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十七‧墓誌銘七 王臨川集
卷九十八‧墓誌銘八
卷九十九‧墓誌銘九 

尚書都官員外郎侍御史王公墓碣銘编辑

慶曆五年,天子以尚書都官員外郎通判荊南府王公為侍御史。居一年,以入三司為戶部判官。又一年還之,為言事御史,頃之,奏事殿中,疾作歸,翌日卒。其家以不起聞,天子悼閔,走中人,賻之金帛,又官其一子。先是御史有物故者不賻,由公故乃敕有司並賻,蓋天子之所以錄其忠如此。

自公舉進士時,已能力學自立,以經術遊於江淮之南,為學者所歸。至為許州司理參軍,則以其職與強貴人抗曲直,獄疑當死賴以活者至數人。再主簿於杭之臨安、開封之扶溝,遂選開封府法曹參軍。令皆不能出其治,尹亦不敢侵其守,而薦者以十數,歲當遷府。推官惡不順己,持其奏不肯書,欲詘公請己。公故不詘,推官度終無可奈何,乃卒任公,遷秘書省著作佐郎。已而覃恩遷秘書丞,乃出知洪州分寧縣。入為審刑詳議官,數以疑似辨上前,輒釋。及佐荊南,能以義憚其守,錯諸不法事。嘗上書諭南方用師討徭蠻,不知撫而降之利。

先是,公在京師,天子以災異詔百官言事,公所言有以儆世者。其後御史府惡老者在事不能自已,以言趣之去位,公以謂「於老者薄,非所以廣仁孝於天下,且養之非其道,使至於無恥,而專以法格之,滋所以使人薄也。」乃推三代禮意,為《養老頌》以諷。凡公之行己治民及所以論於上者,皆出於寬厚誠恕,而其言易直以明。故其召而為御史也,未至,而好公者已信其能稱職矣。同時御史,聞一事皆爭言塞職。其已嘗言,公未嘗繼以言,曰:「可悟上意足矣。」然排黨幸為獨切,其言多同時御史所不能言者。每承上間言:「人不能無過,若以古繩墨治之,世殆無全人。為國家用者,要之忠信而已。忠信雖有過,尚足用也。」其大指所存如此。

嗚呼,古所謂淑人君子者,公於是可以當之矣。公既行內修,其大者為世所稱,至其施於小,亦皆敏而盡力,顧余不得盡載也。然讀余之所載,則亦概足以知公矣。

公諱某,字某。其先為漢雁門太守者曰澤。澤後十八世雄,為唐東都留守。封望太原,族墓在河南,而世宦學不絕,為聞姓。至唐之將亡,雄諸孫頗陵夷,始自缺,其譜亡,不知幾傳而至護。始居福之侯官,曰本河南人,雄之後也。護生伸,伸生廷簡。當閩王審知時,被署為安遠使,有勞烈於其國。審知死,遂置其官以老。安遠二子,其季居政,娶邑里姚氏女,生公。自護四世至公,始以文行發名。追官皇考至秘書丞,而以昭德縣太君封其母。夫人曾氏,贈尚書兵部侍郎會之女,封金華縣君。婦順母嚴,公所以紀其家,蓋有助焉。生五男子:回、向、固、同、冏,皆為士,其文學行義有過絕人者。故人莫不知公後世之將大顯以蕃,而以公之仕不充其志為無憾也。公年六十三,以既卒之三年,葬潁州之某鄉某原。初公嘗過遊潁之樂,故諸孤御其母家焉,而以公於葬。至是,回之友臨川王某追銘墓上,實至和二年也。銘曰:

顯姓維王,出不一宗。公先河南,實祖於雄。來閩四世,乃挺以生。其來則否,其去而亨。歸忠於君,播惠在甿。配時前人,駿發以升。世不載德,孰為榮名?謂公有後,其豈公卿。

孔處士墓誌銘编辑

先生諱旼,字寧極,睦州桐廬縣尉諱詢之曾孫,贈國子博士諱延滔之孫,尚書都官員外郎諱昭亮之子。自都官而上,至孔子四十五世。先生嘗欲舉進士,已而悔曰:「吾豈有不得已於此耶?」遂居於汝州之龍興山,而上葬其親於汝。汝人爭訟之不可平者,不聽有司而聽先生之一言,不羞犯有司之刑而以不得於先生為恥。

慶曆七年,詔求天下行義之士,而守臣以先生應詔。於是朝廷賜之米帛,又敕州縣除其雜賦。嘉祐三年,近臣多言先生有道德可用,而執政度以為不肯屈,除守秘書省校書郎致仕。四年,近臣又多以為言,乃召以為國子監直講,先生辭,乃除守光祿寺丞致仕。五年,大臣有請先生為其屬縣者,於是天子以知汝州龍興縣事,先生又辭,未聽,而六月某日,先生終於家,年六十七。大臣有為之請命者,乃特贈太常丞。至七年月日,弟為葬先生於堯山都官之兆,而以夫人李氏祔。李氏故大理評事昌符之女,生一女,嫁為士人妻,而先物故。

先生事父母至孝,居喪如禮,遇人恂恂,雖僕奴不忍以辭氣加焉。衣食與田桑有餘,輒以賙其鄉里,貸而後不能償者,未嘗問也。未嘗疑人,人亦以故不忍欺之。而世之傳先生者多異,學士大夫有知而能言者。蓋先生孝悌忠信,無求於世,足以使其鄉人畏服之如此,而先生未嘗為異也。

先生博學,尤喜《易》,未嘗著書,獨《大衍》一篇傳於世。考其行治,非有得於內,其孰能致此耶?當漢之東徙,高守節之士,而亦以故成俗,故當時處士之聞,獨多於後世。乃至於今,知名為賢而處者,蓋亦無有幾人,豈世之所不尚,遂湮沒而無聞,抑士之趨操亦有待世耶?若先生,固不為有待於世,而卓然自見於時,豈非所謂豪傑之士者哉?其可銘也已。銘曰:

有入而不出,以身易物;有往而不反,以私其佚。嗚呼先生,好潔而無尤。匪佚之為私,維志之求。

右領軍衛將軍致仕王君墓誌銘编辑

君王氏,諱乙,字次公。其望在太原,而實家大名之元城,不知其始所以徙。曾祖諱安,當周世宗時為閤門通事舍人。祖諱廷溫,開寶中泰寧軍節度副使。考諱奉諲,右班殿直、贈左武衛大將軍。君嘗舉進士不中,因獻其所藏書秘閣,而上書言「先臣某逮許王,於先皇帝有一日之幸,臣實其子。」天子下其問驗,以為三班借職,累遷至內殿崇班、閤門祇候、淮南東路都巡檢使。皇祐二年,年七十三,以右領軍衛將軍致仕,卒於海州。而以嘉祐二年葬真州之揚子縣某鄉某原,以後夫人劉氏祔。於是先夫人林氏既葬矣。

君強記博聞,剛毅而聰明。好讀書,雖老矣,讀書未嘗少止。於窮人賤士,苟義所在,樂與之為膠漆。一欲以不直加我,雖嚴貴人,義終不為受也。數上書言事,皆中世病,而用事者多不聽。聽者兩言耳,又事之小者,然當時蒙其利。言楚州可去堰為閘,歲省卒二十一萬七千人,錢一百三十萬,米六萬八千石。又言河陰可以茶鹽募入谷而漕之河北,為十說以排三司之難,三司不得絀其一。此當時蒙其利者也。

宋興百年,大定於太宗,至真宗內外富矣。內外自是遂務以無為養息天下,朝廷所尚賢良進士,而將相大臣之世用。君方慨然懷古人趨赴功業之意,欲起貧賤,不勢左右,而以其辯智當人主。眾圓獨方,用非其時,卒以不合。嗚呼!甚可悲也。然天下不肖多畏惡君,以其伉直,而幸其齟齬不得意以老,獨賢者哀之耳。

君子越石,泰州觀察判官。其次子仁傑,為進士。女二人,嫁進士林度、陳州項城主簿宋造。余嘗為君僚,而與其子越石同年進士也。銘其葬曰:

強能吾嬴,吾與之為抗;嬴者惴惴,吾與之為讓。卒嬴於強,以窒於行。維其心之享,以實其聲也。

朝奉郎尚書司封員外郎張君墓誌銘编辑

朝奉郎、尚書司封員外郎、知安州軍州兼管內勸農事、騎都尉、賜緋魚袋借紫張君,年五十六,以皇祐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卒,以熙寧元年某月某日葬。君諱示蓿字聖休,餘杭人。曾祖曰浩,祖曰文寶,弗仕。考曰延遇,仕至左侍禁,贈官至左驍騎將軍。君少孤,與其弟祗,皆文行知名。以布衣教授宗室,後中進士第,歷宣州宣城縣主簿、撫州司法參軍。用舉者遷大理寺丞,知雅州名山、洪州奉新兩縣,監海州榷貨務,通判池、廣兩州。乃自尚書屯田員外郎召拜殿中侍御史,用磨勘遷侍御史。劾奏殿前都指揮使郭承祐恃恩驕嫚,論宦官雖高不當坐侍燕而謫請求者,又論不當禁諫官、御史風聞言事,仁宗皆以為然。君之為吏也,數決疑獄,所至稱辨治。及是,言事又能舉其職。方是時,為御史者拔舉多不次。君素寬裕靜退,恥以彈治人得用,未幾即稱疾求出,乃知安州,州大治。會卒,人追喪車慟哭。初驍騎府君監湖州兵,遂葬卞山,至是君從葬,以夫人京兆縣君施氏祔。施氏生一子稚恭,為進士;一女,適信州司理參軍王汶。孫大正、大成、大亨、大鈞,今尚幼。君事母孝,友其弟甚篤。於權勢財利能廉。吏治尤可紀。在廣州奏請城之,未及築外郛而召。後儂智高反,州人賴君所築活,以不卒功為恨。銘曰:

有嘉張君,質靜寬徐。進非所好,人用稱譽。視利在前,蹲循弗趨。退施一州,用智之餘。嘻其葬矣,次有銘書。

謝景回墓誌銘编辑

君姓謝氏,諱景回,字師復。以泰寧軍節度掌書記諱崇禮者為曾大父,以太子賓客、陳留公諱濤者為大父,而兵部員外郎、知制誥、陽夏公諱絳者之少子也。幼好學,有大志,聰明卓然,不類童子。年十九,所為文辭已可傳載。於是得疾不可治,以嘉祐四年十二月丙子棄世於漢東,人莫不為謝氏哀之。諸兄以八年十月乙酉葬君鄧州穰縣五壟原之兆,而臨川王某為銘曰:

攻乎其為良,汰乎其為精。吾見其質,吾聞其聲。如或毀之,用不既於成。哀以銘詩,亦慰其兄。

真州司法參軍杜君墓誌銘编辑

真州司法京兆杜渙濟叔,年三十七,以皇祐四年四月辛酉卒。子男某尚穉自將以下,合貨財以葬於北城之野,而留其孥以處。杜氏世占永寧之博野,父詢嘗歷江寧府司錄參軍,遂葬家焉。有子五人,濟叔最少,實慶曆六年進士。臨川王某銘其葬焉。銘曰:

猗嗟杜氏,博野之良。有官於南,遂宅以藏。是生司法,以節自強。翼翼而才,頎而陽陽。其生可懷,死矣皆傷。江之北垣,南墓在望。奚葬不歸?卜者曰祥。後有子孫,既實而昌。求藏厥初,來考銘章。

金溪吳君墓誌銘编辑

君和易罕言,外如其中,言未嘗極人過失。至論前世善惡,其國家存亡治亂成敗所由,甚可聽也。嘗所讀書甚眾,尤好古而學其辭,其辭又能盡其議論。年四十三,四以進士試於有司,而卒困於無所就。其葬也,以皇祐六年某月日,葬撫州之金溪縣歸德鄉石廩之原,在其舍南五里。當是時,君母夫人既老,而子世隆、世範皆尚幼。三女子,其一卒,其二未嫁云。

嗚呼!以君之有,與夫世之貴富而名聞天下者計焉,其獨歉彼耶?然而不得祿以行其意,以祭以養,以遺其子孫以卒,此其士友之所以悲也。夫學者將以盡其性,盡性而命可知也。知命矣,於君之不得意,其又何悲耶?銘曰:

蕃君名,字彥弼,氏吳其先自姬出。以儒起家世冕黻,獨成之難幽以折,厥銘維甥訂君實。

太常少卿分司南京沈公墓誌銘编辑

皇祐三年十一月庚申,太常少卿、分司南京錢塘沈公卒。明年,子披、子括葬公錢塘龍居里先公尚書之兆,卜十月甲戌吉,與其宗謀銘,則書公官壽行世來以請。予論次其書曰:

沈氏自沈子逞以身屬社稷,書於《春秋》,文學、賢勞、功名,不曠於史,而武康之族,尤獨顯於天下。至公高祖始徙去,自為錢塘人。大王父某,當錢氏時匿不仕。王父某,官咸平、端拱間,至大理寺丞。父某,學行顯聞,早世,無爵位。由長子同及公贈兵部尚書。公諱周,字望之。少孤,與其兄相踵為進士,起家掾漢陽,從事高郵,用舉者入大理為丞,監蘇州酒。知簡之平泉縣,縣人銘其政於石。遂自封州守佐蘇州,由蘇州為侍御史。有以丞相指謁公者,不為聽。居頃之,出刺潤州,又刺泉州。其為治取簡易,訟有可已者,輒諭以義,使歸思之,獄以故少。泉州舊多盜,日暮市門盡閉,禁民勿往來。公至,除其禁,而盜亦以止。佐開封,訟數年不遣者以百數,公斷治立盡。嘗代其尹爭獄於上,大臣為公自絀。三司使請鑄大錢,下其書議,議者無敢忤。公為其判官,獨曰:「壞四錢為之可以當十,民盜變舊錢且盡,鑄之為誘民死耳,不如無鑄。」議上,如公言。於是天子以江東之按察為已悉,聞公寬厚,即以為使,盡歲無所劾,而部亦以治稱。然公已老,不樂事權,自請得明州。明年遂以分司歸第,三月卒。夫人許氏,六安縣君。兩男,世其家。一女子,已嫁。公廉靜寬慎,貌和而內有守,春秋七十四,更十三官而不一挂於法。鄉黨故舊聞其歸則喜,喪哭之多哀,而無一人恨望者。銘曰:

公生四方,卒於故里。先君之從,祭則孫子。有檟有松,有鬱其岡。不阤不騫,萬世之藏。

吳錄事墓誌编辑

君諱蕡,字成之,世為撫州金溪人。曾祖某,不仕。祖德筠,尚書屯田員外郎。父敏,尚書都官員外郎。君以蔭入官,任吉州太和、袁州萍鄉縣主簿,尉蘄州石橋茶場,廬州司理,亳、壽州、江寧府錄事參軍。以某年月日卒於家,享年若干。君事親孝,友於兄弟,與厭侈父母兄弟,寧窮困身妻子,故老妻長子,人不勝憂也。義不忍貲親遺產,悉推兄弟。比沒世,妻子遵約,鄉人賢以為難。君嘗議獄,上官指教再三,君弗許再三。上官顧嘆許,舉京官,君弗謝,乃終弗舉,後他上官率以質直弗舉也。二男子偉、豪,長有志行如君。二女子,歸晏修睦王令,季有特操如令。豪養寡姊妹,嫁孤甥,夫婦孳孳,鄉人又以為難。卜以元豐八年某月日葬於唐州桐柏縣淮源鄉,實李祔,臨川王某誌。

宋贈保寧軍節度觀察留後追封東陽郡公宗辯墓誌銘编辑

公諱宗辯,字慎微。祖諱元佐,是為魏恭憲王。考諱允升,太師、平陽郡王,謚曰恭懿。公平陽第十三子,生數歲而平陽薨。事母孝,友於兄弟。好讀書,不舍晝夜。常獻所為文,得試學士院,兄弟四人皆中優等遷官。而仁宗遇公甚寵,嘗親書「近親才賢,好文博古」八字賜之。公既好書,又嗜醫方,所蓄方甚眾。每躬自治藥以振人之疾,其惻隱不倦,蓋天性也。以熙寧元年七月己卯終於睦親北宅,享年四十六。官至右衛大將軍、金州防禦使,爵天水郡開國公,食邑三千戶,食實封五百戶,贈保寧軍節度觀察留後,追封東陽郡公。夫人李氏,封德安郡君,贈尚書中書令漢瓊之孫。子男十五人:仲富,右內率府副率;仲尋,右羽林軍大將軍、黎州團練使;仲綰,右武衛大將軍、雅州刺史;仲皇,右武衛大將軍、彭州刺史;仲緘,右千牛衛將軍;仲荊右監門率府率;仲琨,右內率府副率;仲富,前公卒;餘亦皆蚤死。女子十九人,嫁者四人,未嫁而死者九人,餘尚幼也。二年二月十七日,葬河南永安縣。銘曰:

猗歟賢公,蕃此皇國。耀其藻章,以賁明德。能不外勩,維家之飭。厥承詵詵,饋我無射。如何不怡,遂永窀穸。

贈虔州觀察使追封南康侯仲行墓誌銘编辑

公諱仲行,字德之。故婺州觀察使諱宗迥之子,贈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蔡國公諱允言之孫,魏王諱元佐之曾孫。母曰齊安郡君梁氏。慶曆四年,賜名,除太子右衛率府率、右監門衛大將軍,爵天水郡開國侯,食邑一千三百戶。年二十二,以治平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卒,贈虔州觀察使,追封南康侯。夫人張氏,封壽昌縣君。子男士仡,早卒;士泉,右監門率府率;其季與女皆尚幼。君仁而好學。其卒也,宗室皆憐傷。其葬也,以熙寧二年二月十七日葬河南府永安縣。銘曰:

爵之尊,祿之殖,維年之卑不配德。

贈華州觀察使追封華陰侯仲龐墓誌銘编辑

公諱仲龐,字子厚。濮國公宗樸之子,濮安懿王諱允讓之孫,魯恭靖王諱元份之曾孫也。母曰蕭國夫人王氏。以皇祐元年賜名,除太子右內率府副率。二年,改太子右監門率府率。嘉祐五年,改右千牛衛將軍。八年,改右監門衛大將軍。治平二年,領嘉州刺史。四年,改右武衛大將軍、領雅州團練使。熙寧元年,年二十四,以三月三日卒。上為不視朝一日,內出司賓祭弔,贈華州觀察使,追封華陰侯。公生而秀麗,長而聰敏。於宗室為好學,上承下撫,無不得意。故其卒,哭者皆為盡哀。妻馬氏,封安平縣君。女一人,尚幼。公以熙寧二年二月十七日葬河南府永安縣。銘曰:

維濮世封,實承安懿,公緒厥慶,尚終有嗣。奄其喪矣,一女之存,歸銘幽宮,以慰公魂。

贈奉寧軍節度使追封祁國公宗述墓誌銘编辑

公諱宗述,字子耆,韓恭懿王諱元偓之孫,而東平郡王名允弼之子也。以天聖元年生,以景祐元年賜名,除右侍禁,歷太子右司率府、右監門衛將軍、左屯衛大將軍、廉州刺史、隰州團練使、濰州嘉州防禦使。

熙寧元年正月十八日,以不起聞。上幸其第奠哭之。贈奉寧軍節度使,追封祁國公。越明年二月十七日,葬河南永安縣。公重厚,寡笑言,內行治,未嘗有謫。樂振施,知音樂,善射。尤為東平王所愛。妻任氏,樂安郡君。子男七人,仲璆、仲俶、仲誘、仲、仲醻。仲璆早卒,兩人未名而死。銘曰:

維德之嘉,維能之多;惟命之不遐,宗室之嗟。

右千牛衛將軍仲夔墓誌銘编辑

君諱仲夔,字彥之。曾祖諱元佐,是為魏恭憲王。祖諱允言,贈安遠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封密國公。父宗悅,前左屯衛大將軍、池州團練使,祁國公。君官至右千牛衛將軍,坐法廢。熙寧元年,年二十二,以五月二十五日卒。至某年某月某日,葬河南府永安縣。妻郭氏,有六男子,死者四人。士㱺今為右監門率府率,一人尚幼。銘曰:

托靈皇宗慶之多,終以無祿傷如何,棄此白日營山阿。

贈右屯衛大將軍世仍墓誌銘编辑

君諱世仍,字季遷,宣城郡公從審第十子。宣城以越懿王諱德昭為祖,以安定郡公諱惟和為考。君母曰渤海郡夫人吳氏,實山南東道節度使元扆孫。娶潘氏,鄭王美之孫也。年二十二,生二男子、一女,以熙寧元年八月二十三日卒。於是官至右千牛衛將軍,制以右屯衛大將軍告其第用。二年二月十九日葬於河南府永安縣。君授《尚書》,能通章句。遇人恭謹有恩。然喜飲酒,以故得疾死。銘曰:

有昭其明,有韡其榮。維其弗馮,以隕其生。

 卷九十七‧墓誌銘七 ↑返回頂部 卷九十九‧墓誌銘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