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11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十一回 兄弟相認各訴前情 主僕逃難暫寄李宅 下一回▶


  話說趙斌在暗中,觀看這人拉刀進去,要殺那主僕二人,公子嚇的戰戰兢兢,跪在地下,求「大太爺暫息雷霆之怒,容我慢稟。」那老家人也跪倒。那壯士說:「你主僕二人是怎麼一段事?快說!」老管家說:「你老人家要問,我家主人姓徐名志平,原籍建安縣人氏,老太爺名徐佔魁,跟這秦相府花園總管韓殿元是知己之交。韓殿元有一女,跟我家公子同歲。他情願把女兒給公子為婚,自幼下定禮。後來我家老爺去世,家中遭了一把天火,將萬貫家財燒得片瓦無存。我就同了公子,來到這裏投親。韓殿元一見我主僕衣服襤褸,他就有悔親之意,嫌貧愛富,明看他留下我主僕,叫公子在這花園讀書。誰想到他叫你老人家來害我主僕。」拿刀的這壯士一聽說:「原來如此,我實不知道。」說著話,由懷內掏出那一百兩銀子說:「我賜你主僕,趕緊拿了逃命吧。找個地方,用心攻書,等待大比之年,好去求取功名。你們不可住此,恐他還想害你們。」趙斌在外面一聽,說:「這事辦的好。」他是個直性的人,自己忘了是偷聽了,心中一爽快,不覺失聲說辦的好。那壯士一聽外面有人說話,竄出來擺刀朝趙斌摟頭就剁。趙斌用切菜刀急架相還。兩人走了幾個照面。趙斌心中一動:怎麼他使的刀法同我一樣?那壯士也是心內納悶,忙往圈外一跳,用刀一指說:「你且慢動手!你姓甚名誰?住在哪裏?這刀法同誰練的?來此何幹?」趙斌說:「我姓趙名斌,綽號人稱探囊取物。你要知道我的厲害,不必前來討死。」那壯士一聽,忙把刀一扔說:「原來是賢弟,這可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得一家人。」趙斌說:「你是誰?」壯士說:「我姓尹名士雄,賢弟你把哥哥忘了。」趙斌一想:「我八九歲的時候,尹士雄正跟我父親練藝。這話有十幾年了。」趙斌這纔把切菜刀一揣,趕過去行禮,二人敘離別之情。尹士雄說:「我自從東路保鏢,回頭聽說師母同賢弟來到京都,我特來訪查,也未找著。我病在三順店,腿上長一個瘡,遇見這花園總管韓殿元。他是三順店東家,給我瞧病,接到花園給我把病養好了。今天他給我一百兩銀子,叫我來殺他的仇人。我來至這裏一問,方知怎麼一段事。賢弟你來此何幹?」趙斌把別後的事略說一番,今天是奉濟公之命,來此盜五雷八卦天師符。尹士雄說:「你今天幸遇了我,若不遇了我,你也盜不了符去。你先同我把徐志平主僕救走,然後我幫你盜符。」

  二人這纔進到屋內,叫徐志平:「趕緊收拾好逃命,這一百銀送你作盤纏。」徐志平問了尹士雄的姓名,老家人徐福給尹士雄磕頭:「謝謝恩公。」忙把琴劍書箱收拾好了。徐福說:「尹恩公,這黑夜光景,我二人上何處去?這京師重地,巡更查夜甚多,要把我等捉去。如何是好?」尹士雄一聽有理,說:「趙賢弟,你有地方安置,幫叫他二人去,明天再給找店。」趙斌說:「尹兄長在此少待。你主僕跟我走。」帶著二人出了花園角門。趙斌本打算把他二人帶在自己家去,不想纔一出園門走了不遠,就見眼前站定一人,正是濟公。

  趙斌一見說:「師父你來了?好。現在他主僕是如此如此。」濟公說:「好,我正為這件事來的。我在書房同他們喝酒,我說出來出恭,來到這裏。你趕緊給我辦事去,把他二人交給我。」徐志平一瞧,見個窮和尚,連忙問道:「這位大和尚怎麼稱呼?」趙斌說:「這是靈隱寺濟公長老。」徐志平一聽忙行禮。濟公帶了他二人來至李國元的家內,叫徐福把擔子放在院中,帶二人走至書房。趙文會、李國元正在喝酒,見濟公帶進一位文生公子,一個老僕,忙站起來說:「師父,你老人家從哪裏帶來這二位?」和尚把徐志平的根由一說,李國元這纔明白。和尚說:「你借給他幾問房屋,叫他在這裏唸書,有甚麼差池,有我和尚一面承當。」李國元見徐志平很文雅,說:「師父,就是罷。」連忙讓坐,一同喝酒。天有三鼓之時,就聽外面一聲喊嚷:「吾神來也!濟公長老在上,吾神將五雷八卦天師符盜來。」

  濟公趕緊出來,房上是趙斌、尹士雄二人。原來趙斌把徐志平主僕交給和尚帶走,趙斌復返回花園,一見尹士雄,二人夠奔閣天樓。這二十五間閣天樓地面寬大,拿火折紙一照,在當中有懸龕。尹士雄上去,一見上面有個硬木匣,打開一瞧,正是五雷八卦天師符。趙斌說:「得了,師兄,你我一同走罷。」尹士雄說:「你我這要一走,這個亂子大了。」趙斌說:「有甚麼亂呢?」尹士雄說:「你想他是當朝宰相,他把傳家之寶丟了,豈有不跟本地官要的?那時官府徹底根究,未免又拉出好些是非來。不若給他個斬草除根!」說罷,掏出引火之物,就把閣天樓窗格點著。二人跳出樓,祇見火光大作,金蛇亂躥,烈焰騰空,怎見得?有贊為證:

    凡引星星之火,勾出離部無情,隨風逐浪顯威能,烈焰騰空勢猛。祇聽忽忽聲響,沖霄密布煙生,滿天遍地赤通紅,畫閣雕梁無影。

  二人早竄出牆外,施展飛檐走壁之能,來到李宅上房一嚷:「吾神來了!」濟公出來把符接下,拿了個小黃口袋,裝上五百錢,一香爐米,五碗爐食餑餑。和尚說:「老韋你拿去罷,這是本家的謝禮。」上面趙斌接去就嚷:「吾神去也!」同了尹士雄回家看他母親不表。單說和尚把五雷八卦天師符拿進來,打開一看不錯。李國元趕快派妥當家人,給拜兄李春山送去。這裏喝了一夜酒,天亮濟公告辭,李國元要送給金銀,濟公說:「你要謝我,附耳如此如此,我和尚領情,你好好照應徐志平唸書。」李國元答應。濟公告辭,正往前走,見眼前立定一人,家丁打扮,說:「濟公上哪去?」和尚說:「哪位。」家丁說:「我家店東捱了四十棍,傷痕頗重。聽說你老人家有仙丹妙藥,求你給治治。」和尚說:「你家店東是誰?」家丁說:「是開三順店的韓殿元,乃秦相府花園總管,因昨夜花園裏閣天樓失火,秦相大怒,說韓殿元失於檢點,打了四十大棍,現疼痛難忍。」和尚一聽,跟著到了三順店,一進櫃房,見韓殿元躺著,哼聲不止。有幾個伙友正在勸解,見和尚進來,眾人說:「得了,這位師父有仙丹妙藥。大師父慈悲罷!」和尚哈哈一笑,用手指點說:「妙藥難治冤孽病,上天速報狠心人。」韓殿元聽著心中一動,暗想:「這和尚真有點來歷,夜間我派尹士雄去殺我未過門的女婿徐志平主僕,也未見回來。他主僕走了,無故閣天樓失火。」想罷說:「聖僧,你老人家救我罷。我昧心了!」和尚說:「我給你治好了,你把女兒給徐志平不給?」韓殿元說:「我好了,情願把徐志平找回,把女兒給他,我也無悔。現秦相已把我趕出,我絕不敢再生異心,如再生異心,叫我天誅地滅。」和尚給他一塊藥吃了,棒傷立止疼痛。和尚叫他到李國元家內去接徐志平,韓殿元點首。和尚出了三順店往前走,見眼前圍了一圈人,裏三層外三層,擁擠不動,怨氣沖天。和尚按靈光一算:「哎呀,阿彌陀佛,我和尚焉可不問!」真是一事未了,又接一事,忙分開眾人擠進去一看,有一宗岔事驚人。

  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