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13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十三回 廣惠僧狂言惹禍 濟禪師妙法驚人 下一回▶


  話說楊猛忙往外跑,陳孝也就跟來。二人出了客廳,到外面一看,正是濟公,說:「師父,你老人家因何大喊小叫?」濟公說:「我來這裏給老太太上壽,他等嫌我破爛,不給我回稟。」陳孝、楊猛說:「他們本是勢利的。」鄭雄也從裏面出來,一見和尚甚窮,說:「二位賢弟不在廳上吃茶,來此何幹?」楊猛、陳孝說:「我給你二位引見引見,這位上人就是我常和兄長提說,靈隱寺那位濟公禪師。」鄭雄說:「原來是聖僧,久仰大名,今幸相會,真三生之幸。」和尚說:「今天老太太千秋誕辰,我特前來拜壽,送點壽禮。」鄭雄見和尚衣服襤褸,像那討飯化緣之人,怎能往客廳裏讓?看看陳孝、楊猛,又不好不讓!心中猶疑未定,祇聽和尚說:「我來送點禮,拜拜壽,我也不能客廳去坐,貴府高親貴友不少,我也沒衣服。」鄭雄一聽暗喜,不免虛讓讓說:「和尚既來之,則安之,請進罷。」楊猛也願濟公進去,對對廣惠那話真假。和尚說:「鄭大官人這麼一讓,我倒不能不去給老太太拜壽要緊。」鄭雄也不好阻攔,同和尚來至客廳。和尚叫茶房把八仙桌放在正中,上舖紅猩猩氈。濟公把狗肉等物拿出來,上邊逕坐。鄭雄眼都氣直了,當了陳孝、楊猛未便發作,還過去謝承和尚,叫家人扔了。在座之人,濟公認識一半。茶房擺上酒菜,濟公立起來各桌上都讓,讓到廣惠那裏。廣惠傲然高坐,一語不發。讓完,回座吃酒,祇聽廣惠說:「鄭大官人,我今一來拜壽,二則要在老太太面前孝敬個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河裏浮的,草裏蹦的戲法。你去後面回稟一聲,我在這裏變,老太太那裏就瞧見。」鄭雄一聽,說:「好。」到了後面,見眾親友的女眷都陪老太太說話。鄭雄說:「娘呀,現有三清廟廣惠僧要變戲法,給娘瞧瞧。」老太太一聽,氣得顏色更變說:「你同和尚取耍笑我,快叫禿頭滾出去!老身眼睛已壞了二年,你還叫我瞧戲法。」鄭雄一聽,這纔悔恨,忙說:「老娘不必生氣,孩兒一時忘了。」旁邊有幾位女親友,都說:「伯母,你老人家叫他變個我們瞧瞧。」又有幾位小姐都說:「奶奶,你叫他變與我們瞧瞧。」老太太這纔說:「鄭雄,你叫他變去罷。」鄭雄這纔回至客廳說:「大師父,你變罷。」和尚要了一把剪,一張紙,剪了許多蝴蝶。和尚有點能為,口中唸唸有詞,吹一口仙氣,就見一對對蝴蝶直奔後堂飛,大家齊聲喝彩。楊猛同陳孝一起說:「師父,你也變獻點手段。」濟公立起來大嚷:「我也要變了!」嚷罷,說:「唵嘛呢叭咪吽!唵,敕令嚇。」祇見有三十多條小長蟲滿廳亂飛,大家一愣,低首一瞧,筷子皆沒了,哄堂大笑。濟公用手一指,長蟲沒了,每人跟前一雙筷。大眾稱奇。廣惠見眾人誇濟公,他臉上無光,說:「鄭大官人,我孝敬老太太一碗湯罷。」站起來就要了一塊包袱,蓋在桌上,口中唸唸有詞,把包袱一掀,見變出一大碗三鮮湯,彷彿有人托著似的,飄飄悠悠,就往外走。濟公用手一指,那碗湯在廣惠頭頂上一翻,正潑了廣惠一身,腦袋也燙紅了。眾人拍手大笑。廣惠賭氣用手擦了,說:「眾位,我本想今天在人前顯耀一番,變些仙桃孝敬老太太。」眾人一想:這時正在四月裏,陳桃早沒了,新桃尚沒長成,正在青黃不接之際,這倒新奇。廣惠纔唸咒,濟公過來說:「你變出來,別掀開包袱,我能猜著。」廣惠說:「就是罷。」口中說道:「壽桃一盤獻堂前,獻與堂前不老仙,今日變出芙蓉果,壽比桃兒還在先。」唸完,就見包袱鼓起。濟公說:「你說這話不對。」廣惠說:「我不對,你說。」濟公說:「黑果一盤獻堂前,獻與堂前不老仙,今日變出帶把果,羊肉熬著佔醋蒜。」廣惠打開一看,是四個茄子。哄堂大笑,廣惠臊的面紅耳赤。鄭雄怕和尚難過,叫家人拿出去,家人鄭福端出大廳一看,是四個大桃,說:「東西,真可恨。我再端回,叫眾人瞧瞧。」不料到了客廳,眾人一瞧還是茄子。鄭雄說:「鄭福你瘋了,端來作甚?」鄭福氣的轉身就走,出來還是大桃。一想:「這該當我吃。」纔要吃,濟公追出來說:「鄭福你幹甚麼?」鄭福說:「人家變的是桃,你用甚麼法子遮蓋的?我要吃這桃。」濟公手一指說:「你吃。」鄭福拿起一咬,把牙崩了。原本是木頭桃,濟公說:「你拿去給老太太吃。」鄭福拿進去,見老太太一吃,順嘴流水。鄭福一想:「真奇怪。」回身出來,濟公一瞧廣惠在那裏默默無言,濟公說:「鄭大官人,今天我要變個戲法,請老太太正瞧個真切。」羅漢施佛法,大展神通。

  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