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二齣 言懷 牡丹亭
第三齣 訓女
作者:湯顯祖
第四齣 腐歎

【滿庭芳】(外扮杜太守上)西蜀名儒南安太守幾番廊廟江湖紫袍金帶功業未全無華髮不堪回首意抽簪萬里橋西還只怕君恩未許五馬欲踟蹰。「一生名宦守南安,莫作尋常太守看。到來只飲官中水,歸去惟看屋外山。」自家南安太守杜寶,表字子充,乃唐朝杜子美之後。流落巴蜀,年過五旬。想廿歲登科,三年出守,清名惠政,播在人間。內有夫人甄氏,乃魏朝甄皇后嫡派。此家峨眉山,見世出賢德。夫人單生小女,才貌端妍,喚名麗娘,未議婚配。看起自來淑女,無不知書。今日政有餘閒,不免請出夫人,商議此事。正是:「中郎學富單傳女,伯道官貧更少兒」。

【遶地遊】(老旦上)甄妃洛浦嫡派來西蜀封大郡南安杜母(見介)(外)「老拜名邦無甚德,(老旦)妾沾封誥有何功?(外)春來閨閣閒多少?(老旦)也長向花陰課女工。」(外)女工一事,想女兒精巧過人。看來古今賢淑,多曉詩書。他日嫁一書生,不枉了談吐相稱。你意下如何?(老旦)但憑尊意。

【前腔】(貼持酒臺,隨旦上)嬌鸎欲語眼見春如許寸草心,怎報的春光一二(見介)爹娘萬福。(外)孩兒,後面捧著酒肴,是何主意?(旦跪介)今日春光明媚,爹娘寬坐後堂,女孩兒敢進三爵之觴,少效千春之祝。(外笑介)生受你。

【玉山頹】(旦進酒介)爹娘萬福女孩兒無限歡娛坐黃堂百歲春光進美酒一家天祿。祝萱花椿樹雖則是子生遲暮守得見這蟠桃熟(合)且提壺花間竹下長引鳳凰雛(外)春香,酌小姐一杯。

【前腔】吾家杜甫為飄零老愧妻孥(淚介)夫人,我比子美公公更可憐也。他還有念老夫詩句男兒俺則有學母氏畫眉嬌女(老旦)相公休焦,儻然招得好女壻,與兒子一般。(外笑介)可一般呢?(老旦)「做門楣古語為甚的叨叨絮絮,纔到中年路(合前)(外)女孩兒,把臺盞收去。(旦下介)(外)叫春香。俺問你小姐終日繡房,有何生活?(貼)繡房中則是繡。(外)繡的許多?(貼)繡了打緜。(外)甚麼緜?(貼)睡眠。(外)好哩,好哩。夫人,你纔說「長向花陰課女工」,卻縱容女孩兒閒眠,是何家教?叫女孩兒。(旦上)爹爹有何分付?(外)適問春香,你白日眠睡,是何道理?假如刺繡餘閒,有架上圖書,可以寓目。他日到人家,知書知禮,父母光輝。這都是你娘親失教也。

【玉抱肚】(外)宦囊清苦也不曾詩書誤儒。你好些時做客為兒有一日把家當戶。是為爹疏散不兒拘道的為娘是女模

【前腔】(老旦)眼前兒女俺為娘心蘇體劬嬌養他掌上明珠出落的人中美玉。兒啊,爹三分說話自心模,難道八字梳頭做目呼

【前腔】(旦)黃堂父母倚嬌癡慣習如愚剛打的鞦韆畫圖閒榻著鴛鴦繡譜。從今後茶餘飯飽破工夫玉鏡臺前插架書(老旦)雖然如此,要箇女先生講解纔好。(外)不能勾。

【前腔】後堂公所請先生則是黌門腐儒(老旦)女兒啊,怎念遍孔子詩書但略識周公禮數(合)不枉了銀娘玉姐只做箇紡磚兒謝女班姬女校書(外)請先生不難,則要好生管待。

【尾聲】(外)說與你夫人愛女休禽犢館明師茶飯清楚。你看俺治國齊家、也則是數卷書


往年何事乞西賓柳宗元   主領春風只在君王 建
伯道暮年無嗣子苗 發   女中誰是衛夫人劉禹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