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二

卷第一百三十一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三十二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三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二

 樂語

    教坊致語        宋   祁

    勾合曲         宋   祁

    勾小兒隊        宋   祁

    隊名          宋   祁

    問小兒         宋   祁

    小兒致語        宋   祁

    勾雜劇         宋   祁

    放隊          宋   祁

    教坊致語        王  珪

    勾合曲         王  珪

    勾小兒隊        王  珪

    隊名          王  珪

    問小兒隊        王  珪

    小兒致語        王  珪

    勾雜劇         王  珪

    放小兒隊        王  珪

    勾女弟子隊       王  珪

    隊名          王  珪

    問女弟子隊       王   珪

    女弟子致語       王   珪

    勾雜劇         王   珪

    放女弟子隊       王   珪

    集英殿秋宴教坊致語   元   絳

    勾合曲         元   絳

    勾小兒隊        元   絳

    隊名          元   絳

    問小兒隊        元   絳

    小兒致語        元   絳

    勾雜劇         元   絳

    放小兒隊        元   絳

    勾女弟子隊       元   絳

    隊名          元   絳

    問女弟子隊       元   絳

    女弟子致語       元   絳

    勾雜劇         元   絳

    放女弟子隊       元   絳

    集英殿秋宴教坊致語   蘇   軾

    勾合曲         蘇   軾

    勾小兒隊        蘇   軾

    隊名          蘇   軾

    問小兒隊        蘇   軾

    小兒致語        蘇   軾

    勾雜劇         蘇   軾

    放小兒隊        蘇   軾

    勾女童隊        蘇   軾

    隊名          蘇   軾

    問女童隊        蘇   軾

    女童致語        蘇   軾

    勾雜劇         蘇  軾

    放隊          蘇  軾

    㑹老堂致語       歐陽 脩

 哀辭

    哭尹舎人詞       富  弼

    哀穆先生文       蘇  舜欽

    弔岳二生文       劉  敞

    蘇明𠃔哀詞       曾  鞏

    錢君𠋣哀詞       蘇  軾

    鍾子翼哀詞       蘇  軾

   哭李仲蒙辭      文  同

   毗陵張先生哀辭代吕侍講作  汪    革

   王升之誄       劉  跂

    教坊致語      宋  祁

臣聞璿杓東指披寶典以開年玉節南馳重歡隣

而講好國美春臺之享朝推宴俎之慈用洽樂康

式昭熈盛恭惟尊號 皇帝陛下紹承丕烈奄宅

中邦坐黄屋以訓恭擁綠圖而進道五辰順理九

扈告豐圓璧方琮並薦精純之祀巽風觧雨交流

曠蕩之恩五刑則觧網畫冠一尉則垂櫜卧鼔鴻

休紹至協氣翔臻属𡻕朔之申儀加使華之修聘

爰開廣殿胥慶佳辰王人捧日以揚輝方丈移山

而獻壽珍羣肅穆晬表顒卬瑞藻躍魚嘉鎬京之

飲酒翠梧傾鳯應韶舞之樅金式均𫎇湛之仁普

詠叢雲之旦臣濫巾法部旅進神庭切抃享期敢

進口號 千官星拱侍凝旒紫殿餘寒已暗収日

湛露華浮宴席天回春色徧皇州雲韶三闋翔朱

鷺錦幕千層舞翠虬拭玉隣邦通使節萬齡亨㑹

慶洪猷

    勾合曲       宋  祁

玉色凝温盛慶儀于瑞日葵心委照同華宴于需

雲矧韶律以方融顧群萌之将達宜陳偹奏用洽

太和徐韻宫商教坊合曲

    勾小兒隊      宋  祁

綵岫岧嶤爛仙葩於曉日霞𥚑轉炫疊華鼓于春

雷烏漏未移鸞觴在御宜進㳺童之列俾陳逸綴

之妍上奉宸歡教坊小兒入隊

    隊名        宋  祁

紫殿開慈宴 青衿綴舞行

    問小兒       宋  祁

便姢躡履皆竹馬之髫齡蹀𨇾交竿盡蘭觿之雅

飾既樂陶姚之化盍陳象勺之因進叩天階雍容

敷奏

    小兒致語      宋  祁

臣聞慶朔履端儼鷺雍而四㑹寳隣馳騁拭虹玉

以申歡嘉乃禮成眷兹作首爰詔夏渠之饗允昭

交泰之期恭惟 尊號皇帝陛下徳緫右文功宣

下武順四時之和燭濟萬世於夷庚海不揚波地

無愛寳属以階蓂肇暦律鳯囬春順邦令以布和

脩國儀以行慶承雲調露方諧廣樂之音釂飲陪

飱普適中衢之賜洽歡心于苹鹿暢群抃于山鼇

臣等雖愧妙年同欣盛際既造規蒲之地願陳秉

翟之容未敢自専伏𠉀進㫖

    放隊        宋  祁

金徒漏改玉斚廵周既殚雅舞之容復罄歡謡之

樂宜遵矩歩歸詠雩風再拜天階相将好去

    教坊致語      王  珪

臣聞髙廪登秋美粢盛之已報需雲命燕嘉飲食

之維時况寳暦之逢熈復皇居之乗豫樂與群臣

之飫翕同萬物之和恭惟 尊號皇帝陛下徳邁

前王仁敷中㝢虎旗犀甲韜兵武庫之中桂海氷

天獻賮彤墀之下邦有休符之應民躋壽域之康

𠉀爽氣于重霄置清觴于别殿下珍群之鵷鷺發

和奏之笙鏞于時日上扶桑風生閶闔度芝盖于

丹墄降金輿于紫闈百獸感和来舞帝虞之樂羣

生遂性如登老氏之臺固已追平樂之勝逰掩柏

梁之髙㑹臣繆參法部𫉬望清光靡揆才蕪敢進

口號 翠輦鳴梢下未央千官齊望赭袍光霜清

玉佩中天響風轉金爐合殿香仙路忽驚蓬島近

畫隂偏度漢宫長年年萬寳登秋後常與君王獻

壽觴

    勾合曲       王  珪

露泛帝觴凝九秋之顥氣星聨朝弁燦初日之長

暉方魚藻以均歡宜簫韶之合奏宸逰正洽樂節

徐行上恱天顔教坊合曲

    勾小兒隊      王  珪

燕觴飛羽方歌湛露之詩廣樂摐金已極鈞天之

奏宜命逰童之綴來陳舞佾之容上奉皇慈教坊

小兒入隊

    隊名        王  珪

紅茵鋪錦戺 綘節引仙童

    問小兒隊      王  珪

宸庭廣御仰侔太紫之SKchar2鈞樂更和曲盡咸英之

奏何處采髦之侣輙趍文陛之前必有所陳雍容

敷奏

    小兒致語      王  珪

臣聞舜帝深仁衆極慕羶之樂周家盛德時歌在

藻之娱矧逢下武之期屢洽登年之瑞張君臣之

廣燕煥今古之多儀恭惟 尊號皇帝陛下躬神

睿之姿撫休明之運禮樂兼于三代文章邁于兩

京矧乃武庫韜戈戎亭徹𠉀百蠻犇走南踰銅鼓

之鄉萬里謳謡西出玉關之路今則清商應律滯

穗盈疇奏肆夏之音事軼元侯之饗詠嘉魚之什

禮交君子之歡足以崇勝㑹于難追騰頌聲於無

既臣等生陶醲化謬齒伶坊雖在童髦嘗習舞干

之妙争趍君陛願隨樂節之行未敢自專伏𠉀進

    勾雜劇       王  珪

華旌炫影觀童舞之成文𦘕鼓収聲識鈞音之終

曲助以優人之伎卜為清晝之歡上懌宸顔雜劇

來歟

    放小兒隊      王  珪

銅壶逓箭屢移宫𣗳之音鷺羽充庭乆曵童髦之

綵既闕韶音之奏難停舞綴之容再拜天階相将

好去

    勾女弟子隊     王  珪

華簮照席再嚴百辟之趍寳幄更衣復覩中天之

坐宜度仙韶之曲更呈舞䄂之妍上奉皇慈両軍

女弟子入隊

    隊名        王  珪

宫錦祥鸞下 仙㲈采鳯来

    問女弟子隊     王  珪

金徒緩刻延麗日於壷中翠羽飛觴醉流霞于天

上何仙姿之綽約叩丹陛以踟蹰須有剖陳近前

敷奏

    女弟子致語     王  珪

妾聞𠉀迎霜降属百工之告休歌起鹿鳴見群臣

之合好矧萬機之多豫復千載之盛期啓燕良辰

騰歡綿㝢恭惟 尊號皇帝嚮明紫極儲思巖廊

邁三皇五帝之風紹一祖二宗之烈𠉀亭相属不

齎萬里之糧年廪屢登又美曽孫之稼時及授衣

之𠉀民多擊壤之禧廣慈惠于前儀慶升平于兹

日玉觴盈醴均流湛露之恩翠虡摐金合奏洞庭

之曲感福休于靡極召和樂於無窮妾等幸遇昌

時預陳法部舉聽鏗純之節來𠫵蹈厲之容未敢

自專伏𠉀進止

    勾雜劇       王  珪

鸞拂宫茵極七盤之妙態鳯儀仙曲終九奏之和

聲方鎬飲之窮歡宜秦優之進技宸顔是奉雜劇

来歟

    放女弟子隊     王  珪

宫花剪彩恍疑天上之春海日啣規忽𮗜人間之

暮宜整羽衣之綴却回雲島之逰再拜彤庭相将

好去

    集英殿秋宴教坊致語 元  綘

臣聞灝氣澄爽當金飈沆碭之時岩廊穆清乃黄

屋燕閒之日肆陳廣惠申惠庶工慶盛世之熈隆

浹輿情而鼓舞恭惟 皇帝陛下九乾毓粹三象

儲精丕承累洽之基茂建大中之治縱横文武聲

教塞于天淵出入聖神威靈震于戎狄方且輯瑞

而朝群后垂筴而揖三皇光圖麗史之祥紛綸而

洊至軼漠踰沙之貢竭蹷以相趍運獨化于陶鈞

寘懷生于仁壽属商煒之遒暮方𡻕物之順成特

御大庭爰開髙宴動詔蹕于丹禁集朝簮于赤墀

美樂在陳下九苞之鳯舞嘉觴來上騰萬𡻕之山

聲續卿雲復旦之歌合湛露晞陽之雅臣等叨𠫵

法部幸對威顔上凟聖聦敢進口號 秋風閶闔

九門開天上鳴鞘步輦来萬樂筦弦流紫府千官

簮佩集鈞臺華胥雲霧凝仙仗南極星辰入壽杯

既醉太平均五福明良賡載詠康哉

    勾合曲       元  綘

金飈日爽慶嘉生登稔之祥玉座天臨宣惠宴均

懽之澤宜按鳯韶之奏載賡魚藻之歌上奉宸嚴

教坊合曲

    勾小兒隊      元  綘

簫韶迭奏通天地以均和簮組相趍恊君臣之同

樂宜命垂髫之侣来陳舞象之容徐韻宫商教坊

小兒入隊

    隊名        元  綘

舞羽虞庭樂 歌雲沛水童

    問小兒隊      元  綘

廣樂張庭華茵匝地何爾童觹之侣来瞻宸扆之

嚴必有叙陳分明敷奏

    小兒致語      元  綘

臣聞霜氣始肅登萬寳以順成金行當期奄四夷

而率服乗蕭辰之爽澈開廣宴之光華親御九宸

均懽百辟恭惟 皇帝陛下至仁溥博盛德昭清

獨觀萬化之源遐踵三皇之武振張禮樂垂玉度

于區中揔𭣄英雄憺霆威于徼外神功廣運聖業

永昌方黄屋之清居乗素商之令序肆瑶席于黼

帳下琱輿于紫闈夀斝九行懽聲動而六鼇抃鈞

簫八闋和氣浹而丹鳯翔仰属重熈誕膺多福臣

等甫當髫鬌幸閲聲明習戯康衢甞為于蹈舞進

趍文陛願效於𠆸能未敢自專伏𠉀進止

    勾雜劇       元  絳

疊鼓凝簫未已九成之奏垂髫佩韘暫分八佾之

行宜陳優戯之容上奉威顔之樂再更妙引雜劇

来歟

    放小兒隊      元  絳

金胥漏緩玉案香濃天酒千鍾眷簮紳之具醉童

衣五綵促歩武以将歸再拜天階相将好去

    勾女弟子隊     元  絳

日轉彤墀香飄黼座宜旅陳于舞綴以仰奉于宸

懽上恱天顔兩軍女弟子入隊

    隊名        元  綘

承雲鈞籟合廻雪舞衣輕

    問女弟子      元  絳

翠華日麗玉殿風清飄然妙舞之容来此丹塗之

地帝暉在望晝漏已移必有叙陳分明敷奏

    女弟子致語     元  絳

妾聞周詩既醉工歌均五福之祥漢宴無譁國禮

重九儀之序方戒肅霜之候特推湛露之恩百辟

相趨三靈共恱恭惟 皇帝陛下握樞臨極秉籙

御乾道昭五聖之光孝奉兩宫之養聦文若古動

雲漢之昭囬智武如神馳雷霆之震赫羗戎率服

稼穡阜成當秋籥之澄凝方政機之暇豫轉清蹕

于黄道集華簮于赤墀汎齊千鍾共享衢尊之美

咸池九奏具聞天籟之和維兹燕愷之娱属是休

嘉之㑹妾等叨陪樂府得踐宫塗望咫尺之威實

欣于天幸效蹁躚之舞願奉于宸懽未敢自專伏

候進止

    勾雜劇       元  絳

舞佾徊翔已奉建章之㑹倡徘調笑宜来平樂之

塲上恱天顔雜劇来歟

    放女弟子隊     元  絳

香凝黼幄聽玉漏之頻移日轉文茵顧霓裳之乆

駐已盡七盤之妙宜還三洞之逰再拜天階相将

好去

    集英殿秋宴教坊致語 蘇  軾

臣聞天無言而四時成聖有作而萬物覩清浄自

化雖仰則于帝心愷悌不回亦俛同于衆樂属此

九秋之𠉀粲然萬寳之成吾王不逰何以勞農而

休老君子如喜則必大烹以養賢恭惟 皇帝陛

下孝通神明仁及草木行堯禹之大道守成康之

小心華夷来同天地並應以謂福莫大于無事瑞

曷加于有年南極呈祥𠉀秋分而老人見西夷慕

義涉流沙而天馬来嘉與臣工肅陳燕爼禮元侯

以三夏諧庶尹扵九成宗示御觴聳近臣之榮觀

臚傳天語溢兩廡之歡聲臣等幸覯昌辰叨塵法

部採謡言于擊壤助矇瞍之陳詩仰奉威顔敢進

口號 霜飛碧瓦尚生煙日泛彤庭已集仙藹藹

四門多吉士熈熈萬國屢豐年髙秋爽氣明宫殿

元祐和聲入管絃菊有芳𠔃蘭有秀從臣誰和白

雲篇

    勾合曲       蘇  軾

西風入律間歌秋報之詩南籥在庭偹舉徳音之

絃匏一倡鍾鼓畢陳上奉宸嚴教坊合曲

    勾小兒隊      蘇  軾

皇慈下逮罄百執以均歡衆技畢陳示四方之同

樂宜進垂髫之侣来脩秉翟之儀上奉威顔教坊

小兒入隊

    隊名        蘇  軾

登歌依頌磬下管舞成童

    問小兒隊      蘇  軾

大君有命肆陳管磬之音童子何知入簉工師之

末欲詳来意冝悉奏陳

    小兒致語      蘇  軾

臣聞天行有信正得秋而萬寳成君徳無私日将

旦而群隂伏清風應律廣樂在庭占嵗事于金禳

望天顔之玉粹沐浴膏澤詠歌太平恭惟 皇帝

陛下天縱聦明日躋聖知無一物之失所得萬國

之懽心雖擊壌之民固何知于帝力而後天之祝

亦各抒其下情臣等幸以齠齔之年得居仁壽之

域詠舞雩于沂水乆樂聖時唱銅鞮于漢濵空慙

俚曲願陳舞綴少奉宸懽未敢自専伏𠉀進止

    勾雜劇       蘇  軾

絃玉琯屢進清音華翟文竿少停逸綴冝進詼

諧之技少資色笑之歡上恱天顔雜劇来歟

    放小兒隊      蘇  軾

回翔丹陛已陳就日之誠合散廣庭曲盡流風之

妙歌鍾告闋羽籥言旋再拜天階相将好去

    勾女童隊      蘇  軾

錦薦雲舒来九成之丹鳯霞衣鱗集𨼆三疊之靈

鼉上奉宸嚴教坊女童入隊

    隊名        蘇  軾

香澐浮繡扆花浪舞彤庭

    問女童隊      蘇  軾

清禁深嚴方縉紳之雲集仙音嘽緩忽簮珥之星

陳徐歩香茵悉陳来意

    女童致語      蘇  軾

妾聞鈞天廣樂空𫝊帝所之逰閶闔清風理絶庶

人之共夫何仙聖靡隔塵凡仰瞻八采之威自慶

千齡之遇恭惟 皇帝陛下乾健而粹離明而文

規摹六聖之心人将自化儀刑文母之徳天且不

違樂兹大有之年申以示慈之㑹虞韶既畢夏籥

将興妾等分綴以湏審音而作願俟上歌之闋少

同率舞之歡未敢自専伏取進止

    勾雜劇       蘇  軾

絃匏迭奏干羽畢陳洽聞舜樂之和稍進齊諧之

技金𢇁徐韻雜劇来歟

    放隊        蘇  軾

羽觴湛湛方陳既醉之詩鼉鼓淵淵復奏言歸之

曲峨鬟佇立斂袂𨚫行再拜天階相将好去

    㑹老堂致語     歐陽 脩

某聞安車以適四方禮典雖存于往制命駕而之

千里交情罕見于今人伏惟致政少師一徳元臣

三朝宿望挺立始終之節從容進退之宜謂青衫

早並于俊逰白首各諧于歸老已釋軒裳之累𨚫

尋雞𮮐之期逺無惮于川塗信不渝于風雨幸㑹

北堂之學士方為東道之主人遂令潁水之濵復

見徳星之聚里開拭目覺陋巷以生光風義聳聞

為一時之盛事敢進口號上賛清歡 欲知盛集

繼荀陳請㸔當筵主與賔金馬玉堂三學士清風

明月兩閑人紅芳已盡鶯猶囀青杏初嘗酒正醇

美景難并良㑹少乗歡舉首莫辭頻

 哀辭

    哭尹舎人詞并序   富     弼

亡友河南尹洙字師魯甞為起居舎人直龍圖閣

知渭州乙酉嵗謫官漢東未㡬稍遷于均疾且革

訪醫南陽以託范公醫不效遂没焉時予官汶上

又東徙乎盧距其没所逺甚歎師魯之不得見復

不得撫其櫬一祭其神因追思其平生所可列恨

未有以卒其志為辭而哭之 嗚呼人皆貴君實

悴焉人皆富君實窶焉人皆老君實夭焉吾知君

為深是三者舉非君之志則吾焉哭哭必義始君

作文世重滛麗諸家舛殊大道碎裂漫漶費詞不

立根柢號類嘯朋争相教惎上翔公卿下典書制

君于厥時了不為意獨倡古道以救其敝時俊化

之識文之詣今則亡矣使斯文不能救其源而極

其致吾是以哭之始君為學遭世垂離掠取章句

属為文詞經有仁義曽非所治史有褒貶亦弗以

思君顧而歎嫉時之為鈎抉六籍潜心以稽上下

百世指掌而窺功不苟進習無匪彛今則亡矣使

所學不能信于人而用于時吾是以哭之惟文與

學二事既隆充用而衷豐于時窮純深藴積資而

為徳行乎已而已必裕行乎家而家必克今則亡

矣使賢者之行不能移人心而化大國吾是以哭

之積徳既成道隨而生謀罔不究動必有經列于

庭則以蹇諤見黜 于邉則以威懐取寕才望既

出讒嫉以興酷罰嗣降愠色不形今則亡矣使君

子之道不能被天下而致太平吾是以哭之嗚呼

師魯君生于時實惟恢音鍾此具美謂必有光大

以奮康濟是期胡既厚其禀而反速其萎凡粤中

藴百無一施豈⿱⺾⿰氵亾⿱⺾⿰氵亾下土天亦有所不知耶将冥

㝠上穹人固非其所司耶何惡不必釁而善不必

禔忠良而夭險狠而𦒿汩淆參錯顛倒乖暌天其

或者世不欲常泰人不欲常熈吾疑夫激者之論

差不得而信之苐于師魯哭無已而一哭而慟再

哭而咽三哭而䰟離四哭而膓絶蘇而復哭哭又

不足𦕅以寫吾之哭聲而寓于辭庶不泯没于陵

    哀穆先生文     蘇  舜欽

嗚呼穆伯長以明道元年夏客死於淮西道中友

人蘇叔才子美作詩悼之遣人馳弔之痛夫道不

光予又次其一二行事以鑑于世為文哀之先生

字伯長名脩㓜嗜書不事章句必求道之本原皆

記士徒無意熟習評論之性剛介喜于背俗不肯

下與庸人小合願交者多固拒之議事堅明上下

今古皆可錄然好詆卿弼斥言時病謹細後生畏

聞之又獨為古文其語深峭宏大羞為禮部格詩

賦咸平中舉進士得出身調泰州司法𠫵軍牧守

稱其才貳郡者惡之又甞以言忤貳郡者守病告

貳者私𭶑吏使誣告先生賂具獄聚左證後召先

生使衆𠫵考之由是貶池州中道竄詣闕下叩登

聞鼓稱𡨚㑹貳郡者死復受譴于朝後累恩得為

蔡州𠫵軍先生自廢来讀書益勤為文章益根柢

于道然耻以文干有位以故困甚張文節守亳亳

之士豪者作佛廟文節使以𮪍召先生作記記成

竟不竄士名士以白金五斤遺之曰枉先生之文

願以此為壽又使周旋者曰士所以遺者乞載名

于石圖不朽耳既而亟召士譲之投金庭下遂俶

裝去郡士謝之終不受甞語之曰寕區區糊口為

旅人不為匪人辱吾文也天聖末丞相有欲置為

學官者耻詣謁之竟不得甞客京師南河邸中往

往醉暮歸逷地如不省持者夜半邸人猶聞其吟

誦喟嘆聲因𨻶窺之則張燈危坐苦矉執卷

曙用是貸其資母䘮徒跣自負櫬成葬日誦孝經

䘮記未甞觀佛書飯浮屠氏也識者哀憐之或厚

遺之則必為盗取去不然且病或妻子卒後得栁

子厚文刻貨之售者甚少踰年積得百緡一子輙

死将還淮西遇病氣結塞胸中不下遂卒噫吁天

之厭文乆矣先生竟以黜廢窮苦終其身顧其道

宜不容于世然由賦數竒𨾏常罹兵賊惡少軰所

辱困其節行至死不變有孤懦且㓜遺文散墜不

収伯長之道竟已矣乎初先生死梁堅自觧以書

走上黨遺予欲訪其文俾予集序之去年赴舉京

師歴問人終不復得一篇惟有任中正尚書家廟

碑静勝亭記徐生墓志蔡州塔記皆平昔所為又

不足成卷今舅氏守蔡以書使存其家且求所著

文字未至間作文哀之道不勝于命命不㑹于時

吁嗟先生竟何為

    弔岳二生文并序   劉     敞

今年有詔州郡皆立學乃命處士有不受學者勿

舉之其受學者吏為設貟程日夜不休有疾病慶

弔輙書其日為後按眎當償之滿日如律令乃可

與岳有兩生自下邑辭其親而来為博士弟子既

乆告歸當渡洞庭時方大風不可渡両生畏失期

而吏黜之遂渡溺死予悲其意而弔之其文曰

盖君子道而不徑舟而不游所以為孝也彼洞庭

之天險𠔃夫何二子之乗舟路幽昧以不顧𠔃委

死生其若浮自古皆有死𠔃子獨失身乎江流意

有所恨𠔃而曽不得其由䰟放蕩而無歸𠔃骨沉

潜而不収父母悲于堂上𠔃妻子號乎中洲諒行

險之来患𠔃信徼幸之為尤且使子而無學𠔃又

安得此之憂是以君子溺名小人死利夸者没權

貪夫踣𫝑豈獨二子𠔃吾又以悲于今之世競進

之為恱𠔃静退之為愚干禄之為敏𠔃守節之為

迂一世之皆然𠔃固若人以喪軀昔重華之事瞍

𠔃躬秉耒乎歴山之下受帝禅而不喜𠔃夫孰欣

于進取乗沅湘以南征𠔃吾知華之絶汝生汎汎

而無名𠔃死惸惸而終古故君子審乎自得安乎

幽貞道徳為爵仁義為榮不以貴故學問不以賤

故自輕悠悠𠔃江波奈何乎二生

    蘇明𠃔哀詞并序   曽     鞏

明允姓蘇氏諱洵眉山人也始舉進士又舉茂才

異等皆不中歸焚其所為文閉户讀書居五六年

所有既富矣乃始復為文盖少或百字多或千言

其指事析理引物託諭侈能盡之約逺能見之近

大能使之微小能使之著煩能不亂肆能不流其

雄壮俊偉若決江河而下也其輝光明白若引星

辰而上也其略如是以余之所言於余之所不言

可推而知也明𠃔每於其窮達得䘮憂歎哀樂念

有所属必發之于此於古今治亂興壊是非可否

之際意有所擇亦必𤼵之于此於應接酬酢萬事

之變事雖錯出于外而用心于内者未甞不在此

也嘉祐初始與其二子軾轍復去蜀逰京師今𠫵

知政事歐陽公脩為禮部又得其二子之文擢之

髙等于是三人之文章盛傳于世得而讀之者皆

為之驚或歎不可及或慕而效之自京師至于海

隅障徼學士大夫莫不人知其名家有其書既而

明𠃔召試舎人院不至特用為秘書省校書郎頃

之以為霸州文安縣主簿編纂太常禮書而軾轍

又以賢良方正策入等于是三人者尤見于時而

其名益重于天下治平三年春明𠃔上其禮書未

報四月戊申以疾卒享年五十有八自天子輔臣

至閭巷之士皆聞而哀之明𠃔所為文有集二十

卷行于世所集太常因革禮一百卷更定謚法二

卷藏于有司又為易傳未成讀其書者則其人之

所存可知也明𠃔為人聦明辯智遇人氣和而色

温而好為策謀務一出己見不肯躡故迹頗喜言

兵慨然有志于功名也二子軾為殿中丞直史館

轍為大名府推官其年以明𠃔之䘮歸䘮于蜀也

既請歐陽公為其銘又請余為辭以哀之曰銘将

納之于壙中而辭将刻之冡上也余辭不得乃為

其文曰嗟明𠃔𠔃邦之良氣甚夷𠔃志則疆閱今

古𠔃辨興亡驚一世𠔃擅文章御六馬𠔃馳無疆

決大河𠔃嚙浮桑粲星斗𠔃射精光衆伏玩𠔃彫

肺膓自京師洎幽荒矧二子𠔃與翺翔唱律吕𠔃

和宫商羽峨峨𠔃𫝑方颺孰云命𠔃變不常奄忽

逰汴之陽維自著𠔃暐煌煌在後人𠔃慶彌長嗟

明𠃔𠔃庸何傷

    錢君𠋣哀詞     蘇  軾

大江之南𠔃震澤之北吾行四方而無歸𠔃逝将

此焉止息豈其土之不足食𠔃将其人之難偶非

有食無人之為病𠔃吾何不可獨徘徊而不去𠔃

眷此邦之多君子有美一人𠔃瞭然而瘦亮直多

聞𠔃古之益友𢃄規矩而蹈䋲墨𠔃佩芝蘭而服

明月載而之世之人𠔃世捍堅而不答其何䘮𠔃

超方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自得吾将觀子之進退以自小𠔃相行

止以效清濁子奄忽而不返𠔃世混混吾焉則升

空堂而挹遺象𠔃弔凝塵于几席苟律我者之信

亡𠔃吾居此其何益行傍徨而無徒𠔃悼捨此而

奚嚮豈存者之舉無其人𠔃遼遼如晨星之相望

吾此年而三哭𠔃堂堂皆國之英苟處世之恃友

𠔃㡬如是而吾不亡臨大江而長歎𠔃吾不濟其

有命

    鍾子翼哀詞并序   蘇     軾

某年始十二先君宫師歸自江南曰吾南逰至䖍

有隐君子鍾君與其弟㮣從吾㳺同登馬祖巖入

天竺寺觀樂天墨迹吾不飲酒君常置醴焉方是

時先君未為時所知旅逰萬里舎者常争席而君

獨知敬異之其後五十有五年某自海南還過贛

上訪先君遺迹而故老皆無在者君之没盖三十

有一年矣見其子志仁志行志逺相持而泣念無

以致其哀者乃追作此詞君諱棐字子翼博學篤

行為江南之秀歐陽永叔尹師魯余安道曽子固

皆知之然卒不遇以没儂智髙叛嶺南聲揺江西

䖍州曹觀欲籍民財為𢧐守備謀之於君君曰智

髙必不能𬨨嶺無事而籍民民懼且走觀曰如緩

急何曰同舟遇風胡越可使為左右手况吾民乎

不幸而至于急則官與民為一家夫孰非吾財者

何以籍為觀悟而止䖍人以安其詞曰崆峒摩天

章貢激石致両確髙深相臨悍堅相排汹嶽嶽是

故其民勇而尚氣巧礱斵而其君抗志厲節敏於

學矯矯鍾君泳于徳淵自澡濯貧不怨天困不求

人老愈慤嘉言一發排紛已殘剥吾先君子南

㳺萬里道阻邈如金未鎔木未䋲墨玉未琢君於

衆中一見定交陳禮樂曰子不飲我醪甚甘釃此

濁覽觀江山扣歴泉石歩犖确先君北歸君老于

䖍望南𦍤我来易世池臺既平墓木握三子有立

移書問道過我數我亦白首感傷薰心隕涕渥是

身空虚俯仰變滅過電雹何以寓哀追頌徳人詔

後覺

    哭李仲蒙辭     文  同

𢡚憭栗𠔃臨清秋懐坌憒𠔃紛予憂拂其弭𠔃乆

復留念将焉適𠔃升髙丘問胡然𠔃予之思絙予

心𠔃不觧以繆謂遐濶𠔃願如其宫悵西南𠔃川

塗緬脩已忽寤𠔃往甞以此計盖子之生于世𠔃

期為已休萬感芸然𠔃䀌予之中𩲸幹漂潰𠔃索

其若抽念子一去𠔃不可以復見顧子之于道𠔃

尚胡為而此謀欲子似𠔃取友但寥寥𠔃安求孰

識子𠔃子深當何人與侔彼徒以文行𠔃為子之

髙其不為賤正體而貴餘肱如刻畫𠔃妄以累子

纇神珠𠔃釁天球如子之末𠔃尚可以表世其不

能究者𠔃彼又何尤已矣乎子之存𠔃在予憶子

之疢将何時而可瘳斂予恨𠔃暮来歸煙雲飄蕭

𠔃奉子以愁

    毗陵張先生哀辭并序代吕侍講作

              汪  革

毗陵有隐君子曰張先生孝弟脩于家忠信行于

友而聲名聞于人逹于逺近當世之鉅公偉人莫

不聞之有過毗陵而不造先生之門者人以為恥

平居蕭然自得凡世人之所趍而向者先生不一

經意至接世俗而與之酬酢則無一毫不中節度

人委之以事未嘗以難易為觧有造之者為設尊酒

一笑相樂亦未嘗不欣然也有勸之仕者推挽雖

甚力終不應固非若前世隐遁之士事詭激甘槁

薄臞悴于山砠水厓窮居獨逰使影響昧昧不聞

于人然後為髙也而未嘗崇飾小節要鄉黨宗族

之譽自少力學于古書無所不窺而時𤼵于為詩

語皆清新出人意表其善于筆札天佐也當世士

大夫欲銘述其先人功德圖不朽于後世者得先

生書以為榮既壮長益放棄世事遂以終其身是

可謂君子也已先生諱舉字子厚用叔祖天章公

昷之奏𥙷郊社齋郎治平四年甲科調睦州青溪

主簿先生初無意于仕又無兄弟之助獨養其親

故力取科第以慰親志既得又不忍舎朝夕之養

而從禄于他郡朝奉君亦安于小官不汲汲于先

生遂不赴青溪終其身人不能相吏後用近臣薦起為

潁州學官復不就其後孫莘老胡完夫范淳夫及

外臺交薦其能蘇子瞻亦數言于朝於是𠡠郡縣

以禮遣盖将用之也先生終不屈嗚呼今死矣予

以天章公壻自先生㓜時已異其為人而親厚之

先生亦喜從吾兄弟逰及長且老凡四五十年間

其相與之意益以篤有自東南来者先生未嘗不

導之以見予予與之書雖寸紙皆藏之故其死也

予哭之尤哀曽祖祕給事中祖益之尚書郎父次

道朝奉郎其先江南人給事為李氏不能用故亡

隨李氏入朝以直道受知于祖宗朝奉君仁孝慈

祥兄死其孤猶已子不欲逺去屢以筦庫請于朝

終不大用于時先生之節盖朝奉君成就之為多

詞曰維古制行必中庸𠔃出處用舎道之從𠔃降

及末世戾不通𠔃首陽柱下更拙工𠔃山棲木茹

初無庸𠔃鳥獸之群烏可同𠔃偉哉先生蹈厥中

𠔃達不苟進退不窮𠔃以仁為爵峻且崇𠔃祿雖

不冨義則豐𠔃忠信孝友施家邦𠔃載瞻眉宇心

則降𠔃激貪敦薄助教風𠔃固非亂倫而潔躬𠔃

惠泉遼遶山複重𠔃窅然其深如有容𠔃桂枝相

繚舊青䓤𠔃先生之廬今一空𠔃目極東南涕沾

𮌎𠔃伸之以詞寫予衷𠔃

    王升之誄并序    劉      跋

政和二年五月壬戌鉅野王君升之卒于京師

七月丙辰返柩于鄆鄉人所厚善皆㑹哭其孤

孟博出臨終書二紙遺余言嵎不幸病且死妻弱

子幼恐此骨流落不得下從先人伏惟哀憐與諸

賢經紀之書凡百餘字語無錯繆問其家言病甚

棺斂皆自營将絶付嘱後事情不悲哽既授書其

子教以面逹余状遂奄忽不能言余属皆哭盡哀

因相與定計告其家以八月乙酉葬先墓之丙穴

囊橐中空無有賣屋未即售合凡賻贈得錢九萬

五千乃使斵石治穿買椽席灰 -- 灰 葦諸下裏物事皆

前為之期如期而窆君黄州翰林公之元孫寳文

公之子少不羈既長學問尤邃漢書效李長吉為

詩有致思葬其親至破産雅不喜孅嗇又體羸多

疾日事葯餌因積貧窶得官未及赴疾亟壽財四

十有一惟前悲哀稱述必借文字乃作誄以見意

其詞曰大鈞無垠一播萬殊靡生不遂條達紛敷

孰戕爾根隆夏隕枯哀衆若人亦孔之辜偉君髙

門一世楷橅遺烈言言休聲吳吳爰及穆考養徳

豐腴維君妙齡孔鸞将雛踵武前脩建斾禮輿逢

辰清明駕言馳驅疇或柅㫋罔所適徂機心日灰

驕色自耡名到仕版自侯里閭優㳺卒𡻕文史為

娱毓草蓺木畦𫟍躊躇良朋萃止肴設醴𣂏退察

其私盎不宿儲寕獨貧攻亦復病拘蕭然壁立副

是形癯休文革帶計月有餘㓜安絮㡌當暑不除

乳石斷下糜粥充虚長為散人庶以全軀云胡逺

行旅舎窘拘沉疴頓劇顛倒醫巫東野後事孝權

遺書豈無他人顧以属余嗚呼哀哉壮心𠔃摧頺

白日𠔃湏臾永違𠔃昭代不淪𠔃幽墟大暮𠔃何

晨㝠行𠔃空居𭒀婦𠔃嗷嗷㓜子𠔃呱呱誰與𠔃

晤歌譎誑𠔃䕫魖謂君𠔃非存君墨𠔃猶濡謂君

𠔃非亡君屋𠔃誰廬折芳馨𠔃素華湛玉瀝𠔃清酤

况思君𠔃不見𭣄涕淚𠔃欷歔嗚呼哀哉蹇物化

之徂遷慨有生之迷途何神爽之泰定臨驚懼而

弗渝遵寕宅于先丘冩幽憤于素旟庶無愆于遺

託君亦不昧夫所如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