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二

卷第一百二十一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二十二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二十三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二十二

 啓

   謝倪評事禮書     陳  襄

   代賈内翰荅蔡州錢龍圖啓

              強  至

   代王給事囬陳待制啓  強  至

   謝永興軍知府王龍圖啓 強  至

   代問侯程密諫啓    強  至

   代謝兩府状      強  至

   代韓待制到任謝史館相公啓

              強  至

   謝除校勘啓      強  至

   與孫觀文啓      強  至

   賀致政少傳啓     強  至

   回登州知郡司封啓   蘇  頌

   謝南省主文與歐陽内翰啓

              蘇  軾

   謝應中制科啓     蘇  軾

   賀楊龍圖啓      蘇  軾

   賀歐陽少師致仕啓   蘇  軾

   賀吕副樞啓      蘇  軾

   賀文太尉啓      蘇  軾


   登州謝兩府啓     蘇  軾

   謝中書舎人啓     蘇  軾


   荅試舘職人啓     蘇  軾


   謝賈朝奉啓      蘇  軾

   賀范端明啓      蘇  軾

   上參政侍郎啓     王  安國


   賀諫院舎人啓     沈  括


   賀蔡密學啓      張  載

   謝館閣校勘啓     林  希

   謝中制科啓      蘇  轍

   賀河陽文侍中啓    蘇  轍

    謝倪評事禮書    陳  㐮

襄聞古者師氏教女以婦徳婦言婦容婦功祖廟

未毁教于公宫三月祖廟旣毀教于宗室然後能

修身行禮循法度奉祭祀以配君子而成室家之

道也襄有先人之子憃愚弗能教徒聞古人之大

義而未能志其一二今足下順先典貺襄書禮以

賢似秀才徳成業茂将卜昬事惟以襄貧賤之門

是擇實非其冝既辱嘉命襄不敢辭敢不夙夜教

戒以勉承宫事

    代賈内翰荅蔡州錢龍圖啓

              強  至

承即便時已開尊府盖賢者以出處一致因請宣

風 天子恐侍從乆勞遂容均佚寵之士諌之優

秩付以中京之外邦未列慶函首䊸榮牘矧 夲

朝之雋老寔延閣之真儒力通聖言俛𭙶華選蚤

𭄿經帷之講日瞻法座之光厭事朝游樂觀藩政

然而公卿要明大𧨏自昔推崇左右思得正人匪

朝升用伏望爲國自厚副時所傾

    代王給事囬陳待制啓 強  至

伏審茂對制恩榮躋法從側聞異數切抃丹𮕵於

皇聖辰若攷古道繩絫朝之遐武敞二閣以右文

倬彼天漢之昭回掲爲寳宇之目坦然帝制之明

白祕厥宸篇之辤並延儒臣增重禁職居則備法

座之清問出則扈徳車之順游唯特傑材乃称華

選伏惟某官氣涵渾厚道際醇深蚤踐積星之垣

乆提太史之茟綴應劉之賔客方司朱邸之裁牋

聴禹啓之謳歌遽際洪圖之纉服首擢東藩之舊

進陞近侍之聨矧日月之親逢有風雲之盛㑹弼

謩新政惟故事之甚明舒鬯元猷抑輿情之所跂

未脩慶問先貺珍凾過巽枉辭益銘謙矩永言感

擇奚盡鋪論

    謝永興軍知府王龍圖啓

              強  至

幕府初開謂必𭣣於豪畯辟書絫上終無異於孱

庸自應所知之求莫如兹舉之確旋叨成命增悚

懦𠂻切以陜服以西雍都爲劇帥壓五路兵雄萬

屯從來長人得自選士雖指麾一定但専委於文

書而綏御兩間亦與聞於論議叅是幾事要之傑

才若至甚愚無它可采驅馳州縣唯簿書期㑹之

是知生長江湖何車甲訓齊之曾試乃冐從軍之

選殊垂責寔之冝非保任之使然曷僥慶而及此

斯盖伏遇知府安撫龍圖𧨏無求備請在必行存

心奬提極力論置始奏已光於䟽賤矧至再三短

能絶跂於髙明寕裨萬一第堅素守益攷舊聞持

經逺之談使少知於方略免陋儒之誚期自奮於

功名庶幾立身以報知已

    代問𠉀程密諫啓   強  至

被命中宸效官南服門墻愈逺慮遺冗外之蹤牋

牒不時懼黷髙明之聴仰惟坐鎮俯順生經恭以

某官亮節在廷懿文表世早紓賢業自結主知陞

諌署之華班兼樞庭之祕直中外荐歴明哲推均

父母一州猶鬰於清議領袖百辟行副於具瞻俛

推下僚嘗備屬吏庶終坱圠之造以就生成之恩

    代謝兩制状     強  至

祗奉明緡就叨寵𭔃京畿近服邦漕重司併集茂

恩驟加庸品切以爲國領計湏官得人饋輸中都

不朘民而厚上澄序庶位不簡賢而附權具足兼

長乃名冝職苟容竊位曷弭公言效局無堪瘝官

有素江淮易任曾靡寕居金榖主謀恍迷舊習豈

謂浩繁之委不遺孤冗之蹤此盖伏遇某官言味

借優褒華引重振拂汚滯矜憐介愚寖聞當扆之

聦遽復外臺之命敢不周旋乃事恪慎厥脩永矢

捐軀仰酬知已

    代韓待制到任謝史館相公啓

              強  至

易甚難之選任俾緫外臺得嘗失之寵榮復聨内

閣云初眡事已懼隳官於皇 本朝分置諸道惟

北土漕權之劇 盖軍須自昔之尤煩繇頻年水

沴之餘 顧民力至今而未復加用度之百出無

利源之一遺冝得衣冠之偉能老於金榖之要術

因才以授於職乃安如某者器無所容技有俱短

蚤知忠𧨏之自勉晚喜功名之可爲大河以東全

陜之右計符連領固嘗歴董於輸將治状絶稱曾

莫少成於績效既有所試是云不能矧惟朔陲最

曰要部豈冝煩使乃屬寡才省其由來何所自得

復此假人之寵良繇造物之私此盖伏遇史館相

公首賛萬微更新百度宰論可否朝倫𢡖舒以後

效之足求靡尤人於既往雖匪功而亦用庶勸士

於將來遂俾拙踈訖叨甄擢敢不圖講長利澄清

屬封弗顓聚歛之能兼拊凋罷之俗罔有貳事少

酬大鈞

    謝除校勘啓     強  至

祗荷寵擢不任戰兢竊以 國家右文寖昌聚書

增廣經始靈蘭之祕𤼵揮河洛之文表章著明淵

源深厚然惟道術分裂時師異言下逮九家猶瘉

於野彼雖小道亦有可觀故稗官以芻蕘而弗遺

詞賦比博弈而蒙幸采非一多爱益新名山之藏

爲空廣内之䇿加倍而後實事求是聚精㑹神芟

複重筆削譌繆是以圖書之府貴比列星之居

校讎之官寵甚治民之最自非精力過絶篤志淵

微言古而能驗今聞一足以知十則何以辯雌蜺

之爲字信魯魚之失真子雲沈思廑能宿職安世

黙識乃爲得人伏念攽生質晦𡨋天機黭淺染人

僞而逾乆求俗學以復𥘉顛𡨋失圖荏苒過壮性

不傷物慨嵇生之怨憎居甚畏言慕夷吾之老吃

曩者拔自𫟪邑擢處郊庠經汎爲通非有專門之

效器不周用動詒方枘之譏 先皇帝志在育材

詔從試可白衣不召徒愴恨於崔駰賜劍猶存尚

孰何於衛綰逮禁林之給筆慙髦士之比肩所貴

莫邪干將爲其立断惟是朽株枯木獨頼先容然

而地寒者品常後人数竒者功不中率顧惟瓠落

甘觸報聞豈意厖恩横加弱植委蛻塵滓濯質清

流捫心自驚非萬有一之覬望屈指黙計儻十失

五而在兹静言伏思寔有幸㑹此盖伏遇某官彌

綸帝載斡旋化鈞大受小知未始違於精鍳言揚

事舉盖曲盡於所長底是庸虚冐于甄録謹當思

浚明之成徳勤窽啓之淺聞砥節礪行以爲脩臨

淵履氷而申誡桑榆之景尚冀於晚𭣣菅蒯之微

無忘於代匱上酬洪造次荅厚知

    與孫觀文啓     強  至

跼守陋邦坐賖賔館誰謂河廣曾微杭葦之艱畏

此簡書居積道躋之歎恭惟節宣時若啓處用康

伏以某官徳崇國華智兼人傑幾深開物以成務

倜儻扶義而濟功内參帷幄之謀外膺方面之𭔃

夫𠋣伏之效巧歴猶知其必然汚隆之期賢者盖

有以無悶是故稱子文之美爲其去令尹而弗SKchar

言仲華之賢亦曰褫龍章而無愠矧以全徳邁衆

逹生徇天冝其捐芥蔕而何疑寓逍遥而自得推

数循理已符傾否之占求舊記功方盡樂終之義

勉祈善毓以副禱詞

    賀致政少傅啓    強  至

伏審中詔推恩上臺得謝參青宫六傅之貴保安

車賜几之榮休風穆然輿情仰止恭以某官全徳

邁種英猷濟時士林以師保而允懐王室繄股肱

而是頼雖大雅作誦老成重於典刑而髙賢所存

功名付之天道由是辭台鼎之機任即𠉀服而偃

藩貌體之隆固弗遺於黄髪止足之計乃獨得於

素心遺塵垢於儻來即逍遥於物外揮金之樂不

减於䟽公掛車之榮足踰於廣徳竹帛所載今昔

同符跂聞英聲側深景行寓髙門之地親長者之

謀瞻仰之誠一二奚既

    回登州知郡司封啓  蘇  頌

嚮者某官奏南司之課膺中詔之褒進左曹於省

聨領奥藩於海裔盖切循良之選爰咨端諒之能

自承擁傳之去東居悵拊塵之坐隔懐鈆自窘未

遑緘𠉀之儀占牘不忘首辱惠存之問聆布條之

伊始惟善俗之有方政務多聞福基衆厚伏以某

官奥學敏識峻節孤風得古人之清通爲來者之

矩矱郡邑之政沛然謡於民言臺蘭之模凛乎肅

於朝著方𠋣直繩之用遽膺半竹之行昔者由御

史而爲省郎唐官謂之清望出諫官而補郡守漢

臣因而自陳矧惟碩哲之謨允協前良之美諒兹

出守聊爲外資詠中和之詩已宣於主澤還顧問

之列行奉於帝俞榮據𩔰華之𡍼允爲孤拙之芘

適臨敲暑坐逺清言願遵御於氣冲冀冝符於善

    謝南省主文與歐陽内翰啓

              蘇  軾

竊以天下之事難於改爲自昔五代之餘文敎衰

落風俗靡靡日以𡍼地 聖上慨然太息思有以

澄其源䟽其流明詔天下曉諭厥㫖於是招來雄

俊魁偉敦厚朴直之士罷去浮巧輕媚叢錯綉采

之文将以追兩漢之餘而漸復三代之故士大夫

不深明 天子之心用意過求深者或至於迂務

竒者怪僻而不可讀餘風未殄新弊復作大者鏤

之金石以傳乆逺小者轉相模冩號稱古文紛紛

肆行莫之或禁盖唐之古文自韓愈始其後學韓

而不至者爲皇甫湜學皇甫湜而不至者爲孫樵

自樵以降無足觀矣伏惟内翰執事天之所付以

𭣣拾先王之遺文天下之所待以覺悟學者恭承

王命親執文柄意其必得天下之竒士以塞明詔

軾也逺方之鄙人家居碌碌無所稱道及來京師

乆不知名將治行西歸不意執事擢在第二惟其

素所蓄積無以慰士大夫之心是以群嘲而聚罵

者動滿千百亦惟恃有執事之知與衆君子之議

論故恬然不以動其心猶幸御試不爲有司之所

排使得搢笏跪起謝恩于門下聞之古人士無賢

愚惟其所遇盖樂毅去燕不復一𢧐而范蠡夫越

亦終不能有所爲軾願長在下風與賔客之末使

區區之心長有所發夫豈惟軾之幸亦執事將有

取一二焉

    謝應中制科啓    蘇  軾

臨軒䇿士方搜絶異之才隨問獻言誤中乆虚之

等忽從佐縣擢與評刑内自顧於無堪凛不知其

所措恭惟制治之要惟有取人之難用法者畏有

司之不公故 其平生而論其一日通變者恐人

材之未盡故詳於採聴而略於臨時兹二者之相

形顧兩全而未有一之於考試而奄之於倉卒所

以爲無私也然而才行之迹無由而深知委之於

察舉而要之於乆長所以爲無失也然而請屬之

風或因而滋長此隋唐進士之所以爲有弊魏晉

中正之所以爲多姦惟是賢良茂異之科兼用考

試察舉之法每中年輙下明詔使兩制各舉所聞

在家者能孝而恭在官者能亷而慎臨之以患難

而能變邀之以寵利而能不回既已得其行已之

大方然後責其當世之要用學博者又湏守約而

後取文麗者或以用寡而見尤特於萬人之中求

其百全之美凢與中書之召命巳爲天下之選人

而又有不可測知之論以𮗚其黙識之能無所不

問之䇿以攷其博通之寔至於此而不去則其人

之可然猶使御史得以求其疵諫官得以攷其素

一䧟清議輙爲廢人是以始由察舉而無請謁公

行之私終用考試而無倉卒不審之患盖其取人

也如此之密則夫不肖者安得而容軾才不迨人

少而自信治經獨𫝊於家學爲文不願於世知特

以飢寒之SKchar出求斗升之禄不謂諸公之過聽使

與群豪而並游始不自量欲行其志遂竊俊良之

舉不知才力之微論事迂闊而不能動人讀書踈

略而無以應敵取之甚愧得之益慚此盖伏遇某

官以堯舜之道輔吾君以伊周之業爲己任恐一

夫不獲自盡以爲廟堂之SKchar思天下所以太平必

用芻蕘之說亟𭣣末學以輔大猷然志卑處髙徳

薄寵厚歴觀前軰由此爲致君之資敢以微軀自

今爲許國之始

    賀楊龍圖啓     蘇  軾

伏審新改直職擢司諫垣傳聞邇遐竦動觀聴咸

謂國家之鉅福乃用諌諍之真才必能深言以補

大化 方今朝廷之上號爲無諱而太平之美終

不能全臺諌之列嵗不乏人而衆弊之原猶或未

去豈聴之者徒能容而不能用言之者但爲名而

不爲功歴觀古人之效忠皆因當世而用智不務

過直期於必行右尹子革因墳典而道祈招之詩

左師觸龍語饘粥而及長安之質徒盡拳拳之意

不求赫赫之名此仁人及物之休功忠臣爱君之

至分伏自頃嵗所更幾人席未暖而輙遷踵相躡

而継去然一身之譏固足以免矣而積嵗之病當

使誰去之恐習慣以爲常遂因循而不振雖在僻

陋顧常隠SKchar以爲必得朴忠SKchar國之人而又加以

辯智得君之術言苟獲用國其庶幾伏惟諫院龍

圖才雄於世而常若不勝節過於人而未嘗自異

素練邉事深知兵驕頃持銓衡寔識官冗必將舉

大體而不論小事務實效而不爲虚名軾最蒙深

知愧無少補方傾耳以聴願續書諌苑之篇若有

待而言或能著争臣之論阻以在外無由至門踴

躍之懐實倍倫等

    賀歐陽少師致仕啓  蘇  軾

伏審抗章得謝釋位言還天眷雖隆莫奪己行之

志士流太息共髙難継之風凡在庇庥共增慶慰

伏以懐安天下之公患去就君子之所難世靡不

知人更相笑而道不勝欲私於爲身君臣之恩係

縻之於前妻子之計推葺之於後至於山林之士

猶有降志於垂老而况廟堂之舊欲使辭福於當

年有其言而無其心有其心而無其决愚智共蔽

古今一𡍼是以用捨行藏仲尼獨許於顔子存亡

進退周易不及於賢人自非智足以周知仁足以

自愛道足以忘物之得䘮志足以一氣之盛衰則

孰能見幾禍福之先脱屣塵垢之外常恐兹世不

見其人伏惟致政觀文少師全徳難名巨才不器

事業三朝之望文章百世之師功存社稷而人不

知躬履艱難而節乃見縱使耄期篤老猶當就見

質疑而乃力辭於未及之年退託以不能而止大

勇若怯大智如愚至貴無軒冕而榮至仁不導引

而夀較其所得孰與昔多軾受知最深聞道有自

雖外爲天下惜老成之去而私喜明哲得保身之

全伏暑向闌台𠉀何似伏冀爲時自重少慰輿情

    賀吕副樞啓     蘇  軾

伏審近膺告命入緫樞機中外聳觀朝廷增重伏

惟慶慰竊以古之爲國權在用人徳厚者輔其才

而名益隆望重者無所爲而人自服是以淮南叛

國先止謀於長孺汾陽元老尚改觀於公權樽俎

可以折衝藜藿爲之不採哀此風流之莫継乆矣

寂寥而無聞天亦厭於凡才上復思於舊徳恭惟

樞密侍郎性資仁義世濟忠嘉豈惟清節以鎮浮

固已直言而中病出領数郡若將終身小人謂之

失時君子意其復用迨兹顯拜夫豈偶然然而荷

三朝兩世之恩當春秋賢者之責推之不去凛乎

其難進伯玉而退子瑕人皆望於門下烹桑羊而

斬樊噲公無愧於古人莫若盡行疇昔之言庶幾

大慰天下之望軾登門最舊稱慶無縁踊躍之懐

寔倍倫等

    賀文太尉啓     蘇  軾

伏審孚號揚庭臨軒遣使出節少府授龯齋壇夷

夏聳觀兵民交慶盖功業盛大則極名器而後稱

惟徳度宏逺故處冨貴而若無蔚爲三世之宗臣

豈獨一時之盛事恭惟留守太尉道夲天合徳爲

人師信及三川之豚魚威加兩河之草木身任休

戚言爲重輕始若留𠉀弱冠而遇髙祖晚同尚父

黄髪而亮武王既奉𠕋書益新民聴方將威懐北

虜係頸長纓約束何公軌流故道然後入調伊傅

之鼎歸躡松喬之游輿論所期斯言可必軾謫官

有限趍侍無縁踊躍之心宣冩難盡

    登州謝兩府啓    蘇  軾

迂愚之守没齒不移廢逐之餘歸田已幸豈謂承

宣之𭔃忽爲枯朽之榮眷此東州下臨北徼俗近

齊魯之厚迹皆秦漢之陳賔出日於麗譙山川炳

燿傳夕烽於海嶠鼓角清閑頋静樂之難名𥬇妄

庸之濫據此盖伏遇某官股肱元聖師保萬民才

全而徳不形任重而道愈逺謂使功不如使過而

觀過足以知仁特借齒牙曲成羽翼軾敢不服勤

簿領祗畏簡書䇿蹇磨鈆少荅非常之遇息黥補

劓漸𭣣無用之材過此以還未知所措

    謝中書舍人啓    蘇  軾

起於貶所未及朞年擢置周行遽參法從省躬無

有被寵若驚竊惟人材進退之間寔爲風俗隆替

之漸必欲致治在於得賢雖一薛居州齊言不能

移楚而用范武子晉盗可使奔秦崔琰進而亷儉

成風楊綰用而滛侈改度誠國是之先定雖民散

而可收㧞茅茹者以彚而征附馬棧者必先其直

用舍既見好惡自明人知所趍勢有必至 今朝

廷方講當世之務力追前代之隆雖改定法令足

以便事而未足以安民寛弛賦役足以安民而未

足以成俗是以登進𦒿老搜求雋良將使士知向

方民亦有耻如軾者山林下士軒冕弃材少而學

文夲聲律雕蟲之技出而從仕有狂狷嬰鱗之愚

溝中不頋於青黄爨下無心於宫徴誤蒙𭣣拾已

出優恩荐履禁嚴殊非素望此盖伏遇某官徳配

前哲望隆夲朝名重圭璋上助廟堂之用言爲蓍

蔡下同卿士之謀餘論所加虚名增重知丹心之

尚在怜白首之無歸特借寵光以寛衰病任隆才

下恩重報輕直道而行恐非所以安愚不肖之分

充位而已又不足以解卿大夫之憂蚤夜以思進

退惟谷恐懼𢧐越不知所裁

    荅試館職人啓    蘇  軾

伏承射策玉堂方觀筆陣校文天禄遂秀儒林黨

友增華縉紳共慶國家求賢之道必於閑暇無事

之時賢者報國之功乃在緩急有爲之際養之無

素則一旦欲用而何由待以非常則臨事欲辭而

不可故納之於英俊相從之地觀之以世俗不見

之書非獨使之業廣而材成抑將待其資深而望

重某官學優而仕行浮於名辭令從容議論慷慨

追還正始文章爲之一新傳冩都城紙墨幾於驟

貴得士之喜非我敢私軾衰病侵尋文思荒落職

在翰苑當發䇿而莫辭識匪通儒懼摛藻之不稱

過煩臨貺寵以書詞永爲巾笥之珍愧乏瓊瑶之

    謝賈朝奉啓     蘇  軾

自蜀徂京幾四千里携孥去國盖二十年側聞松

楸巳中梁柱過而下馬空瞻董相之陵酹以隻雞

誰副橋公之約宦游歳晚坐念涕流未報不貲之

恩敢懐盍歸之意常恐樵牧不禁行有雍門之悲

雨露既濡空引太行之望豈謂通判某官政先慈

孝義篤友朋首隆學校之師儒次訪里閭之𦒿舊

自嗟來暮不聞拔薤之規尚意神交特致生芻之

奠父老感歎桑梓光華深衣練冠莫克垂涕於墓

道昔𥜗今袴尚能鼓舞於民謡仰佩之深力占難

    賀范端明啓     蘇  軾

恭承明詔追録舊勲名陞祕殿之嚴寔遂安車之

養仍澤以及後昆聞命以還有識相慶竊謂死

生之事聖賢有不能了父子之際古今以爲難言

方其犯雷霆於一時豈意𭣣功名於今日惟天知

我絶口不言偉事發之相重非人謀之所及恭惟

致政端明學士至誠格物隠徳在人弼亮四世如

畢公夀考百年如衛武獨立不懼舍之則藏惟有

青蒲之言尚在金縢之匱白日一照浮雲自開坐

使遺民復觀盛事子孫歸沐下萬石之里門君相

乞言授三老之几杖更延眉夀永作元龜

    上參政侍郎啓    王  安國

伏審參政侍郎被書法座賛政台司龜筮獻祥縉

紳恊望竊以海嶽形勢非聦明獨運之能安廟堂

經綸盡聖賢相濟之成効是繄丞弼之重以底神

人之和盖内揆百工坐弭瘝官之患而外釐四鄙

黙銷猾夏之謀疇咨中世之豪仰稱代天之任幸

千齡之胥𢍆聳億姓之具瞻恭惟某人文妙於古

今行孚於典䇿應不測之變而制作若出間暇議

非常之禮而利害莫能動揺凛然名聲播在夷貊

北門持槖三朝積潤色之功東府秉均多士發稽

留之歎側聞孚號畢罄歡心矧SKchar患之餘生辱品

題之舊賜病骨未逢於起癈朽株尚冀於嘘枯引

望門闌但馳悃愊

    賀諌院舍人啓    沈  括

㐲審外庭拜命西掖代言英材蒙知清論歸美竊

以文章辭令之選兹寔法度風教之原惟厚薄邪

正之所歸乃治亂盛衰之攸繫纂辭深厚故能通

物變之微賛指坦明遂可格天下之動以至諭恩

懇惻隠民疲俗之變心申制簡武夫悍卒之奪氣

盖識通於用者則遇變皆合言發於性者則感人

易深豈特經綸之大猷兹惟鼓舞之盛事矧欲流

風之復古屬當施惠以趨時冝席真賢上副明主

恭以諫院舍人純賦學敏深資性原兼來百善之

長獨𭣣髙世之譽機靈深造於道徳志力乆形於

功名潤色鋪張固歸大手建明將順寔禀素心謇

諤霜臺耻混衆人之諾諾講摩聖訓力震大聲之

谹谹以樂育則休有成材之風以直筆則刋正後

來之法振翼雲漢垂光虹蜺逺近所傳搢紳交頌

燦然述作将建一家之言鋭於討論庶追三代之

業盛際甫期於登賛庶休行被於康功雅辱眷存

竊盛欣躍未遑慶覿先屈眷辭深惟降挹之謙祗

益感銘之寔

    賀蔡密學啓     張  載

兹審𩔰被眷圖擢陞要近寵輝之渙雖儒者至榮

付任所期盖朝廷有待藹傳中外孰不欣愉竊以

篤寔輝光日新而不可掩者徳之修禍福吉凶人

力所不能移者命之正今天下謀明守固功累治

勤浮議不能揺巨力不能破未有若明公之盛也

上知之民信之所不足獨未施於廟堂之上耳頃

慶卒内嚮惶駭全陜府郡晝閉莫知所爲士民失

措室家相弔継聞爲渭師所敗潰遁而東其氣沮

摧十亡八九雖非盛舉然應機敏接使大患遽銷

明識之士知有望焉今戎毒日深而邉兵日弛後

患可悼而國力既殚将臣之重豈特司命王卒惟

是三秦生齒存亡舒𢡖之夲莫不繫之旌斾在秦

正猶長城巨防利兵堅甲幸少選未召乃西陲不

貲之福載投迹山荒所有特一家之衆檐石之儲

方且仰依兵庇有恃而生誠願明公置懐安危推

夙昔自信之心冝升不息以攘患保民爲己任盖

知浮議強力不足以勝人心奪天命則含識之徒

不勝至幸引跂門仞無任歡欣祈俟之極

    謝館閣校勘啓    林  希

備貟書局已忝下陳假職儒林尤非素望始甚疑

而終信外彌懼以中慚撫已何堪⿰靣⾒顔無措恭惟

夲朝右文之盛 列聖嚮儒之勤悉聚前世之書

逺侔治古之烈雖禁中所覧别貯於太清而祕閣

所藏頗多於三館並選髦畯俾資校讎百年之間

顧網羅遺逸之不暇四庫之録猶品類㕘差之不

齊固嘗訂正其舛訛又已撰次其條目積有朽漬

寖忘夲真爰自嘉祐以來始詔儒臣更定就給筆

札增置吏貟悉發廣内之藏兼訪名山之副於是

有出於閻閭而應募冩於郡國而送官其來不窮

所得益廣互抄以𥙷殘缺相校而除複重一所黄

卷之風盡銷白簡之蠧凡擇諸儒而共處或容賤

士於其間並列承明之廬仰給太官之膳優游職

業得惠意以討論從容歳年可𮗚人之能否遂因

奏課例進職名方其始時可謂慎選至於希者何

足道哉曩在治平之𥘉嘗預集賢之才召踰朞月

遽遘閔凶餘生僅存孤飬甫廹比兹再至功巳垂

成計其舊勞巳寔何有矧以平時著令先進諸公

必由大臣之薦論重加禁林之校試尚湏第䓁然

始推恩而希SKchar患早衰荒唐不學乆游吴市莫獲

異書未過蜀人安知竒字由趍走州縣之賤登道

家之蓬山脱鉤校簿書之煩窺上帝之𠕋府併爲

僥倖徒速嘲譏退思厥由何以致此兹乃伏遇留

守司徒侍郎台衡舊徳社稷元勲鴻鈞運乎至和

以無弃物菁莪喜乎樂育罔有遺才得由下邑之

卑擢陪諸生之後良以寅縁之舊迄兹亨㑹之成

遂俾陋愚獲被嘉寵雖逺施者不以其報而自知

者所以爲明昔者西漢藏書之多天禄石渠號稱

其最盛當時校文之士劉向楊雄得乆於其中况

今簡帙甚繁鈆槧未已願少假以時日庶得就其

編摩豈惟平生多所未見寔亦終老庶幾自娱譬

夫就市閱書委身爲吏較前賢而已幸冀夙志之

可償區區之愚有在於是過此以往未知所裁

    謝中制科啓     蘇  轍

轍以薄材親承大問論議群起予奪相乗不意聖

恩之曲加猶獲從吏之殊寵伏讀告命重積震惶

嘉其愛君之心期以克終之譽辭不獲命媿無以

堪轍生於逺方有似愚直㓜承父兄之餘訓教以

彊已而力行雖爲朝廷之直臣常欲挺身而許國

位卑力薄自許過髙言發譴生事勢冝爾迨尋䇿

問之微意實皆安危之大端自謂不及則曰志勤

道逺開其不諱則曰無悼後害切以制䇿之及此

又念利目之謂何罄其平時之所懐猶懼不足以

仰對言多迂闊罪豈容誅伏以國家取人之科惟

是剛柔適中之士太剛則𢙣其猖狂不審太柔則

畏其選懦不勝将求二者之中屬之以事固非一

介之賤所或能當轍之不才過乃由此然而訐切

憤悱爲知士之所不許因循鹵莽又有國之所樂

聞使舉世将以從容而自居則天下誰當以奮發

而爲意此盖某官羽翼盛時冠冕多士思盡芻蕘

之議以明寛厚之風羇危之所恃以爲無SKchar紛紜

之所恃以爲定論顧惟無似尚辱甄𭣣感恩至深

求報無所昔者西漢之盛莫如文景孝武之賢制

䇿所興世稱晁董公孫之對然而數子者頌詠徳

美而不及其譏刺故三帝者好愛文字而無聞於

寛容豈其時君不可爲之深言抑其群臣亦将有

所不悦轍才雖不逮時或見容非懐爵禄之榮竊

喜幸㑹之至

    賀河陽文侍郎啓   蘇  轍

伏審力辭樞務得請名邦恩禮便蕃中外慶慰伏

惟判府司徒侍郎輔相三世始終一心器業崇深

不言而四方自服道徳髙妙無爲而庶務以成此

朝廷所以遲遲於均佚之書而士民所以睠睠於

保釐之命顧惟出處之義寔繄功名之終留侯志

於赤松晋公安於緑野油然自得夫豈不懐矧惟

三城密邇全洛政獨止於民社樂有助於林泉道

大難名信後來之莫継民猶思治恐乆安之未遑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