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邪王府君墓表

琅邪王府君墓表
作者:錢謙益 明
1643年
本作品收录于《初學集/66

府君諱臨亨,字止之,吳郡崑山人也。中萬曆己丑進士,知西安、海鹽二縣,遷刑部主事,歷員外、郎中,知杭州府,未行而卒。祖諱三錫,光州太守。父諱重鼎。君為其次子,出後於叔,皆以君贈刑部員外。母皆宜人。妻張氏,生三子:志堅,湖廣提學僉事;志長、志慶俱鄉貢士。癸卯十月十五日病革,自草墓誌,與家人訣別,談笑而逝。享年四十八,葬崑山之祖塋。

君令西安,歲大侵,設粥救荒,乳哺其捐瘠,而間施不測於猾胥豪右。調海鹽,益治理,不能骫骳事權要,數上書當道,請罷去。不許。卒為所中,量移刑部。鞅鞅移疾歸。家居三年,日夜召故人酒徒,箕踞歡飲,賣負郭之田,以償酒債。貧不自聊,復強起奉命,恤刑廣東。故事當減殊死百人,而君減二百餘人,吏抱故牘固爭,君弗為動之。高涼御史行部還,道遇君,屬曰:「中使傅致高涼采珠獄,論死六十餘人,吾請之而不得也,公往,亟出之,勿與相關,則六十餘人皆生矣。」君自念中使不可與抵觸,徒敗乃事。吾以舌柔之,易與耳。乃往,好謂之曰:「公天下之賢中使也,豈徒中使,吾儕士大夫弗如也。」中使蹴然曰:「何謂也?」君曰:「天下苦中使久矣。公開采粵南,富人燕息,而貧人得衣食其中,粵南如無礦使也。不愛金錢,從民間買珠入貢,而寬采珠之禁,粵南如無采使也。故曰公天下之賢中使也。」中使色喜。君又曰:「公振廩發粟,道路無流傭,公之仁也。有乞媼貌類太夫人,歲給粟帛,令朝夕祝太夫人萬壽,此曾、閔之孝也。又能禽治大盜,不以虞小仁,弛國家之法,故曰士大夫弗如也。」中使益喜,移坐近君。君乃進曰:「公非好殺人者,群盜亦首服,死無所恨,但苦無贓耳。願為公按驗縱舍,此六十人之家,父母妻子親屬不下數百人,咸炷香祝太夫人萬壽。與其以一媼祝,無寧以數百人祝乎?」中使起而拜曰:「惟公之所命之。」諸囚得引盜珠律減死。御史歎曰:「非吾所及也。」入領雲南司,司掌治都下獄。緹騎縱橫,箝網盤互,君一切平反。都人謠曰:「遇蘇州人則活。」謂君與同舍郎嚴澂也。出知杭州,過家而疾作。飭巾待期,猶呼所知,劇談浮白,慨然曰:「吾少而不惠,好粘竿風箏面具之戲,勒群兒列行陣以為樂。十六、七始折節讀書,中更家難,枿頷窮餓。今仕宦至二千石,亦足以豪矣。壽則彭殤等也,何所損益?」銘曰:「止之狷者,乃與酒親。生有大恨,鬱而弗伸。量約興奢,負此葛巾。葬我陶側,冀我後人。五齊三雅,樂哉長春!」君之自誌云爾。而志堅則曰,君之志文不加點,略而未備。乃掇拾其治行,斷察疑獄,論殺奸猾,推跡盜賊,如古神君健吏之為,件右數十端,屬其同年生錢謙益,使表君之墓。謙益曰:「君之自誌備矣。古之人有所論次,往往舉一節,敘一事,以概其生平。譬之傳神寫照,得其精神所在而已。如君之從容引辨,搏弄中使於頤頰之間,此一事可以傳矣。而君亦娓娓述之,以是為精神之所在也。賈生有王佐之才,不用於世,其為《鵩賦》也,遂能一死生,齊得喪。君之死而不亂,宜也。余將據君之志而表之,子之書,錄之為別傳焉其可矣。」志堅曰:「善。」余既諾志堅之請,未及為而志堅卒。又十年,志慶亦卒。悲夫!人世之不可以把玩,而亡友之諾不可以負也。書以遺志長,使之镵諸墓上。崇禎癸未正月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