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31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拿賊人完結奇案 施邪術妙興定計 下一回▶


  話說孟四雄拉刀要殺濟公禪師,羅漢爺翻身扒起來,用手一指,口唸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敕令赫!」就把賊人用定神法定在那裏。和尚一腳把蘇祿揣醒,一腳把馮順揣醒,這纔喊嚷:「了不得了!有了賊人,要殺人呢!」和尚站起來要往外跑,蘇祿、馮順二人睜眼一看,祇見孟四雄、李虎二人,各執利刃,站在那裏不動。二人立刻跳下床去,往外就跑,站在院中喊嚷起來,說:「有了賊啦,殺了人啦!救人哪!」外邊正遇巡夜官兵到來,聽說店內嚷有賊,本汛千總劉國斌,帶著有二十名官兵,正因前街興隆緞店明火執仗,刀傷事主,失去緞子五十匹、銀子一千兩,並未破案獲賊。今日聽見店內有人嚷有賊,連忙叫兵丁登梯子上房,跳在院中,先把大門開放。劉老爺從外邊進來,先把蘇祿鎖上。蘇祿說:「眾位先別鎖我,我不是賊,賊在屋中哪!我們同伴三人,還有一個老頭兒馮順,一個和尚濟公,共三個人,是由臨安來找人,昨日住在這店內。是喊人執刀要殺我們,故此我們喊嚷。」官兵說:「好,我們要不是上過當的,我們還不先鎖你。祇因我們前番在綢緞店內捉賊,進院內有人嚷,我們疑是本家,沒拿。進屋一看,把本家全上了鎖,賊倒跑了,我也是出於無法,這次不能上當了。」蘇祿說:「你們先到房內看看賊,找我們同伴兩個夥計。」

  眾兵丁到上房一看,原來是孟四雄、李虎、劉大、李二。先把四人刀給奪過來,然後都鎖上。出來各處一找,並不見那二人,正自著急,聽見馬槽底下有沉吟之聲,過去一看,原來是馮順爬在那裏。出來一問,和蘇祿說的一樣。先把蘇祿放開,再找和尚。眾兵丁幫著蘇祿、馮順找和尚,各房中都找到了,並沒有和尚。找到廁中,聽見裏面呼聲振耳,到裏邊一看,果然是和尚站在那邊,身倚牆睡熟了。馮順過去一推說:「濟公,你老人家還睡呢,官兵來了,把賊拿住了。」和尚一睜眼,說:「了不得啦!有賊啦!救人哪!」蘇祿說:「有賊,你老人家為甚麼會睡著了呢?」濟公說:「祇因賊人一鬧,把我睡著了。」眾人說。「到上房拿你們的東西。」三人到北上房再看,那些銀子全變了石頭了。蘇祿問和尚:「銀子怎麼會變石頭了呢?」濟公但笑而不答。

  官兵把三人帶到武汛衙門之內,問馮順,把已往之事述說一番。劉國斌問了賊人的名姓,一並辦好文書,連濟公三人解往餘杭縣衙門。且說餘杭縣老爺正因高國泰這案為難,不知如何辦法,祇見殷家渡武汛千總解上這案來。先把濟公叫上來一看,是個窮顛和尚,站在那裏。老爺問﹔「和尚是哪裏的?來此何幹?見了本縣,因何不跪。」濟公哈哈大笑說:「老爺,我是西湖靈隱寺濟顛和尚。祇因:西湖有座城隍山,清貞禮拜我濟顛,祇因尋找高國泰,誰想公堂來鳴冤。」知縣一聽,說:「原來是濟公,弟子不知,來人,安座!」和尚坐下,述說住店情由。蘇祿、馮順二人磕頭,起來站在一邊。

  知縣叫把賊帶上來,兩旁答應。先把孟四雄帶上來,跪下叩頭。老爺問道:「孟四雄,店是你開的。」賊人答應:「是。」又問道:「因何害人!開賊店,共有多少年?共害了多少人?講。」孟四雄說:「回老爺,小的務本做買賣,並不敢害人。祇因昨天夜內小的店中鬧賊之時,小人執刀追賊,正遇官兵巡夜,把小人捉住當了賊啦。」知縣說:「你先下去。」叫上官兵問問,是怎麼拿的,官兵把捉賊的情形,大概說了一回,老爺叫把李虎帶上來,不准叫他二人串供。帶上李虎來跪下,堂上老爺一看那賊人,五官凶惡,定非良善之輩。年有三旬以外,一臉橫肉,短眉圓眼。看罷問道:「李虎,方纔孟四雄已然全招,你還不實說嗎?」李虎想:「他既實說,我也不必隱瞞。」說:「老爺,既是他說,小人我也說罷。我二人都是殷家渡本街人,自幼結義為友,開這座店之時,也是我二人同伙開的,今年整開了十年多。每有孤行客商,行囊褥套大,下些迷魂藥酒,把人迷倒了,害人得財,共害了有三四十個人。今年上月二十六日,我們店內來了山東蓬萊島的三個人,全是綠林中朋友。為首的淨江太歲周殿明,還有他兩個徒弟翻浪鬼王廉,破浪鬼胡方。他三人因為買緞子和興隆緞店口角,相爭打起來了,當晚邀我等去搶興隆緞店,搶去緞子五十匹,銀子一千兩,持刀押頸砍倒更夫。有我們店中四個人,搶回來,因為分贓不均,周殿明賭氣走了。我等祇因和尚帶著二人到店之內,見他等銀子多,我等派夥計去暗害他三人,不想被官人拿獲。這是已往之事,小人並不敢撒謊。」知縣問明白,把兩個夥計叫上堂來,一問,劉大、李二二人也都招認了。再把孟四雄帶上堂來對詞,都訊問明白。

  把高國泰、李四明、冷二三人帶上堂來,叫招房書班先生一唸招供,搶興隆緞店,並無高國泰、李四明。先吩咐把二人開放。馮順一見高國泰,連說:「先生久違,我等都為找你而來。」高國泰下堂站住,見馮顧過來先行禮,然後把上項之事,從頭至尾,述說一番。祇見堂上把冷二打了四十板子,釘枷示眾。把孟四雄打了四十板子,連李虎帶兩個夥計,一同釘鐐入獄。濟公見把這案了完,立刻站起身來,謝了知縣下堂。見高國泰,都引見了明白。李四明說:「先請高兄同濟公,二位管家,先到我家,明天再走。」濟公說:「也好。」

  一同往前走,方出西門,濟公問高國泰說:「王成璧周濟你的銀兩,被何人偷去?」高國泰說:「弟子不知是誰,聖僧莫非知道!」和尚哈哈大笑,說:「你來跟我看那邊。」用手一指,祇見從李四明院中出來一人,年有二十多歲,青白面皮,短眉小眼,兩腮無肉,頭挽牛心髮髻,身穿青布小夾襖,青布中衣,白襪青鞋,兩隻眼似籬雞,東瞧西看。李四明一看,認的是冷二的妻弟,名叫夏一跳,久在街市竊取偷盜,是個白日賊。那天高國泰在錢舖換銀子。被他看見。賊起賊智,假作進城,故意把高國泰撞了一個跟筋斗,把銀子掏去,在賭博場中兩夜的光景,把五十兩銀子輸淨。今日找冷二借錢,到這裏一問左右街坊,纔知道是冷二打了官司。自己方一出門來,正遇見濟公帶著眾人,用手一指。夏一跳說:「眾位你等看我,今天報應臨頭。」伸手自己打了幾個嘴巴,跑在河沿,跳下河去,往上冒了一冒,登時死了。地方官人知道,報無名男子一個。本地面該管職官相驗已畢,就地葬埋。

  李四明請眾人到家,整理酒筵,款待濟公。高國泰說:「李賢弟,你到南門外去找王成璧。把我的事都說明白,你替我謝謝罷。」李四明說:「明天我就去。」留濟公住了一夜。

  次日天明,濟公帶高國泰、蘇祿、馮順由餘杭縣起身,順大道直奔臨這日正往前走,到了一座鎮店,見街市人煙稠密,買賣甚多。正走在十字街,祇見東邊路北有一座大門,門內高搭一座法臺,三丈六尺,上安法桌法椅,頭掛五色彩綢,分東西兩邊。濟公看罷,按靈光連擊三掌,說:「善哉,善哉,我和尚既遇此事,焉有袖手旁觀之理?且慢,我必須如此如此。」

  書中交代,這座鎮店名叫雲蘭鎮,路北這家姓梁名萬蒼,家私巨萬,膝下一子,名梁士元。老員外為人樂善好施,專好修橋舖路,齋僧布道,創修寺院,印造經文。祇因有一個老道在這裏,化了一百兩銀子,說修佛殿,及至給了他銀子走了。老員外在西街拜客,正看見老道由煙花院出來。老員外回到家中,對家人說:「我施捨這些錢,原來老道前去問柳宿花,我是不能再捨施的。」家人梁修德說:「老員外乃好善之人,咱們這裏連年失收,米貴如珠,員外何不修些好事,設立個粥廠,賑濟這一方之鄰里鄉黨,倒是一件好事。不知意下如何?」梁萬蒼一聽,心中甚喜,立刻稟明本地該管官長,擇日放粥。每日早來,打粥之人,吃粥一份,外給錢一百文,好叫眾人種地。梁員外每日在門外看討粥之人,過了半月之久。

  這日梁士元在門外閑立,天有晌午之時,祇見從正西來了一個老道,年約半百以外,頭戴青布道冠,身穿青布道袍,白襪青鞋,背後欹斜寶劍,手拿蠅拂,面似烏金紙,黑中透亮,粗眉大眼,一部連鬢落腮鬍子。一見梁士元,惡念頓起。

  正是妖人妄興害人計,羅漢長施惻隱心。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