辦理山西邊外各蒙旗開墾事宜。 九月,命各省選派學生,前往西洋各國,學習專門。 兩江總督劉坤一卒,晉封一等男,贈太傅,予於忠誠。 加派袁世凱為督辦商務大臣,與張之洞會同辦理。以伍庭芳為會辦大臣,並會議各國商約事宜。 冬十一月,命自明年會試為始,凡授職修纂、編修及改庶吉士用部屬中書者,皆令入京師大學堂,分門肄業。 命袁世凱收回電報局為官辦,旋派袁世凱為督辦大臣,直隸布政使吳重熹為駐滬會辦大臣。

二十九年,春正月,命刑部尚書榮慶,會同張百熙管理大學堂事宜。 三月,丙辰朔,日食。 命盛宣懷隨同袁世凱等會議商約事宜。 命緩行印花稅。 派奕劻、瞿鴻禨會同戶部整頓財政。 命貝子載振督同袁世凱、伍廷芳,先訂商律,侔商律編成即行開辦商務。 夏四月,外務部與葡萄牙增改條約九款成。 六月,予考取經濟特科,一等袁嘉毅等九名,二等馮善徵等十八名,升敘有差。 秋七月,設立商部。以載振為尚書,伍廷芳、陳壁為侍郎,並裁撤路礦總局,歸併商部。商部官制之層累亦同於外務部,而所辦之事,務張皇而少實際。且路礦失權之事,日有所聞,以致輿論大譁,咸集矢於載振,謂其受脙盜賣,以商部為轉輸之樞紐云。 八月,商約大臣呂海寰等與美國來使康格等,續議通商行船條約十七款成,又與日本來使日置益等,議通商行船十三款成。 奉天新民府屬等處水災、雹災。 山東利津縣黃河漫口。 九月,命榮慶為軍機大臣,並充政務處大臣。 命外務部尚書那桐,會同奕劻、瞿鴻禨辦理戶部財政處事務。財政處附於戶部,以為特別振興之表示,然設立後,辦理毫無實際,在事諸人,不聞畫一策、發一令為全國財政稍圖改良,時論謂既有戶部,此為別出駢枝云。 命大學士孫家鼐、吏部尚書張百熙,充政務處大臣。 冬十一月,設立練兵處,以奕劻為管理內閣學士,徐世昌充提調,直隸道員劉永慶、段祺瑞、王士珍,充軍政、軍令、軍學等司正使,時既有兵部,又設練兵處,其注意在例舉歛各省兵權,歸於中央,而搜括南方財政以供北方揮霍,故練兵未京而國內先已騷然矣。 頒布學堂章程。先是,命張之洞會同管學大臣,將學堂章程悉心釐訂,至是議定進呈,命次第推行。 改管學大臣為學務大臣,命孫家鼐充學務大臣。

三十年,春正月,御史蔣式瑆因奏稱奕劻有存放匯豐銀行私款,命回原衙門行走。 二月,庚戌朔,日食。 三月,駐英使臣張德彝與英外部大臣瀾斯璫會訂《保工條約》十五款,附件二條成。 夏五月,裁撤粵海、淮安兩關監督,由總督兼管。 山東得津縣南岸十六戶捻,決。 永定河南四工、南二工、北下汎,均漫口。 九月,兩江總督相興銳卒,予謚勤懿。 冬十月,呂海寰等,與葡使白郎穀續定中葡商約二十款成。 十一月,復命裁撤雲南巡撫、湖北巡撫兩缺。 十二月,袁世凱奏請試辦直隸公債票,允之。 改漕運總督為江淮巡撫。先是,置江督端方代奏修撰張謇條陳,請於徐州建立行省,御史周樹𪲰亦請裁漕運總督,均下政務處,至是議覆,改漕督為巡撫,乃駐清江,名曰江淮巡撫。江、淮、楊、徐四府暨通海,兩直隸州全歸管理,仍歸江督兼轄。疏入,允行。

三十一年,春三月,駐藏幫辦大臣鳳全,為巴塘番人所戕。先是,瞻封土司改流,泰寧寺剌麻籍端煽亂,詔鳳全就近剿辦,至是為番人所戕。 派侍郎柯逢時,管理八省土膏統捐事宜。先是,戶部侍郎鐵良疏稱:「湖北、湖南於宜昌設立總局,抽收土膏稅捐,繼又並江西安徽兩省合辦,較各省分辦之時,溢收甚鉅;兩廣、蘇、閩,亦係雲貴川土行銷之地,若合八省為一,收數必更可觀。」事下財政處及戶部,至是與各督撫商定,請將宜昌原設之局,改為八省總局,而派逢時管理。 裁撤江淮巡撫,改淮楊鎮總兵為江北提督。江淮分省,江蘇京官爭言其治理不便,事下政務處,至是,奏請裁撤江淮巡撫,設立江北提督,允之。以副都統銜劉永慶為江北提督。 夏六月,復命裁撤廣東巡撫缺。 秋七月,因各省工商抵美約,命各省督撫認真勸論。美國定禁止華工苛例,東南各省提倡不用美貨,以為抵制美,便以為言,故有是命。 停止鄉會試及各省歲科考試。此次停止科舉,由袁世凱剏議,張之洞贊成之。下諭,永遠停止。 以四川軍剿平巴塘番子,擒斬戕害鳳全之喇嘛阿澤、隆本郎吉等有功,予提督馬維騏、道員趙爾豐等獎敘有差。 外務部與各國使臣改訂修濬黃浦河道條款成。 八月,東南海嘯,江蘇南匯、寶山、崇明等屬沙洲盡淹。是月初二日,酉初,天將黑,忽現焦黃。無何,大風猝發,海潮洶湧,至初四日夜半始止。沿東海濱之地,水高數尺,上海租界貨物被漬,損失在千萬金以上。沙洲居民被災,淹斃者至數千之多。 九月,設巡警部,以署兵部左侍郎徐世昌爲尙書,內閣學士毓朗直隸候補,遣趙秉鈞爲左右侍郎,並賞給秉鈞三品京堂。 以廣西全境肅清,予署理兩廣總督岑春煊等獎敘有差。先是,二十八年七月,以四川資陽等處土匪蠭起,焚燬敎堂,督臣奎俊不能制。春煊時官山西巡撫,命往代之。春煊抵任,整頓吏治,嚴捕匪首,川亂悉平。繼以廣西匪亂數年,提督蘇元春營勇與匪勾通,元春袒護養癰,巡撫王之春▢▢▢撫,致匪勢益張。二十九年三月,復以春煊調署粵督。春煊五月至廣東,卽親赴廣西潯柳督帥。時南泗、鎮色、柳慶、思潯未平,思順一帶無地不匪。春煊遴選文武,分路剿辦。八月,鎮太泗色思南,各路漸吿平靖,先後擒斬匪首黃五肥等數十人。三十年五月,柳州兵變,柳慶土匪又同時起應,春煊遣道員王芝祥、龍濟光、守備陸榮廷等分途攻剿,擒斬萬餘人,至是報吿肅清。予春煊太子少保銜,餘各獎擢有差。

 卷六十八 ↑返回頂部 卷七十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1. 戰書
  2. 中有佛照樓,仿西式建築,費帑五百餘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