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花齋集/卷03

 卷二·詩 瓶花齋集
卷三·詩
卷四·詩 

卷三·詩编辑

萬曆二十七年己亥。32歲)

己亥元日晨起编辑

雞鳴拜聖人,同官六七輩。絳衫如葛絺,香起青藹。古柏老於儒,拱揖向庭內。花氣熏一城,沙轂市茫昧。官卑心亦暇,騎馬看年對。

贈黃平倩編修编辑

窗前獨種庵婆羅,石火風燈不浪過。緗帙夜翻塵牘少,客衣春曬衲頭多。毫端漭漭書巴水,枕上巉巉夢小峨。詩有餘師禪有友,前希李白後東坡。

人日编辑

旅況無些子,空扉閱廣輪。氣寒薪少力,客謝幾生塵。心切投林羽,身悲貸沫鱗。滔滔人盡是,未始出非人。

穀日懷潘景升编辑

西湖多少地,客信也難知。流落依何氏,巉岏入幾支?吳娘嗔罄槖,杭粉上愁髭。記得拈盃處,題分穀字詩。

燈市和三弟(皞,傞讚二音皆可讀,《漢書》音讚)编辑

摩肩盡冠簪,嗬呼接留沄。空天蔽幃裳,高衢泥馬汗。古肆列商周,異物窮番漢。瞠目不能名,橫陳失真贗。僻書與蠹跡,種種覓心玩。突然發一編,如窮歸里閈。輕紗障朱樓,煙裏露微粲。笑韻自空飛,幽香度簾蒜。不覺履綦疲,唯愁眼光慢。眾中慮相失,一步幾回喚。

十六夜和三弟编辑

涼月如霜鑒薄帷,空杯無計覓糟醨。買鐙聊復歡兒女,弄筆粗能遣歲時。花火每攢騎馬客,蠟光先照走橋姬。少年樂事今無幾,近老方知此興衰。

燈市编辑

六街花粉蔽蹄輪,一簇香飛紫珞塵。請看樓下號呼者,即是當時樓上人。

題龍騰山房编辑

急雨朝翻箔,飛泉夏入廬。竹高遺鳳子,石長出雷書。山鳥銜雲語,園丁帶翠鋤。南岡北嶺草,枯卻幾年餘。

王氏雙節编辑

玉折苦相仍,彤編合並稱。淚枯雙井水,心死萬年冰。惡粉常芟竹,淒花每避鐙。霜眉白似縷,閱盡幾衰興。

和陸放翁初春遣興,次原韻编辑

疏散庸庸寄一官,匡床趺坐覺身安。聊將古道酬賓客,免把閑思累腎肝。螢火幾時能脫腐,醯雞無日得離酸。東風已放西門柳,凍水冰條亦解歡。(退之雕肝鏤腎。)

二月十一日崇國寺踏月编辑

寒色浸精藍,光明見題額。踏月遍九衢,無此一方白。山僧盡掩扉,避月如避客。空階寫虯枝,格老健如石。霜吹透體寒,酒不暖胸膈。一身加數氈,天街斷行跡。雖有傳柝人,見慣少憐惜。惜哉清冷光,長夜照沙磧。

偶成编辑

入秋寒已來,將夏春未至。暖氣與寒官,相值如相避。麥田無寸青,山容添老悴。古梅不敢開,何況桃李媚。京師重拜客,酬答有成例。強起出西街,天風吼濤勢。飛沙澀齒牙,霧眼揮酸淚。未必諸高官,不省塵霾氣。

看月编辑

良月下空窗,秋水浸緗袠。寒氣迫衣來,垂帷禦風入。驅風月亦驅,轉若麾舊識。端坐不可忍,強起下簷立。苦酒呼一杯,聊以寬風力。不惜待陽和,三春光景失。永夜伴清暉,寒士寒亦得。

花朝日白蘇齋看梅编辑

一倍惜花時,寒香滴酒卮。幸依無事客,且喜不蟠枝。近枕通幽夢,安禪伴淨尼。未知白蘇老,酬唱幾番詩。

花朝日伯修初度编辑

紅葩點點灼青樹,開尊正值花無數。不知庚甲是何年,但道桃花開幾度。玉堂署裏課葵蔬,鴛池邊領鷗鶩。新年詩興更勃勃,墨汁淋漓染絹素。驚雷忽發萬山芽,俊鷹陡落平原兔。一束牛腰足自驕,九陌飛塵何所慕。花下兄弟睦州禪,夢中煙月油江渡。擬把一竿隨丈人,不向天家作師傅。

柳枝詞编辑

江南柳絮已紛飛,河北垂楊未折枝。一種青娥嬌眼女,南家嫁早北家遲。

遊滿井编辑

出東門子城,古道三五折。破石蹶荒丘,云是故元碣。燒柳發柔條,臥槎吐紅節。石溝注涓水,寒鑒瀉空潔。燕女競遊驂,羅襪帶春雪。梅花堆鬋髻,波影動文纈。青山酣遠客,新鳥困啼舌。紅塵視此地,如穢與迷迭。汲泉烹一杯,肺腑沁香冽。不惜看頻頻,可消奔競熱。

遊高梁橋编辑

花時晴色釀芳原,出郭猶如出檻猿。霧質風梢新柳縷,皴皮瘦骨老藤根。紅雲尾變知魚熱,碧纈紋繁覺水溫。耳聽碧流心翠嶺,閑談恰已到山門。

昌平道中编辑

柳條新婉孌,麥隴漸柔豐。閃日雲光薄,翻空旆影紅。馬嘶不見鬛,轂響但聞風。恰為青山去,青山塵霧中。

裕陵陪祀,示潘尚寶、王太學、弟小修编辑

長陵一聲鍾,百官<革徒>革厲。雷鳴集簪裳,空山醒龍蛻。明月度欹巒,凹影落虛砌。炬光爍松枝,千鳥展平翅。紅綬老中官,閒語先朝事。屈指鼎湖年,仙人幾回淚。

長陵编辑

長髯真人別天上,鵠馭龍驂轡千丈。毿毿風鬛滴煙香,空山夜語姚和尚。霜街寂厯吹松子,皂衣落落穿十里。小臣有語叩龍鱗,地老天荒呼不起。溪藤瘦石碧昂藏,馬蹄踏水炬煌煌。千年山骨憑搜取,當日龍沙戰幾場。

暮春同謝生、汪生、小修遊北城臨水諸寺,至德勝橋水軒待月,時微有風沙编辑

一曲池台半畹花,遠山如髻隔層紗。南人作客多親水,北地無春不苦沙。熟馬慣行溪柳路,山僧解點密雲茶。滿川澄月千條縷,踏踏蒼波過幾家。

其二编辑

無才終是樂官閑,何地何賓不解顏。乍疊乍鋪風裏水,半酣半醒霧中山。禦溝板落金鱗出,宮樹花翻乳燕還。淺綠疏黃是處有,泥人真自勝姬鬟。

謝在杭、鍾樊桐諸兄集郊外编辑

百晤百回新,肝腸絕少塵。未言先側耳,每笑必傷神。落翠沾行合,空罌惑醉人。石潭清到底,信手出纖鱗。

和韻贈黃平倩编辑

逍遙未必是無官,割累忘情夢也安。入室祗容金相好,伴身唯有鐵腸肝。蓬萊監裏真先輩,冠帶場中老細酸。一帙《維摩》三斗酒,孤燈寒雨亦歡歡。

即事和韻编辑

柳下何曾耐小官,青氈綠簡且偷安。空窗淨閣銷塵眼,時草新花養病肝。廟市客來詢古字,糧船僧至餉吳酸。密函怪牒閑搜取,鈔得仙方寄所歡。

送顧升伯出使還吳编辑

四月西山雨過時,簫吹闌道沸旌旗。痛憐知己他鄉別,懶作諸王奉使詩。繞驛青蘆呼水鶴,渡江白筍薦冰鰣。雕窗畫舸堂堂去,閑解花繃看小兒。(時升伯生子。)

其二编辑

青巒生色水生波,處處吳姬餉酒差。震澤有山皆樹橘,虎丘無月不聽歌。潮田沒去春畦少,儂語訛時怪事多。近日押征知不免,閶門風景看如何?

送李湘洲使浙编辑

咫尺山東道,千艘與萬艫。郵棲常下鶴,驛飯每炊菰。閉口聽朝事,降心祖佛徒。不言知向越,面上有西湖。

其二编辑

別路紅橋上,無情亦有歌。青山遮道石,流水拍雲波。北闕新知少,西湖熟夢多。向來題字處,墨沈遍嵯峨。

送夾山舅令太原编辑

踏盡層巖見稔畬,煙巒雞犬若仙家。公亭客過開生釀,石室僧來判種花。竹下簿書間草偈,山中人使學烹砂。高槐影靜莎庭裏,香散屏空放早衙。(公學禪,兼好外丹。)

其二编辑

閒將公事了尊罍,郭外青山探幾回。從事也因流水出,長官多為踏花來。印文長日封蒼蘚,簿筴經年長蠹灰。身是嘉祥舊令尹,東西厯盡始知才。

送黃貞父令進賢编辑

撇卻孤山舊葛巾,暫時朱紫縛閑身。高才正不須違俗,七尺何妨也拜人。花裏課書分小吏,山中留偈謝高真。直將數鬥西湖水,一洗南州案牘塵。

崇國寺葡萄園集黃平倩、鍾君威、謝在杭、方子公、伯修、小修劇飲编辑

入門似出門,莎畦布平遠。十畝蕃草龍,垂天棼鬘鬋。古根老巉石,涼蔭厚深褷。茫茫三夏雲,有舒而無卷。分棟理孫枝,鑿泉通小畝。樹上酒提偏,波面流杯滿。榴花當觥籌,但訴花來緩。一呼百螺空,江河決平衍。流水成糟醨,鬢髭沾苔蘚。侍立盡醺顛,不辨杯與盞。翹首望褌中,天地困沈沔。未覺七賢達,異乎三子撰。

端陽日集諸公葡萄社,分得未字编辑

榴花颭清渠,瀲瀲紅波沸。十里菖蒲風,一幄芰荷氣。行年三十餘,辟若午將未。樂事竟虛無,勞勞長世味。試把朱砂觴,一洗滯腸胃。野性發雲嵐,粲若新開卉。世事本閒閒,無端生怖畏。無論失算非,得算亦無謂。不有出世人,焉知酒杯貴?

和鍾君威花字编辑

官貧癖冶遊,僧貧癖種花。兩貧戲問取,身困意何奢?數畝葡萄棚,下馬如到家。良朋遞指引,佳會屢停車。竹石能幾何,使我心忽遐。自來慳飲者,咽酒亦如茶。甕瓶高累累,腹罄臥平沙。歡呼達夜半,一里無棲鴉。藻文沾白合,禪榻倒烏紗。衫襴沽酒盡,或恐到袈裟。

和黃平倩落字编辑

諸君且停喧,聽我酒正約。禪客匏子卮,文士銀不落。酒人但盆飲,無得濫杯杓。痛飲勿移席,極歡勿嘲謔。當杯勿議酒,屈罰無過卻。種種皆歡候,違者三大爵。

和伯修家字编辑

京師盛重五,所在競繁華。空庭唯竹石,勝之以清嘉。藤陰代帷幄,禪板代笙笳。荷筒當酒盞,藥草當名花。栝柏四五株,勝彼百髻丫。風篁數枝響,陋彼百淫哇。彼歌此嘔喁,質樸類田家。區區未免俗,白酒漬紅砂。

和方子公童字编辑

方生老為客,往往狎青童。下馬楫平頭,興發如暐風。瘦骨載野心,一飲百餘鍾。微波照顛影,線偶係虛空。十鬮七負觥,脫冠語篁叢。從君文字飲,辜負石榴紅。

和小修掃字编辑

禪客惡花繁,引水植香草。迸階多子篁,棲樹無凡鳥。碎日搖空庭,波紋如可掃。鸚鵡與鳧,自鄰自社保。客來非習靜,偶然合大道。一味出林風,銷盡諸塵抱。止酒但止甘,聚朋先聚老。

丘長孺自塞上來编辑

百錢買得梨花春,洗卻并州馬上塵。萬里質田無售主,一生知己是貧人。扶搖不肯吹飛絮,尺水如何縱巨鱗?醉起彎弓猶一石,清時羈紲老麒麟。

夏日同江進之、丘長孺、黃平倩、方子公、家伯修、小修集葡萄方丈,以五月江深草閣寒為韻,余得五字编辑

落花點地成重五,香翠熏泥粉沾雨。買將安石伴炎官,鬼書未燥花先腐。當窗一榻卷琉璃,下方五月吹寒楚。姬公且自卻門簷,茗碗漚花生白縷。

其二编辑

下里詩人喚陽五,酒腸窄窄無一縷。空拳往往博歡場,如以孤羊角群虎。一蕉入口即槃姍,浪言欲作糟丘主。天幸酒伯多知音,嵇阮賀李相推許。沄留豈必解披堅,不飲何妨建旗鼓。

和丘長孺编辑

藤蔭朵朵碎光白,古寺閒房坐佳月。白家曲子規如珠,沉宮掉羽吹香雪。五言七言信手成,刻霧裁風好肌骨。筇根處處覓糟丘,逸思迸如春草發。世人三十進愁鄉,眼睛直視胸懷結。天生蕩子慣窮途,客囊冰冷心猶熱。官既無門名不有,爾縱不言我心折。眼中知己盡青雲,不能拔汝一毫發。七尺身材五尺臂,雕弓往往穿金鐵。貧賤熬人亦自難,許身何苦太高潔。埋却中山十斛毫,獵盡撩天千里鶻。射乕韝鷹一建兒,無成何用空吻舌。莫辭低頭拜大人,溺間●下真豪傑。

(以下缺,待補入。)

 卷二·詩 ↑返回頂部 卷四·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