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常州集序

獨孤常州集序
作者:李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43

《傳》曰:「物生而後有象,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數成而文見矣。始自天地,終於草木,不能無文也,而況於人乎?且夫日月星辰,天之文也;邱陵川瀆,地之文也;羽毛彪炳,鳥獸之文也;華葉彩錯,草木之文也。天無文,四時不行矣。地無文,九州不別矣。鳥獸草木之無文,則混然而名,而人不能用之矣。人無文,則禮無以辨其數,樂無以成其章,有國者無以行其刑政,立言者無以存其勸誡。文之時用大矣哉。在人賢者得其大者,禮樂刑政勸誡是也。不肖者得其細者,或附會小說以立異端,或雕斬成言以裨對句,或誌近物而玩童心,或順庸聲以諧俚耳。其甚者則矯誣盛德,汙蔑風教,為蠱為蠹。為妖為孽。噫!文之弊有至是者,可無痛乎!天後朝,廣漢陳子昂,獨溯穨波,以趣清源,自茲作者稍稍而出。先大夫嚐因講文謂小子曰:「吾友蘭陵蕭茂挺、趙郡李遐叔、長樂賈幼幾,洎所知河南獨孤至之,皆憲章六藝,能探古人述作之旨。賈為元宗巡蜀分命之詔,曆曆如西漢時文,若使三賢繼司王言,或載史筆,則典謨訓誥誓命之書,可彷佛於將來矣。嗚呼!三公皆不處此地,而運蹇多故,惟獨孤至,常州刺史,享年亦促,豈天之未欲振斯文耶?小子所不能知也已矣。常州諱及,有遺文三百篇,安定梁肅編為上下帙,分二十卷,作為後序。常州愛士,而肅最為所重,討論居多,故其為文之意,肅能言之。比葬博陵崔貽孫又為神道碑,悉載行事,而痛共不登論道之位。崔公剛而好直,其詞不黨,君子謂之知言。昔班孟堅美漢得人之盛,曰文章則司馬遷、相如,又曰劉向、王裒以文章顯,是則四君子者,有漢之文雄歟?然而遷無鄉曲之譽,虧大雅明哲保身之美;相如薄於貞操,有滌器受金之累;向無威儀,遺文以繆,而身幾不免;裒多為歌頌,當時議者以為淫靡不急,其他無聞焉。大較詞人多陷輕躁,否則懦狹迂僻,於事放弛,其能蹈履中道,可為物主者寡矣。孰與常州發論措詞,皆王霸大略,孝悌之至,達於神明,善與人交,久而敬之,當官正色,不畏強禦,加之以仁惠愛物,吏民敬畏,而文又如是乎?其餘則二君既言之矣。今亶錄崔氏之作,綴於篇末雲爾。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