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十八‧墓誌銘八 王臨川集
卷九十九‧墓誌銘九
卷一百‧墓誌銘十 

仙源縣太君夏侯氏墓碣编辑

仙源縣太君夏侯氏,濟州巨野人。尚書駕部員外郎諱晟之子,翰林侍讀學士、尚書戶部侍郎譙公諱嶠之孫,贈太子太師諱浦之曾孫,尚書兵部員外郎、知制誥、知鄧州軍州事、陽夏公謝氏諱絳之夫人,太常博士、通判汾州軍州事景初之母。年二十三卒,後五年,葬杭州之富陽。於是時,陽夏公為太常寺丞、秘閣校理,博士生五歲矣,而其女兄一人亦幼。又十五年,康定二年,博士舉夫人如鄧,以合於陽夏公之墓,而臨川王某書其碣曰:

夫人以順為婦,而交族親以謹;以嚴為母,而撫媵御以寬。陽夏公之名,天下莫不聞。而曰「吾不以家為恤六年於此者,夫人之相我也」。故於其卒,聞者欲其有後,而夫人之子果以才稱於世。嗚呼,陽夏公之事在太史,雖無刻石,吾知其不朽矣。若夫夫人之善,不有以表之隧上,其能與公之烈相久而傳乎?此博士所以屬予之意也。予讀《詩》惟周士大夫、侯、公之妃修身飭行,動止以禮,能輔佐勸勉其君子,而王道賴以成。蓋其法度之教非一日,而其習俗不得不然也。及至後世,自當世所謂賢者於其家不能以獨化,而夫人卓然如此,惜乎其蚤世也。顧其行治,雖列之於《風》以為後世觀,豈愧也哉。

揚州進士滿夫人楊氏墓誌銘编辑

揚州進士滿涇之夫人楊氏者,著作元賓之女也。年六十有一,以治平四年十月庚戌卒,而以熙寧二年八月庚申葬。其墓在江都縣馬坊里之南原。有子七人,建中、居中、執中、存中、方中、閎中、求中,皆嚮學:建中壽州壽春縣令,執中潁州萬壽縣令,居中舉進士。女二人,孫男女八人。

夫人性溫恭靜約,事當意與否,未嘗形於喜慍。以止有吾母也,故思其父愈久而猶悲;以不逮吾姑也,故事其舅愈勞而不懈。承其夫以順,勵其子以善。而泛接於族人也,又能以惠振其貧,以慈撫其賤,以恕掩其過,以篤悛其悍。老矣,歲時尚先諸婦以蒞祭祀。蓋夫人之性行可稱者多至如此,而其子又貇貇不已以求余銘,故勉為之銘曰:

滿氏有家,保族衍大。夫人來嬪,德協內外。夫喜而謂,偕我鮐背。子祈以盡,溫之愛。奚命之畸,使棄弗逮。維前之祥,德則弗諼。惟後之祥,有子才賢。銘慰諸幽,亦賁新阡。

曾公夫人萬年太君黃氏墓誌銘编辑

夫人江寧黃氏,兼侍御史、知永安場諱某之子,南豐曾氏贈尚書水部員外郎諱某之婦,贈諫議大夫諱某之妻。凡受縣君封者四:蕭山、江夏、遂昌、洛陽;受縣太君封者二:會稽、萬年。男子四,女子三。以慶曆四年某月日卒於撫州,壽九十有二。明年某月,葬於南豐之某地。

夫人十四歲無母,事永安府君至孝,修家事有法。二十三歲歸曾氏,不及舅水部府君之養,以事永安之孝事姑陳留縣君,以治父母之家治夫家。事姑之黨稱其所以事姑之禮,事夫與夫之黨若嚴上然,視子慈,視子之黨若子然。每自戒不處白人善否。有問之,曰:「順為正,婦道也,吾勤此而已。處白人善否,靡靡然為聰明,非婦人宜也。」以此為女與婦,其傳而至於沒,與為女婦時弗差也。故內外親無老幼疏近無智不能,尊者皆愛,輩者皆附,卑者皆慕之。為女婦在其前者多自歎不及,後來者皆曰可矜法也。其言色在視聽則皆得所欲,其離別則涕洟不能舍。有疾皆憂,及其喪來弔哭皆哀有餘。於戲,夫人之德如是,是宜有銘者。銘曰:

女子之德,煦願愉愉。教隳弗行,婦妾乘夫,趨為亢厲,勵之顓愚。猗嗟夫人,惟德之經,媚於族姻,柔色淑聲。其究女初,不傾不盈,誰疑不信,來監於銘。

太常博士楊君夫人金華縣君吳氏墓誌銘(并序)编辑

錢塘楊蟠將合葬其母,衰致以走晉陵,而問銘於其守臨川王某。王某曰:古者諸侯、大夫有德善功烈,其子孫必為器以銘,而國之人必能為之辭。越國而求銘,予未之聞也。今杭大州,以文稱於時者蓋有,而蟠也釋其殯,千里以取銘於予,蓋所以嚴其親之終,而欲信其善於後世,如此其慎也。予豈敢孤其意,以愛不腆之辭乎?於是為之序曰:

故太常博士、知婺州東陽縣事楊君諱翱字翰之之夫人金華縣君吳氏,世為婺州之金華人。自其大父文顗始有籍於杭州之錢塘,而楊君亦自其父徵始去處州之麗水而為錢塘人,而葬於錢塘之履泰鄉龍井之原。楊君之卒也,年六十七,以慶曆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從其先人以葬。而夫人後君十六年以卒,卒時嘉祐二年,年七十三,而以明年二月二十日祔于楊君之墓。楊君少以文學中進士甲科,而晚以廉靜不苟合窮於世。夫人有馴德淑行,協於上下,內外無怨。楊君有子十一人,其一人則孽也。夫人母其孽子,猶吳氏之甥,雖鄉人之習於楊君者,不知為異母。既楊君卒,教養嫁娶,皆各不失其時,而子端、子蟠,同時以進士起家,為密、和二州推官。鄰里嘆慕,以為夫人榮,然夫人不為之喜也。至楊君之弟子完及進士第,乃喜曰:「吾姒老矣,此亦足以慰其心也。」蓋其仁如此。

夫人生男女十人,卒時,子輔國、子端、與其女子七人皆已卒,而蟠獨在,為泗州軍事推官。銘曰:

博士有家,夫人實紹,博士有子,夫人實教。游其門庭,弦誦之聲,御其堂奧,賓祭齋明。皇命淑人,維君郡縣,問名考德,夫人實踐。歸哉萬年,博士之丘,銘以昭之,無有春秋。

長安縣太君王氏墓誌编辑

  長安縣太君臨川王氏,尚書都官員外郎、贈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潭國公諱益之女,尚書左丞張公諱若谷之婦,尚書比部郎中諱奎之妻,國子博士硯、開封府雍丘尉覛之母。十四而嫁,五十一而老,五十六而卒。其卒在潁州子召見官舍,實元豐三年正月已酉。

  君為婦而婦,為妻而妻,為母而母,為姑而姑,皆可譽歎,莫能間毀。工詩善書,強記博聞,明辨敏達,有過人者。循循恭謹,不自高顯。晚好佛書,亦信踐之。衣不求華,食不厭疏。慈哀所使,不治小過,欲歸歸之,欲嫁嫁之。君二女,長不慧,不可以適人;其季,殿中丞龔原妻也。十六年葬江州德化縣,兄安石為誌如此,弟安上書丹。

永安縣太君蔣氏墓志銘编辑

毗陵錢公餗、公謹、公輔、公儀、公佐,以皇祐六年三月戊子葬其母永安縣太君蔣氏。方是時,太君年七十矣,公謹為鄭州新鄭尉,公輔為太常丞、集賢校理。五子者卜明年之三月壬午,祔于皇考府君屯田員外郎、贈兵部員外郎諱冶之墓,而具書使圖所以昭後世者。敘曰:

蔣氏常之宜興人,世以財傑其鄉,而其族人有以進士至大官者。太君年二十一歸於錢氏,與兵部君致其孝。兵部君沒,太君進諸子於學,惡衣惡食,御之不慍,均親嫡庶,有鳲鳩之德,終不以貧故使諸子者趨於利以適己。既其子官於朝,豐顯矣,里巷之士以為太君榮,而家人卒亦不見其喜焉。自其嫁至於老,中饋之事親之惟謹。自其老至於沒,紉縫之勞猶不廢。子婦嘗諫止之,曰:「吾為婦,此固其職也。」子婦化服,循其法。嗚呼!不流於時俗,而樂盡其行己之道,窮通榮辱之接乎身,而不失其常心,今學士大夫之所難,而以女子能之,是尤難也。女六人,皆有歸。孫七人皆幼云。銘曰:

《詩》始《關雎》,士莫不知,孰能其家,內外無違?聞豈在多,善成於好,於惟夫人,孰輔而告?婦功之修,母道之行,宜休而勸,不耄以明。紹良配淑,式穀爾後,勖哉其興,以克有廟。

建陽陳夫人墓誌銘编辑

夫人建陽陳氏,嫁同縣人余君為繼室。余君諱楚,有子四人,其二人則夫人之子。夫人之少子翼,生三歲而余君卒。余氏,世大姓也。夫人盡其產以仁先母之子,而使翼之四方遊學。戒曰:「往成汝志必力,無以吾貧為恤。」於是翼年十五,蓋在外十二年,而後以進士起家為吏,歸見夫人於鄉里。方此時,夫人閉門窮窶,幾無以自存,母子相泣,閭巷聚觀,歎息曰:「賢哉是母,有子食其祿,宜也。」蓋食其子之祿十四年,翼尉宿松,而夫人年七十八,以某年某月卒於宿松之官舍,某年某月某日葬宣州宣城縣鳳林鄉竹塘里。夫人之子長曰某,死矣。翼有文學,善議論,雖久困無所合,然一時文人多知之者,其卒能追榮夫人乎。於其葬,臨川王某銘曰:

在句之陰,有幽新宅。誰筮葬母,瘞銘斯石?子閩余姓,母氏惟陳。煢煢其行,婉婉其仁。善祿有終,名則不泯。

李君夫人盛氏墓誌銘编辑

夫人盛氏,其先錢塘人。曾大父諱某,某官,贈某官。父諱某,某官,贈某官,實始去吳,有里籍於汴。夫人之幼,季父文肅公稱其智,曰「宜以某字」,遂名之。年二十三,歸隴西李某,為某官。其後,生三男子,皆進士。某,某官,其季曰某。女子四人,其長嫁某官某,次嫁某官某,處者其季也。春秋若干,先李君卒,卒於寧海之官舍。卒之某年葬某所,實皇祐四年

夫人事舅姑,以孝聞。持喪哀臒,事齋飭,卑衣食,以其餘推親黨。能讀《易》、《論語》、《孝經》諸子之書,親以教子。子男女娶嫁,必問賢否,有挾貴以請者,李君輒不聽,維夫人有助云。銘曰:

夫人之德,順慎明祗。來胥有家,婦子師師。維師之難,我敏為之。誰為女史,視此銘辭。

金太君徐氏墓誌銘编辑

夫人天性篤於孝謹,女工婦事,不懈以敏,恭儉有節,仁於宗族。故以事其舅而順,以相其君子而宜,以臨其子孫而治。以有賢子,大其家室,具享諸福,終於壽考。銘曰:

婉婉女工,彼徐之子,來嬪金宗,有衍其始。鄱人大家,相望而有,誰則無父,無姑無母?帝嘉汝子,服位在朝,賜邑用書,象首錦橐。孝祗順茲,俯仰皆宜,考終榮祿,於慶有施。偉歟夫人,叶此銘詩。

楚國太夫人陳氏墓誌銘编辑

夫人陳氏,故鎮安軍節度使、檢校太師、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贈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定國文簡程公諱琳之妻也。陳氏世家壽春,其先潁川人,漢太丘長寔之後也。夫人曾皇考諱,左班殿直。皇祖考諱誨,皇考諱京,皆不仕。而皇考愛賢夫人,不欲以妻鄉邑,乃徙居京師,擇所居,得定公以嫁。當是,夫人年十九,定公尚為進士,其後公至將相,終於位。夫人用公自臨潁縣君九封而為衛國夫人,用公子加號陳國夫人,再封而得楚國夫人。莊而仁,儉而禮,上承下御,無不得宜,故在父母家為淑女,既嫁為令妻,其卒有子為賢母。公薨六年,當嘉祐七年,夫人年七十一,以十一月戊午薨於開封武成坊之第室,至明年二月甲申,而公子以夫人祔于河南伊闕縣神陰鄉定公之墓。於是公子四人:嗣隆,為尚書屯田員外郎;嗣弼,為國子博士;嗣恭,為尚書屯田員外郎;嗣先,為大理寺丞。女子五人,公婿榮為尚書刑部郎中,韓縝為侍御史,晁仲綽為尚書屯田郎中,潘士龍為殿中丞,王偁為試將作監主簿。銘曰:

程公克壯,萬夫所向,奮功發名,乃取將相。云誰公配,媯姓氏陳,文武自出,太姬之孫。歸佐休顯,自公初屯,序歷爵邑,為君夫人。公既樹纛,以相為伯,帝曰:「哿矣,夫人好德。能勸其夫,使有嘉績,往以朕命,賜封大國。」出書五色,玳首金葩,褒之重錦,來告於家。有豫不怠,有盈不侈。致好內外,具宜福履。侔仁鳲鳩,以母諸子。歲時振振,為壽在廷。手笏腰章,亦有公甥。維子之才,而甥又獻,維貴維富,而兼壽善。嗟此婉娩,考終得願。作詩並藏,為職新竁。

寧國縣太君樂氏墓志銘编辑

尚書屯田員外郎、通判河南府、西京留守司事陳君諱見素之夫人樂氏,太常博士諱黃裳之子,尚書職方員外郎、直史館、贈尚書兵部侍郎諱史之孫,而贈尚書刑部郎中諱璋之曾孫也。其先自京兆遷江南,為臨川人,至李氏國除,而史館君歸仕於皇朝,子孫多顯者,於是又遷其家為河南人焉。夫人以祥符八年歸嬪陳氏,封萬年縣君,又以其子封寧國縣太君。年七十五,以嘉祐八年二月辛巳卒於京師,卜以三月丙寅祔葬河南唐興鄉屯田君之墓。於是夫人之子男三人,其一人為太常博士、集賢校理,其一人為秘書丞、集賢校理,其一人為秘書省著作佐郎、開封府戶曹參軍。女子六人,存者三人,皆已嫁。諸孫男女十九人,曾孫一人,尚幼也。夫人少知讀書,能略識其大指,微諫數當。故博士君特愛而賢之,欲有所為,多與之謀。及歸陳氏,不逮養皇姑矣。屯田君二弟皆尚幼也,夫人鞠視如己子。出奩中物以助施族人游士之貧者,蓋其家蕭然也,而無慍色。治諸子有節法,誨厲教督,造次必於文學。故諸子皆以藝自奮,名稱一時,以至諸孫,亦多有為善士。先人與屯田君皆祥符八年進士,昆弟又與夫人子為同年友,故其葬來屬以銘。銘曰:

夫人既嚴兮又順以祥,來配君子兮是生三良。以才自致兮名聲之揚,慶暨諸孫兮學問文章。象服命書兮寵祿方將,氣魂天游兮體魄在床。往營新宮兮嶷洛之陽,作詩幽石兮示後無疆。

仙居縣太君魏氏墓誌銘编辑

臨川王某曰:俗之壞久矣。自學士大夫多不能終其節,況女子乎?當是時,仙君縣太君魏氏,抱數歲之孤,專屋而閑居,躬為桑麻以取衣食,窮苦困厄久矣,而無變志,卒就其子以能有家,受封於朝而為里賢母。嗚呼!其可銘也。於其葬,為序而銘焉。序曰:

魏氏其先江寧人。太君之曾祖諱某,光祿寺卿;祖諱某,池州刺史;考諱某,太子諭德:皆江南李氏時也。李氏國除,而諭德易名居中,退居於常州。以太君為賢而選所嫁,得江陰沈君諱某,曰:「此可以與吾女矣。」於是時,太君年十九,歸沈氏。歸十年生兩子,而沈君以進士甲科為廣德軍判官以卒。太君親以《詩》、《論語》、《孝經》教兩子。兩子就外學時數歲耳,則已能誦此三經矣。其後,子迥為進士,子遵為殿中丞、知連州軍州。而太君年六十有四以終於州之正寢,時皇祐二年六月庚辰也。嘉祐二年十二月庚申,兩子葬太君江陰申港之西懷仁里。於是遵為太常博士、通判建州軍州事,而沈君贈官至太常博士。銘曰:

山朝於躋,其下維谷。纘我博士,夫人之淑。其淑維何,博士其家,二子翼翼,萼附其華。詵詵諸孫,其實既葩。孰云其昌,其始萌芽。皇有顯報,曰維在後。碩大蕃衍,刲牲以告。視銘考施,夫人之效。

右武衛大將軍黎州刺史世岳故妻安喜縣君李氏墓誌銘编辑

安喜縣君李氏,連州刺史、贈太師、中書令、尚書令繼昌之曾孫,鎮國軍節度使、駙馬都尉、贈太師、中書尚書令、秦國文和公遵勉之孫,供備庫使、贈安武軍節度使端憲之子,是為皇族右武衛大將軍、黎州刺史世岳之妻。溫柔靜恭,內外親稱之。治平四年,年二十五。以十一月二十四日感疾死,至二年二月十七日,葬河南府永安縣。銘曰:

懿懿獻穆,下歸以祉。有來肅雍,施及孫子。厥嬪皇宗,莫醜具美。噫乎終藏,兆此新里。

仁壽縣君楊氏墓誌銘编辑

太子中允致仕晉陵孫君貫之之夫人、仁壽縣君楊氏者,其先青州千乘人。曾祖諱元,祖諱從,皆不仕。父諱霖,為進士,數舉不遂,初徙其家常州之無錫。夫人年十七歸孫氏,舅姑曰:「吾婦之承我也孝。」夫曰:「吾妻之助我也仁。」至生子而成為士,能賢以有名,則又曰:「吾母之能誨我也。」自內外族親以至州里之言,則又皆以其舅姑夫子之言為信。嗚呼!可謂賢矣。

夫人生三男子,伯曰舜卿,季曰昌言,皆早死;曰昌齡,簽書建康軍節度判官廳公事。治平三年,自尚書屯田員外郎召為御史,五月十四日,次高郵,而夫人卒,享年六十四,以某月某日葬某縣某鄉某里。銘曰:

猗嗟夫人,女德之茂,中允之妻,御史之母。孝其舅姑,以順其夫,又善教子,終成御史。官封偕老,祿養卒齒。歸安新丘,送者空里。其哀無窮,勞則多已。

 卷九十八‧墓誌銘八 ↑返回頂部 卷一百‧墓誌銘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