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卷二十九

 卷二十八 清史紀事本末
增加兵額
卷三十 

高宗乾隆三年,增設八旗養育兵額。初,八旗兵額數二十五萬人,入關既久,餘丁繁多,其不得充伍之閒散滿人,至有窘迫不能養其妻孥者,世宗愀然憂之,亟欲爲謀生計。無長策,欲增編佐領則正餉不敷,因議設八旗養育兵,給予錢糧,俾得贍養。於雍正二年選其下滿洲、蒙古、漢軍共四千八百人爲教養兵,滿、蒙每人月給三兩錢糧,每年共需銀十七萬二千八百兩。每旗滿洲、蒙古、漢軍共六百名,內滿洲每旗四百六十名,蒙古六十名,漢軍八十名。其漢軍之八十名,令爲步兵,食二兩錢糧,就此錢糧數內通融料理,可多得四十名,漢軍每旗選百二十名。此所設教養兵,皆於參領下計數選取,至是復定滿洲、蒙古各旗原設養育兵,每二名出缺,作爲三名,照漢軍例,各給銀二兩。滿洲、蒙古旗,每佐領下,增足養育兵十名,漢軍旗每佐領下增足六名。

四年,設荊州駐防養育兵四十名。

六年,增殺虎口至綏遠城兵額。

七年,增設荊州駐防養育兵四百名。

十年,設江寧駐防養育兵四百名。

十八年,復定養育兵每三名出缺,作爲四名,再恩賞一名,各改給銀一兩五錢。時於原養育兵一萬五千一百二十四名外,勻出缺五千四十四,再恩賞缺五千四十四,共二萬五千二百十二名,食銀四十五萬三千八百十六兩。

二十九年,設綏遠城駐防養育兵四百名。 復定滿洲、蒙古之養育兵二萬三百十五名,每年增食米一萬六千一百石有奇。

三十一年,增設伊犁駐防養育兵二百四十六名。

三十二年,增設成都駐防養育兵一百四十四名。

三十八年,增設烏魯木齊駐防養育兵二百入十名。

三十九年,增設杭州駐防養育兵一百二十八名。

四十四年,增設土魯蕃駐防養育兵四十八名。

四十七年,增添綠營兵額。先是,各直省七十一鎮之中,綠營兵數雖名爲六十四萬,而其實缺額常六七萬。至乾隆四十六年,增兵之議案決,武職坐糧馬乾,另行添設養廉公費,賞卹另行開銷正項。所有空名,悉令挑補實額。直隸省增實兵四千七百七十名,山東省增實兵一千五百八一名,山西省增實兵二千五百九十五名,河南省增實兵九百七十九名,江南省增實兵五千十一名,江西省增實兵一千五百八十七名,福建省增實兵四千七百五十六名,浙江省增實兵三千三十九名,湖北省增實兵二千三百八十名,湖南省增實兵二千五百八十八名,四川省增實兵四千二百七十四名,陝西、甘肅二省增實兵一萬二千七百三十名,廣東省增實兵五千七百七十四名,廣西省增實兵二千三百三十四名,雲南省增實兵五千四百六十名,貴州省增實兵五千二百八十四名。於是舉康雍以來綠營兵之不足者,悉數挑補,一舉而添兵六萬有奇。然歲添新餉幾三百萬焉[1]

仁宗嘉慶四年,命各省督撫提鎮召募新兵,補實兵額。自苗教軍舉以來,徵調各省營兵開赴前敵,其在軍中死喪逃亡者甚衆,帝恐將來事定歸伍時不敷各省原定兵數,因諭各省督撫提鎮召募新兵。除河南、陝西、四川、雲南募兵較多,所缺無幾,毋庸議外,其餘各省著照派出征兵現缺之數酌量招募。直隸、山東應先補十分之五,山西、甘肅、廣東應先補十分之四,江西、廣西應先補十分之三,貴州應先補十分之七。

九年,藉給寧陝及陝安等處新兵地價銀兩。白蓮教會之役,以滿、漢額兵徵發不便之故,臨時廣募鄉勇以佐戰守,謂之新兵,復增置郡縣營汛,即以新兵挑補。各地增設之兵額,湖北置襄陽提督一,鄖陽總兵、道員各一,計增兵三千五百。陝西置五郎總兵一,改稱寧陝鎮。餘如陝安鎮營、漢中協營、併陽平關、寧羌、略陽等處,增兵共八千六百一十七。四川置綏定府以達州升副將一,餘如保定、夔州所屬要害地,各設守備,共增兵千。就中寧陝及陝安等處新兵,因地險糧貴,皆須一律置買地畝,自行開墾,俾裕生計而勤訓練。每名借與地價銀十兩,共八萬六千一百七十兩,於是并地丁項下借支,在於節省馬乾項下分年扣還。至十五年冬季,全數歸欵。

十年,增設滿洲、蒙古八旗養育兵二千二百五十名。帝以八旗生齒日繁,生計不免拮据,諭令將五營馬兵以若干缺歸入滿洲、蒙古八旗閒散人等分別挑充,令都統以下各官悉心妥議。繼思旗籍弟子與綠營兵士一體當差,未免有玷身份,著將差馬撥出二千匹,交與張家口牧放,計每月可省馬乾銀五千兩。於八旗滿洲、蒙古閒散內,每散滿洲增額養育兵二百分,蒙古額增養育兵五十分,八旗共增養育兵二千分。又因每月節省節省馬乾銀五千兩,按照每兵每月給餉銀一兩五錢,共可得三千三百三十分,合較八旗滿洲、蒙古佐領數目,於滿洲八旗每佐領下,增設養育兵四名,共二千七百十八名。蒙古八旗每佐領下,增設養育兵三名,共六百十二名。

十一年,增設京師八旗滿洲、蒙古及各營養育兵四千三百九十六名。先是,諭以八旗人口加增,自應再籌辦理,著閣臣、部臣、都統等妥議,及復奏稱。統俟河工辦峻時,籌出可備生息支用閑欵銀內,再行奏明辦理。而帝以旗人生齒日繁,當急思鞠謀保聚之道。著於廣儲司撥銀十萬兩,造辦處撥銀十萬兩,戶部籌撥銀五十萬兩,共七十萬兩,交商生息,增添養育兵。八旗每佐領下四名,其半分佐領下二名,蒙古每佐領下三名,圓明園護軍營、內外火器營各三百名,健銳營一百五十名。八旗滿洲、蒙古及各營,共增設養育兵四千七十二名。又內務府三旗每佐領下,增設養育兵四名,圓明園內府三旗六十名。增包衣三旗養育兵三百二十四名。

二十年,令青州駐防八旗閒散壯丁內,挑選餘兵二百四十名。青州駐防滿營,額設馬甲一千四百六十名,步甲三百二十名。到防既久,生齒日繁,奏請調劑。帝令將該營所存馬價銀六千兩,再於司庫扣存市平內酌提角二萬四千兩,共成三萬兩,交商生息,隨餉撥解,交該副都統。在於駐防八旗閒散壯丁內,擇其材堪造就者,二百四十名,作為餘兵,與甲兵一體操練,每月支給銀一兩,以資養贍。

宣宗道光元年,添挑太原城守尉駐防養育兵四十名。

 卷二十八 ↑返回頂部 卷三十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1. 綠營舊制:馬兵月餉二兩,步兵一兩五錢,守兵一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