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57

 卷五十六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五十七
卷五十八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五十七

  平定新疆及收回伊犁條約

德宗光緒元年春三月命大學士陜甘總督左宗棠督辦新疆軍務初同治元年六月陜西回民

滋事圍攻省城並擾同州蒲城命皖豫督師勝保移軍往討十月勝保覆軍述京賜自盡以荆州

將軍多隆阿代之至二年二月甘肅回民攻陷固原平涼寧夏靈州五月西寧花寺回民句結撒

納番人(卽袍䍐羌人)攻撲丹噶爾城戎循一帶騷然及多隆阿提兵入陜驅剿陜回幾盡將移討

甘回以盩厔未破親督軍攻下之多隆阿受傷旋卒西安將軍都興阿繼起視師副以提督雷正

綰五月正綰會提督陶茂林軍攻克平凉滇囘藍二順襲犯西安省城副都統穆圖善會同廵撫

劉蓉等撲滅之時浩罕爲俄羅斯所滅其別部胖色提(譯言營官阿古柏收餘衆保安集延適布

魯特酋思的克等滋擾新疆喀什噶爾南路回民金相印迎阿古柏出山攻陷喀城據之次第

侵奪南八城阿古柏遂自稱帕夏譯言王也)提督業布沖額率師討之敗績六月潰兵歸至烏

魯木齊參將索煥章脅之反據漢城推陜回阿渾(譯言師長妥得璘爲主稱淸眞王煥章手刃

提督進圍滿城陷之都統平瑞闔門死哈密吐魯番呼圖壁庫爾喀喇烏蘇相繼失陷事聞褫常

淸職授明緒伊犁將軍以保恆署烏魯木齊都統命穆圖善率師出關四年五月肅州回民佔據

嘉峪關並陷州城五年正月安集延攻陷伊犁九城塔爾巴哈臺回民復起找參贊錫霖武隆阿

等據城守命西安將軍庫克吉奉督師新疆北路塔爾巴哈臺參贊德興阿副之八月罷總督楊

岳斌以宗棠代之並督陜甘軍時西捻數萬擾秦中陜囘甘回數十起衆至百萬横行腹地兩省

幾無完土宗棠上議進兵陜西必先清關外進兵甘肅必先清陜西駐兵蘭州必先清各路然後

餉路常通師行無梗又定計先捻後回及七年西捻旣平宗棠七月入覲詢西陲帥期對以五年

奏績十月還西安定三路平回之策令提督劉松山由綏德取花馬池直擣金積堡老巢爲北路

道員周開錫由秦趨鞏討鞏昌河狄之回爲南路而自與署撫劉典督諸軍盡驅陜回入甘爲中

路遂破回巢數百十二月松山收撫鎮靖堡至靖邊縣土匪董福祥之父世有乞降旋福祥亦降

八年二月雷正綰會道員黃鼎攻拔董志原老巢四月陜西平進兵甘肅諸路迭戰皆捷八月松

山克靈州九年正月攻金積堡之馬五寨松山陣亡宗棠以其兄子錦棠代統其軍東自吳忠至

靈州堡寨四百五十餘西自洪樂至峽口堡寨百二十餘盡平十一月克金積堡擒馬五馬條於

是回酋馬化龍自投乞撫宗棠命並其父耀邦磔之十年三月署將軍金順提督張曜平寧夏十

一年二月收河州三月循化撒納番人歸誠十一月錦棠克西寧大通俘馬壽十二年九月宗棠

督提督徐占彪等軍攻克肅州磔悍酋馬文祿等關內肅淸惟白彥虎𨓜出關外捷聞擢宗棠大

學士仍留總督任而以烏魯木齊都統景廉督軍新疆金順副之至是召景廉來京命宗棠代之

仍副以金順旋任金順爲烏魯木齊都統

二年春正月因出關餉需緊迫允左宗棠借洋欵一千萬兩先是以東南海防爲急有議棄關外

地者宗棠力持不可然軍食奇絀各省協餉不繼前後至借洋商民商一千數百萬兩隨時以協欵

抽償經營一載士飽馬騰諸軍遂次第出關 秋七月三品卿銜西寧道劉錦棠收復烏魯木齊

新疆北路略定督師左宗棠駐軍肅州今諸軍抵安西後分道遞進漢中鎮譚上連爲前鋒寧夏

鎮譚拔萃繼之陜安鎮余虎恩又繼之皆聼錦棠節度四月錦棠出嘉峪關閏五月次巴里坤進駐古城

時回酋馬人得據烏魯木齊白彥虎據紅廟子土回馬明據古牧地錦棠以阜康當敵衝距古牧

才百里宜先據之乃輕騎赴濟木薩約金順移屯阜康城自屯城東之九營街增調徐占彪接防

巴里坤張曜軍助屯哈密以厚哈吐之防彥虎聞之自紅廟移據古牧安集延遣𦆑回助之六月

錦棠圍古牧阿古柏遣將阿託愛率騎來援錦棠令余虎恩馬隊擊敗之遣步軍分攻山壘南關

皆下阿託愛棄馬遁錦棠後以開花礟攻城克之守兵六千殱焉趨抵烏垣城東安集延土回𦆑

頭皆宵逸遂收復烏魯木齊廸化州及其王城王城妥得璘據烏魯時所築也錦棠遣諸將分追

至鹽池阻戈壁而返於是昌吉呼圖壁瑪納斯北城守兵皆遁阿古柏所遣援兵五千至達坂聞

敗不敢進新疆北路皆平惟瑪納斯南城未下 九月金順等攻克瑪納斯南城北路旣清宗棠

檄金順攻瑪納斯南城久不下咨湘軍助剿時錦棠駐軍烏桓遣道員羅長佑與總兵譚拔萃黃

萬鵬董福祥等十一營赴之至是會攻瑪納斯南城克之掘妥得璘屍戮之俘其元帥海玉馬受

馬有才等並其悍黨殱焉

三年春三月劉錦棠張曜等攻克達坂吐魯番託克遜三城先是阿古柏據託克遜築三城自衛

託克遜者噶孫營也北守達坂拒錦棠烏垣南守吐魯番拒張曜哈密白彥虎于小虎據南山小

東溝錦棠趨小東溝彥虎等先期走金口峽錦棠復追及之彥虎小虎倂入託克遜瑪納斯南城

旣克自後大雪封山諸軍不能踰嶺而南阿古柏等乘暇移達坂新城兩山閒以大通哈(譯言

大總管)愛伊德爾呼里守之吐魯番故有滿漢兩城阿古柏次子海古拉又日役萬夫造王府

規模雄濶上年冬阿古柏令彥虎與馬人得守吐魯番海古拉守託克遜愛伊德爾呼里守達坂

自居喀喇沙爾爲中權策應至是氷解錦棠自烏垣攻達坂張曜自哈密西進先遣提督孫金彪

與徐占彪會師鹽池趨吐魯番錦棠抵達坂城內引湖水衛城泥深及馬腹提督余虎恩陶生林

副將夏辛酉等馬隊掠過深淖列城左山岡提督譚上達譚和義戴宏勝等馬隊列城復山阿降

将總兵崔偉等馬隊承其彌縫敵人方臥未覺也天明霧收城中望見大驚發西洋槍礟下擊自

卯至午不絕圍師少傷亡屹立不爲動錦棠策馬周覽城濠坐騎中鎗踣易馬而前令各營築壘

掘濠以困之復傍城東築礟臺敵騎番進赴援皆敗總兵侯名貴舁開花礟三寘礟臺連環轟擊

城中人馬碎裂羣奪門走諸軍遮之不得出錦棠使人呼曰縛異裝者有賞於是大小頭目自愛

伊德爾呼里以下肝色提六人玉子巴什(譯言哨官)六人及管理執事什長之類悉致麾下無

一脫者遂克達坂城進駐白楊河聞嵩武軍(張曜所部)已至吐魯番遣羅長佑往會戰彥虎遁

去人得詣嵩武軍降遂收復吐魯番滿漢兩城錦棠急馳百里抵託克遜海古拉亦先遁𦆑回二

萬餘皆降錦棠遂入城於是託克遜三城皆下 夏四月阿古柏自殺自吐魯番吿克南八城門

户洞開阿古柏在庫爾勒日夜憂泣不知所爲白彥虎益掠人畜焚村堡脅𦆑回同奔𦆑回皆怨

阿古柏又遇𦆑回虐達坂釋歸之衆數千強半爲阿古柏所戮餘悉禁錮之怨毒中人深人人思

報復之阿古柏知人心已去遂飲藥死海古拉淹其屍水中三日始出裹香牛皮舁之西行將達

庫車伯克胡里使使截之半途殺海古拉安集延所呼小帕夏也阿古柏據託克遜後羣下尊爲

畢調勒特汗有子四人長哎哥卽伯克胡里充庫車伯克非所愛次哎都嚕股魯卽海古拉有寵

於阿古柏欲立之次引上胡里充阿克蘇伯克次邁底胡里充吐魯番伯克海古拉旣死伯克胡

里保南境而王其下稱新帕夏庫爾勒諸回推彥虎爲守彥虎駐開都河西岸覬入俄羅斯 秋

九月劉錦棠復新疆南路東四城是年七月錦棠先遣提督湯仁和等自託克遜進兵總兵董福

祥張俊等自阿哈布拉沿途置哨壘張春發繼之自由閒道趨進期會師曲惠八月諸軍集曲惠

提督余虎恩出庫爾勒之背錦棠趨開都河彥虎壅河水溢百餘里以遏之錦棠率馬步繞淖行

鹻地紆折達開都河東彥虎先期走庫車遂於是月朔收復喀喇沙爾城虎恩收復庫爾勒城錦

棠躡敵至庫車彥虎遁遂復庫車九月至拜城回目買賣提託呼達等出降錦棠留總兵方友升鎮

撫而自履氷夜行趨銅廠與敵遌敵列陣河岸拒戰錦棠親鼓之敵騎皆靡積屍塞河水爲之不

流復促所部亂流而渡至上銅廠敵分兩路迎拒錦棠亦張兩翼擊之副將夏辛酉總兵張宗本

提督譚愼典以馬隊衝其右提督席大成戴宏勝賀長發以步隊繼之提督黃萬鵬總兵崔偉畢大

才副將禹益長禹中海李金良游擊馬殿林以馬隊衝其左總兵張俊胡登花以步隊繼之而自

率馬隊親兵居中調度及戰馬步倂力夾擊敵兩路皆潰擒斬無算遂引軍西渡戈壁馳薄阿克

蘇守城回目率回民十餘萬迎降遂復阿克蘇旣偵知安集延各酋走葉爾羌彥虎走烏什諸軍

趨烏什攻克之遂復烏什彥虎遁黑利黑斯(厄魯特種)追至阿他伯什阻戈壁而返是役一月

中軍行三千餘里下南疆東四城兵威大震遠人慴服 冬十一月三品京卿劉錦棠克復南路

西四城南路東四城旣復阿古柏長子新帕夏伯克胡里據喀什噶爾猶保西三城而和闐伯克

呢牙斯圖反正乘𨻶圍葉爾羌伯克胡里引兵擊敗之遂據和闐而喀什噶爾滿漢兵弁守城者

使使迓錦棠軍安酋阿里達什保回城以攻漢城約白彥虎來助伯克胡里乃棄和闐走英吉沙

爾倂入回城是月錦棠分三路進軍余虎恩督黃萬鵬及總兵桂錫楨等軍逼喀城伯克胡里阿

里達什及彥虎分路遁入俄羅斯遂克喀城斬其元帥王元林副元帥白彥龍生擒陜回于小虎

及其元帥馬元旋錦棠收復葉蘭羌英吉沙爾董福祥亦復和闐於是南疆西四城皆下俘故帕

夏阿古柏妻妾及其子引上胡里邁底胡里並兩少子二女三孫誅之于小虎馬元及迎阿古柏

入喀之金相印父子磔於巿誅悍黨千百六十人新疆悉平是役不及一月連復四城廓淸二千

數百里捷聞晉宗棠二等侯錦棠二等男其餘諸將給獎有差

四年冬十月通政使劉錦棠大破安集延布魯特於玉都巴什安酋阿里達什自俄境糾布酋阿

布都勒哈瑪出奈曼謀襲喀什噶爾錦棠親擊於玉都巴什大破之奈曼回目庫彌什設伏殺阿

里達什以獻阿布都勒哈瑪走投俄屬那來地方

五年春正月劉錦棠大破布魯特安集延於烏帕爾阿布都勒哈瑪入俄後復紏居留俄境之安

酋愛克木汗條勒及阿希木汗條勒哎買提和卓(二人兄弟爲張格爾弟玉素普之孫)於上年

十二月再謀內犯盡脅希布察克各回部稱爲阿古柏復仇是月已至烏帕爾近邊錦棠聞警定

四面兜剿之策遣方友升進烏帕爾譚愼典進玉都巴什張俊胡登花石蘊玉進烏魯阿提董福

祥張宗本督同總兵田九福夏辛酉進無胡素魯克而自率羅長佑等向博斯塘特勒克遄進徑

擣敵巢比至敵大隊已趨烏帕爾襲營提督段柏溪張復良李雲照參將劉必勝外委何俊分三

路抄擊大破之敵軍折回博斯塘特勒克錦棠督軍迎擊谷口湯彥和張春發等設伏谷中及戰

長佑將中友升將左楊金龍將右分三路衝入敵陣敵敗不支分爲二股一衝谷口冀歸巢伏起

大股盡殱一由谷外西走長佑等追至卡拉阿爾提愛克木汗條勒阿布都勒哈瑪已出黑子里

達坂還阿來俄境矣其在烏魯陌提等處者爲諸軍擒斬淨盡綜計是役陣斬阿希木汗條勒

哎買提和卓回酋買賣提及斯拉木三人又安兵七百有奇布兵千四百有奇擒斬胖色提十有

七玉子巴什六十有奇生俘及奪獲猶無數捷奏入京頒賜錦棠上方諸珍物餘優獎有差 夏

五月命侍郎崇厚出使俄羅斯與議收還伊犁事初俄人乘中國有事先後誘脅哈薩克布魯特種

人歸附又攻奪浩罕三部而浩罕屬安集延亦隨風而靡至同治十年五月俄人藉口於伊犁回

變時俄商被害者衆使其將軍科哈夫士克以兵據伊犁及光緒三年中國收復吐魯番擬進兵

南路時侍郎郭嵩燾出使英吉利英人恐安集延爲俄人所倂或爲中國所滅皆將不利於英其

駐華使臣威妥瑪因爲安集延緩頰以扶持保護立國爲辭事下左宗棠宗棠上疏爲揭破其隱

謂安集延非無立足之所何待英人別爲立國卽欲別爲立國則割英地與之或卽割印度與之

可也何乃索我腴地以示恩且言英人陰圖爲印度增一屛障公然強我於回疆撤一屛障此何

可許我愈示弱彼愈逞強勢將伊於胡底臣奉職邊方惟有勉及駑鈍不顧目前成敗利鈍圖之

現在南路之師擬於八月中旬九月初旬分起進發前聞英人遣使安集延臣已馳吿劉錦棠張

曜善爲接待如論及回事則以我奉命討侵佔疆土之賊以復我舊土地他非所聞如欲議論別

事請向肅州大營彼如來營臣自有以折之詔如所奏行迨東四城吿克時議以伊犁久爲俄據

恐難遽復詔宗棠統籌全局宗棠覆奏略稱重新疆所以保蒙古保蒙古所以衛京師若新疆不

固則蒙古不安匪特陜甘山西各邊時虞侵軼防不勝防卽直北關山亦將無妄眭之日況俄人

拓境日廣由西而東萬餘里與我北境相連僅中段有蒙古爲之遮閡徙薪宜遠曲突宜先尤不

可不預爲網繆又言英人爲安集延說者慮俄之蠶食其地於英有所不利俄方爭土耳其與英

相持我收復舊疆兵以義動設有意外爭辯在我仗義執言亦決無所撓屈疏末復力言地不可

棄兵不可停非速復腴疆無從著手遂進規西四城並克之宗棠欲更收伊犁而俄人以代收代

守之名爲種種要索至是朝命崇厚赴俄與議條約 冬十二月撤崇厚歸國革職逮京下之獄

先是崇厚奉使至俄與俄人布策訂立新約十八條一俄願將伊犁交還中國二中國收還伊犁

後願明降諭旨赦宥伊犁民人前罪三凡伊犁民人遷入俄界者俄國待之如己民四俄國民人

舊日在伊犁所得之家產仍歸其有五伊犁作何歸還應由中國諭左宗棠等俄國諭考甫曼等

互商六俄旣歸還伊犁中國願給俄國銀五百萬盧布從立約後一年內陸續淸付七伊犁旣還中

國當以可西河之西及麗山之南之地以至於底克斯河盡讓與俄八相議將大城交界稍爲更

改九交界旣由二國官員勘定後應立界竿以昭信守十除喀什噶爾及庫倫兩地已照先立和

約俄國立有領事外今議定在嘉峪關科布多哈密吐魯番烏魯木齊庫車各地各再設立領

事十一領事與中國地方官有互商事件其文移悉用平行華官待領事以客禮十二凡蒙古天

山南路天山北路等俄啇貨物往來俱不必付税十三凡所議設有領事官之地方並立一通商

局並在張家口一律設立十四凡俄商販運貨物至張家口嘉峪關天津漢口等處者可遇同州

府西安府漢中府各路其将中國貨物運入俄國亦由此路行走十五此約自從兩國御允後五

年內不必更改十六俄商已願另立低茶之税此事當由中國總理衙門核定十七按照先立之

約凡有民人牛隻奔逸過界總由地方官出力尋還若實在無蹤亦不必由地方官賠償十八此

約旣立經俄皇簽名後一年內由中國皇上蓋用御寶送至俄京至是咨送回國朝野駭然修撰

王仁堪庶吉士盛昱洗馬張之洞交章論劾僉謂此舉償俄人兵費銀二百八十萬兩割伊犁西

界數百里與俄又割南界數百里跨天山以隔南八城並開口岸多處其他損失權利者尤多在

俄人索之可謂至貪至横而崇厚許之可謂至謬至愚於是撤崇厚回國褫職逮治而令廷臣疆

吏會議萬全之策崇厚旋定爲斬監候

六年春正月命一等毅勇侯太僕寺少卿曾紀澤出使俄羅斯商改收回伊犁條約崇厚與俄所

議條約旣經中外大小臣工會議諸多窒礙難行詔紀澤自英赴俄將收還伊犁條約再行商改

 秋七月召左宗棠來京以劉錦棠督辦新疆軍務張曜幫辦軍務楊昌濬護理陜甘總督先是

以崇厚與俄所議伊犁條約中多所不便詔下宗棠議宗棠疏陳當先之以議論委婉而用機次

決之以戰降堅忍而求勝拜摺後宗棠卽分兵進取伊犁奏以精河一帶爲東路伊犁將軍金順

主之自阿克蘇沿特克斯河爲中路廣東提督張曜主之自烏什經布魯特爲西路幫辦軍務劉

錦棠主之復分遣譚上連軍屯喀什噶爾譚拔萃軍屯阿克蘇陶鼎金王福田等軍屯哈宻爲後

路聲援四月宗棠發肅州舁櫬以行五月抵哈密俄人亦增兵守伊犁納林河別以兵艦翔海上

冀震撼京師於是天津奉天山東皆警乃召宗棠入京備顧問以錦棠代督軍張曜副之昌濬權

總督 命曾國荃督辦山海關防務時聞俄人將於八九月閒調撥兵船來華封閉遼海以爲挾

制之信故有是命並命鮑超幕勇駐紮天津山海關兩處適中之地 命釋崇厚於獄因曾紀澤

奏近聞外閒議論以中國將崇厚問罪有關俄人顏面恐因誤會而起嫌疑未免有妨睦誼云云

諭令卽行開釋

七年春正月曾紀澤與俄人定約於聖彼得堡紀澤抵俄與其外部大臣格爾斯及前駐華公使

布箂啇訂條約二十欵專條一又陸路通商章程十七欵卡倫單一成計改前約者七端一歸還

伊犁南境二喀什噶爾界務不據崇厚所定之界三塔爾巴哈臺界務照崇厚明誼(同治三年

事)所定兩界之閒酌中勘定四嘉峪關通商仿照天津辦理西安漢中兩路及漢口字樣均刪

去五松花江行船至伯都訥專條廢去六添設領事僅於吐魯番添設一員餘俟啇務興旺時再

議添設七天山南北路貿易納税事改均不納税爲暫不納税此外添償盧布四百萬圓奏入奉

旨允准收還伊犁事遂結時中外交稱紀澤之能而紀澤深自謙抑奏稱此次俄人輕棄已得之

權利全由俄土戰後財殫力竭其君臣雅不欲再啟釁端故得從容商改和平了結若議者以爲

俄強大之國尙不難遣一介之使取已成之約而更改之執此以例其餘則中外交涉更無難了

之事斯言一出將來必有承其弊者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