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六

卷第六十五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六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七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六

 表

   謝知制誥表      王  安石

   江寧府謝上表     王  安石

   謝翰林學士表     王  安石

   謝賜對衣鞍馬表    王  安石

   謝賜第安國及第表   王  安石

   進脩南郊式表     王  安石

              王  安石

   乞御正殿復常膳表   王  安石

   第二表        王  安石

   謝東府賜御筵表    王  安石

   乞罷政事表      王  安石

   乞退表        王  安石

   第二表        王  安石

   賀周徳妃及魏國大長公主禮成表

              王  安石

   賀冬表        王  安石

   乞宫觀表       王  安石

   賀赦表        王  安石

   賀正表        王  安石

   謝朱炎傳旨令視事表  王  安石

   謝加南郊恩表     王  安石

   賀景靈宫奉安列聖御容表

              王  安石

   賀南郊禮畢表     王  安石

   辭南郊陪位表     王  安石

   謝免南郊陪位表    王  安石

   辭明堂陪位表     王  安石

   謝加食邑表      王  安石

   廣徳軍謝上表     錢  公輔

    謝知制誥表     王  安石

髙華之選欲報常艱固陋之身以榮爲懼竊以自

古招智能之士因使爲侍從之臣豈特頼其虚名

謂能華國蓋將收其實用相與致君矧號令文章

之為難而討論潤色之所寄苟失職不稱則為時

起羞伏惟 皇帝陛下躬上聖之資撫久安之運

趨時有救𡚁之急守器有持盈之難當得俊良使

備遺忘則典司明命出入禁門一有瘝官尤為累

上臣羇單賤士鄙朴常人仕初有志於養親學遂

不專於為已比更煩使稍竊謬恩内懷尸禄之慙

仰負食功之意又䝉採擢以至超踰蓋君之視臣

不使同犬馬之賤則下之報上亦欲致岡陵之崇

况臣少習藝文粗知名教遭逢一旦度越衆人唯

當盡節於明時豈敢止懷於私計

    江寧府謝上表    王  安石

稽違詔令經涉嵗時 先帝登遐既不獲奔馳道

路 陛下即位又未嘗瞻望闕廷所憂後至之刑

誅敢冀就加於官使雖知黽勉尚懼顛隮蓋聞因

任以責群材原省以通衆志厥或抱能而可用則

雖負疾而見容如臣者逮侍 先朝叨官外制惓

惓許國雖有愚忠役役隨人但尸榮禄銜哀去位

嬰疹彌年望絶龍光分投冗散伏遇皇帝陛下

紹膺尊極俯燭幽微延之以三節之嚴付之以十

城之重比縁禋祀特有褒封申命曲加因郵拜賜

唯是土風之美素無犴獄之煩久寄託於丘墳粗

諳知其閭里念雖閉閤殆弗廢於承流以 造朝

或未妨於養疾矧恩勤之已迫且遜避之不容敢

不少嘗體力之所任祗奉詔條而為治冀逃大戾

仰稱殊私

    謝翰林學士表    王  安石

臣聞人臣之事主患在不知學術而居寵有冒昧

之心人主之蓄臣患在不察名實而聽言無惻怛

之意此有天下國家者所以難於任使而有道徳

者亦所以難於進取也學士職親地要而以討論

諷議為官非夫遠足以知先王近足以見當世忠

厚篤實亷恥之操足以咨諏而不疑草創潤色文

章之才足以付託而無負則在此位為無以稱如

臣不肖涉道未優初無犖犖過人之才徒有區區

自守之善以至將順建明之大躰則或踈闊淺陋

而不知加以憂傷疾病久弃里閭辭命之習蕪廢

積年黽勉一州已為忝冒禁林之選豈所堪任伏

惟 皇帝陛下躬聖徳承聖緒於羣臣賢否已知

考慎而於其言也又能虚已以聽之故聰明睿智

神武之實已見於行事日月未久而天下翹首企

踵以望唐虞成周之太平臣於此時實被收召所

以許國義當如何敢不磨礪淬濯已衰之心紬繹

温尋久廢之學上以備顧問之所及下以供職司

之所守

    謝賜對衣鞍馬表   王  安石

出大庭之顯服束以精鏐引内廐之名駒傅之錯

采隆恩所逮朽質知榮竊念臣弱力淺聞久憂積

疹中預從官之選外分守將之權僅免譴訶更䝉

收召論思潤色曽莫効於微勞衣被服乗乃前叨

於異數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醲於慶賞詳在招

延因示眷懷使知奮勵誓竭愚忠之報冀無虚授

之嫌

    謝賜弟安國及第表  王  安石

隽乂之求外覃草野龍光之施首逮門庭竊以躬

國論聽斷之煩而察知孤遠之行略門資貢舉之

法而㧞取滯淹之才山林之所誦説而難遭閭巷

之所驚嗟而罕見伏惟 皇帝陛下恊徳穹昊比

明羲和博臨四方洞照萬物如臣同産為世畸人

少遭閔凶自奮寒苦雖强學力行粗有時名而少偶

寡徒㡬絶榮望豈期聖聽俯及幽潜遂使窮途坐

陞華寵奬以詔書而試藝賜之科第而命官禄不

逮親既永乖於養志仕非為已當共誓於捐軀

    進修南郊式表    王  安石

郊丘事重筆削才難猥以微能叨承遴選蓋聞孝

以配天為大聖以享帝為能越我百年之休明因

時五代之流𡚁前期戒具人輙為之騷然臨祭視

成事或㡬乎率爾蓋已行之品式曽莫紀於官司

故國家講燎禋之上儀而臣等承撰次之明詔迨

茲彌嵗僅乃終篇猶因用於故常特刪除其紛冗

恭惟 皇帝陛下躰聖神之質志文武之功嘉與

俊髦靈承穹昊物方鬯茂以薦信而無慙人具昭

明知因陋之為恥固將制禮作樂以復周唐之舊

豈終循誦習傳而守秦漢之餘則斯書也譬大輅

之推輪與明堂之營室推本知變實有考於將來

隨時施宜亦不為乎無補

    謝男雱除中允説書表 王  安石

恩驟加於私室多所超踰事或累於公朝誠難冐

昧仰煩睿訓曲喻至懷永惟眷奬之殊實重兢慙

之至伏念臣首叨召節得侍詞林隨被賛書使陪

經幄稍更嵗月莫補涓埃竊觀上智之日躋内訟

淺聞而知困况如賤息厥有童心尚迷鑽仰之方

豈稱招延之禮恕已量主非敢以私而自嫌為官

擇人顧雖成命而宜改輙布可辭之義上干難犯

之威伏惟 皇帝陛下屈躰優容垂精寵荅謂大

人照臨之道廣當養以䝉意小夫誦説之智專遽

忘其賤褒稱備厚訓飭加嚴揣實未安寄顔有恧

重念自古君臣之相與未有如臣父子之所遭蓋

當用儒之時尤難講藝之職典謨方御實參備於

討論誥誓未終已繼叨於奬擢獲世官於閭巷嗣

家學於朝廷自非忘軀何以報國知人而官以哲

慨已誤於明揚委質而教之忠誓永肩於素守

    乞 皇帝御正殿復常膳表

              王  安石

陽春生物偶霑澤之稍愆睿慮恤民遽側身而自

抑徳已修於消變數或係於非常當服彛儀用安

群下恭惟 皇帝陛下大仁博施神知曲成躬忘

旰食之勞坐講日新之政四時協序萬物致和適

當化養之辰宜得涵濡之澤少違常候深軫清𠂻

退師氏之正朝約大官之盛饌仰窺謙徳志在閔

民然而遐虜來朝當即法宫之位誕辰入慶合陳

燕爼之珍事有所先禮難偏廢伏願仰回淵聽俯

徇輿情夙御九筵之居並羞十閤之具上以全於

國躰下以副於臣誠

    第二表       王  安石

時澤偶愆屢勤齋禱聖𠂻愈勵曲盡焦勞將損

已以召休因退次而貶食列陳剡奏尚闕嗣音在

臣列之靡遑伏帝閽而再扣恭惟 皇帝陛下躰

居離正徳禀乾剛期揉俗以致康嘗納隍而興念

七載于此繼獲豐穰一春而來或罹愆亢皇慈深

軫群祀徧修恐狴犴乖則親慮其囚懼黼黻美則

躬變其服仍損内饔之舉兼虚正宁之朝然而禮

貴從宜事難泥古而况甫臨誕節交舉慶儀有列

辟拜萬年之觴有殊俗修兩朝之好苟虧彝制難

副群情伏望少屈淵𠂻特從誠懇大臨廣厦日御

常珍親事法宫廓宣於政治惟辟玉食昭示於等

威仰以慰兩宫之慈俯以安群下之望

    謝東府賜御筵表   王  安石

恩厚不貲誠先賢之務稱頑㝠無以欲報國而知

難臣等過以凡材並膺殊選久壅賢路上孤聖時

伏惟 陛下謀徳在容求仁以恕謂大臣方宣勞

於王室則人主當加恤其私家發使禁闈之中伻

視魏闕之下取才置臬皆斷於睿謀成事告功不

煩於宰旅重紆衡蓋周視庭除申以中人喻之良

月使及日辰之吉即于堂寢之安輟車府之傍牽

載其帑重移饔官之烹割侑以鼓歌歡更逮於邇

臣寵先加於小已隂陽或謬未知爕理之方風雨

其除徒頼帡幪之賜

    乞罷政事表     王  安石

私懷懇至已具布聞聖訓丁寧未䝉開納敢冒崇

髙之聽再輸悃愊之情臣聞任賢之方要其有用

陳力之義止於不能苟弗集於事功且重罹於疹

疾豈容叨據以累明揚伏念臣猥以孤生親逢盛

世昧於量已志欲補於休明失在信書事浸成於

迂闊每煩衆論上慁聖聰久知素願之難諧繼以

積痾而自困辭而去位庶逃竊食之誅勉以就工

重荷包荒之徳雖貪順命終懼妨功伏望

皇帝陛下閎度并容大明俯燭特垂矜允俾遂退

藏如此則孤進之身獲全生於末路具瞻之地得

改命於時材

    乞退表       王  安石

臣忠於為國故進而能致君恕以及人故病則

閔勞以事此今昔共由之通義實上下相與之至

情敢觸冒昩之誅冀䝉哀矜之聽臣受才鄙劣遭

運休明陳愚或㑹於聖心承乏遂尸於宰事謀謨

淺拙謾不見其有成操行陵夷又或㡬於無恥久

宜辭位尚苟貪恩豈圖養拙以乖方重以瞀昏而

廢務粗嘗陳列未獲矜從黽勉以來浸滛遂劇大

懼典司之曠上煩程督之嚴伏惟 陛下詢事考

言循名責實或輟夜分之寐常臨日昃之朝萬方

黎獻之多略皆祗辟三事大夫之守豈可癏官仰

冀髙明俯昭悃愊念其服勞之久愍其嬰瘵之深

及未干鈇鉞之時令遂觧機衡之任豈特少安於

私義茲惟畢恊於師虞

    第二表       王  安石

聖恩所及有隆天重地之施私義未安有深淵薄

冰之懼竊惟成湯髙宗之世有若伊尹傅説之臣

其道則格于帝而無疑其政則加乎民而丕變后

惟時乂相亦有終迨乎中世之陵夷非復古人之

髣髴忠或不足以取信而事事至於自明義或不

足以勝姦而人人與之為敵以此乘權而久處孰

能持禄以少安此臣之慮危於居寵之時而昧死

有均勞之乞况於抱病浸以癏官伏惟 陛下道

與日躋徳侔乾覆哀一夫之失所樂萬物之皆昌

矧夫眷遇之優即已勤劬之久宜䝉善貸使獲曲

全賜其疵賤之身假以安閑之地則敝車無用猶

可具於勞薪棄席未忘或再施於華幄

    賀周徳妃及魏國大長公主禮成表

              王  安石

明告治庭寵頒恩册家邦之慶海宇以欣恭惟

皇帝陛下荷天閎休若古丕式自禰率而尊祖備

極靈承謂姉親而先姑特加徽數改錫厥壤増褒

所生大號已孚庶言惟允臣久尸榮禄竊睹盛儀

臚傳雖異於九賔率舞尚同於百獸

    賀冬表       王  安石

隂偕物極陽與朋來推歷玩占乃見潜萌之信躰

元御辨以知敦復之中恭惟 皇帝陛下舜孝禹

功文謨武烈茂對時之福嘏靈承旅以壽康臣久

冒朝榮外叨方任弗預稱觴之末豈勝存闕之深

    乞宫觀表      王  安石

筋骸衰薾僅有餘生肝膈精微簡在聖聽豈圖寵

奬未賜矜從輙冒威尊更輸情素伏念臣久妨機

要初乏涓塵苟免庶尤實荷恩私之至敢縁多疾

更尸名器之崇比辱使軺俯宣詔㫖深惟策勵仰

稱龍光而况病瘵有加療治無損辭榮家食乃為

理分之宜干澤自營尚恃眷憐之舊伏惟

皇帝陛下衡聽萬事器使衆材念其黾勉之終難

假以便安而少愒庶完躰力圖報毫分

    賀赦表       王  安石

精意上昭神靈底豫茂恩旁暢夷夏浹和臣聞道

以饗帝為難禮以配天為至有秩斯祜唯四表之

歡心胡臭亶時匪九州之美味自古在昔若聖與

仁厥遭昌辰乃覩熙事恭惟 皇帝陛下邁種三

徳敷奏九功率籲奉璋之衆髦肇稱奠璧之新禮

廟籩致孝郊血告幽誠既格於穹旻福遂均於品

庶振憂矜寡原宥眚烖第五玉以褒封善人是富

發三錢而慶賜賤者不虚天其居歆人以呼舞臣

夙叨寵奬親值休成雖無預於駿奔實不勝於竊

    賀正表       王  安石

寶歴無疆嘉生有俶門憲始和之象庭充元㑹之

儀伏惟 皇帝陛下膺保永圖茂綏純嘏撫五辰

而致順毓萬物以皆昌臣久負異恩尚攖衰疾瞻

雲煥爛欣逄舜旦之華擊壤逍遥樂得夏時之正

    謝朱炎傳聖㫖令視事表

              王  安石

使指遄臻訓詞俯逮敢圖衰疾尚悞眷存伏念臣

曲荷搜揚久孤付屬有能必獻未嘗擇事而辭難

無力可陳乃始籲天而求佚然方焦思有為之日

以此懷恩未報之身苟營燕安豈免慙悸伏䝉

陛下人惟求舊義不忘遐乃因乘軺賦命之臣更

喻推轂授方之意踦履無用誠弗忍於弃捐朽株

匪材尚奚勝於器使永惟奬勵徒誓糜捐

    謝加南郊恩表    王  安石

解澤旁流明綸俯被永惟叨昧深以兢榮竊以時

郊丘之承所以尊上帝疇官邑之賜所以富善人

盛福靡專至恩惟稱臣久塵要近上累昭明方玉

輅之親祠以銅符而外守逮均休慶例獲褒嘉此

蓋伏遇 皇帝陛下以平施於萬方無遐遺之一

物矧䝉圖任之舊特荷奬知之深祗服訓辭敢忘

報禮

    賀景靈宫奉安列聖御容表

              王  安石

新一代之上儀極二端之美報經始有俶實自睿

謀歡成無疆乃惟衆志竊以閟宫鬼享周特腆於

姜嫄原廟神游漢獨隆於髙帝遠或遺祖近止及

親恭惟 皇帝陛下服卑而即功食菲以致孝嚴

祖宗之衆像依仙釋而異宫館御因時初豈忘於

苟簡修除備物乃有待於純熙宸宇祕嚴扁榜崇

麗祼獻式序妥侑維時藐然往初孰此倫擬臣久

尸榮禄尚負宿痾聞釐事之既成與群情而偕樂

    賀南郊禮畢表    王  安石

精明條逹神睠顧而依懷膏澤川流人歡呼而蹈

厲臣聞語孝之至莫大於配天議禮而輕不足以

享帝能舉釐事實歸聖時恭惟 皇帝陛下鴻

圖已昭康年屢應奔走籩豆有董正之治官潔豐

粢盛有厎慎之財賦禮成榖旦恩浹綿區雖洛誦

之休明尚難譬稱豈兒寛之淺訥能盡揄揚臣夙

荷慈憐方嬰衰瘵望九賔之紳笏獨遠句傳狎百

獸於山林猶知率舞

    辤南郊陪位表    王  安石

萬國駿奔煒上儀之殊觀一夫幽屏叨明命之特

招伏念臣竊禄已多冒恩最渥自致惓惓之義實

有素情再瞻穆穆之容豈非榮願而薾然暮

景嬰以沉痾伏畎畆以負薪於今未已侍壇垓而

踐豆用此為妨

    謝免南郊陪位表   王  安石

螻蟻惓惓上于旒扆雲天顥顥俯賁丘園臣憊矣

微生頽然暮齒冒恩鼎食非堅卧以為髙承命旌

招宜駿奔而反後顧縁衰薾致隔清光伏䝉

陛下特赦尤違曲垂念聽蔀昏難望尚延舜日之

華荒翳易遺更獲堯雲之潤

    辤明堂陪位表    王  安石

合宫丕享寰宇駿奔冒被優詔之加使陪顯相之

末伏念臣投身荒遠上負眷憐企踵禁嚴久勞鑒

寐况宗祁之盛禮辱號召之明恩當即辦嚴豈容

辭疾而沉㝠浸劇黾勉實難心若子牟雖每存于

魏闕身如楊僕乃自外于漢闗

    謝加食邑表     王  安石

顯相郊宫固宜寵奬曠居田里乃濫褒加伏念臣

尚負宿痾久尸榮禄無可論之薄效有未報之隆

恩方國明禋庶工祗載奉璋執豆旅幣獻琛具輸

奔走之勞獨抱滯留之歎豈圖踈逖亦冐寵光此

蓋 皇帝陛下荷休駿厖歛福敷錫故雖幽屏弗

以遐遺身每被於慈憐心更忘于勤策

    廣徳軍謝上表    錢  公輔

廣官罪大奪位秩者彌年享帝恩隆回雷霆於數

日籍還省部身忝軍牙祗荷寵靈伏深感懼伏念

臣江湖賤士岩穴孤生出逄聖辰升備法從學非

深造粗能明致治之方心不苟容姑欲罄事君之

節義當有在雖富貴誘之而不回職所宜言雖斧

鉞威之而益厲果由官守遂正典刑放之窮山所

以苦其心志授之散秩將以餓其躰膚期沒齒於

蒿萊敢希榮於軒冕豈圖寛宥尚被采收死灰誰

謂乎復然白骨安知乎再肉便鄉守壘上冢還家

百計安閑一身妥逸使其自請未必能然此蓋伏

遇 陛下化極文明恩漸動植如天之覆遠則弥

周如日之中幽無不燭遂容駑質猥玷鴻私况是

桐川獨居江左俗雖僻陋而稱風物之良地雖褊

迫而有山林之勝養茲不肖孰曰匪宜惟修省所

以飭躬惟忠勤所以報國有民有社固恪奉於訓

詞為子為臣方益堅於素節誓殫犬馬仰荅龍光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