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猛虎行 (韓愈)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昌黎先生集

諸本有贈李宗閔字,今從唐、閣、蔡、李本雲。蜀本總題誤以上題“贈李宗閔”四字綴《猛虎行》之上,後人因之。其實後詩不為宗閔作也。《猛虎行》,樂府舊題,非前詩類也。《新史》又謂裴度薦李德裕,宗閔怨之,為作此詩。薦事在大和三年,公沒久矣,不可據。

猛虎雖雲惡,亦各有匹儕。群行深谷間,百獸望風低。身食黃熊父,[1]子食赤豹麛[2]擇肉於熊豹[3]。肯視兔與貍。正晝當谷眠。眼有百步威自矜無當對。氣性縱以乖朝怒殺其子。暮還食其妃。匹儕四散走。猛虎孤棲。狐鳴門兩旁。[4]鳥鵲從噪之。出逐猴入居。[5]虎不知所歸誰雲猛虎惡中路正悲啼。豹來銜其尾。熊來攫其頤。猛虎死不辭。但斬前所為。虎坐無助死。況如汝細微。[6]故當結以信。親當結以私。親故且不保。人誰信汝為。

註釋编辑

  1. 文王囚羑裏,散宜生得黃熊以獻紂,免西伯之難。熊或作能,奴來切,非是。下同。
  2. 楚辭乘赤豹,從文貍。麛,莫兮切。
  3. 或作羆
  4. 兩或作四。註雲山谷本四作兩。今按門只有兩旁。作兩為是。山谷蓋以唐本定也。
  5. 諸本皆如此。方從舊監本潮本倒此兩句。又從杭蜀本以猴為猚雲。居當音姬。傅本不考古音。多以鳥鵲從噪之一語易置於其上。質之舊本定也。猚音壘。似猴而大。今按詩意。蓋謂狐鳴鵲噪以外。虎出逐之。虎乃入居其穴。而虎不知所歸耳。狐鳴鵲噪。能使虎出。而不能使之失其歸。猴既入穴。則又不待鵲噪而後虎失所歸也。方以舊本古韻之故。必欲倒此二句。而不能顧其文理之不順。不若諸本之為當也。又猚字本作蜼字。雖見於禮經。然非常有之物。亦不若作猴之為明白而易知也。
  6. 坐或作兕。如或作知。皆非是。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