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濳研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卷第二十九 濳研堂文集 卷第三十
清 錢大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嘉慶丙寅刊本
卷第三十一

潛研堂文集卷三十

              嘉定錢大昕

 題跋

   跋星經

甘石書不見於班史阮孝緖七錄云甘公有天文星占

八卷石申有天文八卷今皆不可見矣世所傳星經乃

後人僞托采晉隋二志之文成之詞意淺近非先秦書

也予嘗謂史公天官書古奥自成一種文字此必出於

甘石之傳非龍門所能自造後之言天𧰼者舍史漢而

別求甘石之經是棄周鼎而求康瓠矣明人刻漢魏叢

書題云漢甘公石申𢰅尤爲謬妄史公稱齊有甘公魏

有石申皆在戰國時非漢人也

   跋秦九韶數學九章

此書言淳祐丙午十一月丙辰朔初五日庚申冬至初

九日甲子此九韶據當時歴日確乎可信者也而元郝

經緯亢行載丙午歲十一月十五日辛未星異則是月

當爲丁巳朔相差一日葢元初承用金趙知微術置朔

與宋朔不盡合而前人未有攷及此者予方葺四史朔

閏攷喜而錄之此書有立天元一法與李冶測圓海鏡

衍立天元一法本不甚同且九韶自序末題淳祐七

年九月而李氏書成於戊申歲相去不過一年其時南

北隔絕𢰅述無緣流通李氏自言本於洞淵則非得於

九韶矣或云敬齋用九韶法豈其然乎

   跋太平御覽

太平御覽一千卷目錄十五卷宋翰林學士李昉扈蒙

知制誥李穆太子詹事湯悅太子率更令徐鉉太子中

允張洎左補闕李克勤左拾遺宋白太子中舍陳鄂光

祿寺丞徐用賓太府寺丞吳漵國子監丞舒雅少府監

丞李文仲阮思道等奉敕刊脩太平興國八年書成上

之自古類事之書未有富贍如此者也其皇王偏霸二

部進曹魏而退蜀吳尊拓拔而黜江左正宇文而閏高

齊未免偏私而不得其平五代十國并不預偏霸之列

職官則翰林學士節度觀察諸使竝闕焉詳於遠而略

於近皆體例之可議者也

   跋武經總要

武經總要宋天章閣待制曾公亮等奉勅𢰅仁宗御製

文序其端不著年月陳直齋以爲慶歴四年攷丁度除

參知政事在慶歴六年八月則序當在六年以後也此

書所列兵法祇是書生常談而邊防一門於河北河東

陜蜀荆湖兩廣SKchar邊州軍城砦鎭鋪四至道里瞭若指

掌且於契丹西夏所設州軍皆訪求而詳錄之洵可爲

攷地理之一助

   跋重修政和證類本草

宋成都唐愼微審元集證類本草三十卷政和中上諸

朝詔中使楊戩總工刊寫又命醫學提舉入内醫官曹

孝忠等校正潤色之名曰政和新修經史證類僃用本

草元初平陽張存惠魏卿因龎氏刊本重加攷訂以寇

宗奭衍義附之原本圖像失眞者據所見更寫焉題爲

重修證類本草刊成之時歲在己酉距金亡已十有六

年而存惠自記稱泰和甲子下己酉冬猶有不忘故國

之思序之者麻革信之跋其後者劉祁京叔皆金源遺

老然則存惠亦奇士而隱于醫者也

   跋太乙統宗寶鑑

王肎堂筆麈載此書云上元甲子大德七年癸卯歲

積一千一十五萬五千二百一十九年予今所見卷首

大德癸卯曉山老人序葢卽其人所𢰅而不題姓名

其算積年至明正德丁丑止則後人續增非元本也求

積年術用日法一萬五百歲實三百八十三萬五千零

四十八分二十五秒元和李生尙之以爲暗用授時歲

實分秒益日法分以掩蹈襲之迹是固然矣乃其氣朔

二䇿竟用授時數則仍以萬分爲日法不用一萬五百

爲日法此所謂欲葢彌章者也

   跋薛尙功鐘鼎彝器欵識

薛尙功鐘鼎彝器欵識法帖二十卷世閒頗有刻本其

墨蹟元時爲謝長源所得有周公謹趙子昂柯敬伸周

伯溫斡克莊達兼善王止仲諸人題識此本乃明人就

墨蹟影鈔者故行欵字體俱不失眞舊藏虞山錢氏後

歸吾邑周梁客今爲王鶴溪得之克莊之跋云至正元

年後五月廿二日在武林驛以潘雲谷墨試張掖劉伯

溫所遺黃羊尾毛筆伯溫者名沙刺班由宿衞起家歴

監察御史江浙行省左右司郞中江西肅政廉訪使嘗

與克莊同預修遼金宋三史兩公皆河西人當時所稱

唐兀氏也西北之境有黃羊焉相傳西夏有國時嘗取

其尾豪爲筆歲久亡其法伯溫以意命工製之館閣諸

公多爲賦詩葢色目之好事者靑田劉文成公以元統

癸酉登第與克莊同時恐不知者以爲卽文成矣鶴溪

謂予盍書之以諗後來者予曰諾

   跋隸續

隸續世無足本婁氏漢隸字原碑目一篇次第悉依⿰氵𠔏

氏今以婁目校曹通政刊本其全闕者永元十六字武

君闕銘韓勑別碑兩側題名會稽東部都尉路君闕頻

陽令宋君殘碑晉南鄕太守司馬整碑陰靑羊鏡銘楊

君殘碑開通褒斜道碑江州夷邑長盧豐碑酒泉題名

也有目而闕其文者司空殘碑陰孝子董蒲闕鄧君闕

馮君開道碑廷尉仲定碑文範先生陳仲弓殘碑公乗

校官掾王幽題名跋語存數行唐扶碑陰孟郁堯廟碑陰堯

廟左側題字也文存而跋闕者堵陽劉子山碑也文不

全而跋存者王元賓碑陰宗俱碑陰也公乗伯喬題名

卽高眹石室六題名之一故婁氏不列於目非婁有遺

也陳氏寶刻叢編今亦無足本其所引⿰氵𠔏氏跋語可以

補本書之闕者韓勑後碑兩側題名文範先生陳仲弓

碑孝子蕫蒲闕馮君開道碑頻陽令宋君殘碑雍邱令

殘畫𧰼成王周公畫𧰼凡七通但陳所引多刪節於元

文什厪存六七耳⿰氵𠔏氏載魏三體石經左傳遺字葢洛

陽蘇望氏模刻本頃金壇段若膺諦審之知有尙書大

誥呂𠛬文矦之命三篇文錯雜其閒向來攷石經者未

之聞也

   跋石刻鋪敘

去春得宋廬陵曾氏鳳墅殘帖二𠕋於錢塘今來都門

聞益都李南㵎抄得石刻鋪敘亟假歸手抄而藏之秀

水朱錫鬯跋譏陳思寶刻叢編援據不及是編按宏父

刻鳳墅帖在嘉熙淳祐閒其鋪敘諸石刻斷手於戊申

仲春則淳祐八年也若陳思之叢編成於紹定辛卯

其年月乃在曾帖之前何由得見而引之南宋有雨曾

宏父朱所引紹興十三年知台州事者乃空靑之子避

光廟諱以字稱者與幼卿非一人頃杭人刻南宋雜事

詩徑題此書爲曾惇𢰅則又承朱之誤而甚焉者矣朱

氏攷稽號稱精審猶有此失校書之難如此

   跋金石文字記

崑山顧氏論開成石經缺筆之例自高宗至明皇以祧

廟而不諱信矣至文宗諱涵而不缺筆則引古者卒哭

乃諱以證生不當諱此攷之未審而强爲之辭也𥘿漢

以後御名未有不避者故漢宣帝詔曰聞古天子之名

難知而易諱也今百姓多上書觸諱以犯罪者朕甚憐

之其更諱詢諸觸諱在令前者赦之許叔重說文於安

帝名亦稱上諱卽以唐事言之章懷太子注後漢書於

治字皆改易明皇時楊隆禮改名崇禮憲宗時陸淳改

名質曷嘗有生不諱之令乎文宗本名涵及卽位改名

昂旣有改名則舊名固在不諱之條九經無昂字設有

之亦必缺筆也亭林偶未檢唐史本紀以意揣度遂有

此失

   跋百川學海

薈稡古人書併爲一部而以已意名之始于左禹錫百

川學海其序題昭陽作噩歲而不著年號攷錢鶴灘序

稱禹錫爲宋人而此書所錄有陳仁玉菌譜成于淳祐

乙已史繩祖學齋佔畢成于淳祐庚戌林希逸之文房

四友除授集亦成於淳祐閒胡錡之耕祿稾成於寶祐

丙辰法帖譜系雜說有景定壬戌跋語李之彥東谷所

見則成於咸淳戊辰以是推之禹錫製序當是咸淳癸

酉矣

   跋蓺圃捜奇

右蓺圃搜奇二十𠕋元末錢塘陳世隆彥高天台徐一

夔大章避兵檇李相善彥高篋中攜祕書數十種檢有

副本悉以贈大章大章彚而編之此書世無刊本黃虞

稷志明史蓺文亦未著錄故知之者鮮曹子淸巡鹽揚

州時嘗抄以進  御好事者始得購其副錄之歲已

丑予如京師道出吳門從朱文游假得舟中無事取讀

之其中如文昌雜錄韻語陽秋黙記皆非足本談藪所

紀多宋南渡事而誤以爲龎元英著元英𢰅文昌雜錄

見宋史志而此編轉闕其名皆不免千慮之失書成于

至正末而所收鎦績霏雪錄多言⿰氵𠔏武閒事葢大章仕

明之後別有增入矣

   跋夢溪筆談

北嶽廟之在曲陽久矣獨此書弟廿四卷有一條云北

嶽長岑謂之大茂山半屬契丹以大茂山分脊爲界岳

祠舊在山下石晉之後稍遷近裏今其地謂之神棚今

祠乃在曲陽後世徙嶽之議葢濫觴於此然存中特誤

認山下神棚爲古廟所在初非以大茂爲非北嶽而別

指它山以代之也

   跋避暑錄話

宜興善權洞有唐咸通八年中書門下牒敕後列平章

事十人石林以史攷之僅得其七予以新舊史通鑑證

之其云檢校司徒崔者愼由也其云檢校司徒兼太保

而不出姓者幽州節度使張允伸也其云工部尙書韋

者嶺南東道節度使宙也是時見任宰相惟路巖曹確

徐商三人若杜悰令狐綯夏矦孜杜審權崔愼由張允

伸韋宙皆使相也此七人皆當㫄書使字而石林僅舉

其二又誤以徐商爲盧商此非石刻之誤石林偶誤記

耳盧商宣宗時宰相卒於大中十三年不得到咸通也

此碑不審今尙存否因讀石林所紀特辯正之

   跋能改齋漫錄

曩在都門從程魚門舍人假觀此書留寓齋數月欲鈔

其副會有出都之伇不果十數年來寢食閒未嘗㤀

甲辰秋於崑山書市見此本喜劇以善價買歸寘之淸

賞齋宋史藝文志兩見此書於小說家類云十三卷於

雜家類則云十二卷又無能改齋字今檢此書實十八

卷史家攷之未審矣吳君字虎臣臨川人紹興癸酉

敕局改右承奉郞授太常主簿充玉牒所檢討官

   跋苕溪漁隱叢話

袁陟題劉仁贍畫像詩云陣前仙琕生無媿鼓下蠻奴

死合羞胡元任譏之以爲琕實呼璸不應讀仄聲予按

南史仙琕本名仙婢以名不雅改之袁讀琕如婢音仙

婢蠻奴對偶極爲精切而元任譏之是以不狂爲狂也

   跋揮麈後錄

宋時后妃諸王文武臣僚得謚者熈寧以前載于宋次

道春明退朝錄慶元以前載於王明淸揮麈後錄然亦

不無遺漏予嘗合宋王兩家類次而增補之寧宗以後

則據正史參以它書補綴其闕較之王圻謚法考所得

葢已多矣宋初李昉王旦皆謚文貞後來避仁宗嫌名

改爲正字范希文司馬君實之文正卽文貞也謚法有

貞無正宋人避諱有正無貞二名不當竝用元時謚耶

律楚材許衡文正而馬祖常曹伯啟別謚文貞此當時

太常不學之失而後遂SKchar用之或謂正優于貞是不然

矣唐會要謚法篇貞俱作正此後人追改王溥宋初人

不當囘避貞字

   跋金佗稡編

鄂國金佗稡編二十八卷續編三十卷皆岳忠武孫珂

所編初編之目五曰高宗宸翰曰鄂王行實編年曰家

集曰𥸤天辨誣曰天定錄續編之目四曰宸翰摭遺曰

絲綸傳信錄曰天定別錄曰百氏昭忠錄初編刻於檇

李續編刻於南徐端平甲午又合刻藏於庿塾皆有倦

翁自序元季重刻於杭州西湖書院則有臨海陳基會

稽戴洙二序明嘉靖壬寅晉江洪富刊於兩浙運司後

十七年莆田黄日敬復修補其漫漶者然中多斷𥳑脫

葉惜無善本是正也陳敬初序謂孝宗受禪珂始以𥸤

天辨誣錄詣闕訴上由是詔賜墳廟復爵位頒封謚錄

遺孤今攷孝宗受禪在紹興三十二年壬午忠武得昭

雪復官由於太學生程宏圖之上書而倦翁之進𥸤天

辨誣乃在嘉泰四年丙寅相去四十五載又二十八年

端平甲午倦翁尙里居無恙然則孝宗受禪時倦翁

恐猶未生安得有詣闕上疏之事本書所述年月前後

分明易於尋檢陳何不攷至此

   跋困學紀聞

校此書者有閻百詩何屺瞻二家皆盛行於世閻之博

學勝于何於㴱寧補益尤多惟孔戣奏罷明州進海味

事以新舊唐書通鑑參互攷之當在元和九年而元微

之奏狀以爲一縣令論罷吾不知戣據縣令之論而轉

奏朝廷乎抑縣令先有論狀而戣繼之乎要其爲一時

一事無疑而閻以爲在元和二年此誤會昌黎墓誌之

文而未嘗證之於史也

   跋山房隨筆

山房隨筆有一條云辛稼軒帥浙東時晦庵南軒任倉

憲使劉改之欲見辛不納二公爲之地云某日公宴至

後筵便坐君可來門者不納但喧爭之必可入旣而改

之如所敎門下果喧譁辛問故門者以吿辛怒甚二公

因言改之豪傑也善賦詩可試納之改之至長揖公問

能詩乎曰能時方進羊腰腎羮辛命賦之改之對甚寒

願乞巵酒酒罷乞韻時飲酒手顫餘𤁋流於懷因以流

字爲韻卽吟曰拔毫已付管城子爛胃曾封關内矦死

後不知身外物也隨樽俎伴風流辛大喜命共嘗此羮

終席而去席散南軒邀至公𪠘置酒語之曰先君魏公

一生公忠爲國功厄於命來挽者竟無一章得此意願

君有意爲發幽潛改之卽賦一絶云背水未成韓信陣

明星已隕武矦軍平生一㸃不平氣化作祝融峯上雲

南軒爲之墮淚今龍洲集中不見此二詩豈遺珠耶予

攷宋史辛稼軒傳稼軒兩知紹興府皆在慶元四年

後與朱張兩公皆不同時晦庵提舉浙東乃在淳熈八

九年閒南軒未嘗官浙東也傳聞之難信如此

   跋南村輟畊錄

崑山顧氏謂今之回回卽唐之回紇者非也其謂元之

畏兀卽回鶻之轉聲則是也元時畏兀兒亦稱畏吾兒

趙子昂𢰅趙國文定公碑云回鶻北庭人今所謂畏吾

兒也歐陽原功𢰅高昌偰氏家傳云偉兀者回鶻之轉

聲也其地本在哈刺和林今之和寧路也後徙居北庭

北庭者今之別失八里城也會高昌國微乃併取高昌

而有之高昌者今哈刺和綽也今偉兀稱高昌地則高

昌人則回鶻也偉兀亦畏兀之異文而回鶻卽回紇趙

歐二公言之悉矣回回與回鶻聲雖相近而實非一種

元史太祖紀汪罕走河西回鶻回回三國世祖紀定擬

軍官格例以河西回回畏吾兒等依各官品充萬戶府

達魯花赤文宗紀各道廉訪司官用蒙古二人畏兀河

西回回漢人各一人薛塔刺海傳從征回回河西欽察

畏吾兒諸國明史哈密傳云其地種落雜居一曰回回

一曰畏兀兒一曰哈刺灰 -- 灰 其頭目不相統屬又云哈密

故有回回畏兀兒哈刺灰 -- 灰 三種則回回與回鶻故區以

別矣惟阿合馬本回回人而元史姦臣傳以爲回紇此

或轉寫之譌今據南村所載色目三十一種有畏吾兀

又有回回則顧氏謂回回卽回紇其不足據明矣

   跋水東日記

葉文莊公水東日記初刻於湖廣止三十八卷吳匏庵

嘗爲之跋此本多後二卷則公之元孫恭煥取家藏本

增入也記成於巡撫宣府之日意還朝以後當更有紀

錄而今失傳矣公殁于成化十年匏庵爲祭文稱爲國

之名臣鄕之老師又云公之文章宜在館閣典雅渾成

不露圭角南豐之純臨川之約而復劬書矻矻窮年手

不停披以攷以研碑文鼎銘竹𥳑韋編鄴矦之富歐公

之全其傾倒至矣公所𢰅有涇東稾及奏議予所見者

惟菉竹堂書目與此爾

   跋宛委餘編

杜子美之謚文貞也在元文宗至順元年史不言何人

陳奏據張伯雨詩跋知爲紐憐大監所請紐憐元史無

傳其見於史者有紐璘璘憐雖同聲然紐璘武臣且仕

於元初不當文宗之世王元美謂元史紐憐傳不載此

事則誤以爲一人矣元有崇文大監章佩大監葢監官

之長別於少監而名或仞爲宦官尤誤

   跋義門讀書記

劉原父嘗病歐九不讀書讀集古錄跋尾乃知其信予

讀原父漢書刊誤則亦未爲能讀書者近世吳中言實

學必曰何先生義門義門固好讀書所見宋元槧本皆

一一記其異同又工於楷法蠅頭朱字粲然盈帙好事

者得其手校本不惜善價購之至其援引史傳掎摭古

人有絕可笑者宋書陶潛傳云所著文章皆題其年月

義熈以前則書晉氏年號自永初以來唯云甲子而已

休文生于元嘉中所見聞必不誤義門乃援陶詩書甲

子者八事譏其紀事之失實夫本傳固云所著文章不

云所著詩也詩亦文章之一而其體則殊文章當題年

月詩不必題年月夫人而知之矣隋志載淵明集凡九

卷今文之存者不過數首就此數首攷之桃花源詩序

稱太元中祭程氏妹文稱義熈三年此書晉氏年號之

證也自祭文則但稱丁卯此永初以後書甲子之證也

與休文所云如合符節休文於淵明之文固徧觀而盡

識之義門未嘗盡見淵明所著文何由知其失寔以是

訾謷休文恐兩公有知當胡盧地下矣

 予作是辨在戊戌五月後讀七修類稿乃知義門亦

 有所本今附其說於左云五臣注文𨕖以淵明詩晉

 所作者皆題年號入宋但題甲子意謂恥事二姓故

 以異之後世因仍其說治平中虎邱僧思悅編陶之

 詩辨其不然謂淵明之詩有題甲子者始庚子終丙

 辰凡十七年詩一十二首皆安帝時作也至恭帝元

 熈二年庚申始禪宋夫自庚子至庚申計二十年豈

有晉未禪宋之前二十年内輒有恥事二姓而所作

卽題甲子以自異哉矧詩中又無標晉年號者所題

甲子偶紀一時事耳予謂五臣誤讀宋書𡚶欲以詩

證史思悅辯之當矣後人乃援以攻休文不知本傳

只言文章未嘗及詩休文初無誤也





濳研堂文集卷三十     門人袁廷檮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