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白咸傳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8

白咸,其先河內人(河內曰鹹。)。在夏後時,有居青州者,歲貢上國,未入官;至周,子孫有曰苦、曰飴、曰虎者始入官,共祭祀賓客膳羞事。周末,子姓昌熾,在齊東海島間環水以自國,習夙沙氏術,日以陰陽水火煉修為事。其最功者名成金(管子策言。),與齊大夫管夷吾交獨密,遂進策夷吾,介之通齊君,自讚吾策用,可使齊富強天下。夷吾力薦侯曰:「齊國貧且饑,而使成金抱遺利不用,是仲不智也。知而不言,是仲不仁也。仲為君得利師,惟君法焉。」齊侯喜,用安車禮聘之,馭千里驥,服其錙裝,益辟土海濱,鑿井築灶,蓋茆比比若拂廬然,使顓煉修其中,民搖手觸禁不得犯,不一年功,地沙土皆成白銀,抱利充然而齊霸天下矣。繇是齊侯請於王,賜爵鼎侯,封其國曰海王,俾世子孫食邑凡若干戶。咸去鼎侯十世,父曰潤下,與母富氏媚禱於灶,得咸漢青龍壬戌生月丁未。日者推曰:「咸水命,日最旺,火伏(壬戌大海水,本月入庚伏。)。運一轉,實能讚國家關石。」咸為人魯重,嘗自負為席珍,與庾嶺梅處士氣味同,酸鹹結為伯仲交,而世未薦進於上者。會吳王濞取士於魚鹽東海,人遂以咸充賦。王見咸膚玉雪星星然,笑曰:「咸所謂江漢濯而秋陽暴皓乎?」尚者用之,吳富遂甲他諸侯,然濞因是以驕已,則亦咸有罪也。武帝元封間,咸用齊東郭咸陽薦,職到大農,其族屬名官者二十有九(文徒應前未有官。)。時雒陽賈人桑弘羊、南陽大冶孔僅,皆並口附咸議,得寵幸,咸自謂遇不減鼎祖,然國未富而民先病矣。咸在官若干年,徒縻牢廩,而績用弗成,廷臣有欲烹其黨弘羊者。帝晚年亦悔用咸,猶未罷遣,又學士群議咸失,皆願罷咸而後化可興,咸自是稍引退云。

太史公曰:「白氏本出炎帝後,戰國時有圭者,最喻於利,昔嘗見辟孟軻氏。咸一志利民,覆民是病。古之利民,不民之利而民自利,利莫大焉。咸通異是,故自齊管氏能用白氏,斤斤使其君霸,後之得其利者或寡矣。嗟乎!當咸遇大漢,使勸其君除苛令,調齊眾,不損下以益上,庶幾鼎鼐之佐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