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十四齣 寫真 牡丹亭
第十五齣 虜諜
作者:湯顯祖
第十六齣 詰病

【一枝花】(淨扮番王引衆上)天心起滅世界平分靜鞭兒替了胡笳哨擂鼓鳴鐘,看文武班齊到骨碌南人笑,則箇鼻凹兒蹻臉皮𪐼毛梢𩴧。「萬里江山萬里麈。一朝天子一朝臣。俺北地怎禁沙日月,南人偏占錦乾坤。」自家大金皇帝完顏亮是也。身為夷虜,性愛風騷。俺祖公阿骨都,搶了南朝天下,趙康王走去杭州,今又三十餘年矣。聽得他粧點杭州,勝似汴粱風景。一座西湖,朝歡暮樂。有箇曲兒,說他「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便待起兵百萬,吞取何難?兵法虛虛實實,俺待用箇南人,為我鄉導。喜他淮揚賊漢李全,有萬夫不當之勇。他心順溜於俺,俺先封他為溜金王之職。限他三年內招兵買馬,騷擾淮揚地方。相機而行,以開征進之路。哎喲,俺巴不到西湖上散悶兒也!

【北二犯江兒水】平分天道雖則是平分天道高頭偏俺照。俺司天臺標著南朝標著那答(衆)那答里好?(淨笑介)你說西子怎嬌嬈,向西湖笑倚著蘭(衆)西湖有俺這南海子、北海子大麼?(淨)周圍三百里。波上花搖雲外香飄。無明夜,錦笙歌圍醉遶(衆)萬歲爺,借他來耍耍。(淨)已潛遣畫工,偷將他全景來了。那湖上有吳山第一峯,畫俺立馬其上。俺好不狠也!吳山最高,俺立馬在吳山最高江南低小,也看見了江南低小(舞介)俺怕不占場兒砌一箇《錦西湖上馬嬌》。(衆)奏萬歲爺,怕急不能勾到西湖,何方駐駕?

【北尾】(淨)呀,急切要畫圖匹馬西湖哨,且迤遞看花洛陽道。我呵,不的康王剩水殘山都占了


線大長江扇大天譚 峭   旌旗遙拂雁行偏司空圖
可勝飲盡江南酒張 祜   交割山川直到燕王 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