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七十五

 卷七十四 清史紀事本末
卷七十五 宣統嗣立
卷七十六 

德宗光緒三十四年,冬十月,授醇親王載灃爲攝政王。帝自上年入秋以來患疾,不御殿者兩載餘,上月達賴喇麻勒朗結來朝二十日,帝猶勉御仁壽殿接見。是月初六日,復御紫光閣賜讌,至初十日,太后萬壽節,勒朗結率徒祝嘏,帝已疾甚,不能親詣行禮,但傳旨加封勒朗結爲誠順贊化西天大善自在佛。至二十日,太后亦不豫,乃命載灃暫設朝政。 命載灃之子溥儀在宮內教養,並在上書房讀書。時太后知帝疾將不起,而未有儲貮,乃於是月二十日取溥儀入宮,命皇后鞠之。生三年矣,其母爲醇邸福晉,故大學士榮祿女也。太后尋命慶王奕劻往奏帝。帝曰:『立嗣以長,不亦順乎?』繼聞醇王攝政,帝喜曰:『付託得人矣!』 帝崩,時是月二十一日酉刻也。遺詔略曰:『朕躬氣血素弱,自去年秋間不豫,醫治至今,日以增劇,以致彌留不起。顧念神器至要,亟宜傳付得人,茲欽奉皇太后懿旨,以攝政王載灃之子溥儀入承大統爲嗣皇帝,必能仰體慈懷,欽承付託。中外臣工,務當恪尊前次諭旨,各按逐年籌備事宜,切實辦理。庶幾九年以後,頒布立憲,克終朕未竟之志!』 太后命以嗣皇帝承繼穆宗爲嗣,兼承大行皇帝之祧。 以攝政王爲監國。 尊太后爲太皇太后,兼祧母后爲皇太后。 太皇太后葉赫那拉氏崩,時是月二十二日未刻也。 安徽馬礮兵變,駐安慶馬礮隊官熊成基欲乘秋操起事。是月二十六日黎明,率衆襲城。城中嚴守不得入,又爲江中兵艦所攻,遂向西北桐城、樅陽等處退走,衆漸潰散。成基復於哈爾濱被捕,死於吉林。 十一月,嗣皇帝即位,以明年爲宣統元年。 上大行皇帝尊諡,曰:『同天崇運大中至正經文緯武仁孝睿智端儉寬勤景皇帝』,廟號:『德宗』,陵曰:『崇陵』。 上大行太皇太后尊諡曰:『孝欽顯皇后』 頒示監國攝政王禮節。 設立變通旗制處。 上太后徽號曰:『隆裕皇太后』 命奕劻以親王世襲罔替,並加恩王公大臣有差。 定諭旨由軍機大臣署名之制。 十二月,另編禁衛軍,由監國攝政王兼統。 大學士王文韶卒,予諡文勤。 收還京漢鐵路。 命軍機大臣袁世凱開缺回籍養苛。 命那桐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以外務部右侍郎梁敦彥署理外務部尚書。

末帝宣統元年,春正月,郵傳部尚書陳壁以用欵靡費,調員胃濫革職。 以東三省總督徐世昌爲郵傳部尚書。 三月,各國派送德宗景皇帝梓宮專使覲見。 德宗景皇帝梓宮奉移山陵。 追予故戶部尚書立山,兵部尚書徐用儀,吏部侍郎許景澄,內閣學士聯元,太常寺卿袁昶諡。 夏四月,命貝子銜鎮國將軍載振往日本國,法部尚書戴鴻慈往俄國,答謝派遣專使來送梓宮。 命各省財政統歸藩司,或度支司綜核,其餘一切局所,予限一年次第裁撤。 五月間,復前協辦大學士翁同龢原官。 監國攝政王暫行代理海陸軍大元帥,並先行專設軍諮處。 六月,以督辦津浦鐵路大臣呂海寰失察,路局局員李德順營私,開去差使,以郵傳部尚書徐世昌代之。 秋七月,派兩江總督張人駿爲南洋勸業會會長。 與日本訂立東三省五案條款成。日本因安奉鐵路改築事,自由行動,交涉幾致決裂,至是,並其他諸案及吉長貸款契約,訂立條款完案。 八月,大學士張之洞卒,予諡文襄。 福建福州大火大風,死者百餘人,傷者二百餘人,船舶沉沒者二千餘艘。 命法部尚書戴鴻慈在軍機大臣上行走。 九月,以軍機大臣鹿傳霖爲大學士,吏部尚書陸潤庠協辦大學士。 冬十月,直隸總督端方以恣意任性,不知大體,革職。端方因送德宗梓宮,令人在太后行宮外攝影,爲散秩大夫李國杰所劾,乃坐以焚化冥鏹時,乘輿橫衝神路,遂革職。 大學士孫家鼐卒,予諡文正,以陸潤庠爲大學士,戴鴻慈協辦大學士。 十二月,諭誡建言諸臣,不得懷挾私見,及毛舉細故,不知大體。 賞給遊學專門詹天佑、嚴復等進士、舉人有差。 監國面奉太后懿旨,明年正月初十日萬壽,皇帝在宮內行禮,停止慶賀。時太后居延熙宮,大內御花園之東有土阜一區,向以日者之言,不宜建築。帝登極后,於此興修水殿以奉養太后,四圍浚池引玉泉山水環繞之。殿凡九層,層九間,又四角各有一亭,計三十九間。以銅爲棟,以玻璃爲牆,四望空明,入其中者,如置身琉璃世界。牆之夾層中,置水蓄魚,下層地板亦以玻璃爲之,俯首而窺,池中游魚一一可數,荇藻參差,青翠如畫。地板又可開闔,時或揭起,駕小舟直達宮外。中層、上層亦用玻璃,上層頂上,更有玻璃缸數事,爲蓄魚之需。樓梯皆置宮外,由東南亭內曲折環繞漸升而不自知也。太后自題扁額曰『靈沼軒』,而俗呼曰『水晶宮』。聞此次工程費帑已達百萬,以上,遜位之時,尚未畢工也。

二年,春正月,革阿旺雞布藏吐布丹甲錯濟寨汪曲却勒朗結達賴喇嘛名號。勒朗結自三十年六月避英兵至庫倫,朝命革去達賴喇嘛句號,及勒朗結折回西寧。三十四年,詔諭其來朝賜加封號,上年,並派員護送回藏。至十二月,駐藏大臣趙爾豐忽電告政府,謂勒朗結與俄國訂結協約,請政府牒告各國使臣,謂該曰非經中國皇帝認可,則作爲無效。時爾豐之兄爾巽督川,即派大軍入藏,以爲爾豐干涉藏政之後援。是年正月初三日,川兵至拉薩,勒朗結即於是夜出奔印度,至是命禠去其法號,令爾豐別選靈異幼童擇立,以爲達賴。勒朗結愬政府之暴於英,英公使質於外務部,部答以達賴謀叛,故黜之,吾國對於西藏政治,無所變更也。勒朗結復愬俄,英、俄皆嘖有煩言,而印度佛教徒方擬舉空前絕後之盛儀以歡迎勒朗結云。 戴鴻慈卒,以郵傳部尚書徐世昌協辦大學士。 命內閣學士吳郁生在軍機大臣上學習行走。 定嗣後內外文武滿漢諸臣陳奏事件,一律稱臣。 二月,山西交城文、水兩縣人民因禁烟暴動,旋討平之。 廣東黨人汪兆銘等謀刺監國攝政王,事洩,被獲,命永遠監禁。先是,兆銘等均定爲死刑,時監國鑒於黨禍日夕相尋,恐益重其怒,乃作釋怨之舉,博寬大之名。肅王善耆又從事贊成,遂飭法部以擾害治安定擬判決二人,皆處以無期徒刑,加重永遠禁錮。 三月,湖南省城饑民暴動,焚毀巡撫衙門及教堂學堂。先是上年,長沙府屬秋收歉薄,是年奸商復運米出省,售於外人,鄉民阻境不獲,米價因之而昂貴。是月初五日,饑民數百擁之撫署,要求平糶。巡撫岑春蓂議勸紳捐,先辦義糶。劣紳王先謙首先梗議,葉德輝積穀萬餘石,不允出糧,遂至變起。莠民痞棍,聚至數千,縱火焚署及教堂學堂。先謙等仍歸咎撫臣激變,電請簡易巡撫,孔憲教、楊鞏倡議,擁戴藩司莊賡良。由少數劣紳推爲巡撫,朋陷撫臣,不遺餘力。事間,朝命春蓂開缺,派湖北藩司楊文鼎前往,暫行署理湖南巡撫,旋命湖廣總督瑞澈會同文鼎,徹底查究。復經查明,地方文武辦理不善,及紳士挾私釀亂,奏請分別懲儆。疏入,文武各員,春蓂、賡良,巡警道賴、承裕,鹽法道柳延熙,長沙協都司貴齡,左營守備周長泰,浦防所所所長遊擊龔培林,警務委員知縣周騰均著革職,餘降調革留察議。劣紳前國子監祭酒王先謙,分省補用道孔憲教均著降五級調用。吏部主事葉德輝,候選道楊鞏均著革職,交地方官嚴加管束。 裁奉天巡撫缺。 夏四月,彗星見於西北,月餘乃滅。 命郵傳部佐侍郎汪大燮出使日本國。 五月,江蘇沛縣男化爲女。縣城東八十里喬厲莊潘氏子,年六歲於夜分時驚哭數聲,次晨自言下體有異,母驗之,已變爲女。 予進士館遊學畢業員項驤等獎勵有差。 六月,山東萊陽、海陽縣人民因抵抗苛稅暴動,爲官兵殺傷數百人。先是,民間以銅元兌納錢糧皆按七折扣算,是年春,海陽縣方奎開徵更按五折釦算,加以火耗、輕封、封尾、鹽金、德麥諸陋規,正供一兩。民間所納需大錢三千七百八十文。民不堪命,亂機遂萌。萊陽則以開辦地方自治,紳士王圻等肆意苛徵,履畝重稅。過於正供,間架有稅,有頭有稅,牛馬亦有常捐。民間稍有抵抗,縣官朱槐之復袒劣紳,苛斂不遂,淫刑以逞,及至釀成禍變。復歸罪於曲思文,謂其煽衆謀亂。調兵剿辦,劫殺淫暴,甚於盜賊。顧猶以兵力之不足,復請朝旨派第五鎮練軍馳赴助剿凶殘劣弁。肆其鋤戮,死傷者幾及千人。 六月,諭飭各督撫慎選牧令,有鑒於萊陽、海陽之禍也。 秋七月,革開缺江西提學,使浙路總理湯壽潛職,不准干預路事。壽潛爲浙江路事,電軍機處詆郵傳部侍郎盛宣懷爲蘇浙路罪魁禍首,不應令其回任,請收回成命,或調離路事以謝天下。廷旨,斥其荒謬、狂悖,予嚴譴。 大學士鹿傳霖卒,予諡文端。 設各省交涉使。 命外務部右丞沈端麟出使奧國。 八月,命外務部右丞劉玉麟出使英國。 命陸軍部尚書蔭昌兼充訓練近畿各鎮大臣。 命近畿陸軍均歸陸軍部直接管轄。裁撤近畿督練公所。 改四川鹽茶道爲鹽運使,並設奉天鹽運使。 以徐世昌爲大學士、吏部尚書,李殿林協辦大學士。 革江海關道蔡乃煌職,因度支部奏參乃煌於辦理欵項罔利營私,居心狡詐,不顧大局,令革職。 九月,四川定鄉兵變,竄䧈雲南中甸,旋被官軍剿平。 賞給遊學畢業生吳乃琛等進士、舉人有差。 予進士館遊學畢業員錢崇威等獎勵有差。 賞給陸軍遊學畢業生黃承恩等舉人,並授軍職有差。 命散秩大臣一等蕭毅侯李國杰出使比國。 冬十一月,賞給陸軍遊學畢業生李宣倜等舉人,並授軍職有差。 賞給北洋大學堂畢業生馮熙敏等進士,並授職有差。 十二月,雲南大姚縣人民暴動,縣城失守,旋爲官軍剿平。 派東三省總督錫良、直隸總督陳夔龍、兩江總督張人駿、湖廣總督瑞瀓、雲貴總督李經義參訂外省官制。 賞給遊學陸軍畢業生李兆綸等、林鳳遊等,工科畢業生陳祖良,法政科畢業生鄭際平舉人,並授職有差。 派貝子銜鎮國將軍載振爲頭等專使往英國,賀英君加冕。時英人以載振爲皇室疏族,於政界又不占重要之位置,且以載振納妓楊翠喜一事,故尤輕視之。及載振抵英,其坐席在三十六位,廁於埃及使之前,印度使之後,與亡國賤奴等視。載振歸,政府憤甚,乃一歸咎於駐英使臣劉玉麟,謂係公文中未將貴州敘出及其他揭詞多有不合,嚴旨申飭之。

三年,春正月,因英兵佔據片馬,命駐英使臣請英政府撤兵。中英緬甸界務久未解決,上年秋間英派兵駐片馬,雲貴總督及雲南紳民屢請力爭,外務部命駐英使臣劉玉麟速與英政府交涉。 東三省疫。 二月,四川德格、春科、高日三土司改流,設邊北道、登科府等官,並改巴塘、打箭爐爲巴安、康定二府,設康安道。 裁撤駐藏幫辦大臣,改設左右參贊。 派全國軍隊訓諭六條。 黃興等起事於廣州,燬總督衙門,被官軍擊退,死者七十二人,興走還香港。先是,有廣東香山人孫文始剏興中會,潛謀革命。光緒二十一年十月,謀起事於廣州,事洩,走海外,會員陸皓東等死之。文至倫敦,爲駐英使臣龔照瑗所捕,因英政府干涉,始得釋放。又有湖南長沙人黃興者,與陳天華、宋教仁等剏華興會,二十六年十月謀舉事於長沙,事洩,走日本。尋文至日本,乃與興等合剏同盟會,密購軍火,糾合會黨,思於閩、廣、雲南起事。三十三年十一月,由越南進攻廣西鎮南關,奪石輔山礮臺三座,旋以軍火不濟而敗。三十四年三月,興又自越南海防攻入雲南河口、南溪等處,分兵攻蠻耗、開化、蒙自等處,旋亦敗退。至宣統二年正月,廣東新軍因與巡警交閧起釁,興等又乘機起事,爲防擊斃數百人,餘衆潰散。是月二十九日午後四時許,興率同志百餘人往攻督署,時署中防範極嚴,不得入。官軍蜂擁至,勢不敵,遂敗,死七十二人,興繾城出渡香港。 夏四月,江蘇諮議局與兩江總督張人駿爭預算案,全體議員辭職。 諭以本年秋季調集禁衛軍及近畿各鎮陸軍,在永平府大操。 吉林省城大火,厯一畫夜始熄,城內官錢局、陸軍糧飼餉局、高等審判廳、檢察廳、財政局、官書局、圖書館皆片瓦無存,監獄燒毀殆半,以度支司署爲尤甚。民居被燬約萬餘戶,財產損失約二十餘萬,人口遭難約三分之二。 六月,太后因帝七月內在毓慶宮入學讀書,派弼德院院長陸潤庠等授讀。 黑虹見天,越九宿復見,起自西北,蜿蜓至東南而沒。 閏月,分行廣東禁財條例。 安徽、江蘇、江西、浙江、湖南、奉天、黑龍江大水。 漠陽大火。是月十六日晚起,一時水際並焚,至翌午五時始熄,計際上被焚之屋八千餘所,水中被焚之船亦千餘艘,舵主焚斃及溺死者百餘人。 木星見,光射東南。 命裁各省府治首縣。 秋七月,監國攝政王校閱禁衛軍。 八月,民軍起事湖北之武昌,湖南、江西、陝西、貴州、山西、雲南、浙江、江蘇、廣西、安徽、廣東、福建、四川先後響應。 九月,乙丑朔,日食。 乙卯望,月食。 冬十二月二十五日,下詔宣布退位。


 卷七十四 ↑返回頂部 卷七十六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