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卷之十二

卷之十一 球陽記事
卷之十二
尚敬王
自十七年起至二十年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卷之十三

目錄编辑

尚敬王编辑

十七年,國殿寶座改設于正中。國殿規模,原設王座于偏隅,而君臣之分似不得正。由是令按司向良顯【伊江按司朝良】、向其聖【目取真親方朝儀】等重修國殿之便,改設于正中,而上下之分燦然以明。

東西阿佐那晝夜撞鐘,且禁夜半撞鐘。徃昔以來,至于夜半,自禁城至諸寺院悉皆撞鐘,以報半夜。是年,禁止其撞鐘。且東西阿佐那晝夜撞鐘,令人知時刻也。

改定七月十四日王幸于宗廟,以裁七月初七日幸行三个寺及大美殿之禮。自徃昔時,每年七月初七日,王行幸圓覺廟、天王廟、天界廟,以拜先王神主;後亦幸大美殿,時賜麵于扈從群臣。至于是年,始定七月十四日王率百官拜謁其三廟,十五日王妃亦為拜謁,以裁其初七日之禮。

改定七月初七日當官凉國王衣冠。自徃古以來,唐榮官員七位【長史一員、黃冠二員、通事二員、秀才二員】進下庫理晒凉國王衣冠。是年,改令當官晒其衣冠。只長史一員進至國殿,督理其事,裁去唐榮官員六員。

諭定群臣每逢朔望、五位節皆帶朝冠著衣而見朝。[1]

裁去大世閉開之禮。每年六月朔日時大開城門,暫時亦閉,以為其禮。諺之,此為迎按福神至義也。然未知何代而始也。至于是年,始裁去其禮。[1]

改定元旦、冬至前一日朝晨演禮于天界寺。除夜及冬至前一日,法司官一員、御鎖側等奉命前至天界寺,以為演禮。唐榮士官贊禮數員,演禮已畢,皆宿其寺。至于其年,改定其日朝晨只為演禮,而裁其宿寺之禮。[1]

裁去總橫目,而寺社奉行兼理其事。

始裁下庫理當官三員、里之子三員、花當三人。徃昔之世,國殿下庫理有當官十二員,後亦减為九員。今裁三員,共計六員。且里之子、花當各有九員,亦裁少其三員,今改定各六員。

始裁勢頭並筑登之三員。徃昔之世,勢頭有十二引,或有十四引。至于近世,改為九員。今裁去三員,共計六員。且筑登之素有九員,亦裁少三員,改定六員。

始裁山留之禁。自徃古時,每年自四月朔日迄五月晦日,謂之山留,而人不許鉦鼓並入山林伐木與入江河漁魚、及婦女遊于海邊。若有人犯此禁制,則大風驟起,吹害五穀,放此人皆不敢犯邊,以致齋戒之義也。一説曰:斧斤以時入山林,數罟以時入江河,不敢放肆之義也。二説不知孰是。至於是年,始裁此禁制焉。[1]

首里翁欽忠等改修庇謝橋。北谷、讀谷山之間有一大川,迋古以來設為木杠,以通徃來,名曰庇謝橋。然而易壞易爛,屢加修葺。康熙丙申,改修石橋二座,其北杠二座未盡改之,姑仍舊貫,攻之修之。至于其年,五穀豐登,四民鼓腹。遂以斯橋非久施之設,王令翁欽忠【宮城親方忠真】、馬文彬【富島親雲上良連】等重修石橋一座。且北杠二座,築石改修。從茲之後,人民免修造之役也。

始裁國書院小赤頭六員。自徃昔時,國書院有兒童內使十二員。而其內六員稱里之子,六員稱小赤頭。至于是年,始裁其小赤頭六員。

始定御系圖座、山奉行所、寺社座、惣橫目座、大與座各官受其職皆亦拜謝。前此惟是數座自王子至中取受其職者,或拜謝,或不謝。至是年七月,奏定亦拜謝。

聖誕賜位士臣不限員數。聖誕之時,賜位百官,例限九十六人。今士家蘩衍,由是每年六月賜位或二百餘人,或八九十人。只酌時宜,而不限其員數。[1]

始置大與座于城內。原是康熙十年始設大與頭于首里三平等,無座,而又各立小與頭,始,使聽爭財之訟。茲始置大與座于城內,專掌札改切支丹宗門,象士嬰死生併首里、泊、那霸、久米村爭財訟事。乃改設奉行王子一員、按司一員、親方一員,中取二員,筆者二人。[1]

収養畫童殷元良於禁中。首里殷元良【仲松眞牛庸昌】,性好丹青。七歲父令始學字書,即偷學畫譜。至九歲,其畫含神。至十二歲,其名大著。王上召入試之,果畫品不凢,即収養之於禁中,以備使令。

嚴禁宰牛、屠猪、設赤飯宴以行葬禮。原國俗葬禮大奢,不顧家之有無,只盡家財,以耀人目,方為盡孝。是以或宰牛,或屠猪,在墓侑酒于客,回家開赤飯宴,以待親戚,甚失哀心,無所不為。因致家敗者比比也。于是始立罰法嚴禁。自此陋俗乃變。

改造小口斗,以行國中。原國中用大口斗,因量者巧拙,有差不少,是以改用小口斗。自此量者不能用巧,而各得公造。

改定王上夏用圓領紗袍。原不分夏冬,王用圓領縀袍。于是改定,夏用紗,冬用縀。

始停圓覺寺、崇元寺之社參。設參者,即令每年正月元日、十五日,衆官三百十一人騎馬詣于諸寺祈福是也。朝議,正月元日、十五日,王遣法司官等行香于圓覺寺,況是國廟,而乃社參人亦詣拜祈福者,固非禮矣。又崇元寺者,歷代國廟也。社參人便路祈福于此者,亦非禮也。乃題請停之。

始定每年正月初二日、七月十四日自王子至吟味官詣天王寺拜先王妃。

始定龍福寺、安國寺、慈眼院、慎終菴谷寺給知行十二石。[1]

立御茶屋裁取歌絃春大鼓供興,又改點燈徹夜為二更之限。按舊冊:先王祭期之年七月盆中【自十三日至十五日,俗叫盆。】,於法堂盛具祭品而奉祀,謂之立御茶屋。是時,召集善歌絃者,外有家來赤頭供役替代。時為春太鼓【戲名】,以供興于神主。又點奇巧燈,通夜如盡。至是年議題,除香案蠟燭外,百燈至二更則滅之。歌絃及春大鼓戲,是褻凟先王,非禮也。乃截去。[1]

奧武村大城墾開水田于白水川,以應村用。玉城間切奧村村旧地窄狹,居民貧弱。且呈墾開水田于白水川,民憚其勞,延挨六年未起工矣。大城自為開田之首,率領村人,用力于本分之餘,比及三年而成其功。每年得米二石五斗,足應村用。[1]

改定殿庭以北為貴,下庫理以南為貴。舊典,百官朝班之時,殿庭、下庫理皆以北為貴。是年改定如此。

改定官品並僧位。正一品紫地併綠地五彩花冠親方。從一品紫地浮花冠親方併法司官。正二品法司官銜並紫衣僧。從二品紫冠親方並紫袈裟僧。正三品申口官並黃衣公寺住僧。從三品申口官銜並黃衣僧。正四品吟味官並黃袈裟公寺住僧。從四品座敷官並黃袈裟僧。正五品當官並綠袈裟公寺住僧。從五品當官銜並侶袈裟僧。正六品勢頭官。從六品勢頭官銜。正七品里之子親雲上。從七品筑登之親雲上。正八品里之子。從八品若里之子。正九品筑登之。從九品筑登之官銜。

始停御法事時國母、王妃並王子、宗族親者及法司輪獻御食籠、神酒于其先王神主。

始加御船手座筆者二員。御船手座素有大屋子二員、筆者二員。至于近世,事務繁冗,難以辦理。由是始加其筆者二員,共計筆者四員。

始裁螺赤頭奉行。螺赤頭奉行事務甚少,由是裁去此職,而鍛冶奉行兼授其事。

始裁鎖之大屋子。鎖之大屋子事務甚少,由是裁去其職,而其公務盡授評定所里之子。

始給大臺所相附庖丁俸米。大臺所素有庖丁三人,以調佳節御盆嘉那志並上好御饌,盡授御料理座,以為烹調。由是裁去其一員,而其餘二員各賜俸米乙石五斗,永著為例。

始裁若秀才年俸。唐榮之士擢若秀才【素稱子和部】,年賜俸米五斗,以供筆資。是年裁去其俸米。[1]

始裁去大臺所庫理當並錢御藏兄部衣服飯米。自徃昔時,大臺所庫理當並錢御藏兄部每年各賜衣服飯米。至于是年,照諸藏手代之例,裁去其衣裳飯米,而年賜俸米。

改定聖誕日國相及王子並法司隨士陞位。自往昔時,國相、王子、法司貢賦之士,隔乎出授諸藏役。然而國貴貢稅專授御物奉行為辦理。由是直擢其供應之士,難授後職。況國相、王子、法司等,若無跟隨之士,出行公務之時使令甚缺。於是乎恭具其緣由,請乞聖誕日期賜位額數之事。幸蒙准允,改定國相隨士三人、王子弟及法司隨士各二人陞位。永著為例。[1]

改定國王及王妃拜謁三廟日期。正月初二日,國王拜謁圓覺寺、天王寺、天界寺先王及妃神主,次百官亦拜謁圓覺寺、天王寺。初三日,王妃並翁主及王親族婦女等拜謁其三廟。

改定拜授采地知行者及其嫡長任職時賜年俸。素授采地知行者及賜知行四十石以上者,嫡長擢授官職,而無給年俸。至于是年改定,不論采地知行之多少,授役職時,即給俸米。永著為例。

始裁每年正、五、九月知事僧祭大臺所竈神。自徃昔時,每年正月、五月、九月三个月擇吉日,令波上山知事僧恭供祭品,誦經設壇,祭祝大臺所竈神。至于是年,裁其祭禮。[1]

奧邑宮城神里加栽鐵樹於奧邑,深蒙褒獎,頂戴黃冠。國頭郡奧邑金城小祿,俱徃邊户邑取來鐵樹,始種于奧邑,以補飲食之缺。其男宮城神里等追繼父志,克竭心力,培養鐵樹,已致蕃衍。康熙己丑年,大饑饉,人民餓莩。雍正乙巳、丙午年間,五穀不登,民亦失食。彼二名砍取鐵樹,給發國頭大宜味郡,並久志郡川田、平良邑,恩納郡安富祖、名嘉真邑,以為賑救。至于是年,徧發鐵樹種,分給國頭府九郡,預供凶荒之用。

始掛鳳麟畫于下庫理左右床上。國殿下庫理左右之床素掛彌勒並壽星之畫幅,又揷生花。至于是年,始改鳳凰、麒麟之畫,並改揷金梧桐及竹枝于瓶上,以為恒飾。

山奉行兼理假屋事務,加設筆者一員。自徃昔時,平等官員輪流更番,限期一年,掌管假屋事務。至于是年,將其事務兼授山奉行。而山奉行所亦事務繁冗,難以兼理。由是始加筆者一員,兼理假屋之事。

始裁每月例獻御湯並佳節賀饌。自徃昔時,每月例獻御湯粉【叫炒米粉】三升、漿米三升。御時那遠理。且正月朔望、人日、冬至、聖誕日、屋宇嘉日,例獻御祝御盆二通。上巳、端午等節、鬼餅日,例獻御祝御盆及御酢菜。稻穗祭及大祭日、八朔日、歲末、御祝日,例獻御祝御盆一通。柴指日、年浴日、除夜,例獻御祝御盆二通。重九日,例獻御祝御盆一通及上好,並上及中御饌,並白繩、御有楊梅【俗叫山桃】、椎寶等御初【出于諸郡】、石鮔【出渡名喜出沙】毛魚筆御初、蒜子【出于諸邑】、金桔【俗叫金九年母,出佐敷郡】。正月十五日、八朔日,獻那霸町御捧。至于是年,年浴日、柴指日、除夜,除其御盆一通之外,一齊裁去。[1]

改字國殿唐玻豐。素以唐玻豐與唐破風音聲相似,誤書唐破風。由是改字曰唐玻豐。[1]

始裁國殿梁上貼不動金像。自徃昔時,重修國殿,即令銅匠製成不動金像。至告成時,聖家僧誦經設壇,札與其像,貼乎梁上。是年始裁不動金像。

始裁仲秋拜月。每年八月十五日夜,自古於內院及殿庭恭備祭品,待月拜禮。是年裁去其月拜。[1]

始賣嘉真榮宅,並裁去佐加波伊阿母及宇葉武阿母。嘉真榮宅在首里赤平邑上橋邊。昔此二阿母住居於此宅,日煮米飯,以飼禁中宮女。今番賣去其宅,故此其阿母亦以裁去焉。[1]

始裁七月盆御捧、八朔御捧獻上聞得大君宮。每年七月中旬,豐見城郡、兼城郡獻上於聞得大君御殿,八月朔日,與那城、勝連、喜屋武等獻上聞得大君御殿,叫之曰御捧。是年始裁其御捧。【今為知獻何物。】[1]

始减繪師二人。自素畫士有主取一員、繪師六人。至于是年,始减繪師二人,將其俸米均加其餘員,以為勸勵。

始裁知念城、仲城城內之殿。自疇昔時,知念城內修造一殿,世致重修,以為行禮之所。今年為風被壞,由是裁去其殿。且仲城城內亦修造一殿,以為舊蹟。至于是年,亦裁其殿。伹郡內人民仍造一瓦屋,以仲城驛矣。

始裁仲秋拜月。每年八月十五日夜,自古於內院及殿庭恭備祭品,待月拜禮。是年裁去其月拜。[1]

始賣嘉真榮宅,並裁去佐加波伊阿母及宇葉武阿母。嘉真榮宅在首里赤平邑上橋邊。昔此二阿母住居於此宅,日煮米飯,以飼禁中宮女。今番賣去其宅,故此其阿母亦以裁去焉。[1]

始裁七月盆御捧、八朔御捧獻上聞得大君宮。每年七月中旬,豐見城郡、兼城郡獻上於聞得大君御殿,八月朔日,與那城、勝連、喜屋武等獻上聞得大君御殿,叫之曰御捧。是年始裁其御捧。【今為知獻何物。】[1]

始加平等所大屋子一員。

始裁三十三拜、九拜禮。自徃古時,為祈福時,先行四拜,次為三十三拜,又次九拜。至于是年,始裁其三十三拜、九拜等,以定四拜禮。[1]

始許宮古、八重山役人纂修家譜及賜用覆姓。宮古、八重山之人無有家譜。歴過數世,昭穆已亂親疎匪知,而系統沠流,祖宗功德未曾詳明。由是令其役人各修家譜。且賜覆姓並名乘,不敢用諱名。永垂後世,以為傳家至寶。[1]

始免宮古、八重山在番生子賦稅、夫役。宮古、八重山人,嫡子、次男外,屢納賦稅,服為夫役。由是其在番生子,共他島亦有賦稅、夫役。今番改定,在番至于歸朝,將其所產之子題奏載家譜者,即照彼島役人嫡男、次男之例,始免貢賦、丁錢。且亦中山之士流在他島,亦生男產児嬰,雖載各家譜,不免其賦稅、夫役。他島役人設妾于他邑產子亦然。[1]

始裁長月御崇及四度四品御物叅之禮。二月之間恭擇吉旦,為長月御崇。前一夜戌時,於真壁殿內、儀保殿內有夜崇祭。其望日,百官及諸郡邑並外島之長及有位者,恭整衣冠,拜詣各處諸神之前,以祈聖主萬歲、子孫綿延、物阜民樂、國泰海晏也。其願文皆以番字述之。若用漢字改正之,恐失本韻,故不敢正焉。三月、八月之間,謹擇令辰,以為四度物叅。其四度日,勢頭九員、筑登之九員、里主部及家來赤頭八十一員、三番親雲上二十七人,分十四人,以為九隊,到各處神前以為拜禮四次而禱福焉。故名曰四度物叅。三月、八月之間,必撰吉旦,且令百官到各處神前為國家禱福焉。此日有百人以為祈福,有順禮以為祈福,有百度以為祈福,以七度以為祈福者,名之曰四品物叅。至于是年,裁去其三物叅之事。[1]

始停邊户今歸仁百人御物叅。正月吉日,遣下庫理當一員,或遣其勢頭一員,至國頭邊户今歸仁處祈百福,亦謂之曰百人御物叅。至于是年,停其遣使祈福。[1]

始禁國王及王子、按司、親方時時換用朝冠,以定百官用朝衣冠,或用朝冠色衣。國王及王子、按司、親方素有其品級衣冠,以定尊卑之分。然而其冠時時換用,似乎未一而定。窃按其規,國王多用赤地錦五彩浮織冠;若正、五、九月拜謁各處神社並諸僧授職拜謝時,只用紫地錦五彩浮織冠;每月朔望日,用黃地錦五彩浮織冠;祈甘雨時,用青地金五彩浮織冠。王子、按司、親方,各至元旦、正月十五日,悉用各位品級衣冠;宴鎮守官時,王子用紫地錦五彩浮織冠,按司用紫地五彩浮織冠;接而聖駕【國王出外及謁普天間神社而施】及祈甘雨時,王子及按司用黃地五彩浮織冠,法司及親方用黃色絞冠;佳節、朔望,王子及按司用紫色浮織冠,法司及親方用黃色絞冠。至于是年,始定日官悉用其品級衣冠,不許用他色冠。且定大朝及係大禮時,百官皆用朝衣冠;小朝及係小禮時,皆用朝冠雜色衣。[1]

十八年春秋,始遣使于龍福寺,進香先王神主。春秋仲月初戊日,王遣紫巾官一員前至龍福寺,進香歷代先王神主。永著為例。

始禁春夏祭日人行他邑妄拜稷神。自徃古時,春麥初熟,諸郡邑各備祭品,以祭神社。至于已收,亦祭如前。夏日稲米初熟已收,亦以祭祀,共計四次。窃按此祭,各祭稷神,以報五穀豐登之恩。而首里、那霸等處非農以為業,且他處之神不與某相累。今首里、那霸、泊、唐榮諸郡邑人民各携妻子行至他邑,以拜稷神,似乎妄祭。由是始禁人至他處以致拜社。

始獻夏稲御初並盖揚餅于宗廟。夏日稲米之初並八月十五日,盖揚餅始獻圓覺寺、天王寺、天界寺先王妃神主。而夏稲之初,頒賜王親族及法司、御物奉行、申口等官。永著為例。

始禁離國行旅之家庭歌舞以祝。國俗,凢離國行旅之家,每值其生日佳節,聚女鳴鼓為歌舞,以祝其福。入夜不已,直到天明。或亦戲歌滛詞,無所不唱,誠非婦女所當為者。是以禁止其俗,只許日中唱祝歌而舞。[1]

勢理客邑諸喜田湧川等決開水溝,注入田畝。今歸仁郡真喜屋原有一田畝,其田出米五百石。每遭旱魃時,無有泉注,而田地乾涸,五穀未登民甚憂之。勢理客邑地頭代諸喜田、夫地頭湧川等相共商議,鑿開水溝八百餘步,即引與志古土川之水灌入真喜屋之田。自此之後,恒滿田水,溶溶慢慢,不憂旱魃,稻穀豐登矣。[1]

王舅使向克濟【首里前川親方朝夷】始帶夾竹桃、【花名】白千日光、【花名】御柳【木名】自中國歸。

始設鑄物師主取,以賜年俸。泊邑屋比久跟隨貢使,前至中華,已學熟銅之法,而歸來本國教訓人民。由是前設鑄物師,而無有主取。至于是年,始設其主取,以賜年俸三石。

始命未繼家統按司入見三大朝,並拜謁王廟。自疇昔時,按司嫡長子孫已為加冠而未襲家統之間,正月初七日一次見朝。至于是年,始令其按司等冬至、元旦、正月十五日見朝。及正月初二日、七月十四日拜謁圓覺庙、天王庙先王及妃神主,且附給黃冠儀者一員。永著為例。

宮古、八重山島船隻改為馬艦。宮古、八重山貢船規模甚異且重,難以敲撑。由是改定馬艦,以得徃來自由矣。

諸家來赤頭實授首里百姓。

改令士臣把守三闕門。王城有三門,西曰歡會門,北曰久慶門,東曰繼世門。素有家來赤頭看守其門。至于是年,每其闕門改令首里、那霸士臣黃冠三員、筑登之三員,每名賜年俸貳石,把守各闕門。永著為例。

始定諸郡邑丁錢。【俗叫日用錢】諸郡邑人民每名年納日用錢【即丁錢是也。】六十貫,而居民日增繁,丁錢日愈多,以致郡邑人民日疲。由是王令御物奉行始定公司費用肆拾萬九千百貫零,均分諸郡邑人民,以定丁錢若干。永著為例。[1]

始定螺赤頭盡戴赤冠。自徃昔時,螺赤頭或賜赤冠,或賜綠冠,而螺赤頭供奉聖主時不能相對。由是盡賜赤冠。

改設御系圖、寺社、大與、高所、筭用座公事拜每名賜年俸。自徃昔時,有家來赤頭御轎夫等,每日一名,輪流換班,徃至于御系圖座、寺社、大與、高所以辦其事。至于是年,裁去家來赤頭等,以設公事拜三名,每名賜年俸二石。且筭用座設公事拜二名辦理其事,每名賜年俸三石。

始設掃除下代六名。自曩昔時,家來赤頭掃除城內。至于是年,始設此職,每名賜年俸三石,箒除禁城內外地。

改定御厩屋作事授于首里之人。自疇昔時,典厩署【俗稱御厩屋】有勢頭五名、作事六名,皆以諸郡邑人民實授此職,以辦其事。至于是年,除去其勢頭五名,將其作事六名盡授首里百姓。

始裁醫士獻萬金丹。徃昔之時,自太醫至醫士正月元旦及每逢大朝之日,皆與百官仝致見朝。至于後世,王念醫士廵至諸邑療治人民,無有餘力,竟免其見朝。至于此時,始獻萬金丹于王上,永著為例。自戊申年,亦以見朝。由是令醫士與百官仝獻御甕酒,而裁其獻萬金丹之典。

勘定座改立每月查明之規。原是俟諸座交代之後,確查前吏全簿。或有遺漏者,或有等錯者,而不自覺,遂被查出而䧟罪。是以每月查明,以便無失矣。[1]

十九年,蔡宏謨、翁國材始燒石灰。自古以來,本國船隻皆用螺灰。是年正月,蘇州府鎮洋縣商船壹隻漂到本國赤九崎,引到運天港。其難人吳自成能知曉燒石灰之法。由是副通事蔡宏謨【久高里之子親雲上克定】、御評定所筆者翁國材【伊舍堂里之子親雲上盛孟】奉憲令學其燒法。隨即作陶窑于運天邑,以燒石灰。其燒費甚减,而灰品更好。從此之後,本部、今歸仁兩郡皆燒此灰,每年燒納公庫。由是貢船及楷船皆用石灰。[1]

始獻春麥御初並艾餅粽及蒸糯飯鬼餅于宗廟。春麥之初並上巳,艾餅、端午粽,六月蒸糯飯,八月赤飯,十二月鬼餅,始獻圓覺寺、天王寺、天界寺先王及妃神主。而春麥之初,頒賜王親族並法司官及御物奉行、申口等官。永著為例。

宮城村喜也宇大翁死,而唱歌于墓中。與那城間切宮城村有喜也宇大翁者,七十歲而死。臨終時謂子孫曰:「我能唱神歌,汝等所共知也。若陰間不異于生前,則死後三日,必唱之,以聽汝等。」至期俱徃聽之,果有歌聲。

親泊邑湧川諸喜田鑿溝引泉,注入農田。今歸仁郡親泊邑惣耕作當湧川、地頭代諸喜田等,决開水溝五百餘步,即引親川之水,灣灣曲曲,注至農田。自此之後,田水巳滿,稲穀豐饒矣。

始置國書院嗩呐役,以賜年俸。國書院無有此役,恒奏音樂時,僱得能吹嗩呐者,以為奏聽。至于近日,已為習吹者甚少,再歴數年,則善吹嗩呐之人將有缺乏焉。然而聖主每登寶座,亦欵待賓客,必也奏樂行禮,而音樂甚係緊要,非他技之可比也。由是於御書院始設置嗩呐役,年賜俸米五石,限期二年以為交代。

始裁今歸仁女官阿應理屋惠職。今歸仁郡內設置阿應理屋惠按司職,歴年久遠,莫從稽詳焉。然而尚韶威【今歸仁按司朝典】次男向介明【南風按司朝句】女授阿應理屋惠按司職,傳至向介昭女宇志掛按司,共計五員。今按其事職,五穀祭祀之日,伹為民祈禱之事耳。而他郡祭祀只有祝女以為其祈。由是議裁其職。

始置宮古長間與人及目指役。雍正乙巳年,將其宮古島大神邑人七十二名移居於長間地,以設一邑。此時他邑與人目指兼理其事。然大神邑田地甚狹,只出海漁魚恒為事業。雖移此邑,仍嗜漁魚,不盡力于田畝,而人民貧困,多缺飲食。由是題奏,將他邑人民二百餘名亦移居此邑,即設置與人、目指,以為勸農整俗焉。

始裁大美殿家來赤頭。自徃昔時,擢郡邑人四十六名,扣去丁錢,以為大美殿赤頭。其丁錢係乎公司。然而大美殿每年授知行高一千石,無有出稅。而殿內費用無有缺乏,則不宜扣筭公司丁錢,以為赤頭。由是裁去其役。

改定各處橫目員數,輪授在番。自徃昔時,首里、那霸、唐榮、泊邑等處各置橫目,觀風整俗。而其人數神多,難賜年俸,亦難以授職,由是皆致懶怠,不敢辦理。至于是年,改定首里橫目設置三十員,那霸設置十四員,唐榮、泊邑各置三員,通共五十員。而貢船徃來,每船橫目八員坐其船上,以為把守。亦貢船赴閩時,遣橫目各一員于久米、慶良間島,以致護送。貢船歸回時,各遣橫目一員于久米島、三員于慶良間、二員于伊江島。又二員于伊平屋島,以為迎接。此時只授口粮。且五年一次,五十員輪流實授國頭、久志、本部、今歸仁、讀谷山、勝連、喜屋武、伊江、慶良間九處在番職。此時拜授年俸。永著為例。

始定圓覺、天王、天界廟元旦、冬至並朔望佳節及聖忌日、春秋二分、于蘭盆等日期焚香、獻茶、點燈。圓覺寺、天王寺、天界寺等,正月初一日迄二十日、七月初七日至十二日,自十六日至二十日,冬至朔望,每逢佳節春秋二分,且先王五位聖忌,【圓覺廟有圓王、質王、貞王、純王、益王等聖忌及御宿忌之禮。天王庙只有四位聖忌及御宿忌之禮。天界庙無有聖忌之禮】各日二次,點燈、焚香、獻茶。且又春麥、夏稲初薦,且先王五位御宿忌等日期,各日一次,點燈、焚香、獻茶。七月十三日、十四日,每日三次,點燈、焚香、獻茶。十五日,四次點燈、焚香、獻茶。

始定唐榮勤學在閩年數。洪武以來,唐榮之人或入閩,或赴京,讀書學禮,不定囬限。通于諸書,達于衆禮,待精熟日而後歸國。今年新定以七年為囬來限。醫生上國學醫術者,亦以七年為囬來限。獨衆僧上國參禪學道,又以十五年為歸國限矣。[1]

始定龍福寺行香禮式。自昔龍福寺奉安先王神主,而未有行香禮,似乎禮甚缺。由是舊年,始遣使于龍福寺,春秋行香。又每偶五節朔望,【正月初七日、三月初三日、五月初五日、七月初七日、九月初九日、冬至、歲暮、十二月晦日】設卓一,廟之正面餙香爐一、燈籠一對,每朝行香。起七月十三日,至十五日,進御茶湯,朝夕行香。

二十年,改筭用座為勘定座。

創建佐敷御殿于繼世門內。素無王后之殿,其殿內役人暫挪東宮,以辦公務。然而急有公務時,相離王城,難以辦理。今番王命輔臣運材鳩工,創建此殿于禁城美福門外、繼世門內東地,而其役人皆居乎此,以為辦理。

創建御藏於世誇宮東。自素無貯寶物之庫,分貯各處。今番新建藏庫一坐于禁城世誇宮東地,金銀器物並珍寶皆貯此藏。[1]

毛鴻基、童能秀改修報得橋。兼城邑東有一長江,名曰報得川,其源出自東風平村。且東西之間群山深谷,諸水皆注斯江,而與海相通。況山南人民有事于首里、那霸者,莫不由此地。由是自古設杠,以濟人民。然暴風洪水之時,未免屢次傾圯。王命毛鴻基【奧平親雲上安三】、童能秀【安仁屋親雲上長義】等改修石橋一座,另開小兩口,吐出諸水,以利徃來。而人民免坎難之苦焉。

龍過于豐見城間切,引起暴風,吹破民屋。三月間,忽有龍風,將我那霸村比加屋壁一片吹起,飛來置于樹上。又將南風原村赤嶺之屋吹分兩段,擲其上段于數百步之外。其户二扉不知何去。

始定御醫者並相付于聞得大君御殿輪流宿衛。自素聞得大君御殿無有醫師衛宿,恐有殿人不虞之病。是以御醫者一員,或相付一員,交代輪流,以為宿衛。

旨定每年三時自國相、法司迄吟味官,恩免朝勤或五日或三日。國相及法司官每年春夏秋三時,每其一時,恩免朝勤五日。御物奉行、申口、吟味役等官,恩免朝勤三日。其故者當大任者,千計萬慮,已勞其心。是以王深恤之,始定此例。

始定宮古山、八重山酋長書姓、名乘于所賜御印判。宮古山、八重山人員等原無有姓、名乘,任公職以拜謝日,只蒙御印判。本國員人任地頭職,或任官職,而拜謝之日,書姓、名乘于御印判以賜之。茲照本國例,書姓、名乘于御印判以賜之。

創建八重山野底村分移于黑島民人。八重山黑島相離本島在海路五里外,田地甚狹,人民增繁,飲食難堪。川平村屬地有一曠野,名叫野底,泉甘土肥,宜種五穀。黑島民人徃來,用舟耕田鋤地,以為勞苦。由是在番官、酋長呈請分彼島民人四百餘名而移居于此,乃叫之曰野底村。因設與人一人、目指一人而總理焉。

創建八重山桃里村分移于石垣、登城、平得、宮良、白保等民人。八重山石垣、登野城、平得、宮良、白保等五村田地甚狹,食用屢缺。本島屬地有一曠野,名叫多宇田,泉甘土肥,宜種五穀。五村百姓盡徃此地耕鋤,以為日度。然離各村在四里外,徃還甚勞。由是在番官、酋長呈請分各村民人七百餘名而移居于此,乃叫之曰桃里村。因設與人一員、目差一員而總理焉。

創建八重山高那村分移于離島等民人。八重山古見、西表兩邑之間有茫茫曠野,名叫由珍,泉甘土肥,宜種五穀。且有繫船港,宜可建村邑之地也。小濱村百姓盡賴由珍地以為耕鋤,而得食營。然小濱與由珍相隔海路四五里許,每為耕種,只用舟徃還,勞苦極甚。是以在番官、酋長呈請分離島等民人六七百名而移居于此,乃叫之曰高那村。因設與人一人、目指一人而總理焉。

始止貢使歸國日將其帶來官香並氷糖、桔餅等即獻王上。

始定諸間切遷建村邑並驛宅業經題奏。前此遷建村邑並驛宅不經題奏,只郡民之酋長呈請總地頭官轉達朝廷,以為遷建。然非事之輕,是以題奏,自此而始。[1]

加設久米島在番一員。久米島有兩間切,一曰具志川,一曰仲里。自古遣在番一員監守兩郡,伹令一員兼衛兩郡。不但公事難辦,百姓多有不便。由是總地頭官呈請加設一員。幸蒙俞允。

都通事蔡其棟、大文金文英、宰領魚苟美、鄷世功等查出前站所詐匿站銀,乃蒙褒賜。自昔貢使每上京,皇上加意于球人,每所経驛站,賜銀兩,以為日給。福洲人三名為前站役,引導貢使到所経驛,先領站銀,而後授與球人。至雍正庚戌年,王舅向克濟、正議大夫蔡文河奉使赴閩。轉上京時,特召譯通事謝道武曰:「前站所帶之勘合疑有詐匿。若詐冒不顯,恐違皇上柔遠人之至意。汝用心查騐。」道武奉命查之,所詐匿者果有四百餘兩,遂以查出。于是王舅、大夫相議革去前站役,取其所帶勘合,即令宰領帶去各驛,以為抄牌。此時都通事蔡其棟【具志親雲上】、大文金文英【津嘉山親雲上安垣】、宰領魚苟美【比屋定筑登之親雲上普成】、鄷世功【金城筑登之順珍】四員相共兼前站役,北京徃還,勞苦甚大。乃褒賜蔡其棟、金文英糸綿各三把,魚苟美、鄷世功各二把。

始裁御系圖座中取一員。[1]

始給御系圖座花當一人,年俸一石。[1]

始給御系圖座中取及筆者自朝廷題奏。御系圖座中取及筆者素有自其奉行擇取,中取某、筆者某薦舉以請朝廷,轉以題奏王上。今番商議,照諸役座例,以定自朝廷題奏,而不許其奉行之薦舉。著為定規。

减去御系圖座花當一人。原是有花當三人,無有賜俸。今年商議,减去一人。其餘二人,內一人曰本花當,賜俸米三斛;一人曰假花當。退役,則假花當陞為本花當,因賜俸米,自此而始也。

國頭郡驛移置奧間邑。國頭郡驛原設濱邑,僻置一偏,號令難傳,人民徃還不有均一。由是移建奧間邑。

始賜元旦及十五日素麵于該班國殿士臣。自徃昔時,元旦大臺所以芋御汁乙器、米圓【俗叫團子】一器、赤飯一通,獻于內院。即頒賜赤飯于百官,以勞朝賀之禮。厥後亦議止其頒賜百官之禮,但賜宴當番諸臣。至于後年,亦裁其賜番之士臣。是年,王念其番士臣久在國殿,勞賜麥麫【俗叫素麵汁】于該班【俗叫當番】士臣及家來赤頭。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無此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