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三

卷第一百二十二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二十三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二十四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二十三

 啓

   上韓康公啓      程  頥

   定親書        程  頥

   賀提刑上官正言狀   曽  肇

   謝校勘啓       曽  肇

   謝中書舍人啓     曽  肇

   回馮如晦學士啓    曽  肇

   賀翰林曽學士啓    陳  師道

   謝館職啓       秦  觀

   㛰書         秦  觀

   荅林學士啓      張  耒

   潤州謝執政啓     張  耒

   賀潘奉議致仕啓    張  耒

   謝觧啓        李  廌

   回永興李待制啓    蔡  肇

   回知河中府宇文學士啓 蔡  肇

   與常州廖明略學士啓  蔡  肇

   賀陳履常教授啓    晁  𥙷之

   荅賀李祥改宣德啓   晁  𥙷之

   永興提刑謝到任啓   李  昭玘

   昭雪謝執政啓     劉  跋

   賀同州侍郎啓     晁  詠之

   謝永興待制啓     晁  詠之

    上韓康公啓     程  頥

竊以朝廷取士所以為致治之先公卿薦賢固必

有知人之實允諧公議始厭衆聞頥也不才少而

從學致知格物粗窺聖道之端倪明善誠身未得

古人之彷彿徒忘懐於白首竊有志於斯文時和

嵗豐已足素望言揚徳進敢有覬心屬 嗣皇訪

落之初乃元老告猷之㑹豈虞過聴猥被明揚文

陛進登被徳音之温厚西清入侍密宸扆之輝光

考於近世而来可謂非常之遇荷恩為媿揣分則

逾若何行為可以報稱惟殫素學勉副厚知

    定親書       程  頥

伏以古重大昏盖將𫝊萬世之嗣禮稱至敬所以

合二姓之歡顧族望之非華愧聲猷之弗競不量

非偶妄意髙門以頥第幾男雖已勝冠未諧授室

恭承賢閤第幾小娘子性質甚茂徳容有光輙緣

事契之家敢有婚姻之願豈期謙厚遽賜允從穆

卜良辰恭伸言定有少儀物具如别牋

    賀提刑上官正言狀  曾  肇

審奉詔書改臨淮甸端人所至善類交欣竊以提

刑正言學有本原行無緇湼鴻筆麗藻兼大夫之

九能直道正言過士師之三黜少緩追鋒之召復

為攬轡之行中顧缺然居常仰止豈意偷安之跡

獲依善貸之仁未即趍風彌深企徳

    謝校勘啓      曾  肇

叨榮非據循分起羞竊以道有降升得人則舉士

之貴賤繄上所行 國家稽古尚賢因能任職尊

朝廷以待非常之豪傑虚舘閣以収未試之英材

凡預詳延畢歸遴揀豈容積累輙習甄升如肇者

禀生多艱受性不敏㓜賴母兄之教育長聞師友

之緒餘竊玩文辭居有顓䝉之累欲追時俗故無

㨗給之材知直道而事人耻曲學以阿世因緣干

禄黾勉入官顧山林獨往之姿乏左右先容之助

分甘流落望絶亨嘉豈圖日月之餘光不間塵埃

之末路濫姓名於册府尸友教于上庠誦陳言于

新學之前處無用於有為之㑹每見譏於踈闊愈

自信於行藏迨此嵗成亦偕序進此盖伏遇史館

相公秉心豈弟為世典刑樂育人材奨成士類顧

惟弱質乆玷下陳徒窺夫子之文章豈識周公之

制作蚤䝉𭣣引曲荷并包致葑菲之弗遺寔陶鎔

之有素敢不紬尋舊學尊信所聞不忮不求肯易

終身之守無適無莫庶幾惟義之從非徒成自愛

之私亦以荅大公之施

    謝中書舍人啓    曾  肇

叨居近著與典賛書自顧無堪将何以稱歴觀虞

夏商周之盛則有典謨訓誥之傳肆筆矢言之文

是為歴代之寶豈獨一時    之士莫匪聖

賢之徒盖其四海食味别聲之倫皆知道徳之意

迨夫王迹既熄流風僅存射父之作訓辭安于之

賛名命猶能稱厥前世行於諸侯至兩漢之興文

章為盛而三王之册簡牘具存自兹以還去古彌

遠然而誦美陽之誥則文士為之變風讀奉天之

書武夫至于垂涕盖以用人之得失繫於斯道之

盛衰豈兹妄庸可備任使如肇者學雖有志材不

逮人聞詩禮之緒餘僅傳糟粕議帝王之制作未

及門墻蚤緣雕篆之科遂齒縉紳之末越從州縣

入校圖書陳髙宻之素心止希文學應汝南之自

媿驟玷承明嵗月屡遷寵靈寖厚紀 三朝之功

徳書 二聖之勲言徒竊食於太官每靦顔於文

陛固盍投身於冗散豈堪厠跡於凝嚴冐居四禁

之聨分押六司之事伶俜弱質從属車之清塵蹇

淺寡聞參外庭之末議雖云榮耀更積驚憂重念

出自寒鄉幸逢聖代維是一門之内寔䝉 六帝

之恩舉荷 造化之仁亦賴陶鎔之賜此盖伏遇

某官輔成世教恊賛人文欂櫨侏儒雖小不廢狶

苓雞壅有用必𭣣遂令一介之愚獲出群賢之後

敢不勉進薄技力行所知潤色乾坤之容辭雖不

逮委輸海岳之廣志則有餘冀𭣣效於毫釐庶酬

恩於萬一

    回馮如晦學士啓   曾  肇

竊審擢自南宫進陞東觀增重藩垣之寄𠃔為簮

紱之光伏惟慶慰知府學士賦性中和受材閎廓

質直好義乆見推於士林平易近民矧兼明於吏

道蘭雖幽而自媚玉愈乆而彌温騎尉郎潜乏懐

鈆之逓直黄門乆次微負弩之榮歸兼是寵光可

稱宦逹未展及門之慶忽紆憑几之辭服誼甚髙

銘心敢怠

    賀翰林曾學士啓   陳  師道

内翰丈丈召從西掖入直北門豈惟儒者之榮寔

繫朝廷之重恭惟論思獻納之任必須道徳文學

之流不雜用於他材故專𭣣於夙望成命既下歡

聲大同雖圖任未快於群情而天下已被其隂賜

兄弟相望乃平世之榮光魯衛同升亦熈朝之故

事顧惟庸𡚶早辱知憐雖老弃諸侯乃下流之自

取而早親文席顧遺跡之尚存側聞新命之傳倍

有輿人之慶秋陽尚熾禁直云初伏冀上為廟朝

精調寢膳

    謝館職啓      秦  觀

法同博士閱五載而遷官例比編書通三年而改

秩寵靈既逮愧懼寔深伏念觀族系單微噐能淺

陋少時好賦僅成童子之雕蟲中嵗窮經未究古

人之糟粕始榮名於進士俄充賦於直言濫居方

物之前叨被傳車之召文章末技固非道義之尊

箕斗虚名祗取謗傷之速亟從引避幾至顛隮褒

未就於衮華𢙣已成於瘡痏三朞之内王尊乍佞

而乍賢七年之中魯田一與而一奪但以偏親垂

老生計屡空聊復靦顔以居未能投劾而去日期

沙汰分絶進升豈期積日以累勞輙亦逢年而遇

合束緼還婦雖䝉假借之私懲羮吹虀尚慮譴訶

之及竊觀前史具見鄙悰西属中郎孔明呼為學

士東海釣客建封任以校書雖為将相之品題寔

匪朝廷之選用夫何寡陋遽有遭逢此盖伏遇某

官道欲濟時仁能錫類始憐貧女稍分秦壁之光

終念波臣為激越江之水矧兹竒蹇亦與甄𭣣敢

不以古人行已之方為國士報君之義千金敝帚

聊依翰墨以自娛一割鈆刀或兾事功之可立

    婚書        秦  觀

蚤年擁篲嘗趋大丞相之門末路紬書寔佐先翰

林之事重以世母出於伯姜既事契之乆敦宜婚

姻之申結敬承佳命增慰夙心

    荅林學士啓     張  耒

伏審光膺宸綍進直蘭堂榮命始行儒林增重竊

惟館閣之選盖待儒學之臣既非典領之權幾于

冗散又無議論之責少𥙷𢇁毫宜非仕者之願居

而為一出之所尚盖學問者君子之事職卑而待

之不輕詩書非俗吏所知禄薄而意則甚厚雖厭

居寂寞夸者至謂之病坊而脱落等夷赤尉均稱

於宰相名既如此人尤貴之而况将相之選踵武

相㝷 祖宗以来掄擇為重故本朝之寵儒者雖

他官必假此名伏惟某官文麗而用長才周而學

富父子濟羙兄弟有聲行寔著於家庭經濟冠於

朝右冠豸弹擊風霜凛然𭣄轡按行窽竇已觧已

進登於卿𣗥復冝入於道山豈專足止之功寔示

超騰之漸耒淮楚晚進場屋後来辱登門墻甞備

官属當趋風於末坐乃首贄於長牋為禮則勤循

分而懼孔鸞同列忘魯鈍之卑飛珠玉藏家驚輝

光於貧屋永為好也何日㤀

    潤州謝執政啓    張  耒

伏以文章為學者餘事故先王不以經世富貴非

人力所制故君子以為在天而况脩辭蹇淺未渉

作者之流趍卋濶迂每在衆人之後則其投閑置

散㚄後跋前在所當然夫復何恨伏念耒羈孤一

介憔悴餘生困箠楚者十年逭饑寒於斗禄仕已

成於漫浪意何有於功名始誤寘於成均復進升

於儒館佐東觀之論著頗見舊聞紀 先帝之事

功遂㳺藏室擢升右史宻侍清光雖儒學之至榮

豈草茅之素望而疾病侵耗心力衰疲分敢自安

義當引去尚叨便郡獲養殘軀静循此恩盖有所

自兹盖伏遇某官曲成萬類噐使庶工直鏄鏐蒙

疾者未嘗遽廢大杗小桷施之各以其宜致此枵

虚未即捐 --捐棄獄訟希簡職事不廢乎詩書山林幽

深形骸頗為之清快庶餘齡之可養幸沉痼之有

瘳仰報至恩将必有在

    賀潘奉議致仕啓   張  耒

伏審親家致政奉議上還印綬退即里閭己私知

止之安將受永年之福凡居親舊寔助忻愉竊以

人之多難在於儒者尤甚壯年講學謂富貴利禄

之可期出試多遺信功名遇合之有命加以嵗月

荏苒時不待人目顧簮裳義則當止彼貪冐無耻

者率皆優佚而老惟進退顧義者不免饑寒之憂

未餘漢庭之賜金復休故社之喬木追計官㳺之

廪禄何有一毫復與平生之簞瓢相從三徑莫非

命也謂之何哉伏惟某官奥學淵源懿行金玉乆

栖遲于末路遂髙退於明時清譽益隆多祥有在

耒自怜罪戾乆困泥塗延企髙風但懐景仰

    謝觧啓       李  廌

古之士重今之士輕時世使然風俗乃爾販牛版

築奚必詩書釣渭耕莘曾何科目盖君子之學以

道義為己任故古之仕者以卿相為當然有三顧

五聘而未從或千駟萬鍾而不受今以言取士但

愧空文凡應舉覔官鄰於自鬻賔興乆廢法禁益

嚴徒以困窮之身願入英雄之彀廌行年二十有

九蚤苦衰殘著書十萬餘言常懐忠憤謀已甚拙

許國惟堅雖頻待詔於公車未得為郎於金馬屡

作逐客每歎虚生第恐没世而無名以累青雲之

知己比緣秋試偶爾計偕輙生𡚶心竊有榮幸此

盖伏遇某官乆垂教誨曲賜題評恩䓁丘山義同

卵翼致兹昧陋有望亨衢敢不益勵進脩上副眷

    回永興李待制啓   蔡  肇

取鄙宿師視故都為襟要中宸出命藉舊徳以鎮

臨去湖山清絶之觀攬関輔浩穰之㑹師垣倚重

麾幟有光雖善奏之屡陳諒雅懐之難徇聞齋舲

之取道属馹騎之按邉但欣覿徳之嘉已負脩辭

之晚敢圖眷與先賜拊存維謙徳之光可以厚俗

然等威之制誠不遑安殘律凝寒脩途匽薄神明

所祐福履冝臻將邇趍承更加調䕶以體朝家之

眷用慰邦人之思

    回知河中府宇文學士啓

              蔡  肇

單車赴治喜並川涂𫝊舎投閒屡煩輿衛属抗旌

之已遠慙追路之不遑竊承臨蒞之初首辱緘封

之賜教條孚若足見餘材詞義煥然載加厚禮茂

惟賢哲休有福祥恭惟某官抱識清明受材宏博

韞以傳經之學發為華國之文自識抜於先朝乆

踐揚於要職中外歴試休續有稱暫屈遠圖請一

麾而坐府即膺寵渥宜三節而造庭肇此偹官寔

資芘賴遂将承教但竊欣愉

    與常州廖明略學士啓 蔡  肇

𫎇鄙之姿頑鈍於事寸長尺短素分豈不自知利

後責先渉世盖常如此衆讙不息公論莫逃自取

斥疏尚𫎇全度東南佐郡鄉廬以得為榮飽暖荷

恩家人恨降之晚勿違懐土竊復依仁伏惟某官

汪洋之學造微瑰瑋之文絶衆乆推雅量素著直

聲早登献可之班暫輟承流之寄顧惟蹇薄每辱

矜憐賜第西清早忝同升之義讎書東觀晚叨聨

事之榮暨兹索米之窮亦拜指囷之惠坐曹同列

暫無畫諾之良旁舎見容儻知歌呼之治愈隆問

望即被褒升願言其私預以為念

    賀陳履常教授啓   晁  補之

擢領掾曹歸臨鄉校與從逰之良舊私慰喜以居

多竊惟國之求才病取捨之膠於法士之渉世患

進退之失其中設科舉爵位以誘人假誦數詞章

以干禄須其出試則鄉黨自好者耻夫屢獻不以

禮際則山林長往者豈其肯来故上安於有司之

區區糊名以為公而士惑於古人之皇皇載贄以

為辱莫聞覽徳之鳳率多食餌之魚恭以某官行

獨而通志潔而降不落落以如玉矧泛泛其若鳬

窮無立錐術可濟國至於博覽之學絶世之文要

其平生固曰餘事尚不屑去安有求聞聲自籍於

諸公章數勝於當宁抜起閭里朋類之榮収還妻

孥親黨所喜未促公車之詔聊從泮水之行庶觀

成山必自累土辭尊及富仕何往而非安有為與

行志苟存而皆可貽牋良幸脩慶獨稽傾詠之誠

倍於儕等

    荅賀李祥改宣徳啓  晁  補之

延對宸廷改榮京秩從㳺兹舊慰喜良多恭以宣

徳懿行不群令儀可度粤從㓜學夙有俊聲下帷

未省窺園持竿寜悟流麥其精如此故資之深珠

玉藴含山川輝媚自當名世豈獨傳家補之氣合

相求心均莫逆絣䌟洸之何取橛株枸之自留臨

水送將牛羊方下望風懐想鴻雁欲来庶幾逢聲

子之班荆且復𬨨孟公而投轄未遑馳慶先辱流

音尚阻盍簮惟期彊飯

    永興提刑謝到任啓  李  昭玘

委轡下車勤吏民之趍走據桉渉筆擁文墨之紛

紜将何補於事功徒有慙於面目伏念昭玘迂疎

末學鄙野孤生賦才不長聞道最晚棲遲日月僅

成九轉之功蹭蹬風塵未䝉一顧之價再預充庭

之貢謾為入格之逰敢意斐文偶塵精鍳初乏青

錢之作宜置下陳誤經黄絹之評遽超數等叨從

禄仕擢備儒官詎能握管以窒天良愧奔蜂之化

蠋属大明之繼照延舊徳以亮功博收人才盛集

册府開閤之始豈乏異能備員者誰乃出下客人

共榮於入彀時皆謂之登瀛正始諸賢濫陪武歩

石渠祕籍頓發見聞惟知反已以自求敢覬因人

而幸進謂有昭昭之明者必有冥冥之志無赫赫

之熱者亦無凛凛之寒欲寡𬨨而未能恐修名之

不立以愚自信曷嘗稱博而毀丹與世何尤不暇

去嬰而歸蚡安有本同而末異奚先嘗病而後瘳

處冲季孟之間僅知所立甘陵南北之部適幸兩

忘能不能各自其人得不得必尸諸命洋然迎餌

詎為宓氏之魚兀若畏人反類羊公之鶴嘆源泉

之有本驚蒲栁之先衰一傳未終恍已迷其姓氏

片文屢𬨨幾不辨其偏旁但縻廪粟以偷安何罪

書魚之成蠧乆玷外庭之列聊從别乗之行迨及

更書復還舊直竟無他異莫追終賈之才名必有

可觀竊預趙張之政事舍丹鉛之㸃勘視鞭扑之

喧囂精神僅見於目前智慮或遺於意表蠅紛訴

牒驅即復来鴈集吏行守之不置間闗畏罪黽勉

赴功入水必濡每憂掲厲遇風知退冀免摧頺雖

殫十駕之勞蔑有尺寸之𥙷間以私門艱窘多事

侵凌禄未逮於孤窮嵗已驚於遲暮田無附郭乆

負陶潜之㱕盗不𬨨門素多張禹之愛屢申愚懇

願守方州猥霑造物之私特假祥刑之任地占河

闗之勝道連雍陜之雄小民尚氣而喜爭巨猾瀕

山而為盗素稱劇郡尤藉長才自非水鏡無疵權

衡不撓則何以吏知守法人不稱𡨚顧煩闇之無

堪適選掄之誤及此盖某官元功播物一徳亮天

見遠業於有為期太平之可致論事必同於善使

人樂盡其才引傴僂以升髙徒煩假手削輪囷而

成噐幾誤揮斤敢不慎守官箴勉思民事不近名

而邀福無倚法以作威概以中平得之安静少圖

裨報上副陶成美䕃方休曾未虞於巨臂不才自

養終願託於長年𬨨此以還未知所措

    昭雪謝執政啓    劉  跂

上聖端臨群賢拱輔萬事罔有勿理百姓自以不

𡨚鴻惟 累朝欽慎庶獄匹夫輙讞尚戒毫釐之

差大臣見誣可容白黒之眩昨以祸起不測謗加

已亡䧟燕桑之謀聖主覺其書詐抱田貫之義志

士或以死明備見不根之情猶施及嗣之罰窮海

萬里兩柩弗㱕毒癘三年一門垂盡肆龍飛而雲

變聿睍見而雪消藐是諸姑首䝉拯抜實雖甚厚

名則未然且将而必誅豈容降等之坐而否則無

罪安用㑹赦之文載援疑辭上求决語初屏錯於

群枉又刋落於舊章詔音一傳士氣如洗此盖某

官房杜在位丙魏有聲直道以盡大臣之能虚心

以應天下之務推引人物不間戚踈馴致上恩以

及存殁重惟先正早預官僚晚𡻕離騷魂竟招於

異域平生精爽夢猶託於故人幸山公之在朝痛

介侯之無禄霜露所感日月有期然而貶降之秩

未還吊恤之恩尚闕扶杖以聼終觀詔令之行造

SKchar而陳更賴弼諧之助言盡于此涕不自收

    賀同州侍郎啓    晁  詠之

伏審抗䟽中山易符左輔過家上冡榮動鄉邦

境觀風喜交鄰壤光塵在望跂抃載深恭以某官

識洞髙明材資英博究觀至理深逹於天人遊戯

斯文仰參於造化此古人所以名世而執事與之

同風故應變則兼文武而有餘惟守道則貫金石

而不屈姦謀自寝知汲黯之在朝正色弗回識張

公之論事巻舒不失乎正進退愈見其忠弭節藩

宣眙三峯而少息秉鈞廊廟冠百辟以髙騫詠之

固陋無聞羈孤寡與未列韓門之弟子詎先魯國

之儒生欣願執鞭庶幾發藥雖精神之每竭顧奔

走以無階聴益州之詩獲近陪於歌頌就河東之

賦寔乆待於吹嘘毣毣自憐拳拳罔罄

    謝永興待制啓    晁  詠之

竊階奏牘獲列賓僚素心每違玷始平之屢薦故

人獨賀謂宣州之多賢與有欣榮豈徒感激伏念

詠之少知自信老迄不逢惟嗜書之甚愚更折臂

而弗悔自投筦庫殆欲半生力求田園便期㱕老

子平之婚嫁未畢西華之兄弟皆貧坐此艱難猶

當黾勉然而施者積乆而既倦貴或易忘而弗酬

欲兾一官彌嗟百拙此盖伏遇某官慨然以風義

自任信乎非權勢可移力拯窮途如謀己事凡當

辟置必欲招徕夫豈徒然曷以稱此惟昔人稱幕

中之客豈特專簿書期㑹之間而君子報國士之

知亦以事容悅阿䛕為耻窺執事之所以見賜與

不肖之所以仰從竊自比於前脩要不慙於它日




皇朝文鑑巻第一百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