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澹台滅明斬龍毀璧賦(以「璧惡苟求,人難力制」為韻)

澹台滅明斬龍毀璧賦(以「璧惡苟求,人難力制」為韻)
作者:白行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92

璧之為寶也至珍,龍之為物也至神。蘊彼堅貞,由是見希於代;神其變化,胡不可畏於人。苟以力奪我寶,則必害及爾身。原夫被褐而來,艤舟以濟。懷白璧為利涉,佩青蛇而自衛。光連曉日,若明鏡之高懸;影落深潭,狀白虹之初霽。孤棹才移於渡口,二龍見於波際。將至寶因此可求,謂匹夫於焉易制。徒觀其迅雷鏗訇,狂電翕。轉清輝而陽景滅曜,噴風雨而晴空變色。拖尾乃無所遁逃,矯首則方將薦食。朱萍焉能施其術,佽飛莫得用其力。滅明乃挺利劍,整扁舟。驅天吳,北陽侯。壯誌奮而發植冠聳,瞋目張而眥裂血流。白刃下耀於淵室,紫氣上衝於鬥牛。左絕其脰,右摏其喉。擢錦繢之鱗,觸驚波而乍聚乍散;灑元黃之血,隨奔流而或沉或浮。既風恬而雨絕,俄霧廓而煙收。龍實最靈,孰可以威而讋;璧惟重寶,豈得不義而求?既而弭波瀾,濟江幹。璧非人,願保全而莫可;人非劍,思耀武而誠難。然後韞神邱,即長路。持拱璧而歎息,盼中流而回顧。豈不以懷寶者為物所求,恃力者為人所惡?且龍實恃力,人惟懷璧。爾實我欺,我非爾惜。雖在時之攸重,諒於人而何益?聞老氏之誡,莫守乎滿堂;考聖人之清,不貴於盈尺。遂投之河而神罔敢受,毀於岸而人莫敢有。紛然電散,謂齊後之碎連環;騞爾星分,同亞父之撞玉鬥。則知動不可妄,求不可苟。始則將害於人,終乃自貽伊咎。胡不伏水府而藏珠於頷,照昆山而銜耀於口故貪而斃也,誠罹有悔之凶;毀以棄之,安能無脛而走?嗟乎仁必有勇,信千古而不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