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七十四

 卷七十三 清史紀事本末
卷七十四
卷七十五 

德宗光緒二年,秋八月,定嚴禁栽種鶯粟例。鴉片煙之禁,始自雍正時,其初但充藥品。英商以之販運內地,稱洋葯,故民間吸食者極少。至道光初,其風始熾,尋由印度傳之雲南。而南土興,輾轉傳至四川而有川土,又傳至甘肅而有西土,由是而至貴州,由是而至陝西、山西。一二十年來,廢田而種鶯粟,歲益侵廣,而西洋販運中國,亦歲益增多,蓋開種日繁,即吸食者日衆,勢將盡中國之人,皆至失其生理,槁項黃馘,奄奄僅存,無異殘廢。西洋人士知鴉片爲害之烈與中國受害之深也,相與設爲公館,廣勸禁止栽種販賣,於是中國人亦恥之,言路紛紛具疏,請嚴禁吸食,並禁種鶯粟。因有是舉,然亦徒有章程,並無實事,不免爲外人所竊笑而已。

三年,春二月,駐英使臣郭嵩燾奏請設法嚴禁鴉片煙,不報。嵩燾奉命使英,初至倫敦,英國世爵夏弗斯伯里、議政院馬光斯求爾德、教士里格德爾、刺爾丹拿畢等五十餘人來謁,力勸中國設法禁煙。又其議員阿什伯里遊歷各國,所至風土人情,皆照相以記之,而於中國男女僵臥吸食鴉片之事,共傳觀以取笑,嵩燾恥之。是年正月,嵩燾復接據粵紳唐德峻至,咨請總理衙門轉奏。其後屢見英國士紳力除鴉片煙之害,發於至誠,又接粵紳桂文燦、溫有溪等二。至是,具疏入告,請設法嚴禁人民吸食,略謂:『鴉片產出印度,而南洋附近之暹羅,東洋之日本皆有厲禁,無吸食者,獨中國販運銷行,每年課稅至數千萬,爲英國人入欵一大宗。而其地士紳會議猶勤勤焉,謂煙土貽毒中國,引以爲咎,倡言禁止。中國人民肆行吸食,略無悔悟,其勢非嚴定督撫處分。以督率州縣,不能望有轉機,請朝廷堅以持之,寬以期之。限示三年,責成督撫分飭各州縣,多製戒煙方藥,施散勸諭。以滿三年爲期,逾期不能戒者,官吏参革,生監舉人禠斥,長官不舉發者同罪。而凡文應試士子,例具五童互結,宜以鴉片煙爲首禁,容隱者一併除名。童生吸住鴉片煙,皆先停考,濫入場者,廩保坐黜。廩生吸煙,皆先停止保人,濫保者教官坐黜。而於各省栽種鶯粟方,則由有司勸諭紳民,整頓所屬地方,漸摩勸化,更需以二十年之期,盡人民而變革之矣。』疏入,不省。 三月,郭嵩燾奏,鴉片爲害中國,擬請設法禁止,下各將軍府尹,各直省督撫議奏。嵩燾再疏稱,臣光緒三年二月初八日,具奏設法嚴禁鴉片一摺,至今未奉批諭,竊惟國家興利除弊,關繫重大,未易輕議整頓。鴉片煙爲害中國,五六十年,通計各省人民陷溺其中者,率十之四五。其害日廣,其毒亦日深。道光十九年,特詔嚴禁,遂至激成海疆之禍,而吸食者愈多。至咸豐九年,例禁已開,更無顧忌,臣於此時復爲禁止鴉片煙之議,人皆知其難行,而臣揆之事理,驗之人心,顧獨以爲至易。蓋使國家設立科條,責成地方官禁之,徒以擾累百姓,其終必至愈禁而愈開。使人民自爲禁制,以獎勵其廉恥,而激發其天良,則動於詔旨一二言而人心自振,積弊亦將自除。並陳辦法數條:

一、權衡人情,以定限制之期。

二、嚴禁栽种,以除蔓延之害。

三、嚴防訛詐,以除胥吏之擾。

四、選派紳員,以重稽查之責。

五、明定章程,以示勸懲之義。

六、禁革煙館,以絕傳染之害。

奏上,諭交各該將軍府尹、各直省督撫斟酌妥議具奏。原奏者發鈔。

四年,春二月,工部右侍郎閻敬銘、山西巡撫曾國荃奏,申明栽种鶯粟舊禁,允之。自郭嵩燾再疏條陳禁煙之法,奉旨交各省議覆後,久之,仍寂然無聞。是年,敬銘因督辦秦晉工振,在山西見晉省地半磽瘠,產糧本不見多,又不按畝力耕,私栽鶯粟,民間既少存糧,一遇荒歉,盡成飢莩,特商同國荃出示曉諭,勸民間嗣後務當變計,盡力農作,期於國產充盈,凶荒有備。所有栽种鶯粟者,責令族長、甲長押令拔除,改种五穀,違者究治。官吏私徵鶯粟畝稅,立予參撤。至是,具疏奏明,諭如所議行,並着各省訪照章程,一體嚴禁。 秋七月,陝甘總督左宗棠奏請將禁种鶯粟不力及實在出力各員,分別懲勸,從之。宗棠在甘肅,督飭司道,設法勸禁栽种鶯粟,頗著成效,至是,奏請懲勸查禁不力及出力各員。奉旨依准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18652&by_title=%E6%B8%85%E5%8F%B2%E7%B4%80%E4%BA%8B%E6%9C%AC%E6%9C%AB&page=31

所有查禁不力之儘先道寧夏府知府李宗賓候補直隸

州知州代理寧夏縣知縣胡韻蘭靈州知州孫承弼兩當知縣任懋修碾伯縣知縣邵杜寧朔縣知

縣賀昇運等革職開缺撤任有差其查禁尤爲出力之寧靈廳同知喻光容賞知府銜署中衛縣

知縣劉然亮署寧夏府知府張家槐署平羅縣知縣吕恕代理寧夏縣知縣李日乾代理靈州知

州德蔭署甘肅寧夏鎮總兵馮南斌等均交部優叙 九月曾國荃奏晉省禁種鶯粟請仿照兩

江將栽種鶯粟地畝充公章程辦理允之國荃前與閻敬銘奏明重申栽種鶯粟舊禁後適編修

李用清查賑至晉就便察看晉省各廳州縣所種鶯粟之處較一年前減去十之六七因緘吿國

荃乘此大祲糧貴之時勸民改業可期事半功倍國荃嗣查兩江禁止鶯粟有將地畝充公章程

最爲民閒所畏憚至是奏請仿照辦理並請將地方官稽查不嚴及能力禁而不擾累閭閻者分

別撤參獎勵諭如所議行

八年夏六月山西廵撫張之洞奏民閒栽種鶯粟有妨嘉穀擬嚴法申禁允之之洞疏稱晉民好

種鶯粟最盛者二十餘廳州縣其餘多少不等幾於無縣無之曠土傷農以致畝無棲糧家無儲

粟丁戊奇荒其禍實中於此然而覆轍相沿不知迷復議者或持不宜禁之說大率一由見小一

由畏難然臣謂以地以時有不可不禁者四晉地磽瘭產糧無多旱年本恃外省接濟自爲鶯粟

所奪蓋藏益空卽如前此大祲垣曲產煙最多餓斃亦最衆近日種煙之地以交城爲最盛而糧

價亦以交城爲最昂賊民害稼確有明證此時若再不遏其流設有偏災豈堪設想此必禁者一

也晉省山農多水利少種植鶯粟之功倍於蔬卉偶有山溪水滸可資灌溉悉以歸之鶯粟此物

最耗地力數年之後更種他穀亦且不蕃僅有此區區難得之水利而養此毒民之物此必禁者

二也晉省吸煙之癖官吏士民弁兵胥役以及婦人女子雖皆沾染大率鄕僻居其十之六城市

居其十之八人人尩羸家家晏起怭惰頽靡毫無朝氣在官者不修其職食力者不勤其業循此

不已貧者益貧弱者益弱數十年後晉其危乎惟種之多者故吸之便此必禁者三也洋藥税爲

海關大宗今日方議重徵藉禁外販以爲坊民正俗之謀若內地不禁聽其蕃滋何以關遠人之

口此必禁者四也查晉省鶯粟之所以不能禁者一由於上官之禁弛不一朝令夕更一由於官

吏之視爲利源圖收畝税祛此二弊必有成效可觀臣愚以爲禁之有方行之有漸先膏腴而後

磽磧先腹地而後邊廳責之於鄕保毋徒付之於吏胥遏之於播種之先毋徒毀之於揚華之後力

禁苛擾嚴定攷成感民以誠未有不動雖不能遽絕根株而少一畦之鶯粟卽多一口之餘糧矣

至於官紳將卒臣已多方勸戒現仿李鴻章天津所設之戒煙局延醫購藥以冀廣起沉疴屬官

有嗜好廢事者分別撤任停委勒限戒斷許令自新弁勇勒限戒斷不悛者汰黜學校諸生由學

臣隨時董戒冀以漸摩觀感徐收移風易化之功疏入報聞仍著隨時查察有犯必懲

三十一年春正月户部奏洋藥土藥害人耗財擬嚴定分年禁法畫一辦法從之中國鴉片之禍

瀰漫已臻極點始焉禁賣禁吸禁種終於無效近年以財政紊亂倒行逆施藉口變通之法略加

徵税使購買不易吸食者自寡於是各直省中土捐膏捐所在皆是顧又格於洋關則例不能重

徵阻礙土藥之銷路故有税亦與無税等時西人譏中國之風俗謂不去其五經毒鴉片毒終無

望治之一日一時臣工皆恥之紛紛條奏禁烟辦法如駐義使臣許珏奏陳義國榷煙大略擬請

先就土藥整頓試辦直督袁世凱奏覆征收膏税事體繁重請飭户部籌議辦理先後下部然諸

條陳辦法皆主張以徵爲禁謂雖多取而非虐其實則征而已禁未能也況局卡愈密繞越愈多

岐路未易稽查私土因而充斥不惟禁不能禁而且征無從征部臣有見於此與其求征税之方

税仍不旺不若行禁煙之策害可永除因仿日本治臺灣禁煙法由官熬膏握准吸准買之權擬

定分年禁法籌一辦法入奏諭照所議行

三十二年秋八月諭禁鴉片定限十年以內將洋土藥之害一律革除淨盡著政務處妥議嚴禁

吸食並禁種鶯粟章程旋會議政務處大臣籌擬禁煙辦法十條具覆一限種鶯粟以淨根株二

分給牌照以杜新吸三勒限減癮以蘇痼疾四禁止煙館以清淵藪五淸查煙店以資稽察六官

製方藥以便醫治七准設戒煙會以宏善舉八責成地方督率紳董以期實行九嚴禁官員吸食

以端表率十商禁洋藥進口以遏來源疏入奉旨頒行

三十三年秋九月以睿親王魁斌莊親王載功都御史陸寳忠副都御史陳名侃等吸食鴉片情

形顯著將所任差缺照章先行派員署理如能迅速戒斷仍准照舊供職

三十四年春二月外務部奏覆陳籌議禁煙與各國商定辦法六條請飭民政部度支部速行會

訂稽核章程嚴定攷成通頒直省責成各督撫實力奉行從之上年十月閒外部與英使妥商禁

煙辦法六條一洋藥分年遞減以五年內進口疑數折中定額自一千九百七年以後年減一成

十年淨盡一印度之嘎里古達爲洋藥總滙之地由中國派員前往監視拍賣打包得知發運洋

藥實數一土藥税每擔現已加抽至一百十五兩洋藥力量倍於土藥而原有之釐税倂徵祇一百

十兩應照原定之税數加倍徵收以徵爲禁一香港爲洋藥熬膏之地應由港督協助嚴禁烟膏

不得運入中國境內一租界內煙店煙館及各吸煙之所並各行店售賣煙具其清查籌禁之法

照中國地方官辦法一律辦理一嗎啡及嗎啡針之害設法禁止已載在中英中美新約惟須有約各

國應允照行方可舉辦後經雙方議定第一節印度洋藥以出口五萬一千箱之數爲定額按年

遞減五千一百箱自一千九百零八年(光緒三十三年十二月)爲實行之始第二節申明中

國派往印度之員祇查發運洋藥實數並不干預他權第三節加增洋藥税釐俟土藥統捐及土

藥價值調查明確後再行續商第四節聲明香港煙膏禁止出口入華並禁止煙膏由華入港之

貿易第五節如華官在各項租界外實行禁止烟館及吸烟處所各口岸租界內工部局不俟華

官之請自行設法辦理第六節禁止運入嗎啡及嗎啡針一俟有約各國全允卽應照行後由外

部照會法葡荷三國公使嚴禁越南澳門南洋各島轉運洋藥入口惟波斯爲無約之國部中咨

行税務處轉飭總税司籌擬辦法其禁止嗎啡嗎啡針運華亦由部中照會各國應允至是奏聞

疏入依議 三月派恭親王溥偉協辦大學士鹿傳霖協辦資政院事務景星丁振鐸充辦理禁

煙大臣 秋七月以內閣學士文海載昌夙患煙應朦混註冊均著革職

末帝宣統元年春二月申諭禁煙辦法 冬十二月頒行禁煙條例

二年秋八月以吉林等省清除種煙未淨該督撫均交部議處先是因各省疆吏奏請變通禁烟

年限政府恐各省奏報不實乃飭令度支部派員赴各省密查至是覆稱吉林黑龍江河南山西

福建雲南新疆等省均經奏報一律肅清其實並未淨盡各督撫均交部議處其山西吉林雲南

等省從前保案均撤銷 冬十二月申嚴烟禁

三年夏四月因外務部與英使續定禁烟條件飭各省督撫迅將禁種禁吸禁運各事認眞整頓

 卷七十三 ↑返回頂部 卷七十五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