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八

卷第六十七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八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十九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八

 表

   淮南轉運使謝上表  蘇  頌

   右僕射待罪表    蘇  頌

   衡州鹽倉謝上表   劉  摯

   青州謝上表      劉  摯

   知毫州謝上表     劉  攽

   知襄州謝上表    劉  攽

   徐州謝上表      蘇  軾

   徐州賀河平表     蘇  軾

   謝失覺察妖賊放罪表  蘇  軾

   謝宣召入院狀     蘇  軾

   謝侍讀表       蘇  軾

   杭州謝放罪表二    蘇  軾

   賀駕幸太學表     蘇  軾

   謝賜曆日表      蘇  軾

   賀立 皇后表     蘇  軾

   謝禮部尚書表     蘇  軾

   謝賜對衣金 馬表   蘇  軾

   謝復官提舉玉局觀表  蘇  軾

   建寕軍節度副使謝表  吕  惠卿

   賀元日大朝㑹表    吕  惠卿

   謝翰林侍講學士表   范  祖禹

    淮南轉運使謝上表  蘇  頌

贊畫甘泉乆玷三臺之末觀風淮甸驟陞數使之

榮朝寄匪輕地望兼重愧非才選靡稱厥官姑謹

詔期趨行所部寵靈所被畏惕非常竊以州郡

備官所以分釐於民務朝廷遣使所以布宣於主

恩付一道之事權用六條而舉察賦輿出内俾以

均輸吏治否臧責之薦黜自匪緜更於事任詎能

振肅於治綱若臣者才不足以適時慮不足以經

逺偶縁資級之例得從選用之階始自書林出分

使竹俄從寰服入佐計籌粗収歳月之勞蔑著毫

分之效豈謂伏遇 皇帝陛下察庶工之任使矜

乆職之良勤拔於省僚授以利柄矧惟淮海之部

寔搤東南之衝昔號奥區今逢樂歳五稼盈疇

而遂茂四人勤力以厚生料乎漕運之程無煩趣

辦之急惟當敷宣惠澤通究物情編齊之利病

可更立求其本刑政之重輕或失當適其中上期

靖嘉少釋論擇若乃事躰貎以為風采盡銖兩

以歛民財顧在懦愚誠多闊略重念上慈天覆聖

治日新官無内外之殊事悉憂勤之繫昨臣受任

之始獲面於清光 陛下臨遣之言曲加於勉諭

自省最為於踈逺何圖亦記於淵衷豈非以委任

之優故特示拊循之厚雖乾坤平施非報謝之可

言而犬馬微生第勤勞而思奮儻駈馳之有用期

終始以無渝

    右僕射待罪表    蘇  頌

聖恩深厚仰戴曷勝孤迹兢危彷徨靡所竊以宰

輔大任表率百官人望所歸則論議行而必信物

情不與則名器輕而易揺而臣猥以朴愚誤䝉任

使上不能謨明國體以熈庶工下不能甄别人材

以恊衆望誤朝有譴擢髪寧窮致招人言上黷

天聽名一詿於白簡罪當寘於丹書雖 二聖覆

之於天未令投迹於四裔而群言謂其失職豈宜

包羞於近班是以屢貢封章冐塵旈纊再紆中札

曲諭宸衷捧詔驚惶重自思省本欲便祈於歸老

屬兹方負於罪辜儻布懇誠懼為僭越在臣進

退之分敢計重輕於國廢置之間實闗勸沮伏望

太皇太后陛下 皇帝陛下矜憐甚戇本無它膓

 舉嚴科亟行幽黜一則安全於介拙尚保餘

 則猒息於煩言遂清朝路

    衡州鹽倉謝上表   劉  摯

議令獻言知典刑之無赦原心觀過荷仁聖之有

容貸其餘生處以善地伏念臣禀生艱拙遭世盛

明學不能窮理而知幾材不足趣時而適變希名

涂以旅進濫文舘之末游和鈆何功索米逾歳間

承人乏偶攝SKchar於中堂旋誤聖知使備員於憲府

仍職書林之舊就行御史之中始自愚臣前無故

事方 陛下繼承於 五聖而國朝平治者百年

力勤肯穫之田大解不調之瑟蒐拔群材而審以

器使變化百度而曠然日新臣於此時職在言路

誓殫忠義敢避勢權寧以孤暌訐切咈衆而危身

不忍從容唱和負恩而數進狂愚自信禆益無方

故宿官之日幾何而瞽言之罪非一至如均民而

弛役因之率户而出泉雖慮始樂成者愚人之不

知然損下益上者先王之大戒輙條十害冀補萬

分議臣見譏以為敗謀而亂化清衷獨見知其有

責而盡言不徇以誅止容其去褫臺閣之二職置

瀟湘之一涯有禄食使之存全有職事可以報效

衘恩載幸揣分增憂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察臣

孤忠全國大體不惜骫一夫之法庶幾留衆正之

門謹當上體恩仁期於必報下堅節義死而不渝

    謝青州到任表    劉  摯

東方大國莫如鄆青愚臣何人繼命帥守蒞官兹

始揣已不遑伏念臣噐緼至䟽智靈弗競遭㑹継

明之始越膺共政之圖三府空逮於六期千慮蔑

聞於一得雖進退必繇其道常願學乎聖人而功

烈如此其卑終難收於士論寛典刑於司敗假立

壠之便藩報政稽期實愧三年之魯改符易地猶

叨四履之齊惟時東秦號一都㑹士知禮義境控

海山厥民富饒少敓攘之舊習其俗舒緩有平易

之餘風謹於承流可以無事曾是迂愚之品獲塵

寄委之優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乾健而粹純豐

中而光大沉幾以通變化定鑑以御妍媸人無遐

遺材以噐使臣敢不振厲衰境激昌至恩簡禮去

煩稍究前修之治推仁宣澤庶求逺俗之安儻集

涓微仰酬覆燾

    知亳州謝上表   劉  攽

齒髪衰暮藩鎮㑹繁據非所安榮以為懼昔者

聖門髙弟方六七十則所願為漢世諸儒至二千

石謂之逹官葢量力審已雖小邦寔曰才難逢辰

慕君在有道不容徼幸此所以前哲言志區區其

若彼後賢受禄振振焉在兹况如愚臣本縁末學

粤塵仕路不弃昌時暨忝分符遂更三郡曹為近

輔非復自鄶之譏魯并泰山仍有變齊之舊至於

渦譙名壤淮楚近郊猶龍之所誕生真聖是焉臨

幸大朝景亳兼武湯之上儀迎年執期格帝鴻之

純賂民俗既富官守維嚴豈伊戇愚猥叨寄任邈

逾涯分髙視曩先密焉自思仍有餘寵獸鞶換舊

僅踰朞月之淹隼斾越疆纔倍宿舂之費此葢伏

遇 皇帝陛下聖神妙筭睿知極深廓乆照於容

光溥大和於播物流形品彚黙化陶鈞致是小材

預膺榮遇謹當布宣詔㫖盡瘁官箴為身愚謀雖

冀不殆於知止報國本願尚謝餘生於自然誓殞

百身勿渝一志

    知襄州謝上表   劉  攽

脱身謫籍緤組近藩仰荷恩華不任感懼臣早者

濫承人乏出假使車材非所長力不自料黾勉歳

月孤負選掄是所謂斗筲之才何暇論䋲墨之外

  利術至廣巧者有餘果聞係踵之後人略取

析豪之上第涇以渭濁故常畏於後生李代桃僵

竊自悲於薄命遂辱黜幽之典實由既徃之愆浮

舟江湖託身瘴癘無復自新之望長懷永弃之憂

不謂明詔發中湛恩逮下俾復乘軒之寵仍加分

虎之榮情同更生感惟出涕此葢伏遇 皇帝陛

下離明廣照乾度并容紹庭之初方勤心於陟降

思皇之際亦代匱於細微以是孱愚得從甄叙謹

當勉求民瘼恪佩官箴犬馬之心以勞力故能有

飬桑榆之景雖已老尚冀無渝

    徐州謝上表     蘇  軾

分符髙密已竊名邦改命東徐復塵督府荷恩深

厚撫已兢慙伏念臣奮身農畆托迹書林信道直

前曾無坎井之避立朝寡助誰為先後之容向者

屢獻瞽言仰塵聖鍳豈有意於為異葢篤信其

所聞顧慙迂闊之言雖多而無益惟有朴忠之素

既乆而猶堅逺不忘君未忍改其常度言之無罪

實深恃於至仁知臣者謂臣愛君不知臣者謂臣

多事空懷此意誰復見明伏惟 皇帝陛下日月

照臨乾坤覆幬察孤危之易毁諒拙直之無他安

全陋𨈬畀付善地民淳訟簡殊無施設之方食足

身閑仰愧生成之賜顧力報之無所懷孤忠而自

    徐州賀河平表    蘇  軾

聖謨獨運天眷莫違庶邦子來民罔告病萬杵雷

動役不踰時遂消東北莫大之憂然後麥禾可得

而食人無後患喜若再生伏以大河為災歷世

病禹治兖州之野十有三載乃同漢築宣房之宫

二十餘年而定未有收狂瀾於既潰復故道於將

堙俛仰而成神速若此恭惟 皇帝陛下至仁博

施神智無方逹四聦以來衆言廣大孝以安宗廟

水當潤下河不溢流屬歳乆之無虞故患生於所

忽方其决也本吏失於防而非天意及其復也蓋

天助有徳而非人功振古所無溥天同慶維豐沛

之大澤實汴泗之所鍾伊昔横流凛孤城之若塊

迨兹平定蔚秋稼以如雲害既廣則利多憂獨深

而喜倍雖官守有限不獲趨外庭以稱觴而民意

所同亦能抒下情而作頌

    謝失覺察妖賊放罪表  蘇  軾

  所臨守臣固當重責罪疑則赦聖主所以廣

恩目驚廢逐之餘猶在愍憐之數伏念臣早䝉殊

遇擢領大邦上不能以道化民逹忠孝於所部下

不能以刑齊物消姦宄於未萌致使妄庸敢圖僭

逆原其不職夫豈勝誅况兹溝瀆之中重遇雷霆

之譴無官可削撫已知危至於捕斬群盗之功乃

是鄰近一夫之力靖言其始偶出於臣雖為國督

姦常懷此志而因人成事豈足言勞勉自列於涓

埃庶少寛於斧鉞豈謂蕩然之澤許以勿推收驚

𩲸於散亡假餘生之晷刻退思所自為幸何多此

葢伏遇 皇帝陛下舞虞舜之干示人不殺祝成

湯之網與物求生其間用刑本不得已稍有可赦

無不從寛務在考實而原情何嘗記過而忘善益

悟向時之所坐皆是微臣之自貽感愧終身論報

無地布衣蔬食或未死於飢寒石心木腸誓不忘

於忠義

    謝宣召入院狀    蘇  軾

詔語春温再命而僂使華天降一節以趨在故事

以甞聞豈平生之敢望省循非稱愧汗交深竊以

視草之官自唐為盛雖職清事秘號為北門學士

之榮而禄薄地寒至有京兆掾曹之請豈如聖代

一振儒風非徒好爵之縻兼享大烹之飬玉堂賜

篆仰淳化之彌文寳帯重金佩元豐之新渥既厚

其禮愈難其人而臣以空踈冗散之材衰病流離

之後生還萬里坐閲三遷不縁左右之容躐處賢

豪之上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生資文武天胙聖

神雖亮隂不言尚隱髙宗之徳而小毖求助已啓

成王之心首擇輔臣次求法從知人材之難得采

虚名而用臣敢不益勵初心力圖後效才不逮古

雖慙内相之名志常在民庶免私人之誚

    謝侍讀表      蘇  軾

北門視草已叨儒者之極榮西學上賢復玷侍臣

之髙逸省循非稱愧汗交懷竊惟講讀之臣止以

言語為職考功課吏無殿最之可書陳善閉邪有

膏澤之潛潤豈臣愚陋亦所克堪此葢伏遇

太皇太后陛下憂思深長徳業廣大受 先帝投

艱之託為神孫經逺之謀故選左右前後之人罔

非吉士使知興亡治亂之效莫若多聞謂臣雖無

大過人之材知臣粗有不欺君之實故使朝夕與

於討論奉永日之清閑不知所報畢微生於盡瘁

終致此心

    杭州謝放罪表    蘇  軾

臣近以法外刺配本州百姓顔章顔益二人上章

待罪奉聖㫖特放罪者職在承宣當遵三尺之約

束事闗利害輙從一切之便宜曲荷天恩不從吏

議伏念臣早縁剛拙屢致憂虞用之朝廷則逆耳

之惷形于言施之郡縣則疾惡之心見于政雖知

難每以為戒而臨事不能自回苟非日月之明肝

膽必照則臣豈惟獲罪於今日乆已見傾於衆言

恭惟 皇帝陛下睿哲生知清明旁逹委任衆下

退託於不能愛飬人材惟恐其有過知臣欲去一

方之積弊須除二猾以示民特屈憲章以全器使

臣敢不省循過咎祗服簡書眷此善良自不犯於

漢法時有貸捨用益廣於堯仁

    又謝 太皇太后表  蘇  軾

亂群之誅不請而决葢恩威之無素致姦猾之敢

行方俟譴訶豈期寛宥伏以法吏網密葢出於近

年守臣權輕無甚於今日觀之祖宗信任之意以

州郡責成於人豈有不擇師帥之良但知䋲墨之

馭若平居僅能守法則緩急何以使民顧臣不才

難以議此恭惟 太皇太后陛下寛仁從衆信順

得天推一身之至公納萬方於無罪而臣始終被

遇中外䝉恩謂事有專而合宜情無他而可恕故

加貸捨以示寵綏朝廷之明粗以臣為可信吏民

自服當不令而率從

    賀駕幸太學表    蘇  軾

輦回原廟既崇廣孝之風幄次儒宫復示右文之

化禮行一日風動四方臣聞五學之臨三代所共

葢天子不敢自聖而盛徳必有逹尊在漢永平始

舉是禮雖臨雍拜老有先王之規而正坐自講非

人主之事豈如允哲退託不能奠爵伏興意黙通

於先聖横經問難言各盡於諸儒恭惟 皇帝陛

下文武憲邦聰明齊聖大度同符於 藝祖至仁

追配於 昭陵故舉舊章以興盛節臣早塵法從

乆侍經帷永矢馳誠想聞合語於東序斐然作頌

行觀獻馘於西戎

    謝賜曆日表     蘇  軾

歳頒正朔葢春秋統始之經郡賜璽書亦漢家寛

大之詔實為令典豈是空文伏以望歳者生民之

至情畏天者人君之大戒所以常言報應而不言

時數每奏水旱而不奏嘉祥上有銷復之心下有

爕調之道固資共理同底純熈恭惟 皇帝陛下

祗敬三靈憂勤萬宇為仁一日自然天下之歸教

民七年豈無善人之效臣敢不仰遵堯典寅奉夏

時謹隄防溝洫之修行勞來安定之政庶殫綿力

少助至仁

    賀 立皇后表    蘇  軾

纉女維莘俔天之妹事闗廟社喜溢人神臣聞三

代之興皆有内助二南之化實本人倫維闗雎正

始之風具既醉太平之福民有所恃邦其永昌恭

惟 皇帝陛下自誠而明惟睿作聖輯寕夷夏徳

既茂於治朝輔順隂陽政兼修於内職既膺大慶

益廣至仁下逮海隅夫婦無有愁嘆上符天造日

月為之光明受禄無疆與民同樂

    謝禮部尚書表    蘇  軾

備員西學已愧空踈易職東班尤驚忝冐遂領宗

卿之任并為儒者之榮始臣之學也以適用為本

而恥空言故其任也以及民為心而慙尸禄乃者

屢請治郡兼乞守邊欲及殘年少施實效而有志

莫遂愧負何言今乃以文字為官常語言為職業

下無所見其能否上無所考其幽明循省初心有

靦面目故於拜恩之日少陳有益之言孔子曰一言

可以興邦而孟子亦曰一正君而國定昔漢文悦

張釋之長者之言則以徳化民輔成刑措之功而

孝景入晁錯數術之語則以智馭物馴致七國之

禍乃知為國安危之本只在聽言得失之間恭惟

陛下即位以來學如不及問道八年寒暑不解講

讀之官談王而不及霸言義而不及利八年之間

指陳至理何啻千萬雖所論不同然其要不出六

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勤四曰慎五曰誠六曰明

慈者謂好生惡殺不喜兵刑儉者謂約已省費不

傷民財勤者謂躬親庶政不近女色慎者謂畏天

法祖不輕人言誠者謂推心待下不用智數明者

謂専信君子不雜小人此六者皆先王之陳迹老

生之常談言無新竒人所易忽譬之飲膳則為榖

米羊豕雖非異味而有益於人譬之藥石則為𦒿

术參苓雖無近效而有益於命若陛下信受此

言如御飲膳如服藥石則天人自應福禄難量而

臣等所學先王之道亦不為無補於世若陛下

聽而不受受而不信信而不行如聞    秋

蟲之鳴過耳而已則臣等雖以三尺之喙日誦五

車之書反不如醫卜執技之流簿書奔走之吏其

為尸素死有餘誅伏願 陛下一覽臣言少留聖

意天下幸甚

    謝賜對衣金帯馬表  蘇  軾

服章在笥賁及衰殘衘勒過庭喜先徒御伏以物

生有待天施無窮草木何知冐慶雲之渥采魚鰕

至陋借滄海之榮光雖若可觀終非其有妻孥相

顧驚屢致於匪頒道路竊窺或反増於指目此葢

伏遇 太皇太后陛下聰明齊聖陳錫載周含垢

匿瑕而察於求賢卑宫菲食而侈於飬士士豈輕

於千里念非其人言有重於兼金當思所報

    謝復官提舉玉局觀表 蘇 軾

七年逺謫不意自全萬里生還適有天幸驟從縲

紲復齒縉紳伏念臣才不逮人性多忤物剛褊自

用可謂小忠猖狂妄行乃蹈大難皆臣自取不敢

怨尤㑹真人之勃興與萬物而更始而臣獨在幽

逺最為𡨋頑迨兹起廢之初倍費生成之力終䝉

記録不遂弃捐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正位龍飛

對時虎變神武不殺孰非受命之符清静無為坐

獲銷兵之福聪明不作邪正自分使臣得同草木

之微共霑雷雨之澤臣敢不益堅素守深念徃愆

没齒何求不厭飯蔬之陋葢棺未已猶懷結草之

    建寧軍節度使謝表 吕  惠卿

備嚴近之選而抵非常之愆當清明之朝而罹甚

重之譴孽乃自作咎將誰歸伏念臣起自諸生暗

於大道持窽啓之聞而欲經於事變信呻吟之得

而希掛於功名分既過逾理宜顛越矧 先帝有

為之始乃群材願効之時輙先要津以閡賢路雖

預討論者三四事而參機務者一二年凡是蠧國

害民之由實臣懵學誤朝之致豈亦下流之所處

更令衆惡以所歸偶失當時士師之刑難逃今日

司直之論尚䝉善貸未寘嚴誅特從四裔之遷以

正三兇之比衰疲逺謫人皆知其難堪親愛生離

聞者為之太息伏惟 皇帝陛下天仁自得聖孝

光充撫弓劔之遺藏每加悽愴顧廟堂之舊物寧

不䀌傷特罪悔之至深猶典刑之為屈龍鱗鳯翼

已絶望於攀援蟲臂鼠肝一㝠心於造化涕逐言

出莫知所從

    賀元日大朝㑹表  吕  惠卿

    明廷肆覲上儀畢舉綿㝢均懽恭惟

皇帝陛下道大同於堯天日躋格乎湯聖深仁溥

博逹孝光通神祗感於治馨祥嘏由乎和致維歳

月日時之首乃朝宗覲遇之先循用舊章遹陳盛

禮東臺瑞物冠玉璽之珍符左户輿圖增金城之

列障樂象成而乃作文稱賀以非虚多士盈庭四

夷在列忻逢千載之運敬上萬年之觴臣俯迫頽

齡乆縻外閫不及趨慶闕庭徒切瞻依 旒冕

    謝翰林侍讀學士表  范  祖禹

辭其可辭敢忘故事受其可受祗服新恩洪惟

真宗初置講職問學常勤於日昃論經或至於夜

分以啓廸於後人俾監觀於成憲先帝更新治職

止命兼官雖因革之制不同而經緯之文則一惟

熈寧元豐之成烈有金匱石室之舊聞丕顯帝謨

尚資史筆追觀列聖之典多委四輔之臣夫何一

介之微膺此二任之重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欽

明文思齊聖廣淵如日方中法天不息謂二帝三

王之道當窮極於髙深 一祖四宗之書已光昭

於永乆惟念終於典學聿追孝於前文以臣夙侍

書筵叨塵史觀曲加寵數用示眷留昔魯繆公之

於子思亟饋鼎肉燕昭王之於郭隗改築金臺二

子者或以無人乎側而不能安或欲致士於逺而

先為始如臣陋學敢望古人非懷人爵之可榮竊

喜聖心之不倦




皇朝文鑑巻之六十八