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七十九

 卷七十八 清史紀事本末
鐵路國有政策
卷八十 


末帝宣統三年,夏四月,宣示鐵路政策。幹路均歸國有,枝路準商民量力酌行。從前批准鐵咱各案一律取銷,如有抵抗,即照違制論。鐵路國有,發之者,御史石長信。主之者,郵傳大臣盛宣懷,此爲新內閣成立第一政策。先是,宣懷及載澤等,擬借英、美、德、法四國千萬鎊,載澤尚猶豫,宣懷力慫恿之,借約遂成立。至是,以貸款築路宣示天下。而日本人亦要求其政府,願得有債權,宣懷復主張借日欵千鎊以調停之。命既下,直省人民以鐵路商辦,已奉有成案,擬各舉代表,赴京抗議。 以侍郎銜端方充督辦粵漢、川漢鐵路大臣,三品京卿鄭孝胥爲湖南布政使。時湘、粵、川、漢各省士民,皆謂粵漢鐵路始由盛宣懷私售美商合興公司。光緒二十八年,各省人民爭之,不惜竭血汗之資,慘淡經營,僅得收回集股商辦。今政府乃以國有政策與民爭利,是不啻奪我生命財產付諸外人,於是聯會抗爭。語願上達,而政府已入宣懷言,主張用兵威以壓制人民,會員羣議戒嚴暴動,但俟諮議局開常年會,一律不赴召集。各省工商亦同時罷業以示抵抗。政府患之,以端方嘗撫湘鄂,欲倚以籠絡兩省人士,乃起復端方爲督辦粵漢鐵路大臣,而孝胥盛倡國有政策,著論載憲報。至是,遂有孝胥爲湖南布政使之命。 命停止四川、湖南兩省鐵路租股,旋又允湖南京官奏請,停止因路抽收之米鹽捐及房捐。 五月,湖南巡撫楊文鼎代諮議局奏稱湘路力能自辦,不甘借債,奉旨嚴行中飭。時湘省保路風潮激烈,萬衆一心,文鼎慮有他變,因甘言撫慰,許以局議上復,密電政府,描繪開會情狀,謂有匪徒從中煽惑,非挾雷霆萬鈞之力勢,不足示威。宣懷亦力贊其說,乃有格殺勿論之諭。 署四川總督王人文代諮議局奏稱鐵路改爲國有,請飭暫緩接收,奉旨嚴行中飭。先是,川路公司得湘鄂爭路函電,全體贊成,川省京官復再三集議,堅持反對國有及收回股本之說。日本留學界又力主『路存與存,路亡與亡』之議,川人議以不輸租稅爲抗制,人文亦以政府顯拂輿情,慨充代表。時宣懷以四國借欵,勢成騎虎,因運動載澤力言於監國,遂奉旨以鐵路改歸國有,勢無反汗,且籍口上年川路公司人員虧耗鉅欵,並有剝削脂膏,徒歸中飽,殃民誤國,人所共知等語。川中輿情,日益激憤。 宣布川粵漢鐵路收回國有詳細辦法。 御史趙熙、歐家廉奏劾宣懷藉債賣路等二十餘欵,不報。時廣東同鄉京官聯署劾宣懷矇蔽朝聽,侵權違法。湖北京官胡漢章等聯名抗爭,歷數宣懷罪狀,鄂諮議局亦刊布傳單,召集會議,至者數千人,競籌對付之策。趙熙等因疏以入告,政府仍不爲動,僅將原摺發交宣懷閱看而已。 郵傳部奏上英、美、法、德四國代表所議川漢、粵漢鐵路借欵合同,命盛宣懷署押。時宣懷密與載澤、端方議定鐵路辦法,以已成鐵路爲根據,約分四大綱:自京漢南達粵漢爲南幹,京張北接恰克圖爲北幹,京漢東接齊齊哈爾達琿春爲東幹,正太西接同蒲至伊犁爲西幹。載澤乃密告監國,請於借欵合同,趣期署諾,復通電各省,嚴禁開會妄議路事。 粵路公司致電郵傳部,請收回鐵路國有成命。先是,粵人以各省爭路無效,於是月初十日大集股東於公司,籌策對付。主席朱伯乾及各地代表采摭輿論,定議五條:『一、萬衆一心,保持商界之局。致電郵傳部力爭,並請粵督代奏挽回。聯合湘、鄂、川三省同志,堅持至竟;二、倘政府甘悖先朝成命,遣官強佔粵路,粵人宜協力同心,妥籌對付;三、擬先就公司置機關部;四、約十五日開第二次會議;五、商辦宗旨既定,董事所擬五策[1]作爲無效,毋庸投票公決。』議既定,至是電部力爭。旅美粵人亦開會謀對付之法,語極憤激,有云政府借債築路,名爲國有,直爲各國所有,自棄其人民以與各國,亂命斷難盲從;又曰粵路股銀皆斯民汗血,當執定先朝成案,有刦奪商路者格殺勿論;又曰:路亡國亡。政府雖欲賣國,我粵人斷不能賣路,並倡言國必自滅而後人滅,此後結局尚未可知,萬一決裂,僑民當謀種種對待云。 四川議員蕭湘、李文熙,湖北議員湯化龍、張國鎔,湖南議員譚延闓、黎尚雯、羅傑等聯合爭路。先是,川紳甘大璋迎合政府,竟私將川路股欵呈請作爲附股,衆大憤,不期而會者十萬人,電請同鄉京官削大璋名籍,並予懲戒,以平人心。蕭湘等以路事聯繫全局,非羣策羣力不爲功,乃於京師全蜀學堂延鄂、湘兩省京官組織鐵路聯合會,一致進行。延闓等亦電請都察院代奏,嚴劾盛宣懷罪狀。化龍等以中書鄭萬膽所上爭路公呈無效力,遂幡然變訃,隱收民有實效,擬定商民股欵,不向政府索回。作爲路股,要求發給股票,並要求郵部許三省商民立查賬會,有稽核度支之權。立論至爲和平,而宣懷不許,蓋意在把持,不容商民有查帳權利也。 兩廣總督張鳴歧嚴示解散粵路股東會。歧於粵路公司開會籌議路事後,復使在籍編修江孔殷授意董事等,運動金融業抵押股票,得三十萬,欲獲投票多數以壓制股東,會潮汕鐵路總理費景棠蒞會,見局董議案,憤不能平,衆遂推景棠爲主席,復訂期會議。景棠草定議案,翌日,鳴歧出示禁止開會,取銷議案。粵人大憤,爭持紙幣赴官辦銀行易銀。華僑聞風,私議將股票屬之外人以爲抵制,事雖未行,自是不復信任政府。 郵傳大臣盛宣懷與督辦鐵路大臣端方議訂鐵路權限。端方羅致湘、蜀有力士紳金肇康、喬銜抩及門生故吏之久官兩湖、夙有聲望者,高凌霨、趙彥濱、馮啟君等,箕收效於無形,私謁奕劻,言視事後,酌用本省辦路員紳,特在泯除意見。奕劻深然之,許其便宜調遣,令宣懷與文約法三章,籍清權限:『一、凡曰省鐵路交涉,統歸督辦大臣負責,郵部不必過問;二、以前借欵交涉,歸郵部擔任,與督辦大臣無涉;三、督辦大臣有奏調辦事人員特權,郵部不得干預。』既定議,端方始摒擋出都,電各省疆吏,商定收買股票辦法,不願意者,不予強迫,換給國家股票,性質與商辦略同,蓋思利用四省士紳,壓制商民也。 湖南教育會會長黃忠浩等陳請諮議局公討盛宣懷賣路誤國罪狀。「湘省自鐵路事起,學堂相繼罷課,人情日益激昂,巡撫楊文鼎舉格殺勿論之諭,益用壓力,嚴禁學生干預路事。忠浩聞之大憤,以路事破壞於宣懷,宣懷一日不去,路事一日不定,乃上書諮議局,請向政府力爭,略謂諮議局章程、職員權限第五欵:議決本省擔任義務之增加;第六欵:議決本省章程規則之增刪修改;第七欵:議決本省權利之存廢。查粵漢湘境鐵路向美國合興公司贖回,湖南派出贖路欵七百餘萬兩,奏由鹽斤口捐項下解付,此實全湘負擔最大之義務。歷經五年,許收二百八十餘萬兩,自奏歸商辦後又收集民股二百餘萬圓,嗣後奏準照川省抽收租股一百二十八萬圓,房捐股四萬餘圓。此項股票,定爲優先、普通二種,按年保息六釐,將來公司獲利,按成分攤,優先股則另提花紅獎勵,此爲全湘應有權利,亦即湘省單行事件。今幹路收歸國有,自積極言之,固係國家行政,屬於資政院應議之範圍,然因行此政策而取銷從前之商辦公司,是就消極而言,實係諮議局章程所列職員權限第五、六、七欵,應由諮議局議決者也。此次幹路收歸國有,但云定爲政策,其屬於國家行政者,既不由資政院通過,其屬於地方權利義務者,又不交諮議局議決。新內閣制甫頒,總協理方辭職,而盛宣懷即運動幹路國有,定為政策,取銷三省公司之鐵案,罔上行私,破壞憲政,百喙奚辭?攷各國議會,問於變更成法之案,視一切議案為特重,良以法律為人民生命財產之保障。若已成之法可依隨時命令更改, 人民生命財產必受莫大之危險,此為野蠻專制之國有之,號稱『立憲』,豈宜出此?忠浩等以為諮議局章程,既為先朝欽定,即為內外臣民所共守。此次盛宣懷熒惑聖聽,擅借外債,橫取商民現營實業,謬稱定為政策,病國殃民,固不得信。即欲定為政策,亦須先由內閣提議,吏改先朝欽定章程,交資政院通過,始得實行。今章程自章程,政策自政策,成法破壞,民無適從,此事不得解決,將來諮議局章程,皆可消滅。即就路事而言,民有幹路,既可隨時取消;民有枝路,亦何不可隨時取消?現在國勢阽危,正賴民力共營實業,此次取消三省商辦成局,名為確定政策,不啻遏絕人民實業生機。諮議局人民代表,竭無限脂膏,費無窮手續,倘章程無效,人民安所訖命?諸公對於路事,既已函電交馳,倘所爭無效,即請將上項理由一面呈請府院代奏,一面速呈資政院。乞宣示中外,此後諮議局章程,何條作為有效,何條作為無效,並請嚴治盛宣懷破壞法律、誤國殃民之罪!書上,為文鼎偵悉,急電鄂督瑞澂,詢對待之策,瑞澂覆電,於路事不置一詞,但謂對於軍警各界,亟宜嚴備,免致革黨乘機煽惑,速派楚有兵輪上駛,冀以壓力施諸湘民。 宜昌宜萬鐵路分公司以停工激成民變,湖廣總督瑞澂檄宜昌鎮總兵潘瀛、荊宜施鶴道吳筠孫會剿。川漢鐵路,宜萬一段,於上年冬間開工,築成三十餘里,工人數千,大半土著。自幹路國有之說起,各省路局以死力爭,而亦萬分公司希政府意,遣散工徒,停建築,股東羣起詰問,不答,股東競赴公司索資,答以路歸國有,應由公家籌還,不得向公司質問,眾股東益憤,至徒手與執事人相搏,工人和之。公司宇舍器皿立毀,警局遣警兵排解不服,亟白宜昌守,即檄駐宜防營整隊往彈壓。眾怒其以威刦民,陡集數千人,爭起抗拒,斃兵士二十餘。紳商聞警,亟事撫慰,始稍引去。亟開會議決,電內閣力爭,守道吳筠孫亟電白瑞澂,遂咨陸軍統制張彪相機剿撫。彪以潘瀛帶兵往。 六月,王人文奏劾盛宣懷貸款合同失敗各節,不報。先是,盛宣懷與端方電告人文,宜昌、夔州路工,準用美國工程司承辦,所需借款,以四川財政作抵。川人大譁,誓死不承認,乃組織保路同志會。既成立,人文蒞會,感川人誠摯,慨然曰:「諸君熱心愛國,吾何惜一官?誓與川人相終始!」遂具疏劾盛宣懷誤國殃民罪狀。疏入,留中。 閏月,瑞徴奏請明定路線以安人心。報聞,端方抵鄂,惑於川人郵傳部參議李穆勳之言,擬改川漢路線。鄂境初擬起宜昌訖漢陽,矩改起宜昌訖廣水,使穆勳為川路總辦,並委江西道員吳清銘調查三省路線。鄂中輿論大譁,商會因其書抗爭,略謂鄂境路線,兒竟起宜昌訖廣水,抑起宜昌訖漢陽,關係全省命脈,必須取決公論。設改為宜廣,運輸極為不便,經濟交通,亦多窒礙。民情疑懼滋甚,並附呈宜漢路線簡明圖說,要求瑞澂代奏,飭部明白宣示,以安人心。瑞澂本與端方不相能,得書大喜,思借以撓端方,遂據入以告。事下郵部,盛宣懷故左袒端方,適端方電至,述抵鄂種種情形,並謂部中前定收路辦法,多所不協,須詳加商改。又言洋商承工,督辦必須參預。宣懷忌其爭權,遂疏之,自是端方孤立,益鬱鬱無所展布。 王人文以川人爭路風潮幾遍全國入告,請示辦法。嚴旨申飭。川中保路同志會既成立,不一月,各府縣剙成立分會以應之,重慶人謂重慶雖外郡,實川路中心點,薈萃商賈,極杻交通,視省會尤重。郡人集會江西會館,與會者萬五千餘人,人文默覘民志,激而愈甚,因以眾情不順,據實入奏。宣懷疑人文有意反對,至川人肆意要挾,請旨嚴飭之。人文得電憤極,是以去就爭,而戒紳民勿得暴動。 命湖廣總督瑞澂、兩廣總督張鳴歧、四川總督趙爾豐、湖南巡撫余誠格,會辦各省鐵路事宜。盛宣懷以鐵路既歸國有,各疆吏不當坐觀成敗,故有是命。 秋七月,四川保路同志會聚,供先帝位,朝夕哭臨,聞城學校罷課,商賈罷市,各國駐川領事,要求外務部設法保護。是月初一日,川路公司股東開保路大會,決議罷市,學堂亦停課,商民供德宗牌位舉哀。南至邛雅,西訖綿州,北及順慶,東抵榮隆,號泣之聲,達於逮邇。重慶為通商口岸,外人商業所萃,各國領事因照會政府,請設法保護。將軍玉崑、總督趙爾豐等聯名奏請川路歸商辦,政府不允。 四川保路會代表劉聲元上書,請嚴治盛宣懷罪以謝天下,被逮,尋釋之。時川事日亟,川中同鄉京官公呈內閣,歷陳川路現辦情形,並將往來電文彙呈,請迅定辦法,以安人心。時保路會代表劉聲元抵京,以政府大臣,多與盛宣懷比暱,必為宣懷廻護掩飾,不如逮呈監國,民情或可上達。乃兩謁監國,皆為門者所拒。聲元跪地安門外,俟王至,即攔輿呈遞,令逮交步軍衙門訊問。統領烏珍監其誠,禮送聲元歸鄉。 端方奏劾趙爾豐庸懦無能,命端方帶兵入川查辦。端方電劾爾豐敗壞路事,保瑞澂、袁世凱以代之。而朝旨即命端方赴川查辦,端方懼不進,密電商之盛宣懷,宣懷請飭端方自湖北帶兵入川。鄭孝胥初抵湘,知民氣方張,未可以壓力勝,因假會議官制,返京師。至是,端方奏調參贊路政,報可。 度支大臣載澤、郵傳大臣盛宣懷,請以御史趙炳麟總辦廣東鐵路,辭不赴。是月十一日,粵人在香港開保路會成立大會,與會者萬餘人,公推劉少雲、梁楚三代表爭路。代表起啟程時,開哀送會,會員白衣冠送之。宣懷電令張鳴歧解散保路會,端方遣粵紳顧世清調查粵路。川紳羅崇齡專辦廣州至三水鐵路,復以炳麟為人望所歸,電商載澤、宣懷,請以炳麟總辦鐵路。炳麟不為屈,辭甚堅,宣言政府無論如何勸勉,如何迫趣,決不擔任路事。時廣州士紳亦擬公舉炳麟督辦鐵路,炳麟亦峻卻之。 四川保路會代表劉聲元再上書,請慶親王奕劻代奏。諭交步軍統領遞回四川原籍,交地方官嚴加管束。聲元齎書至慶邸,痛陳川中危迫情形,請將盛宣懷立予罷斥治罪。奕劻心雖不善宣懷所為,究目聲元為多事,未幾即有押解四川之旨,旅京川人臨歧哭送者千人。聲元慨然曰:「路亡川亡,川人宜哭川,不宜哭聲元。」聞者益慟,解役亦泣涕不已。 命趙爾豐剿辦爭路人民。川人聞端方督兵入川,益憤,是月十五日,公舉代表詣都署,求阻端方入蜀,爾豐允為代奏,繼以前此代表無效,端方等反資為口實,遂負氣不欲再為過問。代表泣懇再四,諮議局副局長羅綸語稍激,眾和之,爾豐怒,遂拘保路會會長度支部主事鄧孝可,股東會會長編修顏楷,貢生張瀾及諮議局局長法部主事蒲殿俊,舉人羅綸,民政部主事胡嶸,舉人江三乘、葉秉誠、王銘薪等。於署中,人民相率至署哀求釋放,統領田徴葵命衙兵開鎗,擊斃四十餘人。爾豐以川人藉爭路為名,希圖獨立,並發布自保商權書,擁戴羅綸為首領,意在變亂,與路事無涉,飛電入告,故有是命。時近省各縣民團多為官兵焚殺,死者甚眾。 命岑春煊前往四川,會同趙爾豐辦理剿撫事宜。春煊至武昌,與瑞澂譏不合,遂稱疾,會爾豐奏剿辦得手,朝旨許春煊還上海。 瑞徴逮川紳蕭湘於漢口,幽之。川諮議局副議長法部主事蕭湘,自京至漢,清理路款,瑞澂聞其來,懼其鼓動鄂人,亟遣兵警渡江,就漢口鳳臺旅館逮交武昌府看管。 八月,以接收湖北境內粵漢、川漢鐵路辦理迅速,瑞澂等傳旨嘉獎。 以袁世凱為湖廣總督,岑春煊為四川總督。時武昌民軍起,瑞徴遁,武昌、漢陽及漢口,俱為民軍所佔領,重慶亦告急,乃起復世凱督鄂,促春煊即日銷假督川,均著督辦剿撫事宜。 撤去王人文川滇邊務大臣,以趙爾豐代之,又以端方署川督。 廣東提督李準奏劾盛宣懷病國殃民,端方奏劾王人文姑息釀亂,皆不報。人文當爭路掌事,力庇人民,為端方所深忌,凖以川人攻宣懷,政府疑其左袒。摺上,皆留中。 岑春煊條陳川事治本治標二策,下郵傳大臣議。春煊在滬,電致政府,論川事當分本標二策。治本者,當申明鐵路國有,本以利民,許民附股,未忍使川民稍受虧損,特以辦法稍涉操切,且與湘、粵等省顯分厚簿,因而激成忿爭。為川民宣布德意,有不願附股者,一律發還;治標者,則宜先撤李穆勳,以慰川人之心。諭交盛宣懷議奏。 九月,以違法私行,貽誤大局,革郵傳大臣盛宣懷職。 資政院疏參其違法侵權,激生變亂也,並將內閣總理大臣奕劻,協理大臣那桐、徐世昌,交該衙門議處。 命趙爾豐釋放因爭路被捕士紳,並將王人文、趙爾豐交內閣議處,道員田徴葵等革職、遣戍有差。

 卷七十八 ↑返回頂部 卷八十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1. 一、更換國家股票;二、換領國家公債票;三、願領回資本者,國家佔價歸還;四、續繳二三期股銀換國家息債票;五、仍援原案堅請商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