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清史紀事本末
遠藩建國
卷三 


  明神宗萬曆四十四年,春正月,滿洲努爾哈赤稱帝。先是努爾哈赤子代善等,以努爾哈赤功德日盛,議上尊號,奉表勸進,至是即位。貝勒大臣等共上尊號曰覆育列國英明皇帝,定國號曰滿洲,建元天命。 秋七月,滿洲主命大臣扈爾漢等率師侵東海之薩哈連部,取兀爾簡河南北三十六寨,遂引兵渡黑龍江,復取其十一寨,又招服使犬路、諾洛路、石拉忻路路長四十八人。

  四十五年,春二月,滿洲收服東海沿邊散居諸部,其島居負險不服者,乘小舟盡取之而歸。

  四十六年,夏四月,滿洲主將兵侵邊,臨行,以七大恨誓師,略曰:「明邊吏輕用尼堪外蘭之謀,無故啟釁,害我祖父,恨一也;明不守盟約,逞兵越界,衛助葉赫,恨二也;明邊民每歲踰境行竊,依約當殺,而明又以擅殺爲詞脅取十人,抵罪邊境,恨三也;明越境以兵助葉赫,致我已聘之女改適蒙古,限四也;我國人民,於柴河、三岔、撫安等路皆約(當今鐵嶺縣東南境)耕田藝穀,明不容刈獲,遣兵驅逐,恨五也;葉赫渝盟召釁,而明乃偏信其言,遣使詬詈,肆行陵侮,恨六也;哈達助葉赫二次來侵,既被征服,明又脅服其國,恨七也。」於是分兩路進兵,令左翼四旗兵取東州(承德縣東南百一十里)、馬根單(赫圖阿拉城西南二百十里)、二堡,自率右翼四旗兵及八旗護軍乘夜兩新霽,馳抵撫順,遊擊李永芳出降。東州馬根單二城及臺保寨共五百餘悉下,尋毀撫順城而退。廣寧總兵張承蔭、遼陽副將頗廷相、海州参將蒲世芳率兵一萬往追滿洲主迴軍相拒,會大風,西向揚塵。滿洲兵順風縱擊,追兵不支,遂潰。自承蔭以下,廷相、世芳及遊擊梁汝貴等皆戰死。 五月,滿洲兵進邊,陷撫安堡、花豹衛、三岔大小堡凡十一。 六月廣寧巡撫李維翰遣使至滿洲議和並索還俘獲,滿洲主不許。 秋七月,滿洲圍清河城,守將鄒儲賢、張斾以兵一萬固守。攻城兵樹雲梯,冒矢石而上,守兵皆潰,儲賢、斾及兵萬人殉馬。

  四十七年,春正月,滿洲主征葉赫,取克亦特城、粘罕寨,至葉赫城東十里,大小屯寨二十餘,及蒙古遊牧畜產。 二月,遼東經略楊鎬集兵瀋陽,分四路攻滿洲,每路兵六萬,其左翼中路以杜松、王喧、趙孟麟、張銓督之,由清河出烏鴉關(今鳳凰城西北境)。左翼北路以馬林、麻岩、潘宗顏督之。由開原合葉赫兵二萬,出三岔口。右翼南路以劉縱、康應乾督之,會朝鮮兵二萬,出寬甸口(鳳凰城東北二九十里),向董鄂路,約合趨滿洲之都城。 三月,左翼中路,杜松兵出撫順關,以三萬餘眾屯薩爾滸山(興京城西北二十里)。自引兵二萬圍鐵背山上之界凡城。方督軍仰攻吉林厓,守厓騎兵帥築城夫役自山馳下衝擊,適滿洲援界凡之二旗兵亦至,夾攻之,杜松中矢陣歿,士卒死者無算。是夜馬林率北路軍陣富勒哈山(鐵嶺縣東南百里)東北,尚間厓之麓,環營濬壕,外列火器,繼列騎兵。潘宗顏一軍據飛芬山,龔念遂一軍屯斡琿鄂謨,各距尚間厓數里,皆列大車,持堅盾。滿洲主督諸貝勒移軍北進,與念遂軍遇,大敗之,念遂戰死,乃進薄尚間厓。馬林軍迎戰,力竭,死傷相屬,林僅以身免。滿洲軍馳往飛芬山,攻潘宗顏,宗顏全軍盡沒。葉赫兵於中途聞敗報,遁去。時劉綎軍已近逼滿洲之都城,滿洲主聞警,急遣大臣扈爾漢、貝勒阿敏先後引兵往禦,自督大軍繼進。綎分軍為四,自率所部精銳為前軍,先入至阿布、達里間,將登山列陣。貝勒皇太極已引右翼兵先登,據高下擊。貝勒代善又率左翼兵自山之西至,夾擊之。綎軍遂潰。綎力戰以死,後軍亦殲。諸貝勒既破綎軍,從乘勢迎擊康應乾所部步兵及朝鮮兵,二萬人皆戰沒,應乾遁走,朝鮮都元帥姜弘烈帥餘眾降。楊鎬聞三路兵敗,急檄總兵李如柏、副將賀世賢還軍。 夏六月,滿洲圍開原城,總兵馬林出守兵大半,陣四門外,督餘眾守城。攻城兵乘虛掩上,陣兵四潰,林及副將于化龍、遊擊于守志、守備何懋官皆戰死,內外守兵皆殲焉。師還至界凡,築城治屋蘆以居。 秋七月,滿洲兵攻陷鐵嶺城,遊擊喻成名、史鳳鳴、李克泰死之。 八月,滿洲主侵葉赫,圍其東西二城。東城潰,金台吉被執,不屈死。布揚古以西城降,葉赫國亡。

  光宗泰昌元年,秋八月,滿洲兵侵懿路、蒲河二路。 冬十月,滿洲主自界凡遷於撒爾湖,建軍民廬舍,至十一月乃成。

  熹宗天啟元年,春二月,滿洲主統軍分八路,略奉集堡, 三月,滿洲兵進攻瀋陽,總兵賀世賢、尤世功分兵乘城守,環城掘壕塹數重,繞以穡柵,列巨礮其上,守具甚堅。滿洲兵距城七里而軍,遣騎兵挑戰,陽敗北誘師,世賢出兵迎戰,遇伏而敗。世賢、世功及參將夏國卿、張綱、知州段展、同知陳柏等相繼陣歿,城遂陷。時總兵陳策,參將張名世、遊擊周敦吉、都司秦邦屏等督四川兵二萬,渡渾河,營於河北,副將董仲貴、參將張大斗統兵萬餘,營於河南奉集堡,總兵李秉誠、武靖營總兵朱萬良、姜弼領騎兵三萬,營於白塔鋪。滿洲主遣右翼四旗襲擊川兵,盡殲其眾。皇太極引兵掩擊白塔鋪,秉誠等皆敗遁,遂渡河圍浙營,仲貴等力戰死。瀋陽既援,乘勢長驅,以取遼陽。經略袁應泰決太子河水,注城壕,火器環列,自督諸將出戰。滿洲主遣左翼四旗及護軍精銳夾擊之,城破,應泰登城樓自焚死,官吏將士殉節者尚十餘人。遼灑以東,堡、寨、營、驛及海、蓋、金、復諸衛大小七十餘城,俱降。滿洲主集貝勒諸臣議曰:「遼陽之地,乃明及朝鮮、蒙古接壤專區,宜居之。」遂定議遷都。 秋七月,滿洲遷镇江堡沿海居民於內地,金州民於復州。先是,遼、瀋繼陷,援遼都司毛文龍帥師至皮鳥(今海洋鳥),招集流亡,分布哨船,聯接登州,為犄角計。詔授文龍參將,適鎮江堡(鳳凰城東南百二十里),城中軍陳良策,通欵文龍。文龍引兵取鎮江城,良策執城守,遊擊佟養真,殺其子豐年,並從者六十人以降。同時湯站、險山二堡亦執守堡官陳九階、李世科來投文龍,滿洲主聞警,命子皇太極等遷其民內徙。

  二年,春正月,滿洲主督兵渡遼河,圍西平堡。守將羅一貫、高邦佐死之。遊擊孫得功等俱降兵至廣寧城,堡守禦官,帥眾降者凡四十餘。至山海關,經略熊廷弼、廣寧巡撫王化貞先後護難民入關,盡焚積聚而走,滿洲兵遂進陷義州。廷臣請逮廷弼、化貞二人,並論死。 二月,蒙古兀魯特部貝勒、明安等三千餘戶並歸附滿洲。 三月,滿洲營新城於遼陽城東五里之太子河邊,建宮室,自赫圖阿喇徙都焉。名曰東京(後稱盛京)。

  三年,春正月,喀爾喀部台吉拉巴西、希壁等五百戶歸附滿洲。 夏四月,滿洲主命台吉、阿巴泰等帥師征扎魯物部,殺貝勒昂安父子,執貝勒鐘嫩子桑土之妻子而歸。

  四年,夏五月,毛文龍遣兵侵滿洲渾發地,守將蘇爾東敗之。 秋八月,滿洲主命大臣楞額禮、吳善引兵襲皮島,兵大潰,焚島中積聚而還。

  五年,春正月,滿洲貝勒莽古爾泰統兵攻旅順口城,毀城而歸。 三月,滿洲主集貝勒諸臣議遷都瀋陽,謂瀋形勝之地,若有事明邊則西渡遼河,路直且近。北伐蒙古則二三日可至,南征朝鮮則可由清河路以進,遂於瀋陽建新都,遷焉。名曰盛京。是月,征東海瓦喀部,兵引還。 夏六月,毛文龍攻耀州,久無功,引軍退。 秋八月,寧遠城、山海關二路兵攻耀州,大敗,毛文龍兵襲海州所屬張屯寨,亦不克。 冬十月,滿洲征東海虎爾哈,封爾察兵引還。 十一月,滿洲援科爾沁部之格勒珠爾根城,兵至,察哈爾解圍去。

  六年,春正月,滿洲大舉入侵至寧遠,越城五里,橫截山海關大路而軍。寧遠道袁崇煥與總兵滿桂等嬰城固守。滿洲軍進,攻城上發西洋巨礮,一發傷數百人,再攻再卻,圍遂解。時關外軍餉皆積覺華名,滿兵襲之,舟車糧草,悉為所焚。滿洲主還瀋陽,語諸貝勒曰:「朕自二十五歲用兵以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何獨寧遠一城不能下耶?不懌累日。」 夏四月,滿洲主親征喀爾喀部,分八路進兵,至巴林部貝勒囊奴克寨,囊奴克中矢,墮馬死,渡西拉木輪河,大掠而還。 五月,毛文龍兵侵鞍山驛與撒爾湖,皆不克。 秋八月,滿洲主努爾哈赤殂於瀋陽之靉雞堡行次,年六十有八,葬於承德縣之石觜頭山,號福陵。崇德元年,追諡武皇帝。康熙元年,改諡高皇帝,廟號太祖。

 卷一 ↑返回頂部 卷三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