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百戰奇略
第九卷
(明)劉基
第十卷


聲戰 第八十一编辑

凡戰,所謂聲者,張虛聲也。聲東而擊西,聲彼而擊此,使敵人不知其所備,則我所攻者,乃敵人所不守也。法曰:「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

後漢建武五年,耿弇與張步相拒,步使其弟藍將精兵二萬守西安,諸郡太守合萬餘人守臨淄,相去四十餘里。弇進兵畫中,居二城之間。視西安城小而堅,且藍兵又精;臨淄雖大而易攻,乃敕諸將會後五日攻西安。藍聞之,日夜為備。至期夜半,弇敕諸將皆蓐食,會明,至臨淄。護軍荀梁等爭之,以為宜速攻西安。弇曰:「〔不然。〕西安聞吾欲攻之,日夜備守;臨淄出其不意,至必驚擾,攻之,則一日可拔。拔臨淄則西安孤,張藍與步阻絕,必自亡去,所謂擊一而得二者也。若攻西安,不卒下,頓兵堅城,死傷必多。縱能拔之,藍帥兵奔還臨淄,并兵合勢,觀人虛實。吾深入敵地,後無轉輸,旬日之間,不戰而困。諸君之言,未見其宜。」遂攻臨淄,半日拔之,入據其城。張藍聞之,果將兵亡去。

和戰 第八十二编辑

凡與敵戰,必先遣使約和。敵雖許諾,言語不一。因其懈怠,選銳卒以擊之,其軍可敗。法曰:「無約而請和者,謀也。」

秦末,天下兵起。沛公西入武關,欲以二萬人擊秦嶢下軍,張良曰:「秦兵尚強,未可輕。聞其將多屠、賈子,易以利動。願沛公且留壁,使人先行,為五萬人具食,且日益張旗幟為疑兵,而使酈生持寶啖秦將。」秦將果叛,欲連和。沛公欲聽之,良曰:「此獨其將欲叛耳,恐士卒不從,不從必危,不如因其懈擊之。」沛公乃引兵出擊秦軍,大破之。

受戰 第八十三编辑

凡戰,若敵眾我寡,暴來圍我,須相察眾寡、虛實之形,不可輕易遁去,恐為尾擊。當圓陣外向,受敵之圍,雖有缺處,我自塞之,以堅士卒心。四面奮擊,必獲其利。法曰:「敵若眾,則相眾而受敵。」

北史》:魏普泰元年,高歡討并州刺史爾朱兆。孝武帝永熙元年春,拔鄴。爾朱光自長安,兆自并州,度律自洛陽,仲遠自東郡,同會於鄴,眾二十萬,挾漳水而軍。歡出頓紫陌,馬不滿三千,步不滿三萬。乃於韓陵為圓陣,連牛驢以塞歸路,〔於是〕將士皆為必死,選精銳步騎從中出,四面擊之,大破兆等。

降戰 第八十四编辑

凡戰,若敵人來降,必要察其真偽。遠明斥候,日夜設備,不可怠忽。嚴令偏裨,整兵以待之,則勝,不然則敗。法曰:「受降如受敵。」

後漢建安二年,曹操討張繡於宛,降之。〔繡〕既而悔恨復叛,襲擊曹操軍,殺曹操長子昂、〔弟子安民〕,操中流矢,師還舞陰。繡將騎來,操擊破之。繡奔穰,與劉表合。操謂諸將曰:「吾降繡,失在不便取質,以致如此。〔吾知所以敗。〕諸將觀之,自今以後,不復敗矣。」

天戰 第八十五编辑

凡欲興師動眾,伐罪吊民,必任天時。乃君暗政亂,兵驕民困,放逐賢人,誅殺無辜,旱蝗冰雹,敵國有此,舉兵攻之,無有不勝。法曰:「順天時而制征討。」

北齊,後主緯隆化元年,擢用邪佞:陸令萱、和士開、高阿那肱、穆提婆、韓長鸞等,宰制天下,陳德信、鄧長、何洪珍參預機權。各領親黨,升擢非次,官由財進,獄以賂成,亂政害人,遂致旱魃、水潦、寇盜并起;又猜嫌諸王,皆無罪受損,丞相斛律光及弟荊山公羨,并無罪受誅。漸見覆弱之萌,俄觀土崩之勢。周武帝乘此,一舉而滅之。

人戰 第八十六编辑

凡戰,所謂人者,推人士而破妖祥也。行軍之際,或梟集牙旗,或杯酒變血,或麾杆毀折,唯主將決之。若以順討逆,以直伐曲,以賢擊愚,皆無疑也。法曰:「禁祥去疑,至死無所之。」

武德六年,輔公祐反,詔趙郡王李孝恭等討之。將發,與將士宴集,命取水,忽變為血,在座皆失色,孝恭自若曰:「〔禍福無門,唯人所召。〕毋疑,此乃公祐授首之徵也。」遂飲而盡之,眾心為安。先是,賊將拒險邀戰,孝恭堅壁不出,以奇兵絕其糧道。賊飢,夜薄李營,孝恭堅臥不動。明日,以羸兵扣賊營挑戰,別選騎裨以待。俄而羸兵卻,賊追北且囂,遇祖尚,薄戰,遂敗。趙郡王乘勝破其別陣,輔公祐窮走,追騎生擒之〔,江南悉平〕。

難戰 第八十七编辑

凡為將之道,要在甘苦共眾。如遇危險之地,不可舍眾而自全,不可臨難而苟免,護衛周旋,同其生死。如此,則三軍之士豈忘己哉?法曰:「見危難,無忘其眾。」

魏,曹操征孫權還,〔使〕張遼、樂進、李典將七千餘人屯合肥。操征張魯,教與護軍薛悌書,題其函曰:「敵至乃發。」俄而,權帥眾圍合肥,乃發此教曰:「若孫權至者,張、李將軍出戰、樂將軍守城,護軍勿與戰。」諸將皆疑,遼曰:「公遠征在外,比敵至此,破我必矣,是以指教。及其未合,逆擊之,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然後可守也。勝負之機,在此一舉,諸君何疑?」李典意與遼同。於是,遼夜募敢從〔之士〕,得八百人,椎牛享士,明日大戰。平旦,遼披甲出戰,先登陷陣,殺賊數十人,斬二將,大呼自名,衝陣至權麾下。權大驚,眾未知所以,走登高。權以長戟自守,遼叱權下,權不敢動〔,望見遼所將眾少〕,乃聚兵圍遼數重,遼左右突圍,直前急擊,圍開,遼將麾下數十人得出,餘眾呼號曰:「將軍棄舍我耶?」遼復入圍,拔出餘眾,權軍無敢當者。自旦至日中,吳人奪氣。遼〔還〕修守備,眾心乃安,〔諸將〕悅服。權守合肥旬日,城不得拔,乃退。遼率諸將追擊,幾獲權。

易戰 第八十八编辑

凡攻戰之法,從易者勝敵。敵若屯備數處,必有強弱眾寡。我可遠其強而攻其弱,避其眾而擊其寡,則無不勝。法曰:「善戰者,勝於易勝者也。」

北史》:周武帝〔將〕伐齊之河陽,〔謀及臣下〕,宇文弼〔進策〕曰:「〔今之用兵,須擇其地。〕河陽要衝,精兵所聚,盡力攻圍,恐難得志。〔如臣所見,〕彼汾之曲,城小山平,攻之易拔。」武帝不納,師竟無功。〔建德五年,大舉伐齊,卒用計。後終於平齊。〕

餌戰 第八十九编辑

凡戰,所謂餌者,非謂兵者置毒於飲食,但以利誘之,皆為餌兵也。如交鋒之際,或棄牛馬,或遺財物,或舍輜重,切不可取,取之必敗。法曰:「餌兵勿食。」

漢獻帝建安五年,袁紹遣兵攻白馬,操擊破之,斬其將顏良。遂解白馬之圍,徙其民〔循河〕而西。紹渡河追之,軍至延津南。操勒兵駐營南坡下,令騎解鞍放馬。是時,白馬輜重就道。諸將以為敵騎多,不如還保營。荀攸曰:「此所謂餌兵,如之何去之!」紹騎將文醜與劉備將五六千騎前後至。諸將曰:「可上馬。」操曰:「未也。」有頃,騎至稍多,或分趣輜重。操曰:「可矣。」乃皆上馬。〔時騎不滿六百,遂〕縱〔兵〕擊,大破之,〔斬醜〕。

離戰 第九十编辑

凡與敵戰,可密候鄰國君臣交接有隙,乃遣諜者以間之。彼若猜貳,我以精兵乘之,必得所欲。法曰:「親而離之。」

戰國,周赧王三十一年,燕上將樂毅并將秦、魏、韓、趙之師伐齊,破之,泯王出奔於莒。燕軍聞齊王在莒,合兵攻之。楚將淖齒將兵救齊。因為齊相,欲與燕將分齊地,乃執王數其罪而誅之。復堅守莒城、即墨以拒燕兵,數月不下。樂毅并圍之,即墨大夫戰死,城中推田單為將軍。頃之,〔燕〕昭王薨,惠王立,為太子時與毅有隙。田單聞之,乃縱反間曰:「樂毅與燕新王有隙,畏誅,欲連兵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唯恐他將之來,即墨殘矣。」燕王以為然,乃使騎劫代毅。毅遂奔趙,燕將士由是不和。單乃詐以卒為神師而祀之,列火牛陣,大破燕軍;復齊七十餘城,迎襄王自莒入臨淄。

◀上一卷 下一卷▶
百戰奇略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