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三十五 畿輔通志 卷三十六 卷三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畿輔通志卷三十六
  鹽政
  鹽者民生所頼而自漢以後尤闗國計滄瀛幽青四州設官置竈至後魏始見於史自宋以前鹽法與諸道同宋太祖以山後十六州入於遼推恩河朔特許通商至明法始詳備直𨽻鹽運使舊治河間府長蘆故縣洪武初稱北平河間鹽運使後乃改稱長蘆今徙治天津而長蘆之名不改盖長蘆在舊滄州西北四十里據二十四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中譏察指揮呼吸可徧故古名不可易也明初額設六萬三千一百五十三引引三百觔𢎞治間改小引増為一十八萬八百七引引一百八十觔凡常股存積折色諸欵皆在焉其後僅存空名而餘鹽割沒倍増其數至於戚畹中貴咸得脇監臨制有司以要中鹽而長蘆鹽政之弊極矣我
  世祖章皇帝建極之元年
  特勅長蘆鹽運使商竈兩敝毋蹈前明陋習貪黷闒冗縱官
  屬吏胥侵漁擾害
  聖祖仁皇帝二十六年
  特詔凡軍興暫加一切鹽課次第豁免併免竈地錢糧我皇上御極首甦商困長蘆之法引増鹽觔不増引目從前官吏巧立名目濫増税課澄汰無遺豪商營私剥衆利己之弊一時並絶商益阜引益流而民之食徳愈溥矣用稽厯年長蘆鹽法備著於篇庶
  朝廷徳意得有所考云
  沿革
  北魏
  長蘆鹽法自魏以前無考魏初嘗弛禁其後鹽官罷立不常自遷鄴後於滄瀛幽青四州傍海煮鹽置鹽官轄滄州竈一千四百八十四瀛州竈一百五十二幽州竈一百八十青州竈四百三十六又於邯鄲置
  竈四計嵗終合收鹽二十萬九千七百八斛四升軍國所資得以周贍
  
  初以使命官置副使開元中以拾遺劉彤言詔将作大匠姜師度與諸道按察使簡天下鹽課令幽州大同横野軍諸鹽屯皆𨽻於度支每屯有丁有兵歳得鹽二千八百斛下者一千五百斛
  肅宗乾元元年鹽鐵使第五琦初變鹽法就山海井竈近利之地為鹽院逰民業鹽者為亭户免雜徭廉察盜鬻者論以法
  天寳初河北一路鹽利俱為藩鎮所據至穆宗時田𢎞正舉魏博歸朝廷乃命河北罷鹽𣙜嗣户部侍郎張平叔以𣙜鹽法𡚁請官自賣鹽可以富國詔公卿議中書韋處厚兵部侍郎韓愈條議以為不可乃止後唐
  荘宗同光三年勅魏府每年所徴隨絲鹽錢逐年俵賣荘宗又命趙徳鈞鎮蘆臺軍因蘆臺鹵地置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又舟行運鹽東去京國一百八十里相其地髙阜平濶因置𣙜鹽院謂之新倉以貯其鹽流衍於民間因其鹽曰𣙜鹽復開渠運漕鹽貨貿於瀛莫間上下資其利遂致饒衍贍於一方
  後周
  世宗令𣙜河北鹽犯輙處死其後北伐父老遮道泣訴願以均之兩税錢而弛其禁盖行之河北免鹽之𣙜而徴其税所謂兩税鹽錢也及其甚也鹽不給而徴錢如故税已納而禁𣙜再行民不堪焉
  
  太祖建隆四年令河朔邢洺磁鎮冀趙等六州許通鹽商止令收税
  開寳三年悉罷𣙜官收其筭止過税錢一文住賣二文盖緣河北土皆斥鹵民間税地五榖不豐惟刮鹽煎之以納二税至今六州之境咸頌宋祖之澤不衰仁宗時言者請禁𣙜以收遺利諫官余靖諫寝之其後王拱辰為三司使復議𣙜張方平言曰河北有兩税鹽錢今復𣙜之是再𣙜也仁宗悟立以手詔罷之熙寜八年章惇為三司使以河北無𣙜禁乃祖宗一時誤恩請遣使與兩路轉運司度利害行之蘇軾上書宰相文彦博言其害遂止之紹聖中惇為相仍行禁𣙜元豐三年京東轉運使李察請置河北買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自大名府澶恩信安雄霸瀛莫冀等州盡竈户所煮鹽官自𣙜賣禁私為市
  遼金
  自後晉髙祖石敬塘以遼主有援立之恩舉燕薊十六州歸之遼遂改為燕京因置新倉鎮廣𣙜鹽以補用度金滅遼以地屬京圻生齒既繁炊鍋益衆嘗設提舉司於寳坻秩視五品以重其選所轄諸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越支課居其半特除勾管一員以涖之
  金世宗大定二十一年參知政事梁肅言寳坻旁縣多缺食可減鹽價増粟價而以粟易鹽命宰臣議皆謂鹽非可多食之物若減價易粟恐多而不售以致虧課不可
  
  元初未立鹽政任土之貢一付京官時土豪張進輩被府檄鳩遺民數十户集越支場之宋家營復事煎造聚落未成京使旁午令大償巨價債緡鞭笞急廹田野為之騷然未幾以鹽司𨽻徴收課税所衆稍息肩自鬻課之令行提領諸路者皆自詭増鎔山㸑海搜羅殆盡其徴輸入官者須厚賄乃獲歸且以所費取償於其屬大抵用直十錢之物估以當數十錢之屬而工本又稽時不給給則尅減自是竈民皆困至元二年詔以大中大夫禮部侍郎倪徳政為中都路轉運使提領税司事答木丁同知使事寳坻鹽使崔岩臣副之徳政敦厚亷平凡塲户入鹽即給仍純支寳鈔不折諸物其尤貧窶者預貸工資以賙之明
  洪武初年長蘆歳辦大引鹽每引四百觔共計六萬三千一百五十三引三百觔零已而改辦小引鹽每引二百觔共計一十八萬零八百零七引一百八十八觔零永樂間定都北京以長蘆宻邇應進貢白鹽每年於正課内進五十三萬四千六百六十九觔二兩二千六百七十三引零
  分商之綱領者五曰浙直之綱曰宣大之綱曰澤潞之綱曰平陽之綱曰蒲州之綱分商之名目者四曰在邊報中之商曰在場買鹽之商曰在司守支之商曰行鹽地方賣鹽之商
  中鹽之邊鎮三曰宣府鎮每年中七萬五千五百二十五引八十六觔曰大同鎮每年中三萬七千三百七十六引五十觔曰薊州鎮每年中六萬七千九百六引一百五十觔以上共大引九萬四百四引四十觔十四兩每一大引折二小引共折一十八萬八百八引八十九觔十二兩八錢
  派場規則為三上則十場南海豐深州海潤北嚴鎮豐財蘆臺越支富國惠民歸化是也中則七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南利民利國富民阜民北興國厚財石碑是也下則三場南阜財海盈北濟民是也
  永樂十三年始差御史給事中各一員押支天下鹽課尋以渤海鹽藪私犯撓法特差御史一員巡視河間私鹽
  宣徳四年命御史于謙率錦衣衛官捕長蘆一帶馬船夾帶私鹽者于謙不避權貴悉置之法河道為之一清正統元年命刑部侍郎何文淵户部侍郎王佐副都御史朱與言總督兩淮長蘆兩浙鹽課
  正統三年差侍郎差御史一年兩巡長蘆私鹽後定議嵗差御史巡視長蘆鹽法而河渠由濟寜迤北抵張家灣長蘆御史兼理之
  詔竈户逃移者鹽課勘實停徴
  正統五年詔逺年客商中鹽未支者每引給資本鈔二十錠議准長蘆鹽課量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分逺近著為則四等召商中賣髙下互為搭配其逺年不敷者又立法俾於納剰餘鹽自相糶糴
  定常股存積分數以天下鹽八分為常股聽商支二分為存積備客兵不時之需凡引常股價輕存積價重常股須挨次行支存積則不分次第引到即支長蘆分派常股鹽一十二萬六千五百六十五引一百八十觔三兩三錢存積鹽五萬四千二百四十二引一百五觔一十二兩八錢
  正統八年吏科給事中俞泰奏請每引鹽連包索二百五十觔所帶餘鹽亦准二百十觔令輸價銀三錢八分是年裁革運司副使
  正統八年吏科給事中俞泰奏請每引所帶餘鹽即令輸價此長蘆納課之始也
  正統十一年命長蘆巡鹽御史兼理山東鹽法正統十四年秋罷兩淮長蘆巡鹽御史命撫按官兼理成化十四年正統十四年前客商中鹽未支者按引給資鈔長蘆鹽每引給二十錠其景泰元年以後及今告代支者放商行鹽亦照此例
  成化十六年詔永樂宣徳正統間客商所中鹽未支者各造冊送部於原籍有司給資本鈔每引三十錠景泰元年以來未支引鹽願闗資本者聽
  𢎞治五年令兩淮兩浙長蘆等鹽運司鹽引俱於運司招商開中納銀彚解户部以備邊儲從户部尚書葉淇請也
  𢎞治十七年都御史王允中上言先該漕運衙門題明回空運軍每名夾帶私鹽五十觔以上者照例盤詰其瓶礶装買不足五十觔者放行固屬憐念運軍然此端一開其弊無窮今後食鹽旋買旋用不許指以瓶礶装買因而興販有壊鹽法
  正徳二年御史張智題准鹽法在清本源私鹽之弊私煎為之始今後竈丁聚團煎者不得離場私煮仍将該地方立保伍連坐之法責令彼此覺察通同者事發俱問罪枷三月
  正徳五年有中官織造南京奏給長蘆鹽八千引鬻於兩淮户部尚書周經言鹽筴本以濟邊且各有分地若許之越境則私販必多官鹽反滯乃命止長蘆鹽弗給
  正徳十六年南京浙江織造太監王瓚崔果奏討長蘆運司鹽引一萬二千道至南京變賣辦織造物料户部司官李夢陽王宗文等言於尚書韓文祇與六千引上問内閣曰户部何以不全與劉健曰内官装載官鹽中間夾帶數多沿途害人且壅滯商課從之嘉靖八年御史傅烱奏近來長蘆山東商鹽有經年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支放不絶者以大包所致耳查得律内每鹽一引帶耗二百五觔近來寛恤商人每引連包索以二百五十觔為正數此外餘鹽逐觔納價仍問以夾帶罪名其法未為不宻但商人貪利築鹽一包或至五百觔者竟有至六七百觔者奸竈惟知多賣商人惟知夾帶遂使積年引目經久不完自後支鹽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如有過四百觔者除問罪外将夾帶餘鹽盡數入官嘉靖十二年御史鄧直卿奏為各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竈灘所以刮土淋滷草場所以刈草煎鹽皆係官地不得開墾變賣近年界限不明以致豪强越界侵耕煎辦無地課額多累查照𢎞治元年題准事例委差運司㑹同府佐正官清查還官築立界堤分撥竈民管業如有侵佔典賣照依侵佔盜賣官田例坐罪
  嘉靖十四年給事中管懐理題請每引止准鹽四百三十觔内二百零五觔為正鹽包索其餘鹽二百二十五觔南所納銀三錢北所納銀三錢三分後十七年御史陳讓題准仍加包索二十觔共四百五十觔嘉靖二十九年御史趙鏜疏長蘆山東二運司各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竈户一切差役費用已繁竈丁雖屬於運司名籍實在於州縣有司恒重民而賤竈畧無存恤以致妄加科派潛逃遺辦應請申諭有司事在州縣即與從公分理事在運司即與解人勘報如遇編審之年查實優免亦不許竈丁兩相影射躱避身役
  嘉靖三十年御史陳善治題准每引除四百五十觔外再加餘鹽一百五十觔包索一十五觔通共六百一十五觔
  嘉靖三十七年給事中趙鏘題准正鹽一引二百五十觔外加六十觔酬其赴邊勞苦連包索二十觔共三百三十觔許帶餘鹽二百六十五觔為一包共五百九十五觔
  嘉靖四十四年御史李文續題准増包索十觔南所納銀三錢九分七釐五毫北所納銀四錢三分七釐二毫五絲此外多帶二十觔以上納銀一錢再多則問罪有差
  嘉靖以前自罷巡鹽後間遣大臣清理鹽法給事中郭鋆極論不便遂罷遣迨嚴嵩専政復遣鄉人副都御史鄢茂卿名為清理實總利權天下於是騷然矣嘉靖四十五年李文續上言長蘆行鹽地方畿内八府河南二府今鹽之行者惟順天保定大名衛輝彰徳五府而其他州縣皆壅滯不通盖由永平離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甚近多屬私販往來正定順徳廣平等處地多鹻鹵以致各村居民刮土煎燒私鍋不下四百餘面納官之銀約三百餘兩鉅鹿一縣私鍋計一百餘面税銀約百有餘兩他若冀州安平饒陽衡水隆平廣宗曲周等處俱習以為常乞委亷幹官員逐一清查如果鹻味厚鍋面多比照南北二所事例附入五場編課仍查利國利民等場中有疲憊不堪者移此附彼併屬該司一體配搭支掣其地土原額糧米既徴鹽税相應豁除若鹻味薄而鍋面少則務嚴行禁之
  隆慶元年御史劉條上言長蘆引目壅滯皆由私販過多以進鮮為名者自東安永清一帶而來啖馬為名者由青縣寳坻一帶而來皆權貴為之也沿河糧船北行則夾帶抵通南歸則販賣抵臨清皆勢要窩頓販之也合行查治
  隆慶三年奏准鹽場二十四併為二十南司九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北司十一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隆慶四年御史蘇士潤上言長蘆歳貢白鹽其煎辦勞費視黒鹽不啻數倍乃歳徴鈔貫不知於義何居乞自五年為始將該司課折三百餘兩悉與豁免報可
  隆慶四年御史蘇士潤題准疏通官鹽當復計里撥引之制酌量人户多寡分為春秋二闗照依官制州縣次序凡納過餘鹽商人召集掣籖挨名均撥週而復始不許隨其告指及攙越増減以啟規避在商人領水程照依撥去地方盡數齎運當官驗發不許他處盜賣及鹽引相離以滋影射之弊仍責令巡鹽官因時春秋酌地逺近為估價多寡使彼此各得其平每季将繳過引目填簿并發過水程驗單責差吏兵齎比如有縱容奸販阻撓官鹽及行引不如數繳引不依期者比照錢糧事例就事紏劾以為玩肆之戒隆慶五年户部覆巡鹽御史盧明章條陳鹽法六事一清理實籍無令竈産民産互相影射一禁戢私販以通官課一飭治分司申明春秋兩廵之法一嚴督巡鹽地方驗單繳銷不得阻滯一蠲免長蘆利國等二十四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白鹽脚價一御馬監歳用啖馬凉鹽止許現買商鹽不得交通私販撓壊鹽法報可
  萬厯十七年開封府二十三州縣改食長蘆鹽共派長蘆大引三萬九千四十二引増課三萬二百三十九兩六錢零
  萬厯二十年御史黄卷題請正鹽之法掣出鹽觔多者納銀一錢部増六分凡過六百觔上下者引鹽則全沒銃毁
  萬厯二十一年御史彭好古條議没鹽賣價虧本仍請復舊四十觔納銀一錢又議昌平等七處鹽税令運司收解俱從之
  御史姚思仁因解額虧欠奏准増割没鹽觔又請於直沽河口設置船索攔江委官驗放詔從之
  萬厯二十八年太監張華欲筦鹽柄創為挨單之議兩臺㑹疏力斥其奸事遂寝而挨單之税征𣙜如故後亦裁
  萬厯三十二年部議蘆鹽開在薊永每引價各加三錢大同價止二錢宣府一半運商納價三錢一半土商納價二錢一引二價似啓争端請将未經加價之鹽照運商事例各加一錢其大同偏輕亦加一錢總期歸於畫一
  萬厯三十四年部議於見行嵗額内每引帶鹽十觔徴銀四分以充寜夏兵餉共徴銀九千五百九十四兩未㡬商人稱帶鹽賠累每引帶鹽十觔止徴銀二分自是每引共鹽六百五十觔遂循之不變
  萬厯三十六年御史李應魁題長蘆南北兩所水陸異運每引十萬北所七分南所三分運司分派相沿已久苐北所水運甚便又日曬産肥於商較利故雖七分引尚不足而鹽有餘南所陸運最難又鍋煎産瘠不利於商故雖三分引猶有餘而鹽不足以致南所積引虧課病商為甚故南北分𨽻舊雖定制地勢逺近商民之便不便因之如嚴鎮一場地廣人衆灘鍋獨多雖𨽻北所而去北反有二百四十里之遥且運從陸道脚價倍於鹽價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商引多就近買於南場運所聽掣遂至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煎曬鹽觔苦於無售積囤私室轉售販夫勢所必至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民逃亡額課日虧私販日熾有自來矣查得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赴南所止九十里脚價減半運載為便而南所又止有海潤富民海豐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出鹽往往鹽少引多所以停擱應將本場改𨽻南分司庶商民兩便報可
  萬厯三十八年巡撫吳亮奏准宣府引價仍舊二錢萬厯四十年鹽臣馬孟貞題准并改薊永引價亦仍照舊二錢
  天啟六年大工告匱増長蘆每引銀四分共一萬二千一百九十四兩
  本朝
  順治元年七月天津總督駱養性請疏通鹽課部覆鹽包觔數太重則秤掣為艱錢糧欵目繁多則朦混易起今将明朝包索餘鹽割沒遼餉各項名目盡行削去每引止定二百二十五觔臣部鑄造引板印刷引目運司責令各商赴部完納如按舊例原包觔兩折算每引該納銀二錢六分五釐七毫五絲今各項賦税已免三分之一商民一例亦應免其六分五釐隨給鹽引赴場支鹽運賣運司照數秤掣不必别委以啟鑽營至於截角銃毁銷繳一如舊制再查長蘆鹽額除一切新徴停免外原額共計二十三萬九千八百五十引今鹽觔既減當一引分作三引每年應以七十一萬九千五百五十引為額其秤掣舊例原係春秋二次目今商人星散尚俟招徠暫准隨到隨掣一月一行俟商賈雲集頻掣則鹽積難行自應按季秤掣
  順治元年十二月題准順天府屬包課州縣今已改課各商既已均認但各州縣行引事屬創始前長蘆運司派薊州量行二千引寳坻三千六百引香河平谷各一千六百六十引遵化豐潤三河各二千四百引玉田二千引除薊州等七州縣應照該司派數督商納課註名入綱領引行鹽至於寳坻一縣應行引目每嵗認包税銀二千三百兩應令該商比照引數納銀給引不許仍前包納以累小民其宻雲縣新増四千一百引俱應照數考成将引内各商姓名造入綱冊責令照依派定地方數目按引行鹽
  順治二年題准停止邊商納粟令運司招商納銀依額解部
  順治五年准御史金志逺題長蘆運鹽南所由陸北所由水其來已久近因土氛未靖道路多梗車牛缺乏改南所亦由水運議定每船一隻運司給票一張填商名鹽數并船户姓名行至天津赴北司照票查驗放闗行至青縣鮑家嘴公河口本司必委員驗實放行每五日将放過鹽數挨順造冊查對行至長蘆照票進坨秤掣完日給發引程發賣
  順治七年部查永平府屬州縣原係包課今定為領引行鹽該運司確查户口數目以定引額每丁派鹽一十五觔盧龍等五州縣嵗該行六千四百七十二引樂亭猶在其外四五六年以來逋欠實多商人求減每丁定以十觔為率按數上引納課
  順治十年准禮科給事中陳協題各處行鹽地方令商人立店自賣責成運司及州縣印官嚴禁私販疏通官引不得散派户口累民
  順治十三年御史牟雲龍清查包索照例按引増價二分五釐應増課銀一萬九千八十五兩零七分五釐自十三年為始添入課額徴解另鑄銅板遵行又查出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石碑竈地虗額包課蘆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欺𨼆越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影佔共竈地一千七百四十五頃九十五畆六分九釐五毫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利民嚴鎮海豐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原額未行糧地一千五百八十七頃四十二畆一分二釐二毫究擬其罪外造冊徴解
  順治十七年准河南道御史髙而明題革去永平薊遵等州縣京土各商更換綱商自十八年為始照依原額并新増引目認地行鹽
  順治十八年准御史張沖翼題引目發司以後欠課愈難追比除本年春季引目領過外自夏季仍催各商赴部納課按銀給引
  康熙三年部覆御史賈𢎞祚仍将蘆引自康熈四年為始先發運司轉給各商以便與淮浙山東河東等處畫一遵行
  康熙六年准鹽臣孫錫齡題口北道屬深井堡東城堡西城堡三處原係煎鍋地方近已革鍋改食蘆鹽定額一千二百引自應責商照數納領辦運至於保安衛向銷長蘆綱引三百道今既鍋禁税豁除原行三百道改銷外當另立宣引四處計増宣引一千五百道其引價似應與包課改引之薊永正河一例每引例納課銀三錢一分三釐六毫四絲五忽三微八纎統計該納課銀四百七十兩四錢六分八釐七絲康熈七年准御史孟戈爾代題長蘆巡鹽御史衙門向在京城闗裏到任後巡厯山東河南等處回京有事則進衙門料理而仍居於私家其間恐生𡚁端天津係行鹽之所且有衙門御史自應駐劄天津料理鹽務至於在京鹽院衙門交與工部
  康熈八年准孟戈爾代題鹽犯贖罪銀兩専歸御史題報不必督撫衙門彚題領解鹽課銀兩亦免督撫衙門掛號
  康熙九年准李棠羅璧等題州縣額設私鹽銀兩原因行鹽地方恐有私販巡役賄放每年科以額獲私鹽若干為前御史贖支造冊奏銷心紅紙張各役工食商人奨賞並賑濟貧生孤民修理船隻衙署抵解更名食鹽變價等用雖有懸設之額未敷所支之數嗣後止許見獲私鹽銀兩報解州縣如有定額私徴者該御史指名題㕘從重議處
  康熈十四年十一月户部題准量増鹽課以濟軍需各省鹽課每引増銀五分事平之日停止仍照舊額徴收長蘆鹽課應加増三萬八千六百六十四兩六錢零嗣於康熈二十五年河東鹽臣李時謙題稱各省額引加課銀兩原題定事平停止今大兵全撤長蘆每引應除加課五分共減去課額銀四萬四千八百七十五兩二錢五分零
  康熈十六年八月户科給事中余國柱條奏清查割沒部議額引七十七萬三千二百九十二引每引加鹽二十五觔加徴銀七分共増銀四萬九千五百九十二兩零又先報割沒銀四千三百三十八兩有竒實共増銀五萬四千一百三十兩四錢四分本年十一月御史劉國安㑹同户部郎中石柱等題綱引地方及包課地方計丁加引八萬六千九百六十二道每年加増課銀四萬三千六百四十七兩二錢七分八釐六毫二絲三忽一微内増設天津衛引四千道課銀一千八百九十四兩五錢八分一釐五毫二絲
  康熙十七年六月准户科給事中余國柱條奏連閏扣筭按課議増閏月長蘆鹽差任内加六萬四千四百四十一引請自今年起每嵗加増閏月課銀 康熈十九年綱引并薊永采宣儀封連新増引目共加閏月引七萬一千六百八十八引 康熙二十年遵奉
  恩詔閏月引目停止
  康熙十八年准鹽臣劉安國題滄州一帶南十場距北十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道里遼逺不特青州分司勢難兼顧即各商竈户亦往來未便且東連海濵西臨漕河私販出沒商鹽装運必須専員查驗以杜夾帶應復設滄州分司就近董理以専責成
  康熈二十四年四月准河南巡撫王日藻㑹同河東巡鹽御史李時謙題河南懐慶府河内濟源修武武陟孟縣温縣六屬原食河東之鹽路途遥逺兼池多積水無鹽可買官民交困應改食蘆鹽令長蘆巡鹽御史招募良商報部行鹽辦課原河東懐慶六屬額引三萬七千二百五十一引每引納課銀四錢六分八釐六絲一忽五微共課銀一萬七千四百三十五兩七錢五分八釐九毫三絲六忽五微
  康熈二十六年九月准河南廵撫章欽文題陳州項城縣并舞陽縣等處舊食解鹽均於明朝改食淮鹽各屬距淮窵逺費多價貴額引難銷請照懐慶例改食蘆鹽将六屬額引九千一百道改増長蘆又准長蘆巡鹽御史布爾海題陳州等州縣改食蘆鹽原為便民但淮例每引納銀一兩四分零蘆例每引納銀四錢六分零按課計引共該額引二萬四百一十九道
  康熈二十九年准直𨽻巡撫于成龍㑹同巡鹽御史江蘩題東西城深井三處聽民仍設鍋煎鹽包納引課
  康熙三十年准直𨽻巡撫郭世隆㑹同巡鹽御史顧鐔題懐來等六處改食彛鹽包納引課
  康熈三十二年准直𨽻巡撫郭世隆題延懐保等九處包課地方改設州縣歸併包課銀兩永寕衛歸併延慶州該包課銀九百七十九兩四錢八分二釐深井堡改宣化縣該包課銀四十二兩三錢六分四釐五毫三絲八忽懐來衛改懐來縣保安衛礬山堡亦歸併懐來縣該包課銀五百八十四兩一錢八分五釐二毫一絲四忽西城堡改西寜縣東城堡亦歸併西寜縣該包課銀四百六十六兩九釐九毫一絲八忽保安州照舊該包課銀五百二十二兩三錢九分四毫共該包課銀二千五百九十四兩四錢三分二釐七絲
  康熈四十年准鹽臣劉灝題大宛兩縣額引十萬五千九百餘道舊例一引一鹽因康熙十六年積鹽至二十餘萬不能銷疏鹽臣吕朝潤題准納三引之課行兩引之鹽銷完照舊運行康熙二十九年又因外府州縣引積鹽壅鹽臣江蘩題准照兩淮河東例隨時代銷於大宛兩縣鄉㑹之年将外州縣衆商積鹽告運疏銷康熈三十三年代銷一次三十九年又行一次因各處現積之鹽即係大宛商人所辦疏銷不去故於鄉㑹之年詳明代銷若通州並非代銷之處應停止
  雍正元年八月准鹽臣莽鵠立題雲南鹽政向有官本收鹽之例臣查天津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鹽運由水路船行便易滄州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鹽運從陸路脚價費多是以衆商舍南就北羣趨便宜計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一嵗得鹽十萬餘包引商數家僅銷鹽一萬有竒其餘露堆海灘竈户任意私賣棍徒興販遂致引壅課絀今欲抜本清源請援官本收鹽之例於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本年額課内留銀五萬兩遴委能員専司收買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鹽不許在灘露堆盡運官坨築包堆□苫盖收管陸續發商告運再南運商人中本少者量為接濟及時銷賣官本隨課兼徴官收官解週而復始
  雍正二年八月鹽臣莽鵠立奏稱康熈六十一年之引原係逓年所積今衆商先儘運完積引二十萬道又領運雍正元年額引八十萬有零止剰十餘萬道元年之課竭力措辦已經全完元年之引雖有未完然較之去嵗已為多運十餘萬道若不為展限遽加題㕘恐該州縣畏懼考成勒令繳引辦課商人仍有包賠之累請再展限二年将未完之引每年帶運一半於雍正三四兩年内全完積引部議不准奉
  㫖允行
  長蘆御史所轄四至
  鹽院所治之地以長蘆名其實非止長蘆也直𨽻山東二省與河南之五府四州一縣江南之二州四縣皆歸統轄其以長蘆名者長蘆本漢參扈縣地廢於隋大業間唐以屬滄州宋省入清池縣明永樂破滄州徙其民於長蘆置都轉運鹽使司遣御史嵗一廵視之
  國初亦仍其舊後准鹽臣孟戈爾代題移官署駐天津其銜則仍冒之以長蘆而兼轄山東又以河南開彰懐衛四府舞陽一縣雖近河東而鹽從陸運民食維艱遂亦附食長蘆鹽河南歸徳一府江南徐宿二州并豐沛蕭碭四縣食山東鹽因亦𨽻於長蘆天津者古北海國也東循大海迤北直抵山海闗西倚長城
  運山西界踰黄河距兩淮之西北境綿亘數千里運使所轄四至
  明洪武二年初設河間長蘆都轉運鹽使司後省其文曰長蘆都轉運鹽使司其所司南北十六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凡蘆鹽所行之處共一百七十五州縣營衛皆統轄之北分司所轄四至
  青州分司所轄者興國富國豐財濟民蘆臺越支石碑歸化明隆慶三年以三岔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併入豐財塲康熈十八年又以厚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併入興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惠民塲併入歸化場東距山海闗迤南沿海直抵滄州境轉西及北過静海武清寳坻環繞
  神京綿亘八百餘里
  南分司所轄四至
  滄州分司所轄者利民阜民利國海豐富民深州海盈阜財嚴鎮明隆慶三年以潤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併入阜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益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併入阜財塲海阜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併入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康熙十八年又以海潤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併入阜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海盈塲併入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東沿滄海西抵深州南入山東樂陵海豐北接天津静海周圍六百餘里
  疆域十六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址
  興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初在静海鹽水沽今移髙家荘距運司分司七十里西南接富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南入滄州境接嚴鎮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東北増併阜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臨海河上流接豐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延廣幾五百里户籍在山東濟南府樂陵縣及直𨽻順天府寳坻武清河間府天津静海滄州青縣鹽山南皮等處初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及厚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各有坨一今廢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堡三每堡三鑊厚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堡三每堡一鑊今堡共六鑊共十二灘蕩如舊
  富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初在静海縣鹽水沽今移住天津東至上古林接興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西南過大頭港至子牙鎮入静海縣界北濵漕運入海道延亘一百六十里户籍在山東濟南府樂陵縣及直𨽻順天府武清寳坻河間府滄州南皮慶雲静海寜津青縣天津等處舊有坨一今廢鑊共十六灘蕩已久迷失無迹可考
  豐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滄州葛沽距運司分司七十里東北沿海南連滄州境接嚴鎮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迤西連興國富國轉北直抵軍梁城入寳坻縣境接蘆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延廣四百餘里户籍在静海青縣滄州鹽山天津武清寳坻香河及山東樂陵九州縣地方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及所併三岔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各有坨一今廢堡三灘蕩沿海
  濟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在灤州柏各荘距運司分司三百一十里南界大海東極潮河即劉家河也接石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轉北至笨城入灤州境西跨運河連越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延亘一百三十五里户籍在灤州豐潤玉田樂亭遷安遵化闗東熱河等處坨三今廢堡三鍋蕩在焉
  蘆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寳坻縣蘆臺鎮距運司分司一百四十里南界大海北連寳坻縣東至斗沽接越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西跨夾河之側廣一百二十里户籍在寳坻縣坨一今廢鑊有五灘蕩俱存
  越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豐潤縣宋家營古薊州地方青州分司舊署在此距運司分司二百八十里南濵海别渚名建河即今運河下流東接濟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踰沙河西北至斗沽接蘆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廣袤二百四十里户籍在豐潤灤州遵化玉田等處坨五今廢堡四灘蕩沿海
  石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在樂亭縣石碑鎮距運司分司三百六十餘里南臨大海北跨南河入永平府境東連石閣接歸化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西抵劉家河接濟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延廣一百七十里户籍在樂亭昌黎兩縣坨三今廢堡五灘蕩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南
  歸化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撫寜縣鹽務鎮距運司分司七百餘里南臨海中秦王島北接撫寜院境至龍王廟東抵山海闗界西増惠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域入昌黎縣境接石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延亘四百餘里户籍在撫寜昌黎兩縣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及所併惠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各有坨三今廢堡亦如坨數今尚存灘倚山之麓蕩久荒蕪
  利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向在皂坡荘今遷至畢孟鎮俱係滄州地方距運司二百四十里分司六十里東連阜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西接滄沽南至舊縣北抵大浪白周圍二百里户籍在山東樂陵直𨽻滄州南皮鹽山慶雲青縣交河河間東光等處舊有鹽坨今廢鑊存十五灘移東南蕩地荒蕪
  阜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鹽山縣常葛鎮距運司二百七十里分司七十里東至利國之仁邨西連利民之棗園南接趙村北抵栁葉荘周圍一百餘里户籍在山東濟南府樂陵直𨽻慶雲寜津交河鹽山等處鹽坨三鑊十四灘蕩荒廢
  利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鹽山縣韓村距運司二百四十里分司九十里東連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西接王門荘舊至九女墳止南抵望樹旗北至宼邨周圍二百餘里户籍在滄州鹽山興濟天津等處鹽坨一鑊十四灘居東北蕩地荒蕪
  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鹽山縣羊兒荘距運司三百六十里分司一百二十里東界大海連深州海盈舊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西北過孟窪至武帝臺接利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東界户籍在山東樂陵海豐直𨽻滄州鹽山青縣慶雲興濟等處鹽坨一鑊十二南北各六灘蕩僅有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舊數海盈所歸者已廢
  富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鹽山縣崔家口距運司三百六十里分司一百六十里東連潤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故基西臨古黄河岸迤南入慶雲境北抵阜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延袤一百四十里户籍在山東樂陵海豐直𨽻滄州鹽山慶雲東光等處鹽坨二今廢鑊十因潤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歸併復増兩鑊鹽灘相距七十里草灘半被東民侵佔
  深州海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鹽山縣蘇㙋鎮舊因皂户多居衡水縣遂西徙至衡水縣城内係正定府深州所轄距運司四百八十里分司二百四十里東連武邑西接新集北距陳二荘南抵南天周圍三百餘里户籍在衡水滄州鹽山南皮青縣冀州等處坨廢鑊存其六灘居東北蕩則荒蕪
  阜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鹽山縣髙家灣距運司三百六十里分司一百三十里東至清水溝南連富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西近鹽山故城轉北過小山接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周圍七十餘里户籍在山東海豐樂陵陽信直𨽻滄州鹽山慶雲南皮寜津等處坨二因鹽運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廢鑊十五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七為西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鑊海潤所歸者八為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鑊灘蕩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東北
  嚴鎮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舊制長蘆二十四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青州滄州二司各轄十二明隆慶三年於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裁併其三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裁併其一所司不均遂将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嚴鎮裁屬南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在滄州同居鎮距運司一百二十里分司九十里東近大海西唐官屯南抵利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界北連興國富國兩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周圍一百二十里户籍在玉田武清寳坻豐潤滄州南皮鹽山寜津交河青縣静海東光十二州縣坨二鑊共二十有四灘居東北距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七十餘里
  竈籍戸口人丁
  興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八十三户今實在八十三户
  原額丁六百二十九丁今實在六百一十九丁
  厚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歸併興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三十户今實在三十户
  原額丁三百一十六丁今實在三百一十六丁
  富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二百一十二户今實在二百一十二户原額丁八百九十九丁今實在八百九十九丁
  豐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一百四十五户今實在一百四十八户原額丁九百四十七丁今實在九百四十七丁
  蘆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一百一十二户今實在一百一十八户原額丁三百九十三丁今實在三百九十三丁
  濟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三十八户今實在三十八户
  原額丁六百四十五丁今實在六百四十五丁
  石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八十六户今實在八十户
  原額丁一千六百五十丁今實在一千六百五十丁
  越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三百九十三户今實在三百九十三户原額丁一千一百三十丁今實在一千一百三十丁
  歸化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一百五十四户今實在一百五十四戸原額丁五百五十二丁今實在五百五十二丁
  惠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歸併歸化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四十二户今實在四十二户
  原額丁四百一十三丁今實在四百一十三丁
  利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一百六十九户今實在一百五十二户原額丁四百八十六丁今實在四百八十六丁
  阜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戸一百六十二户今實在一百五十一戸原額丁五百九十五丁今實在五百九十五丁
  利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一百零一户今實在八十三户
  原額丁五百六十八丁今實在五百六十八丁
  阜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九十九户今實在七十三戸
  原額丁三百三十四丁今實在三百三十四丁
  海潤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歸併阜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八十六户今實在七十一戸
  原額丁六百一十三丁今實在六百一十三丁
  深州海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一百九十四户今實在一百九十三户原額丁七百零五丁今實在七百零五丁
  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八十五户今實在八十三戸
  原額丁三百零六丁今實在三百零六丁
  海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歸併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共六十九户今實在六十七户
  原額丁七百七十八丁今實在七百七十八丁
  嚴鎮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户二百零六戸今實在一百九十户
  原額丁五百一十二丁今實在五百一十二丁
  
  朝初定經制悉准前明而南北十六場竈地舊多圏撥遞有増減自順治十八年命巡鹽御史親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分清丈竈地歸還竈户不許豪右隠佔康熙元年復以山東省民地内錯雜竈地有在本省者有在直𨽻南皮鹽山縣者厯年不清令巡鹺御史及地方官清丈各正疆界閲今五十餘年竈地復多迷失灘蕩不無荒熟鍋面不無廢興其額數未能確載惟據雍正三年由單所載原額纂入
  竈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畝
  興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三百三十一頃三十畆二分九釐五毫九絲新増竈地三十一畆原額灘六副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七頃九十畝四分四釐三毫鍋無又併厚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原額竈地一百五十九頃二十二畆六分四釐一毫四絲新増竈地四十六畆原額灘八副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一十一頃三十七畆鍋無
  富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六百四十三頃一十二畆三分三釐三毫三絲三忽新増竈地六頃二十畆原額灘七副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三十八頃七十三畆鍋無
  豐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二百九十七頃三十二畆一分二釐四毫九絲四忽新増竈地二十六畆原額灘一百六十六副原額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地五十二頃二十七畆原額鍋共九面
  蘆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五百三十七頃六十四畆五分八釐五毫新増竈地二頃四十畆原額灘二百二十二副半原額鍋三十一面草蕩地無
  越支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一千三百六十頃新増竈地九頃九十四畆五分原額灘七十二副半草蕩地一百四十頃七十四畆七分五釐原額鍋三十四面
  濟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二百六十六頃八十畆草蕩地一十九頃八十四畆原額鍋一百七十面灘無
  石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草蕩地六十三頃五十四畆三分原額鍋七十二面竈地蕩地俱無
  歸化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二千九百六十四畆六分五釐八毫六絲七忽原額草蕩地六十七畆原額鍋一百一十九面灘無又併惠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原額草蕩地四十四頃五十四畆二分三釐五毫八絲原額鍋一百零七面竈地無灘地無
  利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一千三百零六頃一十七畆四分新増竈地八頃一十一畆五分七釐原額灘二十副鍋無
  阜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七百三十八頃一十五畆九分二釐新増竈地一頃零七畆五分灘無鍋面昔有今無
  利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五百二十三頃三十五畆四分九釐六毫新増竈地二頃三十一畆五分原額灘四副鍋無
  海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三百三十三頃四十一畆四分新増竈地一頃零五畆二分原額灘九十六副半鍋無又併海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原額竈地三百六十五頃五十二畆二分九釐四毫原額灘四十七副鍋無
  富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五百九十五頃四十三畆一分新増竈地七十三畆三分八釐五毫原額灘七十八副鍋無
  深州海盈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五百三十四頃六十八畆三分新増竈地三十畆原額灘七副鍋面無
  阜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五百二十八頃四十七畆三分六釐七毫新増竈地一頃八十九畆八分原額灘一副草蕩地二十九頃七十三畆鍋無又併海潤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原額竈地四百九十一頃五畆一分九釐新増竈地九十畆七分九釐一毫原額灘八十五副草蕩地三頃二十七畆二分鍋無
  嚴鎮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原額竈地縣地四百六十六頃零三畆六分三釐八毫州地七百三十九頃二十畆零三釐六毫新増竈地州地三頃五十六畆三分二釐原額灘二百零九副官鍋昔有今無
  雍正三年覆准長蘆竈場灘地及両省民竈交錯之處俱行細加丈量除各州縣魚鱗冊所載民田外將竈地悉行清出凡有從前典賣與民者俱准其回贖無力者暫令現在管業之人耕種納粮所丈出地畆不得混侵地尺寸造具魚鱗圖冊并查明竈户名姓開載圖籍申詳該鹽政及該督撫存案該鹽政造冊送部查核如有豪衿土棍不服勘丈或不肯收價退地分司申報該鹽政及各省督撫嚴提審究按律治罪四年
  上諭長蘆竈地久未清查以致民竈争控不已聞當年竈地轉售與民其年分久逺有百餘年者業主售主多半變更即有子孫當時價值多寡亦俱遺失或有逃亡等户更無從質問以致同姓影響之人彼此争贖紛紛告訐實滋煩擾若必俟原業竈户有力之日回贖倘原業之人始終無力則此項地畆久久竟成民地亦非清查竈地之良法朕意以為不若將竈户賣與民人之地交易年近確有實據者令竈户備價取贖其餘年久迷失
  之地所有争告無憑詞状該衙門俱存註銷凡民人所有竈地嗣後止許賣與竈户永逺為業如有仍轉行典賣與民者照盜賣官地律治罪永以為例
  雍正三年覆准長蘆竈丁自康熙十八年以後未經編審以本年為始將各場竈丁逐户查現在丁數昔年丁多而今少者開除昔年丁少而今多者頂補按興國等十六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原額竈地一萬二千三百七十八頃三十七畆零原草蕩地四百二十二頃六十一畆零又嚴鎮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地七百三十九頃二十畆零三釐六毫又厯年新増竈地三十九頃一十三畆五分四釐八毫今以𨼆佔現在清查尚未定確數行鹽地方總額
  長蘆所屬行鹽地方共一百九十二州縣營衛行鹽地方引額
  順天府
  大興縣
  原額引三萬五千三百一十二引新増一萬七千六百五十七引
  宛平縣
  原額引三萬五千三百一十二引新増一萬七千六百五十六引外又各地方分銷京鹽餘引三萬五千三百一十三引
  良鄉縣
  額引三千七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七十引
  固安縣
  額引四千七百八十二引分認京引二百二十引
  永清縣
  額引八千引
  東安縣
  額引一千四百引分認京引四百三十二引
  香河縣
  額引八百六十四引新増七百六十引
  通州
  額引一萬二千六百五十引分認京引五百八十二引
  三河縣
  額引一千四百廿八引新増一千二百八十引
  武清縣
  額引二千五百引分認京引一千一百二十引
  寳坻縣
  額引三千七十一引新増二千七百六十引
  寜河縣
  額引附入寳坻縣疏銷
  昌平州
  額引七千三百引分認京引三百三十六引
  順義縣
  額引三千六百五十引分認京引一千引
  宻雲縣
  額引四千二百六十八引
  懐柔縣
  額引一千一百三十引分認京引四百一十四引
  𣵠州
  額引八千七百五十引分認京引二百一十四引
  房山縣
  額引二千五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一十四引
  霸州
  額引三千五百引分認京引一百六十一引
  文安縣
  額引一千一百引新増一百三十九引分認京引五十七引
  大城縣
  額引一千一百二十引新増三百六十六引
  保定縣
  額引一百七十引分認京引八引
  薊州
  額引一千四百二十八引新増一千二百八十引
  平谷縣
  額引四百四十引新増三百八十引
  遵化州
  額引一千五十二引新増一千七百三十七引
  延慶衛
  額引八百引分認京引三十七引雍正三年七月内部劄延慶衛奉
  㫖裁汰將引分與延慶州銷四百一十八道昌平州銷四百一十九道雍正四年四月復奉部咨仍設延慶衛其額引照舊疏銷
  舊州營
  額引四千三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九十八引
  采育營
  額引三千引分認京引一百三十八引
  漷縣營
  額引五百五十引分認京引二十五引
  永平府
  盧龍縣
  額引八百七十七引新増八百七十六引分認京引八十一引
  遷安縣
  額引八百四十六引新増三百八十九引分認京引五十七引
  撫寜縣
  額引一千六十八引新増一千八百三十九引分認京引一百三十四引
  昌黎縣
  額引一千二百三十三引新増一千七引分認京引一百三引
  灤州
  額引一千二百四十引新増一千二百四十引分認京引一百一十四引
  樂亭縣
  額引一千四百二十三引新増一千六百八十九引分認京引一百四十三引
  玉田縣
  額引一千一百五十二引新増一千三十引
  豐潤縣
  額引一千三百二十八引新増一千一百九十引
  保定府
  清苑縣
  額引一萬五千引
  滿城縣
  額引四千六百五十引分認京引二百一十四引
  安肅縣
  額引六千四百引
  定興縣
  額引六千引分認京引二百七十六引
  新城縣
  原設額引五千六百引分認京引二百七十二引
  唐縣
  原設額引五千六百引分認京引二百五十七引
  博野縣
  原設額引三千一百引分認京引一百四十三引
  慶都縣
  額引二千引分認京引九十二引
  容城縣
  原設額引三千五百引又分認京引一百六十引
  完縣
  原設額引五千五百引又分認京引二百五十三引
  蠡縣
  額引六千引分認京引二百七十六引
  雄縣
  額引五千引分認京引二百三十引
  祁州
  額引四千引分認京引一百八十四引
  束鹿縣
  額引五千引新増六千五十五引分認京引五百七引
  安州
  原設額引共一千一百引又分認京引五十一引
  髙陽縣
  原設額引共二千四百引又分認京引一百一十引
  新安縣
  原設額引共二千二百引又分認京引一百一引
  河間府
  河間縣
  額引三千引新増二千四百四十五引分認京引二百五十引
  獻縣
  額引一千二百引新増一千一百八引分認京引一百六引
  阜城縣
  額引一千五百引新増六十八引分認京引七十二引
  肅寜縣
  額引二千引分認京引九十二引
  任邱縣
  額引二千四百引新増九百五十三引分認京引一百五十四引
  交河縣
  額引四百五十引新増一千九十一引
  寜津縣
  額引一千八百引分認京引八十三引
  景州
  額引一千九百引新増四百四十六引分認京引一百八引
  吳橋縣
  額引一千二百引新増一千三百一十七引分認京引一百十六引
  東光縣
  額引一千引新増九百三十八引分認京引八十九引
  故城縣
  額引七百三十六引新増五十六引
  天津府
  天津縣
  新増七百引附静海縣代銷
  青縣
  額引六百三十八引新増二十六引
  静海縣
  額引九百引
  滄州
  額引三百六十五引新増四十六引
  南皮縣
  額引三百引新増三百六十四引
  鹽山縣
  額引三百引
  慶雲縣
  額引三百引
  正定府
  正定縣
  額引九千一百九十七引分認京引四百二十三引
  獲鹿縣
  額引六千七百引新増三百七十七引分認京引三百二十五引
  井陘縣
  額引七千引分認京引三百二十二引
  阜平縣
  額引五百引新増十五引分認京引二十三引
  欒城縣
  額引四千一百引分認京引一百八十九引
  行唐縣
  額引三千八百引新増二百二十八引分認京引一百八十五引
  靈夀縣
  額引二千四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一十引
  平山縣
  額引四千引分認京引一百八十四引
  元氏縣
  額引五千九百引新増四百一十四引分認京引二百九十引
  贊皇縣
  原設額引一千七百引分認京引四百五十三引
  新樂縣
  原設額引三千一百引分認京引一百四十三引
  晉州
  原設額引四千四百五十引分認京引二百五引
  無極縣
  額引二千二百引新増一千五百四十六引分認京引一百七十二引
  藁城縣
  原設額引五千四百引分認京引二百四十八引
  順徳府
  邢臺縣
  額引一萬一千引分認京引五百六引
  沙河縣
  額引二千五百引新増六百一十四引
  南河縣
  原設額引四千三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九十八引
  平鄉縣
  原設額引四千三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九十八引
  廣宗縣
  額引四千引分認京引一百八十四引
  鉅鹿縣
  額引四千四百引新増五百七十一引分認京引二百二十八引
  唐山縣
  額引一千引新増二百四十六引分認京引五百九十四引
  内邱縣
  額引三千三百引分認京引三百引
  任縣
  額引二千二百引新増四十七引分認京引一百三引
  廣平府
  永年縣
  額引一萬二千七百八十七引分認京引二百一十三引
  曲周縣
  額引九千三百引分認京引二百引
  肥鄉縣
  額引二千五百引新増一千一百八十引分認京引一百六十九引
  雞澤縣
  額引一千二百引新増一千三百九十引分認京引一百一十九引
  廣平縣
  額引二千七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二十四引
  邯鄲縣
  額引四千三百二十五引分認京引一百九十九引
  成安縣
  額引三千六百引分認京引一百引
  威縣
  額引六千二百引分認京引二百八十五引
  清河縣
  額引七百二十引分認京引三十三引
  磁州
  額引六千一百一十引分認京引二百八十一引
  大名府
  元城縣
  額引六千引分認京引二百七十六引
  大名縣
  額引五千一百九十引分認京引二百三十九引
  南樂縣
  額引三千二百引分認京引一百四十七引
  魏縣
  額引六千六百引
  清豐縣
  額引二千七百引新増三千五百六十二引分認京引二百八十八引
  東明縣
  額引三千引分認京引一百三十八引
  開州
  額引三千一百引新増二千七百四十二引分認京引二百六十九引
  長垣縣
  額引八千六百引分認京引三百九十六引
  宣化府屬五州縣包課引五千七百道
  宣化縣
  原額一百引係宣化府深州堡改仍設煎鍋令民包課
  懐來縣
  原額六百八十引係懐來衛改又歸併保安衛三百引𥖎山堡三百引共額引一千二百八十引改食彛鹽令民包課
  西寜縣
  原額六百引係宣化府南路西城堡改又歸併東城堡五百引仍設煎鍋令民包課
  延慶州
  額引一千六百引又改食彛鹽令民包課
  保安州
  額引一千一百二十引改食彛鹽令民包課
  易州
  額引一萬一百五十引分認京引四百六十七引
  淶水縣
  額引三千六百引分認京引一百六十六引
  廣昌縣
  額引未設
  冀州
  額引二千一百引新増二千四百三十七引分認京引二百九引
  南宫縣
  額引二千四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一十引
  新河縣
  額引新増二千二百四十一引分認京引一百三引
  棗强縣
  額引三千六百二十引分認京引一百六十六引
  武邑縣
  額引一千五百引新増一千六百八十五引分認京引一百四十六引
  衡水縣
  額引三千九百八十九引新増一百五十八引分認京引一百九引
  趙州
  額引四千八百引又分認京引二百二十引
  柏鄉縣
  額引二千五百引分認京引二百引
  隆平縣
  額引三千一百引分認京引一百三引
  髙邑縣
  額引二千一百五十引分認京引九十九引
  臨城縣
  額引二千二百四十九引分認京引一百零三引
  寜晉縣
  額引九千二百引分認京引四百二十三引
  深州
  額引三千引新増三千二百九十原闕
  二百八十九引
  武强縣
  額引六百引新増九百六十一引分認京引七十二引
  饒陽縣
  額引二千八十五引新増二千八百一十二引分認京引二百二十五引
  安平縣
  額引一千五百引新増一千八百八十二引分認京引一百五十六引
  定州
  額引一萬二千四百引又分認京引五百七十引
  曲陽縣
  額引四千引分認京引一百八十四引
  深澤縣
  額引四千六百三十二引分認京引二百一十三引












  畿輔通志卷三十六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畿輔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