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花齋集/卷02

 卷一·詩 瓶花齋集
卷二·詩
卷三·詩 

卷二·詩编辑

萬曆二十六年戊戌。31歲)

出城觀柰子花遇大風,至韋公寺而還,同遊為顧升伯、李酉卿、家伯修编辑

終日惜柰花,一身苦牽羈。半月始得行,垂老玩薑姬。飛鞭出重城,修途會封姨。撲面吹砂礫,熟馬昏路歧。白日恣狂霾,彌空塞琉璃。舉頭觸橫柳,烏紗罥高枝。一步一摧折,歇馬憩仁祠。山僧出慰勞,白水泛槍旗。諸餘小比丘,目腓心刺譏。未聞看花人,罩眼對春姿。馬疲人亦困,酌酒聊寬脾。不獨負花約,兼亦怖天威。自我入京來,無日不沙飛。四月雙重綿,立夏無春時。司尹省惟日,愚賤安敢知。長歌擊流水,驚起雙鸕鶿。

古樹编辑

樹老亦如人,骨勁皮皺裂。百卉爭繁華,一枝冷坳鐵。強陽發空心,紅芽吐枯節。有若老翁醉,幹頤照頭雪。姿態雖寡妍,根株免摧折。百遍閱春風,冰淩傲石碣。不似夭桃花,容易與春別。

送劉都諫左遷遼東苑馬寺簿编辑

三年憂國計,鬢髮飄霜霰。世事閱飛波,場偶觀時變。遼陽雖左謫,前箸可借便。昔時風聞者,眼可得而見。倭奴逼朝鮮,虛費百億萬。竭盡中國膏,不聞蹶隻箭。東虜近乘勝,虛聲震京甸。我兵折大將,腹背兩受戰。辟如相撲人,舉手先救麵。棄遠固不可,失近豈為善?公宿負奇策,下馬可措辦。誌士立功名,不在麒麟殿。卑官如冶場,英雄聽鍛煉。奇謀若可展,簿尉何足厭。胸臆不得行,三公猶為賤。

夏初黃無淨邀同項玄池諸公及家伯修泛舟三忠祠编辑

京師百戲都,所少唯舟筏。御水落漕渠,淙淙流一發。凡目未經見,雖少亦奇絕。何況集棠舟,遊遨似吳越。茭蒲得水長,鳧鴛避沙熱。朱碧好亭子,稀疏出林樾。雙航無定質,隨波作周折。遇樹即停帆,因風或回楫。閘水高十仞,百斛量珠屑。駿馬下危坡,疾雷震空碣。西門亦有水,寬丈深寸尺。計較今昔遊,居然分勝劣。長跪謝主人,舉酒旌勞伐。朝日照來騎,歸途見微月。

尊經閣偶成编辑

一月戶長扃,幽廊雨過腥。雲生山被酒,客去鳥聽經。碑古漏痕遍,槐高日影青。鄭家書帶草,隨意滿齋庭。

學齋留梅子馬编辑

踏盡高槐影,青蟲落酒巾。袖懷三月艸,衣浣一年塵。夢裏聽朝事,杯中覓聖人。貧廚非大祭,未有肉留賓。

送張西麓之任羅平编辑

匹馬夜郎西,層山萬綠齊。空江行罔象,瘦嶺出偏蹄。番牒多如篆,蠻歌乍似啼。僻鄉名跡少,慎勿厭標題。

秋日同梅子馬、方子公、周承明飲北安門水軒编辑

秋容瑟瑟上茭蘆,湖上青山鏡裏姝。碧瓦黃牆宮樹裏,湧金門外看西湖。

秋日同梅子馬、方子公飲北安門编辑

閑對枯槎與釣緡,暮雲斑駁似龍鱗。青山不許談新事,白鳥如曾狎故人。宮閣參差十里水,衣冠包裹一生塵。西門車馬東門月,冷熱從誰問假真。

遊滿井编辑

怪我頻來去,無樽亦嘯歌。店荒酤酒濁,僧近施茶多。竹裏分黃闕,波間語翠娥。溪光最勝處,高柳蔭長坡。

天壇编辑

空壇深淨駁琉璃,禿發簪冠老導師。銅遝金塗秋草裏,如今不似世宗時。

其二(李後主呼天為碧翁)编辑

碧翁難道是無情?分合千年議不成。不得寧居天亦苦,古來多事是書生。

其三编辑

六年通籍濫儒紳,匹馬天街觸路塵。慚愧黃冠羽衣者,朱籠雙引亦嗬人。

其四编辑

仙苑桃花朵朵香,曾於天上看霓裳。劉郎老去風情減,閒把音容問太常。

貞壽詩為馮太史母编辑

寶髻暗塵灰,隻鳳啼曉額。舉眼望愁空,蒼蒼不如石。篋裝能幾何,典發買書籍。孤燈瘦形影,寒幃風雨夕。廿年立孤成,名字照丹冊。宮錦到地紅,霜心與頭白。

古詩為楊中翰母,中翰生十日而亡其母编辑

十日無知識,那知有慈母。稍長聽人言,一言一酸楚。辟如少唐兒,原不知鄉土。從人問閭廬,悲咽淚如雨。哀怨本由衷,焉知涕無從。一封黃紙詔,十里白楊風。

香山(永陵幸西山,語侍臣云:「諸山惟香山有翠色。」)编辑

真人天眼更絕倫,翠色香山此語真。八十老僧牢記取,一時三遍語遊人。

昌平道中编辑

庵前乞得老僧茶,一派垂楊十里沙。烏籠白籃憑揀取,麝香李子枕頭瓜。

兒開美殤,江進之書來始知编辑

一春懷緒熱茫茫,夢裏無端也轉腸。小弟書來怕愁我,寒溫虛作兩三行。

其二编辑

官程屈指二千餘,頗怪真州消息疏。七月始傳江令字,道兒亡在杪春初。

其三编辑

說著旁人也痛酸,餘今寧有鐵腸肝。十年送卻六男女,已作尋常離別看。

其四编辑

識得乘除理自明,梅蘭焉肯一時榮。黃泉若覲先姑去,好與曾登作伴行。(曾、登皆伯修子,先亡。)

得舍弟徐州書编辑

開船已是四旬餘,才得徐州一紙書。內中數語朦朧甚,見了愁于未見初。

其二编辑

佳人生死不知聞,辜負梨花一面雲。昨日宮羅新裁剪,為伊留得半拖裙。

劉常侍水軒编辑

入室翠層層,秋容分外澄。花分西內種,樹古北朝僧。波淨寒生簟,峰高夜見燈。墨光濃淡裏,山水趙吳興。

其二编辑

隨意移床枕,無窗不可眠。西山籬落下,流水卷爐邊。茭葉遮城壘,荻花隱寺田。兒童私打網,時有白魚鮮。

其三编辑

竹藥崩沙岸,槐根出釣磯。卷簾山放入,打果雀驚飛。護樂添新幕,拋球換短衣。倦來觀洗馬,韉絡盡珠璣。

其四编辑

敞屋高臨水,平垣奧作廬。山僧能咒樹,童子解醫魚。劍玦充文具,歌謠集古書。之乎亦不識,糟卻幾盈虛。

尊經閣偶題编辑

長戚戚何為,曲肱愧孔尼。草髡留敗砌,樹老落幹枝。飛鳥銜殘字,園丁拓舊碑。鄰齋四五叟,日日染愁髭。

雙寺逢本上人编辑

高僧如瘦鶴,懶得著袈裟。雪案堆《莊子》,花函出內家。問方醫病竹,郵水泛春茶。一室沉香氣,青煙吐白紗。

伯修齋中编辑

幾點秋毛染鬢斑,深衣長褐古銅鐶。榻邊石骨抽枯筍,盆裏松根露淺山。霜月灑來如白酒,菊花老去變紅顏。雞聲未動聽宮板,已在車塵馬足間。

齋中偶題编辑

凍風吹落壁間塵,溫閣投花養瘦鱗。山水情多長愛畫,旃蘭氣少亦清人。鐺罍側畔觀時變,冠帶場中看偶新。野語街談隨意取,懶將文字擬先秦。

坐小修齋中编辑

寒日籬花少,虛窗五尺餘。硯皴嗬繡墨,壁老劇蟲書。定業詩調治,幽憂酒破除。家人攀釜看,綈錦當黃糈。

送白教諭之昌邑编辑

依舊中山氏,長然即墨侯。衣寬存禮樂,篋敝裹陽秋。渤日流紅暈,鹽花上黑頭。到時圖海市,東去是登州。

送艾教諭之鎮安编辑

一百二秦地,三千五去程。山鮮充豆品,野服禮諸生。把卷聽夷樂,開軒見虎行。猶將京國意,一洗近邊城。

別方子公编辑

霜天客病難,何況千里去。空囊唯敗錐,饑程如何度?客店指煤煙,窮烏啄冰樹。丁丁羸馬鈴,終夜相伴住。懷刺二十載,畢竟無一遇。瀉淚憶黃金,相仇復何故。聰明百倍人,百算百成誤。日日扶搖風,不肯吹飛絮。天高畫戟門,誰是思深處。

冬日雜興编辑

殘菊收新藥,丹書綴斷編。硯嗬膠婢指,苔老夾冰錢。百衲支風慣,空杯見雪顛。緘書報知己,霜滿蠟花箋。

其二编辑

瀉紙羅紋滑,飛枰石子寒。菊衰愁別蒂,鶴老夢歸灘。香重紅膏泣,粉枯白蠹殘。寄聲詢衲病,馳帖報花安。

其三编辑

雪炷抽寒焰,辰香掃炙塵。譜詞分侍女,鬻帖與門人。邊信封黃鼠,鄉心想白鱗。卑官與大吏,一種逐蹄輪。

其四编辑

殘帙隨風卷,閑窗盡日哦。膽瓶青剝落,梵唄語殽吪。寒節逢人少,新詩說酒多。小蠻持管笑,嗬墨寫長蛾。

遣姬编辑

蠶懶無心更作絲,樂天未老別楊枝。陽臺不是嫌雲雨,圖得生離勝死離。

閒居编辑

藤帶絲袍強束身,壯風雖厲不吹塵。軒窗盡日閑諸史,眷屬經年斷五辛。官牒注來呈府吏,俸錢支得與門人。床頭一夜西湖語,霜色蕭條上角巾。

其二编辑

空街羸馬有何榮,寂寞繁華兩不成。破懶始知經有味,送眠微覺酒多情。腮毛未老隨霜換,肺病無根見臘生。收拾閑煙與閑水,憑將筠管作干城。

其三编辑

幽房睡足簟紋紅,香鴨灰寒喚小童。弦裏亂流崩穀水,瓶中微帶入松風。身心何處謀長策,鬢髮而今漸老翁。淨榻如綿窗似洗,明眸皓齒話虛空。

其四编辑

百衲層層暖蔽身,道書觀了且存神。懶心不慣思朝事,法服無端裹野人。芡葉箋中書小偈,柘枝風裡拾陳薪。江湖凍裂冰皮老,霜郭時時有巨鱗。

其五编辑

空齋獨坐擁殘薪,筆有枯芒研有鱗。夢裏風窗聽似語,山中煙樹念如人。兒童也解談東事,簫鼓何因動北鄰?竟日飛霾無卻處,一層吹了一層塵。(時倭議紛紛。)

其六编辑

霜鶴銜冰且忍饑,窮沙休憶稻粱肥。低棋動欲求先著,鈍鳥焉能不早飛。身分無多難了事,酸迂那得濟時機?長安未有膠粘卻,日日開門放客歸。

戊戌初度编辑

卑官自覺與心安,五畝無家去亦難。氈榻所親唯《老》《易》,儒衫相對幾孤寒。香茶每供鄰僧去,院樹時同小弟看。雪色照簾花颭水,濁尊聊復對空盤。

其二编辑

禪燈灩灩雪玻璃,貝典將來戒小妻。客裏羈情籠野鴿,鄉中春夢閱山雞。灰心竟日疏《莊子》,彈舌清晨誦準提。無限長林無限羽,一枝那復計高低。

其三编辑

閒居心似夾冰魚,雪裏輪蹄亦自疏。研酒和來香泛帖,瓶花吹落濕沾書。艱深乍覺詩如讖,消散方知道是虛。一卷《雜華》誦未了,被人邀得過僧廬。

其四编辑

清溪曲曲幾千鬆,夢裏開門看鶴蹤。鄉計久要桃葉渡,客程長念北高峰。笙歌漸漸於人懶,山水時時覺話重。六載牽羈成底事,不如瀟灑學為農。

羅隱南、王章甫小集齋中說舊事偶成编辑

漢江秋淨石粼粼,黃鶴樓高不見塵。今日樓台歸劫火,眼中猶聚上樓人。

其二编辑

萬瓦如鱗繡作堆,別山重見禿翁來。晴川閣下南條水,一日同君蕩幾回。

其三编辑

珠樓曲曲貯仙娃,一帶風窗十里紗。記得中和門外路,女牆東去是他家。

其四编辑

廨居逼近紫微堂,白火青烟五尺床。鈴柝夜寒聽不得,鷄鳴先起着衣裳。

(以下缺,待補。)

 卷一·詩 ↑返回頂部 卷三·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