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誥贈資政大夫陸公雲峯暨德配吳太夫人墓誌銘

清誥贈資政大夫陸公雲峯暨德配吳太夫人墓誌銘
作者:康有為
1922年
民國壬戌四月

中國春秋時,列國並立,使才蓋盛矣。自後二千年,阻大瀛海,自以國為天下,不知有,何有外交?暨寰海棣通,既閉關不識外情,故一割烏蘇里江東與輒數十里。至光緒中葉,外部大臣有謂安南不近海、有謂澳門星架波;及交涉案,有黑頂子帕米地,舉朝莫知,而奉使者亦皆闇㫚外事,故坐虧敗,失地失權不可算數。中惟曾紀澤薛福成許景澄,後則偁陸徵祥矣。徵祥許文肅公文肅使,受文肅教,畏謹鞠,治事有局。徵祥受其父處士雲峯先生教,循齊肅,非法不服,以溫良恭儉聞政,乃有是今名也。

陸誠安及妻吳氏墓碑(碑陽)

徵祥八歲喪母吳太夫人,父命北學於同文館遂遊,十餘年不得一見父而父逝,徵祥終身孺慕,自責失子職。每言輒思父師,又以宦京師,歲時不得省親墓。歲庚申,陽曆十一月十四日,遷墓考妣於京城阜城門外三里許,利馬竇南懷仁墓之東。南闢地六畝大營塚,比利時名匠伏耳戛特寫圖、皇畫師阿列克桑·特羅甫斯基繪先像奉焉,羅刻一國顯者題辭于壁以顯其親。既罷使相,息隱瑞士,乃為書附哭親圖與行狀,及今上皇帝題字。屬有為銘墓。曰:三十年處世接物,謹守先師許文肅訓,不稍越;恪遵先君庭誥,以恭親滌生,過由己寡,刑妻育女,善与人同為程。假先生而令先人有傳後世,則不孝之罪可少釋。其哭親圖,作長跪墓門像,可謂純孝至誠矣。《孝經緯》曰:孝者,報也。孔子以人三合而生,非天下不生,非父母不生;自天生則萬物一體,故主仁;報父母則生事死祭塟,故尚孝。邇者俗盛行有以非孝為義者,徵祥數十年久於俗,而純孝能報父母,師豈忘思?義不報者是,而能報恩義者非耶?孔子之大義在報。故曰:欲報之德,昊天罔及。若報義可破,則殺人可不償,債負可不還耶?徵祥使荷蘭時,康有為將遊,請徵祥為入境文書。徵祥戒勿遊,曰:許吾約:康有為遊俄,則捕之執逮中國。昔役使館時親見約。若必遊,請易姓名。乃止遊。微使君乎吾誤入,身首殊以歸中國矣。吾受大德,不敢以不文辭。

謹按狀曰:公諱誠安道光十五年乙未十月十一日[1]生,光緒二十七年辛丑正月二十六日[2]卒,春秋六十有七,宣統元年徵祥位大臣,誥贈資政大夫。太夫人生道光二十二年,壬寅四月十九日[3]生,光緒四年戊寅五月二十七日[4]卒,春秋三十有七,宣統元年誥贈夫人。公少貧苦,及太夫人早卒,徵祥在襁褓,公益瘁。然踔厲自立,在困弥亨,且能周人急,傾囊輟食不吝。好講誦先哲嘉言懿行,宗稼書先生學,以教徵祥。舉國騖科舉,咿唔八股求貴仕。公生上海,知外事,預令徵祥學歐文,為有用學。親友非之,不顧,送其北學京師,曰:學不成,毋相見。及徵祥,戒以黽勉王事,吾足自養,勿以為念。

徵祥中國使才,蓋公生之教之成之,宜為銘。銘曰:老松輪囷磊砢,屈巖阿也。芝蘭玉樹,生其根而交枝柯也。使相大營萬家塚,報罔極也。孝子孺慕圖跪墓門,自責失子職也。談學而非孝者,視此宜式也。

壬戌四月南海康有為撰銘而書石也

琉璃廠李月亭刻石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1. 即西元1835年11月30日
  2. 即西元1901年3月16日
  3. 即西元1842年5月28日
  4. 即西元1878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