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七

卷第六十六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七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八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七

 表

   謝南郊加恩表     王  珪

   謝 皇帝罷謁太廟表  王  珪

   謝賜生日生餼表    王  珪

   謝賜生日禮物表    王  珪

   越州謝上表      沈  文

   越州謝上表      元  絳

   謝致仕表       元  絳

   定州謝上表      吕  公著

   河陽謝上表      馮  京

   賀煕寧十年南郊禮畢大赦表

              曾  鞏

   謝元豐元年歴日表   曽  鞏

   謝翰林侍讀學士表   范  鎮

   謝致仕表      范  鎮

   謝龍圖閣直學士表   宋  敏求

   安州謝上表      滕  甫

   謝澶州簽判表     程  顥

   代謝進和御詩奬諭表  强  至

   代都運趙待制謝上表  強  至

   代謝再任表      強  至

    謝南郊加恩表    王  珪

奉二精之報方錯事於崇丘獵三靈之流遂均釐

於邇輔仰承嘉命俯惕孤衷伏念臣蚤㑹昌期進

聞國論器雖狹於所用志常勇於有為属修郊廟

之祠叨與公卿之議鳴鍾在簴獲際靈斿之娯紓

佩埽塗親承天步之恪曽乏秉文之助得觀繼聖

之能逮敷錫於鴻休復過膺於寵數論非朝允恩

實天隆茲蓋伏遇 皇帝陛下文輯闊希仁漸䟽

逖因神推惠既被 魚之豐為己掠功何勝淵谷

之畏尚勉殫於樸守期少謝於曲成

    請 皇帝罷謁太廟表 王  珪

近嘗拜章以大慶殿將行恭謝天地之禮乞罷前

一日謁太廟者伏以升燎于壇旣節徂郊之禮奉璋

于室宜裁假廟之文俞音未回群聽猶鬱恭惟

尊號皇帝陛下膺純耀之烈撫休明之期蓋神勞

萬務則氣或盭和以徳交三靈則福亦旋感念保

綏於鴻業思昭謝于髙穹廼涓路寢之居以象圜

丘之饗粢盛芳潔璧玉華光方將陟配三后之靈

導迎上帝之貺茲誠爲人子者孝之盡有天下者

報之隆今復馳齊蹕之嚴祗太室之薦竊恐霧露

之氣涉于宵衣輿馬之音震乎天步則非所以承

祖宗之愛來邦家之休臣等冒秉化鈞獲司熙典

謂文之所損在于適時之變且事不敢勉誠以愛

君之深冀專並侑之䖍願弭先期之謁儻孚衆欲

是契天心

    謝賜生日禮物生餼表 王  珪

詔函俯暨臺饋申頒絶衡弼之異恩動里閭之殊

觀伏念臣所懷蹇淺自奮羈單方少而孤每感劬

勞之日其生也幸得遭熙盛之朝遂以區區投老

之身而處赫赫具瞻之地輿圖邦政固無經遠之

謀式燕私門更誤養賢之禮此蓋伏遇 皇帝陛

下寵綏近辟丕冒庶工謂君臣同體則憂樂宜均

而上下相求則報施為重幣繒實篚寵已厚於

解衣餼廪盈庭愧有加於浮食敢不内竭朴愚之

守上酬奬顧之深

    謝賜生日禮物表   王  珪

聖言如綍有温厚於芝函邦錫自天發光華於蔀

室榮踰素望愧溢常涯伏念臣以固陋之資被睿

神之眷廼預塵於政路復冠列於台司嵗月崢嶸

而屢更精力勤勞而莫  譏讒於衆口愧功烈

於前人逮茲苟完安有横冀載及桑蓬之序方深

岵屺之思念莫報於劬勞敢饕承於恩禮良金燭

乗嚴寶靮於天駒藻帛絢文雜華章於笥服豈繄

蕃庶併及衰遲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敦舜孝以

儀民軫堯仁而冒物特厚柄臣之遇過朌御府之

珍交孚曲記於賤生博愛乃容於濫觴拜漢廷之

寵雖慙稽古之工報周雅之章願上如岡之壽

    越州謝上表     沈  文通

以親為請得郡甚優越去宫庭介居江海就職之

始撫心弗寧伏念維諸生知守前緒親逄文治

之盛冒塵科選之榮擢躋儒林遂執史筆學不足

以逹治亂於顧問實難文不能以通古今於述作

何有誤出 聖朝之遇進登侍從之塗黽勉備官

逡巡待罪雖大恩未報豈敢便安其身顧私養弗

充不勝進退之迫輙以誠乞既茲奠居幸溢於涯

感無以喻此蓋伏遇 尊號皇帝陛下天地之徳

覆載而無所不容日月之明照臨而無所不暨故

臣得遂其犬馬之志安于藩翰之間况茲為州自

昔建國連帶數郡之廣總齊萬兵之權有可以為

當無所苟尚寛東顧之慮少獲萬分之心

    越州謝上表

       懼分符 右特荷保全仰服恩

章惟知感涕伏念臣習知忠誼竊慕功名歴事

三朝行將四紀向自北垂之漕就更南粤之麾䝉

臨遣以丁寧敢遑安而留滯載驅長陸甫及半途

忽聞羽檄之音謂有龍編之警横水明光之甲得

自虚聲雲中赤白之囊倡為危   擾動朝聽

震驚况臣 守臣敢愆奔命風馳南海已久見於

吏民日遠長安蓋未聞於章奏仰煩宵旰咨及臣

鄰謂𫉬塞之急人且擇才而代戍驅車萬里虚出

玉闗之門乘駟一麾幸至㑹稽之邸尚兼方面彌

畏人言此蓋伏遇 陛下法道曲全等天丕冒以

臣更事緜久備歴四方之勤知臣立朝最孤迥無

一介之助渙然休命付𢌿价藩臣敢不訓旅以嚴

安民以靜庶希樂易之治仰補熙隆之時銜賜不

貲論生曷補

    謝致仕表      元  絳

四載披誠蘄還於朝組九重垂聽申錫於詔函預

儲宫之備官遂家林之佚老伏念臣衣纓衰緒樗

櫟下材再齔而孤僅能構思未冠而仕始務代耕

懵儒術之逄原狃吏文之宿業歴官二世服勞四

方䝉上聖之誤知自東州而即召擢寘詞禁進處

冬官浸膺選衆之求竊貳贊元之任近藩出守遇

潜邸之建旄别殿追還復露門之奉席遽周嵗律

屢對威顔自惟癃朽之餘每循止足之戒深辭圭

紱冀就田廬 齒孤鳴空懷疲戀槁骸如在正欲

全歸仰煩睿訓之慈終竊愚衷之守不圖寵眷加

進榮階存東宫保養之官仍西清嚴近之職効華

封之祝聖佇見多男階商皓之通賔願䕶太子恩

隆山岳感浹肺肝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大道曲

全至仁博施念師丹之垂老久已宣勤察衛綰之

無他居常遠恥越推渥渙獲保初終詫里俗而有

輝顧師言而至愧㝠鴻雖遠正依天㝢之函容時

藿未彫尚傃日華之明潤逄辰知幸之死不忘

    定州謝上表     吕  公著

尸榮右府無禆廟筭之竒假守中山復當閫制之

重戴恩為懼䖍命以行遄届郡封恪宣條詔伏念

臣降才謭薄植性懦愚學術不足以稽五謀之疑

識慮不足以籌千里之勝特以百年舊族荷累聖

不貲之恩一介微軀辱上主非常之遇夤縁寵渥

更踐清華晚收䟽外之孤蹤擢替微㡬之要務奉

天光而咫尺被聖誨之丁寧謂臣世服近僚有均

休共戚之義察臣傍無厚援絶背公死黨之嫌曲

示優容俾思報效顧駑鈆之難强嗟蒲柳之易衰

久預材司積有妨賢之畏洊祈麾寄更圖陳力之

方伏遇 皇帝陛下躰虚靜以儲神極髙明而盡

下俯矜素悃特霈俞音惟定武之奥區據朔垂之

重地尚叨付委靡即弃捐仍進叙於文階且兼華

於祕殿併將厚意増賁舊臣况臣夙侍軒墀實司

樞筦凡治軍經武之要洎守塞禦戎之宜日炙睿

謀備觀宸斷逮茲臨遣得以遵承謹當細大必躬

夙宵彌勵進不敢希功而生事退不敢弛備以曠

官期不玷於誤知庶少酬于鴻施

    河陽謝上表     馮  京

久塵右地無補聖明坐竊邇藩尚寛罪戾恩私溢

望愧灼兼懷伏念臣才不逮中智非經遠特逢盛

際再列近司擢之於尋常之中振之於顛危之下

便蕃異數究極寵光齪齪備員僅能寡𬨨碌碌成

事無足論功徒肩許國之誠靡講衛生之術曩嬰

疾疹殆至膏盲雖頼上醫迄存餘喘然而氣血潜

耗智慮早衰筋力乏於步趨耳目乖於聽覽勉從

職事仍歴嵗時覆餗之譏已騰衆口乞麾之請遽

惻上心矧惟右輔名都三城重鎮水陸皆便次舎

非遥食物具宜堂皇尤峻  罕經於館候訟牒

希至於庭除加以時雨既優宿麥滋茂盗賊屏息

閭里阜安不煩施為有便頥養此蓋伏遇 皇帝

陛下天地容覆日月照臨私臣以不報之恩諒臣

有可矜之理終始眷遇進退保全顧何心顔敢愛

軀命惟願稍加藥餌益近方書朝露未晞儻復還

於舊觀爝火不息誓更竭於精神

    賀熙寧十年南郊禮畢大赦表

              曽  鞏

人之所歸者莫如徳天之所享者在於誠其惟聖

王克有全美伏惟 皇帝陛下聰明稽古承繼祖

宗慈惠愛人撫臨邦國有徧覆并容之大度有防

微慎獨之小心不從遊畋不近聲色無紛華盛麗

之好無便辟側媚之私嵗時吉蠲以承七廟左右

順適以奉兩宫其功施於人效見於事則宅仁由

義縉紳之徒成材於學校超距蹋鞠熊羆之旅養

勇於營屯甌窶汚邪之収充於倉廪闗石和鈞之

利阜於市㕓家有豫樂之聲人無愁怨之色恊氣

所召休應自殊鉤陳太微星緯咸若崑崙渤澥濤

波不驚近則金石之音鳥獸欣躍遠則干羽之舞

蠻夷駿奔象齒旅於闕庭龍媒納於閑廐是謂六

府三事皆可以歌四海九州㒺不率俾蓋巍巍而

特起非瑣瑣之能闚前世議太山之封謀梁甫之

禪者度崇比大疇克登茲 陛下抑而不圖謙以

自牧以謂先后創業垂統其功莫得而名上帝隤

祉發祥其徳無可以稱思所以報一本於心故寅

畏嚴恭積之有素而齊明薫祓進而益䖍在於物

者不取其煩盡諸已者必求其實是以蕭光之烈

奏於宗祊柴燎之蒸焜於郊兆幽隱昭荅神靈顧

懷無疆惟休方寖昌於萬世不敢專享故敷錫於

群元稽參典彝定著赦令弛張從理同異稱情蠲

罪眚而棄瑕疵録勞能而縱逋負顯晦咸暨洪纎

不遺萬國之歡既交於沖漠一人之慶遂及於跂

蠕孚于上下之間極乎帝王之盛臣被學最舊䝉

恩寖深莫待甘泉之祠獨嘆周南之滯第從臣之

嘉頌未效薄材望屬車之清塵但馳遠思

    謝元豐元年歴日表  曽  鞏

一遠闕庭十移星歴顧彫零於齒髪無報𥙷於毫

分伏惟 皇帝陛下叙大禹之九疇齊有虞之七

政隂陽寒暑罔不若時草木昆蟲舉皆遂性循用

頒正之典寵詒分土之官臣幸備守藩預聞告朔

去親方遠已驚嵗月之新許國雖堅更嘆功名之

晚惟躰在民之意庶禆及物之仁

    謝翰林侍讀學士表  范  鎮

省中四禁忘誤其一苟或有犯加罪不原猥䝉貸

全猶藉親近内自循省以榮為憂竊以賞而受賞

者若固有之善賞也罰而被罰者知自取之善罰

也成王舉魯七百里之地以封周公周公拜於前

魯公拜於後而不以為泰者功所當也管仲奪伯

氏駢邑三百没齒無怨言者罪所宜也伏惟

皇帝陛下録社稷之功而賞加輔臣重書詔之失

而罰及學士賞所當賞罰所當罰明命一出中外聳

然因使天下之人曉然知先帝與子之明而群臣得

君之慶臣於此時死固無憾况䝉再造使之更生者

乎重念臣出乎遠方孤陋朴訥臣子忠義則嘗講聞

朝廷典章實匪練習果縁所短有玷斯猷不加蕭

斧之誅才換金華之職雖云薄責足警群倫且天

地大恩固無論報之理而氷霜素節猶有持守之

常願堅初心以収來効

    謝致仕表      范  鎮

早衰多病得謝歸休有命自天所容如地仰銜恩

紀伏竊兢榮伏念臣本出孤生歴塵膴仕曽無報

効虚積嵗月仕宦之年已更一世遭逄之幸實事

三朝徒有愚忠以自信處雖曰乞身而去敢忘憂

國之心因叙人言上干天聽曲䝉寛貸未賜誅夷

得於盛明之時以遂閑適之性伏惟 皇帝陛下

審持賞罰而一諉於公總秉權綱而不移於下集

群議為耳目以除壅蔽之姦任老成為腹心以養

和平之福躋民富壽措國康寧臣之至情實在於

    謝龍圖閣直學士表  宋  敏求

推宸扆之誤恩備禁塗之常從聞命榮抃省躬兢

惶伏念臣性理憃㝠局致庸近猥縁承學之舊寖

沐右文之風 英宗皇帝拔自書林寘於詞掖雖

汲黯蚤進謬旅於雋游而蕭育稀遷自安於拙分

一叨奬㧞星紀僅周固嘗勵翼其心靖共所守顧

命義以弗苟務忱恂而匪他以至陟諌臣之坡司

史氏之筆還儒館而塵麗正之職分使節而賛甘

泉之儀益忻聖旦之親逄莫匪臺家之茂選而曲

綏皇眷冒進榮階謂臣嘗事 先朝典右曹之

綸綍俾臣特陞延閣直西序之圖書撫棄迹以重

収帖寵名而差叙帶環申錫詔檢垂褒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權綱大新恩斷中出均天地之平施煦

及陳荄回日月之餘光豐於蔀室致茲窳器亦預

清班敢不慎服官箴勤殫忠藴庶圖來效少報洪

    安州謝上表    滕  甫

屢致人言固宜竄殛曲䝉天造尚賜保全雖易守

符仍叨善地士民純秀㡬同廣魯之流風里俗驩

康正值元豐之樂嵗安閑事簡尸素為慙伏念臣

本以愚儒出逄真聖首䝉國士之遇最在衆人之

先便欲碎首以酬恩未知死所故嘗指心而自誓

惟有天知况事任既已徧更在人情寧不愛惜豈

有固為緩縱自取顛隮惟日月之至明亮肺肝而

必照矜憐舊物収置近藩而朝廷難廢於公言故

君父特存於大體稍從遠外終不弃捐顧臣何人

受恩若此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神聖徧物清明

在躬化覃無外之封疆仁及何知之草木况臣累

更器使粗効愚衷眷此遺簮嘗辱提携之末譬

之行葦更收踐履之餘臣敢不祗奉簡書服勤吏

役雖桑榆之昃景將逼暮年而犬馬之微誠猶思

後效

    謝澶州簽判表    程  顥

論議無補職業不修國有典刑罪在誅戮曲䝉宏

貸仰荷洪私期於糜捐莫可報謝臣性質朴魯學

術空虚志意粗修智識無取 陛下講圖大政博

謀群材過聽侍臣之言猥加風憲之任臣既遭遇

明聖亦思誓竭疲駑惟知直道以事君豈忍曲學

而阿世屢進闊疎之論愧非擊摶之才徒嘗刳瀝

肺肝曽無禆補毫髪既不能䋲愆紏謬固不願沽

直買名豈敢冐寵以居惟是奉身而退自劾之章

繼上闔門之請深堅天意未回憲章尚屈更奉發

中之詔俾分提憲之權不惟沮諍論之風亦懼廢

賞刑之實力形奏述恭俟誅夷此蓋伏遇 皇帝

陛下極天清明普日臨照洞正邪之心迹辨真僞

於幽微察臣忠誠恕臣狂直不忍置諸重辟投之

遠荒解其察視之官處以便安之地生成之賜義

固等於乾坤涵容之恩重更逾於山嶽臣敢不日

新素學力蹈所知秉心不回信道愈篤願徇小夫

之志不為儒者之羞或能自進於尋常庶可仰酬

於萬一

    代謝進和御詩奬諭表  强 至

參群篇而奏御賡載非工被優詔之發中褒嘉甚

渥惕然拜君父之賜藏以為子孫之榮伏以書曰

帝庸作歌所以極道明良之意雅云臣能歸美所

以上酬福禄之辭惟千載一時之逄踰三王二帝

之際乗太平之多暇講稀闊之盛游歴寶宇以披

祖宗相受之文御飛帚以縱神聖有餘之學以至

置酒别殿賦詩中宸于時從聯咸續睿唱如臣者

有朴愚而植性無文采以表身自陪風憲之要司

都廢雅言之舊學妄抉鄙思綴成斐章大樂在前

發哇聲而接響太陽臨下衒爝火以交光既黷邃

旒若臨深谷敢謂兼容之度例形過奬之辭游聖

門者謂之難言矧繼堯文之後踰華衮者重夫褒

字矧䝉漢訓之加夫何孤臣竊此厚幸此蓋伏遇

尊號皇帝陛下齊徳天覆育材士倫善雖小而弗

遺力或矜其不逮誓竭講劘之效庶酬假朂之仁

    代都運趙待制謝上表 强  至

小材而臨大計不知經畫之所從薄量以函厚恩

唯有忠勤而可補竊以今之北道重曰外臺邊宿

勁兵境控強虜嵗支洪河之備而民力幾屈所以

艱於賦輸地列數鎮之師而吏員益繁所以要在

刺舉宜擇精明彊濟之器以付轉給澄清之權若

臣空孱於事迂拙曏引兩川之漕近貳大農之司

率觕竭於愚衷訖罕通於利術敢期煩使乃委孤

臣此蓋 皇帝陛下廓天地之容收涓埃之細特

加不次之命而欲勸來者弗責己試之效而俾懷後

圖得不夙夜以思始終乃職豈敢顓聚歛之最以

上累君仁亦當拊凋殘之餘庶下蘇民瘼

    代謝再任表     强  至

悃愊絫陳從欲許還於新節衰疲自力竭能勉撫

於舊封委寄逾隆顛隮自懼伏念臣本縁一介之

曲學歴被三朝之誤知自解宰鈞繼紆守紱早年

遇事風霜不計於殘軀晚嵗纒痾藥餌乃同於

常膳比引揣躬之分數裁 劇之章力丐間州少

安病質而恩生望外事與願違俄更西雍之帥旄

仍付北門之留鑰所以極陳去就仰黷聰明幸寵

利非事君之宜必冀寢加恩之命策疲駑雖老臣

可彊敢不拜再任之休訖奉俞㫖兩諧愚懇此蓋

伏遇 皇帝陛下至仁天冒盛徳海涵器使庶工

愛偏舊物雖俊傑甚衆並試有為之時而尫瘁之

餘惜投無用之地敢不勤宣條教兼附兵民儻溝

壑之未填尚乾坤之可報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