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清史紀事本末
明季戰爭
卷四 


  明熹宗天啟七年,春正月,滿洲遣使遺寧遠巡撫袁崇煥書議和。先是,崇煥總統關內外諸軍,聞滿洲新喪,欲乘間修復錦州大小淩河諸城,為持久計,遣使偕喇嘛僧一人至弔,因以覘虛實,滿洲主皇太極遣使報之。至是,使者再至,要求償金與歲幣,數各钜萬。崇煥覆書,言書中有不順語,難以奏聞。時滿洲兵已入朝鮮,先後陷義州、定州、安州、平壤等處,盡屠其軍。皮島都司毛文龍屯守鐵山,亦敗走。滿洲兵渡大同江,次中和,遣使至書朝鮮主,詰責備至。 二月,滿洲進陷朝鮮之黃州,朝鮮主李倧出奔江華島。滿洲兵至瑞興,朝鮮主上書請成,使者往返協議,以三月和成,約為兄弟之國。貝勒阿敏縱兵大掠三日而還。 夏四月,滿洲再遣使遺書袁崇煥及喇嘛,請以遼東歸滿洲,凡遼西地方所有城堡,明人不得加修葺,竝言以後兩國通問書式,明皇帝不得與天並列,明諸臣不得與滿洲主竝列,各當遞降一格。崇煥還書,言滿洲當將已經佔領之遼東地方及俘虜,酌議還付,竝撤回朝鮮鎮守兵,以復不得再進兵朝鮮。事聞,朝旨咎其非計,數相戒諭;加以雙方意見不合,和議卒無成。 五月,滿洲大舉進攻遼西,時大淩河城工未竣,總兵趙率教守錦州,圍之不克,移軍簿寧遠。袁崇煥令諸將背城據壕,以車為營,環列槍礮。滿洲軍陽退以誘之,不為動,揮眾進擊,大敗,士卒死傷無算。回軍攻錦州,又以壕廣不得進,毀大小淩河城而還。 秋七月,魏忠賢使人劾袁崇煥不救錦州罪,崇煥乞休去,以王之臣代之。 八月,熹宗崩,思宗立。 冬十一月,魏忠賢伏誅。

  思宗崇禎元年,夏四月,復起袁崇煥督師薊遼。

  二年,夏六月,袁崇煥殺皮島總兵毛文龍。崇煥自寧遠一捷,頗自矜,謂滿洲人已破膽,可望獻地講和。及再起召封,遂言五年可滅滿洲。慮文龍識其詐,深忌之,至是以閱兵為名,泛海抵雙龍島,以計誘文龍,誣以十二罪,殺之。自是島弁離心,不為用。其後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相繼叛去,全島盡屬於滿洲矣。 冬十月,滿洲主帥師入邊,以喀喇沁台吉布爾噶為嚮導。先是滿洲偵知遼西有備,故取道蒙古進兵。 十一月,滿洲兵由喜峰口毀邊牆入,圍遵化。城陷,巡撫王元雅自殌死。趙率教聞變赴援,亦戰歿。滿洲兵遂趨薊州,越三河,略順義,進逼北京。總兵滿桂帥師相拒於德勝門外,值袁崇煥自山海關入援,督諸路勤王軍,營廣渠門外。滿洲主素畏崇煥,用反間計縱所獲太監歸言於朝,謂袁崇煥與滿洲有密約。時都人士驟遭兵,怨謗紛起,指崇煥擁兵坐視。朝士亦因前通和議,誣其召兵脅和,將為城下之盟。思宗亦以崇煥擅殺文龍,疑其有異志,下之獄。 十二月,滿洲分兵陷固安良鄉,回軍至盧溝橋,破副將申甫營,進次永定門。總兵滿桂迎拒,戰死。尋遣使持議和書,置德勝、安定兩城門外,皆不報,遂移軍越通州而來。

  三年,春正月,滿洲攻陷永平,回軍襲兵部侍郎劉之綸兵於遵化城外,盡殲其眾,之綸戰歿。之綸自製木,為西洋大小礮,用以擊滿洲兵,死傷甚眾。後其礮裂,復奮鬬十二小時,全軍盡沒,之綸亦被創死。滿洲兵拔遷安、滐州,分兵向山海關。守將官惟賢力戰禦之,還攻撫寧、昌黎,皆不克,復遣書議和,不報。 二月,滿洲撤兵還瀋陽。 夏五月,華州監軍道張春等攻復滐州,滿洲貝勒阿敏,時擁皇兵屯永平,見軍勢甚,不敢赴援,屠城中官民,偕遷安及遵化守將,素城遁,春等追擊之,襲殺甚眾。關內四城皆復。

  四年,秋九月,滿洲軍圍大淩河。初,督師孫承宗恢復關內,更理關外舊疆。以七月興工,築大淩河城,畫夜崔督。工程甫半,而滿洲軍驟至,圍之數周,以城守堅固,攻之不克。遼東巡撫邱嘉禾與總兵吳襄、宋偉等聯軍赴援。滿洲主見其列陣嚴整,不敢迎擊,引軍還。聯軍於是夜趨大淩河,陣長山口。滿洲主督軍進擊,偉等堅陣不動。襄復縱火逼滿洲軍,忽反風,毀襄營,襄遁走。偉亦以力盡引退。 冬十月,大淩河守將祖大壽以城降滿洲。大壽堅守三月,城中糧盡,殺人馬以食。滿洲主屢以書招之,至是降。尋縱之歸錦州,約為內應,毀其城而還。

  五年,夏六月,滿洲兵攻察哈爾,降其部落數萬。先是,滿洲主累歲用兵遼本,皆無功,則以察哈爾阻隔長城之北,致其兵不能深入腹地,至是移兵攻之。部長林丹汗帥眾西遁,其部落皆降。

  七年,夏五月,滿洲主將兵渡遼河。 秋七月,滿洲兵入尚方堡,縱掠至宣府右衛,分兵攻龍門、新城、懷仁、井砰、小西城、赤城,皆不克。 八月,滿洲兵圍大同,亦不克,攻城兵死傷相屬。 閏八月,滿洲主班師,退出尚方堡邊二十里駐營,時察哈爾部長林丹汗已殂,其妻竇土門福晉攜國人來降,滿洲主納為妃。 九月,滿洲主還都。

  八年,夏四月,滿洲貝勒多爾袞往收察哈爾部落,林丹汗子額哲帥餘眾,奉中國厯代傳國璽降。

  九年,夏五月,滿洲主更國號曰清,改元崇德,群臣共上尊號曰寬溫仁聖皇帝,時臨邦一致承認,獨朝鮮主有違言,(時朝鮮國書竝無不順語,譒譯官有意挑釁,故將原文譒誤,激國主怒致決裂。)將往侵之,恐為中國兵所牽制,議先入擾。 夏六月,清主命英郡王阿濟格等分道入邊,沿途大掠,出冷口關而歸。 冬十二月,清主親征朝鮮,分兵屯遼河及海口以防中國,師次沙河堡,命睿郡王多爾袞等統兵自寬甸入長山口,豫郡王多鐸等帥師潛襲朝鮮之國都。朝鮮主退保南漢山,清軍圍之。

  十年,春正月,清主渡漢江,營於北岸。初朝鮮事急,乞援於中國,竝檄國中諸道勤王兵。中國時方苦流寇,不暇顧藩屬,登萊總兵陳洪範率舟師求之,出海,阻風,不得渡,其國中諸道兵亦相繼奔潰,不敢前。多爾痛督造小舟,進擊江華島,獲朝鮮王妃、王子及宗室大臣家口。清主兩次以書諭降,朝鮮主獻中國所給敕印,帥群臣步行出降,約歲時貢獻表賀。約成,乃還其君臣家屬,留其二王子為質。

  十一年,秋九月,清多爾袞及戍王岳託等分道入塞,薊遼總督吳阿衡敗死,總監高起潛迎戰於牛阑山,亦败。清军遂由盧溝橋趨良鄉,下畿輔城四十八,詔盧象昇督師迎拒。象昇主戰,兵部尚書楊嗣昌主和,各持一議,不相下。清軍已分三路深入,一由淶水攻易州,一由新城攻雄縣,一由定興攻安肅。象昇自涿州進駐保定,令諸將分道出禦,大戰慶都,猶未敗衂,而一時列城望風失守。嗣昌遽奏,落象昇尚書銜,著仍以侍郎督師。象昇為嗣昌所扼,兵單餉乏,進至钜鹿,起潛相距五十里,乞援不應。象昇兵僅五千,行至嵩水橋遇清軍,圍之數壘。象昇奮鬬,身中四矢三刃,手格殺數十人乃死,一軍盡亡。起潛聞敗,帥眾遁。先是,帝一日召對六部,楊嗣昌言有盈城、盈野善戰者服上刑等語,帝厲聲責之曰:「今天天下一統,與孟子列國兵爭時不同。今不遇一屬夷小醜,縱不能伸大司馬九伐之威,奈何為是言耶?」竝戒以今後勿復言,後論星變。嗣昌又引漢武疑塞、元和宣慰、太平興國連年兵敗諸故事。給事中何楷奏駁,而帝反謂樞臣不必深求,其得君之專如此!

  十二年,春正月,清軍自德州渡河,連陷山東州縣十六。山東重兵已為嗣昌檄移德州,濟南空虛。清軍至,德王由樞以城潰被執。 三月,清主命降將恭順王、孔有德等以礮圍攻松山,副將金國鳳死守不下,有德等復請穴地攻城,亦無功,圍遂解。

  十三年,春三月,清軍分略錦州、寧遠。清主知寧、錦諸城不破,不能得山海關,山海關不下,不能圖中原。是年命諸王貝勒等更奮往略松、杏、寧、錦。而相持曠歲,未有成功。

  十四年,春三月,清兵圍錦州,城中蒙古兵內應,破其外城。 夏五月,遼薊總督洪承疇等帥八總兵師十三萬赴援,屯寧遠、錦州間,城守祖大壽遣卒自城中逸出傳語,以軍營遇敵,毋輕戰,承疇持重不發,而朝旨趨戰,遂進兵,陣於松山城之北。 秋八月,清主親統兵至,環松山而營,遣阿濟格等奪獲其筆架山之積聚,吳三桂等六總兵同時遁去,中途為伏兵邀擊,死傷無算,蹈海死者尤眾,承疇等入松山固守

  十五年,春二月,松山副將夏承德遣子夏舒,約清兵乘夜豎梯登城。清軍夜至,遂拔之,總督洪承疇被擒,巡撫邱民仰、總兵曹變蛟、王廷臣皆死之。錦州城內亦因糧乏,祖大壽帥眾出降。杏山、塔山皆下。 夏五月,清主俘洪承疇入盛京,承疇降,清主喜,謂近侍曰:「吾欲取中原,然如瞽者之不識途徑。今得承疇,猶水母之有蝦也!」时北京傳承疇不屈死,帝驚悼甚,詔設壇都城,賜祭十六,竝命建祠都城外。承疇、民仰竝列。將親臨莫,方祭第九壇。而承疇生降之信至,乃止。 冬十月,殺兵部尚書陳新甲。新甲由武舉厯任本部,楊嗣昌薦以自代,為欵局地也,帝亦欲籍欵以紓目前,遂遣馬紹愉等至建州,清不表謝,而復得嫚書,帝大悔恨。後新甲復申其說,再遣紹愉行,方至義州,清主欲殺紹愉,紹愉遁歸,新甲由是得罪。 十一月,清兵至邊,毀長城而入,自薊遼分道而下,直抵袞州,凡攻克八十八城。

  十六年,夏四月,清軍自山東還至近畿,所至屠掠一空,京師大震。大學士周廷儒自請督師,及出,次通州,不敢進。清兵至懷柔,薊遼總督趙光忭會諸軍邀戰於螺山,皆潰。總兵張登科、和應薦敗歿。廷儒偵清兵還,乃言兵退,請下兵部議諸將功罪,遂反北京。 秋八月,清主皇太極殂。初,清宸妃於十四年九月病卒,時清主方督軍攻松山,聞訃,馳返京城,居關睢宮,朝夕悲慟,遂患𦚥疾,語言昏譫無緒,是年殂,看五十有八,葬承德縣之隆業山,號昭陵。子福臨立,是為世祖,以明年為順治元年,方議出兵侵中國。值流寇長驅入北京,吳三桂乞師書至,遂乘機入中夏,取明而代之。

 卷二 ↑返回頂部 卷四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4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