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卷之二十二

卷之二十一 球陽記事
卷之二十二
尚育王
自十年起至十三年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卷之二十三

目錄编辑

尚育王编辑

十年甲辰二月十一日,雷震具志川郡。此日廬居具志川郡上江洲村坐喜味筑登之妻行塩屋原掘取薯蕃之時,雷震其原,與雷相離約有二十間許之遠遇着其烟身故。

本年二月二十二日,久米島有異國船一隻漂來。其船灣泊久米島儀間大口之外二里許洋面,人數二十二名坐駕杉板一隻到儀間村,似有求牛之意。隨給牛四疋,尚以為不足,侵入村內,廵行人家,劫奪所飼豚大小二疋、羊大小五疋、葱、菜等件。其欲未足,又似有求牛一疋之意。遂不得已,亦行給與。即歸本船,向未申方駛去。其船行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1]

本年三月初三日,太平山島屬下多良間島有異國舩一隻漂來。其舩在多良間島西表二里許洋面徃來往去時,有該異國人二十名,坐駕杉板撑來上岸,言語不通,漢字不知。但看其模樣,殆有求耕牛、蕃薯五十觔、蕃椒三升。即回本舩,遂向辰巳方駛去。其舩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

本年,不行爬龍舟、開馬疋之典。此年四月十七日,因有佛朗西人留在聖現寺,停止五月初四日爬龍舟于霸江、開馬疋于瀉原之事。[1]

本年五月初二日,雷震勝連郡。此日雷震勝連郡西表五十間許山野,打崩岩石。

本年七月,宮古島暴風大作,吹損稼穡,吹倒房屋。此年起自七月初六日以至初七日,宮古島連逢無比暴風,吹損稼穡,更兼吹倒諸村公署二十餘三户。其餘一十餘三户織布房屋、績麻房屋、染藍房屋一百二十餘二户、人家二千一百八十户,被家覆斃者,男女五名。杣山它藩樹木亦多吹倒,損壞海船數隻,人民溺死者四名。不但此也,所畜牛馬亦已斃死。[1]

本年十一月十五日,駐劄福州城內積翠寺𠸄咭唎國領事李太郭,將文書一道,交給在閩存留通事魏學賢,轉傳本國官吏。其文記左:[1]

道光二十一年九月二十四日,奉硃批,俱著照所議辦理。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欲以近來不和之端解釋,息止肇衅。為此議定,設立永久和約。是以大皇帝特派欽差便宜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鎮守廣東廣州將軍宗室耆英、頭目頂戴花翎前閣都部堂乍浦副都統紅帶子伊里布】大英伊耳闌等國君主特派欽奉全權公使大臣英國所屬印度等處三等將軍世襲男爵璞鼎查,公同各將所奉之上諭,便宜行事,及敕賜全權公使之命,互相較閱俱屬妥當。即便議擬各條,陳列於左:[2]

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永存平和。所屬【華英】人民彼此交睦。各住他國者,以受該國保祐,身家全安。

一 自今以後,大皇帝恩准大英國人民帶同所屬家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等五處港口,貿易通商無礙。且大英君主派設領事、管事等官住該五處城邑,專理商賈事。宜與各該地方官公文往來,令英人按照下條開敘之例,清楚交納貨稅,鈔餉等費。

一 因大英商船遠路海洋,徃徃有損壞須修補者,自應給予沿海一處,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皇帝准將香港一島給予大英君主暨嗣後世襲主位者,常遠據守掌任,使立法治理。

一 因欽差大憲等於道光十九年二月間,將大英國領事官即民人等強留粵省,赫以死罪,索出鴉片,以為贖命。今大皇帝准以洋銀六伯萬圓償補原價。

一 凡大英商民在粵貿易,向例全歸額設行商、亦稱公行者承辦。今大皇帝准以嗣後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該口貿易者,勿論與何商交易,均聽其使。且向例額設行商等內,有累欠英商甚多、無措清還者,今酌定洋銀三百萬圓作為商欠之數,准明由中國官為償還。

一 因大清欽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強辦,致須撥發軍士討求伸理。今酌定【水陸】軍費洋銀一千二百萬圓,大皇帝准為償補。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以後,英國因贖各城,收過銀兩之數,君主准可按數扣除。

一 以上三條,酌定銀數,共貳千一佰萬圓。應如何分期交清,開列於左:

此時交銀陸百萬圓。癸卯年六月間,交銀三佰萬圓;十二月間,交銀三百萬圓;共交六佰萬圓。甲辰年六月間,交銀二百五十萬圓;十二月間,交銀二百五十萬圓;共銀五百萬圓。乙巳年六月間,交銀二百萬圓;十二月間,交銀二佰萬圓;共銀四百萬圓。自壬寅年起至乙巳年止,共交銀二千一百萬圓。倘有按期未能交足之數,酌定每年每百圓加息五圓。

一 凡係英國人,無論本國、屬國軍民等,今在中國祈轄各地被禁者,大清皇帝准即釋放。

一 凡係中國人前在英人所據之邑居住者,或與英人有來徃者,或有跟隨及俟候英國官人者,均由皇帝俯降御旨,謄錄天下,恩准全然免罪。且凡係中國人為英國事被拿監禁受難者,亦加恩釋放。

一 前第二條言明,開闢俾英國商民居住通商之廣州等五處,應納進出口貨稅餉費,均宜秉公議定,則例由部頒發曉示,以便英商按例交納。今又議定:英國貨物自在某港按例納稅後,即准由中國商人遍運天下,而路所經過稅關,不得加重稅,只可按估價,則例若于每兩加稅不過分。

一 議定英國住中國之總管大員與大清大臣,無論京內京外者,有文書來徃,用照會字樣。英國屬員,用伸陳字樣。大臣批覆,用劄行字樣。兩國屬員徃來,必當平行照會。若兩國商賈上達官憲,不在議內,仍用稟明字樣為著。

一 俟奉大清大皇帝允准和約,各條施行,並以此時,准交之六伯萬圓交清大英【水陸】軍士。即當退出江寧、京口等處江面,並不再行攔阻中國各省商賈貿易。至鎮海之招寶山,亦將退讓。惟有定海縣之舟山海島、廈門廳之古浪藇小島,仍歸英兵暫為駐守。迨及所議洋銀全數交清,而前議各海口均已開闢,俾英人通商後,即將駐守二處軍士退出,不復估據。

一 以上各條,均開議和要約,應俟大臣等分別奏明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各用【硃筆親筆】批准後,即速行相交。俾兩國分執一冊,以貽信守。惟兩國相離遙遠,不得一旦而到。是以另繕二冊,先由大清欽差便宜行事大臣等、大英欽奉全權公使大臣各為君上定事,盖用關防印信,各執一冊為據。俾即日按照和約開載之條施行,妥辦無礙矣。要主和約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國記年之

大英君主汗華囇船上鈐防

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寧省會行

大英欽命領事正三品駐劄福州李,為與貴國兩相和好,本領事由盡心,願施貴國官民之平安。但大英戰船常徃來趕海盜、探水、度量地方、畫圖,恐貴國官民見戰船懼怕。今特賫來文憑一紙。若船官要水菓菜,均約價錢,公道交易。貴國官民不可拘禮。此照。

本年,罷退宜野湾郡下知役。宜野湾郡前此困疲,設建下知役,以施指揮。今變疲就旺。由是該兩總地頭稟請罷退下知役。隨即允焉。

本年,褒嘉勝連郡內間村金城善行,以賜爵位。勝連郡內間村金城孝心甚厚,家有老祖母、雙親在焉,事之以孝,不敢怠惰。更內自家人、外至親族、姻婭、村人交以和睦。又上屆辰巳兩年饑饉荐臻之時,私以銅錢二千四百貫餘分借貧者,以資日食。且朝廷雖経動發倉米,或賜或借,然因饑荒日久,餓莩益多,不能如意周濟,民到絕糧之境。該金城即起憐憫之心,動發私貯大米十包、麥五包分借村民,以救燃眉之急。又每逢奉納貢賦之時,或有村人欠賦者,即借銅錢以完貢賦。計其錢數已及一千貫文之多。後見其貧而難償,遂免其欠,以示撫恤。又上屆亥年疱瘡流行之時,視貧乏者給與大米,以資調養。至若平日之間,間染患病症無力調治者,酌察家資,或給米錢,或與物件,以動療資。又遇有貧者致乏葬資之時,借給銅錢,以全葬禮,不取其利。舉村人民皆承該城之急,無不感心。由是該村頭目掟、耕作當呈請,田地奉行、兩惣地頭、下知役、檢者、酋長等加具印結,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褒嘉其行,賜勢頭坐敷位,以示恩典。

本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北谷郡有雪少降,恩納、名護、久志、羽地、今歸仁五郡有雹降。此日北谷郡野里、野國、屋良、嘉手納四村有雪少降,其粒甚大。恩納、名護、久志三郡有雹降,其大似唐豆。羽地郡有如唐豆、綿種,大小不齊。今歸仁郡有如白大豆。

本年,因越來郡苦疲,遣御所帶方吟味役毛氏豐見城親雲上安慎嚴行督理。越來郡積年苦疲,民少地廣,無力耕耘。上則諸賦缺額,下則欠債甚多,舉郡人民共怠心志,不修農業,極其苦疲。於此,田地奉行、兩惣地頭、下知役、檢者等具備于百姓所授之內,恩准奉還租米一百三十七斛有奇之地等由,稟明朝廷。隨後遣田地奉行逐一查看,果如前所詳,民少地廣,不能盡力于農業。且於土俗之習亦悪而不美。況至宇久田、太工廻、上地三村,比較他村居民尤少,不可稱村,將及顛覆。由是,遣御所帶方吟味役毛氏豐見城親雲上安慎嚴行督理。

本年,太平山島於神宮、靈嶽、寺院上為國家、下為全島禱其安寧。此年,因阿蘭陀船到來,有騷擾國家之意。朝廷經著,於神宮、靈嶽、寺院等處禱告諸神諸佛,求其保佑。太平山島亦傳聞其事,自前三日既禁屠宰漁獵,又為齋戒沐浴。上從員役、下至百姓,皆於神宮、靈嶽、寺院等處焚香禱告。其祝曰:「偶有異國人到來,不勝憂慮。伏乞神佛宜顯威靈,護國庇島,永享昇平」云爾。又於離村、離島所有靈嶽,令其首里大屋子、與人、目差等禱告。又於祥雲寺,合其住持,念經禱告等由,該島在番稟明朝廷。[1]

本年,將應行於天久宮之典禮,都在長壽寺舉行。每年十二月晦日,例有祝部內侍及泊村人士齋宿天久宮之典。時佛朗西人住該寺院,若依例行之,必有妨礙,是以在長壽寺望天久宮行之。且元日暨十五日,有遣官諸寺禱福之典。但天久宮以有前項之妨,亦令在長壽寺望禱。[1]

十一年己巳,五月初二日,與那國島有異國船一隻到來。此日,有白帆異樣海船一隻,駛到祖納村洋面。船上人數十三名,坐駕杉板一隻,撑來古保良濱。即訪其來歷。言語不通,漢字不知,但如別單所開,送給文書一道。折開看得,即知其船與前年駕到八重山島阿蘭陀人毫無差錯。至其本船,在該祖納村洋面巧楫徃來。未幾,日落天昏,不見帆影。至于翌朝,不知去向。但該杉板依舊椗泊,其所坐人數八名,自初三日以至初五日,仍坐杉板;其五名上岸而來,恰有廵看山野模樣。隨即用手比勢,請辭其舉。奈該人等不肯聽從,遂廵行山野,在于各處設建白旗,以千里鏡視察四方。至黃昏時,仍回杉板,以致寐宿。且該人等書寫繪象,請求豚一疋、牛一疋、蕃薯一籠。隨為送給。至初六日,其本船駛到所濱洋面錠泊。異人十一名、華人一名,坐駕杉板一隻撑來上岸。時有與那國與人,其為人也,曾學官話者也。隨訪問來歷。據華人口稱:「大𠸄國船隻,通船人數共二百員名,到八重山島。昨日在于該島開船,今日來到此島,明日廵查山野,後日放洋囬去」等語。遂在該濱設造布屋一座,兩三人輪流,直居布屋。至初七日,𠸄人五名、華人一名上岸,如前所行,廵察山野,建立白旗,以千里鏡遍行察看。至黃昏時,囬到布屋,以致寐宿。於初八日,為備長行囬國之需,請求活豚、活鷄、鷄蛋。隨即發給。是日申刻,毀取布屋,裝載本船開行。至初九日,又復駛到八重山島屬下崎枝村洋面,坐駕杉板一隻撑來上岸。隨著通事訪其來歷。據稱:「吾等前日在此開洋,徃到與那國接載留于該國人數。昨日在該地方開船,仍到此地方。又要在此開船,直到琉球、日本兩國,仍舊回來此地」等語。是日開船,向子丑方駛去等由,併附該𠸄人在與那國島所給文書一道,該島在番稟明朝廷。其文記左:[1]

大船前年到八重山來,個此船係好船。如今徃到別個山去,遲四日回來。小杉板一隻、只布房屋一座人個等在此山,四天方可回去。叫你們不用驚慌,水手十個,一同等在這裡。[1]

大老爺臺前【褊安】[1]

本年五月十五日,有異國海船一隻到來。此日,有異國海船一隻來到那霸洋面。即遣通事訪問來歷。據稱:「係𠸄咭唎國船隻,通船人數共二百員名,既到廣東、呂宋,轉到各海國,來到貴地」等語。此日,有請求牛、豚、羊暨各色物件。即為送給。至十七日午刻,該船頭目率同𠸄人二名,坐駕杉板,來到鳴頭南濱,設造布屋一座,以遠見鏡排置其內,或察海邊,或看天文。至于未刻,收取布屋,囬駕本船。在于申刻,乘東風囬去。但至于七月十六日,又該船隻到來。隨訪來歷。據稱:「已在貴國開船,駕到朝鮮、長崎等處,再來貴國。通船人數亦如前報,共有二百員名」等語。又有請求牛、豚、羊、白米、蔬菜、蕃薯暨各樣物件。隨即送給。於十九日,唐榮鄭氏古波藏親雲上元覲署任地方官,在臨海寺開設酒宴,邀請該船頭目及屬官四名、華人一名為欵待外,交給諸件。該頭目等相共歡喜,歸去本船。至二十日,該頭目帶來綢縀二疋、白絨一疋、藍絨一疋、白子一刀、白布一疋、好酒十二樽、洋刀二把、洋針十枝、棉紗一子、上茶一箱,分給地方官暨各官員等,以致謝禮。本船至于此日申刻在那霸開船,向戌亥方駛去。[1]

本年[3]六月,准久米村添設漢文師一人暨漢文組立寄役一人,更將原所建寄役二人改為漢文組立役,廣教諸生,振勵文風。文章司為職也,原於乾隆二十二年新建漢文組立役一人,兼任著作文章總師。又建漢文組立寄役二人,使其三人教學文章。但文章最難學習,更兼其總師勤職原無年期,交代遲遠。且其寄役無賜祿糈。至講解師設建各處,比昔更多,仕路甚廣。故諸生等志講解師者多專心學習,文藝者鮮矣。今乃諸生如此减少,則日後教誤國家公用也必矣。由是久米村諸大夫暨度支申口等官確加商議,詳明朝廷。隨准所請,將現任漢文組立役併著作文章總師鄭啓廸·池宮城親雲上依旧任職。又將其原所建寄役改為漢文組立役併著作文章師,新選梁得功·富山通事親雲上、鄭宏謨·登川里之子親雲上兩人,充為其職。【賜祿糈六斛,自此年始,任職三年】又新選阮文秀·真榮田里之子親雲上一名,充為漢文組立寄役,兼任著作文章中師【任職三年】。又振勵文風之間,添設漢文師一人,新選魏國香·高嶺里之子親雲上充授其職。【無賜祿糈,任職二年】同該原所建漢文師等職教學文藝,兼授點檢諸凢公用文章。

本年七月初二日,八重山有異國舩一隻到來。其舩錠泊八重山島屬下崎枝村洋面,人數廿五名,坐駕杉板三隻上岸。隨遣通事訪問來歷,書言語不通,漢字不知。該異國人用手比勢,寫繪勢示形,報稱係𠸄咭唎國舩,人數共有六十名等由。既而搬來水樽于田原,臨其流水而汲用。至于黃昏,回去本舩。且該人等從初三日至初四日人數三十名,坐駕杉板三隻撑來該處汲水洗衣,歸去本舩。此時有請求活牛一疋、活鷄、鷄蛋等件。隨即送給。該人等相共歡喜,以行謝禮,併求収領其價銀。隨行固辭,不肯收領。至初六日,向子丑方駛去等由,該島在番稟明朝廷。

本年七月初九日,有異國舩一隻到來。此日有異國舩一隻到來那霸洋面。即遣通事訪問來歷,據稱係𠸄咭唎國舩,通舩人數共六十名,已在廣東開舩,直到八重山島湾泊。又在該島放洋,今來貴國等語。該人畱國之間,屢有請求牛、豚、羊暨応用五金。隨即送給。該頭目等并𠸄人坐駕杉板撑來那霸港口。即遣唐榮大夫、通事等招入臨海寺,既帶來天下圖一幅,交給地方官,以致謝禮,回去本舩。於十九日未刻,唐榮鄭氏古波藏親雲上元觀署任地方官,在臨海寺開設酒宴,邀請其頭目及屬官四名為款待外,另給諸件本舩。至二十日申刻之後,在那霸開洋,向戌亥方駛去。

本年,停止𠸄咭唎國船隻到來本國要量土地。是年,𠸄咭唎人來到本國,無有招災之事。但其所為,恍似該國人來到八重山、太平山試水量地。本年五月,又到與那國試水量地。又有駐劄福建省城大𠸄國領事李太郭將文書一道交給在閩存留通事魏學賢,內云𠸄國戰船平常徃來,趕海盜、探水、度量地方、畫圖等因。由是百官會議,備具憐察小國情由,停止遍廵本國屬島、丈量地方等因,遣撥唐榮大夫、通事等,傳給文書于通事,華人代為轉詳。隨即允其所請。乃曰:「我等至于明年正月之間,亦欲來到貴國。但不量其地,暫致灣泊,看察天文,之後開船回國。貴國官民宜勿驚怕」等語。其文記左:[1]

具稟,署任那霸地方官鄭元覲,為懇乞停止丈量地方、以安人民事。切查上屆癸卯年,據太平、八重兩山各地方報稱,偶有大英國船隻到來,多人上岸,數十日間,廵海環山,探水淺深、量地廣狹。在于英人雖經有禮,在于土民却是心驚胆裂,拋棄素業,極其困疲。又於今年五月,據八重山屬島與那國地方官報稱,事同前因各等由,先後具報前來。伏惟敝國蕞爾蜃疆,所屬諸島亦已褊小,物產不裕,日食難續。每逢風旱之災,益至苦窮之極。統祈大人洞察小邦苦疲之可痛,俯垂大邦恤小之仁慈,停止廵國環島、度量地方之舉,則內自本國、外至屬島人皆安業,頂祝恩澤于無疆矣。切稟。

道光二十五年七月二十日,署任那霸地方官鄭元覲。

本年九月十四日,雷震崇元寺前面下路。此日雷震崇元寺前面下路,其所有松本一株處處剝皮,并打折小枝八條。[1]

本年,接貢船入閩之時,披陳𠸄咭唎國船來到本國事情,移咨于福建布政司。此年夏貢船閩回之時,存留魏學賢將駐劄福建省城大𠸄國領事李太郭文書遵移報于國,內云:該國與本國相能和好,度量地方等事。且上屆癸卯年以來,𠸄國船隻來到八重山、太平山兩島,度量地方。又𠸄人經將文書接給在閩存留通事魏學賢,轉傳本國,有事可據。故該𠸄人在國之時,披陳本國實情,備具文書一道,懇請停止其廵行本國暨屬島丈量地方。隨准所請。又該存留通事魏學賢在閩,經將𠸄人文書報明海防官。若不將𠸄人來到本國事咨明福建布政司,誠恐事實不符。故百官會議,備具𠸄人來到本國事情,咨稱福建布政司,轉詳督撫兩院。其咨文記左:[1]

琉球國中山王尚,為咨明事,照得道光貳拾肆年拾月,據本國屬島太平、八重兩山各地方官先後報稱:上年,有𠸄國船隻到來,數人上岸,廵海環山,試水淺深,量地廣狹。數拾餘日歸去等由。道光貳拾伍年伍月,又據八重山轄下與那國地方官報稱,本月有𠸄國船隻到來,度量地方,不久而去等由。又據在閩存留通事魏學賢報稱,切賢去年到閩之後,有大英國領事李太郭送來文憑賫紙,內開:大英欽命領事正三品駐劄福州李,為與貴國兩相和好,本領事由盡心,願施貴國官民之平安。但大英戰船常徃來趕海盜、探水、度量地方、畫圖,恐貴國官民見戰船懼怕,今特賫來文憑壹紙,若船官要水、菜,均約價錢,公道交易,貴國官民不可拘禮,此照等因。理合報明等由。各到國據此茲查。敝國自古以來臣屬天朝,叨列屏翰,不知該西土人何故到此度量地方。甚懷疑惑。至伍月拾伍日,果有該國船隻到來那霸洋面拋泊。即委員探問來歷,言語不通。內有通事壹名,姓金,名叫朱勝,係廣東香山縣之人。據稱係𠸄咭唎國急頓味叨(口者)所坐船隻,通船共有貳百員名等語。即飭送給牛、羊、鷄、豚、魚、酒、菜、水等件。隨於拾柒日開船回去。又至柒月初玖日,另有該國船隻到來。因其通事不在,即飭用手比勢,畧問來歷。據稱係𠸄咭唎國船隻,通船共有陸拾名,俟該味叨(口者)所坐船隻再來,一同歸去等語。即飭送給所需日用物件。至拾陸日,有味叨(口者)所坐船隻到來,本爵深恐其廵海環山,試水量地,騷動人民,即飭接之以禮、待之以敬。具稟懇乞停止丈量地方之舉。隨允其所請,於貳拾日兩船連䑸開行。伏惟該𠸄人等其心所在難以窺測,雖經長行回國,而至于日後再來滋事也,不可不知。現在愁慮之秋,茲際接貢入閩,合就咨明,為此移咨省司,請煩查照,轉詳【督撫】兩院施行。須至咨者。

右咨

福建等處承宣布政使司

本年,主上拜謁普天間神之時,初詣龍福寺焚香行禮。

本年,造廣寢廟。寢廟原有長二丈、橫二丈三尺九寸,廂長八尺、橫四尺。但因其狹小,改廣廟長二丈八尺一寸、橫八尺五寸,其廂仍舊長八尺、橫四尺。

本年,再建親方總山奉行。杣山林木不可不加意培養。以故崇禎元年,命紫巾官充為總山奉行。又康熙年間,命王子充為總山奉行,加以按司、紫巾官。至于雍正年間,所建各役已行加减。更兼其後經過數十年之久,公用材木比昔甚多,所有杣木遂就憔悴。因是,嘉慶十一年後,又命紫巾官充為總山奉行。至于二十五年,將其總山奉行伊志嶺親方充年頭使者赴于薩州,且當此時杣山諸木欎欎暢茂,故不建,其後缺。但歴二十一年,于茲酉年遇着大風,古來未有如此大風,所有諸木多被吹倒。兼將其林木營造聖廟及西御殿,更兼起造各處公署,費用林木甚多。故被林木槩及憔悴。因此會議,仍旧命紫巾官充為總奉行,不賜役知。

本年,准遷真和志郡古波藏村于兼久原。真和志郡古波藏村原來困疲,百姓人等所授地畝大半抵償欠債,而受地百姓减少,僅存一十一名。其所剩地畝,百姓自不能耕耘,而使他村人租耕其地,奉納貢賦暨諸色雜項。且因百姓减少,至于客歲,亦沠賦土地于他村,奉納御所帶給地、貢賦暨諸凢知行。且該村近隣那霸,造作糖、甘蔗不得栽植村邊近地。徃到遠地栽植,故不能如意培養,屢不成熟,所貢黑糖不敷其數,購買他處,以為賠納。既因如此,在于此村,百姓人等雖是盡心耕耘,勢無變疲就興。乞准遷籍于國場村西方兼久原等情,百姓僉呈,田地奉行、大美御殿大親、惣地頭、地頭地理師、指揮司、檢者、酋長等加具印結,稟明朝廷。隨即允焉。

本年,褒嘉前任瓦太工泉崎村知念筑登之親雲上功勞,賞賜爵位。美津良御嶽拜殿素用欠略,乞以為起盖但在瓦工中無學諳燒其瓦、盖其殿之法者。上屆巳年,改盖該殿之時,著前任瓦太工泉崎村知念筑登之親雲上燒造其瓦,重修其殿。隨該知念自損資財,能加工夫。而後燒瓦盖殿,全辦公務。至于今般,亦重修其殿,懇乞酌賜褒賞等由,該念呈文,瓦奉行加具印結,稟明朝廷。隨賜勢頭銜位,以表其功。

本年,准越來郡罷退檢者,添設指揮司一人。越來郡原來困疲,人居减少,牛馬亦然。上缺諸凢貢賦,下負許多私債,至于土俗亦已頹敗,百姓人等皆墜志氣,怠于農業,極其困疲。而宇久田、太工廻、上地三村窮益添窮,殆入轉覆之地。故兩總地頭暨田地奉行経奉憲令,正在織盡心機挽回疲苦之間,當此之時,不得不嚴加督理,易風移俗,頻勵農業,變疲就旺。但檢者為職也較指揮司官職咸軽小,百姓難服。況又宇久田、太工廻兩村驛亭有時督理諸凢事務,難施指揮之善。今般該檢者例應期滿離任,乞准罷退檢者,添設指揮司一人,分村分頭使其督理等由,田地奉行、兩惣地頭呈許,御物奉行隨該奉行將如其所請,暫添指揮司。至其俸祿,依照檢者之例,飭郡承辦等由,稟于朝廷。隨即允焉。

十二年丙午,重修百浦添殿。重修百浦添殿,本當照吉例,飭行庶各備木,牽運材木。但因咈囒哂國人逗遛本國,攝政浦添王子親到御前謹題,著照舊例,牽運材木。至木遣一欵,嗣後商議,再奏請旨等因。奉旨:「今咈囒哂國人等逗遛本國,更兼年成不雅,世上士民正在苦窮之秋,宜著停止木遣,只許牽運厥材可也等因。欽此。」欽遵曉諭庶臣,只牽運厥材。且又向例,於備木遣運材之日,自木遣人等暨御普請奉行并瓦奉行,以至工人下代等,皆在天界寺松林賞賜赤飯、酒餚。但至今次,着令各村停止木遣,只如例牽運材木。故於九月二十一日告成之大慶,除傳召首里三平等、那霸四町、久米府、泊村官役人等賀賜筵宴之外,將各士家各五名、無系各三名,暨木惣大工、瓦大工等召入南殿御番所并君誇等處,賞賜赤飯、酒餚,以示慶典。[1]

本年,改築王城外圍御厩後垣,併叠築城垣各低處。御厩後城垣已因叠石就弱,興工改築。且城垣各低處恐有異國人等侵登,命有司築堞為高。[1]

本年[4]三月十四日,雷震廬居久志郡有銘村久米村幸地通事親雲上宅內。此日因大雨降,近邊農民等工具男女七八人為避其雨。藏集幸地家。此時乍有雷震其家,於該人數之內二名遇着雷烟,少痛手足。且其餘人等皆無被烟痛身者。

本年,褒嘉西村嘉敷筑登之伯祖母長命,以賜品物。嘉敷伯祖母年登九十七歲,身體康健,動止猶壯。該親戚并該子孫等詳報朝廷。隨賞其罕世之壽,賜綿子一把、島紬二端,以示盛典。

本年,准國頭郡加建下知役一人。國頭郡積年困疲,拖欠年貢及諸雜物等件,百姓已及困窮。至于邊户、楚洌兩村憔悴最甚,多滯年貢諸賦。且於土俗之習亦就頹靡。當此之時,不可不嚴加檢束、改正風俗、挽起居民之疲。但其郡屬村相遠,約有十五里餘之遠。則只將下知役一人之力不能巡徃各村施行萬樣之教。乞罷退檢者,加建下知役一人,分郡二面。而自下知役以至各役亦行分頭勵盡精力指揮,所管各村等由,取納奉行、田地奉行暨兩惣地頭、下知役等稟明朝廷。又為前事度支官等稟稱職等議得,該田地奉行等所請甚有道理,似應今一次准其所請加建下知役一人,善行指揮,拖囬其疲。而其俸米,照檢者例,着令該郡以為調辦。至其檢者,明年十二月𤓰期已滿,自其時行罷退可也等由,稟明朝廷。隨即准焉。

本年,褒嘉知念郡及久米、那霸兩府并座間味、渡嘉敷兩郡人民功勞,賜各爵位。本國特撥飛船兩隻,將異國人情狀告報薩州。船上人數共計一十六名,徃來勵精勤職,全竣緊急之公用。法司具題,賞知念郡人一名,陞黃冠位;又賞久米村人一名、泉崎村人二名、座間味郡人三名,各陞筑登之座敷位;又賞西村人一名、若狹町村人一名、泉崎村人一名、座間味郡人二名、渡嘉敷郡人一名、知念郡人三名,各陞紅帽位,以表其功。[1]

本年,歡會、久慶、繼世等三門新設重扉,以固城門。此年,因異國人等屢次走上首里,徘徊王城近邊,故于歡會門、久慶門、繼世門新設重扉,以固城門。[1]

本年,褒嘉小祿郡大嶺掟金城等功,賜各爵位。此年五月,有咈囒哂國舩一隻駛到小祿郡大嶺村洋面。偶擱暗礁,殆至覆沒。時有大嶺掟金城眼擊其難,即刻呼集本村百姓人等。更集其村所有小舟并諸方來會小舟。又有本村赤嶺筑登之、上原筑登之兩人,原來練熟海水,故携該兩人坐駕小舟,率其所集小舟數十餘隻撑赴咈船之前。該咈人等目擊其小舟撑來,即自三四十間許浮流長繩,招進小舟。故登咈訪問來歷。言語不通,該人等極其慌忙,用手比勢,已有請求救其危難模樣。該金城意謂今已如此,必有船身損處。即令赤嶺、上原兩人深沉海中,遍行查看,猶無損壞。但思該船若不自艫投錠以致繫畱,難以保全。即用手比勢,告示其由。是以咈人十二名及赤嶺、上原兩人相共戮力,將其鉄繩裝載杉板。兩隻投下海中,繫畱本舩,方免其危。且該處所係風波猛起之場。此時,該杉板兩隻被波覆沒。正在萬死一生之間,該金城又復盡心竭力,打撥小舟,以致極助。但該人數之內咈人一名被捲去,不知踪影。該金城因風波少靜,即向咈人用手告曉我等要暫囬陸再來之意。仍坐小舟上岸,將其情由逐一報明管官。隨即打撥小舟,坐駕通事各役及貢舩水梢等,使該金城為之引導,撑到咈舩,以為料理。即咈人等歡喜,向對金城用手比勢鳴謝。而至翌朝,咈舩下礁,得以無恙等由,駐劄該村度支申口等官報明朝廷。該咈舩頭目已承金城等救危之恩,故請見總理官當面鳴謝。且此時另有咈國舩隻湾泊運天津,其舩大總兵亦向總理官厚致謝禮。今金城等於咈國舩隻到來本國,多致騷擾之間,勵精料理,救濟其危,全協本國禮待咈人之宜,其功可嘉。因此賞金城,陞筑登之坐敷位,並賜中布二端。又賞赤嶺、上原二名,賜各黃冠,以表其功。

本年三月十七日,久米仲里郡阿嘉村洋面有異國舩一隻到來。其舩駛到阿嘉村三里許洋面。人數十七名,坐駕杉板三隻撑來。該濱言語不通,漢字不知,用手比勢,請求牛五疋。隨給牛二疋。但見其勢尚似不足。乃不得已,加給二疋。即載杉板,駕回本舩。至于翌朝,向亥子方駛去。其舩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

本年四月初五日,久米仲里郡真謝村洋面有異國舩一隻到來。其舩駛到真謝村二里許洋面,人數六名,坐駕杉板一隻撑來該浦上岸。言語不通,漢字不知,用手比勢,有求牛模樣。隨給二疋,心猶不安,而不回去。乃不得已,亦加給一疋。即載杉板,駕回本舩,向子方去。其舩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

本年四月初八日,久米具志川郡兼城村洋面有異國舩一隻到來。其舩駛到兼城村三里許洋面,人數十八名,坐駕杉板三隻撑來該郡嘉手苅,用手比勢,有求牛模樣。隨即送給二疋。即載杉板,駕回本舩開去。未幾,日落天昏,不見其𢖾影。而至次日不知去向。舩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

本年四月二十六日,今歸仁郡古宇利村洋面有異國舩一隻到來。其舩湾泊古宇利村二三里許洋面,人數六名,坐駕杉板三隻撑來上岸,用手比勢,請求牛、羊、蔬菜等件。隨給牛一疋、羊二疋、蒜二升五合、荖蕎四斗。即回本舩。至翌二十七日,又該人數八名,坐駕杉板一隻撑來上岸,求蕃薯等物。隨給蕃薯二十觔、荖蕎一斗。即回本舩,遂向亥子方駛去。舩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

本年十月二十七日,久志郡汀間村洋面有異國船一隻到來。其船駛到汀間村二十八九丁許洋面,人數十五名坐駕杉板二隻撑來其濱。言語不通,漢字不知,用手比勢,請求蕃薯。隨行給與。即歸本船,向午未方駛去。其船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1]

本年十一月十一日,久米仲里郡屬下儀間村洋面有異國船一隻到來。其船駛到儀間村大口外二里許洋面,人數十名坐駕杉板二隻,撑來嘉手苅濱上岸,用手比勢,請求耕牛。即行推辭。但因該異國人不肯聽從,遂發給耕牛二疋,用手示回之意。該異國人尚以不足,多方用手比勢,另求二疋。乃不得已,以為加給。因此該人送來西洋白色棉布一疋、黑色棉布一疋,以致謝禮。隨行固辭,不肯收領。該異國人勒置布疋,將該牛四疋裝載杉板,駕回本船,向申酉方駛去。其船形人相,對看繪圖,恰似阿蘭陀。[1]

十三年丁未二月初三日,宮古島風雨大作,吹倒房屋。此日卯刻下雨,至晚,乍聞來自申方颯颯,恰似浪音。未幾,暴風吹倒佐和田驛一户織布、房屋四户、壯丁房屋七户,共計一十二户。除此之外,另無奇事。

本年,將於波上山宮當行之典禮在東龍寺舉行焉。每年十二月除夕,例有大夫、祝部、內侍及那霸人士齋宿波上山宮之典。但因𠸄咭唎人住該寺院,乃在東龍寺望波上山宮舉行齋宿之典。且元旦暨十五日,有遣官諸寺禱福之典。只以波上山宮有前項之碍,亦令在東龍寺望禱。[1]

本年,久米島屢有西洋夷船到來。此年二月十六日,有西洋夷船一隻,駕到久米仲里郡儀間大口洋面一里許。既而有八名坐駕杉板一隻,來濱上岸,用手比勢,請求活牛。該島人再三推辭,而不肯聽從。乃無法推辭,發給活牛二疋,立即歸去,至于本船。薄暮,向酉戌方駕去。三月十一日,又有西洋夷船一隻駕到該郡儀間大口洋面三里許。竟將一十四名分駕杉板二隻來濱上岸,用手比勢,像有求牛、羊、鷄。該島人推辭,而不肯聽從。遍行村中及田野,強取蔬菜物類,歸集于濱。遂給活牛二疋、活羊二疋、活鷄二隻。該夷乃將西洋花布二切致謝。即行同辭,而不肯聽從,勒置布疋,將牛羊等裝載杉板,駕回本舩。至天暮之時,向申酉方駛去。二十六日,又有西洋夷船一隻,駕到久米具志川郡番呢瀨洋面三里許。竟將二十七名分坐杉板四隻,撑來大田村濱上岸,滿處廵行,強取蔬菜物類。既而用手比勢,像有求牛羊。該島人推辭,而不肯聽從,却有強取牛羊行狀。乃無法請辭,發給活牛四疋、活羊四疋。該夷乃將西洋花布六切致謝。隨即行固辭,而不肯聽從,勒置布疋,歸到本船。至于申刻,向戌亥方駛去。四月初九日,又有西洋夷船一隻,到久米仲里郡真泊洋面三里許,巧駕徃來,竟將一十二名分駕杉板二隻,來濱上岸,用手比勢,有求牛之狀。該島人推辭,而不肯聽從,却有犯入村中之狀。乃無奈發給或牛二疋。該夷乃將西洋花布一端,併汗褡一領致謝。隨即行固辭,而不肯聽從,勒置其件。酉刻駕回,至于本船開去。時已入夜,不知去向。[1]

本年二月十二日,宮古島來間村洋面有西洋夷船一隻到來。其船在來間村洋面一里許,巧駕徃來。竟有一十二名分駕杉板二隻,撑來于離嶼伊良部村川尾泊上岸。該島人即用手比勢,訪問來由。該夷即繪鯨形,曰:「要捕此物。」旦右手比勢,有要廵覲村中之狀。隨即請辭其舉。乃繪鷄蛋、活猪、蕃薯之圖,比勢請給。該島人見不便推辭,發給鷄蛋二十五個、活猪一疋、蕃薯九十觔。該夷乃選藍色棉布一切致謝。即行固辭,而固執不聽。勒置布疋,駕回本船,向申酉方駛去。[1]

本年四月初六日,八重山島船越村東方洋面,有西洋夷船一隻到來。其船駕到該島船越村東方洋面一里許,乃將十三名分坐杉板二隻,來濱上岸。而言語不通,即用手比勢,像有求牛、鷄。隨給蕃薯五十觔、活牛一疋、活鷄四隻。即回本船,向丑寅方駛去。[1]

本年四月初九日,粟國島東方渡地浦有西洋夷船一隻到來。其船駕到該島東方渡地浦,乃將二十三名分坐杉板三隻,撑來上岸。用手比勢,請求牛、羊、麦。隨給活牛三疋、活羊二疋、小麦二包。而不為足,却有犯入村中之狀。乃無奈,更給活牛三疋、活羊四疋、小麦四包、烟葉二十觔、蒜三觔、薤三升。即回本船,向申酉方駛去。[1]

本年,褒嘉伊平屋島地頭代名嘉親雲上、仲田村伊禮筑登之、我喜屋筑登之功勞,以賜爵位。伊平屋島仲田村因為原來困疲,不但人民、牛馬减少,至于農器亦不敷用。該百姓人等耕其受地,實非力所及。內將六人所受之地,雖經沠授諸見村以為代辦,然至所餘地畝亦不能盡耕,多致拋盡。是以百姓人等極其貧苦,日食難續,而所欠貢米共計一百三十石有奇。所負私債亦及許多,百姓墜志氣,農桑諸務既致怠慢,民風土俗又就頹敗。幸有地頭代名嘉暨本村伊禮、我喜屋任下知人,臨任以來,諸凢事務,候議指揮司暨檢者、細諭百姓人等,改舊俗,就善美。且多備農器,授給百姓,以使凢百稼穡不遺農時。從時厥後,日食足裕,而所有貢賦照額完納。又克着百姓開墾拋荒水田六千七百二十二坪,贖回所典田圃共六千七百七十四坪許。合算其所獲折米,已及一百零五石餘。又理山林,鬻材木,殖獲銅錢五千貫餘文,撮合其所獲,以納清所欠貢賦。又以贖回鬻身人民男女共計三十餘名。又以置備牛馬共一十五疋。又以還清所借米錢,以貽益島中。又以增造人家一十六軒,百姓受地分數亦自就輕少,漸致富饒。因此贖回前日所授諸見村地畝,仍舊自耕。所有貢米,每年照額納清。又本郡杣山之內,漢儀名山、面名山暨通水山,有屬竹籍共及憔悴。該嘉等加心盡慮,加其培養,善其守護。不啻今日致暢茂,抑且逐年增植。又勸村人廣畜蠶子,獲綿子四十餘把,以墊賦稅。又所云屋那霸離島有九百餘坪之地畝,多年拋荒,未得耕耘。該嘉等着機村中群民,墾開其地,以作稼圃。又該屋那霸島原有井一口,泉水弱小,不敷日用。一逢小旱,遠賴內地,聊為汲用,儘有不便。又伊是名村東野有天水田、稻苗田,專賴天澤,以為耕種。雖逢小旱魃,其水易涸,不便播種。該嘉等飭出村中群民,在山田原東邊之堤井築畦橫三丈五尺、高一丈。且於其地上之池築畦橫三丈、高五尺。且於其地西邊之池築畦橫二丈、高七尺五寸。量各堤池,其長有自七丈五尺以至十五丈者,從時厥後,田有水道之通,將八千八百餘坪之田,永成水田每年栽稻播種,不賴天澤,永貽利于村中。舉村人等僉謂:「該嘉等如此指揮,日後必有變疲就興,共致感服。」于是,該村頭目、百姓等乞酌賜褒賞呈稱,取納奉行、高奉行、大美御殿大親、署總司、指揮司、檢者、酋長等加具印結,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褒嘉其功,賞名嘉,賜座敷位;賞伊禮、我喜屋兩人,各賜黃冠,以昭盛典。[1]

本年,褒嘉久米具志川郡前地頭代上江洌善行,以賜爵位。久米具志川郡於上屆未年,有痳疹流行。而至子年,痘瘡流行,加以飢饉,百姓貧苦。每逢其流行,有無力療治者。幸有前地頭代上江洌動發藥財,分給窮民。且發出蕃薯二萬觔許,看家資之厚薄,察人數之多寡,或借給而不取利息,或賣給而寬還償,或發賣而低其價,以資療治。又奉納貢賦之時,或有郡民無力納賦者,即借大米,藺楮等件,完其貢賦,而免利息。又該郡前年頻遭風旱,百姓貧苦,饔飱難繼。該洲發出大米二石五斗、蕃薯千四百觔、鉄樹五千觔,或借給免息,或賣給而遲還價,或低價發賣。不但此也,更見極其貧苦者,即直惠給,不収價錢。又平日見有治病無力者,即頒惠大米、豆醬、藥財等件,以助療資。又伊先父上江洲在世之時,常貯素棉布、練蕉布、間板等物,遇有郡民貧乏、送葬乏資者,即動發所貯物件,借之惠之,以全葬禮。至于諸子,上江洲亦善繼父志,周濟郡民,不異于父。又見有胥役之內貧而裝粉不備者,酌量時節,惠與衣裳,以使得辦公之便。又該郡因多年困疲,百姓勞苦。總司等令該洲為指揮小司,從時厥後,盡心發慮,善加指揮,鼓舞諸役百姓,使其各致感服。于是,在番胥役、頭目等乞酌賜褒賞呈稱,高奉行、中城御殿大親總司等加具印結,稟明朝廷。法司奏王。褒嘉其行,賜坐敷位,以示恩典。

本年,准宮古島在番筆者踰期畱任。該島在番筆者江德功·儀武筑登之親雲上息統例應明年期滿離任。惟是該島所有杣山近年以來甚就憔悴。該武赴島之下,即兼任杣山惣主取,將凢養林之事,各依其法,善加指揮。更栽植松樹,其萌糵之暢倍于昔日。但因該武本職事務繁冗,難以偏管山林。該管役等學習其法,猶有不及者。于是有該島頭目乞將該儀武迄下屆戌年淹畱本島,親教栽植樹木、生長山林、布施令禁等事呈稱,在番暨筆者加其印結,稟請朝廷。法司奏王,允焉。至于其報功之典,亦准酌其勤勞,以行舉庸。

本年,始准在宮古島設立講解師。此年,宮古島呈請准設立講解師一人,以廣教化。將其交代限定三年。至其勳勞,酌功舉庸等由,法司奏王,允焉。隨命向依義·與世田里之子親雲上朝紀為講解師,以赴該島。

本年五月,許仍舊爬龍舟赴豐見城。每年五月初四日,例行爬龍舟。之因佛、𠸄夷人逗遛本國,上屆辰年以來停止爬之。但爬龍舟一欵,係國家舊禮。乃將此事永行停止,於理不妥。然若依照舊例,終日爭爬,羣集瞧見,恐入該夷之眼,而有所妨碍。該夷留國之間,只許當其日早辰爬到豐見城,仍行舊禮。禮畢即歸來,不赴霸江。而上從監守員役、下至本國人民,停止其羣集瞧見。[1]

本年,准南風原郡山川村迁村于旧籍。此村原籍先年其風水不善之由,請朝命,已迁籍于今村川田原,以為村落。從時厥後,生齒不繁,百姓漸疲,不勝勞苦之嘆。由是延請地理師見其風水,即云旧村籍地理甚善,宜迁村居住等語。于是有舉村百姓乞准迁村于原籍呈稱,田地奉行、大美御殿大親、惣地頭、地頭地理師、檢者、酋長等加具印結,稟明朝廷。法司奏王,允焉。

本年,在八重山額外設在番筆者一人。伊丕顯·嘉陽親雲上正元充為八重山島在番,俟至來春,應進赴該島。但該島現任在番頭目、員役等為貢賦暨闢地之事各有異見,詳報朝廷。而該島遠隔海洋,諸凢事務難以決斷。于是朝廷額外選筆者一人,今年附隨嘉陽以赴該島。[1]

本年,命武氏缽嶺親雲上喜英為姑米島辦公係役。該嶺自上屆子年以至去年畱在該島,施行指揮凡七年,深識島中情狀。且為島謀圖,諸務都屬妥當。由是朝廷命該嶺一兩年之間為該島辦公係役,將諸凢貢賦、種種公務都使該嶺在國教之。而至其報功,亦准同諸奉行役一律舉庸。

本年,准花奉行勤職年期改定一年。花奉行勤職年期,上屆酉年以來一時行權限定五年。若如此通行,則輪流久遠,致妨仕進。于是朝廷允准全勤二年,交代解任。

本年,粟國島有鶴二隻飛來。此年冬,粟國島有鶴二隻飛來。內一隻白色、一隻灰色。至翌年春飛去。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節。
  2. 此後所附的條約內容,均不見於日本內閣文庫藏本。
  3.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首句作「十一年乙巳」五字,筑波大學藏本則作「本年」二字。
  4.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首句作「十二年丙午」五字,筑波大學藏本則作「本年」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