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詩编辑

萬曆二十六年戊戌。31歲)

戊戌元日,潘景升兄弟偕諸詞客邀餘及洪子崖知縣踏青真州東郊,以雲霞梅柳句為韻,余得度字编辑

一里一停戔,搖搖駐青霧。歌長牙板溫,酒響觥籌度。雪盡露山身,沙平吞水步。澗冷澀春泉,芽香吐枯樹。

題潘生小像,生嗜酒,時將別编辑

潘生肉頰權微起,面貌長在酒杯裏。何人傾出酒波來,灑向溪藤五尺紙。憶昨逢君黃山道,窄帽單衫立深草。江上追隨又一年,缸麵甕頭幾回倒。殷勤留取篋中身,別後看誰先瘦老。

潘景升穀日生,同諸公小集得穀字编辑

山雪泮冰鱗,江風起羅縠。十年九羈旅,萍海聚骨肉。白藕雪凍絲,紅魚剖腈腹。主人前置罍,醉語顛相屬。華發不回根,羲規無返轂。只此七尺五,無兩三萬六。世儒罟禮樂,為我導君穀。豈惜一徽言,為君籌已熟。導君以達生,達是君所足。導君以憂生,憂非我所欲。澤廣定生龍,山高豈礙鵠。

廣陵別景升、小脩编辑

搔頭幾日見新絲,二月河橋上馬時。長短官街驚夢鼓,高低楊柳罥腸枝。江煙一擔充行李,流水三叉各路歧。北地南天千萬里,青巾白合幾人知?

過高郵编辑

白浪洗孤隍,萬室魚蝦氣。居民若水族,來往波間戲。曉風龍子鬥,夜雨蚌精至。壘石作湖堤,豎柵塘水勢。官家一丈石,民間一斛淚。治渠如治虜,智士無中計。千里築黃金,猶恐西風厲。

淮安舟中编辑

別思抽如緒,酲酲也不休。觸篷風自語,砑櫓浪相揉。野鉤空舟側,荒窯古渡頭。微官真可笑,諺語拾薑猴。

其二编辑

兀兀歎淫滯,西風兩日餘。近床鋪紙葉,研粉類方書。觸目無非網,登盤隻是魚。荒村經水後,十屋九家虛。

其三编辑

空郊不可行,積礫與蒿平。菌耳懸枯木,燒痕入古城。按圖知舊壘,認柳識郵程。一望淮陰墓,令人百感生。

其四编辑

河堤千里道,柳縷萬條腸。客是粘愁蒂,禪為治苦方。鄉思魚子飯,酒夢蛤蜊湯。漸覺讀書懶,遊蛛網筆床。

過露筋编辑

祠鐵索界黃沙,石羊吹古道。下有露筋祠,荒螭臥深草。夜月水花香,西風杉葉老。空房聚牧兒,蒿根食鄰媼。

漂母祠编辑

劉宗火冷韓灰滅,浣衣墩上蘋花熱。一飯王孫直許錢,消得鸞刀幾回血。荒街日夜走黃塵,西風酸斷石麒麟。笑他白首女天子,不及沙頭愚婦人。

淮陰侯祠(淮陰云:「解衣衣我,推食食我。」)编辑

秋郊兔盡韓盧窘,三尺青蛇卷鋒穎。到手山河擲與人,卻向雌雞納腰領。英雄桎足歸羅網,辯士舌端空來往。本將衣飯畜王孫,未許肝腸敵亭長。一局殘棋了項秦,五湖西子白綸巾。貪他一顆真王印,賣卻淮陰跨下人。

經下邳编辑

諸儒坑盡一身餘,始覺秦家網目疏。枉把六經灰火底,橋邊猶有未燒書。

宿房村编辑

野廓吹加勁,膏微影漸黃。殘壚煨糞火,敗絮擁蒿床。站遠酸皮骨,沙飛澀胃腸。離魂相伴住,合眼見江鄉。(糞火出《涅槃經》。)

紀夢,末句遲之德州詩编辑

一尺殘膏到曉明,五更霜裏萬千情。依稀夢得遲之句,紅映樓台綠映城。

徐州道中编辑

西風吹日夜,千里旱沙黃。馬急知韁促,人疲覺路長。安心猶有法,醫懶卻無方。何不遂長往,淹淹名利場。

燕子樓编辑

空窗晝掩紅紗隔,一夕溫風長葵麥。秋去春來雙燕兒,年年銜粉扮妝額。芍藥死枝不死根,焉知黃土不青春。幽魂異日逢楊柳,應悔生前別舍人。

子房山謁子房编辑

蓮花冠子紅犀導,雪面風髯一年少。夢裡山河博幾場,抽身笑指長松道。英雄老盡故交稀,眼底修毛幾翅飛。功成辟穀或有以,未必神仙須布衣。

過彭城吊西楚霸王编辑

一騅渡江東,猛氣不可觸。隻手挈河山,英王盡奴伏。鴻門放亭長,肝腸何煜煜。猛虎快吞啖,終不噬伏肉。劉項敵道棋,一先成隕覆。亞夫真聖眼,西楚亦王局。

為楊粉署題小像编辑

鵝溪冷絹花紋澀,四尺春波吹粉墨。幼輿豈非丘壑人,筆底瀟疏誰貌得。高人氣韻不在似,如寫寒鬆與幽卉。寬眉廓額信手塗,疏淡隻似鋪山水。馬遷文章杜公詩,此意卻許徐熙知。

濟寧守邀飲南池编辑

踏影入春叢,碑荒榻半空。樹分菱藻月,灘響鷺鷥風。落絮粘行牘,殘觥謔小童。夜深鈴卒語,窗外一枝紅。

濟寧舟中编辑

河口三十仞,懸水如橫嶂。一夜糧船風,送我至南旺。離家日幾何,倏忽易弦望。水郵無定程,一閘隔天上。百里飛黃沙,幹風裂綿纊。蚤與人爭席,泥波充五髒。三十何所成,勞勞覓虛妄。如彼上水船,進尺而失兩。

(糧船風,三月風也。長年語。)

◎擬古樂府(附雜體)编辑

{樂府之不相襲也,自魏、晉已然。今之作者,無異拾唾,使李、杜、元、白見之,不知何等嗬笑也。舟中無事,漫擬數篇,詞雖不工,庶不失作者之意。具眼者辨之。}

飲馬長城窟行编辑

長城水嗚咽,夜夜作秦語。問子何代人?防胡舊軍旅。冤魄滯孤魂,不得歸鄉土。白水洗白骨,瘢盡水酸楚。洗多成黑流,水性毒於蠱。立馬古戰場,長嘶待天雨。

長安有狹斜行编辑

按金駒,立長溝,枇杷落盡茱萸秋。山西女兒帕勒頭,面上堆粉鬢堆油,二十五弦彈箜篌。猩紅衫子葡萄紬,笑問南裝如此不?

結客少年場行编辑

結交遍四海,鄉人無半識。恥納無意儒,寧結有心賊。白手一布衣,喜怒關通塞。將相每在門,望氣如望職。易卜天昏晴,難候君顏色。頭顱可擲人,一顧不可得。

釣竿行编辑

嚴灘一絲名,渭水一竿勢。所釣非所求,巨鱗安得至?不如無名子,心胸少根蒂。朝隨鷗保歌,夜引魚蠻醉。探水如探甕,隨手得鯿鱥。鮮蔬煮活魚,無鹽亦有味。

秋胡行编辑

堂上姑,待汝哺。袖中雖有金,不堪贈彼姝。妾懷如日,君情若泥。路旁之心不自保,安保他國無蛾眉。沙浩浩,水咽咽。妾死情,不死節。河水如可竭,妾腸當再熱。

妾薄命编辑

落花去故條,尚有根可依,婦人失夫心,含情欲告誰?燈光不到明,寵極心還變。只此雙蛾眉,供得幾回盼。看多自成故,未必真衰老,辟彼數開花,不若初生草。織發為君衣,君看不如紙;割腹為君餐,君咽不如水。舊人百宛順,不若新人罵。死若可回君,待君以長夜。

有所思编辑

人生如驛騎,往複無停勒。胸懷無盡絲,漫天作虛織。秋霜與春風,乘間遞為賊。衰老迫紅顏,白髭傳消息。積雪填枯井,井深填不得。眉棱萬斤重,白日沉幽墨。欲行戒瑽難,欲飛防繒弋。

善哉行编辑

今日相樂,式舞且歌。颭弦鐵板,白麵青娥。食羔以匕,盛酒以盆。刀鱭亦厭,何必河豚。儒迂墨儉,蹠非堯是。善哉諸君,請入褌裏。讀書不成,學仙寡效。鼷腹鷦枝,從吾所好。

猛虎行编辑

甲蟲蠹太平,搜利及丘空。板卒附中官,鑽簇如蜂踴。撫按不敢問,州縣被訶斥。槌掠及平人,千里旱沙赤。兵衛與郵傳,供億不知幾。即使沙沙金,官支已倍蓰。礦徒多劇盜,嗜利深無底,一不酬所欲,忿決如狼豕。三河及兩浙,在在竭膏髓。焉知疥癬憂,不延為瘡痏。

相逢行编辑

行行即曲巷,曲巷多蒿草。窗路掠蛛絲,讀書歲月老。壁上榮啟圖,手裏黃石編。當盡三時衣,不直數緡錢。兒女無褌著,常時煨故紙。稅地植桃花,十樹九樹死。君莫悲腐草,腐草發光耀。玄霜畏冬青,白髮傲年少。

悲哉行编辑

石馬立荊棘,荒城叫老狸。昔時冠帶人,唯有鶴來歸。宿誌慕長生,朋黨盡刺譏。父母不我容,碧海三山飛。朝牧老君龍,莫守劉安雞。仙家歲月長,桃子三垂枝。歸來見荒塚,半是孫曾碑。城池百易主,族里無從知。古人悲夜繡,今我亦似之。白骨不可語,鶴歸空爾為。

門有車馬客行编辑

門有車馬客,錦襴烏紗巾。寒毛接短鬢,絲絲沙與塵。問子何勞勞?上書西入秦。八年始一命,官卑不救貧。冒霜揖槐柳,望灰拜車輪。一身百糾縛,形如一束薪。手纏不自解,利刃寄他人。蔗與蘖同餐,雖甘亦苦辛。

短歌行编辑

酌君易州之清醞,被君吳閶之纖縞。男兒三十無所成,腰肢一半沒青草。趁輕健,買騕褭。哭聲多,笑聲少。黃金蕩盡君莫嗔,古來餓殺幾賢人?

京洛篇编辑

煌煌京洛城,朱衣喧廣道。白首賤書生,驢韉掛詩草。懷刺謁恩門,門卒相輕眇。十上十不達,登街顏色槁。疊身事貴公,習諛苦不早。罩眼一寸紗,茫茫遮人老。

鰕䱉行编辑

鰕䱉出潢潦,道逢東海使。魚服而介身,呷浪以相戲。物微恐見侵,跳波爭努臂。東陂招能兄,西谿喚螺弟,水䖝萬餘種,各各條兵議。聚族鼓鱗鬛,不能當一嚏。

升天行编辑

乘赤霧,鞭鸞轍,路逢王子晉,玉簫已吹折。織女弄機絲,餘緯爛霄闕。下土蟣虱民,誤喚作雌霓。張翁老且耄,舉止多媟褻。侍仙三萬年,不曾見隆準。真人多竄左,天狐慘餘孽。羲御失長鞭,牽牛歎河竭。

棹歌行编辑

妾家白蘋洲,隨風作鄉土。弄篙如弄針,不曾拈一縷。四月魚苗風,隨君到巴東。十月洗河水,送君發揚子。揚子波勢惡,無風浪亦作。江深得魚難,鸕鶿充糕臛。生子若鳧雛,穿江複入湖。長時剪荷葉,與兒作衣襦。(魚苗風、洗河水,皆長年語。)

飲方渭津齋中编辑

山齋多快事,彈棋角杯斝。衛水齧牆流,瓶中見帆瀉。魚鷹窺筆床,溪花亂枰馬。開簾觸新韻,高吟對梧。

德州舟中清明编辑

俯仰一小籠,焉知弦朔易。空裏躍紅妝,始覺清明至。累累烏角丸,濁香滿唐肆。麥苗鬖馬鬃,高低疊青翠。柳嫩碧芽馨,泉暖土膏膩。空郊逢醉娘,鞦斷紅衫墜。客中覓舊題,開卷省前事。夢裏別杭州,一枕西湖淚。

青縣贈潘茂碩编辑

竹葉遮人吏,公移隻坐銷。印床生木耳,廨舍長蔬苗。貧邑多詩料,閑官有醉僚。一城不數武,容得幾科條?

入燕初遇伯兄述近事,偶題编辑

撇卻閑囂冗,殘書且自哦。官貧人事減,客久面紋多。壞壁塗僧像,高窗見鳥窠。詞曹雖冷秩,亦復慎風波。

梨花初月夜编辑

梨花初點貼窗流,斜月笙簫處處樓。醉裏不知花是影,隔紗驚喚小揚州。

夜深同伯修月下觀梨花编辑

涼月浸梨花,空庭雪數武。皓質而豐肌,有似京城女。物忌太鮮明,能保不風雨?一夕百眄望,眼中生芒鏤。薊酒瀉空罍,移榻坐階午。瓶甕臥樹根,兒童僵柱礎。(以下待補入。)

 目錄 ↑返回頂部 卷二·詩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