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九 清史紀事本末
苗族及金川之征勦
卷三十一 

高宗乾隆元年,春三月,經略張廣泗分兵八路,合攻牛皮箐苗寨,破之,苗平。苗族種名不一,在四川者曰僰、曰生番;在兩廣者曰僮、曰黎;在湖南、貴州者曰徭;在雲南者曰倮、曰野人。其語言風俗既與中國絕異,故中國自元明以來,設有宣慰、宣撫、招討、安撫長官等土司,又有土府、土州縣,其長皆得世襲,握自治權,蓋欲仍其舊俗,官其酋長,以羈穈之也。順康以來,襲明舊制,分設土官,然苗民不知耕作,專以刦殺爲生,土官又以積威,苛斂虐使,恣爲不法,故苗族常爲邊患。而於雲貴爲尤甚。自雍正四年,鄂爾泰巡撫雲南,建策改土歸流,因極言從前以夷治夷之失計,然欲改土爲流,非大用兵不可,宜悉令獻土納貢,違者勦。世宗覽疏,大喜曰:“卿,朕奇臣也!此天以卿賜朕也!”命進呈生年日月,召赴養心殿,手鑄三省總督印付之。鄂爾泰抵任,用遊擊哈元生,委任以烏蒙、鎮雄之事;用總兵石禮哈,搜討貴州廣順之長寨,招服黔邊東西南三面生苗二千餘寨,用知府張廣泗招撫古州,闢苗疆二三千里

清史紀事本末三  42

前後劾黜雲南霑益土州安氏鎮沅土府刁氏及赭樂長官

司威遠州廣南府各土目悉定瀾滄江以東地以普洱爲府廣西諸土官自泗城之岑氏以下亦

先後繳勅印納軍器二萬餘用兵五六年三省邊防粗定世宗奇其功至批劄云朕實感謝矣不

知如何待卿而後心安於是鄂爾泰以積勛封襄勤伯授武英殿大學士入朝廣泗亦由雲南廵

撫移督湖廣繼之者皆易視苗事疆吏又以徵糧激變至十三年春各寨蠭起聚集清江台拱閒

陷黃平以東諸城積忿於鄂爾泰督軍時所獲苗皆刳腸截脰分挂崖樹幾滿至是抵抗之志益

堅至手刃妻女而後出戰鎮沅苗至縛知府劉宏度於柱裸淫其女而頭曳之鄂爾泰雖慙怒次

骨引咎自劾而苗患蔓延不復可制矣時詔發滇蜀楚粵四省兵會勦而軍中各懷意見將軍哈

元生主勦提督董芳主撫撫苗大臣張照又密奏改流非策且致書諸將倡棄地之議因命令不

能一致治軍數月迄無成功時帝已嗣位盡罷張照哈元生董芳治罪而以廣泗任七省經略先

後攻克台拱之九股苗及清江下流各寨至是復增兵分八路圍其逋逃於丹江古州郡勻台拱

閒之大森林所謂牛皮大箐也凡燒千二百二十四寨赦三百八十八寨貴州苗族悉平越十年

而有四川大金川之役

十二年春三月命雲貴總督張廣泗改督川陜駐四川相機進勦大金川苗部金川爲四川西邊

諸土司之一爲漢冉駹地隋置縣唐屬雅州明隸雜谷安撫司本吐蕃領地俗信剌麻敎明時封

其部哈伊拉木爲演化禪師世有大小金川流域地後分兩部居小金川者曰攅拉(譯言小河

濱)居大金川者曰促浸(譯言大河濱)順治七年授小金川酋卜兒吉細土司職康熙五年

授大金川酋嘉勒巴演化禪師印雍正元年以嘉勒巴孫莎羅奔於康熙五十九年從征西藏羊

岡有功授爲金川安撫使乾隆十一年莎羅奔勢強盛謀兼倂諸鄰部以結婚政策羈縻小金川

酋澤旺而奪其印以與澤旺弟土舍良爾吉復以兵力侵略革布什咱及明正土司並擊傷中國

之赴援軍至是以廣泗前征苗有功命移節川中專仕大金川軍事廣泗至進屯小金川之美諾

信用漢奸王秋言良爾吉爲鄉導然大金川地險又長於防禦工事以石築高壘名曰戰碉大小

林立圍攻數月諸將多失事副將張興游擊孟臣皆爲降番所誘殺

十三年夏四月以大學士訥親爲經略起故將軍岳鍾琪爲提督馳赴大金川軍營訥親至軍用

以碉逼碉爲唯一之兵略而得一碉輙傷人無算總兵任舉副將賈國良皆戰殁廣泗所用之嚮

導良爾吉前奪其兄澤旺印又烝其嫂阿扣感莎羅奔甚故在軍中每以動静通報莎羅奔以故

攻戰復數月仍無尺寸功 冬十二月以大學士傅恆爲經略賜訥親死殺張廣泗傅恆至任總

兵冶大雄爲總統使副將馬良玉誘誅良爾吉並斬阿扣王秋閒諜以絕撤諸方圍碉兵爲直搗

中堅之計壁壘至是爲之一新

十四年夏四月大金川土司莎羅奔降詔班師先是傅恆上疏陳選銳深入之計畫期以四月奏

捷時帝念勞兵久又以其地險欲罷兵詔傅恆還朝而傅恆已與鍾琪分軍深入總兵哈攀龍哈

尙德等連克巴郎平碉及色爾力石碉傅恆奉詔令鍾琪前往敵營諭降西藏之役莎羅奔從征

隸鍾琪麾下素服其威德至是鍾琪單騎入噶喇依營中目莎羅奔而故緩其轡曰汝等猶識我

否衆驚曰果我岳公也皆伏地請罪導入帳中留宿鍾琪解衣安寢如常次日莎羅奔帥衆詣軍

門降大金川平

三十六年冬十月罷四川總督阿爾泰以尙書溫福侍郎桂林代之進勦小金川初乾隆三十一

年以大金川莎羅奔兄子郎卡繼大金川事漸桀驁時與鄰部搆釁總督命令致無效帝令阿爾

泰檄九土司(松岡梭磨卓克基沃日革布什咱綽斯甲布小金川黨壩巴旺)環攻之土司中

兵力旣多不敵阿爾泰又不知利用小金川以制郎卡郎卡遂反與小金川綽斯甲布和親愈猖

獗郎卡死其子索諾木又陰與小金川澤旺子僧格桑結攻守同盟之約遂合攻革布什咱及沃日

諸土司帝命罷阿爾泰尋賜死以溫福爲大學士桂林爲總督令率兵分路進討

三十七年夏五月褫桂林職以阿桂爲四川總督桂林與溫福分軍由打箭爐汶川進漸逼小金

川境而桂林將薛琮以深入無援致全軍陷没泅水歸者僅二百餘人桂林以隱匿不奏劾罷命

阿桂代之 冬十二月阿桂攻取小金川以溫福爲定邊將軍阿桂爲副將軍阿桂旣代爲川督

轉戰有功至是直抵美諾僧格桑竄大金川阿桂檄索索諾木不應帝欲一舉並滅之故有是命

三十八年夏六月小金川降番攻陷木果木溫福死之授阿桂爲定西將軍以參贊豐伸額爲左

副將軍明亮爲右副將軍先是溫福等分道進發旣而溫福以敵扼險不得進駐軍大金川東境

木果木以狃於易勝不復調集各路兵馬惟令提督董天弼分屯其東以守小金川地而日與諸

將置酒高宴額駙色騰布護軍統領伍岱提督馬銓先後入諫反劾其煽惑軍心帝爲召還色騰

布而遣戌伍岱遣綠營兵三千人取碉卡有傷者反責之人心並懈超勇公海蘭察至扣刀以誚

之遷延月餘敵偵知兵弱整勁旅數千東攻天弼軍不戰自潰進襲溫福溫福方雅服督戰遂被

執尋殺之所部戰死者三千餘潰者萬餘小金川復陷 冬十月阿桂等克復小金川阿桂旣受

命改道出沃日攻小金川東境而明亮攻其南至是阿桂直抵美諾明亮亦所向有功小金川地

盡復

四十年秋八月阿桂豐伸額明亮攻破大金川之勒烏圍進圍噶爾崖(括耳崖)自三十八年

十二月阿桂等軍分三道進攻大金川阿桂自小金川攻其東豐伸額明亮自黨壩攻其西北富

德自革布什咱攻其西南三十九年七月阿桂軍逼勒烏圍時索諾木與其從祖莎羅奔守其地

見阿桂軍深入酖殺僧格桑獻其屍及其家族請停止攻擊阿桂不許至是年八月破勒烏圍莎

羅奔索諾木已先期竄噶爾崖至是三路軍會於噶爾崖城下包圍之

四十一年春二月阿桂等攻克噶爾崖莎羅奔索諾木帥衆降金川全境蕩平阿桂等圍攻噶爾

崖四十餘日索諾木始與莎羅奔挈家族以下二千餘人出降並俘獻京師大金川再定兩金川

旣平詔以小金川地爲美諾廳(後改名懋功)以大金川地爲阿爾古廳(卽今綏靖屯)直

隸四川

 編者曰自乾隆三十六年再用兵兩金川以迄於平定得地不過千里人不滿三萬衆而暴師

 五年縻帑七千萬兩其行軍困難之理由固其地理之險阻與其土兵之同心効死要亦可想

 見當日國家之兵備爲不可恃將略爲不足稱已顧時主猶躬親謁陵勒碑太學復東廵吿成

 於闕里鋪張爲甚盛事也抑又何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