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12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十二回 濟公善度韓殿元 寒士舍子遇聖僧 下一回▶


  話說和尚分開眾人擠入一瞧,祇見裏面站著一位窮儒,頭戴舊文生巾,燒了窟窿一個,穿一件舊文生氅,上下補釘七條,懷內抱一小孩。此人有三十多歲,一臉枯槁,站在那裏說:「眾位,我抱的這小孩,生一年零二個月。他娘死了三天,我又雇不起奶娘,豈不要餓死。哪位願意要就抱去。」

  書中交代:此人叫馬沛然,原籍常州府常熟縣人,自幼在家讀書,娶妻周氏,把一分家業坐吃山空全完了,祇懂的唸書,不知營運,直過的上無片瓦,下無尺地,跟前就有個小孩,帶了妻子逃難,來至臨安,住在錢塘關外吳伯舟家中。這位吳伯舟,他就在西湖使船,是有遊西湖的,多雇他的船。手下有百餘條船,同馬沛然原係故交,知道馬沛然是位文士,就留他在船上管帳,每天掙個二三百錢,也夠他夫妻糊口,不想大運不通,西湖出了四家惡霸,時常在西湖搶人,鬧的沒人敢遊湖了,船也沒人賃了。馬沛然沒法,祇好歇工罷。這西湖頭一個惡霸,就是秦丞相之弟花花太歲王勝仙。那時高宗皇帝手下丞相是秦檜。他本姓王,過繼給秦家。王勝仙是秦相親兄弟,他倚仗哥哥勢利,時常帶了打手遊湖,瞧見美貌的婦女,就叫打手搶,沒人敢惹他,因此皆不敢遊湖,故吳伯舟的船也賃不出去,馬沛然也沒了事。他妻周氏是位賢德人,說:「你我夫妻莫非餓著麼?你在家中看看孩子,我出去做點針線活,你我也好度日。」連說了好幾句,馬沛然一語不發,周氏便把孩子留在家裏,竟自走了。馬沛然坐在屋中,自己一想:「男子漢大丈夫,不能養妻育子,等著媳婦給人家做生活吃飯,算怎麼回事?」自己越想越煩,實在無路,抱了孩子打算跳西湖一死。又一想:「這孩子投爹娘來了一年,又要死了,怪可惜的,不如把他給了人,我再一死。」這纔來至十字街一站,說:「眾位誰要這小孩誰抱去。」連喊了幾聲,旁邊有個老者一瞧,這孩子生的不錯,自己一想:「我也沒兒,我倒可以留下。」剛過去抱,旁邊有人說:「老者別要,你要一抱孩子,他就要跟你去。這兩天他娘也來了,同你借銀,過兩天他爹也來了,你可別上當。」那老丈一聽也不要了。濟公說:「你把小孩給我罷。」馬沛然說:「和尚,你要小孩作甚麼?你是出家人。」和尚說:「我收他作個徒弟。」馬沛然說:「和尚,這孩也不會吃飯,還不能離乳,那如何能行?」和尚說:「不行我不要。你說實話,這孩是他娘真死了嗎?我的廟在你住家隔壁﹔你住吳伯舟的房對不對?」馬沛然說:「他娘雖沒死,我可不是生意,指著孩子訛人。」和尚說:「我知道。你跟我走罷,我帶你找你妻,叫你夫妻孩子見面,給你找點事。」馬沛然一聽,問:「和尚寶剎在哪裏?上下怎麼稱呼?」和尚一一說明,帶著馬沛然往前走。濟公信口作歌:

    誰能誰不能,能者在五行,五行要不順,能者也不能,眾公不信細叮嚀。看那眾富翁,騎騾押馬身受榮,再看那貧軍寒民與百姓,無吃無穿受困窮,皆困前生造定。

  濟公帶馬沛然往前走,來到醬園門首。和尚說:「掌櫃的,給我三文錢的大頭菜。」裏面答應,給拿出來。和尚說:「太少,我給兩個錢。」掌櫃的過來說:「和尚,咱們這作舖的買賣,並不二價,還價不賣。」和尚說:「倒不是我還價,我這兜子裏就剩二文錢。我化你一文。」掌櫃的說:「你是出家人,就是罷。」和尚伸手一摸兜子說:「喲!我這兜子漏,又丟了一文錢。先給你一個罷,明天我給你帶來罷。」

  說罷往前走,對過就是青菜攤。和尚來至切近說:「掌櫃的,給我一個錢蒜。」掌櫃的說:「一文一頭。」拿了一頭蒜給和尚。和尚給了一文錢,接過蒜來一瞧說:「掌櫃的,一文錢一頭蒜,你還給我一頭爛的,你給換換罷。」掌櫃的又抽了一頭給和尚,和尚也沒把爛的交還,給人家一文錢買兩頭。和尚原本就帶了兩文錢,要買四樣禮去給人家上壽。馬沛然瞧了和尚太貧,跟和尚走了半里路,見路旁一個賣狗肉的。和尚過去說:「這肉真肥真香真爛,五花三層,要吃肉,肥中瘦。」

  誇了半天,說:「掌櫃的,饒給我一塊吃。」賣肉的正沒開張,見個窮和尚誇讚了半天,要一塊吃。賣狗肉的一高興,拿刀給切一塊有二兩。和尚接過來一瞧,說:「你要多給吃點。」賣狗肉的說:「你沒夠。」和尚說:「不是我沒夠,和你要不給添,連這塊人情皆沒了,做情做到底。」賣狗肉的又切給吃一塊。和尚一文錢沒花,白得兩塊狗肉。和尚又往前走、聽那邊賣饅頭的,和尚叫賣饅頭的:「過來,我買。」那賣饅頭的過來,和尚說:「熱不熱?」賣饅頭的說:「纔出籠。」說著把挑子擱下,一掀蓋,熱氣騰騰。和尚伸手一拿,就是五個黑指頭印,和尚剛往嘴裏咬,趕忙扔下說:「我忘了,沒帶錢,我沒敢吃。」賣饅頭的瞧了有氣,這個饅頭賣不出去了,又是牙印唾沫,又是黑印。自己一想,「我有心嘔氣罷,剛出來,他又是個出家人。」愣了半天說:「得了,我這饅頭就算扔了。」認了晦氣。和尚說:「你既要扔,別扔,捨給我和尚罷。我明天碰見你,我要帶著錢還給你。」賣饅頭的說:「你拿了去罷。」和尚拿了饅頭,帶著馬沛然來到鳳山街,見路北大門懸燈結彩,車馬盈門。這家乃臨安城頭等富戶,姓鄭名雄,人稱鐵面天王,今天給老太太做壽,臨安的紳士財主都來給祝壽。和尚來至門首,告訴馬沛然,附耳如此如此,在這等候,自有機緣可遇。馬沛然點頭。和尚上了臺階說:「辛苦眾位。」由門房出來一個家人,見是個乞丐窮和尚,家人說:「和尚,你來得太早,還沒坐席。

  你要雜燴菜回頭來。」濟公說:「你胡說!我知道這裏老太太生日,買了四樣禮,特來拜壽。」家人一聽,暗想:「素來我們大官人最愛施捨,摔金如土,仗義疏財,遇見窮苦的人必要周濟。也許我們大官人待他有好處,他知道今天壽辰,要來報答報答,我倒不能小覷他。窮人也有一分盡心,或許知老太太愛吃甚麼,買點甚麼。也許送桃面點心酒席票。」想罷說:「和尚,你在哪廟裏?」和尚說:「我在靈隱寺小廟出家。」管家說:「你的禮物是自己帶來,還是隨後有人挑了?」和尚說:「我隨身帶來。」家人說:「你把禮物拿來,我給你回稟帳房去。」和尚由袍袖裏拿出一個饅頭,兩頭大蒜,兩頭咸菜,兩塊狗肉,遞給管家。和尚說:「給老太太吃狗肉就蒜瓣,吃饅頭就咸菜。」家人一瞧,賭氣給扔在地下說:「你快走開罷,跑來攪我們。」剛扔到地,過來兩條狗就要吃,和尚趕緊轟開:「花脖四眼,你們兩個給吃了,老太太吃甚麼?」和尚撿起來說:「你不給回稟,我會嚷。」大聲喊嚷:「送禮來了!」拿手抓住往裏扔。眾家人瞧了,全都說:「這和尚是瘋子,不管他。」

  書中交代:這鄭雄原本是臨安頭一等紳士,又是武進士,為人最愛交友。他叔父在外省做總兵,今天給老太太做壽,臨安城上自公侯,下至庶民,都來送禮拜壽。今天有美髯公陳孝,病服神楊猛,趙文會、蘇北山、姜百萬、周半城,皆在客廳,真是高朋滿座。鄭雄的母親,今年七十整壽,可就是雙目失明,有二年多了,請了多少先生並未治好。今天鄭雄正在廳上應客,家人拿進一個禮單來,說:「三清廟的廣惠師父前來拜壽。」鄭雄一聽,一愣說:「我素日跟他並無來往。」接了禮單一瞧,上寫:「銀燭一對,壽桃全堂,壽酒一罈,壽麵一盒,壽帳一軸,山羊四隻。」鄭雄忙迎進。眾人一看,此僧有五十多歲,衣貌鮮明。

  書中交代:廣惠來給鄭雄送禮,他有貪心,知鄭府的花園鬧妖,他會捉妖淨宅,打算以送禮打進步,好給捉妖賺點銀子。今天來到這裏,眾人一讓,把廣惠讓至楊猛、陳孝這張桌坐下。楊猛愛說話,說:「大師父來了。」廣惠說:「來了。」楊猛說:「我同你打聽一位和尚,你可知道?」廣惠問:「誰?」楊猛說:「西湖靈隱寺濟公長老。」廣惠說:「濟顛和尚,瘋瘋癲癲算甚麼,我倒同他師父相好。論起來他是師侄,常要跟我學能為,我沒那麼大工夫教給他。」楊猛一聽就惱了,一想:「這東西,說話真可恨。他說我師父是他師侄,我成了他孫子了。我去找我師父去問問,如果是真便罷,如沒有這回事,我把這禿頭給砸碎了。」想罷站起來,纔要往外走,就聽外面喊嚷:「上壽送禮來了!」楊猛一聽是濟公的聲音,說:「我師父來了,好,我倒要問問。」忙往外跑。濟公這一來,要大鬧壽堂,法鬥廣惠。

  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