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三齣 訓女 牡丹亭
第四齣 腐歎
作者:湯顯祖
第五齣 延師

【雙勸酒】(末扮老儒上)燈窗苦吟寒酸撒吞科場苦禁蹉跎直恁可憐辜負書心病年來迸侵。「咳嗽病多疏酒盞,村童俸薄減廚煙。爭知天上無人住,弔下春愁鶴髮仙。」自家南安府儒學生員陳最良,表字伯粹。祖父行醫。小子自幼習儒。十二歲進學,超增補廩。觀場一十五次。不幸前任宗師,考居劣等停廩。兼且兩年失館,衣食單薄。這些後生都順口叫我「陳絕糧」。因我醫、卜、地理,所事皆知,又改我表字伯粹做「百雜碎」。明年是第六箇旬頭,也不想甚的了。有箇祖父藥店,依然開張在此。「儒變醫,菜變虀」,這都不在話下。昨日聽見本府杜太守,有箇小姐,要請先生。好些奔競的鑽去。他可為甚的?鄉邦好說話,一也;通關節,二也;撞太歲,三也;穿他門子管家,改竄文卷,四也;別處吹噓進身,五也;下頭官兒怕他,六也;家裏騙人,七也。為此七事,沒了頭要去。他們都不知官衙可是好踏的!況且女學生一發難教,輕不得,重不得。儻然間體面有些不臻,嗁不得,笑不得。似我老人家罷了。「正是有書遮老眼,不妨無藥散閒愁。」(丑扮府學門子上)「天下秀才窮到底,學中門子老成精。」(見介)陳齋長報喜。(末)何喜?(丑)杜太爺要請箇先生教小姐,掌教老爺開了十數名去都不中,說要老成的。我去掌教老爺處稟上了你,太爺有請帖在此。(末)「人之患在好為人師」。(丑)人之飯,有得你喫哩。(末)這等便行。(行介)

【洞仙歌】(末)頭巾破了修靴頭綻了兜(丑)坐老齋頭衫襟沒後頭(合)硯水漱淨口去承官飯溲,剔牙杖黃虀臭

【前腔】(丑)咱門尋事頭,你齋長干罷休(末)要我謝酬,知那裏留不留(合)不論端陽九但逢出府遊,則捻著衫兒袖(丑)望見府門了。


(丑)世間榮樂本逡巡李商隱   (末)誰睬髭鬚白似銀曹 唐
(丑)風流太守容閒坐朱慶餘   (合)便有無邊求福人韓 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