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五

< 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
卷第六十四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五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六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五

 表

   謝衣襖表       宋  祁

   謝換龍閣表      宋  祁

   謝加端明表      宋  祁

   代陳州章相公乞致仕第一表

              宋  祁

   乞致仕表       張  方平

   服闋謝復官表     孫  沔

   揚州謝上表      劉  敞

   謝加學士表      劉  敞

   賀皇長子封公表    王  拱辰

   永興謝上表      司馬 光

   進資治通鑑表     司馬 光

   蘄州謝上表      吕  誨

   乞致仕表       吕  誨

   潭州通判謝上表    唐  介

   賀冊皇妃表      王  安石

   賀生皇子表四首    王  安石

   漳州進珠表      王  冕

    謝衣襖表      宋  祁

冬籥乗辰裘官著令疾馳使馹臨撫塞屯並頒齊

笥之良均挾呉緜之煖被躬且吉束帶有華伏惟

尊號皇帝陛下至徳誕敷深仁普愛念官師所以

卒嵗恐天下有受其寒据泰軫窮當舒慮慘况凄

其戒序必惻然動心特以濵寒沍嚴持兵皸露句

傳温詔緘禇紋袍爛然晝鮮煦若春至矧部校什

長賜各有差僻壘窮鄣悦而忘苦振裾交抃聯襼

相趍和氣暢支顧折膠而何畏天恩壓已憂稱服

以為難有可仰酬不知輕殞

    謝換龍閣表     宋  祁

停直複門徙恩層閣本縁親而自乞䝉引籍以對

除揆寵兼常無顔容愧竊惟先聖有作叢構實

興鬱律辰居之嚴襞積霧圖之廣踵華創職稱是

取材肇允榮塗何嘗輕授伏念臣識局庸淺術學

膚孱入參玉堂間陪講殿徒以朴忠無飾孤耿自

將附湜湜於涇清守嘐嘐於雨晦頼天燾煦曠日

保全適以臣兄庠召自外藩復叅大政理所宜避

地不處嫌稽首請間素言叙懇丐上還於禁籍得

專侍於經帷伏䝉 尊號皇帝陛下見謂由衷特

從换秩罷茲要近處以清閑拂仳儗之塵容䕃

蜎之寶宇伏况臣出入三嵗便蕃五遷四叨學士

之名罕見從官之比雖素領焦秃病幹尫癯器極

斗筲之容利止鈆刀之割尚當勉懦為立續短禆

長儻有補於涓銖矢不忘於隕踣

    謝加端明表     宋  祁

乘塞無狀増秩䝉褒賜予侑頒心顔交靳伏念臣

才弗振俗仕偶逄時備内朝臣十有六載學不足

膺天子之問文無以代王者之言遂圖外遷冀云

少補惟定武一道直契丹右廷咸平以來號勁兵處

自夏竦分建四帥韓琦始領九州節制中軍部分

諸將琦既進律臣實代居以一介懦儒當萬夫要

任誼難辭劇奮靡顧愚然臣所習者藝文未曉者

軍旅用非所習雖勤而弗效責於未曉故技有必

窮用是再朞居無底績在法云殿惟黜是宜敢謂

尊號皇帝陛下憫久戍之勞排彼譛之侈雖遠猶

録謂拙可矜收雲閣之故資著丹殿之新籍仍秩

經省未易守藩叢沓徽章夸嫮鄙邑重降嚴㫖切

却讓封臣亦内揆愚心旁諗公議若循禮疊請則

恐涉不誠或固節還恩又似規早罷不有麄使誰

扞邊疆例格除音孰尊寵數輙昧涯分祗服器色

日三省以自營身九殞而奚報但臣所念者邊務

至重虜詐益滋得人失人繫今日輕重知己知彼

為天下安危而有司特用苛法相挻守臣類以生

事為解封侯畏怯不敢揺手倉庫虚乏正可寒心建

明累上而朝省未從姑息小虧則謗囂立至况臣

衰晏素自憃冥判無成功徒忝休命望審擇於豪

俊俾臨統於方隅設張遠謀羈制驕狄因罄敷於

感臆竊附列於瞽言朔壘地卑君門天阻被符蠲

謁攬綬知榮

    代陳州章相公乞致仕第一表

              宋  祁

臣聞器有所極强之者必顛志有所安違之者將

敗是故智士不窮量以邀受仁君無咈願以責功

内顧危悰敢援茲喻伏念臣姿力駑下術略迂踈

䝉幸中人之材待罪宰相之府寵與時進負隨日

深謀謨弗良彫紊相踵羗夏有未纓之醜闗陜多

無聊之人⿱⺾佳盗跳梁篁酋煽結杼軸罄於編戸杅

皮蠧於遠方上貽焦勞外讙謗誚咎不臣執罪将

孰歸比者荐瀝肝膺願乞骸骨冀䝉不職之竄

   之辜 尊號皇帝陛下包納荒遐親喻戒

敇須訖郊丘之享乃許印綬之還褒亮所加諄慈

兼至臣此時外迫大誼中忘至愚敢優游以自安

輙皇恐而視事然而智慮淺局年鬢頽侵短臂屈

長袖之前疲足困新覊之左靦然尸位倐又彌年

所頼 陛下以百姓為心天下為度捨末爭而納

戎帳之欵捐滯積以撫遼衽之和克展上儀遂布

鴻慶永惟横目之庶方就覆盂之安臣之及茲可

謂天幸過此不止其如罪何雖大度之見容在輿

議之難遏抑又聞當退而進者悔必及宜黜而用

者傷必多髙位乃身殞之媒厚禄為衆怨之舎借

令臣冒厥明戒苟留上司玷廊廟之儀形被史家

之貶戮死有餘咎仁弗忍為伏望察如丹之誠憐

指景之暮遂容納政早獲省私亦不必窮喋喋之

言乃垂開可惜齪齪之謹妨用俊良䖍冀曰俞誓

無但已

    乞致仕表      張  方平

竊以大君保息之慈人之老者疾者得所養治國

經常之制仕之進者退者惟其宜不堪陳力之勞

爰上乞骸之請詔 下降天㫖未俞臣聞委質大

方前經明訓自古不得謝者在禮雖或有之然皆

徳業髙賢功勲夙望邦家倚以為重中外頼之為

安加恩所以特優被寵誠為無愧是以義全大體

衆罔間言如臣徒以空踈早䝉簡擢事猷弗建報

稱蔑施遽及衰疲遂求引罷而更濫當渥命遥領

眞祠位陪執政之班禄倍大夫之秩職憂靡預官

責不加上紊彛章俯慙私倖敢循舊典謹復自陳

伏惟 皇帝陛下一氣均私大圓丕冒匹夫自盡

各伸所志之微萬物由庚皆受曲成之賜俯諒䖍

勤之懇特垂開可之恩精騖紫宸猶結望雲之戀

迹還白社終懷樂聖之心

    服闋謝復官表    孫  沔

苴麻之服方爾外除綸綍之言驟然下及矧不移

於舊序仍獲處於近聯拜賜之深竊寵為甚伏念

臣出自單緒偶階盛時無近强之依以進身惟清

素之業以自立曏由宸眷升漸禁塗固常入備諌

員出分使委雖明目張膽内屢輸於忠言而竭力

勉心外未揚於民最旋以邊烽小警王師有為朝

廷擢於常僚假以煩使兵儲之寄固已屢更邊帥

之權亦嘗冒處歴踐數任甫逾七年轉漕非能偶

芻粟之充給招懷寡術幸部落之妥安以慈親之

耄期益精力之衰耗力陳愚素仰瀆宸聰懇辭益

部之行適遂秦都之請故雖嘗拜命曽未莅曹果

家難之纒哀奉靈輿而歸葬偶全餘息以畢通喪

生意蔑然榮望已矣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恢天

地容蓋之徳廣日月照臨之明以犬馬之勞曽屢

膺於駈策而涓埃之益嘗有補於髙深降中㫖以

召還俾參華於舊貫復援小銓之秩再躋延閣之

榮敢不謹脩吏方勤瘁王事昔焉為養尚當避危

而就安今也既孤自可以身而許國誓圖大效庶

荅鴻私

    揚州謝上表     劉  敞

一介之材善無所取千里之地任為不輕仰戴恩

華退増慙懼臣聞事上之行莫若愛君愛君之臣莫

重去國汲黯遺言李息望之致意本朝古今美談賢

哲餘事况臣本以薄技遘茲昌辰幸得出入周衛

之中優游侍從之末持槖簮筆庶乎寡尤帶劒佩

衡足以自効豈其輕去嚴密之奉偷得便安之私

蓋引嫌避親中外著令因事補吏朝廷通規幸䝉

賜可之書殆殊共治之選伏遇 皇帝陛下天廣

容物聖資盡人揆其忠誠非有違象魏之意察其

淺識猶足寄民社之安沛然徳音委以符竹敢不

勤恤人隱奉宣上恩自飭固陋之心庶幾樂易之

    謝加學士表     劉  敞

常人之情得所求而喜智者之慮過其任而憂今

邊備雖嚴帥責差易學者雖衆儒選實難豈有

貪就應聲之求忽忘非分之任怔忪失據欣懼兼

懷固欲辤榮不獲承命伏念臣猥以薄技起於諸

生内之無子産潤色之才外之無山甫將明之用

久典訓誥荐臨藩垣七年于茲微效不立猶以陪

外廷之末聞長者之風間䝉分章平議臣之奏時

引大體正宗廟之儀苟圖納志非敢迕物然而讒

人飾詞以巧詆法吏挾怨以中傷當是之時幾無

以免聖心先覺公議尚存浸潤之説不行震驚之

衆為止風波可畏天幸實多内私自憐懼久得罪

輙匄千里之寄庶警一麾之行不謂 尊號皇帝

陛下生成曲全覆露無已進預金華之講増重儒

林之光委以西州適其素願望非所及幸不可涯

夫匹夫一飯之恩庸士然諾之信猶能捐生出死

成功立名况臣連數十城之封兼四千石之重於

以宣明威信撫養細民盡其愚忠庶無大悔以此

圖報敢為虚言

    賀皇長子封公表   王  拱辰

建親授社屏翰於王家封子維城安彊於國幹誕

揚休命敷告群倫均海㝢之歡心洽朝廷之大慶

竊以宗藩錫瑞賢戚分疆周列侯邦半諸姫而啓

土漢有天下非劉氏則不王皆所以滋大本枝維

持京室綿鼎數於穹壤固廟祏於山河属我熙朝

益隆茂典恭惟 皇帝陛下纂承皇序恢闡洪圖

善迪孫謀遹遵祖構乃眷元良之重已昭歧嶷之

英肇啓南圻崇加上衮離明震豫知帝緒之無疆

海潤星暉戴吾君之有子臣居留近甸迹遠髹墀

側聽恩章舉増抃懌

    永興謝上表     司馬 光

荷恩至重任責尤深巡撫吏民敷宣詔令臣識慮

闇淺規為闊踈唯知愚忠屢貢狂直奉事三世操

守一心間以齒髪浸衰疾疹交集曽靡論思之効

久汚侍從之班既無補於本朝祈自安於散地不

圖睿澤更委名都雖要重之權自知不稱而煩劇

之地難以固辭受命以還措躬無所朅來就道甫

爾到官維此咸秦昔為畿甸山川清美土地膏腴

論其平時誠為樂土在於今日適值凶年經夏亢

陽苗青乾而不秀涉秋淫雨穗黒腐而無收廩食

一空家乏蓋藏之粟襁負相屬道有流離之人老

弱懷溝壑之憂姦猾蓄萑蒲之志正宜安靜不可

動揺譬諸烹魚勿煩擾則可免糜爛如彼種木任

生殖則自然蕃滋謹當策勵疲駑雕磨朽鈍智力所

及勤瘁無辭雖復失位危身終不病民負國庶幾

小補用荅大恩

    進資治通鑑表    司馬 光

先奉勑編集歴代君臣事迹又奉聖㫖賜名資治

通鑑今已了畢者伏念臣性識愚魯學術荒踈凡

百事為皆出人下獨於前史粗嘗盡心自㓜至老

嗜之不厭每患遷固以來文字繁多自布衣之士

讀之不徧况於人主日有萬㡬何暇周覽臣嘗不

自揆欲刪削冗長舉撮機要取闗國家興衰繫生

民休戚善可為法惡可為戒者為編年一書使先

後有倫精粗不雜私家力薄無由可成伏遇

英宗皇帝資睿智之性敷文明之治思歴覽古事

用恢張大猷爰詔下臣俾之編集臣夙昔所願一

朝獲伸踊躍奉承惟懼不稱 先帝仍命自選辟

官属於崇文院置局許借龍圖天章閣三館祕閣

書籍賜以御府筆墨繒帛及御前錢以供果餌以

内臣為承受眷遇之榮近臣莫及不幸書未進御

先帝違弃群臣陛下紹膺大統欽承先志寵以冠

序錫之嘉名每開經筵常令進讀臣雖頑愚荷

兩朝知待如此其厚隕身喪元未足報塞苟智力

所及豈敢有違㑹差知永興軍以衰疾不任治劇

乞就冗官 陛下俯從所欲曲賜容養差判西京

留司御史臺及提舉嵩山崇福宫前後六任仍聽

以書局自隨給之禄秩不責職業臣既無他事得

以研精極慮窮竭所有日力不足継之以夜徧閲

舊史旁采小説簡牘盈積浩如煙海抉擿幽隱校

計毫釐上起戰國下終五代凡一千三百六十二

年脩成二百九十四巻又略舉事目年經國緯以

備檢尋為目録三十巻又叅考群書評其同異得

歸一塗為考異三十巻合三百五十四巻自治平

開局迨今始成嵗月淹久其間抵捂不敢自保罪

負之重固無所逃重念臣違離闕庭十有五年雖

身處于外區區之心朝夕寤寐何嘗不在 陛下左

右顧以駑蹇無施而可是以專事鈆槧用酬大恩

庶竭涓塵少禆海岳臣今筋骸癯瘁目視昏近齒

牙無幾神識衰耗目前所為旋踵遺忘臣之精力

盡於此書伏望 陛下寛其妄作之誅察其願忠

之意以清閒之燕時賜省覽監前世之興衰考當

今之得失嘉善矜惡取是捨非足以懋稽古之盛徳

躋無前之至治俾四海群生咸䝉其福則臣雖委

骨九泉志願永畢矣謹奉表陳進以聞

    蘄州謝上表     吕  誨

三諫則逃敢隳大節一麾出守誠自寛恩舉族均

榮畢身知愧伏念臣戇冥所 忠朴是存篤於愛

君惟知盡道向議稱親之禮屢形継統之言豈期

佐佑之臣首違經義遂啓異同之論上惑宸聰暨

頒慈壽之手書仍用定陶之故事朋姦之衆蓋希

宏博之要榮致主之謀不耻哀桓之亂制業雖已

具理有未安臣忝備憲司正當言責既不能排斥

邪佞將何以振肅紀綱心匪石以徒堅力迴天而

莫得容身隳職公議何逃拒詔去官萬死寧贖

而頼 陛下至明委照全度兼容属當求治之初

務廣納忠之益言雖忤㫖察其所嚮之誠罪不主

名施以惟輕之典授符淮旬畫壤江壖魚稻之饒

寔惟紓緩民社之重獲展勤勞天幸叢來國恩彌

渥退思補過愈精夙夜之䖍知無不為更勵始終

之節仰酬洪造誓竭顓愚

    奏乞致仕表     吕  誨

臣輙罄愚誠上干宸慈伏况微臣本無宿疾偶值

醫者用術乖方殊不知脉候有虚實隂陽有逆順

診察有標本治療有先後妄投湯藥率任情意差

之指下禍延四肢寖成風痺遂艱行步非祇憚炙

盭之苦又將虞心腹之變勢已及此為之奈何雖

然一身之微固未足惜其如九族之託良以為憂

爰思逃禄以偷生不俟引年而還政顧惟素志幾

負明時力豈不足誠豈得已况恃睿監夙諒孤忠

進非左右之容退知榮辱之分與之全節示以曲

成臣不避再煩天聽欲乞致仕仍不願改官早賜

開可臣無任籲天懇激之至

    潭州通判謝上表   唐  介

始竄嶺南人皆謂之必死及遷湖外恩實出於再

生仍復前官俾闗郡政仰叨成命増激微衷竊念

臣寒素立身孤直無援歴官再紀才貳郎曹入朝

踰年幸兼風憲臣自以逄聖明之治當言責之司

祗知忠義以事君不顧患禍之及已凡所上奏必

盡至公流軰為臣寒心姦邪見臣切齒臣本欲為

耳目於 陛下勉副簡求不能效鷹犬於他人以

希進用心雖無媿迹已甚孤屬權臣之擅朝肆已

私而害政輙輸忠欵冀補涓塵陛對之間未能悉

意天威之下卒莫自明得罪一時竄身萬里流離

遠道殆及朞年擯弃遐荒分甘散秩豈謂 皇帝

陛下存國大體察臣愚忠欲招諌者之言免為後

來之誡三推皇澤特與一官以邕廣之冦攘擇湖

湘之守倅俾從征筦得佐郡符然臣粗識義方薄

知臣節納忠獲罪顧百謫以誠甘盡瘁報君雖九

死而不悔謹當益勤官守以助軍興夙夜以思冀

免於敗事毫分有補少荅於大恩

    賀册貴妃表     王  安石

寖盛之禮發于宫闈驩康之聲播于寰海伏惟

陛下考古之憲刑家以身乃資婦徳之良俾貳坤

儀之政蓋闗雎之求淑女以無險詖私謁之心雞

鳴之得賢妃則有儆戒相成之道於以求助不專

為恩臣生逄明時竊觀盛事祝聖人之多子輙慕

堯封思令徳以式歌豈慙周雅

    賀生皇子表     王  安石

嘉慶係傳歡欣揔集臣歴觀古昔誕受福祥厥配

天所以久長乃有子至於千億伏惟 皇帝陛下

鳬鷖之雅媚于神祗芣苢之風燕及黎庶弓韣嗣

燕禖之報旐旟仍羆夣之祥無疆惟休永保桑包

之固百室大競方觀椒實之繁臣嘗汙近司久尸

榮禄特荷殊憐之至豈勝竊喜之深

    又表        王  安石

皇運郅隆天枝彌茂照臨所暨鼓舞攸均臣聞史

紀文慶之延豈惟十子詩歌姒徽之継爰至百男

肇敏于脩乃繁厥祉恭惟 皇帝陛下道冒區宇

徳冠往初品庶䝉休既饗和平之樂神靈錫羡果

膺蕃衍之祥臣嘗汙近司備叨殊奬以宿痾而自

困欲旅進以無階

    又表        王  安石

祉扶宗祏慶襲宫闈凡預照臨惟胥鼔舞臣聞有

秩秩幽幽之徳所以考室而見祥有詵詵揖揖之

風所以宜家而多子克參盛美允属昌時伏惟

皇帝陛下膺命上天紹休烈祖本支方茂用光世

徳之求功業能昭永頼孫謀之燕遹來追孝申錫

無疆臣久玷恩私外叨屬任四方來賀望雙闕以

無階萬福攸同撫微軀而有頼

    又表        王 安石

宫闈嗣慶寰海交欣凡逮戴天惟均擊壤臣聞螽

斯之言衆子是為王者之詩華封之祝多男亦曰

聖人之事恭維 皇帝陛下紹祖休顯憲天昭明

致文武之憂勤成堯舜之仁孝宅師無競莞簟之

寢既安傳類有祥弓韣之祠屢應詒謀方永錫羡

用光臣託備藩維叨承睿奬不顯亦世家實預

於榮懷於萬斯年心敢忘於慶頼

    漳州進珠表     王  冕

大中祥符六年春冕自廬陵移典是郡越明年

三月龍溪属邑民丘於九龍溪網魚得珠一顆

圍濶三寸七分中有小珠七顆如七曜次如七曜

者不可勝數縣弗敢留條珠之始于郡冕熟而視

之殊大歡忭即日召厥属官以驗之復相稱慶曰

夫珠至寶也王者徳至𣶒泉則出 今天子仁且

聖方以寛慈被天下宜乎珠之出奬 聖世又珠

之為物也其色瑩淨明清乃化民之象也於是列

表以進尋奉勑書以旌至寶冕既叨為政能獲

斯寳又懼是事泯絶於後刋之貞石于公㕔之左

用傳于永永耳臣冕言臣聞皇猷允塞天乃效祥

聖徳升聞地不藏寶前件珠得非虵口産異蚌胎

有感必通生自煙潭之内無脛而至忽居寶肆之

中熒煌外散於月華皎潔内含於星彩兹蓋

皇帝陛下齋莊奉道清淨化民體乾極以握符致

坤靈而薦瑞遐稽信史迥殊照乘之光洞究祥經

弗類媚川之色臣握蘭郎署剖竹侯封幸逄江海

之珍難藏外郡願繼梯航之貢干黷内廷臣無任

瞻天戀 聖激切屏營之至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