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36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三十六回 逛西湖酒樓聽閑話 氣不平夤夜入蘇宅 下一回▶


  話說濟公出來,見陳亮早已躥至外面,和尚隨後追至村外,祇見陳亮跑的甚快,圍著村莊祇繞,至天明之際,濟公見祥雲觀已然燒了一個冰消瓦解,一概皆無,尺木未剩,片瓦不存。外邊有無數人救火,西邊圍著有十數人。濟公臨近一看,祇見劉妙通在那裏燒的渾身是泡,並無一處無傷,堪堪要死。濟公動了惻隱之心,過來說:「道爺,你這是怎麼了?」劉妙通一看是濟公,說:「聖僧,我沒得罪你老人家,我師兄他行為不端,已然遭報。求師父慈悲,救救我罷!」和尚哈哈大笑,說道:「你既知循環報應,你可知道他自作孽不可活?來罷,我給你一粒藥吃。」那邊地方官人說:「不行,和尚你別惹事,你給他藥吃,倘有錯誤,那還了得。」劉妙通說:「無妨,我吃死與和尚無干,是我命該如此。」旁邊眾人說:「他既是願意吃,何必攔他呢?」濟公叫人給他找了一碗熱水來,把藥化開,給劉妙通端過去。劉妙通喝下去,工夫不大,覺著肚腹咕咯咯一響,渾身燒的泡立刻全化開,流出毒水,也不疼了。旁邊眾人齊說:「好藥!」在濟公身背後站立一人,說:「罷了,真乃神也仙也!靈丹妙藥。」濟公回頭一看,見那人身高八尺,細腰扎背,頭上戴寶藍緞六瓣壯士帽,上按六顆明珠,身穿一件月白綢箭袖袍,鵝黃絲駕帶,足上薄底靴子,閃披寶藍色緞英雄大氅。面如白玉,眉分八彩,目如朗星,五官清秀。濟公回頭一看,照這人臉上「呸!」啐了一口,這人撥頭就跑,和尚就追。頭前跑的這人,非是別人,正是聖手白猿陳亮。祇因他被和尚追了半夜,好容易聽不見草鞋響了,自己止住腳步,把白晝衣服換上,打算瞧瞧劉妙通是生死存亡。剛到這裏來,見和尚給劉妙通藥吃。陳亮一說「好藥」,和尚回頭一啐,陳亮撥頭就跑,和尚隨後就追。陳亮跑著,自己一想:「我可就是個賊,他也沒拿住我,我何必跑?我問問和尚為甚麼追我?」想罷,止住腳步,見和尚也趕到了,陳亮說:「和尚,你為甚追我?」和尚說:「你為甚麼跑呀?」陳亮一聽也樂了說:「和尚,我知道你老人家是一位高僧,你老人家收我做徒弟,我跟你出家罷!」濟公連連搖頭說:「你是個賊,焉能跟我出家?我們出家人,講究三規五戒,三規是規佛、規法、規僧,五戒是戒殺、盜、淫、妄、酒。你要出家,你如何能改得了這幾樣?」陳亮說:「我上無父母牽纏,下無妻子掛礙,了一身之孽冤。師父所說的話,我都能行得了。」濟公說:「你既是行得了,你到臨安城去等我。我把這裏事情辦完,咱們在臨安再見。」陳亮一聽,說:「師父,你叫我臨安等你。臨安城的地方大,叫我在甚麼地方等你老人家?」濟公想了半天說。「咱們在臨安城床底下見罷。」陳亮一想:「必是臨安城有這個地名。」這纔給濟公行完禮,說:「師父我這就起身,直奔臨安去等你去。」濟公說:「你頭裏走罷。」

  陳亮告辭,也不到祥雲觀瞧劉妙通,自己順大路直奔臨安。在道路之上,飢餐渴飲,曉行夜宿,這天來到臨安。陳亮本是初次到京,見人煙稠密,甚是熱鬧,就在錢塘門外天竺街,找了店住下。次日由店中出來,打算要逛西湖,散步而行,見西湖上有冷泉亭。站在蘇堤上,四下觀看。一眼望不到邊。信步來到靈隱寺門首,見有兩個門頭僧在那裏坐定。陳亮過去說:「二位師父,這廟裏的濟公長老,可曾回來?」門頭僧說:「他沒在廟裏。時常不在廟的時候多,也許十天八日不回來,也許三五個月不回來,沒有准。」陳亮聽罷,轉身回來,見人就打聽,逢人便問:「借問床底下在哪處?」一逢人問這個地方,問了好幾位人,俱皆不知。自己無法,心中一煩,打算找座酒樓喝點酒,回頭問問跑堂的。

  想罷,轉身往回走,來到上天竺街,見路北有一座酒樓,字號是天和,掛著酒幌子,裏面刀勺亂響,過賣傳菜。陳亮進了酒樓,登樓梯上去,靠樓窗臨街有一張空桌。陳亮坐下,夥計趕緊過來擦抹桌案。陳亮要了幾樣菜,兩壺酒,自己自斟自飲喝著酒。陳亮把夥計叫過來。夥計說:「大爺還添甚麼菜?」陳亮說:「不是添菜,我跟你打聽一個地名,你可知道?」夥計說:「你說罷,大小地名,我都知道。」陳亮說:「這臨安城有個床底下,你可知道?」夥計連連搖頭說:「沒有這個地名。」陳亮也不往下再問,心中暗想道:「濟公老人家不能跟我撒謊,沒有這個地名,我哪裏問去?」

  正在心中發悶,祇聽下街上一陣大亂。陳亮往下一看,見有一乘小轎,跟著有許多人,各拿刀槍棍棒。聽轎子內有人哭。彷彿這個樣子,大概是搶人,由西來往東去。陳亮站起來,瞧夠多時,又見由西來了一人,渾身的血跡,跟著許多看熱鬧的,奔到這酒館,在這樓下爭爭吵吵亂嚷。陳亮也聽不明白,把夥計叫過來說:「夥計,這樓下方纔進來那受傷的人,是被何人打的?因為甚麼事?」堂官說:「老爺,你老人家不是我們這本地人,要問這件事,實實可惱,令人可恨。你可見那位受傷的人,他姓王,跟我們掌櫃的是磕頭的弟兄,因為管閑事,路見不平,被人家打了。他們門外有一家鄰居,姓韓名文成,開錢舖生理,祇因把舖子荒閉了,欠下蘇北山員外二百兩銀。今日蘇宅管家,去要銀子去。韓文成說,等賣了房再還。蘇管家不依,帶著人把韓文成的妹子金娘搶去作押,把韓文成也打了。那位王三爺多管閑事,要和人打架,被人家打了,來找我們掌櫃的給他出氣。這位蘇北山,是我們臨安城內紳士,又是頭等財主,結交官長,誰惹的了?」陳亮一聽,說:「這天子腳下,要是這樣沒王法,要到了外省,應該如何呢?這是惡棍,他在哪裏住家?」跑堂的說:「在城內青竹巷四條衚衕路北頭一大房,門也高大,門外有四棵龍爪槐樹。」

  陳亮聽了,吃完了酒,會錢下樓,進城在青竹巷左右,探了道路。各處一看,自己找了一座茶社吃茶,心中說:「帝都之所,有這樣惡棍,我今既見,就要多管閑事,今夜晚我到他家,把他一家人全皆殺死,也叫他知道天網恢恢,自有報應。」

  想罷候至天晚,吃了晚飯,找到無人之處,換好了夜行衣,把白天所穿衣服包好,斜插式繫在腰間,躥房越脊,走了有幾所院落。到了蘇宅,往各處探聽。到內宅,見是四合瓦房,前出廊後出廈的上房,西裏間屋中燈影搖搖,聽有人說話。就聽見說:「秋香,把茶給我斟上。」陳亮到窗外一看,見那邊有個小小窟窿,眇一目往裏看,祇見靠北牆是花梨俏頭案上,擺上好古玩,順前檐是一張大床,上放著小几。桌西邊坐著一個半老婦人,年約四旬以外,五官清秀,有兩名丫鬟,兩個僕婦,正伺候吃茶。聽那個婦人說:「員外這時候也不回來,是往哪裏去了?內宅又無男子,好叫我不放心。」那使女說:「太太,咱們員外不回來,也應該給送個信來。這內宅男子非呼喚是不能來的,太太你老人家破個悶兒,我們猜猜謎。」太太說:「我說一個,你們猜去:花姐最賤是油頭,送舊迎新一夜床,來往客傳情不盡,誰將玉體肯輕揉。」兩個老媽猜了半天,也沒猜著。使女秋香、秋桂叫:「太太說了罷,別悶人了。」那太太說:「是芝麻楷。」秋香等全笑了,又說:「你老人家說個淺近的,我們猜猜。」那太太說:「喲,我可不說了,說了你們猜不著,又來攪我。」秋香說:「這回我們不問了,太太說罷。」那婦人說:「一條白蛇烏在江,烏江岸上起紅光,白蛇吸盡烏江水,烏江水盡白蛇亡。說完了,你們猜罷。」使女正是思想要猜,忽聽那外邊叭嚓一聲響亮。眾婦人往外一看,一片紅光,祇沖斗牛之間。有一宗岔事驚人!

  正見:眼見之事由然假,耳聽之言未必真。

  不知陳亮在蘇宅做出何等事來,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