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十九 清史紀事本末
卷八十 民軍起事及下詔辭位
完 

末帝宣統三年秋八月,武昌民軍起,推第二十一混成協統蔡元洪爲都督,總督瑞澂遁。武昌、漢陽及漢口鎮俱爲民軍所佔領。是年三月間,革命軍起事於廣州,影響波及湖北,瑞澂即下戒嚴令,久之寂然。及是月初旬,瑞澂接政府密電,謂革黨將於武漢起事,宜加意防範。瑞澂飭第八鎮統剚張彪,巡防統領陳得龍、巡警道王履康、軍事參謀鐵忠等,嚴行搜捕,凡英、俄兩租界、小朝街、黃土坡、千家街、總督署,隨時發現黨人行蹤及炸彈手槍等物,先後捕獲五十餘人。於十八夜斬劉汝夔、楊宏勝、彭楚藩等三人於都督前,電奏到京,朝旨嘉獎。十九夜,工程第八營左隊忽譁起,槍斃排長、隊官數人。於是工程全隊及步隊同時響應,更迎合駐紮城外之礮隊八標,馬隊八標入城,先奪楚望臺軍械局、輜重營,縱火攻都督,瑞澈、鐵忠履、康輿藩、司連甲倉皇登楚豫兵輪。張彪得龍亦各棄營遁,民軍遂佔武昌。翌晨,分兵下漢陽、漢口,及兵工廠,推元洪為都督,諮議局議長湯化龍為總參議,議員張園溶、夏壽康為副參議。即以諮議局為軍政府,出示安民,秩序井然。復照會駐漢各國領事,略謂貴領事如能承認軍政府為獨立國體,不加干涉,則外人生命財產及租界治安,軍政府擔任保護。自宣告獨立以前,滿洲政府所借外債及賠款,俱照約履行,以後如有借款,則不能承認。各領事會商,當即承認為交戰國,旋又接據駐漢領袖領事、俄領事照會云:『頃據謠傳,鄂都督瑞澈藏匿租界,求本駐署保護。聞此殊堪詫異,竊本總領事奉命駐漢,祇理交涉事宜,其餘毫不干預。矧此次民國軍剏興義舉,本領袖業經聚議,均守中立,決定兩不相助。鞏獲群疑莫釋,即至本駐團密查可也。持此聲明,以釋疑團,隨各電告本政府。』各政府俱贊成,美國首先宣告中立,英、法繼之,俄、日又繼之。二十一日,朝命陸軍大臣蔭昌督兵兩鎮,前往湖北;海軍提督薩鎮冰督兵繼,長江提督程允和督水師赴援。革瑞澈、張彪職,仍令瑞澈署總督,帶罪圖功,並停止秋操。又命各省緩裁綠營巡防隊。三十三日,起復前軍機大臣袁世凱為湖廣總督,岑春煊為四川總督,均督辦剿撫事宜。二十四日,京師戒嚴。

九月,湖南、長沙民軍起,推焦大竑為都督,陳作新為副都督。防營統領總兵黃忠浩死之。先是,湘撫余誡格間鄂警後,已將新軍調駐城外,防範頗嚴,時鄂省以孤軍支持,各省互存觀望,其勢危甚。忠浩又擬調省外巡防各隊,擊鄂軍,大竑時在湘垣,聞之憤然曰:『中國存亡,在此一舉,死生以之,猶豫奚為者!』乃於是月初一日聯絡新軍,分道進攻省城。一為陸軍礮營,大竑自領之,東自小吳門入。一為陸軍標營,作新領之,北自湘春門入。小吳門守城之巡防營尚力抵,大竑因曉之曰:『吾輩同為漢族同袍,何必相苦?』防軍遂開門放入。城外新軍直赴軍械局,搜得槍械、子彈,乃合趨撫署。忠浩時在署中,聞變方謀出阻,已為新軍所戕矣。勸業道曾綬若、營務處王毓江、長沙縣沈瀛均被殺,城格由界後逸出,趨入水師營,而水師亦懸白旗,乃乘湘帆小輪以遁。翌日,軍學各界大會於諮議局,公推大竑為都督,作新為副都督。大竑受事後,知鄂事急,亟發四十九標援之。

江西九江民軍起,推第五十三標標統馬毓寶為都督。初,武漢營報至九江,礮臺營官徐世法運動新軍為響應之預備,毓遂於是月初二日率眾起事。先由金雞坡礮臺舉礮三聲,次由各營發槍三聲以應之,於是九匯道保桓、知府璞良、防營統領張檢均逸去,民軍即於道署內設駐海軍政府,舉毓寶為都督,主持軍務。九江礮臺悉歸世法統轄。

陝西西安民軍起,推張鳳翙為都督。陝西民黨聞武漢獨立,車駕將避陝,欲為先發制人之計,遂於是月初二日懸白旗舉事。新軍先謀起,防營應之,趨入省府,先據藩庫,進據軍裝局,巡撫錢能訓聞警逃,其他官吏或走或降,商民安堵如故。由軍政府宣告滿、漢、回民一視同仁之意,派學生隊代表赴將軍署協商一切。旗兵反,以巨礮轟斃學生四百餘,人情大憤,遂有殘殺旗人之事。

廣州將軍鳳山被刺。是年三月初十日,署廣州將軍孚琦至廣州東門外,觀法人演放飛艇,返至諮議局前,麒麟閣門次,為嘉慶州人溫生材所槍斃。朝命鳳山往代之。鳳山於是月初四日抵粵,甫登岸至南倉關前首約(地名分有首、二、三、四等約)地方,順德縣人周之貞,伏於倉前街一商店內,由窗隙聯發雙彈,鳳山遂被炸死。

授袁世凱欽差大臣,節制各軍,以馮國璋總統第一軍,段祺瑞總統第二軍。召蔭昌回京。

山西太原民軍起,推混成協協統阎西山为都督。巡撫陸鐘琦死之。先是,鍾琦聞陝西警訊,急派新軍之第一、第二兩營出防潼關,恐其中途折回,續派第三營躡其後。三營中排長王建安者潛赴二營,管帶姚維藩中告密,謂將於途中出不意擊之,俾首尾不相顧。維藩大憤,遂於是月初八日黎明,聯合一營,襲入太原城。槍聲大作,衆勇至巡署,鍾琦親出彈壓,被戕,其子翰林院侍讀陸光熙及協統譚振德、管帶熊國斌皆被殺。不數時,滿駐防城亦擊破。

瑞澈潛逃至上海,命兩江總督張人駿派員擊解來京治罪。

下詔罪己,詔若曰:『朕用人無方,施治寡術。政地多用親貴,則顯戾憲章。路事𤘁於僉壬,則動違輿論。促行新政,則官紳或籍爲罔利之圖。更改舊制,則權豪或祇爲自便之計。民財之取已多,而未辦一利民之事。司法之詔屢下,而實無一守法之人。馴至怒積於下,而朕不知。禍迫於前,而朕不覺云云。』

諭開黨禁,所有此項黨人,均著準其按照法律改組政黨,籍以養成人才,收作國家之用。

雲南省城軍民起,推第三十七協協統蔡鍔爲都督,第十九鎮統制鍾麟同等死之。鄂軍政府檄至滇,是月初九夜九時,新軍即譁起,先由駐紮北校場之七十三標攻入北門,節次進據電報局、軍械局及督學營各署。翌日黎明,七十標抵省,礮營、馬隊、機關槍諸營同時佔領南城、大東城等部。午間,全城大定,總督李經義及司道均先避出,麟同及兵備處總辦、道員王振畿、管帶范鍾岳均被殺。 江西、南昌民軍起,推十七協協統吳介璋爲都督,巡撫馮汝騤死之。南昌自九江事起,亦於是月初十夜宣告獨立。汝騤交出巡撫印信後,由介璋派遣軍隊護送出城,尋自殺。 以袁世凱爲內閣總理大臣,命即回京組織內閣,起復前兩江總督魏光燾爲湖廣總督。 長沙兵變,焦大竑、陳作新均被戕,改舉諮議局議長譚廷闓爲都督。大竑既任湘都督,擬銳志援鄂,領軍北上,曾大會辭職,衆不可。是月初七日,更出示宣言告退,各界又派代表堅留。時忌者密議欲殺之,煽惑軍隊,謂大竑領鄂餉數十萬,私爲己有,並謂焦大竑早爲人所殺,今非本人。初十日午後,有軍人至軍政府詭稱和豐公司有兵騷擾事,紿作薪出城彈壓,而殺之於北門[1]外東嶽宮廟前。 頒布憲法信條,擇期宣示太廟。先是,第二十鎮由奉天調赴前敵,至灤州,統制張紹曾與混成協協統藍天蔚等電奏,要求實行立憲,並憲法由議院制定。疏入,政府大驚,即命資政院起草憲法。是月十三日,先行擬定憲法內重大信條十九條入奏,即命刊刻謄黃,宣示天下。 命統兵大員剴切布告,宣示朝廷德意,妥速安撫,俾皆曉然於朝廷,實心與民更始,不忍再以兵力從事。又命各省統兵大員申明紀律。 賞張紹曾侍衛銜,授爲宣撫大臣,赴長江一帶宣布朝廷德意。 貴州、貴陽民軍起,推新軍教練官楊藎誠爲都督。貴陽於是月十四日宣告獨立,是日由新軍排隊入城,守護藩庫及火葯局,改諮議局爲軍政府。開會,公舉藎誠爲都督,隊官趙德全爲副都督。官界除巡撫沈瑜慶外,一律仍舊,居民安堵如故。 浙江杭州民軍起,推革職江西提學使浙路總理湯壽潛爲都督。初,鄂事起,浙撫增韞疑新軍不爲用,特抽調各路巡防營集省城,以這戒備。時新軍防營已互相聯絡,而增韞不知也。及是月十三夜,諮議局副議長沈鈞儒謁增韞贊成獨立,仍不允。紳商瀕行時,有警告增韞者,亦不省。至夜半二時,城南北之新軍同時起,以炸彈焚燬撫署頭二門,遂佔領之,次據軍械局、礮馬輜各營,分守銀行、教堂,並巡邏街市,秩序整肅。增韞爲民軍所拘,尋以兵護送出境。司道、織造各官均逸去,將軍福濟遂降於民軍,繳鎗械,且戮其協佐領貴林、存炳、哈楚章、量海四人,以爲反抗者戒。旗人悉編入民籍。 江蘇蘇州民軍起,推巡撫程德全爲都督。時江蘇之上海已先二日爲民軍佔領,推陳其美爲都督,警信至蘇,蘇之政、學、軍、警各界領袖及地方人民代表齊至撫署,要求宣布獨立,德全允之,遂於是月十五日宣告光復。 署山西巡撫吳祿貞在石家莊被刺。祿貞任第六鎮統制,以蔭昌兵在漢姦虜燒殺,因奏言蔭昌督師無狀,乃參謀易廼逄迎所致,請旨嚴懲。蔭昌惡之,禁衛軍第一協協統良弼嫉之尤甚,故改命爲晉撫以釋其兵柄,又重賂其部下第十二協協統周符麟,使引旗兵,於是月十七夜刺殺祿貞於石家莊營次。時陸軍部馬兵科科長張世膺以事來營中,亦遇害。 釋汪兆銘、黃復生、羅世勛於獄。兆銘等以上年二月謀刺攝政王未成,處以永遠監禁之罪,至是因開黨禁釋之,發交兩廣總督張鳴岐差委。 廣西桂林民軍起,推巡撫沈秉堃爲都督。廣西聞鄰省相繼獨立,巡撫沈秉堃遂不待士民要求,宣告獨立,士紳欣然,於是月十七日公推秉堃爲都督。 安徽安慶民軍起,推巡撫朱家寶爲都督。先是,鄂軍政府檄至皖中,各新軍咸欲乘機而起,家寶命將第十一、第十二兩標子彈收回,並飭令全體解散。諮議局聞之大譁,於是月十五日提議三大問題,請家寶答復。翌日,答復云:『軍心如此,民心亦如此。各省相繼而行,令人束手無策,請諸公籌畫採擇遵行。』局中仍於十七日開會,所議五條:一、將散兵招回爲民軍;二、巡道已告退,當由諮議局辦理;三、請將江防營撤回以保治安;四、取銷督練公所;五、財政請藩司移交諮議局,各衙門支欵即日停止。十八日,宣布獨立,舉家寶爲臨時都督。 廣東廣州軍民起,推胡漢民爲都督。是月十八日,粵省紳商請於總督張鳴岐,宣布獨立,仍推張鳴岐爲都督,提督龍濟光爲副都督,定於十九日舉行。鳴岐陽許之,屆期,士民賚送都督印信於督署,而鳴岐已於前一夕走香港,乃推漢民爲臨時都督,以陸軍統領陳炯明副之。 福建福州民軍起,推第十鎮統制孫道仁爲都督,總督松壽,將軍樸壽死之。樸壽自聞鄂警,防範新軍甚至,葯庫子彈悉運入旗界,復於界內設大礮,埋伏地雷,又有旗弁文楷等組織殺漢黨,居民聞之惶懼,多遷徙城外。是月十八夜,忽有旗兵數百,擁入漢界縱火,其用水龍灌以石油,激射屋頂,火勢甚烈。新軍即時推舉第二十協協統許索智爲總司令官,督師與旗營宣戰。旗兵披靡,懸白旗乞降,繳軍械,松壽聞而自盡。翌晨,擒樸壽,殺之;都統勝恩、藩司尚其亨,均派兵護送出境。由是人心始安,遂公舉道仁爲都督。 海軍各艦歸附民軍。先是有鏡清幫帶陳復及學生劉樾、劉勲名、楊砥中、常光球等三十餘人,組織敢死隊,於是月二十一夜起事,各輪同時響應,願為民團效力。遂一律開往鎮江,歸於鎮軍都督林述慶,計「鏡清」、「保民」、「楚觀」、「江元」、「江亨」、「建成」、「通濟」、「楚同」、「楚泰」、「飛鷹」、「楚濂」、「虎威」、「江平」及「張」字號魚雷艇共十四艘,皆卸去武裝。 山東省紳士奏請獨立,推巡撫孫寶𤦺為都督。初,濟南士民聞廷議以軍餉浩繁,將向德國借欵三百萬,以山東全省土地作抵,遂於諮議局議決八條,要求寶𤦺電告政府:一、政府不得借外債充軍餉,以殺戮同胞;二、政府須即速布罷戰書,無論南軍要求何件,不得不允許;三、現駐山東境內之新軍,不得調遣出境;四、現在應解協款餉及節省項下,暫停協解,概留本省練兵報荒之用;五、憲法須注明中國為聯邦政體;六、外官制地方稅,皆由本省自定,政府不得干涉;七、諮議局章程即為本省憲法,得自由改定之;八、本省有練兵保衛之自由。旋政府覆電,於要求各件,皆允許。時省垣已聞江浙等省相繼獨立,復於是月二十一日大會,寶琦以次各官及新軍官弁咸至,羣請寶琦贊成獨立,寶琦許之,遂舉寶琦為臨時都督。第五鎮統制賈德懋為副都督。 蘇浙滬民軍會攻南京,推第九鎮統制徐紹禎為聯軍總司令。時上海、蘇州、常州、鎮江、清江、揚州、松江,皆先後獨立,南京士紳曾請江督張人駿贊成獨立,不允,並令紹禎所駐之新軍移紮秣陵關,不給子彈,而調江防會辦張勲之巡防營守城。是月十七日,紹禎率全軍,興由滬、至寧之民軍,進逼雨花臺。張勲聞有內應,閉城搜殺,凡巡士及督署衛隊,多有被殺者。餘如良民,或無辮髮,或身有白布、白帶者,亦被戮,約計不下千人。十九日,民軍攻雨花臺不利,退至鎮江,蘇浙滬各派兵會之。 桂林兵變,改舉提督陸榮廷為都督。桂林軍界有與都督瀋秉堃有隙者,於二十日夜,嗾使巡防營十四、十五兩隊譁變,謀刦藩庫。不得入,轉攻諮議局及電報局,皆毀。事平,秉堃遂萌退志,尋託北伐之名,辭職去。 奉天省城設保安會。奉天紳民謀獨立,因軍界不贊成,乃改設保安會,推總督趙爾巽為正會長。旋吉林、黑龍江兩省亦設保安會,各推巡撫為會長。 江西改舉彭程萬為都督。先是,江西軍界有與都督吳介璋不睦者,貽書介璋,責其不勝都督之任,云:「將以鐵血從事……」旋即偵悉貽書人,各界欲誅之。介璋以保全地方為宗旨,力戒不可輕啟釁端,至陷人民於塗炭。即於是月二十二日,開會解職,各界拘留不獲,乃改舉程萬為臨時都督。 江蘇派張謇,浙江湯壽潛,福建江春霖,湖南譚延闓,廣東梁鼎芬,廣西趙炳麟,四川喬樹柟,江西謝遠涵,山東柯劭忞,山西渠本翹,雲南王人文,陝西高增爵,分赴各屬,撫慰勸導,宣布朝廷實行改革政治宗旨。 命各省選派代表三五人來京,公同會議,以定國是。 安徽兵變,朱家寶出走。當家寶初為皖督也,有王天培者,自稱奉湖北軍政府命,為安徽都督,士民逐之。是月二十四日,有潯軍至,向總司令黃煥章索餉不得,即擁至督署。家寶聞警,縋城逸,潯軍遂焚都督府,奪軍械局,攻新諮議局,刦庫款。是夜,防營復搶掠紳富之家及商會公典,秩序大紊。 袁世凱組織內閣成。世凱既奉任命,屢辭不許,是月二十六日,入閣辦事,薦舉梁敦彥為外務大臣,趙秉鈞為民政大臣,嚴修為度支大臣,唐景棠為學務大臣,王士珍為陸軍大臣,薩鎮冰為海軍大臣,沈家本為司法大臣,張騫為農工商大臣,楊士琦為郵傳大臣,達壽為理藩大臣,並以胡維德等為各部次官。 停泊九江之海容、海籌、海琛三兵艦,又魚雷數艘,歸附於九江民軍政府。 冬十月,四川成都民軍起,推蒲殿俊為都督。是月初二日,四川之重慶府已宣告獨立,成都士紳請將軍玉崑勸諭旗人繳械,歸民軍保護,遂於初七日宣佈獨立。 以克復漢陽功,賞馮國璋二等男爵。 署四川總督端方至資州,為軍士所殺。端方入川,聞湖北民軍起,謀北走陝西,至資州。所帶湖北軍士,斬其首還鄂。 各省民軍政府,舉伍廷芳為外交總長。 各省民軍政府,公推鄂軍政府為中央軍政府。 山東取銷獨立。山東宣告獨立時,孫寶琦曾向紳民宣誓三條:「一、山東全省人民自今對於北京,斷絕一切關係。二、以山東全省加入中華民國政府。三、關於本省內部之組織,分為議決、行政、軍政各部,和衷共濟,俟大局定後,共和政體完全成立,再行變更。」政府聞而大驚,慶王奕劻、內閣總理大臣袁世凱函電交馳,皆責其滷莽。寶琦因而大恚,遂電奏請罪,取銷獨立名義,廷旨且嚴責之。至是,世凱遣張廣建、吳炳湘至濟南,命署布政使及巡警道,聯合第五鎮統制吳鼎元等,取銷獨立,旋以廣建代寶琦為巡撫。 外蒙古庫倫宣告獨立,逐辦事大臣三多。 民軍攻取南京,張人駿等遁。江蘇都督程德全親督民軍攻南京,是月初三日視師舟陽,江浙聯軍推德全為海陸聯軍總司令長,駐高資。前鋒至棲霞山上,初四日倰晨,與防軍遇於孝陵街,民軍戰勝,副將王有宏死於彈,遂佔領烏龍山礮臺。初四日正午,佔領幕府礮臺。午後,佔馬羣孝陵衛一帶。初六日,遂以礮燬太平門北極閣,防軍死傷者三千餘人,而孝陵衛、獅子山、雨花臺皆為聯軍所有。初七夜,攻神策門,總督張人駿、將軍鐵良由北極閣走匿日領事署。初八日,聯軍攻破太平、朝陽兩門,恐伏有地雷,不敢進。初十日,聯軍戰勝於浦口。十二日晨八時,防軍有開太平門以迎聯軍者。九時,防軍將曹榮華率千人,胡令宣率三百人,皆降於聯軍。至午後二時,聯軍進佔雨花臺、獅子山礮臺及清涼山火藥軍械局,即以礮毀南門、儀鳳門、太平門。四時,大隊入城,搜地雷毀之。張勛走徐州,人駿、鐵良乘日本礮艦逃往山東之青島。翌日,民軍推程德全改任江蘇都督,移駐南京。 河南巡撫寶棻開缺,以齊耀琳代之,以倪嗣沖為河南布政使。 武漢南北兩軍議和,停戰三日,嗣又展期三日。 監國攝政王載澶以醇親王退歸藩邸。 以世績徐世昌為太保。 命臣民自由剪髮。 袁世豈委任唐紹怡為全權代表,與民軍議和。 江西改舉馬毓寶為都督。當彭程萬之被推舉為都督也,程萬誓死力辭,眾強之乃允,暫攝都督五日,宣言於五日內迅即組織第三都督,並由各界議決,改舉駐潯都督馬毓寶為江西都督,遣人赴潯迎之,而毓寶以「武漢戰事方亟,九江防務宜嚴」遲至是月十九日始抵南昌,接都督任。 四川成都兵變,改舉尹昌衡為都督。先是,是月十八日,川省先鋒隊三千餘人譁餉,戕官刦庫,焚掠市肆,計官民損失數逾千萬以上。都督蒲殿俊、副都督朱慶瀾皆避去,城中主持無人,擾亂至一畫夜之久。昌衡時為陸軍小學總辦,急入鳳凰山營,激勵將士,率之入城。次日,復涕泣誓師,以掃除亂兵為己任,於是軍心感動,推昌衡為都督,羅綸為副都督。昌衡受事後,極力維持秩序,大局安定。 以馮國璋充禁衛軍總統官。 以良弼為軍諮使。 命前郵傳大臣唐紹怡為全權代表,與民軍議和,代表伍廷芳等會議於上海英租界之市政廳,時又展停戰期十五日,嗣又展期七日。 山西巡撫張錫鑾帶兵至太原。時民軍山西都督閻錫山因兵單退駐平陽府,錫鑾督師攻入娘子關,錫山遁走,軍心因以不固,致潰散,遂棄太原。 十一月,四川成都民軍殺前川督趙爾豐。成都宣告獨立後,爾豐猶擁兵居總督署,十八日之變,爾豐猶用舊總督名議,出示招安亂兵。是月初三日,民軍乃圍攻總督署,擒爾豐,殺之於明遠樓側。 安徽舉孫毓筠為都督。九月二十四日,潯軍譁變於安慶,都督朱家寶遁去。及潯軍政府參謀長李烈鈞率軍至,剿除亂兵,士民乃請烈鈞暫攝都督事,一面公請大通軍政分府黎宗嶽為都督。宗嶽未致,至是月初三日,皖中乃改舉毓筠為都督。 廣東舉副都督陳烱明代理都督。時孫文歸國,遇香港,胡漢民從之至上海,由烱明代攝都督事。 命開臨時國會,公決政體。時南北議和代表,因所主張政體不同情形,電達內閣,故降諭召集臨時國會,付之公決,而命內閣將選舉法妥議施行。 各省民軍代表選舉孫文為臨時大總統。是月初十日,十七省軍政府代表大會於江甯舊諮議局,正式選舉總統孫文當選為臨時大總統。 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孫文在南京就任。民軍以江甯為臨時政府,是月十三日,孫文履任,改用陽曆,以是日為民國元年元旦。 江蘇舉莊蘊寬代理都督。時程德全因病不能視事,故舉蘊寬代理,移駐蘇州。 袁世凱撤銷唐紹怡議和代表。紹怡與伍廷芳等在上海議定國民會議召集方法,電達北京,世凱不允承認,紹怡辭職,允之。世凱致廷芳電,謂嗣後應商事件直接電商。 民國各省代表選舉黎元洪為副總統。 伊犁民軍起,推前任將軍廣福為都督。將軍志銳,死之。 袁世凱途遇炸彈,未傷,護從衛隊隊長袁金標及兩排長隊兵三名皆死之。是月三十日,世凱赴朝,行至王府井大街,遇炸,刺客張先培、黃之萌、楊品三皆被執,絞斃於東菜市口。 十二月,錫封袁世凱一等侯爵,世凱固辭不受。 軍諮使良弼被刦。是月初八日,民黨彭家珍冒名奉天講武堂監督崇泰,至西城紅羅廠,良弼寓宅拜謁。適良弼自肅王府歸,甫下車,與家珍遇,彈發炸良弼,左腿立斷。家珍已傷頭部先斃,良弼死二時始蘇,謂母曰:「殺我者,好英雄也,真知我也。」旋語西席康譔瞿曰:「我死不足惜,惟清廷宗社從此滅亡,為可慟耳!上年,我奏請放釋黨人,請開國會,皆不我聽。今秋變起,請以禁軍赴前敵,又不我用而委之蔭昌。內廷紛爭,外患四起,我宗社之亡,將無日也!我見政府不可為,始組織宗社黨,甫有頭緒,欲實力進行,而我就受此懮慟!我死,清廷亦將之亡也!刺我者已死,我知之也。」延至初十日午間,遂卒。 授袁世凱全權,與民軍商酌退位條件。時第一軍總統官段祺瑞等四十六人電請速定共和政體,隆裕太后諭:「朝廷何忍以一姓之尊榮,貽萬民以實禍?惟是宗廟陵寢以及皇室之優禮、皇族之安全、八旗之生計、蒙古、回藏之待遇均應預為籌畫,故授袁世凱全權,與民軍研究一切辦法。」 隆裕太后下詔,率帝將統治權公諸全國,清亡。袁世凱與民國議和代表議定優待皇室八條:

一、帝但御政體,不廢尊號。中華民國以待各外國君主之禮相待。

二、皇室經費,歲由中華民國撥用四百萬兩。

三、帝暫居宮禁。

四、宗廟、陵寢由中華民國保護。

五、德宗陵制,如舊妥修。

六、宮內各項執事人員,照常留用,惟不得再招鬮人。

七、皇室私產,由中華民國特別保護。

八、原有之禁衛軍,歸中華民國陸軍部編制,額數、俸餉如舊。

待遇皇族四條:

一、王公世爵仍舊。

二、皇族對於中華民國國家之公權及私權,與國民同等。

三、皇族私產,一體保護。

四、皇族免當兵之義務。

待遇滿、蒙、回、藏七條:

一、與漢人平等。

二、保護其原有之私產。

三、王公世爵仍舊。

四、王公中有生計遇艱難者,設法代籌生計。

五、先籌八旗生計,於未籌定之前,八旗兵弁俸餉仍舊支放。

六、蠲除從前營業、居住等限制,各州縣聽其自由入籍。

七、滿、蒙、回、藏原有之宗教,聽其自由信仰。

以上條件,經袁世凱奏入,太后屢召皇室會議,至是月十九日,決定下詔辭位。二十五日,帝退位。滿洲入主中國二百六十八年,至是乃亡。

 卷七十九 ↑返回頂部 完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1. 即湘春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