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十五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五十六
卷五十七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五十六

  光緒入繼

德宗光緒元年春正月帝行卽位禮於太和殿帝醇親王奕譞子宣宗成皇帝孫也生甫四齡會

穆宗崩慈禧太后利立幼沖以專朝政卽日取入宫中以懿旨命承繼文宗顯皇帝爲子入承大

統爲嗣皇帝時以不爲穆宗立嗣實開本朝未有之奇局中外嘖有煩言五日前內閣侍讀學士廣

安上疏諫其畧曰大行皇帝沖齡御極蒙兩宫垂簾勵治十有三載天下底定詎意皇嗣未舉一

旦龍馭上賓幸賴兩宫擇繼咸宜以皇上繼文宗顯皇帝爲子俟嗣皇帝生子卽繼大行皇帝爲

嗣計之萬全未有過此者惟嘗讀宋史竊有感焉昔太祖遵母后命傳弟而不傳子厥後太宗偶

因趙普一言傳子竞未傳侄是廢母后成命遂起無窮斥駁使當日后以詔命鑄成鐡劵趙普安

得一言閒之我皇上將來生有聖子自必承繼大行皇帝爲嗣第恐事久年湮或有以普言引用

請頒立鐡劵作奕世良謨疏入奉懿旨申飭至是帝卽位於太和殿詔赦天下 二月嘉順皇后

阿魯特氏崩后爲尙書崇綺女端莊謹默動必以禮同治十一年正位中宫後以慧妃(時封敦宜

皇貴妃)故遂失歡於慈禧太后穆宗疾篤時慈禧太后訓責備至及穆宗崩帝立后以與前所

草遺詔不符劇悲慟慈禧太后復召后至遂批其頰曰爾旣害殺吾子尙思作皇太后耶后跪泣

不已久之始還宫誓以身殉遂不復食旦夕悲啼目盡腫是日一內侍見其狀奏聞慈禧太后曰

皇后如此悲慟卽可隨大行皇帝去內侍出未移晷而后崩距穆宗之喪未百日也年僅二十有

二謚曰孝哲三月戊戌朔日食 夏四月京師大旱 五月工部門神庫失火 刑部科房失火

大學士文祥卒予謚文忠 六月嚴禁廣東闈姓賭局 以剿匪不力革吉林將軍奕榕職發往

軍臺 以盛京將軍崇實平燬大束溝沙河子巨匪宋之好等巢穴擒斬首要奉旨獎勵 秋七

月永定河南二工漫口 九月越南匪徒黃崇英等滋事廣西派兵出境會剿生擒崇英 冬十

月懿旨命侍郎翁同龢夏同善授帝讀並命醇親王奕譞妥爲照料 命盛京將軍一缺管理兵

刑兩部兼管奉天府府尹照各省總督體例加銜 添設臺北府知府等缺

二年夏六月直隸大旱 福建濱海颶風大作延平府屬大水省城大火 廣東省北大水 秋

七月加上兩宫太后徽號 江蘇等省有邪敎𥿄人剪辫輸飭地方官查拏嚴辦

三年春二月以訊辦餘杭民人葛品蓮身死一案始從迴護革浙江廵撫楊昌濬學政侍郎胡瑞

瀾職品蓮實病死縣令劉錫彤與武舉楊乃武有𨻶誣其與品蓮之妻畢氏有姦品蓮爲畢氏所

鴆殺逮乃武及曄氏至署脅以嚴刑五毒備施不勝慟楚皆引服浙人大譁合詞控諸都察院稱

縣令誣陷良民品蓮實非毒斃事下瑞瀾覆訊仍照原讞上浙京官益憤再疏爭之詔飭刑部提

訊旣抵部開棺蒸驗果無毒案結乃武及畢氏皆釋放廵撫學使臬司及歷次承審道府州縣

皆革職降調有差縣令發黑龍江永戍 夏五月山西河南大旱御史溫忠翰奏有人情洶洶朝

難保夕子女則鬻於路人攘奪或施於里黨啼饑者遠連數郡求食者動聚千人戸少炊烟農恆

失業之語 六月廣東省北大水連州居民淹斃萬餘江蘇安徽蝗災福建湖南廣西亦遭水患

陜甘亦復苦旱東豫畿輔並有蝗蝻蘇浙地方大風江蘇地震 秋七月張家口兵房土壩被水

沖没 九月翰林院侍講張佩綸另片奏風聞紫禁城東河沿有內監雜引伶人排演各戲並內

務造辦處院中有設埸聚賭等事請飭嚴禁報聞 冬十月大學士沈桂芬與日斯巴尼亞國使

臣伊巴里議訂古巴華工條欵十六條成 三姓地方風雹田廬被淹旗民傷斃甚衆

四年春正月乙丑望月食 夏四月臺灣府風災 秋七月直隸永定河北六工漫口 浙江金

華衢嚴三府屬水災 武陟縣沁河漫口

五年春正月停止捐輸先將京捐局裁撤各省限於五月悉數截止 閏三月吏部主事吳可讀

在薊州馬神橋三義廟仰藥自殺遺疏請明降懿旨預定將來大統之歸可讀前在同治朝官御

史以言事忿激降調今職入繼事起奮然草疏擬由都察院呈遞繼以降調人員不得越職言事

希冀在廷諸臣有所論列旣久候而不得知已失望於穆宗梓宫赴山陵時再三面懇本部堂官

大學士寳鋆添派隨同行禮至是於大行奉安之後自盡於陵寢之旁以託於古尸諫之義遺疏

略謂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五日懿旨嗣後皇帝生有皇子卽承繼大行皇帝爲嗣將來大統之

歸未奉有明文必歸之承繼之子故請皇太后再行明白降一諭旨將來大統仍歸承繼大行皇

帝嗣子疏入下王大臣議旋王大臣等及尙書徐桐翁同龢潘祖蔭翰林院侍讀學士寳廷黃體

芳國子監司業張之洞御史李端棻先後覆奏均以繼統似涉建儲不敢參議乃奉懿旨皇帝將

來誕生皇子自能愼選元良纘承統緒其繼大統者爲穆宗毅皇帝嗣子皇帝必能善體此意所

有吳可讀原奏及王大臣等會議摺並諭旨均另錄一分存毓慶宫 夏四月諭四川鹽務改辦

官運商銷從督臣丁寳楨奏請也先是寳楨以川省鹽務積弊甚深改歸官運富廠竈户皆不便

之會尙書恩承侍郎童華查事至川因聯署揑詞呈訴恩承等據以入吿諭令寶楨確查寶楨覆疏

稱自上年開辦官運局後本年奏銷核計邊計各額引已全數銷清復帶銷積引一萬餘張所銷

税羡截釐及各欵至一百餘萬兩商人從前一切無名使費悉予刪除民皆食賤私梟潛踪實屬

商民皆便旋恩承等又以弊少利多爭奏乃命户部酌核具覆至是户部覆疏請飭寳楨妥籌辦

理因諭寳楨將官運商銷各事悉心區畫愼始圖終不可動於浮言亦不可操之過蹙蓋中旨實

利寳楨之變法溢收又不欲顯斥阻撓者故爲調停之詞 山東署嶧縣知縣朱永康以誘殺委

員高文保定爲斬監候初永康強借商民銀兩迨控經委員高文保查提管帳門丁永康聽從其

姪朱寶森之言誘殺文保並給銀令寶森等逃逸由尙書廣壽侍郎錢寶廉往勘訊明至是定罪

 五月廣東省城水災 陜西甘肅四川地震縱横二千里以吏部右侍郎崇綺爲熱河都統崇

綺敦皇后父也故太后出之時御史孔憲穀奏稱碩輔不宜遠離且引漢汲黯臥治淮陽而張湯

進宋范仲淹出視西師而邪說行爲言請收回成命仍以京秩待用並請置左右俾資啟沃廷旨

以其冒昧干預不許 六月刑部奏結四川東鄉縣濫殺案先是四川署東鄉縣孫定揚議派捐輸

每正銀一兩加多五百文人民反抗鬧糧定揚遂誣爲叛逆請兵剿洗提督李有恆等遂妄殺寨

民數百經侍講張佩綸參劾屢派大員查辦至是經恩承童華往勘訊明由刑部議定定揚有恆均

斬監候護督文格有痛加剿洗之札與擬罪輕縱之總督丁寳楨等均下部嚴議 翰林院侍講王先

謙奏言路宜防流弊奉旨嘉納自帝登極以來言路如寳廷張之洞張佩綸等遇事敢言朝廷亦

頗嘉納至是漸爲政府所厭先謙因承旨進言旨嘉納之並諭近來頗有攙越陳奏逞其私見率

意上陳必至是非淆亂漸開攻訐之端甚至此唱彼和議論紛騰亦恐啟黨援之見於風俗人心大

有關係嗣後不得以雷同附和之詞相率瀆陳諭下朝論大譁旋御史李端棻參先謙爲莠言亂

政並請將先謙立予斥革治罪以爲妄逞讒說者戒廷旨斥其措詞過當 金星畫見雲氣有異

 直隸水災 冬十月廣西廵撫張樹聲奏擒獲李揚才先是總兵李揚才前剿越南土匪有功

旋以未奏留廣西觖望上年秋閒在廣東原籍靈山縣及欽州等處募勇萬餘出關據越南者巖

等處詔命提督馮子材統師出關至是奏稱於龍登山搜獲揚才

六年春二月協辦大學士沈桂棻户部尙書景廉與德使巴蘭德續定條約六欵善後章程九欵

成 夏六月命直隸總督李鴻章爲巴西議約全權大臣 直隸旱災 秋八月允李鴻章奏請

於陸路設立電線 直隸水災 冬十月大學士寶鋆署禮部尙書李鴻藻與義使安吉立等續

修條約四欵又續補條約四欵成 命醇親王奕譞寳鋆管理神機營事務

七年春三月慈安太后崩太后咸豐初年正位中宫文宗好遊讌嘗婉言規諫及垂簾聼政於用

人行政悉以權讓之慈禧太后不輕發言獨於太監安得海一案持之甚堅飭令晉撫丁寳楨就

地正法一時中外交相稱頌坐是與慈禧積有深嫌故至晚年益務韜晦年四十有五謚曰孝貞

 夏四月命恭親王奕訢醇親王奕譞會同大學士左宗棠直隸總督李鴻章等興修畿輔水利

四川鹽垣縣屬雷雨氷雹水勢陡漲衝壞民房約七八百户傷斃男女約千餘口 五月彗星見

東北方 臺灣地震 六月辛卯朔雨雹 彗星見於北方 甘肅地震 臺灣颶風大雨溪水

陡漲臺北兩府淹斃人口甚衆 秋七月江西水災廬陵吉水太和永豐四縣沖没田廬淹斃人

口無算 閏月浙江沿海颶風暴起海嘯 八月李鴻章與巴西使臣喀拉多訂立條約十七欵

成 冬十一月殺已革提督李世忠世忠原名昭壽爲捻渭魁初合於太平軍咸豐八年九月以

天長來降易名兆受督師勝保留其衆萬七千人列爲豫勝營使守滁州不請餉令捆鹽自賣以

給軍賜名世忠由是擁軍以致巨富號數百萬旣而自請遣散部卒交還城地退出釐丰停給餉

鹽回原籍𦵏親有詔褒許後有言世忠謀叛者詔江督曾國藩訪察國藩遣人至固始探世忠所

居則堂上設義塾竹籬堇垣與鄕農雜居羣疑乃釋國藩爲之疏於朝奏請保全末路及裕祿廵

撫安徽世忠時寓皖中裕祿艶其富因下交約爲兄弟誓生死藉以通緩急公私累世忠至數十

萬世忠頗恃勢而驕遇有請託裕祿偶拂其意輒面加誚讓裕祿積忿日久一日世忠因事毆辱

貢生吳廷鑑等裕祿訶責之世忠不服使氣大罵裕祿怒立斬之乃以世忠怙惡不悛兇暴恣肆

入奏

八年夏四月丙辰朔日食 臺灣地震 福建地震 六月江蘇地震 翰林院侍讀溫紹棠奏

時局多艱懇皇太后勵精勤政奉旨申飭自慈安太后宴駕後年餘未嘗視朝用人行政積數日

始一裁決故紹棠以爲言廷旨以其冒昧申飭之山東江西安徽浙江大水四川叙永涪等屬大

雨氷雹河漲淹斃人口甚衆並資州所屬火災 秋八月彗星見於東南(在張翼之閒)形如匹

練尾長數丈直掃西南日將出時其光熒熒幾與爭曜(是年法人始謀越南談星變者謂越分

野在翼軫而彗所以除舊布新越其爲法所倂乎未三年而越南全國果盡屬於法)九月臺灣

大雨颶風水災 冬十月直隸深州等處地震有聲廬舍坍塌人民壓斃無數直隸灤口上游屈

律店等處連開四口厯城等十餘州縣皆陷淹斃人口不可勝計

九年春正月革禮部右侍郎寶廷職寶廷以宗室名翰林遇事敢言屢有陳奏多見採擇施行然

當時朝班不靖邪枉醜正實繁有徒寶廷默燭於機先漸萌退志七年十月特擢今職卽疏辭不

許上年十二月以典試福建歸舟抵清江浦以途中買江山船人女汪氏爲妾上疏自劾請從重

懲責蓋假辭以自乞免耳奉旨交部嚴議至是罷官 二月刑部奏結河南鎮平縣盜案先是鎮平

縣猾胥胡體安盜魁也邑中巨宦張肯堂家被刦廉知體安所爲上控司院廵撫涂宗瀛檄捕之

體安以其孌童王樹文僞爲已俾役執之去樹文年甫十五尩羸弱小一望而知其非眞盜也縣

令馬翥不審眞僞遽馳報大府草草定案及樹文臨刑乃呼冤監刑官白宗瀛命停刑下所司覆

鞫樹文自言其父名季福居鄧州業農乃檄鄧州牧朱光第逮季福爲驗未至而宗瀛調撫湖南

以去河道總督李鶴年繼豫撫任開歸陳許道任愷先爲南陽守嘗讞是獄飛檄阻光第勿逮季

福光第不聼竟以季福上使與樹文質果其子也愷大惑知是獄果平反已且獲重咎百計彌縫

之愷固與鶴年有連鶴年竟從其言坐樹文以把風接賊之律樹文遂爲是案正兇而官吏之誤

捕體安之在逃皆置不問於是豫人之官御史者皆大譁劾鶴年庇愷廷派河督梅啟照覆審啟

照承鶴年意竟以樹文爲盜從當立斬獄成言者爭益力潘祖蔭時長秋官乃奏請提部覆訊且革

馬翥職逮入都郎中趙舒翹研鞫數月始得實將具奏祖蔭入鶴年游說忽中變將仍依原獻上

舒翹力爭曰舒翹一日不去秋審此案一日不可動也方劇爭閒祖蔭忽以父喪去官繼之者爲

張之萬會前承審官大挑知縣張亨嘉會試入都陳牒刑部述是案始末綦詳案遂得直釋樹文

歸戍馬翥及知府馬承修極邊鶴年啟照及臬司陳寳箴以下承審是獄者各降調有差是案首

尾五年始議結而光第已先以他事墨吏議則任愷嗾鶴年爲之也體安反無恙且更姓名充他

邑總胥焉方三法司會稿時署副憲張佩綸判牘尾曰長大吏草菅人命之風其患猶淺啟疆臣

藐視朝廷之漸其患實深一時嘆爲名言然疆吏皆爲之側目矣 夏五月醇親王奕悰等奏結

雲南報銷一案先是八年七月御史陳啟泰揭參太常寺卿周瑞清包攬雲南報銷有該省糧道

崔尊彝永昌知府潘英章來京賄託關說情事後據御史洪良品給事中鄧承修奏以是案牽涉

樞臣景廉王文韶均有賂遺鉅萬之風說先後派王大臣查辦至是結案瑞清英章及御史李郁

華户部員外郎福趾主事孫家穆龍繼棟均發軍臺主事崔澄寰周頌均革職尊彝病故仍革職

景廉文韶及前户部尙書黃恂侍郎奎潤許應騤崇禮總督劉長佑廵撫杜瑞聨並失察書吏受

職之工部侍郎翁同龢師曾孫家鼐徐用儀郎中福志蔡世傑各罰俸降級有差 六月山東厯

城等處黃河漫溢畿輔水災極重 諭禁在理敎京城及直隸等處有在理敎以戒人吸烟飲酒

爲名御史李燧奏請密拿因命查禁 秋九月臺廈一帶瀕海風災 冬十一月桃園決口 御

史劉恩溥奏東安門外宗室家開設賭局毆斃人命屍棺久未掩埋飭宗人府會同刑部迅速訊明

具奏宗室公載泰因賭博起釁毆死旗民某乙其尸暴露城隅二十餘日無人爲收斂官亦不敢

過問恩溥乃上言其事略謂載泰託體天家勢焰熏灼某乙何人而敢貿然往犯威重攢毆致死

固由自取載泰以天潢貴冑區區殺一平人理勢應爾臣亦不敢干預唯念聖朝怙冒之仁草木

鳥獸咸沾恩澤而某乙尸骸暴露日飽烏鳶揆以先王澤及枯骨之義似非盛世所宜合無飭下

地方官檢視掩埋似亦仁政之一端也此疏詞氣憤懣殊乖奏對之體時恩溥知朝局不久有變欲

藉微罪以行耳然疏上未蒙譴責原摺且發鈔

十年春三月太后命軍機處遇有緊要事件著會同醇親王奕譞商辦 命貝勒奕劻管理總理

各國事務衙門事務 夏四月廣東順德縣屬風災 直隸獻縣地方水災 五月命中外大臣

保薦人才命中外大臣將職分應辦之事盡心講求切實辦理 六月江西浮梁等縣大水浮梁

連日大雨河水陡漲衝毀城牆衙署民房淹斃人口景德鎮被水衝壞房屋漂流人口各數千鄱

陽樂平等縣田畝被淹 山東黃河南北兩岸漫決厯城齊河等處水災 直隸東明縣境黃河

決口 冬十月添設甘肅新疆廵撫暨布政使等缺裁撤烏魯木齊都統等缺先是督辦新疆事

務兵部右侍郎劉錦棠奏設新疆郡縣謂左宗棠初議設新疆總督一員駐烏魯木齊新疆廵撫

一員駐阿克蘇將新疆另爲一省臣頗不以爲然新疆與甘肅形同唇齒若劃爲兩省以二十餘州

縣孤懸絕域勢難自存擬仿江蘇建置大略添設甘肅廵撫一員以烏魯木齊爲省治設布政使一

員以鎮廸道加按察使銜其伊犂將軍無庸總統全疆移烏魯木齊提督駐喀什葛爾舊有之參

贊辦事領隊各大臣酌量裁撤疏入下吏部至是如所議行卽以錦棠爲廵撫調魏光燾爲布政使

十一年夏五月命李鴻章等籌議大治水師增拓船廠 江南安徽江西水災廣東廣西大水

六月御史吳峋編修梁鼎棻均交部嚴議上年吳峋劾閻敬銘目爲漢奸鼎棻劾李鴻章指爲可

殺至是以其誣謗大臣加以懲儆 直隸水災 秋七月大學士恪靖侯左宗棠卒贈太傅予謚

文襄 九月改福建廵撫爲臺灣廵撫駐紮臺灣福建廵撫事由閩浙總督兼管尋添設臺灣布

政使 冬十一月雲南地震 山東何王莊趙莊騷溝決口三處

十二年春二月慈禧太后率帝謁東陵閱十二日還宫駕至定東陵行敷土禮孝貞顯皇后陵也

太后閱禮節單拈香進酒須跪拜大怒擲之地命另議諸臣皆不敢言禮部尙書延煦獨奮然曰

此而不爭國家何用禮臣爲跪配殿門外大言曰太后今日至此兩宮垂簾聽政之禮節無所用

之惟當依顯皇帝在時儀注行之耳后聞奏失色命之起延煦對曰臣待罪禮曹見太后失禮而

不敢爭臣死無以對祖宗不得請誓不敢起后不得已可其奏卒成禮而歸 三月山東黃河水

勢盛漲章邱濟陽惠民等縣決口多處 李鴻章與法使戈可當等在天津會議越南邊界通商

章程十九欵成 夏五月陜西臨潼籃田雹災 四川總督丁寶楨卒予謚文誠寳楨在川多所

與革復都江故隄還民田數十萬畝裁減夫馬剏滇邊黔邊官運川鹽法國家溢收百餘萬 六

月貴州剝隘等處水災 副都統依克唐阿副都御史吳大澂與俄員巴拉諾伏等勘定圖們江

界牌 秋七月直隸奉天大水 八月山西汾河潰溢 命續修大淸會典 御史朱一新奏遇

災修省預防宦寺流弊先是四月閒醇親王奕譞廵閱北洋海口太后派總管太監李蓮英隨往

蓮英河閒無賴子曾以私販硝磺繫獄後得脫改業皮工人呼爲皮硝李以內監沈蘭玉薦入侍

爲梳頭房太監薦擢今職至是一新因順直水災奏請修省並以蓮英隨奕譞廵閱恐蹈唐代監軍

覆轍爲言后大怒以奏中有道路譁傳士庶駭愕及深宫或別有不得已之苦衷等語命明白回奏

旋命以主事降補 前湖南提督鮑超卒予謚武襄 命馮子材辦理瓊州客黎各匪 冬十月

添設臺北道缺

十三年春二月命各省整頓保甲 夏五月奕劻工部侍郎孫毓汶與法公使恭思當續議界務

專約五欵商務專約十欵成 六月沁河決口 直隸通州等十六州縣大水 前雲貴總督劉

長佑卒予謚武愼長佑居官廉潔所得祿賜悉以恤戰士統兵三十年未嘗誅將佐諸將亦嚴憚

之 秋八月黃河南岸鄭州下汛十堡決口河南下游被水者十五州縣待賑者百九十萬人

九月允户部奏請開鄭工捐例 冬十月奕劻孫毓汶與蒲萄牙便羅沙議中蒲約五十四欵及

專欵三條成 十二月雲南地震

十四年春正月添置甘肅新疆伊塔道缺 二月以重修清漪園改爲頣和園工程吿竣諭擇於

四月初十日奉皇太后臨幸駐蹕 三月江蘇地震 夏四月京師雨雹 五月京師奉天山東

地震 六月京師雨雹 秋七月永定河隄工漫口 十二月太和門災貞度門失火延燒太和

門及庫房等處 因太和門災命停止頣和園工程

十五年春正月立赫葉那拉氏爲后他他拉氏爲瑾嬪他他拉氏爲珍嬪后爲太后弟副都統桂

祥之女瑾嬪珍嬪爲原任侍郎長叙之女 二月帝親政自是帝雖有親裁大政之名而實無主

權一切用人行政仍爲太后所主持也 太后懿旨宣示醇親王奕譞豫杜妄論原奏先是光緒

元年正月初八日奕譞奏稱厯代繼統之君推崇本生父母者以宋孝宗不改子稱秀王之封爲

至當慮皇帝親政後僉壬倖進援引治平嘉靖之說肆其奸邪豫具封章請俟親政時宣示天下

俾千秋萬載勿再更張等語至是河東河道總督吳大澂奏請飭議尊崇醇親王典禮奉太后懿

旨兹當歸政伊始吳大徵果有此奏若不將醇親王原奏及時宣示則後此邪說競進妄希議禮

梯榮其患何堪設想用特明白曉諭並將醇親王原摺發鈔俾中外臣民知之 以大婚禮成上

太后徽號 三月以歸政禮成上太后徽號 帝侍太后幸頤和園閱視神機營水陸操太后居

西苑時設市肆於北海承光殿側羅列百貨店主皆以宦者爲之朝臣爭入市購買太后時親往問

價至是頤和園落成帝親侍太后游覽後嘗駐蹕其中新於萬壽山之巔剏建佛香閣俯臨排雲殿

矗立雲表松槐夾峙千步廊由玉瀾堂樂壽堂迤邐而西達殿門外復設有船隖𤥨石而成在仁

壽殿之西南與萬壽山相對舊名寶蓮航亦名石舫復於昆明湖中置小輪舟二艘又於園外東

南隅設電汽房專司園中電燈太后在園中日夕以聽戲爲樂嘗率妃嬪福晉太監等乘小艇於

湖中照像用漁家服有時著古漢裝太后扮觀音餘扮龍女善男童子等李蓮英扮韋馱旁立其

攝影流傳外閒亦不之禁夏六月雲貴總督岑毓英卒予謚襄勤毓英官滇二十餘年恩信感人

深父老兒童皆稱我老宫保云 秋八月安徽廵撫陳彝奏陳因利局章程請通飭各省仿行不

許彝疏稱醵錢立局借給貧民限日還本不復取息廷旨以其章程煩瑣恐妨擾民著不准行

天壇祈年殿災壇在正陽門外左側北門外爲祈年殿復爲皇乾殿齋宫在殿之東南是月二十

四日申刻雷雨交作霹𩆝一聲直擊祈年殿扁額碎陵陡然火起至戍刻全殿悉爲灰燼數十里

內光同白晝香氣扐發蓋其棟楹以香楠爲之乃明永樂時所建也火勢至天明乃熄 江蘇浙

江湖北大水是年蘇浙鄂諸省本皆大稔迨祈年殿火災日各省亦於是日始逢大雨厯四旬餘

乃霽 冬十月命各省藩臬陳奏事件 命禁革差徭諸弊 命各省將支應善後採辦轉運等

局刪減歸倂勒限三個月開軍奏報 命各省將軍督撫嚴緝盜賊訪拏訟棍

十六年春三月裁福建船政大臣以總督兼管 瞻對番目撒拉雍珠與巴宗剌麻句結野番滋

事成都將軍岐元等遣副將徐聯魁等討  之 夏四月前兵部尙書彭玉麟卒予謚剛直玉麟

剛介絕俗治軍時遇部下若布衣昆弟而紀律極嚴廵閱長江水師十餘年共劾罷營哨官百八

十二人江湖肅然將佐畏威地方有司亦望風震懾民閒諸不軌之徒作奸犯科愍不畏法者輒

相驚曰彭打鐡來矣言其執法嚴峻也 吉林省城火災延燒官民房舍千五百餘閒 六月直

隸水災 永定河工漫口 秋八月前陜甘總督楊岳斌卒予謚曰勇愨岳斌治水師功高與彭

玉麟等軍中稱彭楊法越事起岳斌奉詔入閩幫辦軍務和議成還籍至是卒於家 九月御史

吳兆泰奏請停止頣和園工程命交部嚴議兆泰疏中咯稱現值畿輔水災河決米塞及工程未

停有累聖明等語廷旨以其於朝廷孝養之心全未體會實屬冒昧已極予嚴譴 冬十月兩江

總督一等威毅伯曾國荃卒予謚忠襄 十一月帝本生父醇親王奕譞薨帝詣邸成服行禮旋

奉懿旨定稱號曰皇帝本生考謚曰賢子鎮圖公載澧卽日承襲王爵載洵晉封不入八分鎮圖公

載濤晉封不入八分輔國公帝持服期年御縞素十一月輟朝十一日期年內御便殿時用素服

十七年春正月刑部尙書貴恆等奏查覆已革福建建寧府知府蔣斯岱呈控被參冤抑並劣員

營謀署缺案先是斯岱以考劣開缺已裁建寧釐局委員知府梁玉瑜覬覦署任匃總兵沈茂勝

爲干於營務處道員劉麒祥又知前局中司事秦燾爲督署幕友舉人王濟光戚屬因並託以于

濟光顧燾雖面諾之而心憚濟光清正未敢發及玉瑜委署建寧府缺麒祥遽發電覆茂勝謂梁事

已成尙須加銀三百麒祥客某復私電茂勝索玉瑜金燾亦以函賀玉瑜且自炫冀乘此染指事

惠爲斯岱所聞乃具稟請緩交替玉瑜因揚斯岱抗印總督楊昌濬怒奏革斯岱職斯岱尋復抄得

麒祥等電成遂控玉瑜行賄詞連燾並隱侵濟光昌濬疏請派員會審廷旨仍令自行提訊案未

結而昌濬移督陜甘以去斯岱乃固指昌濬受睞麒祥與茂勝過付更具呈都察院朝命貴恆及左

副都御史沈源深赴閩查辦值濟光病故遂悉舉全案關鍵以坐之誣稱濟光致書茂勝詐玉瑜

賄金三百於督署廳事後交受復稱濟光原書已失請免驗獄上濟光革舉人以身故得免議玉瑜

茂勝先已革職至是均遣戍昌濬坐失察降級燾等杖罰有差而麒祥電據確鑿實案中主要竟

曲爲脱之反得不坐後始以他事革職 四川會理州民黃子榮等糾衆滋事攻陷雲南富民祿勸二縣

城總督王文韶遣兵剿平之 夏四月安徽蕪湖江蘇丹陽湖北武穴等處敎堂相繼爲匪徒焚燦

命各督撫嚴拏訊辦 六月命查哥老會 山西大旱 秋七月山東廵撫張曜卒予謚勤果初

咸豐八年春河南捻圍固始時曜爲固始民圍長與縣令蒯某協城守夜以壯士三百出城襲破敵

營會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率師來援見曜一人於火光中往來搏戰甚力嘆曰壯士也立召見

大奇之由縣丞奏保知縣並賜勇號令從軍征討後捻頻擾固始百姓謳思曜謂張公來難可

少紓於是大府檄曜權固始洊擢河南布政使御史劉毓柟查案河南索賂遺不至乃劾曜目不

識丁改總兵及左宗棠督師新疆奏以曜領兵積功至廣東提督新疆平宗棠爲奏復文職授廣

西巡撫未至任命挑濬京師護城河又命查勘山東黃河遂調山東廵撫在東省七年築河隄修道

路閒廠局精製逭凡有益於官民者莫不具舉至是卒所部嵩武軍改歸李鴻章節制調遣 八

月命刊發勸善要言 致仕大學士寶楨卒予謚文靖 新疆溫宿州雨雹鎮西廳大水 冬十

月直隸邊外熱河等處金丹道敎首楊悅春等作亂竄擾蒙古並陷朝陽等州縣𦆑奉直兩省會

師剿平 雲南鎮邊地方新附裸人滋事官軍剿平之 十二月貴州下江廳苗人滋事旋爲官

軍剿平 匪首李國珍在敖罕滋事分掠東翁牛特各旗踞烏丹城北大寺直隸官軍剿平之

十八年春三月前大學士閻敬銘卒予謚文介敬銘狀貌短小二目一高一低入翰林改官户部

湖北廵撫胡林翼奏調總辦東征糧臺疏中有閻敬銘氣貌不颺而心雄萬夫之語太后初亦敬

其德望在宫中語及常以字而不名旣授大學士以太后興修三海敬銘靳不予欵頓失慈眷屢

遭詰責引疾家居四年至是又以遺疏忤太后意卹禮獨薄僅賜太子少保銜以一品大臣飾終

之典予二品官階二百年閒一人而已時禮臣以賜謚請幾靳不與户部侍郎張蔭桓爲力言於

帝乃得請 夏六月京師蝗飛蔽天江蘇安徽山西蝗蝻徧地 閏月永定河堤工漫口 革山西

巡撫阿達春職先是左副都御史徐致祥參新授山西廵撫阿克達春貪績帝責其旣有所聞應

卽隨時具奏御史余聯玩又參阿克達春在安徽藩司任內劣蹟昭著及不通文理命兩江總督

劉坤一查辦尋阿達克春召見於詢問事件奏對未明晳命開缺至是劉坤一覆奏所參皆實遂

革職 秋七月山東惠民等處隄埝漫溢 定竊毀電報捍線罪 冬十月諭禁各省州縣濫用

非刑

十九年夏五月貴州普安直隸廳妖匪劉燕飛滋事旋官軍剿平之六月永定河堤工漫口 秋

七月四川打箭爐屬地震惠遠廟一座剌麻寺七座漢夷民房八百零四户皆震壓斃剌麻七十

四漢夷兵民百三十七傷者七十 八月豁除海禁從出使大臣薛福成奏請也 十一月新疆

庫車廳地連震

二十年春正月命河東河道總督許振緯會同李鴻章籌辦永定河工 越南游匪竄擾滇邊都

章等處經官軍擊退 二月駐美使臣楊儒與美外部續定蓽工條約六款成 三月戊寅朔日

食 添設湖南南洲直隸廳從廵撫吳大澂奏請也 湖南酃縣會匪鄧世恩等擾竄江西攻永寧

縣城爲官軍剿平 京師南城外陶然亭畔葦潭中有怪聲如牛鳴時市井人妄刊圖說名之曰大

老妖謂其物專噬洋人有識者皆哂之步軍統領福錕調兵窮搜卒莫得端倪內務府至召僧道

設壇諷經以禳之數月後始寂然 夏四月直隸永平遵化府州屬大風雨數晝夜廬舍民田淹

没 雲南永平廳匪首丁洪貴等滋擾川滇邊境爲兩省官軍剿退 秋七月江蘇上海縣城內

外地生毛黑若猪祭 直隸霪雨天津大水 前甘肅新疆廵撫劉錦棠卒予謚襄勤 八月從

户部奏請命各省息借商欵以充軍需時方與日本開戰也 以太后六旬萬壽上徽號 太后

命六旬慶辰典禮仍在宫中舉行其頤和園受賀事宜卽行停辦先是議定十月初十日太后萬

壽援康乾閒成例踵事增蓽帝率中外臣工詣萬壽山行慶賀禮於是各省疆吏派員祝從自頤

和園至西苑沿途分段點綴景物建設經壇至是因中日戰事中國海陸軍屢敗廷臣交章諫諍

乃命停辦園內點景至日仍於排雲殿受賀 冬十月降瑾貴妃珍貴妃皆爲貴人二妃皆能詩

珍貴妃兼通政術故帝尤寵之時有編修文廷式者二妃之師也以大考一等第一擢侍請學士

(自七品擢升四品)太后疑帝以二妃故進之也至是奉懿旨以瑾妃珍妃近來習尙浮華屢有

乞請均革去妃號降爲貴人(自二級降至五級)且命褫衣廷杖並謫妃兄志銳於烏里雅蘇臺

廷式以託病出京僅免於罪 十二月革御史安維峻職遣戍張家口維峻疏參李鴻章詞連李

蓮英並謂皇太后旣歸政皇上若仍遇事牽制將何以對祖宗天下至李蓮英是何人斯敢干政事

如律以祖宗法制李蓮英豈復可容廷旨以其肆口妄言命革職遣戍維峻發遣時都中謭傳蓮

英惡之甚將欲得而甘心有幽燕大俠大刀王五者(名正誼)聞之踵門求見曰此去途中多暴

客非小人爲衛必不免因護之往車馱資皆其所出

二十一年夏五月奕劻侍郎徐用儀與法國續議商務專條附章成 湖北大水 閏月命中外

大臣保薦人才 命各省將軍督撫就本省情形將籌餉練兵卹商惠工各節妥籌辦法限一月

內覆奏 新疆地震 六月福建古田縣民殺英國敎士數人命嚴拏首要並諭地方官實力保

護敎堂 命閩廣督撫派員赴南洋各島暨新舊金山招徠僑商承辦各省船械機器等局 秋

七月廣東福建地震 京師疫 八月瞻對番官對堆奪吉等滋事 革四川總督劉秉璋職時

各省敎案迭起外人要求懲辦官吏是年五月四川省城有打毀敎堂及省外各處疊出敎案故

有是譴 冬十月革吏部右侍郎汪鳴鑾户部右侍郎長麟職先是長麟於入對時以帝名雖親

政實則受制於太后請帝獨攬大權曰太后於穆宗則爲生母於皇上則爲先帝之遺妾耳天子

無以妾爲母者鳴鑾時同召見亦以其言爲然後此語寖聞於太后時太后與帝日益猜忌至是

大怒帝不得已乃降諭以二人上年召對時屢次信口妄言跡近離閒命均革職永不叙用

二十二年春正月設官書局於京師先是康有爲等剏設強學書局講求時務爲御史楊崇伊奏

請封禁旋御史胡孚宸奏請將強學局改歸官辦至是經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奏准設立 二月

前臺灣廵撫一等男爵劉銘傳卒予謚壯肅 設立郵政 殺太監寇連材連材直隸昌平州人

初入宫爲太后梳頭房太監甚見親愛凡宫內會計皆使掌之已而爲奏事處太監一年餘復爲

太后會計房太監時以太后復專政柄杖二妃逐朝臣蓄志廢立日逼帝爲蒱博之戲及吸食鴉

片而別令太監李蓮英及內務府人員在外廷布散流言稱帝之失德又將大興土木修圓明園

連材大憂之是月初十日晨起流涕長跪太后榻前曰國危至此老佛爺(宫內人稱帝爲佛爺

太后則加稱老佛爺)卽不爲祖宗天下計獨不自爲計乎何忍更縱游樂生內變也太后以爲

狂叱之去連材乃乞假五日歸訣其父母兄弟出其所記內廷事一冊授其弱弟記事中最要者

一太后驕侈淫佚絕不以帝爲念后亦因二妃故與帝不睦故帝伶仃異常一帝每日御膳其饌

羅列數十品然離御座稍遠之饌半已臭腐故帝每食不飽有時偶欲易一饌品太后輒以儉德

責之一太后待帝每日訶斥之聲不絕稍不遂意常加鞭撻或罰令長跪故帝見太后如對獅虎

膽爲之破至今每聞鑼鼓聲吆喝聲雷聲輒變色一帝每至太后前長跪請安不命之起不敢起

甲午六月高麗軍事旣起帝請停頤和園工程以充軍費太后大怒自是至乙未九月閒凡十餘

月不與帝交一言每日必跪至兩點鐘之久始命之起連材旣還宫至十五日乃上摺凡十條一

請太后勿攬政權二請勿修圓明園以幽皇帝餘皆人所不敢出口之言太后閱之怒召而責之

曰本朝成例內監有言事者斬汝知之乎曰知之奴才若懼死則不上摺也於是命囚之於內務

府愼刑司十七日移交刑部命斬臨刑肅衣冠望闕九拜乃就義時編修宋育仁在京師聞耗大哭

曰清亡無日矣余不忍見銅駝臥荆棘中也棄官歸時同挂冠者尙有六人皆一時知名士也京中

有作者七人之嘆 革翰林院侍讀學士文廷式職廷式感帝知遇忠讜盡言致觸太后之忌寇

連材旣被難同時梳頭房太監王四以附帝故發往軍臺人有聞海者號古庭帝之內侍本爲貢

生甚忠於帝亦發往𥁃古塔(後殺之)於是楊崇伊希太后旨劾廷式遇事生風常在松筠庵廣

集同類聯名入奏並有與太監文海結爲兄弟情事卽古廷也崇伊蓋誤以聞爲文云故殺連材

之次日遂有驅逐廷式出都之事松筠庵在內城之宣武門外中祀明賢楊椒山曾三疏揭嚴嵩

罪狀者諫垣中人凡有所論奏皆於庵內召集同官聯名上疏蓋有所矜式也 户部衙門災

夏五月帝生母醇親王福晉赫葉那拉氏薨因山東曹單一帶刀匪肆擾命江南山東督撫速卽

剿除 六月瞻對番官帶兵出巢滋事四川官軍擊退之 永定河堤工漫口 户部侍郎張蔭桓

與日本使臣林董定通啇行船章程二十九欵成 秋七月甲午朔日食西寧回首劉四伏竄至

羅布淖爾之和兒昂新疆官軍討擒之 以四川松潘番子亂事一律肅清予總兵夏毓秀獎叙

有差 九月督辦軍務處王大臣與俄國使臣賈  訂新約十二條成 冬十月四川廵撫鹿傳

霖攻克上中下三瞻全境一律歸順 十二月江西福建地震

二十三年春三月貝勒載澍忤太后旨命革去貝勒交宗人府重責八十板於空室永遠監禁載

澍爲孚敬郡王子初穆宗疾革時遺詔欲以載澍入繼大統故太后深嫉之其妻乃太后之姪女

載澍有妾生子妬殺之爲載澍所詰責憤而訴於太后孚邸之福晉因入宫謝太后遽下詔謂載

澍平日不孝於母今經其母入宫面奏若不從嚴懲辦殊乖孝治之意遂獲嚴譴詔下後福晉昏

暈於地載澍在獄每日僅許進一飯嚴冬僅一袴蔽體惟一老獄卒憐其爲皇孫日則熾爐烘之

夜則擁之以臥而已 夏四月江西大水 五月鹿傳霖討擒德爾格忒(一名疊蓋)小土司昂翁

降白仁靑母子囚之老土司頭目人等獻地歸誠命改流設官 前大學士張之萬卒予謚文達

 秋七月協辦大學士李鴻藻卒予謚文正 冬十二月諭各省實力保護敎堂 命各部院堂

官當常川進署辦事

二十四年春正月乙酉朔日食 設經濟特科從貴州學政嚴修奏請也特科敎以六事曰內政

曰外交曰理財曰經武曰格物曰攷工由三品以上京官及督撫學政各舉所知咨送總署會同

禮部奏請試以策論名曰經濟特科 頒發昭信股票詹事府右中允黃思永奏請籌借華欵追

自強股票名曰昭信股票以五釐行息分二十年本利還訖户部議印造股票一百萬張命京外

王公將軍督撫及大小文式官員均領票繳銀以爲商民倡 命開辦京師大學堂命嗣後武科

改試鎗礮 三月諭各省裁撤各局整頓保甲嚴裁空糧又勸辦常平倉皆從尙書剛毅奏請也

 閏月德國親王亨利覲見 夏四月江蘇淮徐海府州各屬大水 恭親王奕訢卒予謚曰忠

命配享太廟 命各省將所有大小書院一律改爲學堂 命各省保舉使才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