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35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三十五回 燒妖道義收陳亮 訪濟公路見不平 下一回▶


  話說張妙興正在大殿作法,想要拘濟公魂魄,焉想到濟公親身前來。老道一見,勃然大怒說:「好顛僧,我拘你魂魄,你怎麼人來了?」

  書中交代,老道自從雲蘭鎮梁家出來,梁員外沒追上老道,梁員外祇當是濟公死了。及至回到書房,見濟公在那房裏坐著喝酒。梁員外心中甚為喜悅,說:「聖僧,你老人家沒死呀?老道說把聖僧魂魄拘了去。」濟公說:「他把我的魂魄,你兒子的魂魄,一定是拘了去。我今天晚上去找他!」老員外說:「不必,他一個出家人,這等作惡,早晚必遭天報,聖僧不必跟他一般見識。依我之見,由他去罷。」濟公也不還言,在這裏喝酒,直到天晚。濟公說:「我到外面方便方便,少時就來。」老員外信以為真。

  和尚出離了梁宅,一直正奔五仙山來,到了祥雲觀,見老道正在作法。陳亮來,濟公也看的真真切切,見老道第二次書符唸咒,濟公這纔隨著風來到桌案以前。按說老道自己就應當醒悟:拘魂把人拘來,濟公這點道德就不小。可是老道倒沖沖大怒,用寶劍一指,說:「顛僧,我化梁萬蒼,與你何幹?你無故壞我的大事,你好大膽量!你今天要知時達物,跪到我法臺以前,磕頭,叫我三聲祖師爺,山人有一分好生之德,饒爾不死。如要不然,當時我用寶劍結果你的性命!」濟公說:「好妖道,你在這裏興妖作怪,無故惡化梁萬蒼,你還敢見了我這樣無禮,我和尚越說越有氣。」冷不防濟公打了老道一個嘴巴。打的老道臉上冒火,氣往上撞,掄劍照定濟公摟頭就剁。

  二人就在大殿以前,各施所能。老道恨不能一劍把和尚殺了,和尚跟他來回亂繞,格一把,擰一把,氣得老道哇呀呀直嚷。老道身子往旁處一閃,由兜囊掏出一宗法寶,口中唸唸有詞,就聲:「敕令。」白亮亮一宗物件,撲奔濟公打去。羅漢爺睜眼一看,見半懸空刷啦啦一響,白茫茫一宗物件,撲奔頂門而來。濟公一看,認識這宗法寶,名叫混元如意石。這石頭能大能小,要大真能有數丈大,要小如雞子一般,可以帶在兜囊。這石頭要打人,准打個頭碎血出。濟公禪師用手一指,口唸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唵敕令赫。」這石頭滴溜溜一轉,現了原形,落在濟公袖口之內。老道見濟公把他的法術破了,氣得三屍神暴跳,七竅內生煙,伸手又掏出一宗物件。老道站在正北,用寶劍一晃,口中唸咒,手內掐決,由就地起了一陣怪風,刮的毛骨竦然。濟公再睜眼一看,原來是一隻斑斕猛虎,搖頭擺尾,撲奔濟公而來。羅漢一看,好生厲害,真是:

    頭大耳圓尾小,渾身錦繡難描。

    牧童一見膽落,樵夫聞聲魂消。

    常在深山抖雄彪,萬獸叢中招討。

  濟公一見,哈哈大笑說:「好孽障,你用這等法術,也要在我跟前賣弄,真乃是江邊賣水。」說著話,用手一指,那老虎變作一個紙老虎,現了原形。老道見連破了兩宗法寶,不由氣往上撞,說:「好,和尚真乃大膽!叫你知道我山人的厲害。」伸手由兜囊掏出一根捆仙繩,在手中一托。老道說:「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我本不打算害你,這是你自找,屢次討死,休怨山人。我今天要開開殺戒!」他這根捆仙繩,最厲害無比,勿論甚麼妖精,捆上就得現原形。和尚一看,連說不好!老道口中唸咒,把繩扔起來,祇見金光繚繞,撲奔濟公。

  濟公連聲喊嚷:「救人哪!可了不得了!要捆和尚!」轉眼就見這根繩把和尚捆了三道,和尚翻身栽倒。張妙興哈哈大笑說:「顛僧,我祇當你有多大神通。敢情原來你就是這樣無知之輩,待我結果你的性命。」老道說這話,舉劍照定和尚脖頸就剁。寶劍砍上一道白印,見和尚睜著眼瞧看老道,也不言語,並沒砍動。老道想:「怪呀!我這寶劍怎麼會砍不動和尚?」老道一連又是數劍,仍未砍動。老道豁然醒悟,心中一動:「莫非這是假的?」想到這裏,再一瞧,捆仙繩捆的是一個石香爐。再找和尚,蹤跡不見。老道正在各處尋找,和尚由後面招了老道一把。老道一回頭,氣得直嚷,說:「好顛僧,氣死我也,我今天與你誓不兩立。」伸手由香爐內把那點著的一柱香,拿起來,大殿旁邊堆著一堆柴草,口中唸句火咒,把柴草引著,一團火撲奔濟公而來。老道今天下毒手,要用真火把和尚燒死。老道用咒語一催,這團火撲向濟公。濟公用手一指,口唸:「唵嘛呢叭咪吽!唵敕令赫。」這團火卷回去撲奔老道,老道鬍子也燒了,頭髮也燒了,衣裳也著了,往大殿裏就跑。活該應當老道遭報,這火把大殿勾連上,少時凡火勾天火,烈焰騰空,火鴿子火蛇亂竄,就把老道燒在裏面,屍骨化灰,連東西配殿火也連上。和尚也不管他,先過去把老道害梁士元做的草人拿起,把七個針拔出來,將梁土元的魂魄收在袖口裏,也不管劉妙通死活,和尚往外就走。

  陳亮此時在東配房裏,全都看的真切,見火連配房要連上,陳亮一腳把窗戶踹了,跑出來就追。濟公和尚緊走,陳亮緊追。和尚慢走,陳亮慢追,跟著和尚來到雲蘭鎮,見濟公奔到梁員外的門首。門口有家人,一見和尚回來,家人說:「聖僧,你上哪裏去?我家員外都等急了。」和尚說:「好。」邁步奔向裏面,來到書房。梁員外一見說:「聖僧,你老人去哪裏去了?」和尚說:「我給你兒找魂魄去了,現在已經把你兒的魂魄找回來。」說著話,濟公來到梁士元的屋中,祇見梁士元昏迷不醒。濟公立刻先把他魂魄給入了殼,少待片刻,梁士元能活動了。老負外在外間擺上酒席,款待濟公。二人落座,吃了有三四盃酒。濟公問:「員外,你這裏鬧賊不鬧?」梁員外說:「我這裏不鬧賊。好賊知道我是一個良善之家,也不肯偷我。那下流賊他也進不了我這宅院。」濟公說:「好,我提幾個好賊,你可認的?」梁員外說:「我不認識是誰。」暗中,陳亮正在房上偷聽多時,聽見要提說幾個賊,自己心中一動,不知濟公說是哪路的英雄。就聽和尚說:「那有一個踏雪無痕柳瑞,你可知道?」梁員外說:「不知。」濟公說:「這個人外號人稱踏雪無痕,是從雪地上走,全無腳印的,多輕妙。」梁員外說:「好輕妙,人從雪上走都無腳印。」濟公說:「他走雪地無腳印,可是拿著掃帚掃著走。」梁員外一聽,也就樂了。和尚又說:「有一個登萍渡水陶芳,這個人能從水面上走,落不下去。」梁員外說:「世界上盡有這些能人,可真少,我實未見過。」濟公說:「那不算出奇,可是冬天凍冰之時。」員外說:「冬天我也行了。」和尚說:「梁士元已然好了,我明日急速回臨安。」梁員外說:「聖僧何必忙,我還要留師父多住幾日,報答你老人家救命之思。」濟公說:「叫一個家人來。」梁福過來,和尚附耳如此如此,梁福出去。陳亮在房上暗中觀看,聽濟公說那些笑話,所說這二人,都是陳亮的朋友,心中說:「他一個出家人,為何也知道我們綠林中之事?」正自思想,祇見四方人都圍滿。梁福帶著看家、護院、更夫、壯丁三四十名,各執刀槍器械,口口聲聲,叫捉拿房上之人!把陳亮嚇了一跳。原來是濟公吩咐梁福如此如此,就是派他叫人暗中捉人。陳亮站在房上,把手中刀一擎說:「呔!你等閃開,我也不是偷盜,無非借路行走,如擋我者死,躲我者生。」翻身跳下房來,濟公從屋中出來。有分教:「英雄得登三寶地,羅漢廣開大乘門。」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